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她,微退,闭眼。

软了双膝,跪下…

333

程安雅心绪极不稳,张波的惨叫声在她脑海里盘旋,声声刺着她的神经,这种痛苦不亚于宁宁在惨叫对她的折磨,喉间更为腥甜了。

因极度的忍耐,她喉间疼痛难忍。

路易斯本是太过极端之人,见她顺从难免扫兴,恨不得程安雅能处处和他做对,他知道他捏住她的软肋,女人不过是女人,心太软,总是容易被心伤所扰。

他大感快意,“求我啊。”

模样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宛如九天之上肆意凌辱命运的神,翡翠绿的眸,漫溢点滴疯狂,渐渐的,到了极致,似已迫不及待要欣赏她此刻的狼狈。

程安雅本是极为隐忍之人,即便心伤过甚,疼痛难忍,她都能咬住牙关,一语不发,否则那日也受不住路易斯那么多重拳。

也因太过隐忍,情绪内敛,过于绝望痛苦的情绪在心胸爆发,气闷难忍,伤了心肺,那一口一口鲜血上涌,又被她生生地咽下去。

她只觉得喉间太过腥甜,嗓子被尖刀磨过,极是难受,最伤她的,还是张波的惨叫声。

“求你…”程安雅牙关一松,鲜血涌出,她一手撑地,身子软下来,大口大口的鲜血漫溢而出,那句话,怎么也喊不出来。

说是不要骨气,很是简单,真是要做起来,真是要人命,此般屈辱性的话,由一个女子说出口,该是多大的羞辱,她总需要一些自尊的。

程安雅心伤至极,捂着胸口阵阵地咯血,地板瞬间一片猩红,这和常年郁结的之人咳血不一样,她是悲伤太过,伤了心脉。

那一声声,似要咳出来的痛,闻者落泪,偏生路易斯无动于衷,她的惨状无关他的情绪,他只要达到他的目的即可。

“解药,你说没有。”程安雅一手撑地,一手捂着涌出来的鲜血,片刻,指缝猩红,犹记得他说此话时的决绝,是真没有,还是故意诓她?

路易斯此人行事作风,很是诡异,不能以常理推断,若他真有解药,那她来换张波的命,值得。

“你倒记得清楚,还记了什么?”路易斯冷笑,双手交剪在后,盛气凌人,“如今你有求于我,就这么一个机会,看你赌还是不赌。”

程安雅苦笑,路易斯明知,即便是要了她的命去换张波,此刻她也赌,何况是受辱。

“只要张波没事,我…”她话音还没落下,就听屏幕中一声极为惨烈的吼声,稚童的声音很细嫩,即便是沙哑至极也有几分清亮的幼嫩之气,这一声吼着极像幼兽的悲鸣。

张波猛地一头狠狠地撞在墙壁上,血舞大溅,满身是血的孩子,就这么软软地摊在地上,一地妖红,那些鲜血从他的头上,缓缓地溢出…

几乎流成河,孩子的身体如秋天的落叶般,枯萎了。

程安雅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以这样惨烈的方式,死在她面前,程安雅目赤欲裂,路易斯似也没想到一个孩子会那么决绝,他微微挑眉…

程安雅瞬间疯狂…

“不…”女子的凄婉的尖叫,响彻这一片翠碧的天空。

海边,程安雅抱着张波,呆傻地坐着,双眸空洞得可怕,眼泪一滴一滴地落,被路易斯打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她尚且不哭,却无法不在意一条脆弱的小生命。

她求了路易斯很久,才让她把张波抱出来,近日路易斯不知在她身体里打了什么,四肢有力多了,和往常无异,张波年岁比宁宁略小,抱着他,程安雅虽有点吃力,但坚持住了。

这孩子,还未断气,残余一丝呼吸,但她很明白,他挨不过一个小时了,撞得那么厉害,他是铁了心寻死,他流了很多血,程安雅试图捂住她的伤口,不让他流,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指缝漏出妖红。

他的生命在流逝。

“张波,我对不起你,对不起…”程安雅大恸,哭得不能自己,她怨天怨地怨自己,她那天不该碰他,她无心,却害死了他。

“姐姐,我…没关系,你别哭…反正离开不了,早死了,也好。”张波气若浮丝,话说得也不甚利索,程安雅擦了眼泪细细地听,尚听得清楚,因听清,她心中更痛。

“姐姐,你别忘了…帮我捎信回去…”张波五指紧紧地揪着程安雅的衣摆,“A市,张司令…”

程安雅迷迷糊糊中,大震,上次张波说了一个地址,程安雅因心绪不稳浮躁,并不多想,如今一回忆,大惊,那地方,似是张公馆的地址。

A市城南的张公馆,他一说张司令,程安雅心中顿时明白了。

“张波,你是张司令的曾孙?”

“你认识我曾爷爷?”张波的身子逐渐转冷了,血还不停地涌出,他的唇角带着一丝笑,“那很好了,我不见了这么久,曾爷爷,爷爷…一定伤心透了。”

程安雅刚回A市不久,对A市的形势并不是很明朗,知道张司令是有一次,他在商界的儿子和叶琛有一笔合作案,素来桀骜不驯的叶琛对他甚是恭敬,言词之间,谦卑有礼,程安雅好奇一问才知道。

张司令是位老将军了,位高权重,是政坛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黑道白道莫不忌讳三分,是当红当专的要政人物,可以说是A市权字的代表。他有两位儿子,一位从政,一位从商,从政的大儿子在政坛也叱咤风云的人物,从商的小儿子在商界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可以说,张家的人挡在A市的公路上,市长都要绕道走。

她早就觉得张波这孩子不似普通人家长大的孩子,文雅有礼,落落大方,这么小的年纪能有这样的教养,家庭力量不可小觑,只是没想到…

如此的厉害。

张波失踪一年多,张家出动黑白两道的力量搜寻,一直没有放弃,程安雅对此事并无耳闻,因为张家和叶家的生意往来不算太频繁,张家的家事她知道不多。

她只知张家兄弟很团结,共进退,所以张家的权,放眼A市,叶三少及不上。

程安雅根据已有的记忆回想,张司令膝下有3孙子,4孙女,可曾孙这一辈的,张波是长曾孙,在家里定是备受宠爱。

路易斯,好大的胆子,连这样背景的孩子也敢拐来。

“张波…”程安雅心知他将要去了,心口更是难受极了,这样背景下的孩子,前途一片光明,不管从商,还是从政,他一生都会顺利,功成名就。

这孩子的性子又是甚好,可惜…

“我会转达的,你放心,我会帮你转达的,到时候,我亲自去张家领罪。”

路易斯,他琢磨着不知道这孩子的背景,底下人办事,又是训练选材之事,不用事事都通过他,程安雅暗暗落泪,张波倒平静。

这么年幼的孩子面对死亡如此坦然,这和他温淡的性子有关,但更多的来自于这一年多来地狱般折磨,每天都有人死亡的恐惧。

他是看淡了。

“真好,这么久了,第一次有人抱我…终于结束了…”张波笑着,轻声喃呢,“终于…结束了…”

尾音已淡得听不见,紧扣着她衣摆的五指松开,软软地落在沙滩上。

“孩子,你累了,好好地睡吧,你的灵魂会回到A市的,回到你家人身边,别怕…一路走好。”程安雅眼泪滚滚而下,面对死亡,她太过无力。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断气,感受着他的身体变冰冷。

其实,张波他不想死的,虽然很累,很苦,可他并不想死,他若寻死,多的是办法寻死,他只是迫于无奈了,想起这孩子唇角的笑容,程安雅大恸,痛哭出声。

如果可以,她会宁愿让宁宁代替张波,克尽孝道。

这一切,都怨她。

程安雅心口宛如被人挖了一块,又咳出点滴鲜血,头阵阵巨痛,恨不得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只是梦一场,只是梦一场…

可现实是那么的残酷,逼得人不得已勇敢地站起来,程安雅比谁都明白,死去的人死了,活着的人,磨难还在继续,路易斯,因果循环,你会有报应的。

因张波是染了病毒死亡,岛上人人忌讳莫深,丢在海里随海浪吹走,不知飘去何处,她说什么也不愿,程安雅亲自把张波火化了。

程安雅把他的骨灰小心翼翼地装好,封在瓶子里,连同张波手上那一枚湛蓝色的宝石戒指一同,放到她房间里,路易斯还不至于连一瓶骨灰都容不下。

程安雅经此一事,整个人七魂如掉了六魂,人变得沉静了,终日坐在窗边,看起伏的海水,脸色一片木然,路易斯几欲以为,她会疯了。

可她熬过来了,身体大损,多半时候,缠绵病榻。

路易斯偷鸡不成蚀把米,甚怒,不管他多么疯狂地拍打,嘶吼,程安雅始终不给他一点反应,他每次一来,总会疯狂大喊大叫一番,程安雅便会一身伤痕。

心理和生理都有严重的创伤,程安雅的身体迅速消瘦下去,巴掌大的脸蛋上,那一双眼睛大得惊人,可也空洞得令人不忍去看。

另外一座岛屿上,夏日凉风大吹,叶薇学得乖精了,鲜少再去惹墨玦,收敛她的爪牙,开始走淑女路线,撇开她现在浑身无力,受制于人,外加不去想她三哥一家的情况,叶薇觉得这日子过得还算是滋润。

墨玦此人性情诡谲,喜怒不形于色,唯独对叶薇能有几分真性情,会怒,会吼,会砸杯子捶桌子,叶薇倒是很喜欢逗他,既然注定已是囚犯,硬碰硬已是僵局,她就试着走别的路线,在一条不归路上走到黑一贯不是叶薇美女的风格,她更喜欢多方挑战。

她性子不喜静,墨玦偏喜静,叶薇总不会如他所愿,他防她防得很紧,他知道不管他怎么绑着她,叶薇总有法子挣开,墨玦干脆就把她关在什么都没有的地下室。

门,还是密码锁。

叶薇尝试过解码,但很悲哀的是,每次都差不多到时候,墨玦他就回来了,她觉得墨玦是故意玩她,掐着时间回来的,不然怎会此般准确。

于是他在的时候,叶薇便不让他清静,一直在他耳边吵个不停,叽叽喳喳地套话,这些手段她用得很巧妙,但墨玦也不是省油的灯,棋逢对手,叶薇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知道的不过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她不感兴趣,在这海岛上过得不知外界情况的日子,叶薇终是烦躁了,情绪低沉,淑女路线又走不通,她走悲情路线。

墨玦很享受和叶薇相处的这段日子。

他觉得这女子的脸部表情很丰富,上一秒她还笑眯眯的,下一秒又能冰冷肃杀,偶尔柔情似火,眨眼间又是狠戾无情,他觉得很新奇。

对墨玦这样的面瘫来说,他觉得这么连续换表情实在是一种高难度的动作,他一直暗暗观察叶薇的表情。

他知道她一直想要出去,一直想要知道程安雅和程宁远的下落,但他不告诉她,虽不喜他们占据她太多心思,但很喜欢她琢磨着心思和他较量。

这样代表,她有在想他,琢磨他,很不错,很好。

因她一句日后我侄子有个三长两短,今生我叶薇和你势不两立,他迫不得已,特意去让许诺照看程宁远,那对母子占据她太多心思,他倒想一掌劈死他们一了百了,但却做了蠢事。

那日回来,墨晔问,去哪儿了。

他诚实回答,哥哥骂他得了失心疯,嗯,也许,有点,但还不够,他一个人失心疯没意思,要疯,大家一起疯。

“大白,让我出去透透气行不行?”叶薇软着声音央求着,大白是她新给他起的外号,墨玦美人她叫腻了,看外面阳光多好啊,最主要是她知道,楚离一定会透过卫星找她们,一旦有机会在阳光底下,被扫描的概率要多一些,起码比躲在屋里要强。

“不行!”墨玦断然拒绝,“楚离在用卫星找你们,你以为我们不知道。”

“靠!”叶薇不禁大怒,拎起桌上一个杯子狠狠地砸向墨玦,被他风轻云淡接住,又放了回去,叶薇怒极,“你是不是第一恐怖组织的间谍啊,这种事你也知道。”

墨玦一身诡谲,静默,半晌道:“因为楚离发出命令的时候,我看见了。”

他正巧在监视着第一恐怖组织的顶级机密主机命令,卫星搜索一启动他就知道了,但他还有法子,让这几处岛屿,神不知鬼不觉地划分在扫描范围外。

他觉得这个消息要是告诉叶薇,她一定又要发怒了,不让她出去,只是希望两人多在一处相处,不想去外头,他讨厌,所以找了一个借口。

叶薇感慨着网络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墨玦估计把第一恐怖组织的军用系统都控制了,说不定还能模仿楚离和黑J,杰森的口气下命令,真是太可怕的。

“你乖一点。”墨玦冷冷地道,情人间的喃呢和温柔话音由他出口就变了模样,和温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一个春,一个冬。

差得甚远。

叶薇很无奈,出去走一趟对她来说,已经变得这么艰难了,困于囹圄的感觉,真她爷爷的糟糕,这辈子唯一一次,绝不会有下一次了。

什么办法都用尽了,都不管用,到底他吃什么呢?似是软硬都不吃的。

叶薇倏地妖娆一笑,好吧,美人计就美人计,她媚笑着过去,搂着墨玦的脖子娇滴滴地说,“大白,植物不晒阳光都会死,何况是人,我真的闷坏了,你带我出去走一走行不行?反正有你跟着,我现在一点攻击力都没有,你也太不够一丝了,这么防我做什么?”

墨玦紫眸一片深沉,冷了颜色,“叶薇,别对我耍心机。”

他极不喜欢。

丫丫的呸,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自己对我耍心机怎么没说?叶薇一肚子闷火没处发泄,但她没笨得去挑衅墨玦,那绝对会死得很难看。

“耍心机怎么了?偶尔来点小心机这才是情趣,懂吗?”叶薇在他耳蜗处吐气如兰,甚是诱惑,“我要是死死板板,你还看不上眼呢?是不是啊,大白。”

每次叫他大白他都很不高兴,但却诡异地没有纠正她,叶薇叫着叫着也习惯了。

“不准!”墨玦维持原判,不为女色所惑,一张平板的脸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紫眸一片深沉,看不出一丝情绪来。

叶薇在他大腿上磨蹭着,修长的手指挑逗墨玦突出的喉结,笑得如狐狸精转世,魅惑苍生,“大白,说准了。”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