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他把车停在一边,却没有立即下车,而是坐在车里观察。这些人才刚刚聚集,信访办的相关人员还没有到来,在此维持秩序的,是派出所的民警。唐小舟掏出电话,给孙志华打电话。孙志华说,唐主任,我正在车上,今天刚刚上班,就听说了这件事。你现在在哪里?唐小舟不好说自己在现场,只说,我也在车上。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孙志华说,信访这个工作,能有什么好事?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事都可以遇到。刚才我了解过,是丘成县罗家湖的人。说来话长,我们已经出面协调过好多次了,就是解决不了。等我们见面了,我再具体向你汇报。丘成县隶属于沪源市,与陵丘市和东涟市相邻,处于三角地带。行政区划中的这种三角地带,往往都是盲点地带。这种现象并非现在才有,历史上更是如此因此,处于这种地方的民众,法制观念制度约束等都很弱,也最容易发生各种各样的事件。听说是丘成县的民众上访,唐小舟感到有点头大。这是自己第一次独立处理问题,想一想,心里有点发虚。坐在汽车里,唐小舟仔细想,自己毕竟是办公厅的人,这件事,还是先和秘书长通一下气,听听他的意见吧。想到这里,他拿起手机,拨通江育奇的电话。江育奇说,我就在办公室,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唐小舟说,关于这件事的处理,秘书长有什么指示?江育奇说,你刚回来,又是刚接手工作,我看你暂时不要过问了,让孙主任去处理吧。

    唐小舟想,如果早一点给江育奇打这个电话就好了,有他这句话,自己立即调头走开,装着根本不知道。现在,他和孙志华通过电话,说明知道此事,如果撒手不管,孙志华会怎么想?如果真按江育奇所说,撒手不管,说不定,和孙志华之间,矛盾加深了。看来,他还真的不能不管。问题是,怎么管?按孙志华的说法,这件事已经施了几年,不是一直施着吗?今天不解决,明天还可能是自己的事。他说,孙主任给我打过电话,我答应他去现场。江育奇说,这样啊。那辛苦你了。唐小舟说,我倒不怕辛苦。只是我从没接触过这类事,心里有点虚。请秘书长指点我几招吧。江育奇说,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太了解。所以,我也没什么好点子给你。只有一点,尽快让那些人离开省委,就是最大的胜利。信访办的人赶到了现场。孙志华并没有立即出现在上访人群中,而是走到唐小舟的车旁。唐小舟弯过身,推开副手席的门,让孙主任上来。不待孙主任坐稳,唐小舟便说,先简单谈一谈情况吧。孙志华说,情况还真有点复杂。丘成县有两个大4,1,一个4,1王,一个4,1成。这两个4,1大概有几百年历史,也可能更长。像这种古老的大4,1之间,通常都有矛盾,这种矛盾,要追溯到几百年前,很难分得清谁是谁非。建国以前,这两个性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经常发生宗族械斗。解放后,人民政府做了大量工作,这两个姓的矛盾有所缓和,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因为是两个古老的大族,这两族人,在江南省出了一些人物。王性有过一位省政协副主席,以及其他一些政界人物

    ,成性有好几位市人大副主任以上的领导。在丘成县,也有一些重要领导来自这两大性,目前在位的,就有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王清华和司法局长成敢。几年前,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王清华的儿子王一彬和几个同学在家里玩,为了向同学炫耀,他将父亲的配枪偷出来,给同学们看。恰在此时,成敢的女儿成绢丽从门前经过。王一彬把成绢丽叫进来,表示要和她谈朋友。成绢丽和王一彬是同班同学,平常并不喜欢他的为人,更不喜欢他的纠缠,当场拒绝。王一彬觉得在同学中很失面子,拿出手枪,指着成绢丽说,你如果不答应,我就打死你。成绢丽可能以为他手里是假枪,说,你拿一把假枪吓唬谁啊,你打死我,我也不答应。就在这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王一彬手里的枪响了,子弹打中了成绢丽的额头。事后调查,王一彬说,他以前从未摸过枪,并不清楚枪的相关知识,当时只是拿着枪挥舞,想吓唬成绢丽,没想到枪走火了。不幸发生后,王一彬将手枪扔在现场,和同学一起背起成绢丽送到医院。医生检查证实,成绢丽已经死亡,王一彬吓坏了,找到一个机会逃走了。案发时,王一彬不满十六岁,未成年。因为王一彬未成年,又是过失杀人,自然也考虑到王清华是丘成县政法委书记的身份,此案并没有在丘成县办理,而是交给沪4市。最终,王一彬成了少年犯,在沪4市服刊。成敢自己从事司法工作,知道此案可追究之处不多,只得认了。王成两族,因为此案,矛盾却更进一步加深。至此,事件原本告以段落。不料,前年发生了一件节外生枝的事。王一彬的母亲想念儿子,四处托人找关系,把儿子提前释放了。成家见王一彬刊期未满便

    出来了,十分气愤,开始四处告状。王一彬出来,并没有办任何手续。这种事如果发生在普通人身上,是很容易告发的,处理起来也容易,只要将王一彬再收进去,就可以平息。可是,有一种传说,王清华可能接任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因为有了这个前提,事情变得微妙起来。王清华对此始终没有明确表态,别人不敢轻易动作,担心得罪了王清华。王一彬没有进去,成家不依,一直在告状。成敢的身份不同,自然不好出面,主要出面的是成敢的妻子。因为此事的影响,提拔王清华的事,被搁了起来,一搁就是两年。谁都没料到,出现了意外,一次上访途中,发生车祸,成妻身亡。如此一来,矛盾更进一步激化。成妻死亡的第二天,王一彬被收监。可事情到了这一步,成家无论如何不肯善罢干休,成敢继妻子之后,开始上访。他的诉求不再是将王一彬送进监狱,而是要告倒王清华。成敢因为告状,经常不上班,县里便以这个理由,停了他的局长职务。如此一来,矛盾更进一步激化。同时被激化的,还有王成两族的矛盾。成敢以及成氏家族,数次前往省市上访,省里已经多次和市里通气,要求他们处理好此事。市里每次也都答应得很好,表示一定会妥善处理。唐小舟认真听完,仔细想了想,问孙志华,这类案子,省里一般是怎么处理的?孙志华说,信访办不是执法单位,没有处置权,只能转相关部门处理。像成敢这件案子,属于丘成县的案子,考虑到王清华是县政法委书记,案子如果转到县里,他们也会觉得棘手,根本不可能处理。所以,我们每次都是和市相关部门

    联系

    唐小舟问,今天的事,你准备怎么处理?孙志华说,能怎么处理?先了解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劝他们回去。这件事的处理,恐怕还只能是在市里。唐小舟和孙志华一起下车,走到上访人群中。这些人很有组织,站在那里,举着标语,既不喊话,也没有谁情绪激动。大批的警察在一旁警戒,他们只是站在那里,倒显得无所事事,信访办的相关人员在与上访人员交涉,劝他们离去。可无论他们说什么,上访人员就是笠之不理。唐小舟随着孙志华走过去。孙志华问,成敢在哪里?怎么没看到他?其中有一个人认识孙志华,说,孙主任来了?成局长没来,我们是自发来的,与成局长无关。孙志华说,我又不是三岁孩子,你这话我能相信吗?叫成敢来。那人说,真的与成局长没关系。旁边也有人说,是啊,道路不平旁人珠,我们是看不过眼,才来的。孙志华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上次不是说得好好的吗?那人说,市里那些当官的,官官相护,根本就不想解决问题。我们听说,王清华提拔的事已经定了,报到了省里,等着上会了。听说这件事,唐小舟一言未发,走到旁边,拿起电话,给吉戎菲打了一个电话。吉戎菲的手机在孔思勤手里,免不了要说几句别的话。唐小舟问,新工作感觉怎么样?孔思勤说,谢谢首长关心。我也不知道干得好还是不好,我只能说问心无愧。唐小舟说,我知道你一定能干好。孔思勤说,这就难说了,没想到当秘

    书学问还真是大。哪天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向你拜师好不好夕唐小舟说,好哇。又说,戎菲部长有时间吗?我和她说几句话。孔思勤并没有说有时间还是没时间,只是说,你等一下,我去看看。唐小舟暗想,孔思勤天生有悟性,仅这一句话,就可以看出,她这个秘书当得很不错。她并不清廷唐小舟和吉戎菲的私交,也不清廷吉戎菲是否肯接这个电话,更进一步,她不能大包大揽替吉戎菲揽下这件事。所以,她的回答非常圆滑技巧,既不说吉戎菲有没有时间,也不说自己去请示,而是说去看看。她去请示吉戎菲,吉戎菲若说不接这个电话,她便可以找理由推脱,诸如部长在开会之类没过多久,吉戎菲接起了电话。吉戎菲说,小舟你好,我马上要去开个会,你长话短说。唐小舟说,省委大门被人堵了,你应该听说了吧。吉戎菲说,是啊,刚才有人告诉我了,是怎么回事?唐小舟说,这事一句话说不清,我只问一件事。这些上访人员说,他们来上访,是因为听到一个消息,说是要提拔丘成县政法委书记王清华。据说马上要上会,我想了解一下,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吉戎菲说,是真的,先解决公安局局长,后一步解决政法委书记和市委常委。我们正准备派人去考察。唐小舟又问,是省里谁的意思吗?吉戎菲说,不是,市里和省公安厅看中的人选。唐小舟又分别给监察厅以及公安厅打电话,希望他们派人过来。

    打完电话,回到孙志华身边,孙志华还在那里和上访人员交涉。唐小舟轻轻拉了一下他。他看了唐小舟一眼,随后跟他走到一旁。唐小舟小声地问他,你认为成敢一定来了吗?孙志华说,他肯定在,只不过没有出面。唐小舟又说,我有一点不明白,省信访办为什么不协调有关部门一起来处理这件事?孙志华说,赵书记不是强调自扫门前雪吗?这件事,原本就是沪源市的事,他们拉的屎,他们应该自己楷干净。我们也曾协调过一些部门,他们的做法,和我们差不多,就是转给市里的相关部门,结果没什么区别。这样的事,市里如果不管,省里很难办,有劲使不上。唐小舟明白了,信访部门原本就不是一个权力部门,只是一个协调部门,他们无权处理任何一起信访事件,只能协调相关部门去处理。可这个相关部门,就是一件更难说的事了,谁都知道涉及信访的事麻烦,能推就推,能躲就躲,谁都不想惹事。最终,一定是将事情推到了责任部门。责任部门是谁?自然就是利益相关者,涉及的人,甚至是关键负责人,除非这个负责人自己愿意出面处理,否则,这件事,根本无法解决。以眼前的上访案为例,省信访办无权对此案并没有管辖权,他们管的是涉及副厅级以上干部的上访案,王清华目前还只是正处级。省信访办能做的,也就是协调省公安厅或者沪源市信访办。省公安厅怎么办?恐怕也就是由信访室出面,将相关信访件,转给市公安局信访室了。市公安局信访室又能怎么办?转给县公安局。县公安局信访组,敢办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除非他们不想混了。至于

    卢源市信访局,工作程序大概也差不多,名义上,他们管辖的是涉及副处级又上干部的信访案件。王清华虽然在此范围,可人家是县委常委,这个职务的干部,没有市委点头,谁都不敢办。为了应付上面的协调,只好将信访函转给县信访局。县信访局才只是一个副科级单位,敢对县委常委怎么样?别说县信访局不敢处理,就算是县委书记下令调查一个县委常委,也要冒很大政治风险。由此可以看出,信访工作难搞,其实是机制上的。唐小舟说,我已经通知了省公安厅和监察厅来人,具体的事,我来协调。孙主任,你设法通知成敢到场。如果他不来,那我们也就不管了。孙志华说,好好好,有唐主任出面,我就放心了。和孙志华谈妥,唐小舟进了派出所的值班室。没过多久,监察厅来了一位副厅长。唐小舟和此人挺熟,他是容易的丈夫茅正余。唐小舟和他说话,先问了容易的情况,他说还好,办公室出身,处理工作四平八稳。学校那种地方,需要的就是平衡力,她正好可以派上用场。又问起相关情况,唐小舟作了简要介绍。茅正余表示,这件事他是第一次听说,信访办当初只是和监察厅相关部门联系,而相关部门按照办事程序,将案子下转了。又聊了几句,孙志华带着成敢来了。唐小舟认真看了一眼,发现这个中年男人显得很落魄,胡子都没刮,头发有些长,衣服很脏,面上有些菜色,不像一名干部,完全就是一个上访者形象。唐小舟暗想,时世造人,想当初,面前这名男子当司法局长的时候,大概也是风光得很吧,命运的浪头几个折腾,就可以把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

    孙志华也没和唐小舟以及茅正余打招呼,请成敢坐下,然后看着唐小舟。唐小舟不好冷场,问成敢,成敢是吧?说说你的具体要求吧。成敢大概见唐小舟最年轻,不是太信任他,只是看了他一眼,却没说。孙志华介绍说,这是办公厅的唐主任。唐小舟纠正说,不是主任。我叫唐小舟,你可以叫我小唐或者小舟。今天,我把监察厅的茅厅长叫来了,等一下,公安厅还会来一个同志。眼下这件事,最好是在这里解决掉。你曾经是干部,应该是知道政策,这件事,施下去,对谁都不好。成敢说,我只要求一个公平公正合法的处理。我的要求很简单,我希望有人过问一下,王清华的枪,是怎么到他儿子手里的。枪支管理有严格规定,一个公安人员的配枪被别人拿走,而且用这支枪杀了人,这支枪的所有者,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