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原来是老窝没了,恭喜你,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被轰了再重建。”程安雅冷冷讥诮,苍白的脸浮起一丝讥诮的红,阿琛他是耐心尽失了吧?

不然也不会如此的冲动。

宁宁曾经说过,黑手党总部轰不得,所以即便是杰森对路易斯多痛恨,小奶包对他多不待见,他的老家一直都没人动,毕竟和黑手党做对,代价不小啊。

得不偿失。

阿琛他,多半是…忍无可忍,她能想象得出,他是多么的忍耐,不然也不会过了这么多天才会轰炸,早几天就该轰了。

路易斯在笑,程安雅也在笑,可她笑得有点不安。

“安雅,你猜我为何去了,又折回来?”路易斯问。

“不知道。”懒得去猜,她和他本就不是一路人,除了叶三的心思,她懒得动脑子去猜测别人的,他还不配,“不说就滚,我要休息。”

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路易斯脸上阴鸷,“因为我猜到他是逼我出面,调虎离山,我偏不如他所愿,你是不是很失望?就算你他来了,你们也走不出这个岛。”

“路易斯,总有一天你会自打嘴巴。”

路易斯脸色阴狠,每当程安雅如此不逊时,他总想狠狠地掐断她的脖子,这个女人总是过分的嚣张,即便是看似柔软,尚且看见哭过的脸,她看起来也是如此的嚣张。

忍无可忍,手猛然一动,狠狠及掐住程安雅的脖子,眸光狠厉,“安雅,我有时候就这么想,这样掐死你,火化了,叶三一辈子也找不到,岂不是很好?”

“你没种!”程安雅甜甜一笑,脸上是那种谁看了都会觉得很明亮的笑容,路易斯眸光一沉,俊美的脸上肌肉扭曲,翡翠绿的眸阴鸷骇人,扬手,一巴掌就甩过去,直接把程安雅的脸打偏了。

程安雅依旧微笑,他的确没种。

“我没种,我都上过叶三,你说我没种?”路易斯阴鸷地笑。

340

程安雅脸色瞬间惨白,有好几分钟,属于呆滞状态,反应过来,急怒攻心,扑过去就想找路易斯拼命,却被路易斯控制双手,反手一拧,程安雅顿时听见自己骨骼断裂的声音。

好痛…

额上冷汗阵阵,好痛。

“路易斯…”程安雅喘着粗气,硬是忍着剧痛挣扎,模样有点疯狂,“你会有报应的…”

身体痛,心口更痛,这比起看到叶琛在美国那段黑暗日子她更觉得愤怒和屈辱,这个恶魔,她诅咒他不得好死!

程安雅从来没有一刻如此希望过,她就是叶薇或者十一,能有叶薇和十一的彪悍身手,能够一招就把路易斯打趴了,她去找十个,百个男人来上他,让他也尝一尝这个滋味。

痛恨此般脆弱的自己。

太多的疼痛,铺天盖地而来,程安雅疼痛到窒息,脑海里闪过一幕幕,都是叶三少当年受辱的画面,她几乎疯狂。

她的阿琛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老天要如此残忍的对待他?

十岁,啊啊啊…路易斯,你这个变态,你到底存了什么心思,竟然会对一个孩子做这么残忍的事,你该死,该千刀万剐。

普通一个男人都不能忍受的事,更何况是心高气傲的叶琛,怪不得当年他会杀了路易斯,他会自闭,他几乎被毁了,如果她的阿琛不是太坚强,那么十七年前,他就死了,死在路易斯手里。

他何其无辜,他又何其悲伤,令她心怜。

路易斯,你又何其的残暴无情,连自己的弟弟都不放过,就算他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也不该如此残忍。

程安雅眼泪夺眶而出,真真正正体会到什么叫撕心裂肺的痛,好似要把心脏都掏出来,抚平上头的伤痕,这种感觉,令她绝望到窒息。

阿琛…我心痛得要死掉了,怎么办?

“报应?”路易斯轻笑,神色有一点扭曲的温柔,“爱一个人,怎会是报应呢?我那是爱他。”

“你恶心!”程安雅讽刺,一擦眼泪,近在咫尺的脸看起来如此的丑陋,“你他妈的就是恶心,变态,龌龊,怪不得你不举,你活该。”

路易斯眸光一沉,扬手狠狠地打了程安雅一巴掌,直接把她打趴在锦被上,他又狠狠地揪着程安雅的头发逼得她不得不抬头。

程安雅忍诅痛,冷冷地笑,“怎么?恼羞成怒了?路易斯,你可悲,你可恨,你活该,你不配爱人,给你一个爱人,你也没零件上他。”

身为男人,不举算是很严重的伤害了吧,很少有男人能够忍受自己有这方面的缺陷,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伤害自尊的,路易斯就算变态,他也不例外,他也在意。否者那天在沙滩上,他就不该死命地揍她,逼得她有所反应,她没反应,他也没反应,他一定很恼火,很屈辱。

她是气得失去了理智,才会如此不淡定,她现在心痛愤怒都顾不上理智了。

一个人为另外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些时候,生命,尊严,羞辱,统统排在后面,奋不顾身,九死不悔,这就是爱情,和坚贞。

叶三,是她此生最心怜之人,若有人伤他,十倍百倍的痛等比落在她身上,她哪顾得上其他。

“程安雅,你有种!”路易斯眸光阴鸷,冰冷地笑,“你和他抱在一起你就不觉得脏吗?你的男人被别的男人碰过,还不止一个。”

“你给我闭嘴!”程安雅疯狂大吼,沙哑了声,不管不顾地拿起一旁的古董花瓶砸他,很希望就这么砸死了他,一了百了。

路易斯闪过,程安雅身体毕竟弱,哪有路易斯敏捷,花瓶落在地毯上,滚出很远,很滚…

碰上桌脚,发出哐啷的一声,裂开了。

“你最脏,阿琛的名字从你嘴巴里吐出来我都觉得脏。”程安雅冷声嘲讽,状若疯狂,“你最没有资格说他,叶雨坤,你不配!”

阿琛的名字,他不配提起。

路易斯冰冷地笑,“我不信你真的不介意,程安雅,是个女人都会介意,除非你不爱他。”

“我爱不爱他,我自己知道,你凭什么说话,说白了,你就是一个变态恶魔,不该存在地球上,再说白了,你十七年前就该死了。”程安雅冷笑道:“你现在来告诉我这些,只会让我更爱他,更疼惜他,我抱着他时刻都记得,这个男人受过伤,我会比以前更疼他,更怜他,更爱他,不会让他再受伤。路易斯,你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爱,也是,人和畜生本来就有代沟,跨种族的生物就不该存在一个空间,你丫的冲动你怎么不去找畜生?”

程安雅是怒极了,指甲都深深地刺入掌心,疼痛不已,可却抵不住眸中的酸涩,她逞一时口快就抱着必死的心,路易斯,她休想利用她来打击叶三。

他爱叶三,哈哈哈…这是她有生以来听过最好笑的事情。

阿琛,我是不是要惊叹一下,你魅力无边呢?可你魅力无边就魅力无边,为什么会被这种畜生看上,这是杯具加餐具,你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想起叶琛知道路易斯身份的那一晚的疯狂,程安雅心如刀绞,那是多痛的伤啊。

路易斯在笑,似是没听到程安雅的话,独自陷入了回忆中,笑得很怀念的样子,“你知道那时候的叶琛有多可爱吗?你一定不知道。”

程安雅根本就不想听下去,她有预感,接下来的话会让她崩溃,可除了死亡,她要怎么来阻止路易斯?

“那时候他小小的,明明是一副小孩样子却要装深沉,看见哥哥明明很崇拜,却要装疏离,眼光总是怯生生地看着你,看得人心都酥了。”路易斯笑着说道,“我是那么的爱他,那么的渴望他,有一天晚上情不自禁亲了他,竟然被他发现了,这小子立刻就和他妈妈说要回家去住。我爸爸当然求之不得,他本来就不想要他,可我怎么会如他所愿呢?所以我绑了他,找上我们圈子五个人,一起轮着上他,他哭,我们揍,昏了,醒了,都继续,我们当着他妈妈的面,就这么玩了他七天七夜,家里每个人都知道,那个女人被我们绑在一边看她儿子被玩,多刺激啊。”

“你闭嘴,路易斯,你给我闭嘴。”程安雅尖叫,用力捂住耳朵,疯狂地尖叫,寂静的别墅,只听到她撕裂般的尖叫声,响彻半空。

一片凄婉!

一片凄厉!

程安雅根本就控制不住身体里涌动的情绪,再不发泄,她就要疯了。

十七年前的真相,令人崩溃。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十七年的事吗?”路易斯笑得畅快,脸色转而阴鸷起来,不理会程安雅的尖叫,继续说道,“谁知道我低估这小子,他们走后,就剩下我,他本来都想一个碎娃娃了,没想到竟然从床底拿出一把刀来刺我,哈哈,他真够机灵的,在那次之后就开始防备我,竟然忍了七天才动手,可惜啊,我命不该绝,他反而把他老妈给害死了,你说,连老天都站在我这边,你们能奈我何?”

“你疯了!”程安雅抱着自己卷缩到角落去,路易斯他,肯定是疯了。

只有疯子,才会做这样的事,她根本就无法理解路易斯。

“哈哈,是,我疯了,我想得到他,想得快要疯了。”路易斯笑道。

程安雅说不出自己现在的感受是什么,一颗心如同在火上焚烧似的,翻滚着,疼痛着,银针穿心…

“你做梦,你做了这么多年的梦,路易斯,你真的很悲哀。”程安雅说道,冷冷地笑,“你顶替别人的身份活了这么多年,你根本就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所以你才如此执着阿琛,想要证明自己。路易斯,你等着看吧,你这一场梦,该醒了,你会发现你错得有多离谱。”

路易斯冷冷地笑,仿佛程安雅说了什么笑话似的。

程安雅亦冷冷地笑,直直地看着他,“路易斯,世界上谁还认识叶雨坤是谁?你活着这么多年,到头来,你只是一场悲剧。”

不,应该,叶雨坤,他的一生都是笑话。

“哈哈哈…”路易斯疯狂地大笑,笑得不可抑制,形态疯癫,有几分可怖,“你说的对,所以,你们一个一个,都要陪我下地狱。”

变态!

程安雅神色冰冷,路易斯,最终下地狱的,只会是你一个人。

如果同你共处一个地狱,我宁愿魂飞魄散。

341

路易斯疯狂过后就离开,程安雅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一夜无眠,太多的情绪在心中交织,身子被病毒侵袭,免疫力本就不成,下半夜发起高烧。

烧得不是很严重,但她情绪闷着,心气不顺,身子很是难受,整个人酸软得厉害,就差没哭起来,有几分难言的绝望,她在床上翻了一夜。

越来越闷,后面都只觉呼吸困难,心口扯痛。

她不想回忆路易斯的话,每想一遍,心口就疼一次,好像被人砍了几刀,可是,路易斯的话却一直在脑海里不断地盘旋,不断地盘旋。

她清晰地记着他每一个字,那些羞辱般的字眼,一次又一次地凌迟着她。

“不要想了…”程安雅疯狂尖叫,恨不得就这么晕过去,不醒人事一了百了,可偏偏身体却顽强得很,没有一点失去意志的征兆。

她一直翻滚到天亮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再一次醒来,天已大亮,已是算准了时间般,桌上有热腾腾的早餐,程安雅洗漱,看着镜子里和鬼一般可怖的自己。

她苦笑!

她快要认不出镜子里的人到底是谁了,她过去虽然瘦,可是脸颊润泽有光,很降,可如今,脸上失去了所有的光彩,眸子也是一片黯淡。

下巴尖了,两边脸颊深深地陷下去,没有一点肉,露出的颈子,血管青筋暴跳,手臂就这么伸出就感觉是用了全身的力气,甚是恐怖,这副身子被糟蹋得不成*人形了。

程安雅讥诮,也不过十天的光景,她好似过了一辈子,这种折磨,好似没有尽头,的确令人绝望,她要不要对自己好一点?

她绝不相信昨晚坠机中的人是叶琛,但他应该知道她在哪了,没准这几天就找上门了,要是看见她这副鬼样子,嘴巴里绝对吐不出什么好话。

程安雅想着,想着,忍不住掉了眼泪,她用冷水洗了脸,冷却脸上的热度,头发就这么散着。

早餐分中西两种,女仆摸不准程安雅的脾胃,每天都准备了两份早餐,以前程安雅三餐都没有胃口,吃得不多,有时候两三天都没吃。

今天却一反常态,拼命地把食物往嘴巴里塞,她其实尝不出是什么味道,只是逼着自己吃下去,补充身体应有的营养,她不想叶三看见她这副鬼样子。

吃了早餐,有点撑了,程安雅头昏沉得厉害,忍不住又爬上床去休息,昨晚睡得不够,精神极差,这一次她想好好地睡一觉,放空脑袋,什么都不想。

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程安雅做了梦,她梦见一片白茫茫的天地间,她看见一堆人在围着虐待叶三少,耳边传来叶三少愤怒的嘶吼声,她想要冲过去阻止,双脚却死死地钉在地面上,动弹不得。她又看见了有人拿着鞭子一直抽着她的宝贝,耳边听着小奶包的哭喊声,一声一声地喊妈咪,爹地救命,程安雅听得心都碎了,疯狂地尖叫着,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奶包在她面前被打得半死。

程安雅哭着,喊着,可没有人理会她,一会儿,路易斯从阴冷地出现了,他的脸上挂着很温柔地笑,拍着手欣赏着叶三少和小奶包的惨状。

路易斯问她,“安雅,怎么样,这是我专门为你排演的节目,你喜欢吗?”

程安雅怒骂着,诅咒着,想要冲过去和他同归于尽,可是空气好像一张网,画地为牢,把她紧紧地困在其中,她什么也做不了。

她大喊,大叫,大哭,嗓子都沙哑了,耳边还传来叶三和宁宁的惨叫声,她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软软地跪在地上,卑微地求着路易斯放人。

风凉凉地吹,她的骨子都冷透了,尚能感受到这股刺骨的冷,正在向四肢百骸扩散,程安雅很无助,只能这么哭泣着,放下自尊,跪着求路易斯放过他们父子。

路易斯不肯,不饶,扳着她的脸,让她看着叶三少怎么被凌辱,看小奶包怎么被揍得半死不活,程安雅泣不成声,几乎死去。

转而嘲突然一转,她梦见了她和叶三少重逢了,叶三少一下子冲过来,程安雅大惊,立刻喝住,悲惨地告诉他,她身上有病毒,不能触碰别人。

叶三少怒眸远睁,两人两两相望,近在咫尺却不能拥抱,只能这么看着,看着,哀伤绝望。

他问,“你还有几天能活?”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