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黎兆平说,我并不准备向某个离岛转移资产,而是直接在美国注册公司,在关国投资。在关国投资的资金从何而来?这段时间,我反复考察过了,也和一些国际机构接洽过,通过国内资产抵钾的方式,在国际银行获得贷款。投资方向,我也有了初步意向,主攻新能源行业。关国是一个对新能源极其重视的国家,有诸多优惠政策,同时也集中了大量的科技人才。在这个领域大有可为,也较容易上市。一旦在关国实现上市,就不难实现关国公司对内地公司的收购。舒彦说,看来,所有的可能,你都想到了。黎兆平说,现在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也就是股东们的意见。有关这一点,我也仔细想过,可能有些股东并不同意这种做法。不同意也没问题,可以退出。对于有意退出的股东,我们既可以内部消化,也可以通过其他办法消化,比如找投行买下其股份。每个中国畜豪,都有资产安全方面的忧虑,黎兆平既然想好了将资产转移国外的方案,其他人也都赞同。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接着自然就是吃饭。饭桌上,两个主要话题,一个是今年的股市。一个是房地产市场。股市自前年底启动,到今年已经形成高峰,目前在四千点上下盘整。在座诸位,大多数赚了不少钱。未来到底怎么走?会不会从此跌下来?与股市相对应的,是房地产市场,这一波股市之所以如此强劲,与房价的强劲上升,有着直接关系。但是,房价的强劲拉升,直接影响普通市民家庭,民众对此怨声载道。今年以来,中央政府一再推出政策,希望抑制房价的进一步上涨,岂知调控政策没有效果,越调房价涨得越快。一方面,大家都担心中央出台更猛的政策,另一方面,又觉得这房价根本控制不了。对此,黎兆平有自己的看法,他说,其实,大家根本不用担心房价。我说不用担心房价,当然是站在开发商的角度说,因为我们大家都是兆元的股东,都是开发商嘛。房价根本跌不下来,不仅跌不下来,而且会继续上涨。这样的说法,对于普通民众,恐怕属于雪上加霜,但对于开发商来说,却是绝对利好。王宗平问,你这样说的根据是什么?黎兆平说,很简单,你在市委工作,你难道不知道,现在的政府财政,是什么财政?房地产财政,卖地财政。这几年,全国的变化翻天覆地,大干快上,所有的一二线城市,全都大变样了。这些钱从哪里来的?卖地卖出来的。现在国家所有的调控政策,只针对购房户,而不针对开发商,原因就在这里。如果真是打压房价而不是调控房价的话,国家只要出台一个针对开发商的强势政策,房价就会应声而下。别说打压房地产,你看看,每年都有超级宫豪落马,可你数一数,

    有一个房地产富豪落马吗?中央调控房价,底线大家应该清楚,肯定不是打压房价,把房价打下来,受害最深的,肯定不是房地产商。房地产商的钱哪里来的?银行贷款,银行资金一旦出问题,国家经济就是大难。所以,国家出台的所有政策,只可能是平抑房价,控制房价的上涨速度,而不是拒绝房价上涨。如果房价出现大跌甚至跳水,中国经济就硬着陆了。黎兆平给大家敬了一杯酒,然后说,刚才说的是指国家层面。国家一定不希望房价跌下来,跌下来就不好收拾局面。从地区层面看呢?同样不必担心,雍州的房价虽然最高涨到了七八千,普遍来看,还是偏低的,平均只有四千多。作为省会城市,雍州的房价,一定还会有较大的上涨空间,未来两三年内,中心区域,涨到两万,应该不是什么超乎想象的事,而整体上,彻底消灭三四千以下的房价,也是一定的。这是其一,其二,房地产市场萧条,是地方政府最不愿意看到的,他们没钱花了。中央政府无论怎么调控,地方政府都会暗中托市。至少未来三五年内,兆元集团的盈利能力,是不用担心的。平常,关于房价,大家有诸多争论,尤其是国家一再推出政策,民众一片呼声,认为房价很快就会大跌。许多人将手里的钱捂得紧紧的,想等房价跌下来后捡便宜货。另一些人则忧虑加愤怒,因为他们认定中央在打压,房价却在应声上涨。那些迫切需要房子的人,处于两难境地,买房吧,怕接了最后一棒,买了一个最高价。不买吧,照现在这个势头,似乎并没有下跌的趋势,担心再没有现在这样的低价了。文字版首发有关房价未来走势,基本是两种意见,一种说肯定会下跌,中央调控力度如此之大,调控政策一个接着一个,没有不下跌的理由。也有部分人认为,银行、开发商以及政府和官员,早已经结成了利益联盟,他们绝对不肯让房价下跌。今天餐会的人,大概也都持有两种意见,但黎兆平之房价说,直指根本。仔细研读中央的政策,确实没有打压房价的意思,只是要抑制房价的快速上涨。所以,指望房价会下跌,确实是痴人说梦。既然大家都认同房价不会下跌,对于兆元集团未来的担忧,也就随之消除,这个话题,不再有人关心。剩下一个话题,自然就是股票。兆元集团有金融投资业务,原本是分成了两大块,实体经济部分,交给陆敏,金融投资业务,交给黎兆林。可是,黎兆林为了营救哥哥,干了蠢事,成了阶下囚,黎兆平只好将这部分业务合并,全部交给重组后的股份公司。现在股市大好,公司赚了不少钱,大家自然高兴。但另一方面,人们一旦踏入股市,无不患得患失,跌的时候怕跌势不止,抛售吧,又怕你才抛出,股价猛涨,你不得不追高。

    更为关键的是,兆元集团做的是机构投资,资金量大,要想逃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关于兆元集团的证券投资业务,大家同样有两个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已经赚了钱,别贪了,见好就收,应该考虑退出了。另一种意见,也是守势,觉得应该先减仓,至少减一半,保持一定的利润率。黎兆平开始一直没有说话,等大家说得差不多了,他才说,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但是,如果听我的意见,我认为,中国股市今年下半年,还应该有一波大涨,而且,我认为下一波才是真正的主升浪。王禺开问,你认为这个主升浪会强劲到什么程度?黎兆平说,理论上,主升浪一定会极其强劲,远远超过前面两个阶段。不过,今年的行情较为特别,第一阶段,只是突破前期高点,用的时间非常长。这个长时间的拉锯积集了大量的向上拉抬的力量。所以,第二阶段上升极其强劲,从一千六百点左右,分两次拉到了四千点,第一次从一千六百点左右走到二千九百点,大约有一千三百点的空间。升幅高达百分之八十。第二次,从二千五百点左右,走到接近四千二百点,有一千七百点的空间,升幅同样超过百分之六十。因为这一缘故,第三阶段的升幅,因为大量获利盘的影响,估计不太可能如此可观了。如果我的估计不错,应该是百分之五十左右。也就在六千点左右吧。我的计划是,在五千八百点附近减持,只要见到六千点,就坚决清仓出货。说实在话,这段时间以来,大家心里都有隐隐不安。一方面,资金放在楼市股市,几乎每天都在增值,心里特别爽。另一方面,又因为寒风习习,不少人在大喊狼来了。狼肯定会来,到底什么时候来,谁心里都没底,大家难免会有些隐忧。今晚黎兆平这么一分析,股市的情况不好说,至少楼市,算是吃了定心丸。吃完饭后,大部分人要回家,黎兆平对唐小舟和王宗平说,我们三兄弟好久没在一起了,今晚一起活动一下?唐小舟说,我没什么事,看宗平。自己的身份变了,不需要再像从前那样,整天跟在赵德良后面。有失就必有所得,和赵德良拉开了一些距离,让他心中隐隐有些失落,另一方面,他得到了一些自己的时间。王宗平不同,他跟着彭清原才一年多,现在正是需要表现的时候。文字版首发王宗平说,今天巧了,刚好有时间。黎兆平说,那好,把你的阳妹妹叫来吧。小舟呢?你的那个冷妹妹,一起叫来吧。

    王宗平说,分了。黎兆平一愣,问,什么时候的事?唐小舟也有点意外,阳春玉跟王宗平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前后有七八年。她跟王宗平的时候,还是一名毕业才两年的女大学生,即使结婚后,还一直跟着王宗平,哪怕是王宗平最落魄的时候,也没有提出分手,怎么现在分了?王宗平说,没办法,两个人的压力都很大。最近,她想生孩子,不想自己有压力。黎兆平说,分了也好。时间太长了,把假的玩成真的了,不是什么好事。那现在呢?有没有新的对象?还是要我帮你叫一个来?王宗平说,不劳驾你了,我自己来叫。我们去哪里?黎兆平想了想,说,雍州市屁大一点地方,除了洗脚就是按摩,除了按摩就是K歌,还真没什么好地方去。去碧玺泡温泉?好像又太远了点。对了,我想起一个地方了,我们去夜游雍江。有几艘船还有点小意思。三个人分手,各自去接自己的女朋友。唐小舟自然不会去接冷雅馨,他知道,黎兆平大概还会玩出什么名堂,接来冷雅馨,晚上黎兆平若是还有安排,自己不好办。倒是林椰,无论黎兆平怎么安排,都不是问题。只不过,最近和林椰见面有点频繁,唐小舟心中多少有点顾忌。思来想去,还是给林椰打了电话。晚上车不多,路况畅通,约定的地点又在西岸,唐小舟和林椰第一个到达。给黎兆平打电话,他们还在路上。唐小舟把车停在江提上,这里已经远离了市区,难以看到房屋,竟然连路灯都没有,也难以看到车辆行驶他们刚刚停下车,有好多人围上来。唐小舟和林椰一起下来,站上江提,那些人围在他们身边,说,宵夜吗?上我的船吧。文字版首发唐小舟不想他们纠缠,说,我们不宵夜,只是来江边走走。那些人不甘心,说,是看江景啊,上船看更好。你们可以坐在船上,我们的船向前开,你们一边喝酒,一边看江景。唐小舟向坡下看了看,江边停着一长溜船,每艘船上,都有灯,船上有些人在喝酒,甚至有猜枚声传来。这是雍州的一道风景,船上餐厅。这些船主一般不是雍州人,分别来自上游和下游。现在的雍江,和以前大不相同。以前雍江上生活着大批渔民,现在差不多绝迹了,一是由于污染,二是由于过渡捕捞,三是江水不足,江里的鱼越来越少,渔民打鱼,难以维持生计。那些船民们,主要转向了两种营生,一是挖沙,一是停在雍州的郊外开船上餐馆。这些船其实很普通,上下两层,下层是主人住宿以及厨房,上层摆上几张餐桌,吃的主要是鱼。船民

    宣称,鱼是从江上捕的,绝对天然。是不是,谁都无法确认。就算是,江水早已经污染了,是否比养殖鱼更环保,同样不能确定。那些人还围着他们做说服工作。唐小舟心里有点烦,又不愿和他们搭仙,拉着林椰向前走。毕竟这里很黑,老远才有一盏灯,不是路灯,而是那些船民为了方便客人,自己安在这里的,灯光很弱。林椰大概有点怕,紧紧挽住唐小舟的手.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