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哪有他说的那么好,照他说,这女人,小气,腹黑、阴险、扭曲、变态…

“你真是不识货!”宁宁嘟起嘴巴,“我的妈咪是世上最强大的妈咪。”

“那是,不然也教不出你!”

“我说,爹地,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妈咪?”宁宁凑近他的脸,好奇地问,他一个字也不信。

“你妈咪也不喜欢我!”叶琛冷哼,一想起程安雅那副微笑的嘴里,心里就一股怒火,他叶琛样貌上乘,身材上等,智睿一流,哪个女人见了不是蜜蜂遇见糖一样扑过来。

就她例外,把他往外推。

宁宁掩嘴笑,爹地,恐怕你自己都不知道,这口气多么的闺怨。

“爹地,你不稀罕妈咪,好多人稀罕着呢,比如泽坤叔叔,妈咪要是被抢走,你可别去破坏人家婚礼哦。”宁宁轻声细语地说,非常善良地提醒叶三少。

“这种变态的事,我才不会去做!”叶三冷哼,婚礼?脑海里浮过程安雅穿婚纱的画面,也叶三少不淡定了,“哪个男人倒八辈子霉才会娶到她。”

宁宁,“…”

“叶琛,站住!”父子两刚走到电梯处,叶老的声音猛然从后面传来,夹着一股风暴,席卷两父子,两人很敏感地感受到,周遭的空气,突然紧绷。

叶琛瞳眸一眯,掠过一丝危险,精致妖孽的五官布满阴寒。他抱着宁宁转身,只见叶老、阮翠玉和叶雨桐,还有老管家陈德都在后面。

阮翠玉尖叫起来,“哦,我的天啊!”

叶雨桐嘴巴张了张,小小的脸上都是震惊,童真的眸子滑过疑惑,在叶三和宁宁的脸上,来回转动。

连沉稳寡言的陈德,都吃了一惊。

叶老先是震惊,而后脸色铁青,直直地看着宁宁,他记得他,果然是那天遇见的那孩子。

“老爷…”阮翠玉徒然激动起来,指着宁宁和叶琛道:“你看他们,铁证如山,三少果然有孩子!”

她显得很激动,她和叶雨堂一直狼狈为奸,为了叶家家产,阮翠玉背着叶老和叶雨堂策划了不是损事,叶雨堂那人有心无脑,她总是担心哪天被叶老现了,把她赶出叶家。

好不容易叶雨堂被人废了,双腿都被截掉,半死不活,再不会有什么作为,她正开心老天帮忙除了一绊脚石。

叶琛有孩子一事,她本是带着怀疑的态度,毕竟叶雨堂的话,听之不能全信,没想到当面碰个正着。

“爸!”叶琛不冷不热地喊了一声,眸光淡淡地滑过不耐烦,冤家路窄,叶雨堂的病房和程安雅的病房不在同一楼层,这样也能碰到,不是冤家是什么?

“爹地,放我下来吧!”宁宁冲叶琛他优雅一笑,叶琛转就放他下来,改成牵着他的小手。

宁宁眼光在他爹地和叶老脸上转了一圈,粉嫩的唇掀起,他还是喜欢他爹地在长相,精致妖孽,虽然冷冽,却不刻薄,倒是叶老,看得出来年轻时是一位美男子,可他的五官给人一种很暴戾的感觉。

他不是隔代遗传,很好!

“这就是你儿子?”叶老双眸紧紧地锁在宁宁脸上,谁都不会否认他们的血缘关系,长得太相像,神韵也太相似。

他看着宁宁,问的却是叶琛,那审判式的眼光让宁宁很不舒服,冲着他铁青的脸灿烂一笑,叶老怔了怔,脸色更沉了!

这孩子,故意的!

“是!”叶琛应道,纯属敷衍,态度冰冷,仿佛被他父亲看见他儿子是一种不可忍受的事,恨不得把宁宁藏起来。

“老爷爷,你好!”宁宁优雅地打招呼,程式微笑学了十成十,一点也不介意叶老看他那厌恶的眼光,妈咪说,别人的态度不重要,自己的态度先摆好。

“住口,谁是你爷爷?”叶老厉喝,虽然这孩子粉嫩可爱,优雅有礼,一脸聪明相,可看着他,他就想起刚来叶家时期的叶琛,正是这般的粉嫩,几乎毁了他的家,他一直以为,叶琛是叶家的罪人。

“我不会承认,你永远只能是叶琛的私生子,野种!别妄想得到我的认可!”叶老怒声道。

谁稀罕你承认!

叶琛脸色一寒,握紧小奶包的手,墨黑的眸子里夹着一股狂怒的风暴,似笑非笑地勾唇,“爸,谁告诉你我儿子必须得到你认可?”

130

他极力压抑着心里的怒火,冷声道:“别开口闭口私生子、野种,私生子怎么了?我不也是私生子,照样聪敏无敌,手腕铁血,倒是你所谓的正统,叶雨堂?呵呵,他算什么?撇除叶三少的身份,我依然能闯出一番事业,而你所谓的正统儿子,没了你的庇佑,这是一坨屎,什么都不是,连垃圾都不配!”

他露出很扭曲的微笑,“啊,对了,追溯根源,爸爸你也是私生子,看来叶家的好苗子都集中的私生子身上,这么看来,还是私生子比较吃香,一代一代,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爸爸,你说呢?”

这话说得很狠,一句话把叶家祖宗十八代都挖苦了一番,更讽刺了他这一代除了他无一成才,讥诮他,嘲笑他,狠狠地把他的隐痛揭露出来,晒在阳光下。

阮翠玉倒吸一口凉气,叶琛,他也太狂了,太毒了!

陈德也是微惊,这种显然羞辱性的话,骄傲霸道如叶老者,怎么承受得了?

宁宁再一次被他爹地的毒舌给震撼到了,果然没有最毒,只有更毒。

叶老勃然大怒,这位老人本性是暴戾的,年轻的时候,铁血、聪明、暴戾是叶老的三大特征,其中以暴戾更出名,就像商朝的纣王,又聪明又暴戾。

他一手创建mBs,把他推上国际,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可见他的聪明和手腕。

但年轻时候的叶老,脾气极差,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君。

年老收敛压抑,是因无奈,不然以他的脾气,哪儿容得叶琛那冰冷的态度。

这一次,叶三少一语刺到他这辈子最伤痛,最遗憾的事上,极起叶老的戾气!

“混账!”只听得一声暴喝,叶老戾气狂飙,举起拐杖,朝着叶三少的头挥了过来,这位老人是黑道出身,年轻时在街头打架斗殴是常有的事,后来做生意也时常和黑道交易,练就一副好身手。

十几年不动筋骨,动作有些生疏,那力度和度,宛如当初。

叶雨桐吓得尖叫一声,反身投入阮翠玉怀里,陈德想去阻拦,已来不及,他以为这一拐杖一定会打在叶琛的头上。

若是被打到,非打爆叶三的头,要了他的命不可。

谁料,叶老快,叶琛更快,他一手揽住宁宁护在怀里,低头敏捷地闪过,拐杖危险地擦过他的头顶,打在一旁的玻璃窗上,出一声巨响…

一大副玻璃,全碎了,哗啦啦地散落一地。

这一层是顶级VIp病房,住的起的人本就不多,只有几位值班的护士,听到声响立刻从值班室里出来,见到叶家父子这种场面,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

“老爷,你别生气,这是医院!”陈德赶紧拦下他,不让他再挥出第二棍。

叶老气得浑身抖,苍老的脸上净是狰狞的怒气,喘着粗气,这一拐杖他用力过猛,毕竟老了,又很久没动手,有点吃不消,拼命地喘气,脸色涨得猪肝色。

“你这个畜生!”叶老大骂,上气不接下气,早知如此,当初他就要杀了他,别留下这祸害!

叶琛冷笑,凭他能动他一根毫毛,真是笑话,不是他自夸,近身肉搏世界能敌得过他的五根手指数了还有剩。

“吓到了吗?”叶琛柔声问宁宁,宁宁笑着摇头,说吓到过了,他只是微惊罢了,他知道叶老和叶三少的关系不好,但没想到会差到这种地步。

不过,他爹地维护他的感觉,很好,很温暖!

“我说,老爷爷,我从头到尾从没喊你爷爷,想必是你年纪大听岔了。大街上随便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都能叫老爷爷,你不屑承认我,我也不认为你有资格当我的长辈!”宁宁优雅地笑道。

“你…”刚被叶琛气得脑涨,又被小奶包气得大怒,该死的,他叶老一生都没受过这样的羞辱,最可恨的是,他现在拿叶琛无可奈何。

“三少爷,你太过分,竟然把你爸爸气成这样,雨堂刚出事,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你就是这么教你儿子的吗?一点教养都没有。”阮翠玉骂道。

宁宁唇角笑意优雅,彬彬有礼地道:“教养这东西是因人而异的,其实你还真说对了,这种东西我一直都放家里的!”

“放在家里?”阮翠玉一直没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宁宁很宽宏大量地为她解释,“这位老奶奶,你真笨,教养这东西是很宝贵的,没事自然锁在保险箱。”

老奶奶?

阮翠玉双眸暴睁,她才三十出头,保养得好,加上肌肤白洁,看起来顶多二十几岁,却被一个小鬼喊老奶奶?

还被他讥诮她笨?

靠!

阮翠玉气得不行。

宁宁偏头笑问,“爹地,老爷爷的配偶是叫老奶奶吗?”

“乖儿子,聪明!”叶三少笑得有子万事足,表情温软,这腹黑,完全遗传程安雅了。

叶老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阴鸷地看着叶琛父子,仿佛这不是他的儿子和孙子,而是十世仇人。

叶琛冷笑,冰冷地看着他,“爸,我希望你,别再对我儿子说这种刺耳的词,既然能和平共处十几年,那就继续和平共处,何必撕破脸呢?”

叶老心头一惊,他一直不敢小瞧了叶琛,这话里,显然有了警告的味道。

没有十足的把握,他的确不想和叶琛撕破脸,刚刚只是怒火战胜了理智,控制不住!

“陈德,你带他们下去等我!”叶老沉声道,阮翠玉不依,刚想说话,叶老冰冷一扫,她顿时没了声音,乖乖地跟着陈德下去。

他们要说什么,竟然不让她听?

陈德听令带着阮翠玉母子下去,他们一走,叶老锐利地瞪着叶琛,冷声问,“雨堂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叶琛微笑,故作无辜,“二哥?二哥怎么了?”

“你少在装无知!”叶老厉喝,“不仅有枪伤,还被人玩得两条腿断裂,逼不得已要截肢,昨天晚上你的秘书就打电话通知你,你说不知道?”

131

叶琛面不改色,昨天叶老给他打电话,他挂断,后来刘小甜和几个秘书都打过电话告诉他,叶老一一找了他们,让他去医院。

叶琛权当没听见。

“她们就说二哥进了医院,具体怎么回事又没说,枪伤、腿断裂,截肢,听得起来很悲惨。”叶琛微笑,神色微冷,唇角掠过一丝讥诮,“爸,我十岁到十二岁,骨头不知断裂过几次,受过六次枪伤,也差点截肢,怎么不见你这么关怀呢?哦,可能你还不知道。”

宁宁诧异地看他,握紧了叶三少的手,十岁到十二岁,不是他的纽约黑市拳击场那两年吗?

听说他是从疗养所里逃出来,被卖到地下卖场去的。

叶老被他堵住了,脸色阴沉,这事,他怎么会不知,他不但知道,而且还暗中安排,故意让叶琛和那些技术很强的拳击手打。

地下卖场,全是签过生死状的。

换言之,上了拳击场,你没有选择生死的自由,你只有搏命的份。

“现在说的你二哥,不是这些陈年旧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叶老的拐杖的地上用力地敲几声,打在碎玻璃上,清脆作响。

玻璃四溅。

宁宁微笑,说道:“老爷爷,你这是诽谤哦,这么大的罪名扣在我爹地身上,多冤枉,说不定是你儿子惹了谁被打,怎么怪在我爹地头上呢?”

“大人说话,小孩插什么嘴,你有没有家教?”叶老冲着宁宁大火,见着这两张脸他就憎恨。

宁宁偏头,粉嫩的唇勾起,“人家说过,教养是很宝贵的东西,平时要锁保险箱,有空才拿出来晒太阳。”

叶老勃然大怒,叶琛冷声道:“二哥醒了问二哥就知道是谁做的,问我做什么?”

“怎么会那么巧,你的女人一出事,雨堂就遭人害,叶琛,你当我是白痴吗?”

我的女人?他指程安雅么?呵呵,叶琛心情为之舒畅,这个称呼不错,很合他心意。,

不过…

“爸,安雅出事,二哥就遭人毒手,这两件事有必然的联系吗?”叶琛微笑,那眸光里,却无一丝温暖,冷得冻人,看来叶老早就知道了。

果然,有关于他,不管是他的生命,还是他关爱的人的生命,他都漠不在乎,很好。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