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墨玦语气比她更淡,“你认为我会?”

他突然笑了,口气重了不少,仿佛下了什么决心,又狠又冷,“我的确会。[s]”

叶薇无所谓地摊摊手,轻笑,“你不必特意告诉我你会,你多狠厉,多残忍,我比你清楚,墨玦,那日你问我什么时候去哥伦比亚,哼!哥伦比亚有什么等着我?你和墨老大和银面设的陷阱,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我不去,你便来,今晚在宴会,

银面本有机会出手,你却让他在暗处看着,毕竟他沉寂两年,这两年我和十一也进步不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一切都是为了结果,所以你宁愿错失拿晶片的机会。[z]”

墨玦眸光顿沉,紫眸染上极度的愤怒,又沉又冷,骤然大喝一声,五爪猛然张开,朝叶薇咽喉袭来,夹着一股凌厉的劲风,扑面而过。

叶薇大惊,他说出手就出手,速度极快,幸亏她早有防备,右腿后退,折腰闪过她的攻击,墨玦停顿都没有,手掌保持着五爪张开的姿势,连变招都懒,猛然拍下。叶薇扣住的手腕,用力一折被他反拧回来,他极怒,出手很重,叶薇被他的力量震得心口有点闷,

脚下一扫,墨玦借力反身,越到她身后,提着她的手臂搁在脖颈处,狠狠地往后按,逼得叶薇不得不连连后退,仰首看他,那一双紫眸尽是一片杀气,还有更大的怒气。[j]

她压根就不知他到底在气什么,另外一条手肘狠狠地顶向他的胸膛,这力道他若不全避开肯定要撞断他胸前肋骨。墨玦反绕着叶薇想减轻撞击力,叶薇顺着力道往他太阳穴放下一顶,墨玦被击中瞬间,她脱困而出,背后劲风袭来,她猛然反身,拳头相向,顶住墨玦的拳头。

女人和男人力道上有天壤之别,她这么狠绝的硬碰硬,虎口一震发麻,海风呼啸下能清楚地听见骨头咯咯作响的声音。

他狠,她更狠。

墨玦眼睛危险一眯,寒芒顿起,双掌如飞朝她袭来,叶薇连连后退,沙滩不似平地,因沙滩的摩擦作用,两人的速度都大打折扣,但一掌一掌,依然极重,他紫眸变红,似打出了杀气,当真要立刻杀她不可。[v]

叶薇也不甘示弱,出掌快、狠、准、稳,一来一往竟不落下风。

高手过招,要十足的冷静,百分的判断力,迅速辨别自己有利的方向,这才有可能获胜,很显然,他们是高手中的佼佼者,这一次激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激烈,好似回到他们刚见面的时候,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手下留情,打得难解难分。

墨玦一拳狠狠地砸在她胸膛上,她一脚也很不留情地踢向他脑门,一来一往,两人身上有不少地方挂彩,叶薇也是极品,哪儿都不打,专门朝他的脸打。而墨玦的习惯是小腹,胸膛和咽喉,都是要害,一时谁也占不了便宜。

“疯子!”又被他砸了一拳,疼得她五脏六腑好似都绞在一起,极为难受,喉间一甜,溢出少许血丝,叶薇粗鲁擦去,忍不住骂了一声。[z]

“对,我的确是疯子!”墨玦也是怒了,又不管不顾地打过来,叶薇不避开他的掌,挥拳朝他脸上砸过去,她中一拳,他也中一拳。

两人出力都不小,一时都分开好几步,叶薇几乎是毫不犹豫想要拔枪,却看见他阴鸷和愤怒的眼神,手一顿,停下了。

墨玦看得清清楚楚,冷笑,“拔枪啊,怎么不拔?”

“老子我高兴!”叶薇再擦去唇角的血迹,声音有点沙哑,毕竟挨了墨玦好几拳,内伤了,他也好不到哪儿去,脸上被她揍得青紫。

“哼!”墨玦冷冷地笑,眸有嘲弄,“叶薇,谢谢你,让我看清了一件事。”

她心惊,不明白他到底她说了什么让她如此大怒,原本就是事实,不是吗?墨玦他敢做,还怕她说么?现在露出这副失望和愤怒的表情又算什么?

她心底也起了怒火,冷冷地扔下一句,“不客气!”

墨玦重眸怒意又起,却又被他狠狠地压下来,一贯面无表情的脸阴得可以滴出水来,他怒极反笑,“若我想杀你,你早就死了。[。]”

她不言不语,保持着沉默是金的美德,心中只是冷笑,并未说什么。

海风吹,海浪咆哮,两道视线强硬是撞在一起,谁也不肯示弱一分,看得出,谁也不肯让步。

良久。

叶薇说道,“你敢说,今晚银面不在,你敢说,你和他没有达成协议,银面一直想杀我和十一,取而代之,而你和他一拍即合,这不难猜,你现在装成这副愤怒的模样好似我冤枉了你?墨玦美人,奴家说你什么好呢?你假戏真做也到了一种程度了,奴家不佩服都不行。[j]”

墨玦眸色深沉,紫眸冷若寒潭,“假戏真做,说得好,你没有冤枉我,银面的确想杀你们取而代之,我和他的确一拍即合,你没冤枉我…”

最后一句,他重复了两次,口气冷得吓人,叶薇的心也沉入深渊,她缓缓地露出笑容,她一贯妖娆的笑,“墨玦美人,我一直以为我们算是有默契,我们再怎么打,再怎么想杀彼此,这都是我们两个人的事,顶多算墨老大和十一,这是我们四个人之间的事,爱恨都不重要,谁来征服谁也不重要。到底是不是真心想杀彼此也不重要,可你不该牵扯到其他人,你们和银面一拍即合的那天起,也就表示我和你彻底决裂…嗯,不说决裂,咱们还没好过,一直是拧着,这下好了,我们还没选择,你们就选好了,这回倒是省了我们的麻烦。[8]”

墨玦眸中怒气渐缓,什么颜色都不再有,恢复了他一贯的诡谲冷酷,沉默不语地看叶薇,他不反驳叶薇,他也不为自己辩解,只是这么安静地站着。

等叶薇说完了,他才道:“你在意我利用别人来杀你?是你在意我是真心想杀你,而你不是!”

叶薇心头一颤,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他能这么平静地说出这样的话,她笑如海棠,清艳无双,“墨玦美人,奴家是不是真心想杀你尚未可知,之所以不杀你,是因为你还没有真正伤害到我的家人。”

叶薇一步一步地走近他,风情万种地偎依到墨玦怀里,搂着他的脖子,轻笑道:“我知道你们兄弟野心大,不甘老二的位置,只要你们有做了一丝一毫损害第一恐怖组织或者龙门的事情,我就必杀你无疑,除非你能先把我杀了。[s]”

“薇薇,你知道我看清什么了吗?”墨玦突然道,扣住她的腰,让她动弹不得,他缓缓道,“你让我看清了,不管我做什么,在你眼里,都是错的,不管我做什么在你看来都是有目的的,既然如此,我就如你所愿,今后一言一语,你给我好好分析了,到底哪一句真,哪一句假。”

叶薇笑得更妖艳了,“奴家何必花那心思分析呢,我权当你是,假的!”

墨玦扣在她腰上的手,力度骤然增大,他的大手几乎要拧断叶薇的腰肢,戾气渐渐溢出。

叶薇则不在意,这点小痛不算什么,近在咫尺的两双眼睛强硬对峙,墨玦缓缓道,“你,很好!”

她轻笑,当真不去琢磨他背后的意思,权当他有目的了。[3]

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走到这一步,也许,他们心中想要的东西不一样,墨玦墨晔要权力,而她和十一则要保护家人。

叶三少,楚离,白夜,杰森,黑杰克等人就是她们的家人,她们不允许墨家兄弟伤害他们,他们要争霸世界,她的家人们一定会惨遭杀害。

注定了他们,只能这样,隔着仇恨对望,从一开始就只有黑白分界,没有其他。

黑是黑,白是白,多容易分清。

又或许说,他和她之间,从一开始就没有…信任!

他们之间是死局,除非有一方让步,她不可能会放弃家人,而他也不可能会放下权力,就这么简单的事,她早看清。[x]

“我当真有点喜欢你另外一副模样。”叶薇喃喃自语,似笑,又似讥,唇角笑靥有点怀念,“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只能托你说一句,我很喜欢大白。”

墨玦眸光瞬间冰冷,紫眸溢出杀气,手指蠢蠢欲动,好似恨不得拧断她细致的脖子,叶薇不惧他的杀气,缓缓道,“大白单纯,可爱,起码他一心一意,最主要是他很纯,我不用去猜他心里想什么,他会告诉我他想什么,我不用担心他会伤害我,他会伤害,企图伤害我的人,你和他,不一样。”

“他,根本不存在!”墨玦冷狠道,一字一字似要掐断她的希望,“你喜欢的,只是可笑的泡影。[h]”

“也许吧!”叶薇笑道,“他是他,你是你,我从来没弄混过,就算是泡影,也曾经存在过,墨玦你呢,又曾记住什么?”

他深深地看着她,她妖娆一笑,“你不需要那段记忆,我知道,可我要。也幸亏你不要了,我们才能黑白分明,你记住了,别让我有杀你的机会,墨玦美人,也许你的身手是比我强一分,可我是职业杀手,我想要杀一个人,我不会和他这样硬碰硬,我甚至不会让他看到我在哪儿。”

墨玦扣着她的手力度越来越大,眸光突然涌起一股摧毁一切的戾气,叶薇妩媚一笑,凑上她的唇,欲吻他的唇,墨玦眸微慌,别过脸去,叶薇的唇落在他的脸颊上,柔软的触觉好似令人着迷,他闭了紫眸,猛然推开叶薇。

叶薇眯着眼睛,冷笑,原来他比她适应得更好,这么快就能分清界限了,那就这样吧,她后退三步,冷然道:“我知道银面在,让他出来,要晶片就实实在在打一场。”

他不说话,双眸沉沉的,叶薇眼角瞥见十一站在别墅的阁楼上看着这边,银面定然不会缠上十一,他已投身黑手党,没有墨玦的命令,他不会轻易行动。

“我本来…”墨玦欲言又止,转而冷笑,叶薇凝眉,他哼了一声,他今晚来的目的,并非如此,会谈成这样的结果,他也不愿。

但,他当真看清一件事,除非折断她的翅膀,否则,这个女人,永远不会属于她。

“叶薇,你想和银面较量,多是机会。”他冷声道,“今后,我会如你所愿!”

再不会这么傻了!

叶薇心头一窒,却什么也不说,转身,决绝离开。

他看着她的背影,拳头骤然握紧,空气中,飘着一丝危险和血腥味。黑色的风衣在不断地吹着,啪啪作响,他紫眸黑衣,好似沉睡的魔,正张开利爪。

叶薇回到别墅,十一已在客厅等着,叶薇笑了笑,瘫在沙发上,长长的头发如云垂下,眉间难掩一丝疲惫,“十一,看见银面了吗?”

“嗯,在墨玦身后的树林里。”十一通过透视镜,早就看见银面了,毫无疑问,银面也看见她了。

“果然!”叶薇冷冷地笑,不再说话。

“别难过了。”

叶薇笑了,“其实,我也发现一件事,原来我还有心,会痛。”

417 你信我吗?

墨玦一直看着叶薇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眸色深沉,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有一片玄冷,似狠非狠,似硬非硬,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y]

别墅的二楼,莲花灯下,十一眼睛锐利又冷冰,似在责怪他伤害了叶薇,一言不发地进了别墅,只余下莲花灯下一片微弱的光芒,一片空旷的沙滩上,这间别墅显得特别的寂静。

他唇角冷冷地勾起,整个人站在沙滩上,如最狠厉的魔,墨发紫眸,一身戾气,骤然拂袖,冷然离开。

他身后的树林中走出一个男人,身材高挺,紧身黑衣,脸上覆着半截银面,只看得见一双漆黑的眼睛和微弯的薄唇。银面几乎覆盖半张脸,看不清样貌,从那双漆黑的眼睛中却感觉出他是一个极为冷静的人。他便是银面,二年前的国际第三杀手,据说身手和她们不相上下,只在伯仲之间。[8]

他看看别墅,又看看墨玦离去的方向,唇角轻勾,并未在沙滩上逗留很久,转眼也消失了。海滩上,狂风呼啸,海浪迭起,一切又归于平静。

这一夜很快就过去了,风平浪静,什么声音也没有,叶薇和十一总以为下半夜会发生点什么,不会就这么轻易的什么事都没有,可是很奇怪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们两人都觉得奇怪。

她们了解银面的行事作风,一般不会如此平白无故地傻站在一个地方却毫无动静,叶薇和十一研究不出什么来,索性收拾包袱,照计划,她们得离开A市了。

“你说昨晚银面为什么不动手?”去机场的路上,十一有点疑惑,手指在方向盘上敲着,“现在是什么状况?临时改变主意了?”

“我也不知道。[b]”叶薇淡淡一笑,靠着车上休息,突然手机震动,有信息过来,她打开,眉心轻轻一拧,这是墨玦的号码?她脸色沉冷,淡淡地道:“现在的全球通手机真***的太好使了,全球都能找得到,我要不要建议楚离用自家卫星传信息?”

“那只能我们自家人传,这东西还是好用的。”十一看她的脸上就知道是墨玦发过来的,不然叶薇不会这么说,“看看吧,不会连看一条信息的勇气都没有?”

“说笑呢,我在猜墨玦美人会说什么。”叶薇笑了笑,并不在意,眼睛看向窗外闪过的风景,心中有点酸酸的疼和涩,回眸,打开。

薇薇,你信我吗?

短短的六个字,好似沉重的锤子敲在叶薇坚硬的心上,素来坚硬的心脏有偏偏龟裂,叶薇握着手机的手蓦然抓紧,修长的指轻抖。[7]

她脑海中勾勒出墨玦打这几个字时的表情,他是以什么心情在打的?会忐忑不安?会惊慌失措?会期待么?还是无所谓,只是为了确定一件事?

叶薇傻傻地看着这六个字很久,心口阵阵的疼,自从心脏懂得疼痛后,它似乎恋上这种感觉,时而疼得她控制不住,她憎恨这种感觉,却无可奈何,总不能把它挖出来。

她素来讨厌所有的失控。

叶薇想起昨晚在沙滩上的情景,墨玦的狠,闪避,脑海里乱糟糟的,什么想法都没有,她很想信他,却知道,她不该信他。

她该信他什么呢?他问得很笼统,信他这次来不是有意伤她,信他没有和银面打成协议?不,这些她统统都不信,她明明知道,他是如何打算的,又如何信他?

十一见她脸上苍白,担忧问,“薇薇,怎么了?他说什么了?”

“问我信不信他。[$]”

“信他什么?”

“这么问,恐怕是问所有吧。”叶薇低着声音,口气有点生硬,掩不去眉间的讥诮,“你说他可信么?”

十一哑口无言,她也纳闷,为何墨玦会问这样的问题,摆明了…这问题问得她都不好回答,看叶薇的脸色,她真心疼。

“如果是墨晔问我,我肯定斩钉截铁地说不信。”十一冷冷道。

她话音刚落,叶薇不信两字已经传了过去,她也不信墨玦,十一也瞧见她的动作,淡淡说,“你当真不信他?”

“信和不信不重要,我们也不可能会在一起。[j]”叶薇轻笑道,“你觉得墨家兄弟会放弃争夺第一的机会吗?”

“不会!”

“那就是了,我们这一辈子都是仇家,日后谁死在谁手里还不一定,说不定同归于尽,还是黑白分明的好,灰色地带不好分辨。”叶薇淡淡地道。

十一笑了笑,“薇薇,我有点后悔当然和你来A市了。”

“为何?”

“如果我们不来,那叶薇还是过去恣意狂妄又潇洒的叶薇,来去如风,没有牵绊,当然若不来,你就不会遇见他。”十一说道。

“我不悔,我找到哥哥,以前我只有你们这些家人,现在多了三哥一家,这一趟,值得。”叶薇道,把玩着手中的手机,笑得恣意,“除了爱上墨玦以外,叶薇还是叶薇。[f]”

十一笑而不语,叶薇看着手机,半晌没动静,她便知道,墨玦不会回她了,这一问一答,界限划得清清楚楚,谁也不必惦念什么,这是最好的结局。

“你别说我了,你自己呢?”叶薇问她。

“你说墨晔?”

“还能有谁?”叶薇没好气地说道,“我们姐妹不是栽他们兄弟手里?”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