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那语气要多鄙视就有多鄙视,程宁远宝贝气结,自遇上这丫头,他的自制力好像变差了,好几次动怒了,两道身影穿梭在白茶花间,偶尔被枝条勾到伤口,宁宁疼得直凝眉。

许诺又听到他一声闷哼,忍不住回头,小奶包第一时间送上最优雅的笑容,她冷冷一哼,继续回身往前走。

好不容易走到一幢木屋别墅前,宁宁发现,要是从那一边走只要绕过一个回廊就到了,她偏要带他从白茶花中穿梭,而这丫头明知道他一身的伤,磕磕碰碰的一定会让伤口裂开。

真是…毒啊!

木屋别墅装潢很简单,没什么多余累赘的家具,走得是简洁风格,许诺带着程宁远走到露天游泳池前,帅气回身,指着下面,“下去!”

宁宁一时没明白她是什么意思,许诺眸色一凝,“把你自己弄干净。”

他看着清澈的水池,很阴暗地想,这该不会是海水吧,看这丫头,这种事绝对做得出来,他这一身皮肉伤要是浸到海水中…

这滋味一定是生不如死。

“你还站着干什么?”许诺冷声问,宁宁把眼光从游泳池上转回,发现一身火红的她已近在咫尺,小奶包一下子郁闷了。

“你几岁?”宁宁忍不住问,许诺眉心一压,很不悦,不过还是回答说了一个年份月份。

宁宁更郁闷了。

为什么呢?

因为他发现许诺竟然小他三个月,而比他高出快一个头,这么近距离,他竟然要…仰视她…

小奶包大受打击啊,受叶三少的影响,对男女生很多细微的差别小奶包是非常的在意的,同龄人竟然她身高竟然比他高,他非常的…不满。

在学校里,似乎他比同班那些流鼻涕的小男孩还高出不少的说,怎么到了许诺这里就矮了,小奶包很阴暗地归结于,可能是她谎报年龄。

“你磨蹭什么?”许诺很不耐烦了,一脚抬起,踩到小奶包的小屁屁上,小奶包还在沉思于这个身高问题就被许诺一脚踢到游泳池里。

噗通…

水声四溅。

“啊…”宁宁尖叫一声,防备不及,一头栽进泳池中,一下子就沉到底了,清澈的池水瞬间微红,小奶包匆忙之间呛了好几口水,很狼狈地站起来。

这泳池的水刚好到他脖子。

“靠!”小奶包一抹脸上的水,忍不住爆出一声粗口,风度全失,池水冲去血迹,再一抹,又是那张粉嫩的脸,此刻布满了怒气,一拳狠狠地砸在水上,“@#%&%…”

这骂人也非常有艺术了,气急之下连连飚出好几种语言的粗口,有意大利语,有西拔牙语,有俄语,也有法语…组成一连窜的极品粗话…

许诺站在泳池边,那叫一个英姿飒爽,眉梢挑了挑,“没想到你懂的东西还挺多的,能一下子飚出6种粗话,有意思。”

发泄过后的宁宁也愣了愣,她听得懂?

靠,什么怪物?

他一气之下说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不过天才的脑袋毕竟不是摆设的,稍微一回想就知道他刚说了什么,果真是6种语言的粗话。

程宁远,“…”

331

户外游泳池的水温很凉,虽是炎炎夏日,又属于热带,水却过分的凉,小奶包一身是伤,浸泡在这样的水里感觉还是非常的难受。

就好像是冰块渗入他的伤口,酸酸的疼,因为许诺那毫不留情的一招,宁宁胸口和腹部的伤口裂开了,鲜血一直涌出,灼热和冰冷交织,这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他真想一脚的踩死许诺。

瞧她站在岸边,一身火红,眸光冰冷,眉梢带着不屑和挑衅,小奶包想起叶薇曾经给看她看一个某某不纯洁网站,那会据说他还不怎么了解路易斯这好S*M是怎么一回事,叶薇笑眯眯地说她教他。

本来他就对这姑姑不怎么信任,但他还是好奇之下在叶薇的指导下去看了,那里有个画面他特别深刻,就是一个身穿火红色紧身衣的艳丽女子穿着光得发亮的皮鞋,手握一根软鞭,非常威武,非常S*M的画面。

组合在脑海里就是一副女王穿皮鞋,挥皮鞭的威武画面,他觉得现在的许诺和那画面颇有点异曲同工之妙,小奶包还笑着打趣要是她妈咪这样爹地肯定把反S*M回去。

所以他印象很深刻,他不禁磨牙了,路易斯手下的,果然个个变态。

“叶宁远,你是挨揍挨得不够吗?”许诺拳头握紧,以一副唯我独尊的姿态斜睨他,粉唇轻启,下命令,“洗澡!”

清澈的池水变得有点红了,凉凉地刺着他的伤口,宁宁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真是丢尽男儿的脸,虽然年纪小,不过这孩子的心理年龄早就不知道是N岁了,自尊特强。更何况他可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轻视过呢,许诺站在岸边,他在泳池中,许诺还比他高。

这气势上他就输得一塌糊涂了,这让一贯气势取胜,智力为辅的小奶包很吃瘪,很郁闷,很纠结,他琢磨着怎么扳回一局,可往上瞧许诺的脸色,他又觉得这可能性非一般的渺小。

他就一个电脑技术和一个脑子挂着好看,可人家许诺很显然就靠拳头说话,武力镇压的,瞧瞧她那鄙视的眼神,程宝贝暗暗发誓,这一次脱身之后他二话不说就奔楚离去,看几年以后怎么修理她。

所以说,我们家小奶包以后能拥有无人可敌的诡异身手都要归功于许诺,她把他的潜能全给挖掘了,这乃后话。

“喂,你愣得和石头似得想干嘛?”许诺顺脚扫起一块石头就砸向小奶包,宁宁这回聪明了,立刻躲到水里去,许诺看他狼狈的样子,唇角滑过一丝笑意。

她的玩具似乎很有趣。

呼啦一声,宁宁又浮起来,许诺道:“我以后就叫你石头了,长得也挺像石头的。”

“你长的才像木头。”宁宁忍不住反驳,粉嫩的脸气得通红,他哪儿像石头了?

“再说一次!”许诺霸道一哼,小小的脸蛋一脸犯我者死的表情,宁宁把程安雅的识时务学得非常成功,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忍。

说到洗澡,宁宁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许诺抽得烂了,虽然不愿意以衣不蔽体来形容自己现在的狼狈,但他不得不承认,的确是衣不蔽体。

再看看遮阳伞下的藤椅上有一套崭新的衣服,小奶包暗忖着,那琢磨着是这小丫头给他穿的,他身上的血迹颇多,衣服肯定要脱了,可是…

“你怎么不走?”小奶包沉声问,他现在已经没什么风度去和许诺装优雅了,什么绅士风度,见鬼去吧,就他们两人,没必要装模作样的。

他突然想起他爹地曾经说过一句话,世上总有一个女孩,是无需你对他展现风度的,所以你不必特意绅士,小奶包顿时觉得他的世界黑暗了…

他的心理扭曲了,他的脸色也狰狞了。

许诺不痛不痒地坐下来,无视他狰狞的脸色,好似他说了什么玩笑话一样,“你是我放出来的,你要是不见了,我还得那命去抵,你以为我会让你离开我的眼皮底下吗?”

“嗤,那你放我出来做什么?”

“这么说,你是喜欢脏兮兮地在地下室待着?行啊,我满足你,上来,我带你回去。”许诺脸色下沉,顿时百里冰封,这池水好似都要结冰了。

宁宁冷冷一笑,“你不打我,我至于一身脏兮兮吗?”

“我不打你,现在你就是他们几个的禁脔,看起来你还蛮期待的嘛,真不好意思没实现你的愿望,要不我现在叫他们过来,要看见你水里保准饿狼扑羊就下去了。”许诺说得不痛不痒,那叫一个风轻云淡。

还带着一点讥诮的笑容,小奶包顿时噤声了。

说到斗嘴,他有两个这么彪悍的爹娘,自然口才也不差,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掐架也要有资本才能掐得起来。

他爹地之所以能肆意妄为,那是因为他有那个资本,没人敢惹他,小奶包深深地意识到,实力,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多么的重要。

这是他巩固地位最基本的条件,所以光是在幕后,有那么多靠山,那是不行的。

“石头,洗澡,如果你不想冷死的话。”许诺才不管他有多少心思,她只要达到目的就成。

宁宁优雅微笑,“你不走我怎么洗?”

“你洗澡和我必须走有什么必然关系?”许诺面无表情反驳,宁宁笑得更迷人了,“原来你想看我洗澡?怪不得你三番两次救我呢,原来真如那少年所说,你看上我了?”

许诺笑了,小奶包倏地觉得池水更冰冷,他自醒来见到她就是一副冰霜模样,不然就是挑衅的倨傲模样,除了自报名字时一闪而过的微笑,他还没见过她笑呢。

很美,但…很危险,就像一朵养在毒液里的玫瑰,惊心动魄之余又有夺命之险。

“我说石头,你是在害羞吗?”许诺微笑的样子真的很美,脸颊两边还有一对非常精致的酒窝,“你也不瞧瞧你现在那模样,有什么可看的?女孩子和男孩子这个年龄差不多,我长得还比你好看,我要看你还不如对着镜子自己欣赏。”

够霸气,够自恋的许诺。

许诺的心理年龄也是N岁了,什么都懂,她来岛上几年,接受都是成*人教育和训练,她IQ又高,还有一个可怕的本领,过目不忘。一个女孩子该懂的,不该懂的,她都懂了。

宁宁一开始就没把她当成普通女孩子看待,哪有谁家的七岁的女孩子会这么可怕的。

听她一说,素来非常冷静的小奶包还真觉得脸上有点燥热。

“再说了,我要看上也不看上你呀,瞧你的笑得虚伪的样,最重要的,你一个大男人软趴趴的,风吹就倒,被打了还没本事还手,我许诺还没出息要这么一个废品呢。”

废品?他?小奶包深呼吸,靠,他差一点又要爆出一连窜的国际粗话。

耻辱啊,耻辱,绝对是耻辱!

生平第一次他被人说是废品?小奶包那高得无以伦比的自尊,受伤了,被许诺打击重了,如同那星马流星拳揍过来来,他的自尊凌乱成碎片。

冷静,冷静,小人报仇,三年不晚。

他就不信他会一辈子被许诺压得死死的。

“石头,你的脸色,真扭曲。”许诺淡淡地说,平平板板的语调,没什么波动。

“你最好不要自打嘴巴。”宁宁优雅微笑,虽然这微笑怎么看怎么扭曲。

宁宁阴暗地想,扭曲的心理闪过好几副许诺被他甩的画面。

小奶包还真大大方方地把那身破烂的衣服给脱了,脱得身无寸缕,还正对着许诺,叶三少的儿子自然是有叶三少扭曲和叛逆的。

当然,必要的时候,自然也有叶三少的没脸没皮。

能屈能伸!

许诺眉梢一挑,宁宁的身上让她抽了不少鞭子,一条一条的分外醒目,她下手可一点都没留情,白嫩的身子上都是鞭痕,伤口碰了水,凝结的血迹晕开,一池微红。

宁宁面不改色地擦洗去身上的痕迹,许诺慵懒地坐着,翘着腿,凉凉地看着。

面不改色欣赏,一点难为情都没有。

宁宁抬眸看了一眼觉得自己和她赌气真是太白痴了,白白便宜了她,他要是期待她有什么内疚的心情那就更蠢了。

“石头,你是不是没晒过太阳,男孩子竟然也这么娇气。”他洗好一上来,许诺从上观赏到下,突然冒出一句,小奶包这胃里的火一直冒?

娇气?

他娇气?息怒,息怒,发怒太浪费表情了,他沉默不语地拿过她准备的衣服,穿上,刚穿上内裤许诺就丢过来一瓶药,“擦了再穿衣服。”

这丫头不会放毒吧?宁宁一边擦药一边腹诽,很快擦了药,许诺又丢过来绷带,宁宁笨手笨脚地绕,总是绕不好,许诺唰一声站起来。

“白痴!”她拍落小奶包的手,熟练地帮他包扎,宁宁暗忖着,她这动作也太熟练了,好似…

经常做的事,而背后的意义,他倏地想起那天在地下室,墨色的发间,一边脸颊红肿着…

风轻轻地吹,许诺垂下的发飘在鼻尖,宁宁,伸手,想要拂去,倏又停下,一时无话。

光影斑驳,如梦如幻!

332

许诺利索地帮他包扎好,宁宁看她一会儿,沉默地把她准备的衣服穿上,这是一套浅灰色的休闲装,衣服上有一股新衣服的味儿,是新衣,穿着非常合适。

那些膏药也不知是什么制作的,抹在身上冰凉透骨,那些灼热的伤痕好似火碰见水,不再火辣地疼,非常舒服。这些地方本来奇珍异物就不少,受训的孩子受伤是家常便饭,为了眷养好身子参与训练,伤药自然也是一等一的好。

她,为何突然放他出来了?

小奶包眉心进拧,百般思考却无果,忍不住问许诺,“你怎么会突然放我出来?”

“我心情好!”许诺答得干脆,拂袖,一道火红闪过,缭乱了谁的眼睛,霸气的小姑年童稚的声音中夹着任性和骄傲,小奶包冷冷地看她。

心情好?每一处都有每一处的闺规矩,像她身处这样的组织,规定一定很严,哪会由她胡来,再说,他见她总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不是冷眸直视就是挥鞭抽他,她的心情何时好过?

许诺知他疑惑,也不说话,沉声问:“你和墨二哥什么关系?”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