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那些极力压抑的呜咽声似是更刺激了路易斯的感官,他的脸色虽一片平静,眸色忧郁多情不变,可他一鞭一鞭更重了,血液溅在黑色的床单上,极其残酷。

少年眼泪落个不停,心中恐慌极了,被人羞辱玩弄的羞耻感把几乎让人崩溃!

他极想着这一夜快点过去,折磨,无边无际!

路易斯乐此不彼地玩着这样的变态游戏,欣赏着少年疼痛又动人的脸,绿色的眸掠过一丝快得看不见的狠,真正的折磨还没开始呢。

小宠物!

这摸样,真是该死的眼熟啊!

路易斯放下那可怜的少年,少年受不住疼痛,遍体鳞伤的身体他在床单上卷缩着,分外可怜,“小宠物,睁开你的眼睛!”

他的声音很温柔,是一种极致的温柔,少年长长的睫毛颤动,漆黑深邃的眸恐惧地看着路易斯,眼角湿润,非常的令人心怜。

一个浑身无寸缕的少年,一个穿戴整齐的青年,一个恐惧得抖,一个温柔到极致,这一幕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变态!

朦胧的灯光把这一方冰冷的情、欲天空与世隔绝,困住无处可逃的悲惨少年,也困住了执着的青年。

“真乖!”路易斯赞扬,温柔得不得了,“露出冰冷讥诮的眼神看看,像仇人一样看着我!听话!”

少年浑身战栗,他不知道路易斯是什么意思,惊恐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路易斯的眸光更柔了。

“听话!”

少年受不住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折磨,人的恐惧到一个临界点就会崩溃,而少年的临界点到了!

他再也受不住,嚎啕大哭,鲜血淋漓的身体滚下床来,卑微地趴在路易斯脚边,抓住他的裤管哭着求饶。

匍匐在地,卑微如尘埃。

“这是在做什么?我在疼爱你呢!”路易斯惋惜道,如看见一件漂亮的古董破碎了般,分外的痛心。

少年哭得凄凄惨惨,求着路易斯放过他,饶了他,路易斯温柔地笑,忧郁的眼神却一点一点凝结成冰。

看,多卑微的灵魂!

和他所求的,一点都不一样,空有一副外表,没有灵魂的木偶,要来何用?

“乖了,别哭!”路易斯柔声道,正因为他的温柔,少年益害怕,这个温柔如王子的男人,是恶魔!

最恐怖的恶魔!

路易斯从床上站起来,无情地踢开身边匍匐的卑微少年,走到床边,巨大的黑色窗帘如魔鬼一般张牙舞爪,他整个人如融入了黑暗之中,男子挺拔的背影如霜如雪。

“我记得,让你别说话!”路易斯的声音依然那么温柔,风吹起他金色的,分外寒峭,“有的人总喜欢把别人的话耳边风,不给点教训不会乖。”

少年爬过过来,疼痛的身子摩着地毯,疼痛不已,他还没爬到路易斯身边,两名黑衣人已经进来。

路易斯头也不回,音色一贯温柔,“割了舌头,赏你们玩!”

只是一根软骨头,没滋味。

“不要,不要啊…”少年被拖着出去,凄婉的声音响彻这一层金碧辉煌的楼层。

“爷,出事了!”路易斯的忠心下属尼克拉匆匆进来,“烽火门被挑了,无一活口!”

路易斯素来平静的眸,蓦然睁大,“你,说,什,么?”

“烽火门被挑了,无一活口!”尼克拉脸色肃然地重复。

路易斯神色一冷,匆匆下楼!

叶薇和十一送宁宁回家时,已是清晨七点,a市的夏天,天亮得很早,一片明亮,叶薇朝那座漂亮的别墅吹了一声口哨,“你老子品位不错嘛!不过…眼睛太多了,住了不怕扎身?”

宁宁一笑而过,十一戴上墨镜目不斜视,观察周围的环境,“十九人在盯梢。”

“龙门的?”

“有意思,我怎么觉得有三人这么眼熟呢?”十一把墨镜给她,示意她往木棉树那方向看。

叶薇唇角一勾,“是很眼熟,那猥琐男不是去年在阿拉伯被我扒光了游街示众的男的么,叫…吉米!”

“不是爹地的人吗?”宁宁好奇地问,按理说保护爹地的都是龙门的人。

“不是,黑手党!”

宁宁眉梢挑了挑,露出诡异的笑容,“果然不出我所料!”

“你又在策划什么?你老子要知道是你买他的命,表情一点很有趣。”叶薇笑了笑,很佩服宁宁的胆大心细。

“谁敢让他知道了,哼哼…”接下去的话,没说,叶薇摊手,以示无辜,十一向来不掺和。

“黑叔叔上次吃了我一枪,不知道伤口好了没,好想叫出来表达奴家的歉疚之情。”

宁宁唇角一抽,“你确定你出来不会被他打成蜂窝?”

“乖,有这本事的人还没生出来!”

十一抿唇,她习惯了叶薇的狂妄。

“对了,宝贝儿,那2o亿,你可别亏待了奴家,我可是拉着十一很忠诚地来执行任务哦。”叶薇妖媚地眨眨眼睛,宁宁笑容优雅地下车,关门,回应给她一个粉嫩又潇洒的背影。

“这些人,一个一个都会赖账!”叶薇抱着十一的手臂哭,“果然自家人的生意是不能接的,楚离欠我都快一百亿了,十一,不如咱们做掉他们吧!”

“好!”十一保持着她一贯的冰雪作风。

宁宁刚进别墅,就看见他爹地扛着那破的楠木门,正要毁尸灭迹,不巧宁宁回来了,于是父子大眼瞪大眼,都落在那张门上。

240

“爹,地?”宁宁小嘴张成o形,粉嫩的一片诧异,眸光转向那破掉的门,迟疑地喊了一声,不由得往后看了看,他亲爱的妈咪,尚安在否?

“宁宁,你怎么回来了?”叶琛很显然怔了下,扛着那么大块门板僵在原地,精致的脸错愕不已,他可真没想到让儿子看见这场面。

宁宁缓缓地凑近叶琛,一双黑曜石般漂亮的眼睛饶有兴致地看着叶琛的眼睛,叶琛似乎意识到什么,不自在地别过脸去,宁宁难得蹦出一句白痴话,“爹,地,你,被,妈咪,揍了?”

这天地玄幻了,他怎么才离开一个晚上就觉得错过什么了呢?按理说,爹地妈咪不是该相亲相爱的么?

叶琛脸一沉,冷冽的眸光激光似地扫向宁宁,咬牙切齿,“你,说,什么?”

他被程安雅揍了?就因为他眼睛浮肿就判定被程安雅揍了?儿子这算什么**头,羞辱啊,简直就是活生生的耻辱啊,在儿子心目中,他的威严就不如程安雅?

“爹地,我闪了!”宁宁自觉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佯装娇弱中弹往旁一倒,醉酒似地,无限虚弱摇晃上楼,走s型路线,叶琛哭笑不得,这鬼灵精。

倏地心头一拧,这他和安雅若真是表兄妹,宁宁这孩子又怎么极端天才,该不会真是的吧?传说中,近亲结婚的后代不是天才就是白痴。

遗传病的几率也很高,不行,他得让宁宁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叶三少打包好厨房和客厅的垃圾,拎起,一边扛着们、门出去丢,一边暗忖着,叶薇和十一还没动车子走人,看见这一幕,叶薇率先笑出声来。

“居家好男人啊…你猜他会不会做饭?”叶薇笑得前仆后仰,十一唇角滑过一丝笑,“你幸灾乐祸吧?”

叶薇扑在十一肩膀上笑得一抖一抖的,暗中监视保护的龙门众冷酷杀人个个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情况?

叶琛吩咐过,夜里凌晨才能过来,监视后半夜的动静,所以他们错过一场好戏,况且叶三少早就交代过,只能监视外围情况,看里头者,杀无赦,于是他们更不知道里头生什么。

不得不说,叶三少还真的有先见之明,不过这一幕倒是让他的属下们个个无比惊恐中。

黑鹰等人面如菜色,似乎听到那杀戮果决,冷狠腹黑的主子形象,轰一声倒塌了!

笑得正欢快的叶薇倏地敛了笑容,一脸深思,十一拍拍她的脸,“怎么了?”

“我怎么觉得他有点面熟呢?”叶薇蹙蹙眉,十一凉凉道:“你不是刚和宁宁道别吗?”

“不一样!”叶薇唇角滑过一丝微笑,有一种很奇怪的熟悉感,十一戳戳她的手臂,“想不想下去找他单挑一下,2o亿反正也收不回来,找他老子出气!”

“好主意!”叶薇赞同,墨镜一转,“黑叔叔怎么办,虎视眈眈呢,奴家好怕被打成马蜂窝。”

“你要想打我解决上面!”

“不太划算,上头五人联手力量还真不小,哎呀,人家的地盘我们还是避风头吧,宁宁在里头呢,敢动他老子我们会被整很惨的。”

“我还以为你很想找他过手呢。”

“放心,有的是机会,找他单挑还不容易,走,黑叔叔看过来了!”叶薇一笑,十一动车子,一个漂亮的大转弯,绝尘而去。

叶薇从镜中看着叶三少,抿抿唇,一语不!

宁宁上了二楼,路过他妈咪的房间,空无一人,他鬼鬼祟祟地往他爹地的房间看,眉梢越挑越高,她妈咪果然睡在他爹地床上,但没什么奸情画面,衣服穿得整整齐齐的。

“早知道这样我昨晚就该装个监视器。”小奶包喃喃自语,轻手轻脚地进了房间,又是一愣,地上的碎玻璃叶三少还没来得及收拾,地摊上有很明显的酒液痕迹。

他们打架了?

听见脚步声,程安雅迷迷糊糊地转过身来,“赶紧收拾,别等宝贝回来…”

声音愕然而止,宁宁在晨光中笑得像一位天使,温柔又优雅地和他妈妈打招呼,“嗨,妈咪,宝贝回来了!”

程安雅眼睛眨了好几下,睡眼惺忪的脸一下子精神了,看见她宝贝那么优雅的笑容,程安雅又很果断地躺着,翻身,装死!

她刚什么都没说!

小奶包扑腾上床,神秘兮兮地问:“妈咪,你是不是揍爹地了,我看见他眼睛浮肿,哭过了哦!”

实在想不出为什么他那么强大的爹地会哭,宁宁很好奇地凑着她妈咪套情报。

“妈咪…”

程安雅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程安雅很严肃地看着小奶包,两手指夹着他的下巴,左看看,右看看,她宝贝儿子长得多好,精致可爱,五官像足了叶三少,长大后又是标准一祸水,脑子又聪明得不得了。

这产物…真不像普通关系能有的,据说,近亲结婚不是天才就是白痴,宁宁很显然属于天才这一类,程安雅暗忖着,难道他们真的是表兄妹。

程小姐的脸变幻莫测,高深莫测地瞅着宁宁,她要再生一个出来,是缺胳膊短腿白痴,还是又一天才?

这么想着,她抖了抖,不行,得赶紧计划生育。

“对了,找个时间妈咪陪你上医院检查一下。”程安雅打了小哈欠,她说这话的时候叶琛正走到门口,眼角狠狠一抽…

前一晚雷风暴雨,今天雨过天晴,她恢复得也太快了吧,瞧她这么悠闲的样子,当真一点都不纠结他们是表兄妹这关系?

“我又没病,检查什么?”宁宁眉梢挑起,他可不喜欢医院,没病没痛谁希望检查身体?

“我让你去就去,你啰嗦什么?”程安雅优雅微笑,寒光逼人,拳头捏得咯咯响。

宁宁见她妈咪这捏拳头又微笑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凶残,迫于淫威下点头答应了,武则天啊!

现在身体健康,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遗传病什么的,早检查早安心,有事也赶紧趁白夜生龙活虎让他治疗,这也可不是闹着玩的事。

程安雅和叶三少不愧是一对,想问题非一般的一致。

“妈咪,我觉得你有事瞒着我,说吧,宝贝心理承受能力很强!”宁宁优雅一笑,直直地看着程安雅。

*

昨天水库崩了,水一下子冲到二楼来,我和妹妹恰好就在二楼,小丫头抱着我一直哭,我一句话也不敢吭,怕忍不住也一起哭,幸好是停在二楼了!

昨天断水断电中断电信,灾情都没报道出去,今天广州武警军队才下来,昨晚被困好多人,我认识的一家人,一家五口都被水冲走,全没了,我难过了一天!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提起海南水灾了,再也不想提了,所以体谅我几天吧,心情真的很难受!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