第08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张顺焱狠狠地瞪了刘建国一眼,不理他,直接向赵德良面前走。可是,他无法走到赵德良近前,因为那里齐刷刷跪着很多居民,有上百人之多。张顺焱似乎想说什么,赵德良却没有给他先说话的机会,指了指那些光头,说,别的都不要说了,先把这些人处理一下。

    张顺焱无可奈何,只得转身,对跟随在后面的公安局长说了几句话。公安局长立即下达命令,一大帮警察出现,将那些人钾走。

    赵德良这边,也没有空着,他走近那些居民,伸手去扶他们起来。唐小舟和徐易江立即行动,上去扶他们。他们之中很多人竟然不肯起来,一边哭一边喊冤。面前各色人都有,许多是七尺男儿,见他们哭得泪水奔流,唐小舟心里十分难受。

    唐小舟清廷,有些干部,一心只顾着自己出政绩,甚至有些人并不是考虑政绩,仅仅只是考虑自己以及集团的利益,置普通民众的利益于不顾。别说是普通民众的利益,就是普通民众的生命,在某些领导的眼里,都是一钱不值的。这样的干部如果不搬走,党和群众,就会被绝对地分离,成为两个完全对立的派别。

    真的那样,政权就危险了。

    眼前遇到的事,便是如此。虽然开发商和居民之间的矛盾,到底是不是那名出租车司机所说,还没有得以证实。但开发商养着一群黑社会式的流氓打手,他已经见识了。有这样一帮人为虎作怅,这里的居民,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赵德良见拉起这个又跪下那个,干脆不拉了,站起来说,同志们,居民朋友们,你们如果真的信任我,希望我解决问题,那就请站起来,好不好?

    居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在犹豫,没有人站起来。

    赵德良说,跪是什么2跪是过去封建社会百性跪官员,下级跪上级。我们不是封建社会,甚至不是资本主义社会,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民主国家,我们没有官老爷,我们只有人民政府,替人民办事的政府。你们跪在这里,是把我当成官老爷了,你们错了。我不是官老爷,如果你们是求官老爷替你们办事,那很对不起,我办不了。因为你们求的不是我嘛。如果你们真的希望我为你们做点什么,那么,请你们站起来,并且要直起腰站起来。我们完全可以平等地对话,只有在完全平等的状态下,我才有责任和义务倾听你们的呼声。

    趁着这机会,唐小舟再一次去扶他们,有人站起来了,他又去扶另一个人,也站起来了。

    赵德良鼓励说,站起来吧,同志们,你们站着,我才能好好地说几句话。

    居民们先后站了起来,不说话,只是默默地面对赵德良。

    赵德良说,谢谢你们,你们站起来了,说明在你们的心中,我和你们是平等的,我们是有平等对话基础的。所以,我要谢谢你们,既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更要谢谢你们对共产党的信任。赵德良将手一挥,指了指面前这个区域,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但我很想知道,而且,我一定要知道。

    他的话还没说完,居民中已经有很多人大声地说了起来。有些人为了让赵德良听到,甚至在大声喊叫。

    赵德良举起双手,说,请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几句,好不好?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赵德良说,你们这样说,我根本不可能听清。听不清,自然也就没法判断,更不可能解决问题。我在这里提个建议,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大家还是先散了,立即有人说,你骗我们,今天你只要走了,就不会理我们了。

    其他人也都喊着说,我们不干,你们都是些骗子。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

    赵德良再一次举起双手,制止了大家的嘈闹,说,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

    至于我是不是真诚的,相信你们也都看到了。如果我抽身而走,肯定有很多机会。我没有走,留在这里,甚至还冒了一场风险。你们说说,我为什么?

    有人大声问,为什么?

    赵德良说,很简单,我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并且要找到解决这件事的办法。

    有人说,我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吧,官商句结,坑害老百姓,逼得我们家破人亡。

    赵德良用手往下压了压,说,这位同志,我听出了你的情绪,我也理解你的情绪。但是,请听我说一句话,任何事,靠情绪肯定无法解决,必须冷静地坐下来,摆事实讲道理,把一切都说清廷。这才是解决办法的惟一途径,也是最佳途径。我还是那句话,请你们现在回去,开个会,商量一下,选出二十个代表,下午,我在市委等着你们。

    有人说,不可能,市委根本就不让我们进去。我们还没到门口,就被他们赶走了。

    赵德良指了指唐小舟,说,这样好了,这位是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唐小舟同志。下午两点四十分,我让他到市委大门口等着你们,由他领你们进去。

    张顺焱处理了那帮光头,早已经站到了赵德良身边,却没有捞到说话的机会,现在,他认为是自己该站出来的时候了,便说,大家好,我是张顺焱。我在这里说话,估计会引来大家的嘘声,但是,我请大家安静听我把话说完。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只一句,下午两点四十分,我和唐主任一起,在市委大门口,等着代表的到来。

    赵德良说,张顺焱是你们的市委书记,既然我的话,你们不信,那你们的市委书记说话,总该信了吧?再退一步说,假若你们连市委书记的话都不信。那我就要问你们了,你们觉得这个事还有希望解决吗?如果连解决的希望都没有,竹们再怎么努力,又有什么意义?不是在做无用功吗?好了好了,今天日头挺大,大家都晒了半天了。你们怎么样,我不清楚,我是有点被晒晕了。大家现在散了吧,我们都休息一下,养足精神,下午来具体解决今天的事,好不好?散了吧,散了吧。听我一句话,散了吧。

    在反复劝说下,居民陆续散去。张顺焱请赵德良上车。赵德良看都没看张顺众一眼,抬腿向汽车走去。

    赵德良走上考斯特,张顺焱跟着也上去了,刘成雨也上去了。两人站在赵德良面前,不敢坐。

    赵德良也不叫他们坐,而是说,书记大人市长大人,你们今天给我上了一课啊。

    张顺立即说,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我们向省委检讨。

    赵德良将手挥了一下,说,以我看,你们不是要向省委检讨,而是要向那些民众检讨。

    张顺焱立即说,是是是是,我们要向民众作深刻的检讨。

    刘成雨满脸都是汗,他不断用手楷脸上的汗,此时捞到了一句说话的机会,立即说,这件事,我们一定要深入调查,给省委也给民众一个说法。

    赵德良说,走吧走吧,我也累了。这些事,下午再说。

    吃过午饭,赵德良好好地休息了一个多小时,两点二十起床,简单梳洗后来到市委。进入大门前,发现门口围了很多人。赵德良命令汽车停下,将唐小舟放下来,随后驱车进入院内。

    唐小舟走到那些人面前,不待他开口,那些人已经围了上来,叫他唐主任。唐小舟问,你们都是新民路的居民夕对方说是。唐小舟说,不是说好了选二十个代表吗?为什么来了这么多人?有人说,大家都争着要来。也有人说,你们想枪打出头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出头乌。你们要打,就把我们全部抓去坐牢吧唐小舟举起手,制止了这些人的喧闹。待大家安静之后,他说,我说两条意见。第一,这里留下二十个人,多一个都不行。第二,其余的人,立即离开这里。他故意看了看表,说,时间已经不多了。你们快点决定,我再在这里等十分钟有一个人拉着唐小舟,想求他多放几个人进去。唐小舟十分肯定地说,不行,多一个都不行。

    张顺焱也在这时走出来,跟着他出来的,有一大群人。一个市委书记,亲临上访者之中,这种情况,如若不是受到赵德良的巨大压力,恐怕是不可能见到的。唐小舟自然不想让张顺焱难堪,主动迎过去,将自己刚才说的话,告诉张顺焱。张顺焱往前走了两步,和上访者直接面对。上访者立即静下来。

    张顺焱说,唐主任亲自到门口来接大家进去,说明省委和市委,对这一事件的态度是诚恳的,积极的。希望你们打消顾虑,尽快按照上午我们约定的,推选二十个代表。该说的话,唐主任已经说了,我在这里就不重复了。我和唐主任在这里等你们的结果。

    这些人显然早已经商量好了,听到张顺焱如此说,他们低声交谈过后,分成了两个阵营。其中一个阵营是二十个代表,另一些人,却站在那里,不肯离去。唐小舟说,现在,请非代表离开,不要在市委门口停留。

    因为唐小舟的语气很硬,其他人开始离开。等所有人走后,唐小舟才对代表们说,请跟我来吧。

    下午的会,规格很高,除了省委书记亲自到会,市委书记市长也都出席。整个上午,赵德良都没有透露身份,下午居民代表出现在会场时,赵德良一一和他们握手,请他们在会议桌左边就座。市里的相关人员,全部坐在右边。正中位置坐着赵德良,连张顺焱也只能坐在右边的第一位。赵德良没有戴墨镜,居民代表中已经有人认出了他,纷纷交头接耳,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

    赵德良并没有征求张顺焱的意见,直接宣布开会。他说,今天这个会有些特别,到底怎么特别,我就不说了。主要议题,还是听一听新民路的居民同志们提供的说法和心声。你们谁先发言?

    居民们闹得虽然凶,真正见高官的机会,几乎没有。别说和省委书记直接对话,就是和市委书记对话,都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没料到这件天大的难事,被自己遇上了,大家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有一段时间,场上沉默着。

    赵德良鼓励道,不用怕,有什么就说什么,说错了也不要紧。

    终于有人开始说了,开始还有些紧张,声音发抖,每一个音吐出来的时候,后面似乎有个尾巴,被什么施着一般,需要极其努力,才能爬完那段小小的距离。很快就开始正常,后来更是义愤填膺。此人所说,和那名出租车司机所说,基本一致。一是拆迁的赔偿标准低,与同类地区相比,每平米低三百元。二是大量的建筑,被认定为违章建筑,不在赔偿之列。居民说,这里面存在几个问题,第一,是不是违章建筑,到底应该由谁说了算。第二,这些被认定为违章建筑的房屋,存在已经几十年,如果说这些建筑是违章或者违法,那么,责任应该由谁来负?难道不应该是由政府来负吗?第三,这一片区域被拆之后,将有近万人面临无家可归的窘境。这些人怎么办?总不能流离失所吧,所以,只有一个办法,以生命相杭,誓死保卫头顶上那一点点遮风档雨的瓦。

    接下来,他们介绍居民的杭争以及开发商的残暴处理方式。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居民先是向政府请愿,但是没人理,又向法院起诉,根本不受理。通过正常梁道多次努力无果,开发商开始对那些拒绝拆迁的居民动用手段。他举了开发商使用的很多手段,比如往居民家里扔蛇、泼粪、扔死老鼠,同时,又扰住户的亲戚朋友,无所不用其极。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