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那女子也算冷静,一个水平上的高手就见不得的对手的嘲弄和刺激,亏得她能忍受叶薇这么久,也不动怒,“你说要和我单打独斗,却一味躲避,这算什么单打独斗,传出去也不怕人笑话。[r]”

“谁传出去?你?美女啊美女,你能不能有命走出这个门还是未知数,做人啊,别想得这么遥远。”叶薇神闲气定,慢吞吞地,如同欣赏一件商品一样审视着女子,暗忖着她这套身手从未见过,杂乱又有自己的风格,这和她以前交手的都不一样,她竟看不出师门。

黑衣女子也看出叶薇想要试探她的身手和来路,只是冷冷一笑,“出招吧,不然我必杀你无疑!”

她说罢,扫起被砍断的白鹤尖嘴,只击叶薇门面,十一也在看女子的身手,看不出什么名堂来,淡淡道,“薇薇,让她见识什么叫剑法。”

叶薇单手挥开白鹤尖嘴,眸光略眯,后仰,双手合十夹着女子的宝剑,脚下一滑,顺着宝剑而上,女子微惊,一手出掌朝叶薇拍开,夹着一股冷厉的劲风。[小说网盟]

一掌相迎,身子偏开,危险地躲过她的宝剑,一手却巧妙地在她虎口上一敲,那女子只觉得虎口一麻,宝剑已脱手,被叶薇夺了去。

她大惊,叶薇凌空翻了一个跟斗,一脚踩在背后的石像上,脚尖一点,翻身,宝剑随着朝女子咽喉刺来,那女子偏身闪开,两指夹着宝剑一弹,叶薇笑着松手,她大惊,叶薇的掌风已到,直打在她胸口,宝剑又回手。

挥起,砍下,夹着浑厚的劲道。

动作丝毫没有停顿,行云流水,好看中又夹着绝对的王者之气,女子闪过,地下的的白鹤尖嘴被她砍成两半,叶薇一反刚刚的只守不攻,这一次她专攻不守。[a]

宝剑招招凌厉朝女子刺去,刺,挥,挑,砍,招招要命,那女子躲得很狼狈,叶薇的剑法不似她那般变化莫测又复杂,她的招数来回就几招,但招招要命,而且,女子的剑法变化莫测中有灵动之气,叶薇的纯粹是浑厚的杀气,一招一式都是杀手最直接,最干脆的杀人招数,没有一点花样,浑厚而凝重。

来回十几招,那女子的袖子已被她划得破烂不堪,洁白的手臂上有好几条血痕,剑尖上亦有了血滴,叶薇丢了宝剑,欺负一个手无寸铁之人不是她的作风,她要她输得心服口服。

“怎么样?手臂疼不疼?我可以允许你上药后再打。”叶薇笑吟吟道,环胸,妩媚妖娆,自有一股狂傲。

十一想起老巫婆对叶薇的评语,在打斗中的薇薇,最美!

的确是如此,天底下,哪个女人能有她这样睥睨自傲的眼神,又有谁在暴力中还有她的优雅和性感,好似最艳的玫瑰,永世长存。[%]

那女子眸光布满阴霾,低吼一声,挥拳而上,叶薇轻笑,不避不闪,身影如电而上,两女凶狠地缠斗在一起,十一看得频频皱眉,那女子的身手之快,竟不下于叶薇,拳脚来回之间竟然不落下风。

她眉心拧紧,闪电般两人又过了几招,各有震伤,两人一个错身,黑衣女子一掌打在叶薇胸口上,十一拳头握紧,却见叶薇唇角划过一丝笑意,那女子匆忙后退,却已来不及,她脚下旋风般一脚,踢中她的右腰,直把那女子踢飞,狠狠地砸在石像上,又重重落地。[x]叶薇也付出代价,唇色略见发白,女子力气本就大,这一掌打在胸口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叶薇没出声,十一也不帮忙,只见那女子从地上一跃而起,擦去唇角溢出的鲜血,那双漆黑的眸中嗜血更重了,大吼一声拳头迅速逼近。

叶薇偏身侧过,一手掐着她的手腕,反手一拧,她巧妙挣脱,绕到叶薇背后,往她肩膀一拍而下,叶薇也不回头,手肘往后狠狠地撞她的小腹。

两人同时闷哼一声,女子手臂横在叶薇脖子间用力往后一扯,叶薇顿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她冷冷一笑,手肘连续大力往后撞,一下被一下狠,一下比一下厉害。

那女子一直扯着她后退,直到顶住了石像,一片柳叶刀突然出现在手上,往叶薇的咽喉划去,十一大吃一惊,大吼一声,“薇薇…”

叶薇的头用力往后一撞,她比那女子高,这一撞狠狠地撞在她额头上,女子顿有一种昏眩的感觉,手上的速度不仅慢了一拍,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叶薇握着她的手腕往后挥去,柳叶刀狠狠地划在她们的身后的石像上。[9]

叶薇脱身,身子一跃而起,狠狠地朝那女子旋转着踢了几脚,她的脚出力比她的手狠多了,姿态优美,却是夹着绝对的残狠,把暴力美学发挥得淋漓尽致。黑衣女子惨叫几声,吐出好几口鲜血,随着身子飞去,血溅落一地。她身子砸在铁架上,把一块地毯撞落,算给她减缓了一丝冲击力,后果也不轻。

叶薇这几脚都准确地踢在她胸口肋骨上,而且是专打一点,那女子脸色都青白了。

叶薇的颈间也被划了一道很细微的印记,留了一点点血,她一摸,看着手上的血挑眉,似笑非笑,这柳叶刀若是再快十分之一秒,她就见阎王了。[j]

“很不错啊,除了墨玦,你是这几年第二个让我见血的人。”叶薇笑得风华绝代,那女子却捂着伤口处,恨恨地盯她。

胜负已分,她已元气大伤。

黑衣女子很是不服,眼神锐利而不逊,却因受了重伤不停吐血,这股锐利和冷酷也就显得没那么有分量,叶薇轻笑,十一却感觉敏感地看到叶薇的左手微微在颤抖。

她骤然回忆两人错身时拳头曾正面对撞过,叶薇的臂力不如那女子,肯定是发麻了,她看她整条胳膊都僵硬着不动,手指本来在颤抖却被她硬是捏着拳头,不露一点踪影。[i]

也亏的是十一才能发现,若换了别人,根本就不可能发现笑得如此风华绝代的叶美女有异常。

“那幅画不要了,你们放我走。”黑衣女子冷然出声,她已受了重伤,叶薇看似完好无损,就算有也只是小伤,若是只有叶薇一人,她还可以博一个可能。

然而,这儿还有一个完好的十一,情况对她根本就不利,她没办法继续争取那幅画。

画已在十一手中,她因黑衣女人伤了叶薇一事起了杀心,叶薇一眼就看出十一在想什么,她倒没什么意见,留着一个会对自己有威胁的人在,不是一个好主意。

棋逢对手,也要看对手的整体实力,她能把墨玦称为棋逢对手,却不会把她放在一个层面上,起码,墨玦在这样的情况下,绝对是以死拼到底,不会服软。[p]

她,留不得!

突然,女子手腕一动,叶薇和十一眼明手快,立即拔枪,叶薇和十一对准了黑衣女子,而黑衣女子对准了叶薇,叶薇轻笑,“美女,奴家劝你,最好不要跟奴家比速度,你会死得很惨的。”

那女子似也很有把握,冷然一笑,“忘了告诉你们,我这把不是消音手枪,我不和你比速度,只要枪一响,下面的人就会察觉上面有人,我们谁也没有机会出去,都会死在这里,这里四面八方都有磁波光,你们不想和我同归于尽吧?”

她漆黑的眼珠有一种冷酷的神色。

十一蹙眉,叶薇妩媚轻笑,“你可以比一比,到底你有没有机会开枪。”

她知道她说的是实话,通常这个时候是不能出差错的,不然…前功尽弃。

“我知道你速度很快,你可以试一试到底我能不能扣动扳机,我若死了,你们两人陪葬,这生意划得来,我不亏。”黑衣女子冷笑道,强忍着从下涌上的铁锈味。

三人冷冷对峙,半晌,十一出声,“我们放你走!”

除了这里,她照死不误,谁也别想救她,她想一个人死,多的是办法,不一定要死在这里,看得出来,那女子也不想死。

黑衣女子冷冷地看叶薇,十一率先收了枪,叶薇轻笑,“好,一起走!”

叶薇收了枪,那女子也缓缓地收了枪。

“多谢!”她淡淡到,叶薇只笑不语,十一冰冷如霜。

叶薇和十一各自走在那女子两边,快要走到门口时,十一突然右手突然往后甩去,侧边,三枚银针射向那女子的手臂,她一时防备不及,痛呼了声,十一拧住她的手臂,叶薇迅速拔出她的枪,手在她身上过了一遍,确定没有枪支才放心。

“你们好阴险!”黑衣女子破口大骂。

十一唇角一勾,握着她的手臂一下,一下,硬生生想要折断,突然石门一阵转动,几人大愣,那女子想要逃离却被十一拉着,几人纷纷往后退了几步。

却见两道高大的身影,跨入石门中,黑衣,劲装。

石门关上。

本就阴风阵阵的密室,更显得诡谲莫测,为首的男子负手而立,一双紫眸冷酷无温,冰冷地扫过室内一片混乱,眸光最后落在叶薇身上。

她笑得风情万种,“墨玦美人,怎么奴家去哪儿都能遇见你?真是冤家啊…”

427

墨玦保持着自己一贯沉默是金的美德,眸光沉沉地落在叶薇身上,不知道为何,眉心微蹙,看似很不悦,若是叶薇没看错,那人紫眸的确迅速掠过一抹怒火,淡得好似是人的错觉。[r]

恣意的眼光把她从上扫到下,蹙得更紧,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饶是叶薇已警告自己不许在意和揣摩他的情绪,她还是很明显地感受到墨玦的愤怒。

为何?

此人素来冷酷,情绪少有波动,三番四次能让他愤怒,她算不算是很荣幸?叶薇自嘲,可却不动声色地退后几步,那黑衣女子似也惊疑,却被十一制止住,错愕地看着他们。

墨玦的到来已是意外,而另外一人,更是意外中的意外,他比墨玦矮了半个头,身材精瘦,半截银色面具,泛着冷冷灯,遮去了他大半容颜,浑身上下有一种令人极度想要窥探的神秘,又透出杀手的冷锐,而且是一种内敛的冷锐,这和两年前叶薇和十一所见到锋芒毕露的银面很不一样。

“墨玦,你来干什么?”十一冷冷问,情况对她们两人很不妙,叶薇和墨玦之间的微妙气氛,外人难以插足,她对墨玦总会留几分情面,虽然她一直不肯承认,可墨玦对她,素来狠,但至少,他应不会要薇薇的命,十一迅速做好判断,她肯定要迎战银面。

而这个女人…眸光扫过她,十一沉思,黑衣女子眸中有冷笑和讥诮,她愠怒。

“那幅画,留下!”墨玦冷声道,直直指着十一背后的画,整个人几乎和这间诡谲的密室融为一体,而银面则是站在他身边,幽冷的眼光一直扫过十一好叶薇,并无情绪,似只要墨玦一声令下,他便可毫不留情地扑上来,撕碎他的猎物。[u]

“怎么这幅画抢的人这么多?”叶薇挑眉,即便是名画,也不该如此抢手,这里多的是价值连城的画,比这幅画名贵的也有,为何都执着一副了?

有人故意找了几路人来争夺这幅画?为什么?借刀杀人?叶薇头脑迅速转动着,却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这幅画肯定是不会交出去的。

“黑手党这批文物,就差这一幅。”墨玦简短道,冷冷勾唇,“我接到消息有人出钱买这幅画,没想到竟是你们。”

“墨玦美人,你都没钱沦落到走私文物了?墨老大真不厚道,怎么每次都让你干这事呢?”叶薇笑得很有风流味,特别是举手投足间的韵味更是令人着迷,明明和十一是同一副面具,却硬是生出几分韵味来,雅致又风流,很是迷人。[s]“伦敦,这是我们的地盘,即便是你抢了这幅画,能不能运过境还是个问题。”

“无需你操心!”墨玦眯起眼睛,一字一顿,“画,给我!”

命令句。

十一和叶薇相视一眼,十一放开那女子,沉声问,“你站哪边?”

那女子冷冷一笑,十一见状抬手劈晕了她,她软软地倒在一旁,看她的笑容她就无需再问,她站哪一边,指不定留着她会腹背受敌,没了她倒干脆。

十一说道,“我们一局定胜负怎么样?”

“你说规矩。”墨玦反常的好说话,虽是和十一说话,眼光却一直停留在叶薇身上,叶薇并不直视他,全当看不见,倒是对银面很好奇。

不知两年后他的身手如何?

十一淡淡道,“你和银面,随意一人和我打,生死不论,谁趴下,谁输,不得反悔。[m]”

“哼,你觉得单打独斗能侥幸获胜?”银面的声音沙哑得似老人,和他的内敛有别的是,他的声音很锋芒外露,更有着轻蔑和不逊。

好似,他已稳坐第一杀手的金交椅。

“自信是好事,未必是准确。”十一冷冰冰道,问墨玦,“墨玦,如何?”

墨玦亦是冷哼,神色极其的残狠,那眸光并无一点温度,“为什么我要和你举行这种不公平的比试,就因为她受伤了?”

他直指叶薇,准确是指着她的左手,叶薇脸色微变,极度稳住气场,她已经掩饰得极好,不想还是没逃过墨玦的眼睛。

那女子力道太过强劲,和男人无异,她刚判断出了差错和她直面硬碰硬,整一条手臂都麻了,阵痛不已,筋骨肯定是伤了。[v]

一动便是剧痛无比,她已极力忍住。

尚是完好的她和墨玦相比已落了一分,一条手臂废了的她,想要取胜更难。

“我想,这是我们能想到最好的方法,你说呢?”十一不常笑,这一笑颇有几分很意味深长的味道,银面看向墨玦,叶薇淡淡笑不语。

墨玦冷哼一声,“银面,拿到那幅画。”

“是!”

十一伸手解下那幅画,丢给叶薇,冷冷道,“赢了我,画自然是你的。”

画一转交给叶薇,十一和银面几乎是同时朝对方出手,这个机会银面等了两年,早就迫不及待,一出手就扫起一股冷劲的强风。

十一最擅长的近身肉搏,而银面最擅长的也是近身肉搏,两人搏斗在一起很精彩,叶薇迅速退到一旁,瞥了墨玦一眼不作声,专心地看着十一和银面的剥夺。[3]

速度和力度两人都不差分毫,你一拳我一脚,更利用了有限的空间飞檐走壁,打得激烈,难解难分,就是可怜了密室中的文物被毁了不少。

叶薇暗暗心惊,银面进步太快了,他出招的方式和两年前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的。

三十招过后,十一被他打得步伐有点乱了,幸好靠着丰富的临场反应经验,并不显得太过突兀,然而…

“怕了?”墨玦轻声道,叶薇不应声,专心看十一和银面过招,她觉得这招数有点熟悉,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她一定见过的,不管是掌法还是步法她都有点面熟,叶薇背脊出了一身冷汗,银面好似看透了十一的招数,总能准确的在她没出招的时候就能迎接好下一招,在空隙中给十一致命的打击。[u]

高手过招,招招要命,快如闪电,根本就不如观战者看得清楚,一边打谁会一边琢磨太多,只靠着直觉和经验取胜。

叶薇眉心一拧,“十一,混合打,别和以前一样。”

十一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趁着翻身之际立刻变化招数,抛弃她平日的习惯,银面一直接应不暇,连连挨了十一好几拳。

几分钟之后又恢复了势均力敌的局面,但银面很显然略胜一筹。

墨玦眸光一沉,骤然握着叶薇受伤的手臂,本就伤了筋骨一动剧痛的手臂传来一阵钝痛,好似钢刀砍在骨头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正好捏住她伤得最厉害的那一处。[k]

疼得叶薇咬牙,偏头狠狠地瞪他。

墨玦并不在乎,冷笑,“观棋不语真君子,你最好闭嘴!”

“墨玦美人,你要非礼奴家直接说,别找这么挫的借口嘛。”叶薇妩媚一笑,索性凑近了他,整个人都偎依到他怀里去,正好减少了手臂上的拉伤。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