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墨二哥?”宁宁颇为不解,转而明白,她说的是墨玦吧,那日她说过是若不是墨二哥送来的,她不会管他死活,“没关系。”

小奶包尚记得一些画面,他中又不全部失去意识,兴许是他是孩子,不似姑姑和十一身手那般厉害,墨晔和墨玦一开始就对他防备不深,并没在他身上打起来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犹记得海上的颠簸,墨玦为姑姑擦汗的画面,当时心中就明白,是墨晔和墨玦带走他们,这世上恐怕也只有双墨兄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越过他家别墅的红外警报,带他们离开。

许诺看他一眼,转身往外走,小奶包迅速跟上,这岛屿神秘莫测,透着诡谲,许诺心狠,他却不会害怕,唯恐只有她,才能保他在岛上周全。

骄阳似火,这天气,海风,他暗自琢磨着位置,一路从别墅到海边,有无数的监视器在闪动,不远处的高塔上有高大的男人持枪防守。

戒备森严,想要逃离,难上加难。

这岛屿不知有没通讯器等设备,他在地下室中迷糊听动静知道,每天都有直升机降落,离开这儿唯一的方式恐怕是要盗一辆直升机。

要命啊,他不会开。

他突然想起一句话,百无一用是书生,不无道理。

许诺一直带小奶包到岸边,一路上没遇见什么人,只有盛开的白茶花,小奶包搜寻着脑海里的资料,漫山遍野都是白茶花的岛屿,似乎他没什么印象。

沙滩上伫立着不少遮阳伞,伞下有躺椅,许诺坐下,小奶包自也不客气,在另外一边坐下,许诺这丫头心思很细致,或许是常年处在这样的环境吧。

也只有这边说话,才不会被人窃听。

“石头,为什么墨二哥会把你送来?”许诺问。

昨日,墨玦特意到岛上问他的情况,许诺毫不隐瞒,墨玦反应不大,连看都不去看一下,只是丢下一句,让他完好。

匆匆又走了。

许诺暗自琢磨半响,是要他伤势完好,还是一直完好?

即便是世界发生核战,几亿人命死在眼里,墨玦也会无动于衷,可他却特意赶来,让她保他完好,这份心意让许诺很吃惊。

宛如天方夜谭。

所以她第二天就让他梳洗,擦药,这是墨二哥的交代。

“你的主子不是路易斯么?”小奶包冷笑。

许诺眉梢一挑,笑意更冷,“是或不是,你能奈何?”

小奶包微怔,没想到她会如此问。

许诺很显然不想在此问题上多说什么,眸光一沉,“我问你话,回答。”

她有些许蛮横,小奶包优雅地笑,“也许你的墨二哥想当我姑父,所以讨好我。”

“笑话。”许诺冷哼,显然不信,“石头,别挑战我的耐性,我能让你伤好,也能让你残废。”

一字一顿,甚狠。

“我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心思为何如此阴暗?我说的明明是实话。”小奶包忍不住笑,心中却琢磨着,墨玦离他们应不远,既然他不远,那么…

姑姑和十一也不远。

他大胆地猜测,附近不止一处岛屿,或许他们被分散的各处,许诺话中没有透露蛛丝马迹,他心中却很明了,能细致地分析环境。

那,妈咪呢?他最担心的就是妈咪了。

“别动你的蠢念头,如果没有我带着,走不到海边就被打成马蜂窝。”许诺冷若冰霜,燥热的海风都被这一抹冷色吹冰了。

风扬起,海水汹涌。

宁宁知道,她说的是实话。

“许诺,你没想过离开吗?”小奶包突然问,偏头,微笑问,脸上尽是真诚。

虚伪!

许诺心中冷笑,他想利用她,石头,墨二哥说,你是天才,所以,你当所有人都是笨蛋么?连真诚和虚伪都看不出来?

“不想。”许诺断然回答,铿锵有力。

宁宁神色一凝,直直看她,回答太快,太绝对,他不信,她口是心非,这地狱一般的岛屿,他不信她有眷恋。

“也许有一天,墨玦也会离开这儿。”宁宁道,“你也死守不离?”

“石头,别试图去相信一些你都无法相信的事,否则,你会付出惨痛的代价。”许诺若有所思道,这圈圈套套的,到底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唯恐自己都不知。

他人赌这么一半的几率,也许会体无完肤,一无所有。

小奶包是多聪敏的人,一听就察觉不对,唰的站起来,眸光狠厉如刀,“什么意思?”

许诺也不是怯弱之人,微笑欣赏他动怒的薄红脸色,“你慌什么?我什么也没说。”

是,他什么也没说,却又什么都说了,仿佛是一种预知。

墨玦和墨晔…设了什么圈套?

“坐下。”许诺看着他,沉声说道,沙滩上,一排武装持枪男人踏步而过,宁宁的眼睛如装了一头厉鬼,“许诺,墨玦墨晔在哪?”

风度已失,惊慌跌至。

他极怒,按捺性子坐下,许诺冷冷瞥他一眼,讥诮,“自不量力,你有何资本和墨家哥哥斗?你已自顾不暇,还有闲心管他人?”

若不是墨二哥让她保他周全,她何须管他?而这个保他周全的背后还有一个意思,监视他,不许让他离开这座岛屿,不惜任何代价。

她原先还不怎么明白为何,后来查了他的背景方知为何要忌惮他,手无缚鸡之力,看不出来的第一恐怖组织的未来继承人。

这身份要是让师父知道了,许诺打赌,他立刻会变成狼群的晚餐。

小奶包冷了眸,“许诺,你从未有过关心之人吗?”

“无人关心我,我又何须关心别人?”许诺冷笑反问,神色讥诮,把玩着手上的火玫瑰,怔怔出神,微垂的眸,不见颜色。

宁宁瞬间后悔了,不该问她此般问题。

他心本极狠,他不在乎之人,生死和他无关,但许诺…好歹是女孩子,孤身一人,想必所受苦难不少,他再戳她痛处,非男子所为。

一时两人无话,四周安宁。

半晌,许诺道:“石头,你若安分一点,我保你平安,不会受辱,若你不知好歹,强硬逃离,那么,别怪我心狠手辣,这岛上,多的是让你崩溃的手段,鞭伤,实在是轻了。”

“你威胁我?”小奶包冷笑,他天生反骨,越是有难度的事,他越是挑战,这座岛屿,他闯不出去,他就不信他没法和外界联系。

“威胁你又如何?”许诺冷漠道,“石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愚不可及,从今日开始,24小时都由我全程监视你。”

小奶包为之色变,许诺无所谓起身,倏地被他抓住,她本可躲开,却没去躲,五指相触,她的手心微有薄茧,他却滑腻如脂。

许诺心生几分不悦,想要挣脱,宁宁却死命握住,“帮我。”

此生,第一次求人。

许诺眉心冷淡,手腕巧劲一转,十指分开,冰冷吐出两字,“做梦!”

程安雅受病毒之苦,每日发作两次,疼得她几乎崩溃,浑身力量抽离,太过严重时,高烧昏迷不醒,身子变得极差,她身体的免疫力被这一股病毒冲毁了。

好几次,她似能看见阎王招手的逼真画面。

也许用不了一个月,她就会命丧九泉。

死,不可怕,只是此生爱得太深,遗憾颇多,她心有不舍罢了,靠着毅力忍过一波一波苦痛,程安雅在地狱间,不停地挣扎徘徊。

路易斯欣赏够了她的狼狈,又给她注射试剂,针管刺在血管里,冰冷的温度一直透到心里,程安雅从未觉得如此难受,心脏都被针管刺破了。

她不知道是什么,她也不能反抗,她这破身子,在那几天里疼得没有一点力气,被打了试剂后,她的神经奇异的舒缓了,疼痛消失。

她知道,这不是解药,只是他为了控制她的手段。

就像是吸毒,毒瘾发作,再给毒品,再发作,再给毒品,一直循环,没完没了,知道她死亡,才能逃过这一场劫难。

程安雅心中大恸,曾经想要奋力反抗,揭开医生的隔离衣,触摸他的肌肤,她想他们统统死掉。

然,程安雅毕竟不是心狠之人,这些医生看她的眼神很恐惧,程安雅看他们的眼神很悲哀,他们也是迫于无奈,她又何必再造杀孽,一个张波,她已愧疚一生。

这双手,因愤怒而染上鲜血,她不要。

这一日她精神甚好,路易斯硬是把她拽到二楼的监控室中,给她看一副令她崩溃的画面。

那是张波,一个人在被关在密室中隔离,痛苦地卷缩身子,拼命地哭嚎,孩子的声音已嘶哑,破碎地在喉咙间漫溢,浑身上下都是因极痛而自残的伤痕。

白嫩的脸,一片惨白,正是病毒发作期间,他状若疯狂,用自己的头去撞着墙壁,血舞四溅。

她能听到骨头和墙壁撞击的声音。

一声,又一声,击碎她的心脏。

程安雅身子一个趔趄,死死地撑着书桌不让自己昏过去,好残忍的画面,她眸子睁到极限,墨色极深,手指骨节凸起,极力隐忍。

“好看吗?”路易斯轻声问,温柔地为程小姐擦拭额上汗水,喃呢如情人。

她抖得厉害,几乎站不住,她想逃离这里,却被他按住肩膀,扣住下巴,然她的视线直直地落入画面中,她即便闭上眼睛,也能听到张波稚嫩又沙哑的惨叫声…

鞭策着她!

程安雅心中住了一头魔鬼,一头名唤内疚的魔鬼,她也是一位母亲,她知道为人母的心情,将心比心,倘若里头是她的宝贝…

张波是因她,传染,痛苦,因为她的疏忽,才导致这一场惨剧。

路易斯,如果你想让我哭,那你成功了。

她快要疯了!

“解药,路易斯,给他解药,我什么都答应你。”程安雅听到自己苍白的声音,脸色绝望得令人不忍去看。

路易斯轻笑,一手扣着程安雅的腰,绿眸如魔,“什么都答应?安雅,你说的可是实话?”

“是!”程安雅沉声道,睁开眼睛,近在咫尺,她很冷静,重复,“我什么都答应你。”

“包括陪我上、床?”路易斯修长的指,滑过她的脸,笑意加深,“不悔?”

所有悲苦绕上舌尖,滚烫地疼,程安雅太过压抑,鲜血上涌,喉腥甜,她死死忍住,一个女子受辱,换一个孩子生命,有何不可?

何况,张波是她的错!

“是!”程安雅闭上眼睛,把自己的灵魂关进暗无天日的牢狱。

耳边净是路易斯的笑声,低沉,富有磁性,又带着得意,“心这么软,可怎么办才好,安雅,你不是很有骨气么?”

她沉默,骨气和一个孩子的生命比起来,太微不足道。

所以,她不要了。

路易斯想做的事,没有做不到,她怎会如此天真,以为他不能bo起就觉得自己安全。

“来,安雅,跪着求我,求我上你。”路易斯声音甚柔。

程安雅倍感羞辱,喉间腥甜之气大盛,红了惨白的唇。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