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这就是她交往了七年,推心置腹的死党?这就是她程安雅这辈子唯一一个能掏心掏肺的挚友,她也忒狠了吧?

还太平间呢,真丫的诅咒她呢。

程安雅这辈子第一次幸运是在酒吧阴差阳错对叶三少投怀送抱,有了宁宁,第二次幸运就是在英国高中的图书馆和李芸打了一架,从此有了李芸一位挚友。

七年不离不弃,多铁的交情,当初程小姐还豪言壮志,找不到男人就跟李姑娘过一辈子了。

虽然后果是被李姑娘一脚踢开,嫌弃她带着一个拖油瓶。

但她又像疼亲生儿子一样疼着这个拖油瓶。

由此也可以看出两女的交情是非常之铁的。

李芸有疑问程安雅一般是不会瞒着她,但此事暂时还不明朗,叶三少具体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和程安雅说,她也是一阵云里雾里只知道要相信她。

毕竟男人是自己挑的,要相信自己的眼光就必须要相信他的实力。

此刻她和李芸也说不上什么具体的事。

“大姐,你也特狠了,别说太平间啊,存心诅咒我不是。”程安雅把自己摔在大床上,拉过棉被捂着头,装模作样地叹息,“小芸,我失业了,有空请吃饭。”

“吃你个大头鬼,我昨天请你一顿花了一千多,没门。”李芸一口拒绝,程安雅不禁是个小财迷,而且是个吸血鬼,李芸她要请客肯定是去格调高雅的餐馆,人家程小姐不点好吃的就点贵的。

这要轮到程小姐请客了,她肯定请李芸去吃一碗桂林米粉,1o块钱不到就打了,你说这人极品不极品,李芸识人无数还没见过这种极品呢。

偏偏她还喜欢程小姐,所以人啊,贱骨头的还是挺多。

这是李芸小姐认识程小姐七年来唯一的认知。

“小气。”

“你还真说对了,我也就被你大方一点。”李芸凉凉地吐槽,“喂,我琢磨着你家男人身边现在也不安全,你要不躲两天?”

“去你哪?”

“别来害人,我不认识你。”李芸迅拒绝,她在不要收留一枚定时呢,顿了顿她又说道:“咱们中国不是有句老话么,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再说你们还不是夫妻呢,赶紧珍惜生命,黑手党杀人也就一枪的事情。”

程安雅,“…小芸,顾臻生要听到这句话准不要你了。”

“你操什么心,这话是顾臻生对本姑娘说的。”

程安雅,“…”

304

程安雅听这语气感觉李姑娘还真是有点酸味,最近是不是真不太顺心啊,“我说,小芸,你两不会真要吹了吧?怎么隔了一夜听着语气怎么就怨妇了?”

“吹了不会重新找啊?”李芸嘴硬,这若要是别人问这话,为了顾及面子,李芸说不定就来句我和顾臻生情比金坚呢,你瞎说什么?但对着程安雅她也就懒得顾及那什么破面子。

反正彼此最落魄的时候都见识过,再说什么口不对心的话就太了矫情了。

不是李芸的作风。

“哟呵,听着语气果然是有怨气了,还不小呢,他怎么了,拿他家小未婚妻震你了?”程安雅笑问,裹在棉被里的身子滚了一起,那语气还真有几分幸灾乐祸。

“你怎么听起来就这么高兴呢?”李芸磨牙,真是风水轮流转,她跟着叶三少的时候貌似李芸也没什么话,现在叶三少这边还没一说一个中,她倒是后院先起火了,看人啊个个看走眼。

“我这是高兴顾大哥脱离苦海,从此逍遥自在,你和他也谈了几年,要没什么事赶紧嫁了得了,不是迟早的事么?你摆个什么谱?顾臻生有房有车有钱,又是有为青年,相貌英俊,品行端正,你打灯笼都找不到,嫌弃什么?早一年前不是求婚了,你干嘛去了?”程安雅凉凉地道。

其实意思谁都懂,自己做和说别人是两码事。

叶三少也是有房有车有钱,也是有为青年呢,相貌英俊,不过品行没怎么端正,总体还可以,他也求婚了,她不也是没答应么?

这事,果然是…

“我跟你说,不是我嫌弃他,就他家嫌弃我,你说一年前结婚,那是什么结婚法?他家人能同意吗?哦,我们两人就到拉斯维加斯登记结婚了,回来我就天天看他妈妈脸色,做他的美梦去。顾臻生说他一生两女人,一他妈,一我,他对他妈孝顺着呢。他妈生他养他自然疼他,什么也不会说他,我能一样吗?左看右看都不对眼,说话和针扎似的,我才不愿意天天看她脸色过日子。”李芸说得非常的郁闷。

程小姐非常的同情,“原来是婆媳问题没处理好啊。”

还好她没这烦恼,她要嫁给叶三少不用看谁脸色,至于那叶振华,杨云什么,可以忽略不计,说起来还挺舒服的,叶琛他妈妈要在多半也是个好说话的主,她不用怎么操心。

再说,她这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宝贝呢,多赚分数啊。

“你没这问题别给我乐呵,姑娘我烦着呢,昨晚回来就见过他妈妈一次,看我买这么多东西就**叨着败家,好像我抢了他儿子工资卡一样,我又不花她儿子钱还给他儿子买东西,败家个屁,又不是出身小门小户,也不是缺那几个钱,**叨着都快赶上程安雅你了。”李芸心直口快,有时候嘴巴利,程安雅听语气琢磨着她未来婆婆的性格也不是那么不好相处,大家各让一步不是皆大欢喜么?

“然后呢,吵架了?”程安雅微笑问,的确有几分同情。

“不吵架,我直接当她面就把面甩上了,懒得吵架。”李芸利落地说,转而冷冷地笑了几声,“你也知道他妈,狗眼看人低,早几年顾臻生带我见她的时候就嫌弃我,你说我吧,长得比外面大街起码8o%的女人漂亮吧,学历也能压死一批女人吧,个性还算温良,只要别人不惹我,她妈不就是嫌弃我家底子薄么?她家顾臻生含着金汤匙出生我配不上么,她家顾臻生就是个王子,我***连个灰姑娘都算不上,那斜眼看人的特不舒服。”

程安雅非常赞同李芸的话,的确都是实话,当妈的大多有这心理,李芸条件非常好,家底薄怎么也比她强吧,李芸父母都是大学教师,虽然清贫,但也算是书香门第,她家底更薄,这么说好像也不对…

“那小芸,哪天带我儿子去,告诉她,这是我干儿子,全世界最有money的人。”程安雅冷不防说个笑话,李芸扑哧一笑。

最近的确是谁都不如意。

“你还真有心思,我多羡慕你,叶三少孤家寡人的,你不用伺候公婆,他们这人家,公婆太难伺候了,要结婚说不定让我当家庭主妇,不许抛头露面呢,想一想就想死。”李芸说得咬牙切齿,她是真嫉妒程安雅的好运气。

“其实有公婆也好啦,关系处理好了多个人疼。”程安雅安慰道:“我还巴不得叶振华不是那性子能从小疼叶三呢。”

“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死丫头。”李芸笑骂一声,“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那你结婚了搬出来住就成了,又不住在一起,郁闷什么?”程安雅纳闷了,“再说他有那意向结婚你为什么要放过他,多傻啊。”

李芸顿了顿,“我倒是想,不过你也知道我这臭脾气,别人看我不顺眼,我又特想过得好给她看,不过这不能算别人,真结婚了我还得管她叫妈呢,总不能和陌生人一样一拍两散一辈子老死不相往来吧,再说是顾臻生又是孝子,久而久之吃亏的还不是我,这不是努力让她认同吗?得不到祝福不会长久的,男人现在爱你什么都说的出来,过几年感情淡了,回头想一想,哎呀,还是妈最好。”

程安雅被她的语气惹得笑了,李芸说得真形象。

“你就当面把门给甩了还想说什么让别人认同啊,他妈妈不气吐血就差不多了。”程安雅能想象到那幅画面,她儿子找个媳妇敢和她拌嘴当面把门甩上,她直接让他儿子甩了她。

看谁拗得过谁,这么不懂得尊老的媳妇她才不要呢。

不过李芸是李芸,她不是顾臻生他妈,此事另当别论,他妈妈程安雅是见过一次,典型的贵妇人,的确有点盛势凌人,家里不就是有几个钱么?那谱摆得好像她儿子就必须要英国皇室公主才配得上一般,她早就料到李芸会受不了他妈妈的脾气,相爱的时候什么都好说,真要结婚,问题一堆。

她和叶三少没什么公婆问题,姑嫂问题又ok,想想果然是幸运。

“气就气呗,她儿子气我,我就气她,扯平了。”李芸漫不经心地回答,程安雅听得出来这不是她的真心话,虽然老嚷着没了男人再找,可李芸对顾臻生多死心塌地她是知道的。

当年为了顾臻生亲她脸颊一次就整夜失眠拉着她数着顾臻生的好处,最后程小姐来一句,“你就**叨他的好不怕我眼红去抢啊?”

李芸这才乖乖闭嘴让她睡觉,这时候都凌晨六点了,程安雅叫那个悔啊,早知道就该早点说。

“顺气,顺气,你要还想嫁给顾臻生就忍着脾气,别太倔了,对你没好处。”程安雅说得老生常谈。

李芸翻白眼,“我道理我比你懂,我现在郁闷的不是别的,是顾臻生那态度,也不帮我说句话,他妈妈怎么说我他都应承了,我要是一不高兴就会摆出这是我妈,你礼貌点的态度,靠,就你有妈,我没妈啊,这态度让我气得不行,他一点也不体谅我。你说老公夹在老婆和老妈之间你不调停地干脆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他帮着他妈说我算什么回事?”

“我要和我媳妇吵架我儿子一定也是站我一边回头再好好哄媳妇。”

“关键是回头他还给我摆冷眼,这还没结婚了这日子就没法过了,还提结婚呢,我要真放得下我绝对就甩了他,我李芸什么时候过这么憋屈的日子。”李芸难得诉苦,一逮着这机会就说个不停。

程安雅只能听着呢,偶尔顺她毛摸几下。

“你还老喊着吹了就找个好的再嫁,大街上别的没有,就男人最多,吃苦了吧,就你那张嘴会说,你倒真做给我看看啊?”程安雅忍不住笑道,她可一点挖苦的意思都没有,她是非常非常的期待李芸的反击的。

其实吧,她觉得顾臻生还真不错,当初要不是带着为了宁宁宝贝儿忙的没时间她保准追顾臻生去了,来一段和李芸抢男朋友的戏码也听精彩的。

不过就是有点太孝顺了,男人么,孝顺是好事,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应该的嘛,可你要是摊上一个不怎么地的妈还那么死板孝顺那你家媳妇就有点为难了。

肯定要受气。

李芸的脾气吃软不吃硬,其实他哄两句也就没事了,偏生还摆谱,程安雅琢磨着这事私下闹过不少回,不过李芸不是会诉苦的人,不然程安雅也不会最近才知道顾臻生有个未婚妻。

不管是帮理还是帮亲,她都和李芸在一边,毕竟都是女人,知道难处。

“人家说劝和不劝离,你怎么刚好相反了?”李芸闷闷的。

“我这不是看你日子过得郁闷给你指条明路吗?”程安雅笑道,“你身边有钱的公子哥还不少,你丫的现在又是大牌人物,名利双收,不会没人要,放心哈。”

“你还真别说,昨晚我就试着想一想找别的男人了,我周围又不是没别人,犯不着这么犯贱吊死在一棵树上。”李芸说得极为严肃,“他不体谅只会跟着他妈一起闹我,那他抱着他妈过一辈子好了,我李芸又不是非顾臻生不嫁了。”

倏地,程安雅听到一声很大的关门声,她顿了顿,有点迟疑,“李芸,你在干嘛?”

“没事,他正好经过。”李芸说得风轻云淡。

程安雅冒冷汗,这丫的她刚刚说的都是什么话啊?被顾臻生听到还能这么冷静,看来这次李芸来真的了,定力还真不是普通的强。

“他听了多久?”程安雅祈祷着可别听得太多,李芸这次还真抱怨不少,这是身为男朋友的他失职了。

“无声无息的谁知道听了多久,听到又怎么了,他能做还不让我说啊?”李芸满不在乎的说,轻轻松松没一点担忧,“两人老卡在这个结上也不是问题,他早知道了也好,他不是还有个未婚妻么?要还是不要也就一句话的事情,大不了真一拍两散,谁离了谁不能活?”

“越说越严重了,你赶紧到浴室冲个冷水澡再好好想想,别一时想不开啊。”程安雅这回才有点急了,她还真不想好友莫名其妙的一段姻缘就这么毁了。

以李芸的脾气那什么未婚妻的准讨不了便宜,还指不定会怎么端架子震一震她呢。

“那未婚妻准不是你对手,不就是婆媳问题么,好好搞好关系就成了,有什么能难得到你呢?你和顾臻生好好谈一谈,沟通还是很重要的。”程安雅劝道。

“暂时没那心思,对了,有件事忘了说,这次mBs国际变天好像很多企业都参与了,我昨晚和他脾气没睡好他半夜打电话我听到的。”李芸说,“你们可真别有事。”

“顾家也参与了?”程安雅挑眉。

“好像是,不过他们站哪边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琢磨着顾臻生他妈那性格,趁火打劫的可能性比较大,顾家毕竟是家族企业,几个掌权者我都见过,这可能性比较大。”李芸说,“路易斯联合了a市本土不少家族企业,毕竟这些企业家底深厚,影响深远,这要和地方政府通个气行个方便,得到什么最新资讯比较简单,要做什么也比较容易。”

“小芸啊,那是你老公,你就告诉我了?”

“那有什么,我正打算踢了他所以不考虑他了,再说,老公哪有朋友重要。”李芸笑道。

程安雅心里暖暖的,“虽然我不知道阿琛的计划是什么,不过你能劝顾臻生不插手就不要插手,mBs国际最后会变成怎么样我不太清楚,不过阿琛是不会失去他的东西的,mBs国际有他多年的心血,他主要是想报复叶振华,我琢磨着他会把mBs国际挂上自己的名字,气死那老头,这样报复更爽快,目前局势不太明朗,趁火打劫太不明智了,不是我护着他,商场的事顾臻生不是阿琛的对手,他秋后算账的手段又很吓人,你还是让他赶紧抽身,别卷进来,不然到时候肯定吃亏,你要信我就听我一句,袖手旁观吧。”

“这么严重?这东西我一贯不懂,会不会破产?”李芸问,有点急切。

死丫头,说什么考虑分手,还不是很关系他。

于是程安雅夸大其词了,“有可能,所以劝劝哈。”

“那太好了。”李芸拍手。

程安雅,“…”

这又是什么状况?

李芸哈哈大笑道,“顾家要是破产了我一定买鞭炮庆祝,立刻拉着顾臻生去结婚,然后到他妈面前拧着她儿子的耳朵说,从今以后,你儿子我养了,我也耍一回狗眼看人低,这画面我梦里不知道多少回了,还没实现过呢,你这一说我还考虑劝他赶紧趁火打劫去,早点破产我早点威风。”

程安雅无语问苍天,“…你真邪恶!”

强,就一个字。

“你也不想想我受他妈多少气了。”李芸哼哼道,此事她的确非常的纠结着,“哎,本来打电话给你问问你情况,没想到倒成我诉苦了。”

“没事,难得一回。”程安雅无所谓一笑,“你要是让我去你家躲几天那就更够意思了。”

“滚一边去,我这几年还想去哪躲着呢,我觉得两人是时候冷静一下好好思考下一步,要实在过不下去就不勉强了,没意思。”李芸淡淡地说,这话倒是有了三分真意。

“你想好就成。”程安雅说道,“对了,明天陪我去医院拿报告。”

“你还没告诉他啊?”

“又不是什么大事,现在谁有时间管这事,还是看了结果再说吧。”程安雅四两拨千斤打算混过去。

李芸一听就纳闷了,“你死丫头还敢说我,你还不是一样,道理说得一套一套的,搁自己身上又是别的一回事,成了,不说了,我明天陪你去,你顺便请我喝酒。”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