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仔细想过之后,他觉得,处理同孙志华的关系是无心枯柳,但处理同洛新光的关系,就一定得有心栽花,而且,这花还不能栽得太猛,得使上滴水石穿的功夫。确定战略后,第二天便开始行动,他从家里拿了一瓶酒,先带进办公室,放在柜子里。到了下午,知道赵德良那边暂时没事,他拨通了洛新光的电话,征了两句,说要去拜访他。挂下电话,他拿出一张报纸,将这瓶酒包了,握在手上,像握手榴弹一般,走进了洛新光的办公室。洛新光看到他手里的东西,和他开玩笑,说,你拿着什么?不是手榴弹吧?唐小舟说,几次约你吃饭,你都没时间。我留了一瓶酒,想和你一起喝的,现在干脆送给你算了。洛新光仍然开玩笑,说,果然是手榴弹啊。唐主任,你可别炸翻了我。唐小舟说,这酒好普通的,也不是什么牌子货,大概也就值一两块钱一瓶。说着,他将报纸拆开,露出朴拙的酒瓶,简m的包装。洛新光只要看一看酒瓶上那年代久远的纸贴商标,应该知道这酒的分量。果然,看到酒的时候,洛新光的眼睛亮了一下,说,这东西不那么好找吧?唐小舟说,虽然不值钱,要找还真不容易。如果我的估计不错,全世界范闺内,大概不会超过一百瓶吧。洛新光说,那这是宝贝啊。唐小舟说,宝什么贝?一瓶酒而已。我花五十块钱买的。洛新光说,这么便宜?那你应该多买一些。唐小舟说,我倒是想,可是,这是我在乡下碰到的,就只有这一瓶,还不知是真是假。听说洛主任品酒是高手,所以,让你鉴定一下。洛新光说,那好,酒你先带回去,我们找个时间品一品。唐小舟说,这东西拿在手里不方便,在办公厅走来走去,说不准就被谁打劫了。还是放在你这里安全。这事果然起了作用,第二天,洛新光就给唐小舟打电话,约吃饭。以前跟着赵德良,唐小舟的时间不自由,现在情况有了很大变化,他的整个作息时间也跟着变了。每天早晨,他如果没什么特别的事,仍然会早早地赶到迎宾馆,和赵德良一起晨练然后一起吃早餐。万一没时间也不要紧,反正徐易江会去。到达省委后,他会和徐易江一起处理赵德良的日程安排以及其他事务,然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处理属于自己职责范围内的公务。至于中餐和晚餐,他陪在

    赵德良身边的机会,就少了。职责范围内的事,也就是分管的两个部门的事,这两个部门的所有文件公函之类,都要往他这里送一份,今天这个部门要开会,明天那个部门要讨论工作安排,也会通知他,一天转下来,会有一种感觉,其实什么都没做。尽管忙,却也有一个好处,吃饭时间是自己的。洛新光约吃饭,他立即答应了。洛新光说,你有没有什么朋友?约在一起。

    唐小舟想,这确实是一个变化,一个可喜的变化。即使不能彻底改善彼此的关系,至少是一个好的开端。有了这个开端,接下来的事,可能容易得多吧。他说,这几年跟着赵书记,和以前的朋友疏远了,一时还真想不起能约到谁。洛新光说,两个人喝酒没趣,太多人,一瓶酒又不够。我倒是约了一个朋友,可他是不喝酒的,只是去增加点气氛。唐小舟认为洛新光会带一个女人去,自然想起了林椰,便说,那我也想办法约一个不喝酒的去。知道下班后路上堵车,唐小舟提前三十分钟出门,接了林椰,赶到约定的酒店包房,洛新光和一个男人早已经等在里面。这个男人唐小舟认识,团省委书记邹涵,邹涵比唐小舟大一两岁,至今保持着江南省最年轻副厅级干部纪录,当团省委副书记的时候,才二十八岁。唐小舟那时还在当记者,和当时的团省委副书记邹涵打过几次交道,却没有深交。后来邹涵下去挂职锻炼,当副市长,回来后继续干了一年副书记,三十六岁,升为书记,正厅级。唐小舟到办公厅后,和邹涵联系过多次,只是时间不凑巧,在一起喝酒的机会不多。洛新光约的竟然不是女人,唐小舟带着林椰,显得有点尴尬,一时没有介绍林椰。洛新光先介绍邹涵,邹涵主动和唐小舟握手,说,我和小舟早就认识,只不过,最近几年,小舟太忙,现在好了,以后我们几个兄弟,要抽时间多聚聚。唐小舟想,洛新光和邹涵的关系恐怕不浅,以后,倒是可以利用一下邹涵,进一步和洛新光改善关系,便说,只要邹书记一声令下,我就在前面打前锋。邹涵又说,怎么不介绍你的朋友?唐小舟连忙介绍林椰,闻州市委办的林科长,现在是省委党校党建班学员。没想到,唐小舟一句无心的介绍,引起了邹涵的兴趣。他说,是吗?我正想去你们党建班物色人才呢,你有没有兴趣到团省委来?洛新光说,怎么都站看?坐下来说话嘛。大家准备就座,洛新光要请邹涵上座,毕竟,这里只有他是正厅级。邹涵却要请洛新光坐主位,在邹涵的口里,称洛新光不叫名字,也不叫级别,而是叫老师。这个称呼一出,唐小舟明白了,洛新光在省委党校当过副校长,原来,他和邹涵,是那时结下的渊源,唐小舟非常灵活,帮助邹A将洛新光拉到了上座,又对林椰说,洛主任以前是省委党校的老师,所以,他自然就是你的老师了。在这

    里,一个是你的老师,一个是你的师兄,你今天要好好敬老师和师兄几杯酒。果然,党校这个话题,一下子把几个人拉近了。林椰问洛新光,后来怎么离开了党校。洛新光说,说起来是陈年旧事。陆晓乘调进省委党校后,党校的风气完全变了,他在那里说一不二,一手遮天,党同伐异,搞得天怒人怨。我本来只是想,党校是个好地方,既可以做学问,又没有离开官场,至少可以部分保持自己的独立,没想到他一去,没有清静了。所以,我就找关系调了出来。邹涵说,当时我感觉陆校长挺好的啊,挺和善的一个人。洛新光说,他对你当然好。一方面,你那么年轻,就已经是省里的后备干部,他不巴结你巴结谁?要说他巴结人,水平还真是没话说,只可惜,他看人的眼光有点问题,巴结好了游杰,却没料到游杰会短命。邹涵说,我听说他住进精神病院了?怎么会这样?洛新光说,不住精神病院就得住监狱。他是聪明人啦。这话让唐小舟一惊。难道说,洛新光怀疑陆晓乘是装疯?仅仅是怀疑,还是他有什么证据?仔细想一想,这种可能还真是存在。就像余开鸿不得不走出某一步路,陆晓乘也不得不走出某一步路。说人是非的事,唐小舟十分警惕,不仅是现在,以前就如此。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他少不更事,看到什么就说什么,口无遮拦,因此得罪了很多人。和赵世伦的关系,就是这么搞坏的。不过,和赵世伦交恶,并没有令他深刻反省。最终醒悟,是因为自己非常喜欢的一个女编辑。那个女编辑比他大两岁,皮肤很白,有一口雪白的牙齿,笑起来,有一种阳光灿烂的感觉。俩人的关系不错,甚至可以说有点暖昧。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令他们的关系进入冰点。她带了一个实习生,实习生写了一篇稿子,部主任拿出来讨论,唐小舟快人快语,将这篇稿子说得一钱不值,连语法都不通。令他大为惊异的是,那位女编辑拂袖而去。当时他的心中猛地抖了一下,意识到自己是物伤其类了。从那以后,他给自己立了一个规矩,任何情况下,不轻易品评人物。林椰很机灵,她大概也觉得这样品评一个人不好,打断了话头,问洛新光,洛老师在党校的时候教什么?唐小舟替洛新光作了回答,他说,洛主任当时就是党校的副校长,副教授,研究党史。林椰说,那我以后有党史方面的问题,就找洛老师请教。有美女如此表示,洛新光自然高兴,端了一点架子,说,请教谈不上,我们

    可以共同探讨啊。菜上来了,洛新光开始倒酒。酒是洛新光带来的,一瓶白酒两瓶红酒。洛新光把白酒摆在自己的面前,红酒交给了邹涵。唐小舟听到过一种说法,邹涵以前是喝白酒的,只不过,喝得少,酒量浅。后来,省里组织后备干部到关国轮训,他是第一期,在关国生活了几个月,学会了喝红酒。他只喝红酒有两个原因,一是受宣传影响,说红酒是养生的酒,有诸多保健功效。对于此说,唐小舟始终持怀疑态度,倒是认为,红酒的宣传,大概是世界上的第一品牌推广案例。第二个原因就特别了,据说,邹涵的舌头和鼻子特别灵敏,任何红酒拿给他,他只要闻一闻,再品一品,就能说出大致的产地,产自哪个年份以及价位多少。林椰平常不喝酒,场面上应酬一下,那是迫不得已。既然邹涵只喝红酒,总得有人陪。洛新光只不过和她客气了一下,见她坚持,也就罢了。于是,邹涵和林椰喝红酒,唐小舟和洛新光喝白酒。第一杯酒,四个人碰了,两种不同的杯子不同的颜色,受加在一起,倒也有趣。更有趣的是洛新光和邹涵,这两个人似乎是经过特别训练的一般,碰过杯之后,并没有立即喝,而是有一番特别的动作。邹涵先将杯子轻轻摇了摇,又置于鼻子下,闻了闻,再小小地抿了一点,咂咂嘴,然后一口将杯中的酒干了。洛新光的动作和邹涵十分相似,仅仅只是少了一个摇杯的动作。洛新光喝千杯中酒后,又拿着杯子看了看,说,好酒,真是好酒。林椰很乖巧,说,既然是好酒,洛老师一定要多喝几杯。说着,伸手去拿酒瓶,要给洛新光斟酒。洛新光抓过酒瓶,向后让了一下,说,这瓶酒是宝贝,别人不能动。唐小舟心中一喜。洛新光如此喜欢这瓶酒,自己这步棋走对了,接下来的发展,应该会容易得多。人与人的交往,最关键是拉近距离的第一步,只要第一步迈开,彼此接受,后面的事,只要有心,一定会成功。林椰给洛新光敬酒,洛新光愉快地接受,又是一口干。然后,林椰给邹涵敬酒,邹涵端着酒杯,对唐小舟说,小舟,你这个朋友,我要了,你舍不舍得啊。唐小舟端起酒杯,走到两人面前,说,看来,我要陪这杯酒了。不过,我要说明,版权所有,但她的版权属于她自己,不属于我。你要申请版权的话,不需要向我打报告。洛新光也站起来,说,我也陪一杯。邹涵你如果申请到版权,我要讨一杯酒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