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东涟的情况比较正常。吉戎菲主政东涟的时候,和原市长孟小波配合默契,市里政局稳定,经济稳步发展。东涟是全国组织人事工作改革的试点单位,吉戎菲当组织部长后,对这项试点工作抓得很紧。东涟的干部队伍,面貌一新。这给新任市委书记周伯林的工作,提供了良好的基础。周伯林本人具有丰畜的党政工作经验,他进入东涟后,几乎没有过渡期,立即将各项工作抓了起来。

    东涟党建工作年的重点,和别处略有不同,最有特色的,还是组织人事制度的改革试点。东涟的这项改革,也是省委提出党建工作年的源头,赵德良自然非常重视,看得很仔细,走了很多个地方,又多留了一天。

    次日吃过午饭,下午并没有安排,大家都以为,赵德良可能直接去雷江。不料,吃过午饭后,赵德良却对徐易江说,这次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我们直接回省里。

    当天晚上,唐小舟和徐易江通电话时,才知道此事,此时,赵德良等人,早已经回到了雍州。得知这一消息,唐小舟突然明白了很多事。难怪赵德良一再改变行程,原来,他根本就没打算去雷江。不去雷江,有两大原因,一是他今年已经去过一次,别的地方像沪源、闻州等地,一次都没有去,短时间内两次去雷江,就会显得太特别。此外,他对钟绍基有些不满,有意要冷一冷他。既然早就决定不去雷江,为什么当时不说明?只有一个原因,江育奇是他选的秘书长,刚刚上任,他要鼎力支持江育奇的工作。哪怕对江育奇某些安排不满,他也不能表露想明白这件事,唐小舟有点后怕。幸好自己做的小动作非常隐蔽,若是赵德良知道自己对江育奇做了些手脚,说不准会对自己产生不好的影响吧?看来,以后和江育奇打交道,真得万分小心。

    唐小舟这次算是私事进京,原本没有打算惊动任何人。可王丽媛十分细心,知道他上次报了名,就记住了此事。前几天,王丽媛给他打电话,问他何时进京,如何安排。他说,因为是私事,就不麻烦驻京办了。可他下车后,王丽媛已经等在车站。

    列车七点到达,九点考试,时间显得很紧。王丽媛直接将唐小舟送进考场,唐小舟甚至来不及更多准备,考试已经开始。

    虽说只招四十多人,考试的却有几百人,分了好几个考场。书写的间隙,唐小舟抬头看了看,其实也不是想看什么,只不过习惯性地扫视了一下考场而已。

    不料.就是在他的目光转动时.感觉有个人向自己招了招手.他仔细一看.竟然是刘朔雯。唐小舟心中暗喜,如果能够和刘朔雯同学,那是再好不过了。

    考试结束,唐小舟立即走近刘朔雯,问她中午有什么安排。刘朔雯说,中午能怎么安排?下午还要考试,我也懒得回去了,就在附近找个地方吃饭。唐小舟说,那跟我走吧。

    王丽媛在外面等他,他们一起上了王丽媛的车,王丽媛早已经安排了。

    其后的考试,也都是如此,考试前,王丽媛派车将他送达,考试一结束,又立即将他接走,除了和刘朔雯接触,和其他人,基本没有接触。和刘朔雯在一起自然会聊到武蒙。刘朔雯说,还没有最后定,最初说是去深圳,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又变了,现在说是去另一个计划单列市,但也不知能不能定下来。不过,就算是定,也可能是年底,应该在明年的两会之前吧。

    这话让唐小舟听出了点弦外之音。如果是去计划单列市,虽然是副省级,但是两会却会在今年内召开,只有省级以及全国两会,才在明年初召开。这是不是说,武蒙去的地方,将是省而不是市?

    考试结束,唐小舟没有在北京逗留,赵德良即将出访关洲,他要随行,因此赶回雍州做前期准备。

    回到雍州的第二天,他主动去了江育奇的办公室。谈完工作,唐小舟站起来,说,秘书长,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我先回办公室了。

    江育奇挥了挥手,说,唐主任,你等一下。

    唐小舟站住了,说,秘书长,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江育奇稍稍愣了一下,抬了一下眼皮,看他一眼,问,什么事?

    唐小舟说,请你别再叫我唐主任了,就叫我小唐,或者小舟,好不好?

    江育奇再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抬起一只手,向下压了压,说,你坐下,我和你谈一谈工作分工方面的事。

    唐小舟坐下来,说,分工方面的事,由秘书长安排,我服从组织安排。江育奇说,关于工作分工,我和赵书记交换过意见。赵书记的意见,你还是以他这一块的工作为主,带一带小徐,让他尽快熟悉工作。

    唐小舟原想说,这件事,赵书记已经和我谈过。再一想,江育奇本来就有点争风吃醋的感觉,自己这样说,他会不会有想法?临时改了口,说,好的。

    江育奇说,我也在想,你现在不仅仅是赵书记的秘书,还是办公厅副主任,其他工作,恐怕还得分担一些。上次开会研究赵书记的行程时,我曾暗示过你,你在陵丘的时候,我打电话和你交换过意见。我的意思是,由你来分管常委办。唐小舟有点吃惊,分管常委办?常委办是办公厅最重要的部门,直管综合处,是一个副厅级单位,常委办主任虽然不是办公厅副主任,却是厅班子成员。以前,常委办由秘书长余丹鸿亲自分管,现在,江育奇却让他唐小舟来分管,这显然不太妥当,他一个非班子成员的副厅级干部,怎么能分管班子成员?这是典型的次序错误。

    当然,在中国,这种情况不是没有,而是很多。比如说公安厅,公安厅厅长,是政法委书记兼任,政法委书记是副部级,又是省委常委,比一般的副部级要高。而在行政方面,也有一个政府副省长分管政法。这个副省长怎么分管政法?

    走进政法单位,话都不敢多说。

    江育奇想利用这件事,给他一点颜色?或者江育奇想让他陷入厅领导层的斗争之中,让他疲于应付?

    他很想拒绝这种安排,却又想,既然江育奇一定要这么干,肯定考虑过他会拒绝,也一定想好了他一旦拒绝,用什么手段对付他。唐小舟不得不反其道而行,既然你在前面等着我,我就不往前走,停在这里好了。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看着江育奇。

    江育奇说,因为你最近事多,厅里的工作,又不能等,我只好召开了一次班子会议,将分工的事讨论了一下。厅党组最后决定,由你分管两块,除了常委办之外,另外把信访办给你。我在考虑,把信访办给你,是否适合?你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工作,缺乏这方面的经验,信访工作又是那么敏感。可是,班子其他同志有这种考虑,我当时也不好怎么替你说话。现在,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如果你觉得信访工作有一定难度,我再做一做班子的工作,希望大家再考虑一下,重新分工。

    唐小舟明白了,让他分管信访工作,恰恰是江育奇挑起事端的结果。

    他甚至设想,江育奇主持班子会议,议题非常明确,讨论厅领导的分工。之所以要讨论分工,除了需要给唐小舟重新安排之外,江育奇也需要分工。而分工问题由班子管,唐小舟虽为厅领导,却不是班子成员,对此,他是没有表决权的。班子会上,只要江育奇说,让小舟负责常委办,立即就会引起很多老领导的不满。

    这完全可以想象,唐小舟有多少资历?到办公厅才三年多时间,此前甚至连科级都不是,现在不仅升上了副厅级,还分管常委办,实际权力,接近于正厅级的副秘书长,甚至有排在第二的感觉。如果将唐小舟排在最后一名,厅领导们出于对赵德良尊重,可能不会有任何表示。一旦唐小舟有超越他们之嫌,实际已经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另一方面,他们也会想,这事,可能是赵德良安排的,至少也是赵德良向江育奇暗示的。既然是赵德良的意见,自己一定不能正面反对。

    所以,江育奇的提议,一致通过了。接下来,江育奇说,大家都发表一下意见,小舟同志,到底是只分管常委办,还是再给他压点担子?

    就算他不说,大家一定会想到要找个什么办法整一整唐小舟,现在,江育奇既然有了这个话,自然就会有人提出一个新的建议,再给他压点担子吧,让他再分管一个部门。江育奇若是问,大家看哪个部门比较适合他?一定会有人说,信访办。

    这不是要给唐小舟压担子,而是要唐小舟出洋相。一个不到四十岁的人,不说是否搞过信访工作,就是接触都少,他懂什么信访政策和策略?信访办主任如果暗中给他一点难题,他就会顾此失彼,甚至会一错再错。如果出了大错,就算赵德良想保他,也一定保不住。

    坐在那里,唐小舟有一种背心发凉的感觉。他又不能说,自己不能干这个工作。他相信,江育奇说再开一次班子会之类的话,只不过托词,甚至是挖好陷阱等着他往下跳。如果再开一次班子会,江育奇开宗明义,唐小舟不想分管信访办,所以,我们再研究一下,给他换一换。这会出现什么结果?肉已经让你吃了,骨头你却不要,就算其他人口里不说,心里一定恼恨着。当然,唐小舟也可以表面认同,背后去找赵德良,希望赵德良出面改变这一分工。若真是如此,以后在办公厅,唐小舟肯定就成了孤家寡人,不会有任何人替他说话了。

    这就叫请君入瓮,他不接受都不行。此刻,他惟一能说的只是,我服从组织安排。不过,无论是常委办还是信访办的工作,我都不熟悉,以后我会经常向秘书长请示汇报,请秘书长一定要多教教我。

    江育奇说,小舟,你真谦虚。你放心吧,这是我的工作,我责无旁贷。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持子上,唐小舟有点犯愣,脑子空空的,似乎有很多东西在翻滚,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有敲门声响起,他说了声请进,并且立即拿过一份文件,煞有介事地看。

    门被推开了,一个年轻女性说,唐主任,我来给你送文件。

    唐小舟抬头看了她一眼,略有点吃惊,听声音非常甜关,还以为是个十八九岁的青葱丫头,看到的人,却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性,圆脸盘,短发,与刚才那个声音根本对不上。不仅是这种错位令唐小舟懊恼,更令他懊恼的是,他竟然没认出她是谁。没有认出并非不认识,而是自己的脑子处于短路状态,一时没有将她的形象和某个熟悉的人联系起来。他机械地说了声你好,又多此一举地问什么事。

    女公务员将一份文件递呈到他的办公桌上,说,我来给你送文件,请唐主任签收。

    唐小舟这时才想起,她是厅办公室的,厅里举办一些集体性活动或者平常的公文来往中,他们见过,只是他没记住她的名字。他觉得不说句话不好,便问,没有急件吧。女公务员说,只有这份会议纪要是刚发下来的。

    女公务员离开后,唐小舟拿过那份纪要看起来。原来,厅领导层的分工,以会议纪要的方式发了下来,这就算是正式宣布了。唐小舟暗想,这个会,几天前就开了,纪要却没有发。而现在,因为江育奇找自己谈过话,转过身,纪要发了下来,时机显然是挑选过的,江育奇还真拿唐小舟当回事。

    正想着,桌上的电话响了。他原以为是赵德良或者徐易江来的电话。自己刚进这间办公室呢,知道这个电话的人,应该不多吧。接起一听,竟然是常委办主任洛新光。洛主任说,唐主任,现在有时间吗?我来向你汇报一下工作。语气显得十分恭敬。

    唐小舟说,洛主任,千万别。应该是我去拜访你。我现在就去你的办公室。

    说完,也不等洛新光的反应,立即挂了电话,拿起笔记本,准备离开办公室,想想不对,又返回来,打开柜子,拿了一条极品江南香烟,用报纸包了,夹在腋下,去洛新光的办公室。

    中国的官场结构非常复杂,不身在其中,你根本无法搞清廷。许多时候,就算你身在其中,也一样无法理顺。比如省委办公厅,理论上,只是一个厅级单位,可办公厅主任由省委秘书长兼任,高配了。一个高配单位里,一定会有很多同样是高配的机构,比如常委办,理论上,属于办公厅的二级处室办,原本应该是处级,最多也就是副厅级。可常委办的工作职能是负责省委常委会议、办公会议、专题会议会务、记录、撰写纪要和议事事项通知等:安排省委领导的公务活动,编写省委大事记:负责办理省委领导交办的事项,包括部分文稿撰写、校核工作:承担或参与撰写中央领导来省视察的汇报材料:负责省委领导秘书的学习和管理工作。如此重要的部门,配备一把手的时候,自然异常重视。于是,常委办主任一职,千奇百怪。有些省,由办公厅主任兼任常委办主任,也有些省,由秘书长亲自分管常委办,还有的省,常委办主任是高配,正厅级。江南省的常委办,一直由秘书长分管,因此,常委办主任一职,也一直是副厅,但这个副厅和别的副厅全然不同,是厅党组成员。

    唐小舟听到一种说法,洛新光被任命为常委办主任的时候,虽为副厅级,却又进了班子,最初有打算,很快解决他的正厅。然而,官场上的事,时过必然境迁。让洛新光担任常委办主任,是前任省委书记哀百鸣定下来的。前任秘书长余丹鸿,无法阻止洛新光担任常委办主任,无法阻止他进入办公厅班子,却一直在努力阻止他升正厅。洛新光的事,就这么施了下来。

    现在,江育奇担任秘书长,对洛新光态度如何,难以评判,从他自己不分管常委办,却让唐小舟分管这一点来看,假以时日,他恐怕会将洛新光调走。不管江育奇对洛新光的态度如何,唐小舟无疑是坐到了火山口上。

    唐小舟是办公厅副主任,原则上属于厅领导层,分管一个二级部门,是组织结构决定的。可他分管的这个部门,其负责人和自己同为副厅级,却是厅党组成员,进了班子,实际又是自己的领导,这就是一个怪圈。显然,江育奇弄出这么个怪圈,并不仅仅是要让他去钻,同时也要让洛新光去钻。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