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程安雅微笑道,“你觉得这种时候我们会说实话?说吧,什么条件,你肯放我们走?”

王子殿下眸掠过一丝亮光,缓缓地落在程安雅脸上,极少有女人敢和他这么说话,明明含笑,却有一种暗讽。他端详着她的眸,微微沉了。

叶三少心头一惊,却见王子殿下眸光更加专注,他暗道不好,程安雅也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就注意到她了,她并无挑衅之意,这话由叶三少说出来,一样是这个口气,这个意思。

“你的女人?”王子殿下眸光掠过一丝兴味,打破了平静的湖水。

叶三少不动声色把程安雅往身边一拉,霸气宣称,“没错,我的女人。”

夏维特将军倏地也发现什么,有几分担忧,“殿下…”

王子殿下抬手制止他,似乎他很不喜欢听别人的劝诫,他直指程安雅,“放你们走,可以,她必须留下来。”

叶三少冷冷一笑,怒气狂飙,却极力隐忍在漆黑的眸子下,“王子殿下,你素来有抢别人女人的习惯?”

夏维特将军脸上大变,王子殿下的脸色瞬间沉了,尊贵良善的脸庞瞬间可怖如魔,如厉鬼般冷酷,手枪倏地拔出,对准叶三少,“你有种,再说一次。”

这句话,似是勾起他最沉的怨恨,程安雅的心都提起来了,刚脱离险境怎么又碰上狂人,叶三少却风云不变于色,优雅地笑,“我说的不对吗?”

王子殿下大怒,刚要扣动扳机,倏地一道微笑的女声飘了进来,“我说威廉,好久没见你开枪了,姿势还挺标准的嘛。”

王子殿下身子一顿,赶紧收了手枪,夏维特将军恭敬行礼,“容颜小姐。”

363

容颜是一个气质美女,大凡第一眼见到她的人都会这么认为,她的美不似程安雅那么纯,也不似叶薇那么艳,五官秀而雅,肌肤如雪,有一种内敛而宁静的美。

倘若是叶薇是一朵牡丹,程安雅是一朵百合,那么容颜就是一朵莲花,风华秀美,却又没那么逼人。

她缓缓走近,给人的感觉真的仿佛一朵亭亭玉立的白莲花,婀娜娉婷,皎皎如月,叶三少总算知道威廉王子为什么从一开始忽视程安雅,却又立刻注意到程安雅。

因为容颜的笑和程安雅如出一辙,都是那么淡静,看似风云不动,却带着一丝暗潮,两女眉梢间气韵极度相似,那一双眼睛生得也相似,只是程安雅明媚,而容颜显得沉静。

“颜颜,你怎么过来了?”威廉王子脸上露出温软的笑,一扫厉鬼般的神色,眨眼就恢复了良善王子的模样,风度翩翩,又是尊贵王子了。

容颜微笑,沉静的眸光一转,半真半假地说道:“日子过得太无聊,过来看热闹。”

“颜颜,只是一点小事,没什么热闹可看,你先回房,我处理好事情自会和你详细地说。”威廉王子轻笑道,态度很温和,他看着容颜的眸光,炙热而温柔,深情不悔。

“是啊,容颜小姐,王子殿下只是处理一点小事。”夏维特将军也帮腔,有点战战兢兢的,相对于他的王子殿下,他似乎更害怕看起来温润无害的容颜。

“小事啊…”容颜笑靥如花,眸光扫过程安雅和叶三少,一手拍在威廉王子的肩膀上,温柔地为他整理微乱的衣衫,声音戏谑,“一件小事就能让你动怒,也能让我看见你的持枪的场面,很有收获,比在冷冰冰的城堡强多了。”

威廉王子见她笑得温软,正想握住她的玉手,谁料容颜技巧一闪,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笑了笑,“你处理你的小事,我看我的戏,互不影响,继续。”

她甚至摆了一个请的姿势,内敛的风华中透出一股沉沉的威仪,气场极强,三言两语,整个大厅却是静悄悄的,连夏维特将军也不敢多说一句。

“颜颜,你这不是难为我吗?”威廉王子口气颇为无奈,照理说是该动怒了,可他眸中却无一丝动怒的迹象,反而是呵护宠溺的包容。

叶三少和程安雅都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在这时候插话,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位容颜是威廉王子喜欢的女人,而这个女人的态度,却是令人捉摸不透。

她看似温柔,总是带笑,如程安雅一般,可程安雅给人的感觉是伪装,恬静,八风不动的淡定,而她给人的感觉除了淡定外,还有几分深藏不漏。

那一双漆黑灵动的眸,深邃如海,执着而坚定。

容颜笑道:“威廉,你说的是哪儿的话,你都为难我,我为何不能为难你?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土匪啊?”

威廉蹙眉,容颜翘腿,笑得轻松自若,“很少见你动怒了,难得,他说什么让你动枪了?哦,你素来有抢别人女人的习惯吗?没听错是这句吧?这有什么好动怒的,拆开来每个字都很平常,没什么贬义,组合起来么?你不是正干这事吗?敢做还怕人说,恼羞成怒可不是你的作风嘛。”

平平淡淡带笑的话,却让威廉沉了脸,程安雅暗自佩服,很强悍的女人,即便没有叶薇那种咄咄逼人,风华绝代也能轻易地制止一个彪悍的男人。

又或许,正因为威廉爱她,所以有所忌讳吧。

叶三少倒是优雅地笑,看他们一人一句,不难猜出他们的关系,容颜语气虽然有笑,很是温和,暗讽之意却很明显,夏维特将军不动声色一抹额上冷汗。

威廉王子说道:“颜颜,你非要挖苦我才行吗?”

良善王子的脸上蒙着一层晦涩的阴影,声音也带着几分自嘲和痛苦,女子却八风不动地笑着,总是一号表情,淡淡地说,“谁挖苦你了?忠言逆耳,你不爱听就算了。”

威廉王子阴鸷扫过叶三少和程安雅,透出几分杀气,若能选择,他肯定快一步毙了叶三少,可如今,他却不想在容颜面前露出这么暴戾的一面。

有过一次,已让他痛苦一生,错失了她几年,他再也不想尝试第二次。

他一记眼神,示意夏维特将军把叶三少和程安雅都带下去,他还不想让外人看他在容颜面前这副样子,威廉王子很高傲。

夏维特将军刚动,容颜就抬手阻止,他的眼神看向威廉王子,又看容颜,一时不知听谁的,威廉王子狠狠地瞪他一眼,容颜微笑地看着程安雅,“你不是看上人家了吗?继续啊?带下去做什么?”

“颜颜,你别误会,我没那个意思。”威廉王子一听大急,抓起她的手解释,“颜颜,你知道我的为人,不会做这样的事。”

容颜挣脱他的手,笑了笑,依旧淡静,她看着威廉近在咫尺的眸说道:“若是五年前的你,也许,我会有点点相信你。”

“颜颜!”威廉王子急呼,眸光黯淡,容色痛苦,为什么如今的她看起来如此高不可攀,只是五年的缺失,那个从小在他身边笑得甜甜,说着最爱威廉哥哥的女孩就不见了。

他知道他做错了事,可他已经努力的挽回了,他只是没想到容颜一转身,那么的决绝,不给人留一点机会。

容颜,我只是迟了一点点。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多等我一会儿?

他的痛苦,程安雅和叶三少看在眼里都觉得有点可怜,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男人,从他们的对话就知道是失去后才懂得珍惜的狗血故事。

但女主角似乎心如冷石,又冷又硬,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连一点点怜悯都没有。

“他们是谁?”容颜沉声问,眸光扫过叶三少和程安雅,看着威廉王子,容色微冷。

威廉王子顿了顿,把事情说了一遍,不知是不是错觉,程安雅在容颜的眸光中似乎看见少许失望,虽然一闪而过,她却捕捉到了。

正巧容颜抬眸,和她对个正着,程安雅微微一笑,容颜顿了顿,回以一笑,转而垂下眸子,不知在想什么。

程安雅暗忖着,她在等什么人吗?所以才会露出失望的表情,所以一看见威廉王子逮人回来,才会匆匆而来,程安雅不禁好奇这对男人的关系。

似有暧昧,又似很疏远,一个极力的想要靠近,一人却极力在排斥,气氛很诡异,并非无情,只是好似还隔着很多别的东西。

她一时也看不太懂。

但有一件事她算是看明白了,容颜肯定是他们的救星。

威廉王子见容颜这副摸样,冷冷一哼,黑蓝色的眸闪烁着暴戾的火光,良善王子褪去温和的面纱,露出凶残的爪牙,声色如铁,“不是他派来的人,你很失望?”

容颜抬眸,微笑,风华夺目,自有一种大气和傲气,“是失望,你又如何?”

“你…”威廉王子气急败坏,几欲是恼羞成怒的,就差没打容颜一巴掌发泄他的怒气,拳头紧握成拳,一旁的夏维特将军全神戒备,就怕一个失控出个什么事来。

容颜秀眉微拧,看着威廉王子狰狞扭曲的五官,她沉了眸,“威廉,你有什么资格生气?这几个月来,你杀了多少他的人,别以为我不知道,最该生气的人,是我不是你,收起你这副丑陋的嘴脸。”

她的话,很轻柔,气势很强横,威廉王子本是那种桀骜不驯,心高气傲之人,却在她这样的语气下,只能咽下心中怒气。

“颜颜,我们别为这事吵了好吗?”威廉王子软了语气,说道:“吵来吵去也没意思,他已经放弃你了,你死心吧。”

“即使阿离亲自站在我面前,看着我的眼睛说这句话,我亦不信。”容颜沉声说道,却笑得轻松,“挑拨离间我三岁就玩腻了,换得新鲜的招数吧。”

威廉王子大怒,“你非得逼我杀了他不可!”

容颜唰的起身,娉婷玉立,宛如白莲,却是那么高洁傲人,“阿离曾经说过,谁敢和我抢女人,我就一枪打死他,永绝后患。你倒是和他去拼军火啊,看谁横得过谁,一张嘴这么说有什么用?那天火拼厮杀别忘了带上我,你没了军火我还能让他给你友情提供。”

“颜颜。”

“哼!”容颜冷哼,傲气逼人,“只有买石头的钱就别想着买钻石。”

威廉王子脸色沉怒,一字一顿,杀气四溅,“颜颜,别以为我对你百般纵容你就能如此放肆,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怎么会呢?王子殿下素来信仰男人身家性命排第一,为此还曾经把我送给别人,我哪儿敢忘记啊。”

一言击中威廉旧伤,瞬间鲜血淋漓,膛破血流,痛彻心扉,这是他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事,一失足,却成一辈子遗憾。

叶三少和程安雅算是看明白了,这是一场狗血的三角恋,他们很显然是有过一段情,可威廉负了容颜,容颜又爱上别人,威廉反悔了,又把她抢回来,容颜的情人四处在找他,曾经找到这里来,却被威廉无情杀害,所以容颜才会着急过来,因为是她情人派人救她的人。

他们一言不合,可别殃及池鱼就成,一般说来,威廉此时恼羞成怒,势必要拿人开刀,那么他们两人很显然就是目标。

程安雅琢磨着该怎么开口求救。

容颜无视威廉王子脸上的痛苦,微笑说道:“威廉,倘若你还有几分傲气,就别露出此般表情,我不信浪子回头这一招,省了吧。”

“颜颜,论无情,你天下第一。”威廉王子痛苦低喃,缓缓吐出一句。

容颜一笑,“过奖。”

“颜颜,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放下过去的一切,再回到我身边。”威廉王子乞求地问,身份尊贵的他不惜放下自尊,就为了挽回曾经的爱人。

“不可能。”容颜斩钉截铁说道,“五年前你把我送人,你就彻底走出我的世界,再无瓜葛。”

女子笑容沉静,一字一句却如利刃般坚硬,叶三少都觉得,她和程安雅实在是像,这份气度和这份冷锐,一摸一样。

个性太像了。

难怪神韵如此相似。

“颜颜,这对我不公平。”威廉王子看着他,沉声说道,“这不公平。”

“这世上并没有什么是公平,就像如今,你对我又何尝公平?”容颜微笑道,“威廉,你已不是三岁孩子,还来和我谈公平,你怎么就这么幼稚呢?”

容颜的毒舌,也很一针见血。

“那他呢?他不是也对不起你,为什么你就原谅他?”威廉王子良善的表象露出狰狞的嫉妒,不甘心,不死心,同样是伤害,为什么她就能原谅别人。

“他和你不一样。”容颜说道,声音淡静安宁,就这么短短的几个字,对威廉王子来说,如同致命之伤。

不一样啊…

夏维特将军不知该怎么办,容颜觉得没意思,反正不是楚离派来的人,叶三少和程安雅有什么下场她也不关心,刚想走,倏地眉心一拧,“什么气味?”

夏维特将军和威廉王子抬眸,容颜疑惑走近叶三少,那股香气更明显了,“青沙果。”

她的嗅觉极其灵敏,伸手,叶三少疑惑,把背囊给她,容颜一看,诧异地看了看叶三少,又看看程安雅,倏地一笑,“你们吃了它?”

她的笑容着实古怪,叶三少和程安雅一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叶三少颔首,“我检查过,这水果没毒。”

容颜抿唇一笑,刚想碰触程安雅,程安雅迅速后退,叶三少想抬手阻止他,有人动作比他更快,威廉一把扯过容颜,“你别碰她。”

容颜更为诧异,看像程安雅,程安雅微笑,把她的病毒情况说了一遍,容颜哦了一声,“病毒啊…真可惜,你还有几天可活?”

“大概,十六天。”程安雅微笑,面对死亡,她表现得很坦然,镇定自若。

这是一种将死亡置之度外的平静。

“十六天。”容颜咬着这个天数,笑了笑,扬起手中的青沙果,“对了,你们吃这个多长时间了?”

“一个小时左右。”

容颜扬了扬眉梢,轻笑不语,叶三少顿觉奇怪,沉声问道:“这水果有什么问题?明明没毒。”

“的确没毒。”容颜笑道。

叶三少和程安雅都松了一口气,可容颜的笑容着实很古怪,他们都摸不准到底这水果有什么玄机。

程安雅说道,“容颜小姐,既然没毒,那这青沙果有什么问题?”

容颜一笑,深深地看了程安雅一眼,“一会儿我和你说。”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