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成敢顿了顿,接着说,第二,王清华的儿子王一彬刑期未满,为什么能够出来?是怎么出来的?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儿子,能够这样出来吗?我听说,他出来没有办任何手续,那算不算越狱?如果说,王一彬是越狱,那么,应该按照越狱处理。如果王一彬不是越狱,那他是怎么出来的?又应该怎么处理?唐小舟暗想,到底是司法局长出身,抓问题果然抓住了要点。唐小舟并没有查阅相关规定,但以前当记者的时候,接触过类似的案子,公安人员丢失了自己的枪,后果非常严重,将受到很严厉的处分,似乎是要撤职一类。如果这支枪犯了很重大的案子,所受的处分会更重。换句话说,如果真是王清华的枪,那他是一定要受处分的,根本没有可能继续担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这话,唐小舟自然不能说,此时,他说任何话,人家都可能拿来当武器。当官其实也是一种说话的艺术,许多官员说话滴水不漏,并非他们不愿意把话说得清廷明白更容易理解,而是不想让人当枪使了。正考虑自己该说点什么的时候,公安厅的人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性,唐小舟问了一下,是公安厅信访室的一名副主任,性阮。唐小舟有点恼火,又不便发作。如果容易还在政治部当副主任,他的电话会直接打给容易,相信公安厅也不至于派一个说话不管用的信访室副主任来。人既然来齐了,他就得说话了。他首先将目标对准了公安厅信访室,问道,阮主任是吧?这位成敢同志,你有印象吗?阮副主任看了成敢一眼,摆了摆头,说,没有见过。唐小舟更进一步说,那我换种方式,丘成县几年前发生过一起枪案,县公安局长的儿子,用他父亲的配枪,误杀了司法局长的女儿,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阮副主任说,这件事我听说过。唐小舟有些恼火了,但还是尽可能控制自己,说,只是听说?这件事的信访材料,信访办转给你们信访室了吧?阮副主任说,好像有这么回事,我们转给丘成县公安局了。唐小舟听了这话,哭笑不得。告的是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信访件却转给了公安局。公安局的信访组难道不在公安局长的领导下?他们敢处理?就算敢,也无权嘛。信访工作这样搞,怎么可能不出事?怎么可能不造成群众和政府的对立?当然,唐小舟只是分管,这事,他还真不能去管,否则,就会让人说闲话。他目前所能做的,也就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他说,按照枪支管理条例,公安局长的儿子把父亲的枪拿出去了,并且用这

    支枪杀死了人,这种行为算不算盗枪?或者枪支丢失?阮副主任说,这件事,我听他们说过,好像不算。枪并没有离开他的家,也没有丢失。唐小舟简直就想拍案而起。王清华之所以没得到处理,大概就是找了这么个借口。他实在有些忍不住,说,阮主任,按你这样解释,我有一点不明白。公安局长没有丢枪,可这支枪被证实杀死了人,从逻辑上说,难道不是证明了人是公安局长杀的?阮副主任说,这个,我就不太清廷了。唐小舟没法再说了,说了也是白说。公务员系统内,这种人多得很,干了几十年,基本还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竟然还能混上一个职位。他只好换了一个说法,说,今天叫茅厅长和阮主任到这里来,就是要处理丘成县原司法局长成敢上访一事。刚才,你们没来的时候,我已经向茅厅长大致介绍了情况,阮主任表示她知道这件事。现在,上访的群众还在外面等我们这里的消息,我们就抓紧时间。这么大热的天,那些上访群众站在太阳下面烤着,也不容易。孙主任,你先说?孙志华说,事情摆在这里,省信访办已经接访了好几次,也拿出过具体意见唐小舟问,具体意见是什么?孙志华说,就信访件中提到的两大主要问题,即被信访人失枪问题以及王一彬出狱是否因为被信访人滥用权力的问题,我们分别致函监察厅和公安厅,希望相关部门,作出调查处理。唐小舟明白了,这是典型的公文办公,不管什么信访件,贴上一个公文处理签,发往相关部门。相关部门同样贴上一个公文处理签,层层下转,最后,下面再弄出一套说词,糊弄上面。许多事,就被这种公文转上转下给办糟了。为什么会办糟?很简单,因为没有一个部门,需要对这些转来转去的公文负责。信访部门,除了将信访件转给各有关部门,他们是没有别的权力的。这也是信访工作难搞的原因,甚至可以说,信访部门既然没有处理权,就是一个盲肠部门,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唐小舟说,这件事,我们也不深入去讨论了。我看是不是这样?我们也不搞公文旅游了,就在这里定下来。我的意见,先在这里不下结论,一切等调查结束之后,我再来协调各个部门,开个碰头会,拿出一个具体意见。现在有两件事要立即着手去办,一是枪支问题,二是释放还是越狱或者其他问题。我看是不是分

    一下工,涉及枪支问题,由公安厅负责调查落实,是信访室去处理,还是公安厅纪检组去处理,你们自己去平衡。希望尽快能够拿出一个调查报告出来。这件事,我会和杨书记沟通一下。阮副主任说,只要杨厅长说话,事情就好办了。唐小舟不理她,继续说,第二个问题,涉及王清华同志是否违纪违规,就由监察厅来负责这件事。茅厅长,你看怎么样?茅正余说,这里面有一点问题。王清华刚刚被任命为市公安局长是吧?市公安局长只是正处级,不属于省里的监察范围。唐小舟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这件事,协调省监察厅,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另一方面,省监察厅,也只是一个厅级机构,他们的监察对象,却是副厅级以上领导,和信访办一样,同级办不了同级的案子,办下级的案子,又属于越权,结构性问题,使得他们只能在省委授权的情形下,才能工作。同时,唐小舟又想,自己第一次单独处理事,如果没有一个结果,传出去就是一个大笑话。他略想了想,说,监察厅能不能下去督导一下?茅正余说,这个没问题,过几天,我带人去一趟泸源。话说到这里,也就够了,至于监察厅怎么去督导,唐小舟不能再过问了。他说,那好,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我们来确定一个时间。以一个月为限,够不够?茅正余说,一个月够了。阮副主任没有说话,唐小舟也不想让她说了,接着说,我们就定一个月。现在,我们不下结论,等公安厅和监察厅的调查报告上来后,由信访办召集相关部门开个协调会,我来参加一下。接着,他又转向成敢,问道,成局长,这样处理,你满意吗?www.erhaoshouzhang.com成敢说,谢谢唐主任。这样处理,我没意见。不过,还有一件事,我被停职一事,是因这件事而起,希望组织上给予一个说法。唐小舟说,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件事,现在还只是调查阶段,无法下结论。具体解决,需要等调查结论之后。调查结论出来之后,我再向有关常委专题汇报,商量具体的解决办法和意见。请你一定相信组织。对于唐小舟的处理方式,成敢显然提不出任何问题,协调会之后,上访人群很快就散了。茅副厅长和阮副主任已经先期离去。信访办的相关人员准备返回办公室,孙志华主动邀请唐小舟,说,唐主任辛苦了,中午我请你吃饭。唐小舟正有话要对孙志华说,上了他的汽车。上车后第一件事,给江育奇打

    电话,报告说,上访群众已经撤离,具体细节,下午上班后,他再向秘书长报告江育奇在电话里说,不错不错,小舟是个人才,出手不几啊。唐小舟觉得这话有点怪怪的,说不清是种什么滋味。同时,他又想,处理这类事,自己是第一次,不仅如此,独档一面地开展工作,自己同样是第一次。当时也就认定要快点将那些上访的人弄走,现在再仔细想一想,整个过程,似乎有很多毛病,搞不好,自己是把身边这些人得罪了。随孙志华进入办公室,刚刚坐下,唐小舟便化被动为主动,对孙志华说,孙主任,刚才我想了一下,觉得今天这事,我做得有点过了。孙志华说,你为什么这样说?唐小舟说,当时,我只想快点把聚众上访的事解决,所以自作主张了。事后想一想,心里很不安,发现自己今天犯了好几个错误。第一,信访办主任是你,而不是我,我有越驱代厄之嫌,犯了幼稚毛糙、自作主张的错误。第二,我对监察厅和公安厅发号施令,有以势压人之嫌,犯了目中无人以势压人的错误。第三,一名处级干部的监察权,在市里而不在省里,我把监察厅的副厅长叫来,也存在很大的问题,犯了程序错误。看来,我还是缺乏经验,办事不成熟。一方面,要请孙主任多包涵,另一方面,以后,孙主任要多教教我,多提点我。孙志华看了看唐小舟,掏出一支烟,扔给他。唐小舟原想拒绝,想一想,还是接了。孙志华替他点燃香烟,又自己点了,说,唐主任啊。唐小舟立即纠正说,我求你,叫我小舟好不好?你就当我是你的学生。孙志华再次摆了摆手,说,小舟啊。想听我的真心话吗?唐小舟吸了一口烟,说,对于官场,我虽然说是一个新兵,但也知道,谁若对另一个人说真话,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喝多了酒,要么是当成最知心的朋友孙志华说,我既不是喝多了酒,也不是把你当成最知心的友。我年龄到站了,也不怕了,所以说几句真心话。我们以前虽有接触,毕竟了解很少。那时,你也只是起上传下达的作用,也看不出你的能力和水平。今天这件事,虽然你总结了这样的缺点那样的错误,坦率地说,你的总结很对。换个角度看,我肯定对你有意见。不过说真心话,信访工作,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工作,是个结构性难题,如果不霸点蛮,这件事,根本解决不了。所以,说到底,你的方法不一定对,效果却很好。唐小舟说,谢谢你的理解。说到底,我还是急躁了,缺乏冷静的思考。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