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叶小少爷,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好吧,我的确是很好奇,她在哪儿?”张婉言欲言又止,毕竟是许家的家事,很多事她不好说什么。

她也很好奇,那个女孩到底去了哪儿?模样应该和星星一样,她猜得出来,宁宁对星星发火就是因为那个人。

宁宁则笑得森冷,“知道她在哪儿,你们又想做什么?这么多年不要她了,突然想起又何必呢?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还是想说,再丢一次?”

张婉言有点承受不住他这么尖锐的话,神色复杂地看着惊慌的许星,再看狠厉的宁宁,一时无话,她当初也不同意丢了那孩子,起码应该送她到一户自己放心的人家里养着。

她劝过丽莎,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不要这么残忍,送到别人家寄养就可以,张家也可以养那个孩子,过继到她哪个堂哥名下都可以。可许星妈咪说,张家和许家毕竟渊源深厚,将来孩子免不了要碰面,又怎么解释?那两孩子长得一摸一样,她见过三岁时的许诺,和许星如出一辙,就是眼神太过呆滞,没星星那么灵动。

当年丢了那孩子,她是挺惋惜的,这么多年没有下落,其实许星妈妈也后悔了,派人去寻,毕竟是女儿,寻了一年却杳无音讯。

这是许家的禁忌,许星从型不知道,三岁的时候,她还不记事。

“宁宁,姨,你们在说什么?”许星心中更慌了,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她只看得出她姨脸色不好,宁宁脸色更不好。

宁宁看了许星一样,冷冷地笑了声,指着许星说道,“你回去告诉他们,他们有她就够了,他们视许诺为敝履,自有人视她为珍宝。他们不要,我要。”

他说罢便走,走了几步又停下,突然转头,优雅一笑,“对了,还忘了让你带一句话,告诉他们,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不用担心许诺会害死他们,因为许诺已经死了,而且死无全尸。”

看张婉言煞白的脸,他顿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此时的叶宁远心中仿佛住了一头魔鬼,恨不得吞了整个黑暗,让这个世界也变得和他一样黑暗。

宁宁阴沉着脸,见着人就烦,索性绕到教堂后面坐到栏杆上,一个人阴沉地坐着。

许星扶着摇摇欲坠的张婉言,“姨,许诺是谁啊?”

张婉言一时无话。

新娘休息室里,叶三少着迷地看着他的新娘,毫不掩饰眸中的惊艳,今日的她的确有一种夺目的美,令人着迷,这个女人,终于完全要属于他了。

结婚,这个意义是不一样的,这是法律承认的女人,他是她法律承认的男人,一想到这儿,他的心更加雀跃,若不是怕乱了她脸上妆容,他真想好好地亲一亲。

“你怎么过来了?婚礼一会儿就开始了。”程安雅脸上有点热,不过妆容重,她也知道脸上肯定看不出红晕来。

“不着急,外面有人打点。”叶三少说道,“我就是想和你待一会儿。”

“人家古时候男女成亲,前三日新人是不能见面的呢。”

“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老婆。”

程安雅扑哧一笑,握紧叶三少的手,今日是结婚的日子,也是幸福的起点,从今天开始,她会一天一天更开心幸福。

“你紧张吗?”叶三少问道,程安雅也不忸怩,点点头,有点儿紧张,手心都出汗呢,怎么会不紧张呢,“我想起我小学三年级第一次上台朗诵的情况了,紧张的尿裤子了。”

叶三少戏谑,“真尿了?”

程安雅严肃地点点头,“台下是同学和老师们,我们小学那校长长得特严肃,他往前排中央一坐,我在上面正对着他腿心就发软,能不尿裤子吗?”

“你真丢人,三年级还尿裤子?”叶三少笑得前仆后仰,直接趴在她腿上了,一向到那画面他就发窘了,看不出程小姐还有这么悲壮的历史。

“笑屁啊,幸亏当时是冬天,穿得多,尿都弄上棉裤和鞋子里了,回家我爸一问,为什么裤子鞋子都湿了,我说我扫教室不干净老师罚我洗厕所给弄上了。”

“哈哈…小安雅,你小时候就这么逗啊。”

“来,你也说一件你的趣事给我听。”程安雅拧着他的耳朵命令,叶三少很明智地摇头,这事绝不干,“我哪有这么囧的事,老子从小到大一直牛A和牛C之间来着。”

“吹吧你。”程安雅笑了笑,也继续追问,这么一聊天,她倒真不紧张了,只余下一片心安,她得祈祷一会儿她爸爸不会紧张才成。

两人聊了一会儿,门上又有敲门声,叶薇和十一进来了。

叶薇说道,“哥哥,你还在这里呀,该出去准备了。”她吹了声口哨,“三嫂,帅。”

“你们怎么来后面了?”

“嘿,来和你们说个事,你们不是一直好奇宁宁心里那丫头长什么模样吗?一会儿看他身边的花童。”叶薇眨眨眼睛,她自己是没想到许星会出现在这场婚礼上。

程安雅不禁疑惑,“不是说那女孩死了吗?”

“是诺诺的孪生妹妹。”

叶三少和程安雅对视一眼,一时两人都没说什么。

没一会儿,新娘休息室的门打开了,叶三少和叶薇、十一一道走了出来,叶三少叮嘱门口的守卫,“仔细守着,别出乱子。”

“是,三少爷。”四人同时点头。

十一和叶薇回到刚刚的位置去,龙门的人都分散在教堂周围,有的在内,有的在外,安稳地保住这一片太平,叶三少抓着一个人问,“小少爷呢?”

那人摇头,叶三少命令,“去寻,婚礼快开始了。”

“是!”那人领命匆匆下去找人,龙斐亲自带几人里里外外寻他,小奶包正一个人在教堂后的坐着,呆愣地看着天上白云。

整个人看起来有点落寞。

他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傻了,还是沉不住气了,好不容易把诺诺藏在心底一看见许星又失控了,他紧握着手,他不能这样。

不能这样。

一旦让敌人知道自己的弱点,这会成为他最致命的伤,他无法对一个像诺诺的人下手,那敌人就有可能利用一个像诺诺的人来对付他。

所以他,要镇定。

在不能这样了,以后他要学着该怎么控制心魔,不能失控,若是有一天他能坦然地看着许星,把她当成路人甲,那他就算成功了,不然…

无论如何,他也不相信诺诺就这么死了,他要等她,等一辈子他也甘愿,九死不悔。

“小少爷,原来你在这啊,婚礼要开始了,三少爷四处在找你。”龙斐匆匆过来说道,小奶包点点头站起来,龙斐担忧地问,“小少爷,你心情是不是不好?”

“很明显吗?”小奶包也不隐瞒,直直问,龙斐点头,“非常明显。”

小奶包优雅一笑,“看来我得表现得开心点,毕竟这是一件喜事。”

龙斐没说什么,一大一小往前面去,许星已经换上小礼服,她和宁宁站在一起,当真如一对金童玉女,非常的般配,叶三少看着都觉得相配极了。

教堂中的宾客一直都夸着这一对金童玉女,许星拉着小奶包的袖子问,“宁宁,你不生气了吗?”

“不气了。”宁宁淡淡道。

“你脾气很不好。”许星一本正经地说,“我妈咪总说我脾气差,你的脾气比我还差。”

“你不是第一个说我脾气差的人。”宁宁淡淡地说。

“是吗?”许星撅着嘴巴,“你和你爹地长得好像。”

“嗯。”

“那个,宁宁,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许诺是谁?”

“吾妻。”

“什么意思?”

他笑而不语,许星见他不回答,有点失落,但很快又很开心地和他拉话题来聊。

新娘休息室中,程安雅又听到外面喊了声三少爷,她站起来,只见叶三少推门进来,她不禁疑惑,“阿琛,你怎么又来了?婚礼不是要开始了吗?”

他温柔地笑着过来,扣着她的腰,她疑惑,他温柔地笑,“婚礼?安雅,不会有婚礼了。”

“你…”

她刚出声,只见男人快速用手帕捂住的鼻子…她眸瞬间睁大,转而昏迷过去。

男子容颜冰冷,唇角勾起得逞的笑。

409

海上,游轮。

她动了动手腕,却见手铐扣得很紧,脚上也有长长的脚镣扣着,长长的锁链拖在地上,看得起特别的阴沉,她微笑地扫过房间,这还算是不错的一间房,布置得非常的豪华,舒适,她暗忖着,路易斯若把她扣在床沿也许她还能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她面容苍白,呼吸似有点困难,不停地喘息,却是冷冷地笑了声,她抬手,重重地敲了一下船板,如她所料,没一会儿,舱门就开了,一道修长人影出现在舱门前,迈步而入。

金发,黑眸,身材挺拔,浑身上下却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戾气,阴狠得仿佛要摧毁整个世界,这样的气息是个人都会觉得害怕。

程安雅却笑了起来,她显得很淡定,一贯的微笑,眸光掠过他,道:“路易斯,你不是在哥伦比亚想杀了墨家兄弟么,怎么跑到A市来了?你明知道,你逃不了,何必犯傻来送死呢?”

路易斯眸色阴鸷,一段时日不见,他显得消瘦很多,这么多天一直在哥伦比亚和墨家兄弟玩生死,根本就没有时间顾及其他,自然清减。没有彩瞳的遮掩,这一双漆黑的眸显得如魔鬼般,分外的可怖,一丝一毫也没有过去的自信和悠然。

他已是丧家之犬,被逼得狗急跳墙,再怎么样惊才绝艳的人被逼到一定的程度都会变的歇斯底里,疯狂不已,路易斯自然也不例外。

她能想象得出这一阵子他的日子过得有多么的狼狈,一想起来,唇角总不免会溢出一点点快意的笑。

他眸色微深,残狠可怖,一点点逼近程安雅,修长的指扣住她的脖子,用力,她顿觉呼吸困难,本就喘息得有点难受,这么一来,鼻尖下的空气更稀薄。她的脸益发苍白,透出一种透明的死寂来,脸上却是笑靥如花,毫无畏惧,仿佛在说,路易斯,你逃不了。

“安雅,你觉得你还有可能逃出这里吗?”他手上力度突然加大,一字一顿冷声说道,“我得不到的,我就毁了,我要死,也要拉着你和叶三陪葬!”

男子声音沈冷,透出一股恨,“若不是你们,我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你们得陪着我一起死!”

她唇角的笑由冷转为讥讽,容色美丽却苍白,更透出一股强硬,“路易斯,你失败了,你别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当初,究竟是谁自信满满地来A市,又是谁把我掳走,又是谁异想天开要得到阿琛?路易斯,你是作茧自缚,怨不得别人。如果你当初不来A市,没有参加这一场战争,薇薇和宁宁就不会查到你是叶雨坤的真相,阿琛即便是讨厌你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杀你。若不是你绑了我,阿琛也不会非要置你于死地不可,若不发生后面的事,那么黑手党也还是你的,不会落入墨家兄弟手中。路易斯,自作孽,不可活,你现在又来抱怨什么?无非是你输了,输得干干净净,连黑手党你也输了,你以为你在算计别人,却不知道墨家兄弟一直在算计你。路易斯,怪就怪在你执念太深,野心太大,正好被人利用,你才惨败。其实你最应该杀的是墨家兄弟,若不是他们,也许黑手党真的能和第一恐怖组织决一高下,说不定你真的能称霸世界,不至于如今这般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程安雅,你以为说这些,我就会放过你?”路易斯笑得阴狠,她说的,他何尝不懂,和如今,到底是谁的错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是,他想他们死!

他的性子就是这般,得不到的,他就毁灭了,拉着他们下九泉陪葬,这生意也不算亏本。越想叶三少,心中越恨,越恨,他就眼前的她就越残忍。

她面容清丽无双,即便是浓妆也掩不去那股清纯和明媚,特别是胸前的rosetear,光彩夺目,衬得她容颜如花,世上无双。

叶三为何如此爱她,他了解,因为他也看上这个女人,可不行,他还得死,他更恨她抢了叶三少所有的注目,所有的爱。

从小到大,他唯一执念的人,就是叶琛,绝不放过,他若要死,也不会让他好过。

他执念太深,已然成魔。

“只要我手再用力,你就回天无力。”他阴狠地说道,极度地想要扭断她的脖子,这么漂亮的脖子,扭断了多可惜。

“你可以试一试。”她冷冷地笑,一点畏惧都没有。

他不禁挑眉,眸色益发阴狠,“安雅,我记得,你很怕我。”他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脸上缓缓地滑动着,突然放开擒制她的手,眸色深沉。

“怎么?这一次胆子变大了,不怕了?若我得到在资料没有错,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是吗?”他的声音温柔至极,她却忍不住一颤,眸色染上惊慌。

路易斯非常快意,欣赏着她惨白的容颜,她努力扬起笑靥,“我不怕你,路易斯,你那病毒都没有让我们死,这一次又怎么可能会死?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杀不了我们,我又何必怕你,更别说,阿琛如今又不在这里,我怕什么?”

“杀不了你们?”路易斯古怪地笑了两声,“我现在一动手,就可以杀了你,一尸两命。”

“那你怎么不动手?”她冷然地笑,甚至有点挑衅。

路易斯狠狠地掐住她的咽喉,“我要当着他的面杀了你们母子,让他眼睁睁地看着你死亡,我是死定了,你也逃不过,认命吧,程安雅,认识叶琛,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她冷哼,当他是放屁,路易斯放开他的手,狠狠地把她摔在地板上,眸色深沉如夜,“等船到了公海,好戏就来了,安雅,你等着看好戏吧。”

他转身欲走,她却叫住他,“路易斯,你别后悔!”

“哼x不后悔!”

“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来A市的?我儿子的技术天衣无缝,他不可能差不到你的下落。”她冷声问道,“你在哥伦比亚已被墨家兄弟追杀得走投无路,手下几乎都阵亡了,我想不通,你到底怎么来A市?”

“你好像对情势更敏锐了,安雅,我记得以前你根本就看不懂这些。”路易斯挑眉,冷冷地看着地上一身白纱的女子,眸有讥诮。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