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居民们无路可退,只好团结起来杭争。几个月来,开发商所养的保安人员,无时无刻不找居民的麻烦,只要是单独行动,肯定被打。居民们不能上班了,只要上班,就难免单行,结果很可能被打。居民们没有五个人以上,根本不敢出门。如今,水停了电停了,车不通了,附近的菜场、商铺等,也都搬了,居民们买菜买米,需要走好远。最大的问题是用水,这一带全部停电,用水只得到别的地方去挑。可是,那一带区域,谁如果给他们提供水,就会遭到开发商养的那批光头的威胁。现在,近万人的用水,成了大问题。居民们说的时候,赵德良一直在低头记录。到了后来,其他人抢着发言,但大多是重复。赵德良不得不打断他们,说,你们的心情,我理解。但是,下午的时间有限,我们还要留出时间解决问题。所以,请大家注意,尽可能简短一些,重复的事,最好不要再说。居民们又说了几件事,再没有新的内容。赵德良问,还有什么补充的没有?居民们说,开发商的恶行,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赵德良翻了翻面前的记录本,说,好,你们今天谈的,我都记录了。有些事,可能不是一下子能够解决。我们分两步走,能够今天解决的,我们现场解决,不能解决的,我们先放一放。必须今天解决的,我看有这么几件事,第一,停电问题,停水问题,上万人没电没水,这怎么行?这件事,必须今天解决。你们书记市长都在这里,你们现在就告诉我,这件事,今天能不能解决?什么时候能解决?刘成雨站起来说,我马上打电话。说着,一边拿起手机拨号,一边向外走。赵德良说,成雨市长,你就在这里打吧,我们等你。刘成雨打电话的时候,对方似乎表示有难度。赵德良擂话说,今天晚上十二点以前,必须通电通水。刘成雨分别给供电和供水部门打过电话,赵德良又说,水和电的问题解决了,我们现在来解决第二个问题,物质供应问题,朱米油盐,怎么解决?张顺焱说,这件事,今天解决,恐怕有点难度,明天下午五点之前,在那里建一个临时市场。赵德良再说,第三件事,必须保证,不能再有任何一次打人事件发生,不能再发生威胁、恐吓或者变相恐吓事件。这件事,你们怎么保证?用什么保证?张顺焱说,由市公安局派一个小组过去,日夜巡逻,安一部专线电话,公安

    小组必须向市委保证,辖区内,再发生类似事件,一处受纪律处分。赵德良说,那好,这三件事解决了,这是第一步。现在,我们来说一说第二步。第二步,主要解决一个问题,即大家反应的拆迁安笠方面的问题,是不是事实?是全部事实,还是部分事实?如果是事实,那么,你们谁告诉我,这样确定标准,依据是什么?你们谁说?张顺焱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了看身边的刘成雨。刘成雨不得不顶上来。他说,关于补偿标准,我还不是太清廷,这件事需要核实。赵德良挥了挥手,说,那好,你现在就核实,我等着。刘成雨打了几个电话,问了好几个人。唐小舟有一种感觉,刘成雨并没有找对人,所以问来问去,都没问出名堂。不是他问不出名堂,而是他根本就不想问出名堂。唐小舟甚至有一种预判,这件事与刘成雨的关系很大,他在施时间,以便想出更好的应对办法。赵德良却不耐烦了,问张顺焱,市政府由谁负责这一片?把他叫来。张顺焱说,这件工作,是由刘市长亲自抓的。赵德良不说了,等待刘成雨打电话。等了几十分钟,刘成雨放下电话,对赵德良说,赵书记,这件事比较复杂,涉及好多部门。各个部门的说法都不一样,一时间很难确定哪一种说法更准确。赵德良说,我不管你们当初怎么制定的标准,我只想知道,居民同志们所说的执行标准,是不是客观事实。刘成雨说,部分是事实,也有例外。赵德妨说,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不是统一标准?为什么会有例外?刘成雨说,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主要是有些房子,当初有部分手续,但因为手续不全,成为历史遗留问题,也有些建筑,当初没有手续,后来补办了手续,成了合法建筑。他的话音未落,立即有居民抢过了话头,说,补办手续的,都是有关系的,背后塞了钱的。另一个居民说,得到补偿的,有很多是后来抢修的。我们那些修了几十年的房子,是违章建筑,为什么那些修了才几个月的房子,就成了合法建筑?那些抢修房子骗钱的人,到底是些什么人?为什么他们既不是新民路的居民,也从来没在那一带住过,临时搭间棚子,就可以得到补偿,而我们在那里住了几十年,却得不到补偿?刘成雨的话,引起居民的愤怒,很多人大声斥责,一时间场面有点混乱。

    赵德良向他们挥了挥手,居民们立即禁声。赵德良对刘成雨说,刚才大家情绪比较激动,抢着说话,很多话,我没有听清。不过,有一件事,我听清了,有些抢搭抢建的建筑,办理了合法手续,得到了补偿,因为这些人有过硬的关系,有很多幕后的原因,是不是这么回事?刘成雨说,这件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需要调查。赵德良说,我大致明白了。新民路的拆迁工作,进行已经几个月,开发商和居民的矛盾和冲突,也已经几个月。几个月时间里,新民路常常发生流血事件,陵丘市委市政府,直到现在,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搞清廷没弄明白的原因,我在这里不分析了,你们市委市政府去分析,去调查。现在,我只想问一句,你们把这件事弄清廷,需要多长时间?室内虽然开着空调,张顺焱和刘成雨的额头,始终挂着汗,他们不得不一再伸手擦汗。张顺焱再擦了一把汗,说,半个月。赵德良说,那好,我给你半个月时间。半个月,你们给省委提供一份报告。如果半个月还搞不清廷,或者没有具体解决办法,省委就派人来搞清廷。他又转向居民代表,说,你们也给省委提供一份报告,报告直接寄给唐小舟同志。虽然这个会,没有把事实完全搞清廷,我还无法确定事实真相是什么,因此,也就不能对整个事件下结论。但是,新民路的群众,断水断电挨打,这就是市委的责任,是政府的责任。在这里,我代表省委,省政府,向新民路的人民群众道歉。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让你们受苦了。说着,赵德良站起来,向居民代表鞠了一躬。居民代表愣了约两秒钟,随后有人鼓掌,其他十九名代表,也都跟着鼓掌。赵德良挥了挥手,止息了掌声,问道,今天这样的处理,你们满意吗?还有没有其他要求?有一个居民代表说,方法我们满意,但是,能不能执行,我们有疑虑。赵德良说,我理解你的疑虑。你的疑虑,说简单点,是对陵丘市委市政府的疑虑,说重点,是对省委省政府的疑虑,是对我这个省委书记的疑虑。立即有居民代表说,不是,我们信任赵书记。赵德良挥了挥手,说,你们信任我赵德良,却不信任我们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这才是我最感到悲哀之所在。想想解放战争,我们在兵力、战力处于绝对弱势的情况下,打赢了具有绝对优势的国民党,我们靠什么?靠我们有一大批能征善战的将军?不是。靠我们的党?也不是。靠的是我们党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紧紧地站在一起,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靠人民群众对共产党的信任,

    甚至可以说是绝对信任,是甘心用自己的生命作出承诺的信任。如果说,人民群众的这种信任,是一种信誉投资的话,他们选择这种投资方向,肯定是为了获取回报。什么回报?幸福安宁的生活。几十年过去了,我们人民群众,却不再信任我们的政府了。这个问题,很值得执政者深思。赵德良看了看面前的笔记本,说,说到这里,我还想多说几句。省委把今年定为党建年,在全省范围内,狠抓党建工作。我们的党建,到底要建立什么?要我说,很简单,要建两件事,第一,重建人民群众对党的信任。第二,要重建党的亲民康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形象。我们建党之初,就把我们的党定义为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党,要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谋利益谋福社。这一点是不会变的,也不能变。我们绝对要防止一种倾向,也就是为少数人谋利益,成为某些利益团体的政党。以前,我们经常谈要防止我们的党变质,什么是变质?如果变成了代表少数人或者某些利益团体的党,而不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的党,那就是变质了。省委开展党建年活动,就是要防止这种事的发生。同时,我必须强调,省委为什么要开展党建年活动,就是因为我们有些党员干部,忘记了我们党的根本原则,忘记了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只为少数集团谋取利益。对于这样的党员干部,省委是绝不容忍的,我们的党,更是绝不容忍的。这句话,引起了在场民众的共鸣,全场爆发热烈的掌声。结束时,赵德良说,按常理,我应该请你们吃个饭。但我想一想,这个饭,还是不请了。请吃饭,也就是一个表态而已。对于我,确实有些东西想表达,想借助你们之口,向陵丘市的人民群众,向全省的人民群众,转达省委的决心和信心。可是,现在有些事情,已经变味了。我如果请你们吃饭,你们人还没有回去,骂名肯定就来了,一定会有人骂你们叛徒,说你们被收买了。按照原计划,赵德良在陵丘的时间是一天,可因为这一变故,他便多留了一天。次日,他再没有另行其事,而是按照陵丘市的安排,走马观花地看了一片歌舞升平。唐小舟有一种预感,这些节目,都是陵丘市精心为赵德良准备的,只不过原准备昨天表演,最后不得不推迟了一天。仅仅这一天的推迟,使得某些表演出了这样那样的差错。一道好菜,回锅之后,难免变味了。唐小舟只参加了上午的活动,下午,他赶回了雍州,因为他要赶去北京,参加党校在职研究生的招生考试。赵德良接下来的活动,唐小舟虽然没有参与,却全部清廷,很多事,都是徐易江打电话告诉他的。因为走马观花,赵德良只是看,并没有讲话,时间就很充裕。张顺焱见时间尚早,对赵德良说,赵书记,是不是开个会,你给市里的同志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