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程安雅无限鄙视儿子的谄媚样子,却又觉得他们父子抱在一起,给她的感觉,很温馨。

“臭小子!”叶三少笑道,“吃饭了,吃饭后我们出去给你妈咪买套装,越老土越好!”

程安雅无语哽咽中…

这时,他的手机又响起来,叶三少颇不耐烦地接起来,“你有事能不能一次说清楚…”

倏地,顿了顿,听出手机里的笑声,他的脸一下子就沉了,“路易斯?什么事?”

“看来叶三少心情很不好!”

“抱歉,今天出门看见一条狗,心情不爽极了,有话快说!”叶三少也不客气,还没到规定交易时间,这家伙和他没有一分钱关系,无需和他客气。

路易斯也不生气,依然是温柔得溺死人的声音,“我想说,延迟交易!”

叶三少眸光微凝,倏感一阵压迫感袭来,他悠然地坐在沙上,轻笑,“路易斯,出尔反尔,这就是你做生意的一贯方式?”

“你别生气,只是延迟!”路易斯温柔地笑,“我现在a市有比生意更值得花时间的事,所以我会多逗留一段时间,这事,不急,不是吗?”

“你说不急就不急?这是我的地盘上交易,我承担多大风险?等警察把码头围了我告诉你到底急不急!”叶三少冷冷地笑,讥诮道:“还是说,你来为这份风险买单?”

“哦,要多少?”路易斯很豪气地说。

叶三少自然知道他所说的比生意更值得花时间的事是什么,无非是对程安雅的兴趣,他冷声道:“多少也不要,按照规定时间完成这笔交易!”

“哎呀呀,一贯有利润就不放过的叶三少也开始清廉了,天下红雨啊!”路易斯笑道,暗讽之味,很浓。

“随你怎么说!”叶三少淡淡地道,声音冷冽。

“叶三少,在这件事上,我是说话人,不是吗?”路易斯笑得肆意,很享受这种玩弄人心的快感,“我们,来一场情场角逐吧!”

195

夜晚的风,静静地吹着,微凉。

一轮明月高挂,清清冷冷的月光如水般,铺满了整个a市的上空。

叶三少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冷眸直视暗色,月光在他镀上一层沁凉的剪影,淡漠的,冷然的,微微有些尖锐的东西,从他身上渗透而出,让人感觉到他身上属于那种暗之王者的冷酷气息。

路易斯的话,挑起了叶三少心底最尖锐的敌意。

那个男子似乎很了解他,知道怎么做会激起叶三少最深的暴戾!

程安雅陪小奶包玩了一轮双机游戏,这才出了书房,经过她的书房时,看见叶三少那冷然如霜的背影,站在月色下,给人一种过分冰冷的感觉。

她心口微微一动,敲了敲门,叶三少没反应。

程安雅犹豫一下,撑着拐杖进来,书房比较简陋,因为别墅在重建,这儿是临时住所,也没怎么布置,就一张书桌,一张床,程安雅看了都觉得一贯住惯了豪华别墅的叶三少有点委屈。

就好像皇帝一夜之间变布衣!

(⊙_⊙)!

电脑的屏幕上显示的是路易斯的照片和资料,旁边一叠资料,都是路易斯的,叶三少几乎也把他这几年的讯息收集整理得很详细。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不然怎么说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他真的很介意路易斯!程安雅暗忖着,她有点不明白,路易斯和叶三少素无恩怨,是很纯粹的合作关系,为什么会这么介意他?

撑着拐杖出了阳台,程安雅把拐杖放到一边,握主栏杆,和他并排站着,叶三少只是看她一眼,并不介意她打破他的沉思。

“叶琛,夜色很好看吗?”程安雅微笑问,楼层高,视野很宽,从高往下俯视,景致还算不错。

“谁有那心情欣赏夜景!”叶三少淡淡地道,双拳紧握,冷冽的眸,晦涩不明,夜色渲染了这份晦涩,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重。

“你快站成一座雕像了,会让人产生欣赏夜景的错觉!”程安雅淡淡笑道,试着碰触一下他的身体,僵硬如石,浑身肌肉硬邦邦的,叶三少微诧,程安雅笑道:“我当你秘书这么久现一件事,每次你身子紧绷,如临大敌都是因为杨老和叶老,这次是因为路易斯,你怕他们?”

“笑话!”叶三少冷冷地别过头去,赏给程小姐一张完美又冷冽的侧脸,“我叶琛会怕那两个死老头和那个死变态?”

“那你也许和别人不一样!”程安雅淡淡地笑,夜色下,灯光昏黄,温暖却朦胧,如一层渴望的薄纱,在夜的掩饰,在人的心中悄然芽,程安雅微笑:“我上小学的时候胆子很小,那还时候还没来a市,我和爸爸妈妈住在一个小渔村里,乡下的孩子特别野,上学那会儿我天天被人欺负。班上有两个恶霸,天天那粉笔头丢我,在我的书包里放小虫子,偷偷藏起我的作业…放学回家,他们会抢我的零花钱,小渔村的生活水平不高,小孩子都没什么钱,又想买东西,只能去欺负别的孩子。我很怕他们,每次见到他们我就绕道走,我会浑身紧绷,僵硬,会恐惧得颤抖,他们长期的欺负给我造成了心理阴影,有一次为了躲他们,我还掉进了农田中,一身脏兮兮地回家,哭得好凄惨。因为家里没钱,我的文具盒都是爸爸用硬纸做的,他画工很好,在文具盒上画着漂亮的小花,我很喜欢,也很珍惜,有一次,这两恶霸又欺负我,用水浇湿了我的文具盒,我怒了,揪起老师的教鞭往他们身上一直抽,一直抽…打得他们四处逃,我就追,不依不舍,打得他们身上一条鞭痕,一条鞭痕,有的还流血的,我想我那会儿是疯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勇气去打人,因为这两恶霸平时行为就很惹老师讨厌,我也就被训了两声,放学后,我一个人战战兢兢地走着,我好害怕他们突然也拿过一根藤条来抽我,谁知道,他们见了我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躲得远远的,他们家长来我家闹,一看见我就不吭声了,拉着他们儿子落荒而逃。从那以后就变成这两霸王见到我就绕道走,整个学校没人敢欺负我,我啊,就摆出一副冷冷的表情,有的孩子很害怕,还会主动给我零花钱…”

叶三少,“…你那时候几年纪?”

程小姐风轻云淡地竖起一根小食指!

彪悍,果然是从小训练的!

他能想象一个小不点的程安雅在两个胖嘟嘟的男孩子面前,那一副女王的形象,吓得他们落荒而逃的画面。

“你强!”

程安雅很谦虚地接受了叶三少的赞美!

“你在告诉我,遭受打压的时候,就要十倍百倍地还回去?”叶三少似笑非笑地凝眸,深深地看着身边的女子,她真的…

她的关心,很特殊!

程安雅微微笑,鄙视地白了他一眼,“怪不得你求学时代成绩都不及格,老师教的你根本就没体会到要领!”

叶三少,“…”

老师?

你算哪门子老师?除了宁宁这么强悍的孩子,谁家孩子受得了你的摧残!

“我是说,如果心里有阴影,你要勇敢的去面对!”程安雅沉静地道,明媚的眸中一片聪慧和睿智,“或许他们曾经给你造成一定的伤害,给你无法磨灭的伤痕,于是你一直都活在这种阴影中。其实,你只要勇敢地走出来,你会现,他们不管再做什么也影响不了你。就像是有脓包的伤,一直好得很慢,可如果你在阳光下把脓包挑开,让伤痕再一次重创。”

“虽然会有点疼,但是,会好得很快,你再也不用受脓包之苦。你看看你,每次提到叶老、杨老,你都会情绪不稳,会焦虑,会愤怒,为什么呢?”

“叶琛,以你今日的地位和能力,你又何须再惧任何人?愤怒,是懦弱的一种极端呈现形式,你觉得,你是吗?”

196

程安雅说完这些话,并不去看叶琛,而是平静地看着夜色,一语不。

这么些年,他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总会有人嗅到一点点不对劲,但她恐怕是第一个如此和他如此说话的人,她不知道叶琛会有什么反应。

说真的,她在叶三少身边这段日子,她了解叶三少的喜好,习惯,对他的人,她总以为是了解,却总有一面她看不到,隐约知道,这和他的童年有关。

是他不允许人碰触的地方。

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不许别人碰触的伤口!

他会生气吗?

气氛实在沉默得令人窒息,夜色过分地渲染这份沉重,沉沉闷闷的。

“我先去休息了!”受不住这份沉闷,程安雅转身欲走,倏感腰上一紧,有力的手掌扣着她的腰,用力翻转,她还来不及惊呼,整个人就被叶三少抱入怀中。

他紧紧地抱着,好似一松手她就要消失不见,他把头深深地埋入她的中,浑身一阵轻颤,铁臂力气越来越大,死似要把要揉碎了。

程安雅被他抱得有些痛,却只是微微蹙眉,并不做声,反手抱着了他!

手,温柔地抚上他的背脊,柔柔地传递着她的珍爱,还有心疼,叶琛,也只是个从小受苦的孩子,比她想象中,要受更多的折磨。

只是…她不知道。

就算知道了,也无法体会到和他同等分量的伤痛。

但毕竟是过去了,他不能一生都受到过去的噩梦侵扰,永远存着一份恐惧和绝望,只能用愤怒和僵硬来掩饰。

叶琛,你已足够强大,谁也不能再伤害你。

你书写了一个商业传奇,叶老、杨老都比不过你,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是时候,该走出来了!

她心疼他的每一次失控和愤怒,在她心里,叶三少应该一直不可一世,我行我素,她宁可他去伤害别人,也不许别人来伤害他。

空气中,绽放着夜的气息。

脖颈感觉一滴温热,程安雅浑身一震,倏地推开叶三少,月光把他的脸映得很冰冷,她没有忽略了他来不及掩饰的眼泪…

那么狼狈,那么无措!

“叶琛…”程安雅的心,一下子软得一塌糊涂,柔柔酸酸的,她倏地后悔自己的唐突,或许,她该换一个比较委婉的说法,又或许,她不该在这种气氛下来劝说。

他哭了…

虽然只是一滴泪,却沉如千斤重!

叶琛没想到程安雅会突然推开他,来不及掩饰自己的情绪,他狼狈的擦去眼泪,涌起一股苦涩的痛,他不想让他喜欢的女人看见他脆弱的一面。

男人或许都有这样的心思,不管多苦,多累,都有这男性的自尊,谁也不愿意被人看见这么狼狈的一刻…

他有…多少年,没哭了?

他在认宁宁的时候,感动得眼睛酸涩都没留下眼泪,却被程安雅一番话,勾起心中最软的痛。

“我讨厌你!”叶三少沉声道,一把抱过她,恶狠狠地在她耳边嘶吼,“我讨厌你,总是这么聪明,看见我被往事吞噬的狼狈模样,你很高兴吗?揭开我的伤疤你很得意吗?为什么总是…”

他倏地有点说不下去!

声音暗哑地哽在喉咙中。

谁敢说程安雅一点都不温柔,谁又敢说,程安雅一点都不体贴。

她的温柔和体贴,总是那么突如其来,让人防备不及,一句话就能刺中人心中的阴暗,让你深深的痛,可这种痛,是感动的痛。

第一次如此深深地意识到,这个女人是爱着他的!

因为爱他,所以才会说这些话,想让他走出过去的阴影,不用再受往事的折磨。

她聪明得让让人讨厌,却又纯粹得让人不得…不爱!

突然很想要她!

血管中每一滴血液都在叫嚣着冲动,想要狠狠地爱她。

欲-望来得又急又猛!

叶三少完全放弃了理智,反身把她抵在栏杆上,俯身,狠狠地吻住她的唇。

猛烈又霸道的一个吻,毫无温柔可言,毫无技巧可言,如动物最本能的情感宣泄,想要把自己心底涌起的感动和热情,完全地让她承受。

性,不是爱情的一切!

但没有任何爱情离得开性!

精神恋爱,从不存在!

爱情升温到一定程度就会对彼此的身体产生渴望。

程安雅觉得她所有的呼吸都要被叶三少掠夺尽致,狂野又漏*点的吻,如最罂粟的香气,让人沉迷,不可自拔,浑身窜过电流,酥麻得几乎站不住,若不是叶三少扣着她的腰,她一定酥软得瘫在地上。

四片唇瓣,紧紧地贴在一起,密不透风。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