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没有人比她更明白自己的位置,更没有人比她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你不真心对她,你就别想她真心对你,你若得不到她全心的信任,她和你永远都隔着一层纱。

他和她的感觉便是如此,她不信他,所以从不会靠近他,也不会让他靠近,即便是偶尔有过,也是一些似是而非的情感,如雾里看花。

他比任何一刻都知道,这个女人,像一朵浮云,不会为谁而停留,可他却极度想要摘下这一朵浮云,除了把她圈在一处,他想不出更好的法子。

每一次他觉得她已在靠近他,她总会一盆冷水泼下来,把他所有的心思都泼冷了,于是,他痛恨起这种感觉,他是墨玦,什么时候被人掌控在手心过?

任何事情,他都要掌控在手里,他才是自己生命的主角,别人只能听他的,他不想再听任叶薇来去自如,在海边别墅的时候,他已下定决心,一步,一步,把她的翅膀折断。[u]

不惜一切代价,即便她恨他。

反正这个女人,不会爱谁,也不会相信除了第一恐怖组织那几个人外的人,更别说相信他,那他又何必手下留情。

干脆,一切毁灭吧!

越是和她在一起,这种一起毁灭的心思就越清晰,好似迫不及待,想要囚着她,拉着她一起在地狱沦陷,伤她,也伤己。

叶薇看着他不做声,突然转了话题,“你觉得这会不会有冰窖?”

不然为何这么冷呢?温度很奇怪,伦敦的秋天是凉的,可这儿是冷得刺骨,阴风一阵阵地吹,颇有点地狱般的感觉。[。]

墨玦环顾一周,唇抿成一条直线,看不出喜怒来。叶薇也懒得管,抬眸看墙上的真迹,这幅画…今晚的争夺目标就是这幅画,现在他和她还抱着一起,谁都有点贪恋彼此的温暖,可一会儿动起手来,该是怎样的冷酷?她手中的银针已打算出手,凭她两条腿和一条手臂,绝无可能取胜。

这幅画,她又不愿意失去。

墨玦也顺着她的眼光看向墙上的画,冷冷一哼,问道:“你当真要和我作对?”

“是你要和我作对。”叶薇笑着,靠着他,修长的指若有若无地在他胸膛上画圈,像是写着什么,又像是勾引着他,模样很是妩媚,“你明知,我对这幅画志在必得,奴家出山还没有失手的经验,这一次也不打算破例,当然,你若能从我手上夺走它,咱们就另当别论。[o]”

“凭你现在这破身板?”墨玦握着她作怪的手,唇角轻勾,紫眸酝酿一股风暴,毫不留情地讽刺,“你两条手臂完好尚不是我对手,一条手臂又能奈我何?你的身手套路我差不多摸清了,我的,你未必,你再有爆发力,你也不是我对手,为什么每次都要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不可?”

“人太自信可真不是一件好事情,说不定上面枪声一响,惊动下面的雇佣兵,我们谁也不用争夺了,全死在这里,这算不算是一个好结果?”叶薇笑道,轻轻挣脱他的手。

“也好,起码你哪也去不了。”墨玦很奇迹般的没有否认她的话,叶薇有点吃惊,可到底叶薇,并未表现出来。[#]

墨玦似贪恋这种气氛,任叶薇抱着不撒手,骤然密室上面传来一声轻响,叶薇,墨玦脸色大变,这密室的隔音极好,声音并不是很响,若放了常人根本就不会听到,可他们的听觉很敏锐,一下子就察觉到不对劲。

是枪声…

到底是谁开的枪?

十一,还是银面?上头就只有他们两人,他们凝神静听,就听到一声响,其余的全听不到,叶薇脸色发白了,十一不是银面的对手了。

再加上,银面此人冷酷至极,很是无情,根本不会在乎墨玦掉下来是死是活,可十一会担心她的安危,难免会分心,这一来更不是他的对手。

这一枪,到底是谁开的?为什么就开了一枪?

会不会惊动楼下的雇佣兵,即便是银面开了枪,他也走不了,除非他要硬拼,不然出不去。[i]

十一,十一…

叶薇指尖颤抖,墨玦似笑非笑地睨着她,眼神很冷酷,“你猜,是谁死了?”

叶薇脸色苍白,浑身僵硬,骤然勾起一抹笑,墨玦脸色一变,顿觉得背脊有一种很细微的疼痛,转而尖锐地疼,四肢一阵麻痹。

他的脸,沉如阎罗,紫眸露出疯狂的杀气,好似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那么凶狠,好似一只野兽,正在散发着可怖的杀气。

她当真朝他下手,这个念头刚转过,叶薇已迅速起身,银针落在他胸口几处大穴上,墨玦瞬间动弹不得,那双紫眸狠厉如魔。

叶薇冷酷起身,淡淡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并不代表我不能制服你?墨玦,你太自信了。[^]”

“你当真敢?”墨玦声音沉沉的,细听,才知有沉痛。

“没有什么我不敢,只是我愿不愿意而已。”叶薇迅速不再说话,迅速打量这间密室,不可能没有门,没有门,这些东西是怎么放进这里。

只是四处布着机关罢了。

她一心记挂着十一,没空去看背后墨玦越来越冷酷的神情,冷静地找机关,格局和上面的密室差不多,只是显得很小。

怎么出去?

越是担忧,心就越来越慌乱。

“叶薇,你很想知道十一是不是死了?”墨玦冷声问,他坐着,不动,吐字却很冷酷,仿佛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叶薇回眸,露出怒气,斩钉截铁道,“她不会死。[4]”

“那你慌什么,把我制住做什么?”墨玦冷笑问,微垂的眸她看不见表情,若是她看见,定是一片血腥的狠,为了十一,她竟真的会对他下手?

她会杀他,是吧?

“我懒得和你废话。”叶薇沉声道,一步一步找机关,突然灵光一闪,十一和银面打斗的时候,是银面动了圣女神像上的宝石,他们才掉下陷阱。

漆黑的眸掠过一丝了然,她站到圣女神像面前,脑海里回放着他们两动手的细节,眯起看见看那颗明珠,那就是关键,叶薇纵身而起,转动权杖上的明珠,门,应声而开。

“成了。”她心中一喜,跃下,惊喜地看着已开的门,脚步刚一动就想起背后的墨玦,带不带他?不成,放了他,她根本就走不了,墨玦非拧死她不可。[r]

正思考着,倏感背后劲风袭来,叶薇大惊,躲避已来不及,只觉得脖颈一疼,眼前一阵发黑,软倒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为什么,他会没事?这是昏迷前,叶薇唯一所想的…

墨玦眸光深沉地看着怀中的女子,脸上竟是一片可怖的怒意,火花跳跃,他打横抱起叶薇,突然密室一亮,昏暗的空间好似白天般。

一名穿着打扮很贵气优雅的中年英国人带着一批人进了密室,他生得白净,却蓄着胡须,给人的感觉不但不突兀,反而显得很协调,浑身上下都有贵族的气魄,又透出几分儒雅。

身后跟着几名精装护卫,个个持又枪械。

“二公子,多年不见,风采依旧。[q]”他笑容满面,笑了过来,正要拥抱墨玦,才发觉他怀里抱着一个女人,似乎不适合,笑笑而过。

“伯爵大人,好久不见。”墨玦敛去所有的表情,淡淡地打招呼。

“这位是?”

“偷画之人。”

“什么?”亨利伯爵脸上闪过一片阴鸷。

墨玦淡淡道,“此人,我要了。”

亨利伯爵一笑,“哦,那我就不过问,二公子看上什么了,随意拿。”

“当真?”

“自然,多亏了你帮我设计机关,这么多年没有损失过一件珍宝,你若看中什么随意拿去,要不是你,这儿的宝贝都不知道多少要被偷去。”亨利伯爵豪爽地道,眼光有意无意扫过叶薇,见墨玦眸光沉了,他也识趣,不再看她。[x]

墨玦下巴一扬,“那幅画,我大哥要。”

亨利伯爵顺着他的眼光看去,犹豫了一下,命人把画拿下,墨玦也不客气,说道,“恐怕要再麻烦伯爵大人一件事。”

“说!”

“这批文物,麻烦你帮我运到西西里岛,价格照付。”

“没问题,二公子吩咐,我一定办到,保证不出一丝差错。”亨利讨好地说道,“你再看有什么看上的,看上了再拿,别和我客气。”

“不必了。”墨玦淡淡地说,看了怀里的叶薇一眼,对亨利伯爵说道,“一会儿会有人和你联系运货,你把画放在一起,如果可以,今晚就出船,越快越好。”

“二公子放心,有我亨利护航,这批文物绝对没问题。”亨利伯爵拍胸保证道,墨玦点点头,“那告辞了。”

他抱着叶薇,不快不慢地走出这间密室。

薇薇,你一定没想到,这座城堡的机关全部是我设计的吧?

他唇角勾起一丝冷笑,抱着她一步一步走下楼梯,墙壁上,白烛亮着光,昏暗不明,衬着墨玦的脸也明暗不分,有冷,有暗,本就诡谲的气质益发突出,更透出一股嗜血的狠绝。

他垂眸看着脸色苍白的叶薇,她长发垂下,手臂也垂着,即便是带着面具也没有遮掩住眉间的傲气,不知为什么,她就在怀里,可他感觉,这一瞬间,她离他有几千公尺。

咫尺天涯。

他一步一步走得很慢,烛火在他背后拖出长长的阴影,三分冷酷,三分悍然,四分孤寂。

很悲凉的感觉。

亨利伯爵身边的一名男子问,“伯爵大人,他是谁,为什么您对他如此恭敬?”

“他啊…”亨利伯爵一笑,“世上最硬净的男人。”

那男子似乎不解,亨利伯爵摇头,“不理解就算了。”

城堡下的树林里,容颜看着手中的表,心中很着急,已过了约定时间,叶薇和十一都没踪影,是不是出事了?叶薇和十一并没有打算让容颜冒险,毕竟容颜不是他们,可容颜怕她们有枪战,一时接应不暇,到底还是坚持要来,叶薇没办法,只能让她开车等着接应。

约定时间过了一个小时了,没见人影出来,她倒是看见好多人进去了。

心中不免得担忧。

突然见墨玦抱着昏迷不醒的叶薇出来,容颜大惊…

430

容颜压低了身子,坐在车里一动不动地看着墨玦抱着叶薇上了车,紧张得手心冒汗,一时不知要怎么办才好,城堡倏地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一扫刚刚的诡异之感,容颜心中更是诧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个抱着叶薇的男人又是谁?

这离城堡不远,身子又隐藏在阴暗处,容颜不敢轻举妄动,楼下的人太多了,若是惊动了他们,她唯恐也走不了,这是容颜所不想的,唯今之计只能先回去。[j]

狭小的空间很安静,她只听到自己疯狂的心跳声,很紧张。

墨玦抱着叶薇上车走了,她更不安了,十一呢?为什么没看见十一?容颜的心提到嗓门口,不论生死, 总要有个消息才成。[t]

叶薇和十一素来形影不离,不可能出现一人被抱走,一个却被留下的局面,除非是有一人再也起不来,容颜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脸色煞白。

心脏更加狂跳不已,墨玦已开车,带着叶薇离开,容颜依然不敢有所行动,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她又看见亨利伯爵带着人出来,太远了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只隐约听见亨利伯爵交代他们什么,没一会儿,他也上车走了。

城堡好似又恢复了平静。[u]

夜黑,风凉,海浪疯狂,她身上有些凉,又等了二十分钟,不见有人处理尸体,也不见有人出入,容颜略微一犹豫,开车一踩油门下山。

她想了无数个可能,却拒绝去想叶薇被俘虏,十一被杀死的可能,只能不断地安慰自己,没事,可能他们从别的什么通道走了。

这别墅肯定不止一条路能走,也许从海边走了。

不要自己吓自己,容颜不停地安慰自己,开车朝第一恐怖组织的总部而去,车子刚停下就往里冲,抓着一名男人问,“你们楚哥呢?”

“在议事大厅。[#]”

容颜放开他,匆匆朝二楼去,刚转过楼梯就看见陈扬和方影,低头不知说什么,陈扬面露为难之色,似是在劝着她离开。

他眼尖地看见容颜,蹙眉,沉了脸色,“你来做什么?”

“与你何关?”容颜冷笑,当年刚随了楚离时,陈扬模样很俊秀,脾气火爆,颇有几分孩子的感觉,如今五年过去了,他成熟了不少。

可他心仪方影,一心想要方影和楚离终成眷属,一直以为她是破坏他们的第三者,对她很有偏见,因他是楚离的左右手,容颜不想楚离为难,极少提陈扬刁难她的事。[m]

她越过他想去议事大厅,陈扬伸手拦住,“容颜小姐,楚哥吩咐了,任何人不准接近议事大厅。”

容颜脸色一冷,扫了方影一眼,却见她脸色苍白,有点像枯萎的玫瑰,她暗忖着兴许她的伤势还没好的原因。下午那一幕又浮上心头,她很舒服,因心里担心叶薇和十一,她也不客气,冷冷地讥诮,“阿离任何人,包括她,可没包括我。”

他们几人,从来不会避着她。

方影自然知道她说什么,冷冷一笑,“容颜,你未免也太自信了,薇薇说不避开你,你当所有人真的不避开你吗?我跟着他们这么久,他们议事也从未让我参与,连周正、□□□和陈扬都不得靠近,你又凭什么,你什么都不是,别忘了,下午他已舍你选我了。[。]”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