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MBS国际改朝换代,叶三少打了一场很漂亮的仗,手段高明,人人震惊,安宁国际如今也差不多开始正常营运,叶三少明日打算开始上班。

他也该露脸了。

程安雅仍是他的首席秘书,他本来不让,她有身孕,这孩子又不稳定,他怕有个万一。可程安雅坚持,叶三少考量再三,他这回肯定是二十四小时不让她离开视线,于是同意了。

两人动手把家里整理了一下,程安雅突然想起一事,看看窗外,已快黄昏。

“阿琛,我想去张公馆。”张波一事,她势必要给张家带消息,这是她答应过张波的,何况,她要认罪。

叶三少眉心微拧,淡淡说道:“安雅,其实你没错。”

只是意外。

“有错无错,不重要。”程安雅眉梢有一层薄薄的悲伤,“人没了,是事实,我答应过张波。”

叶三少略一沉吟,“明日吧,今天晚了,你又坐了这么久的飞机。”

“我想今天。”

叶三少终究拗不过程安雅,他们到了张公馆时,已是华灯初上,夜色迷蒙。

捧着张波的骨灰,程安雅一路沉默,眸中有一层薄薄的痛。

黑鹰领着其余人充当暗卫,不惊动他们。

程安雅看着眼前庄严厚重的张公馆,心中更是一阵恻然,盛夏的晚风也觉得这么凄凉。

张波,我带你回家了。

但愿远在千里的魂魄还记得回家的路。

通报了姓名,张家管家把他们一路请进张公馆。

张家四代同堂,张老司令已年近九十,两个儿子,从政从商都很有成就,也有些年纪了,他有四名孙子,两位已成家,一位在念博士,一位是A市风流少爷之一。

叶三少和张家三,四少爷年岁相仿,一个圈子里玩儿,大家都认识,交情不算薄,也不算深,属于过得去的那种。

二孙子的媳妇给张家添了一双龙凤胎。

两人进去的时候,张家很热闹,刚吃晚餐,其乐融融,一大家子人围着一起闲话家常,看气氛都知道,这一家子的感情极少,兄弟间感情非常融洽。

张波是张司令长孙的儿子,张家的长曾孙。

一路过来,叶三少曾提过,张波是张司令最疼的曾孙,非常溺爱。

因为点名要见张司令,客厅里的人都想走,叶三少低声和张家四少爷说了句什么,他疑惑挑眉,让张家所有人都不用回避。

众人大感奇怪。

程安雅心情沉重,对于这样的人家,她其实真不忍心说张波的死讯,但是…

“叶三少,这是怎么回事?”程安雅手里捧着的,大家都看得出不是什么吉祥物,再加上她脸色凝重,大家都纳闷,哪有人拜访人是这副神色。

张司令一生见多识广,此时心头打鼓,有种不祥的念头。

程安雅恭敬地把骨灰往桌上一放,缓缓道:“这是骨灰。”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她的眼光各有不同,张司令刚逗着曾孙,脸色微红,此时微微发白,程安雅道:“张波的骨灰。”

厅中一片死寂般的静。

只有孩子依依呀呀的声音,除此之外,没有一丝声响,程安雅不敢抬头去看张家人的脸色,倏听一阵急唤,“老婆,老婆…”

“大嫂…”

张波的妈妈昏了过去,整个大厅乱成一团。

程安雅咬着唇,抬眸看去,一年轻少*妇倒在丈夫怀里,脸色惨白,张波的神色复杂地看程安雅,四少爷慌忙拉着叶三少,匆匆问怎么一回事?

一片大乱之中,张司令捧起骨灰,众人都清楚的看见,老人的手,微微颤抖。

盖子打开,他目赤欲裂,看见了戒指,一拿出,三女哭了出声。

张司令的手,抖得更厉害了。

“说,怎么一回事!”老人沉声喝令,音色破碎凌乱,多有急切。

程安雅并不相瞒,把事情经过复述一遍,连细节都不曾漏过,完了,她深深朝张家人鞠躬,沉声道:“对不起。”

她本欲跪地,却被叶三少扶住,摇摇头。

“**,我可怜的孩子…”张波奶奶放声大哭,张波母亲幽幽转醒,看了戒指又几欲昏死过去,全家一片哀恸,连大人,也湿润了眸。

“该死的路易斯,老子毙了他,敢伤我侄儿。”张二少拍桌而起,勃然的大怒。

哀恸过后,恨起心头。

张司令半晌才恢复过来,白发送黑发,肝肠寸断。

众子孙纷纷宽言安慰他,一时声音略有嘈杂。

张司令抬手,示意家人安静,沉声问程安雅,“程小姐,他还有什么话留下?”

程安雅忍着伤痛,把张波临死前的话,又复述一遍。

除了年幼的双胞胎,张家人人落泪。

“爷爷,必须给**讨回一个公道!”

389

从张家回来,程安雅的心情非常沉重,一路静默无语,张波的骨灰打破了张家快乐的气氛,张夫人,张大少奶奶等人的哭声好似还在耳边响着,张家小一辈的几位少爷狂怒深恨,声称要给张波讨一个公道。

每个人的反应都是哀恸,愤恨,程安雅眸光深凝,微微叹息。

张老司令并没有责怪她,反而感谢她把张波的骨灰带回来,能让他的魂魄回到张家,张家所有人都是感激的,可越是感激,她心中越是沉重。

说不上谁对谁错,但毕竟是一条人命没了,她免不了把责任揽上身。

叶三少很安静,一路无话,又回到家里,两人都没吃晚餐,程安雅没什么胃口,叶三少也没什么胃口,索性都不吃了。

洗澡后,心情稍微舒畅点,叶三少还在书房忙碌。程安雅累了一天,和李芸打了一通电话后上床休息了。睡到半夜感觉床一塌,接着人被抱进一个温热的怀抱中。熟悉的体味,拥抱的力度,唇上被人重重吻着的感觉,都那般的令她安心。

一觉睡到天亮,她是饿醒的。

身边床铺已凉,叶三少早就起床,她偏头一看时间,惊呼一声,赶紧起来,匆忙梳洗换装下楼,叶三少正在餐桌边看报纸,桌上有两份早餐。

“醒了?”叶三少抬眸一笑,整个人笼在晨光中,精致中带着一份慵懒,美得令人心动,程安雅看得有一瞬间的痴迷,几欲忘了今夕是何年。

这男人可真够妖孽的啊。

“上班都迟到了,你怎么没叫醒我?”程安雅匆匆过去,早餐还有热气,他刚做好不久,味道虽然比不上小奶包做的,但也不差,感觉还不错。

“迟到有什么关系?你不去上班都没人有意见。”叶三少霸气一笑,他是叶三,公司是他的,他说了算。

程安雅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他,突然说道:“我们要请个钟点工么?”

“做什么?”

“打扫,做饭什么的。”

“不用了。”叶三少合上报纸,他已看完了,他把报纸放在桌上,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淡淡说道:“我做饭,你扫地,整理房间。”

他素来不喜有人进入他的私人空间,以前他一个人的时候,也是一个礼拜请人打扫一下房间,他又不需要在家里做饭,其余的家务都自己动手,别人多留一分他都不自在。

程安雅看着楼上楼下,这到扫起来很费劲啊。

算了,她也知道叶三少龟毛,就这么分工合作吧,她突然想念她的小公寓,想念她的万能儿子,“宁宁啊,不在身边才知道他多重要。”

叶三少唇角扯了扯,对一个把儿子培养成万能保姆的老婆,他不发表意见。

“对了,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上民政局一趟。”叶三少风轻云淡地说,那表情好似在说,今天要下雨,出门请带伞。

他说这话的时候,正在喝咖啡,眼睑半垂,遮去眸光中的笑意。

“结婚啊…”程安雅拉长了声音,一个月前,她说,等路易斯的事情过后,他们就结婚。被路易斯囚禁在岛上的时候她在想,早知道她就不矫情了,早点和叶三少结婚多好。

以前不想嫁给叶三少主要是因为,她心中忐忑不安,不知他是真爱她,还是因宁宁而假装爱她,因为叶三少比谁都希望有个家,所以他要假装爱上一个人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经此一事,她已完全打消这个念头。

她想起他们落海的时候坐在那岩石上看漫天星芒,那时程安雅就在想,一旦脱困了,她二话不说肯定要和他结婚,叶太太这个位置她要定了。

现在他们安全了,起码暂时是安全了,和结婚没什么区别,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说不想嫁给叶三少也太矫情了,这不是程小姐的作风。

“不想嫁?”叶三少眉梢一挑,重眸深沉,修长的手指摩擦着杯子,徒生几分凉意。

程安雅一笑,“我是在想,年底结婚,大肚子穿婚纱会不会不好看?”

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她可不想大着肚子结婚,这样笨重又难看。

叶三少圆满了,顿时阴云散去,阳光明媚,“那就过年前办了。”

“随意。”

他轻笑,又喝了一口咖啡,偏头看沉思的程安雅,她这次不刁难了?不让他求婚了?当初是谁说没有9999朵玫瑰求婚不够诚意的?

只是女孩子家该享受的,他一样不缺,都会给她。

叶三少手指在桌上敲了敲,声带一丝不满,“程小姐,我们在说结婚,你好歹给个愉快的表情怎么样?这样子怎么让我有逼良为娼的感觉呢?”

程小姐,o(╯□╰)o。

逼良为娼,默,叶三少,你这是什么破比喻?

程小姐咧嘴一下,表示开心,叶三少翻个白眼,直接拽着她的手臂把她带入怀里,压着她的后脑勺,狠狠地亲吻。

“叫声老公来听听。”叶三少摩擦着她被红肿的吻,鼻尖抵着鼻尖,他的眸又黑又亮,深邃如海,好似要把人都吃进去。

这种感觉令人很心慌意乱。

“美得你。”程安雅胡乱推开他,一蹦离三尺,“上班啦。”

他摇头笑,跟在她身后出了门。

结婚啊…

他开始有点期待了,盼她穿白纱,穿过这么多年的离别,这段日子的生死相依,和他一生一世爱一次。

站在安宁国际大厦前,程安雅看那两个字,唇角掠起一丝笑容。

安宁…

叶三少说,他的成就都在这里,一语双关。

“阿琛,那些话再说一遍。”程安雅拉着他的袖子求道,她没有亲耳听到那些话,只是从报纸上看的,总觉得不真实,这么矫情的话不似叶三少会说。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