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好不容易切了两条大草鱼,墨玦一刀砍在砧板上,暗骂自己愚蠢,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他都多少年没有亲手真正洗手做羹汤了,自从把人赶走后事事亲为,墨玦很苦恼中。[v]

配好小菜和酱料,已快中午两点了,他挑眉,楼上并无动静,他出书房的时候看见叶薇依然坐在窗台上看外面的风景,听不远处美女高歌,她性子并不喜欢太安静,太过安静,她会觉得寂寞,墨玦考虑着是不是要发个通知,让这些人这几天索性都在家里关门不许出来,这样叶薇是不是会多依赖自己一点。

他一边准备寿司,一边想这个问题,渐渐地觉得很可行,他是变了法子要让叶薇主动亲近自己,不计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多愚蠢的事他都做得出来,反正这岛上不管他做什么,绝对没人敢笑,除非他不想活了。

他很多年没做过日本菜了,已经很生疏了,动作也有点笨拙,花费的时间也多了些,整个厨房也被他搞得一团混乱,墨玦只是沉着脸看这一片混乱,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吃饱了没事做撑着,这些玩意就算费尽心思,她也不会懂得,更不会开心。[y]

他又何必浪费自己的心血!

想着叶薇防备的脸,墨玦心中很不舒坦,索性停下来,都几点了,她吃了石头吗?肚子还不饿,他都觉得有点饿了,莫非不想见他?

墨玦揣摩着叶薇的心思,最终抵不过心中的执着,又开始做寿司,面无表情,紫眸无波,非常的平静,好像做一件很普通不过的事情。

偶尔,无意或者有意地看楼上,他是那么渴望叶薇自己主动下来。

相比于前几天的周到服务,他已经打算改变方针策略了,不再那么殷勤,若即若离是最好的境界,这是他和叶薇相处摸出来的一条路。[$]

不能太亲近她,不然会被她伤得遍体鳞伤,他不想,又不能太抗拒她,不然他会把她弄得遍体鳞伤,偶尔情绪失控真的很厉害,大多是她没有给他想要的反应,他心急,心慌,乃至于失态。

所以,最好的相处方式就是若即若离,现阶段应该如此,若是她能信他,对他敞开心扉,那还多么好。

两点半,叶薇探头出来,看着静悄悄的楼道,空无一人,她忍不住打开对面的门,那是一件客房,不像是有人住的,冷冷清清的,没一点人气。她摇摇头,又打开自己隔壁的房间,也是一件客房,但架上挂着他的风衣,床铺也有点皱褶,房间的布置风格和主卧室差不多,黑白灰三种经典颜色组合在一起,异常的协调和简洁。[&]

原来他住这里,可她就在隔壁,怎么没听到动静呢?叶薇疑惑地挑眉,再往前,这扇门的把手转不开,被锁了,门上有着声音辨别器还有一个密码仪器,叶薇随意按了几组密码,屏幕显示密码错误,她冷冷一笑,这是书房吧?她失去记忆,可有些东西经历过,经验已经在生活中累积,沉淀,抹去了记忆并不代表能抹去她的经验,直觉告诉她,这里有秘密。

“我在想什么呢?”叶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怎么弄得自己神经兮兮的,他有没有什么秘密和她有什么关系?她现在连他们是什么关系都还没弄清楚呢。

不可否认,她很想知道,他们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他让出主卧室给她住,自己住客房,前几日对她关心得无微不至,今天却变了一个样子,不理不睬的,她又没有得罪他。[u]

叶薇端详着声音辨别器和密码仪器,修长的手指在上面拂过,“这些东西好熟悉!”

她以前一定碰过,那她到底是做什么的?

这一切都只有墨玦能给她答案,她轻步下了楼,转过大厅就闻到一股芥末的想起,这种独特的味道勾得叶薇肚子里馋虫蠢蠢欲动,一下子奔到餐桌边,看见一盘制作得很精美的生鱼片,旁边有酱料,青白红嫩,看起来色香味俱全。

叶薇欢呼一声,不太文明地用手抓起一片生鱼片,沾着酱料就往自己嘴巴里送,她也很喜欢日本料理,虽然他鱼片切得不算很均匀,酱料的味道也不算地道,但她感觉很好吃,忍不住多尝了几片,墨玦拍着她又要偷吃的手,沉着脸,“洗手!”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洗什么手,我的手比你干净多了。[s]”

话虽然是这么说着,她倒是很听话地洗了手,这回文明多了,不用手去抓了,墨玦把做好的寿司端出来,又配着一盆鱼头汤,一盘清蒸龙虾,餐桌上顿时香气四溢。

叶薇闻着就觉得很香,也不管什么吃相了,抓过一只大龙虾剥开,甜滋滋地享用,墨玦阴沉的脸,顿时阳光灿烂,乌云散开,顿觉自己刚刚的辛苦值得了。

“没想到你做菜还真有一手。”叶薇吃着吃着也不忘了赞赏他的手艺,不过她认为这是礼貌,毕竟人家辛苦做出来的午餐,她认为肚子饿了吃什么都香,这和食物本身没多大关系。[1]

“喜欢吃?”

“嗯,不错,味道很鲜。”叶薇转眼已经解决了第二只龙虾,这才开始消灭寿司,墨玦摇摇头,叶薇受过很严格的餐桌礼仪,看来随着她的记忆都忘光了。

“你怎么不吃?”叶薇吃得高兴也不忘了他,见他一直看着她,很不自在,看着她肚子会饱了?

墨玦不做声,沉默地吃寿司,偶尔陪着生鱼片吃,叶薇见他不做声,暗忖此人怪癖可真多,当真沉默是金,说句话又不会死,多热络的气氛也会被他降成冰点的。

差不多吃饱喝足了,叶薇这才满足地收手,就看墨玦一个人慢吞吞,很优雅地用餐,她不禁笑,“喂,就你这速度,我要是极饿你肯定没得吃了。”

墨玦抬眸,赏了她一个眼神,继续优雅用餐。[t]

叶薇去厨房开冰箱,本来想要喝果汁,结果无意扫到厨房有个小酒柜,她心一喜,随意拿过一瓶红酒,两个酒杯。

倒酒,回到餐桌,一杯给墨玦,自己倒了一杯,墨玦正在剥龙虾吃,见到红酒眸光一沉,因为体质的关系,别墅中本来有一个大酒柜,被墨晔给撤了,就留几瓶在厨房,墨晔偶尔会喝上一杯,这幢别墅里极少有酒出现。

一看到酒就想到以前她那酒瓶砸自己的事,一想到这事又想到他空白的七天记忆,墨玦沉了脸。

叶薇喝了一小口,淡淡道:“智利雪庄,1934年。”

墨玦眸微眯,危险地看着叶薇,她想起什么了?只是尝一口就能判断出红酒的年份和产地?

“干嘛这么看着我?”叶薇又仰头喝了一小口,慢慢地品,难得有这么古董的红酒,很醇香,她很喜欢,挑眉看墨玦,“你不喝?”

“我不喝酒!”墨玦冷冷道。[h]

“你不喝酒,家里为什么有这么名贵的酒?”

墨玦的眉越来越紧,沉沉地看着叶薇,手甚至紧握成拳,问,“你怎么知道红酒的产地和年份?为什么知道它名贵?”

叶薇似也没想到他为什么会这么问,叶薇比他更茫然,反问,“这不是常识吗?”

墨玦的脸黑了,常识?大街上抓一万人都没有一个人能这么迅速地判断出红酒的年份和产地,这是什么鬼常识?看叶薇的表情不像是说谎,难道她真是本能反应?

他不喝酒,他绝对是品不出酒的产地和年份,但他不用看也知道,叶薇说得那么笃定,再加上墨晔曾经说过这都是一些名酒,他知道叶薇说的是准确的。[u]他只能解释为她曾经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所以才能反应如此迅速。

墨玦不再说什么,低头吃东西,心情并不什么爽快,叶薇一边喝酒,一边看着他吃,她发现他的用餐方式实在很优雅得很。

等他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叶薇才开门见山地问,“不许拐弯抹角,我们到底什么关系?”

“夫妻!”墨玦脸不红心不跳地道,淡定地抬头,显得很神闲气定,反观叶薇,则是被这句话震得好似身边刚刮过龙卷风。

夫妻?她千想万想也想不到会是这个关系,她以为,顶多亲密就算情人了,竟然是夫妻?

这不可能啊!

虽然墨玦生得风华绝代她不否认,可看着他好像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可又怎么解释他亲她时,她又不觉得排斥呢?

叶薇思维有点混乱了。

墨玦唇角一勾,低头,吃东西。

“不可能!”叶薇混乱后,迅速否认,美丽的大眼直直地看着墨玦,“你撒谎!”

墨玦神色一冷,“说,我哪儿说谎了?为什么我们不可能是夫妻?”

他知道叶薇不会相信,可没想到她会否认得这么斩钉截铁,实在是令人咬牙切齿,恨不得撕碎她脸上的镇定和笃定。

叶薇也不畏惧他,“我醒来,衣服是你重新送过来的,原来衣柜中只有你的衣服,房间的设计全部是你的感觉,根本就不符合我的风格,你说结婚,屋里连我一张照片都没有。”

墨玦不得不感慨叶薇的细心,他淡淡道:“我们的家不住这里,这座小岛只是暂时居住一阵子,算是旅游,我第一次带你来这里,自然没有你的衣物和照片。”

叶薇疑惑地皱眉,她试图从他脸上看出破绽,却不能如愿,就算他如此解释,她也不相信,怎么可能是夫妻呢?她不喜欢墨玦身上这种很锋利的威胁气息。

她怎么可能会嫁给他?叶薇风中凌乱了,她压根就不相信这个事实,哪家的夫妻是这样的相处模式的,在她最茫然的那几天,他竟然一句话也不和她说,她就算心中害怕,他也应该开解她吧?

她差点误会他们是仇人呢。

墨玦好似看出她不相信,站起来,一步一步走过来,叶薇有点躲避他的眼神,此人的眼神太秒杀人了,只需看一眼就会沉沦,不能思考,只能任由他控制。

这是一双会魔法的眼睛,特别是当他露出若隐若现的深情时,是真是假,她真分不清楚。

墨玦拉过椅子坐到她旁边,拿出皮夹,打开,交给叶薇,叶薇看他一眼,伸手接过,皮夹中有一张照片,竟然是…

他和她的…疑似婚纱照的照片?

叶薇瞪大了眼睛,照片中的她一身白纱,背后是清澈的湖水,蓝天白云青草,环境清雅,她五官清丽中带着几分妩媚,美得惊人,定格的那一瞬间,笑容幸福,而他则是从背后搂着她,一贯的面无表情,可那一双紫眸却比以往更潋滟美丽,像是蒙了一层光,眸光深而沉,很深情的眼光。

她惊呆了…

445

叶薇错愕地看着照片,对于他们两人已经结婚这个概念仍然模糊,找不到一点点熟悉的感觉,她端详着照片很久,却不知道说什么,这貌似是铁证了。[7]

可是…为什么还是感觉有点不对劲呢?叶薇暗忖着,到底哪儿出了问题,平心而论,这绝对是一种很美,很符合美感和幸福定义的照片,不管是放在哪个国家的审美都不会差,天造地设的一双,男的风华绝代,女的国色天香,可若这主角是自己,后果就不怎么好玩了。

“这照片是合成的吧?”叶薇惊诧过后,很神奇地吐出一句话,墨玦本来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完美的侧脸,一听这话,脸一下子变得铁青,一拳狠狠地砸在桌子上,好似叶薇对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不可饶恕的罪孽。[4]

叶薇吓了一跳,于是更神奇地吐出一句,“你这是恼羞成怒,还是虚张声势?”

墨玦这回连杀了她的心都有,身子骤然压过去,狠狠地吻住这张讨厌的小嘴,让她闭上嘴,不去说这些令他不快的话。这女人该死的敏锐,该死的聪明,该死的敏感,他当初怎么就没把她弄成一白痴呢?一说一个准,他还真有点恼羞成怒和虚张声势的成分在。[z]

叶薇又被偷袭了,这一次的感觉比早上在中庭更强烈,他揪着她的舌尖吸吮,转而轻咬,她疼,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抱得更紧,更密,吻得更用力,把他的怒火很完美地传递给他,虽然认识他不深,但她深知此人本性极其野兽,还是不要惹他为妙。

于是,叶薇便放任他恣意享受她的甜美,其实她得承认,她很喜欢墨玦吻她的。

只是不愿意承认,故作高姿态罢了,也许女人本性总是如此吧,男人越是捧着,姿态越是高,更何况她目前对他一无所知,自然不会傻傻的,一股脑儿热的往他身上扑。[4]

墨玦吻够了,才好心地松开让她能够顺利地呼吸,两人的唇齿间都还留着芥末的味道,叶薇双眸晶亮晶亮的,看着他,不说话,墨玦沉声道:“不要再说这些让我生气的话,我有很多方法让你闭嘴。”

叶薇扁扁嘴,扬了扬手中的照片,“这是什么时候照的?”

墨玦双手撑在她的椅子两边,俯身,把她困在他和椅背中间,沉沉地笑出声,“我们刚结婚不久。”

“那我们认识多久了?”

“三年!”墨玦面不改色,很淡定地撒谎,紫眸一片绝对的真诚,你绝对不会认为,他是在撒谎,叶薇一直看着他的眼睛,眼睛最会出卖人,可没看到半点虚假。[y]

她依然端详着照片,下结论,“怎么我对你一点熟悉的感觉都没有?你真的不是骗我?”

“叶薇!”墨玦的声音几乎是从牙齿里蹦出来的,咬牙切齿的味道很重,他的诚意不够吗?为何她还是不信?

叶薇投降,示意他不要激动,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的唇离自己的唇才两寸距离,脸就在眼前,她身子忍不住后靠,紧紧地贴着椅背,修长的手指头往后指了指,“你说话习惯靠别人这么近吗?”

她有强烈的感觉,若是普通靠这么近,早就被秒杀,心脏病发作了,这张脸实在是美得惊天动地泣鬼神,怎么会如此完美呢。[5]

就因为他太完美,她才会有不真实的感觉。

墨玦冷哼,微眯着眼睛看她,全是警告的意思,叶薇很乖巧的,伸手推着他坐到旁边的椅子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

墨玦道:“你说你对我一点熟悉的感觉都没有?”

她考虑着说实话他肯定又要发飙了,可她似乎很喜欢看他发飙的样子,她会觉得很爽,“是啊,很陌生,一点熟悉的感觉都没有。[9]”

果然,他的脸又沉了,叶薇心中却乐开了花,她算是差不多摸着墨玦的性子了,他对她没什么耐性,也很容易生气,这只是专门针对她而言,但她却很莫名其妙地喜欢挑起他的怒火,好像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挑起他的怒火,反正他又不会真的动手修理她,顶多就是发发脾气,自己闷着。

“那你对谁熟悉?”

“不知道!”叶薇很干脆地回答,她对她自己都不熟悉,更别说对别人了。

墨玦冷笑,“没关系,不熟悉刻意变熟悉,反正你现在记住的人,只有我。[k]”

他有点小得意,他甚至很强烈地渴望叶薇谁也不要记住,以后就记得他,和他永远在一起,依赖他,让他疼爱,和他打闹,这也是一种幸福。

他所求的,并不多。

叶薇弱弱地举手,指出他的错误,“你说错了,我还记得你哥哥。”

墨玦揪着她的头发装模作样地掐她的脖子,叶薇哈哈大笑,好不容易才躲过他的蹂躏,转而问道,“我还有家人吗?”

“没有,你是孤儿。[b]”墨玦淡淡道。

叶薇挑眉,没什么意外,若没猜错,也许她真的是孤儿也说不定,她对亲情这概念好像很薄弱似的,想起妈妈,没印象,想起爸爸也没印象。

“墨玦,你确定我真的没家人吗?父母没有,旁亲总该有的吧,总不能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不清楚,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是一个孤儿。”

“…哦。”叶薇抿唇,也不在意了,问,“那我过去是做什么呢?”

她想起对他门上的声音辨别器和密码仪器的熟悉,心中略有不安,墨玦沉声道,“杀手!”

叶薇挑眉,深深地看着墨玦,她有感觉,这是真实的,因为她所表现的直觉和敏锐的确和别人不一样,除了杀手和特工,她想不出还能是什么。[y]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