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这么快就发现了?”路易斯轻笑,温柔地抚去她脸颊边被海风吹乱的发丝,“你还不算太迟钝。”

程安雅恶心地别过头去,为什么路易斯就能轻而易举地碰触她?

“我刚刚碰了一个男孩。”程安雅沉声道,眼光死死地锁在路易斯身上,如她所料看见路易斯眉梢一挑,若无其事地说道:“那他,死定了,真可惜。”

回眸看海边沉浮的尸体,他似是故意折磨程安雅似的,指着沉浮的尸体道:“很快,他就会变成他们,哦,不,也许死状会更惨。”

程安雅心头大震,虽然已经预料到这样的答案,心中还不免震惊,本就苍白的脸如枯萎的花朵,可眨眼之间又涌上一股极度的愤怒。

恨不得一拳揍扁了路易斯,“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程安雅的声音有些颤抖,想起张波怯生生的眼神,她浑身如火烧般,又疼又恨,她一生之中从来没有如此的无助过。

“一种新型病毒。”路易斯笑道,翡翠绿的眸有着快意的笑,轻揉程安雅的脸蛋,“本来我只想拿你来威胁叶琛,没想到,事情失控了,我当真对你有兴趣了,真有意思不是么?除了我,这个世上没有人能碰你。”

程安雅的唇咬得滴血,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那天被路易斯揍的时候紧咬着下唇,伤了,破了还没好,又添新伤,程安雅尝到自己嘴巴里的腥味。

她眸子瞪得大大的,忍住心底涌上的恐慌,“你什么时候动手的?”

她无缘无故小腹疼,锥心刺骨的疼痛,还一连两次,这些症状都是遇到路易斯后才有的,程安雅心中不免得害怕起来,她和叶琛接触过,和她的宝贝接触过,她和很多人都接触过,可别因为她而害死那么多人,那她千刀万剐了自己也不足以补偿。

“害怕了?”路易斯摸着她的脸,啧啧地摇头,带着几分戏谑,“那个一身利爪的程安雅去哪儿了?你也知道害怕么?我多的是办法让你尝尝这种滋味。”

程安雅这时候哪儿管路易斯说什么,她紧紧地揪着路易斯的衣领,“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动手的?”

别让她不知不觉中成为一个杀人狂魔,特别是这些人里还有她最好的叶琛和宁宁,甚至是爸爸,程安雅快要哭了,心里害怕极了。

她越是恐慌,路易斯笑得越是悠然,“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

程安雅脸色顿时惨白,揪着路易斯的领子的手,就这么软软地落了下来,脑子一片空白,所有的力气就这么被抽离了,除了死亡二字…

她什么也没想到,程安雅似乎看见了浑身鲜血淋漓的叶琛和宁宁静静地看着她…

她的呼吸倏地急促起来,身子抽搐着,因为极度恐慌让程安雅的瞳眸睁大到极限,苍白的唇颤抖着,好似在南极雪地中不着寸缕的人,在拼命地发抖…

“呵呵,怎么怕成这样,你不是很坚强吗?很耐打吗?”路易斯笑意盈盈,欣赏着程安雅的恐惧,翡翠绿的眸有着怨恨的味道。

程安雅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原来人真的能把人打入十八层地狱,她如今就是冰火两重天,好似在地狱血池里挣扎,绝望的样子令人不忍去看。

目赤欲裂,大大的瞳眸,一片巨大的空洞,毫无色彩。

路易斯的声音似乎在她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她已经陷入了自己的恐慌世界中,寸步难行。

“别怕,没你想象的那么糟糕,这要都死了就不好玩了,你说是不是?”路易斯抚摸着她冰冷的脸庞,明明如此毒辣的阳光,她的皮肤却如冰一样,“可怜的丫头,怎么会怕成这样呢?”

程安雅今生第一次如此恨一个人,“你什么意思?”

路易斯笑得温柔,“你身上的病毒,还没有机会传染给叶三少,你放心,不过,快了,只要他找到你,就是他的死期。”

“你给我说清楚。”程安雅大吼着,一颗心被他吊得一上一下的,痛苦不已,一会儿惊喜,一个绝望,两种情绪快要把她折磨疯了。

路易斯笑道,“你身上的病毒发作那一天,我就带你离开A市了,所以你,还没有机会传染给叶三,怎么,高兴了么?你现在越高兴,以后越痛苦,我怎么可能让叶琛死得这么早呢?”

“你他妈的变态。”程安雅怒吼,这么说来,她唯一碰触到就是刚刚那个小男孩,一条无辜的生命,程安雅心如刀割,那么稚嫩的孩子,怯生生的眸…

“有多少天可活?”

“七天!”路易斯说道,“你是第一波传染体,能活一个月,当然,如果我想让你活得更久,你自然能活得更久,不过第二波传染体就没那么幸运了,只能活7天,死状惨不忍睹,也许你有机会观赏到那个孩子可怕的死状。”

“路易斯,解药!”程安雅揪着路易斯的衣领,“把解药给他!”

“你怎么这么天真呢?”路易斯笑得有点畅快,“既然专门为了叶琛研究的,怎么可能会有解药?”

程安雅大震,心沉入冰窖,路易斯轻笑,“这法子不错吧,就算你们能见面,叶琛这辈子也别想抱你一下,也没想碰你一下,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游戏呢?我这回倒是希望他赶紧来,让我欣赏一下他的表情,应该很精彩。”

他的心理已经完全扭曲了。

程安雅沉默咬牙,好残忍的人。

“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生不如死!”

330

骄阳似火,海风夹着毒辣的热扑来,程安雅却如淋了一盆冰水,浑身冰凉,眼里的路易斯好似变成了穿着黑色长袍,露出尖锐爪牙的恶魔,那么嗜血地盯着她。

我有一的是办法,让你们生不如死。他如是说,声音带着一股温柔的残忍,程安雅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心中恐慌加剧,如果路易斯真想让他们生不如死,那么,他成功了。

她一生还未如此的恐慌过,无措过,除了悲痛和恨,此时她什么都感觉不到了,突然很害怕叶三少的到来,她身体这番模样,根本就不能走远,就算叶琛有办法带她离开也不可能不接触她。

可一接触她,死期就不远了。

前几天,日夜喊着叶琛,如今这个名字怎么也喊不出来,哽咽在喉咙中,涩涩地疼,路易斯,你够狠!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恨我,很好啊,你和叶琛都恨我,非常好。”路易斯笑得有点阴狠,杀气一闪而逝,“你们越是恨我,受到的折磨越多,所以你们用力恨,尽情地恨,哈哈哈…”

疯狂的笑,响彻云霄,惊起沙滩上的海鸥,展翅高飞,程安雅此时若是有一把枪,肯定朝他的嘴巴开了,让他饮弹而亡,漆黑的眸没有过去的明媚,只余一片阴鸷。

心里想了无数的法子,让路易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偏偏却不能施展在他身上,程安雅心中的恨意一点一滴地加深。

“路易斯,你总会有报应的,别以为你能这样逍遥自在一辈子。”程安雅冷笑说道,看着路易斯的眼睛直直地说道,“我始终相信因果报应,你作恶多端,迟早要有恶报。”

人真的很无奈,平时总是嚷着科学,科学,不要迷信什么鬼神,可当科学无法信仰,当心中的怨恨无法发泄,自己又忍不住寄托神明,能代替她好好地收拾自己所怨恨的人,程安雅觉得她现在就是这个心理。

若是有人能收拾了路易斯,赔上她的命她都甘愿。

“你没听说过,祸害遗千年么?”路易斯哈哈大笑,温柔凝视程安雅,“我们一起期待,叶三的登场。”

“路易斯,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程安雅抖着声音问,这样温柔的眼光,只会让她恐惧加深而已,她没有办法,一点也不在乎他眼里的毒辣,这一切很显然是冲着叶三来的。

想一想也是,不然路易斯怎么会费那么大劲来折磨她,一切都是因为叶三,这家伙到底…存了什么心?程安雅脸色苍白,她不敢往深处想。

“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我想做什么呢?”路易斯笑着,修长有力的手指头抚过程安雅的脸颊,他道:“猜一猜,我费了这么大劲,到底为了什么?”

程安雅心中一凛,其实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她却选择死死地压住,路易斯一眼就看穿她的心思,微笑道:“不愧是叶三的女人,你当真配得起他,怎么?想到了?不敢说?”

程安雅唇角一抖,什么都不想了,突然很想逃开,逃开他的逼迫,可路易斯哪能让太如愿,他冷笑道:“没错,如你所想,我要叶琛!”

一字一句,如同惊雷,虽说早有心理准备,程安雅不免得也惊呆了,他的行为处处透着诡异和带着恨意的暧昧,这一切一切,都是因为叶琛。

他对叶琛的执着,宁宁早就说过,路易斯此人,喜爱男色,更喜亵玩娈童,她脑海里不可抑制地想到,他这样变态的嗜好是不是因为十七年前的叶琛,所以他…才会…

程安雅脸色一阵青白,倏地大怒,“你做梦!”

他绝对不会如愿,这么龌龊的想法,他祖宗的,你怎么不去强了叶振华,偏要瞅上叶三少?她怒不可遏,心中涌起的惊涛骇浪。

路易斯一点也不生气,“做梦么?我这不是得到你了么?本来这病毒只是为了逼他就范,没想到,你这丫头还挺对我胃口的,干脆把你们都弄在一起,不是很好的主意么?”

“被你看上的人,真他妈的倒霉。”程安雅一字一顿地说,神色冰冷。

“那是你的荣幸,安雅,你最好乖一点,如果你想活命的话,我能让的病毒潜伏一个月,自然也能让它潜伏一天,你不会这么想不开,还没见到叶琛最后一面就死吧?”路易斯温柔地笑着,神色有一抹阴狠,“你死了也挺好的,虽然有点可惜,不过只有你死了,叶琛才会死心。”

程安雅大震,恨到极致。

“你恨叶三。”她说得笃定。

不仅是恨,而且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恨。

“不,我爱他。”路易斯温柔地笑着。

程安雅冷笑摇头,不,他恨叶三,这种恨带着扭曲的爱,根本就不能和常人的感情相提并论,路易斯的行为已和变态无异,他绝对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

爱一个人,并不是这个样子,如果越是爱一个人,越是折磨他,那么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一生纠缠于情爱之中,如果爱一个人就是要被对方折磨,连灵魂都掐住不能呼吸,那么世界上还会有谁期待爱情的到来?

路易斯,这根本就不是爱,只是他幼年时期的执着,这是一种恨,深入骨髓的恨,他以为是爱,真是令人发笑。

“你笑什么?”路易斯被程安雅笑得眸光阴沉,杀气显露。

“因为你可笑。”程安雅冷笑说,“路易斯,你别侮辱了爱这个词,阿琛和你一个天,一个地,你不配。”

此人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爱,他只懂得什么叫恨,什么叫报复,什么叫令人崩溃,懂爱的人,不是这样子。

啪,一个巴掌甩在程安雅脸上,她的脸颊顿时肿起来,路易斯眸光阴鸷,“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安雅,我对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疯子!”程安雅冷冷地笑,他就是一个十成十的疯子。

“你就等着看这疯子怎么把你们毁了。”路易斯冷笑,拂袖而去。

程安雅眸光一眯,愣是坐在岩石上,看那波澜起伏的海面。

阿琛,你别来了!

否则…

真的要天人永隔了。

送走了师父,许诺去了地下室,小奶包本是昏昏欲睡,因为身子疼得太难受,可一听到地下室的开门声,精神一振,谁又来了?

一见是许诺,他心头又安了些。

许诺今天穿着一件火红的束身裙子,腰部垂着很多火红的流苏穗子,尾端垂着明珠,手臂上绑着一条红色的丝带,食指间绕着一朵火玫瑰,头发依旧高高地扎起,看起来明艳动人。

这小丫头本来就是个难见的美人胚子,穿着打扮又很有范儿,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每次见她就是一个新的造型,总能让人眼前一亮。

这一身火红的装扮,衬得小小年纪的她更是容色无双,锦上添花。

长大后该是怎么一副倾国倾城貌啊。

美丽的事物总是令人心旷神怡的,不过小奶包对美色实在是麻痹,因为他家哪个长相都不差,虽然她一进来颇有点惊艳的感觉,但一想到那些软鞭抽在自己身上火辣辣的痛,小奶包就有四字感慨…

蛇蝎美人。

保不准又要一身毒打了,宁宁偏头,为自己的细皮嫩肉默哀。

许诺无视宁宁优雅的笑容,拿出钥匙让他自由,掉得太久,又是一身皮肉伤,宁宁一时适应不了,脚一软,往前摔去,眼看就要摔在许诺怀里。

许诺面无表情,偏身闪开,小奶包栽了好大一跟头,扯动他身上的伤口,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疼。

“没出息!”许诺收拾了铁链,毫不留情地踢他一脚,“起来。”

够狠的!

宁宁还没缓过神来又被她踢,忍不住抬眸大吼,“别打了!”

“我不是打,是踢。”许诺冷静地纠正他的错误,没看见那抹虚伪的笑容,她很满意,“你一个大男人摔这么难看你不丢脸啊?”

宁宁沉默,什么大男人,他怎么说也就是一个小男孩吧。

撑着站起来,小奶包动了动疼痛麻痹的腿,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期间暗暗戒备着,她又要耍什么花招?他可不认为许诺会好心地放了他。

“哼,出来!”许诺没等他发问,率先走出地下室,宁宁眉心一压,也随着她出来。

地下室暗无天日,他精准地算计过,他被关了五天,难得晒到太阳,饶是小奶包这样冷静的孩子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还真是不容易。

迎面扑来一阵白茶花的香气,走了一会儿就看见一大片白色的茶花,漫山遍野,异常美丽,许诺一身火红在旁边穿梭,显得非常的醒目。

“你要带我去哪儿?”小奶包疑心顿起,保持着一米的距离跟着她,隐约能听见一阵野兽的嘶吼,这座岛还真是非一般的诡异。

“让你走就走,哪那么多废话?”许诺头也不回冷冷说,“我要把你喂狼,你能反抗吗?”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