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林椰第一次领略黎兆平的风格,将那张卡拿在手里,不知所措,拿眼看唐小舟。唐小舟微微颔首,示意她收下。

    大家喝下第一杯酒。三个女人不喝酒,只好喝王老吉。

    唐小舟认为黎兆平对林椰充满了兴趣,果不其然,他第二次举杯,走到了林椰面前。美女坐在男性的右边,唐小舟和黎兆平之间,隔着盟盟。黎兆平端着酒杯站起来的时候,唐小舟还以为他要和自己碰杯,手已经伸向面前的酒杯,准备站起来了。

    此时,黎兆平说,我来敬一下今晚的第一美女。

    听了这话,唐小舟连忙将手移了移,抓起了旁边的王老吉。

    黎兆平或者王宗平会对林椰感兴趣,唐小舟并不觉得奇怪。男人嘛,肯定会对自己看上去顺眼的女人感兴趣,唐小舟也不例外。何况,唐小舟并没有对林椰宣示主权,这就像当初美国西部的那些石油地块,任何人都可以捷足先登。即使是有人宣示了主权,也要看你是否有能力守住自己的主权。对于那些弱小国家来说,人家总有办法搞掂你的老婆,你还不得有意见。比如美国,许多人崇拜得不行,认为它是世界上最伟大最无私的国家。伟大对于美国人来说,确实如此,无私就根本谈不上。美国其实正在用美元用能源以及航空母舰**或者和奸所有国家的主权,当老公的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唐小舟于是想,不知哪个男人罩得住林椰这种女人。

    罩得住是一句很俗的话,里面含有很深的力学原理和哲学原理。罩的书面表达是控制,控制的另一面对应着放弃。控制和放弃,恰恰是一种哲学态度。世上万物,你首先得评估一下,你是否有能力控制,如果发现自己并不具备这种控制力,最好的选择,就是放弃。你若控制不住,又不想放弃,结果就会很惨。许多人的人生,之所以很落拓很失败,原因恰恰在这里。明知无法控制,又不肯放弃,令自己陷入永远无法摆脱的矛盾之中,在漩涡中挣扎,在动荡中沉浮。并非控制才是猾的人生态度,放弃,同样是一种猾的人生态度。

    比如权力,世上有哪个人不喜欢?受欢迎程度,大概远远超过男人对女人的痴迷。问题在于,喜欢是一回事,有控制力,又是另一回事。你到底能控制多大的权力?对此有正确自我评估的人,世上少见。韩信对汉王说,我将兵是多多益善。我和汉王的区别,只在于将兵和将将的区别。汉王将兵不行,但善于将将。韩信是一个对控制力有清醒认识的人,可惜刘邦并非如此,他认为自己既可将将,也可以将兵,因此对韩信产生了疑虑。

    权力控制是一门极其深奥的学问,并非你想控制就真能控制得了,需要渊博的知识支撑,更需要豁达的胸襟。现在官场中人,没有谁认为自己的控制力弱,总以为,给自己一个县长,自己能当得好,给自己一个省委书记,自己同样当得好。很少有人意识到,当县长和当省委书记,其实有天渊之别。

    这就像古代练武之人打沙包。沙包是吊在某个空间的。与人身有一定距离。如果沙包静止,不会对站立其间的人,有任何威胁。但是,沙包一旦被练武之人用巨力推动,便会作单摆运动。能力不足,控制不了沙包,沙包便会形成反作用力,撞向打沙包的人。吊一个沙包练,和吊两个沙包练,概念完全不同。练三个沙包四个沙包,又是别样考验。或许,你有能力打两个沙包,却不一定能够打四个沙包。若是想同时练五个六个沙包,沙包很可能撞伤你甚至撞死你。

    比如驾驭女人。世界上几乎所有男人,都想娶美女为妻。大家也都会说,丑妻是个宝。为什么是个宝?宝不在这个女人多么的有能耐,而在于你的驾驭力有了巨大的富余。也没有人会和你挑战。美女就不同了,你的驾驭力,不仅要辐射到这个女人身上,还得辐射到围绕在她身边的诸多男人身上。

    你认为你就有足够的实力吗?难说,就如当前,唐小舟混上了一个副厅级,又是省委书记的秘书,确实很风光,在许多人眼里,不是一般的人物。但是,这种风光能持续多久?在官场的得意,又能够持恒吗?与之相比,黎兆平同样有副厅级职位,还是大富豪,如果论及对女人的控制力,黎兆平恐怕比唐小舟要强许多倍。

    即使强许多倍,又如何?人外有人,天外还有天。谁都不敢自称武功盖世天下第一。

    想想赵志明吧,他的经历,很能说明这一点。当初,他娶了一个美女,心理上的那种满足,除了他自己,别人大概是很难想象的。他手捧着这么一块诱人的蛋糕,身边到底有多少人觊觎?又有多少人其实在不断采取各种行动?恐怕他自己都不清常他将自己置于一种时常被人图谋的位置。终于有一天,碰到一个刘成雨,于是喜剧变成了悲剧。

    谈到刘成雨案,真是太典型了。刘成雨的那五本日记,可以对得上号的女人,就有数百人,其中,公务员或者公务员之妻,是一个不小的数字。有人暗叹,一个市,能有多少女性公务员?刘成雨竟然干过了这么多人。当然,这里面肯定有一部分是主动送上门的,以便获取政治回报。刘成雨显然对自己的控制力极其自信,但这种自信和实际,永远是存在距离的,结果失控,就是最好的证明。

    人格强大吗?金钱强大吗?在某些时候,都是强大的,但与权力相比,这一切,又是多么的不值一提。同时,权力又是一定要受到约束的,不受约束的权力,定然对社会形成巨大的破坏力。刘成雨放纵了权力,结果也受到了这个权力场的强大反作用力。

    由此可见,就算你拥有再大的控制力,也一定要节制,要收敛,要有更强大的自控力。控制力这种东西,控制了别人的同时,也可能伤及自己。相反,放弃却是一种最好的自我保护。

    虽说黎兆平和王宗平都显示了对林椰的极大兴趣,毕竟,他们还是理智的,场上一切,只可意会,并没有丝毫出格。

    黎兆平带的这瓶酒是两斤装的,三个人的酒量虽然都了得,晚餐的时候毕竟喝过一点红酒,晚上不敢喝得太猛,速度有所控制,喝完时,已经接近两点。这艘船在雍江上游了好几个小时,大部分时间,是在黑暗中穿行,沿江两岸,看得模模糊糊,偶尔经过一个市镇,看到些许灯火,别有一番情致。

    都市人,每天都是忙忙碌碌,为名为利为美女,却没有时间静下心来,看一看身处的世界,看一看远处哪怕是近处的风景。虽然这次神游是要付费的,显然价格还相当不便宜,毕竟,对于有钱人来说,好心境比钱更重要。

    酒喝完了,燕子上来清理,黎兆平告诉她,大家去房间睡觉,游船可以转入夜间行驶了。燕子说,你们放心睡吧,明天早晨就到雍州,我会为你们准备好早餐。

    大家分别回房间,也没人安排,王宗平和颜华走向最后的房间。一方面,那个房间离吃饭的地方最远,大概需要多走几步吧,另一方面,那里离船尾最近,机器声影响会大一些。唐小舟自然就和林椰一起走向了第二个房间。离船首最近的那个房间,留给了黎兆平和盟盟。彼此道了一声晚安,各自进房。唐小舟看了看,这房间真小,摆了一张床,感觉就连转身的地方都没有了。唐小舟试了试床垫,又看了看床单,都很上档次,与五星级酒店相比,丝毫不差。见旁边有一扇小门,打开一看,是一个很迷你的卫生间,还有一套浴霸设备。

    唐小舟转过身,对林椰说,条件还不错。是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林椰正在试床垫,听他这样说,抬头看了他一眼,脸顿时红了红,说,随便。

    唐小舟说,那我们一起洗。

    林椰又看了他一眼,却不说话。

    唐小舟问,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林椰说,你抱我去。

    唐小舟说,我和你开玩笑呢。里面的空间太小,两个人恐怕塞不下。还是你先洗吧。

    林椰似乎怕他捉弄自己,走到卫生间门口去看,看过之后,向后退,不料后面是床,脚后跟碰到了床上,人一下子没站稳,向后倒。唐小舟吓了一大跳,连忙伸手,将她托住,问道,没事吧?林椰说,没有没有,这里确实太挤了点。唐小舟说,没有就好。又说,这下,相信我了吧?

    林椰说,信你。我什么时候不信过你?一边说,一边开始脱衣罚

    唐小舟盯着她看。她实在是太美了,身上所有部位,都是那么精致,令他事后想起来,总后悔看得不仔细,有什么地方遗漏了。

    她转过身,说,不准你看。

    唐小舟说,你太好看了。我每次都觉得没看够。

    她说,又不是不让你看,你干嘛没看够?

    他说,就因为太好看了,所以就冲动,一冲动,就顾不上看了。

    她伸出手,指着他的额头,向前推了一下,说,看你色的。她已经将上衣脱了,背对着他,用手指着后背说,我后面好痒,帮我抓一抓。

    唐小舟伸出手,摸着她的后背,问,这里吗?

    她说,不是,再上一点。

    唐小舟的手往上,她又说再下一点。这么反复上下左右移了几次,找对了位置,帮她抓了几把,伺将自己脱光,走进卫生间。唐小舟在床上躺下来,感觉这夜异常的静,只有船上机器发出轻微的突突声,以及左右两个房间,传来水流的声音。他暗自惊了一下,这房间似乎不太隔音啊。这一个晚上,怎么能太平呢?王宗平应该也是第一次来这里,黎兆平却不是。这家伙应该早知道这里隔音不好。他是存心的吧?再想一想黎兆平,今年以来,他似乎一直在世界各地周游,怎么就知道雍江上有这么几条船?难道说,这几条船去年就有了?

    胡思乱想了一回,听到两边都有说话声,袒清具体说些什么。唐小舟猜想,应该是一个人洗完了澡,叫另一个人去洗吧。恰好林椰出来了,唐小舟迅速将自己脱光,走进卫生间。

    洗完澡出来,见林椰躺在床上,身上盖着白被单。唐小舟跨上床,却不躺下,而是双膝曲着,跪在床边,伸手去揭被单。林椰将被单抓住,问他,你要干什么?他说,我要看你。她说,你真看不够哇。他说,看不够。她于是松了手。他将床单揭开,见她玉体横陈地躺在床上,玉一般。他实在太喜欢了,伸出双手,在她身上轻轻抚茫

    她扭动了一下身子,笑了一声,说,好痒。又立即意识到,这里的隔音不是太好,笑声大概被左右听到了,立即做了一个鬼脸,将后面没发出的声音,吞了回去。

    他顺势移动了身子,坐在她的腿上,双手继续在她身上游动。这次加大了力度,使嘶至于觉得痒。

    正当唐小舟把林椰的身体当成艺术品欣赏的时候,隔壁已经进入战争状态。

    先是王宗平那边传出猫一样的叫声,很温柔很性感,有音乐的节奏。听到这声音时,林椰愣了一下,猛地一下子将眼睛瞪大,看着唐小舟。

    唐小舟小声地说,这两个家伙,急不可耐了。

    林椰往唐小舟下面看了一眼,说,就你耐性好。

    她的话音刚落,另一边又拉起了战斗警报。盟盟到底是娱乐圈中人,跟其他人就是不一样,她的叫声高亢而又惨烈,有一种地动山摇的感觉,别说楼下能听到,估计在这静谧的夜里,连岸边都可以听到。好在现在是午夜三点,否则,说不准什么人听到后,误以为这里在杀人,会报警吧。

    林椰说,天啦,明天早晨怎么见人啦。

    唐小舟说,要么,我们今晚休战?

    林椰再往他身上看了一眼,说,言不由衷。

    唐小舟向前扑倒,压在她的身上,将嘴贴在她的耳边,说,那好,我们也开战。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