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别墅非常的安静,她曾经一度以为这岛上只有她和路易斯,但她的三餐都有人料理,病情也有人照顾,她才知道,原来岛上不止她和路易斯。只是她很奇怪,医生为她诊治的时候,几乎全副武装,穿着隔离衣,看着她的眼光很显然带着一种惊恐,前一天她不醒人事并不知道,后来醒着很清楚地看见,白袍一生的手在颤抖,看着她的表情好似她就是一个传染细菌。

而且是致命的传染细菌,程安雅疑心顿起,后来有女仆送三餐过来,看都不敢看她,远远放在桌子上就离开了,房间又恢复了安静。

程安雅很纳闷,她试图和医生说话,可医生只会交代她吃些什么药,很快又离开,来去匆匆,她试图和女仆攀谈,她更是来去匆匆。

她总算是认清一件事,他们躲避她尚来不及,又怎么会听她说话,再说路易斯应该交代过,所以程安雅最后也就不抱希望了。

这日子过得她非常的难受,躺在床胡思乱想一天,晚上睡觉灯都不关,害怕路易斯突然进来,程安雅总是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门,实在困得不行就掐自己的大腿,让她醒着,可程安雅毕竟是太累了,被打得这么重,又吐了鲜血,身体负荷不了,最终还是沉沉地睡过去。

自从知道路易斯的特殊bo起方式,程安雅就有点心安,只要她不流泪,那变态就不能凌辱她,这个认知对程安雅来说非常的重要。

她也幸亏自己的忍耐力不错,就算是被他生生打死恐怕也不会流一滴眼泪,她苦中作乐地想,自己耐操练限度还是很不错的,都成这副鬼样子了还能忍住,真他妈的该给她颁一个最佳受虐奖,虐不死的小强,多么的英勇啊。

也不知道自己的宝贝怎么样了,有没有受苦,她现在最怕的不是别的,就是怕宁宁也受折磨,落在路易斯手里,她这下场算是轻的了吧,起码三餐还不愁。以路易斯对叶三少那份变态的心思,宁宁又长得和幼年的叶琛如此相似,他别动什么歪心思才好。

不然她宁愿和他同归于尽。

对于程安雅来说,她自己受罪没什么问题,可是不知道叶三少和小奶包的消息对她来说非常的折磨。

路易斯这两天又不见踪影,神龙见首不见尾,程安雅乐得清静,天知道等他空下来她又会有什么样的遭遇,这天程安雅能下床走动了。她从自己房间观察岛屿的环境,除了一片茫茫大海似乎什么都没有,从二楼能清晰地眺望海景,非常的漂亮,岛屿似乎很大,后面是一座非常高大的山,树木林立,岩石突起。

如果要逃,那里是唯一的机会。

可这座岛本来就不大,怎么逃也逃不出路易斯的手掌心,更别说,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就无法走远,手脚依旧虚浮得要命,没什么力气,走几步就气喘吁吁,一点劲都没有,程安雅暗忖着,路易斯应该给她注射了别的什么东西,不然她的身体也不会这样不对劲。

那天她问过路易斯,可惜他发情没来得及回答她,身体里偶尔会窜动着剧痛,每一次都痛彻心扉,她已经快要习惯了,忍耐力越来越好。

阿琛,你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

程安雅目光沉沉地看着平静的海面,午后阳光灿烂,海面一片平静,天空蔚蓝如洗,衬得海水更加的漂亮,她却没有一点点赏景的心思。

她在窗边沉沉地站了好一会儿,推门,别墅里依旧没人,静悄悄的,不是有医生,有女仆么,为什么又一个人都没看见了?

程安雅非常纳闷,别墅里每一个角落都装了监视器,她不管去哪儿都逃不过路易斯的眼睛,程安雅非常的痛恨这种感觉,却无可奈何。

眼尖地看见客厅有报纸,程安雅匆匆拿过来,这种与世隔绝的日子真是受够了,一点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也不知道情势如何,她总是忐忑不安。

第一个版面就是那天叶三少召开新闻发布会新闻,那些话,原封不动地刊登了出来,照片也很清晰,程安雅在那一瞬间,潸然泪下…

被路易斯打得半死她没落一滴眼泪,可淡淡看叶三少的照片,她就觉得委屈和悲痛,明明相爱至深,却无法相见,天各一方。

他看起来瘦了一点,神色看上去也很疲惫,脸上有着她不熟悉的温柔,程安雅死死咬着唇,阿琛,她好想念他啊,恨不得立刻长了翅膀飞回他身边。

好好地抚平他眉间的皱褶。

安宁国际,安宁国际,他的天下,多么令人感动的话,这人平时不爱说这些话,可一说却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霸气和深情,所做的事,一言一行都在说着他的爱,她当初别扭什么呢,要是结婚了多好。

这一次生死两茫茫,她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要是叶夫人留给别人她多窝火,程安雅天马行空地想着,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掉。

倏地想起什么,她慌乱地擦去眼泪,这别墅毫无**可说,路易斯说不定正躲在哪儿,正变态地偷窥着她呢,她哭给他看做什么?

叶三少那些话,深深地印在程安雅的脑海里,她把报纸放下,站起来往外走。

除非死亡,否则暂时无法离开这座岛屿,可她不会选择死亡,那是懦弱的行为,就算没有叶三少那句话,她也会撑下去,不仅为他,也为她,为他们这个家。

倏地听到一阵孩子的嬉闹声,程安雅脚步一顿,这岛屿肯定还有人的,隔着一大片棕榈树,隐约能看见有人影晃动,程安雅好奇地走了过去。

十几名四五岁的孩子沿着海边在跑步,有男有女,她住的那边显得很空旷,可这边看起来热闹,像一个大型的训练场,房屋林立,而且看起来防守很坚固的样子。

那些孩子们脚步都很敏捷,一点也不像普通的四五岁孩子,程安雅震惊地发现,海边有四五名孩童的尸体,顺着海水沉沉浮浮。

了无声息。

她蓦然睁大眼睛,好残忍啊…

远远看去,不太真切,但她很确定,这些孩子们都死了,无情地被抛弃在海里,那些绕着沙滩跑步的孩子们对同伴们的死亡漠不关心,甚至是目不斜视。

程安雅的手指几乎刺入棕榈树干,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地方?

怎么舍得?

沙滩边有五六名穿着军装的男子手握冲锋枪,枪口对准着孩子们,个个凶神恶煞,程安雅暗忖着,不是哪个孩子摔了一跤就会被扫射成马蜂窝?

除了那六名穿着军装的男子,还有两位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子双手在背后交叠,看起来应该是这群孩子们的教官。

程安雅一路过来都静悄悄的,没有惊动什么人,纤瘦的身子躲在棕榈树后看着,这些孩子们大概跑了一个多小时又分成两组训练,对打,有的甚至打群架,岸边架子上的兵器可以随意用,她倏地明白,那些尸体应该是被淘汰的孩子。

真残忍!

她看不下去了,脚下刚一动就踩到树枝,只是轻微一声响,顿时六把冲锋枪同时对准了她,空气中都是枪械上膛的声音,程安雅惊得白了脸。

她再淡定,再冷静,被这么多把枪支指着她也会害怕,本就苍白的脸透出一股死寂般的惨白来。

那两名教官回过头来,挥手让他们放下枪支,程安雅这才松了一口气,吓死人了,要是声音再大一点,他们是不是全部都开枪了?

好惊险的经历。

她缓缓地走了出来,证明自己对他们没有威胁力,那群在训练的孩子们停下来,围了过来,好奇地看着她。

“你怎么过这边了?”高大的男子说的是英文,身材高大,眸光锐利,透出一股杀气,“滚回去,别来妨碍我们。”

他似乎对她破坏他的训练非常的不满,一口纯正的美国口音,说得冷狠无比,程安雅沉默着,她本来就打算回去,谁想看这么残忍的一幕。

那男子以为程安雅听不懂英语,转而用中文说,“离开这里!”

口音很纯正。

“正合我意。”程安雅冷冷一笑,她站着都觉得不舒服,这一群孩子们,个个脸庞还很稚嫩,却…她转身,倏地脚下一软。

离她最近的一个孩子下意识地伸手去扶她…

顿时,那几名成年人脸色大变…

329

那是个小男孩,年纪不大,皮肤白皙,五官精致,他是华裔,漆黑的眸子还带着几分怯生生的意味,手臂上有好几道很明显的淤青痕迹。

他的力量不大,只是算是扶了一把程安雅,立刻又丢开手,战战兢兢地看着教官,垂眸,身子很明显地颤抖一下,看得出来非常的恐惧,随时准备听教训的样子。

程安雅心里一阵难受,这孩子多半是刚被拐进来没多久的。

听叶薇说过,很多特工营都是从型开始训练,有好几种挑人方式,一种是从孤儿院里挑人,一种是在黑市拳击场有没有好苗子,还有一种就是把好人家的孩子拐进来。

不知道他是属于哪一种。

那两位教官和六名持枪的高大男人都吃惊不小,应是沉稳冷酷的青年人个个脸色惊变,程安雅疑心顿起,她想起了医生来给她看病时都是穿着隔离衣,女仆也是来去匆匆,谁都不敢接近她。

她倏地一惊,垂眸看着小男孩,他仍然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再看看那些成年人,一名教官已经让孩子疏散了,唯独没有理会在一边的小男孩,好似他是被遗弃的孤儿,他似乎也察觉到什么,惊慌失措地看着他的教官。

小男孩眼里净是惊恐,程安雅心中一阵难受,刚想说什么,就见那教官冷喝,“你还走!”

言语之间,森然冰冷,夹着一股狂怒。

程安雅眉心一拧,她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所有的诡异画面联系起来,她亦有几分慌乱,“你们在怕什么?”

是,是恐惧!

她不解,看着小男孩这样,她也不安,可路易斯明明能碰她不是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教官蛮横说道。

程安雅冷冷一笑,忍不住上前几步,那教官脸色大变,齐齐后退,程安雅笑得讥诮,“怎么个不客气法,说来听听?”

她笃定这群人是不敢要她的命,怎么说路易斯也不可能会纵容他们对她做什么,她又何须怕他们?

她越进,那群人越退。

她眸色更冷,他们越是这样,程安雅心中的不安越是加深,最终那几人见色不对,冷冷一哼,转身就走,那教官回头冷冷的瞪了程安雅一眼,那眼光,有说不出的冷酷。

本来热闹的沙滩一下子寂静了,只听见海浪拍打的声音,急速又猛烈,那些尸体在海边,沉沉浮浮,看得程安雅心如刀绞。

虽然素不相识,可每个人亲眼目睹这样的场面,总会心疼几分疼痛,怜惜,那么稚嫩的生命,转而联想到她的宁宁,程安雅心中五味交杂。

“你叫什么名字?”那小男孩依然战战兢兢地站着,怯生生的眸有几分水汽,程安雅心生不忍,轻声问道。

“张波。”小男孩说道,见程安雅一直看着那堆几具尸体,他神色一黯,指着他们说,“他们是被我们打死的。”

程安雅点头,很残酷的训练,“你来这里多久了?”

“三个月。”

“是孤儿吗?”

张波摇摇头,“我不是孤儿,我是被他们拐过来的,我很想家。”

程安雅一涩,她站得有点累,便在岩石上坐下,张波忍不住问,“姐姐,你生病了吗?”

“嗯,有点不舒服。”程安雅道,“这儿没办法离开吗?”

张波摇头,他环顾四周见没人,这才说道:“我们这有好几个来得三四年了,早些年有的人想要逃离,从来没有人成功过。”

条件有多艰难,不用他说,程安雅也知道,可只要有一丝希望,她也不会放弃,可问题是,她现在这副身子,实在是…什么都做不了。路易斯是笃定了她什么也做不了,所以才会让她四处走动,如果她有威胁力,路易斯根本就不可能不会派人跟着她。又或许,她看着不远处的监视器,她和小男孩交谈的画面肯定会第一时间传到路易斯那里。

程安雅倏地心惊,“张波,你先走吧,别被我连累了。”

张波看了看程安雅,垂着眸,说道:“如果姐姐有机会离开,能帮我去看一看爸爸妈妈吗?”

程安雅眉心一拧,她有没有机会出去,还真说不准,她点头,张波说了一个地址,程安雅诧异地发现,他竟然是A市的,这未免也太巧了。

她尚来不及说什么,张波就离开了。

程安雅坐在岩石上,看着他单薄的背影,轻缓地吐出一声,“对不起。”

也许,她已经连累到他了,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种种迹象表明,这个男孩,活不长了,因为她的关系,他有可能在这么年幼的时候,就失去了生存的权力。

“真是对不起。”程安雅心头涩涩地疼,心脏如被划了好几刀,鲜血淋漓,海水中的尸体,更让她真实地感受到,原来她生存的世界是那么的美好。

也许人和人之间会有点小矛盾,会有点小心机,可至少,不会有如此赤、裸裸的血腥和残忍。

这是阳光背后的世界,虽然阳光明媚,却照耀不到它,这里每一个孩子,都在这样的地狱中成长,薇薇和十一应该就是这么成长的。

她一定要弄明白,她到底怎么了,不能因为她,害了张波。

路易斯…

程安雅拳头握紧,站起来刚要离开就听见一阵直升机的旋转声,她眉心一拧,直升机停落在沙滩上,路易斯从直升机中下来,一身灰色的长风衣,把他高大的身材衬得更为完美挺拔,看起来非常的有气质。

畜生!

程安雅暗自骂了一声,路易斯很显然注意到程安雅,直直地朝她走过来,那一双翡翠绿的眸子中带着几分醉死人的温柔,任何一个姑娘看了这样的眼光都会觉得,他真是该死的深情温柔,很白马王子。

“没想到你体力这么好,能走到这边来,怎么,来晒阳光?”路易斯微笑问。

程安雅神色冰冷,她并不很想理会路易斯,原来这两天他不在岛上,怪不得不见踪影,这次回来,估计又少不了她一顿折腾了。

“你在我身上动了什么手脚?”程安雅沉声问道,站着说话虽然气势不够,特别是路易斯站在她面前如天神降临一般,对程安雅而言更是造成一定的压力,可她实在没有力量去站起来。

叶璀常说,输人不输阵,可有时候也要输了人,也要输了阵,你根本就没法子摆出气场能有什么办法?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