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空气中的温度,节节攀升,叶三少粗重的呼吸近在咫尺,程安雅浑身也莫名燥热起来,脸色越来越红,心跳快得几乎要痉挛。

“小安雅,我不打算忍了。”叶三少声音暗哑,灼热的呼吸都扑在她耳后,魅惑低语,“我要你。”

程安雅动都不敢动一下,深怕和他身体上有接触,她的声音也不由的抖了,“我身上有病毒…唔…”

她还没说完,身子却被一股大力扳过来,只感觉一阵水声,叶三少已经进入温泉池,骤然把她抵在温泉池的壁上,阴影扑面而来,红唇已被攫住。

程安雅惊恐地睁大的眼睛,由于过于震惊,紧抓着浴巾的手也松开了,整个洁白的身子都陷在他怀里,程安雅这才发现,叶三少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去了,两人的肌肤滑腻地摩擦,她愣住了…

任由叶三少抱着她,强悍地揪着她的唇舌,挑逗纠缠,火热的舌尖扫过一处,哪一处就滚烫得骇人,好似一团火,从这里燎原,烧遍全身。

“我不在乎。”叶三少灼热的眸光锁在她的脸上,勾起一丝邪气的笑,修长的指摩擦着被他吻得艳红的唇,眸光跳跃的火光,益发灼热滚烫,语气霸气,疯狂,“即便是死,我也要你。”

“你疯了!”程安雅骤然反应过来,眸光瞬间红了,可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叶三少从未给她阻止的机会,就这么直横的,做了选择。

叶三少俯身,吻住她颤抖的唇,这种吻法,夹着少许的绝望的漏*点,好似要把她一口一口地啃下去,吃个骨头都不剩下。

“我们不会死。”叶三少含着她的耳垂,细细地啃咬,低语,灼热的气息都扑在她的耳漩中,程安雅背脊窜过一阵电流,整个身子都麻了,只能攀附着叶三少的肩膀,脸上有惊恐,有情、欲,叶三少看得眼光益发滚烫,她这个样子简直就是勾人心魂的妖精,让人忍不住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蹂躏。

“疯子。”程安雅流了眼泪,最终随了他,反正也事成定局了。

叶三少顺着她的脖子落下一个个灼热的吻,程安雅忍不住仰着头,只感觉到他所带来的灼热,要把她融化似的,身子酥软得不像样,这严格意义上,算是他们的第一次吧。

毕竟七年前,她懵懂无知,他粗暴蛮横,他们只能算是欲、望发泄。

“安雅…”叶三少着迷手下的肌肤触感,“你真美。”

虽然瘦,身材却凹凸有致,足以令男人疯狂,一点也看不出这是生过孩子的身体,他的手劲微微加重,失控般的揉弄着她的柔软,程安雅脸色酡红,表情媚得几乎能滴出水来,青涩又笨拙地回应着叶三少。

胸前的樱红被他啃咬吸吮,程安雅只觉得有无数蚂蚁在身体里爬行,撕咬,身体瞬间热得不像样,酥麻酸胀,她急切地想要些什么,又不知道该如何缓解。

难受的嘤咛出声,听在叶三少耳朵里,却是最催、情的药,程安雅明媚的眸中,升腾起簇簇火苗,身体仿佛有意识般缠着叶三少。

“阿琛…”

青沙果的作用,开始反应了。

“阿琛,去床上…”程安雅被这股来得又快又猛的欲、望几乎沦陷,只保留着一点点理智。

“不,就在这里。”叶三少邪笑,俯身吻住她的嘤咛。

364

程安雅的理智被烧成灰烬,所有的坚持和羞涩好似都远离了,她后仰着头,绸缎般肌肤肆意披在背后,露出天鹅颈般优美的弧度,点滴水珠晶莹盘旋,透出肌肤的粉,煞是好看和迷人。

“阿琛…”她娇媚地喊着叶三少的名字,淡定褪去,眸中火光烧得更旺,灼灼烫人,她自己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里好似燃烧了一把火,就这么突然间把她点燃了。

看着叶三少的眸光,充满了连她自己都觉得诧异的灼热,程安雅被这种又快又猛的欲、望充斥得迷乱了方向,水蛇般缠上叶三少的腰,青涩而急切地吻着他的唇,他灼热的鼻息滚烫地扑在她鼻尖,程安雅心底那股渴望更加疯狂了,战栗从脚心一直窜上,如电流窜过背脊,直冲头皮,电流夹着火光在中枢神经转了一圈,又猛然俯冲而下,四肢百骸都带着电,烧起火,把她整张脸都染成妖媚的色彩。

她笨拙地吻着他的唇,他的脸颊,他的脖子,学着他的动作,含着他的耳垂轻咬吸吮,耳边听着叶三少越来越粗重的喘息,程安雅心都颤抖起来,更显得漏*点十足。

叶三少知道,她以经被情、欲完全控制了,如此主动的安雅令人兽血沸腾,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叶三少自然乐得让她服务,他拖着她的身子,谆谆教导着她如何来取悦他。

程安雅如同一个迷乱的乖孩子,照着叶三少的话在他身上不断地引火,轻咬过他的耳垂后,顺着他的脖子一路亲下来,叶三少早就挺不住了,恨不得狠狠地把他揉进身体中。

这丫头的动作太青涩了,可悲的是,身经百战的他却在这种毫无技巧的挑、逗中,几乎缴了械。他把她抵住在温泉的玉璧上,一手拖着她的身子,一手却揉弄着她的浑圆,一路顺着她完美的曲线往下,寻幽探秘…

身体里有异物侵入的感觉让程安雅极为排斥,一吸一吮间,却听见他咝咝的声音,喉间一阵滚动,程安雅双眸染了色,见他喉结滚动觉得有趣,凑上身子,贝齿轻轻一咬,却听叶三少一声闷哼,早就忍不住撤回手指,腰间用力一挺冲进她的身体中…

“疼…”刺痛的感觉令她的神智稍微回笼了,眸前也清明少许,小手推着叶三少的胸膛想要他远离,却被他抓紧,扣在身后。

“不许动。”叶三少的声音暗哑得几乎听不进了,沙沙的,如磨过般,极度的隐忍让他的额头浮起了一层薄薄的汗,程安雅都能看见他额头上的青筋,还有那双眸子中,跳跃的暗火。

他在忍着疯狂叫嚣的渴望,两人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一起,彼此都粗重地喘息,程安雅一双秀眉都拢在一起,因为疼痛闷闷的哼着,身体紧绷,叶三少更是难受,却怜惜地吻着她的眉,她的眸。

程安雅虽说生过孩子,可她就有过一次经验,而且还在七年前,第二次被人造访的身子即便有温泉的润泽也难以承受他的小叶琛。

叶三少忍得几乎逆血,一手却在衔接处技巧的挑、逗加按摩,让她没那么难受,程安雅率先是忍不住了,青沙果所带来的后果比叶三少想象中的要大得多,渴望盖过了疼痛,程安雅不禁攀着叶三少的脖子,笨拙地迎合他,这宛如特赦令般,本还心存怜惜的叶三少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再无顾忌地在她身体里碰撞。

他素来优雅,冷静,霸气,腹黑,此时却如脱闸的野兽,疯狂、激烈,更带着一份嗜血的漏*点,这片温泉池中的温度,疯狂飙升,粗喘低吟也此起彼伏,水声啧啧。

“阿琛…”程安雅仰着头,喊着叶三少的名字,竟然有一种悲喜落泪的感觉,眼睛忍不住湿润了,紧紧地抱着他,感觉自己要在这种激烈的冲撞中化成碎片。

“安雅…是我在你身体里面。”叶三少吻着她的唇,丝毫不放过她脸上妖媚的颜色,“说,我是谁。”

强烈的占有欲冲击着他的心胸中,他急切地想要证明什么,又急切地想要宣誓什么。

“叶琛…”程安雅的声音几欲破碎,似是抓住理智的尾巴,却又觉得沦陷入新的漩涡中,不能自拔,是叶琛,在她的身体里,也只有他,能这样和她密不可分。

“不对…”叶三少喘息着,深邃的眸中净是疯狂,“男人,我是你的男人。”

这是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人,即便为她而死,他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只要她记得,他是如此的爱她,恨不得把她揉进身体,变成他的一根肋骨。

他们一家三口在海边的时候,程安雅崴着脚,回眸一笑,他曾深刻地感受到心脏蓦然一热,似被牵动心弦,热热的,酸酸的,心跳顿时失了控制。

他似乎看见上帝在说,叶琛,这就是你的遗失的肋骨。

他寻回了,所以,谁也别想夺走。

即便下地狱,他也要让她带着他的爱活下去。

程安雅迷迷糊糊间,顺着他的话说,“你是我的男人。”

叶三少倏地俯身吻住她,身下的动作益发激烈起来…

热气蒸腾,春色无边。

听了女仆报告的容颜,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沉思地看着庭院里的足足有快两米的仙人掌,若有所思。病毒么,这可棘手了,男的只有七天的寿命,而女的,多半也活不久了。

是眼睁睁看他们死,还是救人一命?

容颜轻笑,有少许自嘲,她都自身难保,还妄想救人,威廉是绝不同意他们离开的,威廉看似良善,性子却极为狡诈阴狠,他肯定会认为她会放走他们,然后引来楚离。

容颜思来思去,最终沉默。

半晌,她站起来,出了自己的别墅,往威廉王子的宫殿走。

中庭,宽敞,明亮,有一个小小的玫瑰花圃。

威廉王子在舞剑,他的西洋剑法十分精通,剑术精妙,招数也精美,再配上一个挺拔的身材,舞剑是非常有看头的。

一名中校见容颜到来,正要禀报,容颜抬手制止,让中校退下去,她站在一旁欣赏着威廉王子精妙的剑术,撇去两人现在怪异的身份而已,这一幕还是很赏心悦目的。

威廉王子早就知道她过来了,却不说,照样耍了一套西洋剑法。

容颜心中百转千回。

曾几何时,她很爱看他舞剑,总觉得很帅气,很优雅,有很霸气,把年幼的她迷得神魂颠倒,不知方向。为了能配上他的脚步,容颜也去学西洋剑法,嗯,她不并不是真心去学,而是逮着一个机会缠着威廉王子,他教她学剑,她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却教得很认真。

后来容颜很还真的喜欢上西洋剑法了。

那段时光,真好。

青梅竹马,郎情妾意,感情浓得旁人都妒忌,没有心机,没有算计,也没有虚伪,只有纯真的他们,纯真的岁月,无忧无虑的环境。

那时候的阳光都明媚。

可如今,物是人非。

“颜颜,你帮我一回,理查殿下对你有意,只要争取到他的力量,这个国家就是我的了,你帮帮我。”威廉曾经亲手掰开她的手,送给别人。

“你让我去给别的男人暖床?”

“对不起,颜颜…”

“很好,威廉,我们玩完了。”她决绝转身离去,却也抵不过别人的暗算,最终还是遂了威廉所愿,被打扮成奴隶,送给理查殿下。

彻底践踏她的尊严。

她恨威廉,曾经做梦都恨,却因爱上楚离而甘愿放下权势富贵,恩怨情仇,让往事如烟,却不曾想,五年后,又起了变化。

如今,威廉已经控制了整个国家,赢得天下,却输了她。

容颜知道他不是不爱,只是牵绊太多,她也释怀了,但他们之间终究是不可能了。

她知道威廉是故意在她面前耍这套西洋剑法,可她的心,已不在有所波动,他再花费心思,也是枉然。

“颜颜,找我有事?”耍了一套剑法后,威廉王子这才停下来,眸光温柔地看着容颜,宠溺怜爱。

容颜点头,淡淡说,“威廉王子,风华依旧。”

他站在阳光中,穿着一件白色的武术服,腰间蓝带,显得很精神,很王子,容颜难免想起过往的一切,不禁嘘唏,恐怕那时的她也没想到他们会是今天的局面。

威廉脸色一暗,“无人欣赏了。”

容颜微笑,面色平静,无一点波动,“其实欣赏的人不少,只是你不给人家机会罢了。”

“机会…”威廉王子苦笑,好好先生变身落寞王子,扬眉,一扫沉郁,“找我什么事?”

“放了他们吧。”容颜说道,平静中带着雅致,“你也知道他们吃了青沙果,那女子又有病毒,他们一旦结合,男人也就剩下七天的寿命,他们本来活命的机会就不高,你又何苦为难他们?”

“颜颜,你很少对别人的事如此上心。”威廉王子说道,蓝黑色的眼睛划过一丝自嘲,“什么时候你也变得如此善良了?”

“原来在你眼里,我是十恶不赦之人?”容颜故意误解他的话,笑得风轻云淡,眉梢微冷。

威廉王子大为慌乱,连忙摆手,否认,见容颜并不在乎,心中难免忿忿,却又无可奈何,他对她生不起脾气,一直如此。

“我不会放他们走。”威廉王子说道,良善的脸庞有着无情,“既然他们活不了多久,那就在这里死亡,好好享受剩下的七天,这有什么不好?”

“什么时候开始,素来以冷静自称的威廉王子也会如此不冷静?”容颜讥诮道:“你不就是怕阿离找到我吗?他们两和我素不相识,又不认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威廉王子顿了顿,深深地看着容颜,黑蓝色的眼睛溢满深情,“颜颜,遇见你,我什么时候冷静过?”

容颜轻笑,“威廉,你在把我送人的时候,很冷静。”

威廉王子脸色煞白,一时间心脏处如被一根细细的银针磨过,疼得他双腿几乎站不住,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要落下。

俊美的五官扭曲而狰狞,全部拢在一起,变得可怖极了,状若疯狂,笑声中又有一种闻者哀伤的绝望。

容颜眸色微沉。

“颜颜,你恨我。”威廉王子笃定道,绝望中竟有一丝丝喜悦和希望,虽然知道渺茫,却不肯放弃,“你恨我是不是?”

容颜摇头,曾经恨过,如今已不恨了,只是剩余一点点怨吧,所以总是忍不住拿这件事来伤她,让他尝一尝当初她万念俱灰的滋味。

如果还恨,那就不止是毒舌了。

“颜颜,我听母亲说过一句话,爱之切,恨之深,你对我还有爱,所以才会如此恨我,是不是?”威廉王子的眸,露出了希望,冲过来,一把抓住容颜的手,“告诉我,是不是?”

近在咫尺的脸,如过去般俊美,在容颜眼里,威廉王子的风华十年如一日,当真不减,可是那份心悸已然不在了。

她抽出自己的手,神色淡然,如一朵风雨中傲然挺立的娉婷白莲,“我爱楚离,现在是,将来也是。”

威廉王子的脸,瞬间如溃败的花朵,眸中的亮光一点一点的黯了下去,突然狰狞大吼,“我一定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啊啊啊…”

容颜冷眼旁观,他的疯狂和她无关,她只是琢磨着怎么让威廉放人走,这是一个难题,楚离曾说,世上没有她说服不了的人。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