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摸了摸自己手指上的薄茧,叶薇沉默了。

“杀手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墨玦说道,世上能达到她这个级别的杀手寥寥无几,这个领域,是她的天下。

“你就不怕我半夜起来杀你?”叶薇挑眉笑问。

“你杀我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墨玦平静地回答,心中早就准备了答案,等着她继续问下去,他知道不能全和叶薇说假的,她会疑心,势必一会儿真,一会儿假,这样她才会相信。[h]

叶薇咬着唇,她杀他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此话如何说?

突然不太像知道为什么,可又忍不住好奇,“我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吗?”

“理论上,是的。”墨玦斟酌着回答,叶薇即便是失忆了也不是什么小白兔,不必担心她受打击。

“我以为是你该死,所以我才来杀你。”叶薇挑眉看墨玦,墨玦本来以为她会说我为什么来杀你,没想到蹦出这一句,气得他一口气没喘上来。[b]

叶薇说道,“你瞪我干什么?我看你就不像是好人,准是混黑社会的,杀你是为人间除害。”

墨玦一巴掌扣向她脑后,作势又要揍她,叶薇笑,墨玦说道,“我不是混黑社会的,我是黑手党教父。”

黑社会,哼,也太侮辱人了吧,国际黑帮和黑手党还是一层真金和钻石的距离呢,竟然敢拿黑社会这种石头来比喻。

叶薇一愣,心里莫名地紧了一下,有些微疼,黑手党,黑手党…她沉静了下来,垂着眸子沉思,她对这个名词很熟悉,甚至是有点抗拒的。

莫非真的是因为她曾经杀过他吗?

叶薇不知道,墨玦见她沉默,也疑惑蹙眉,她是不是想起什么,克莱尔医生说她绝对不会想起来,记忆早就不见了,这和普通的失忆不一样,复原的机会等同于零。

他还是担心,她会恢复,离开。

你异常渴望的宝贝有一天终于得到手了,却又不见了,得而又失,这是一种沉重的打击,他不想经历,他洗去她的记忆,就是想她好好地陪在她身边,哪儿也不准去。

“怎么了?”

“没事,我突然想到,我奉命杀你,怎么会沦落到和你结婚的田地呢?”叶薇实话实说,墨玦听她这语气,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叫沦落到?

嫁给他很丢人吗?

“叶薇!”墨玦大怒。

叶薇神闲气定,“我说的不对吗?”

“闭嘴吧你!”墨玦忍不住轻斥一声, 连看她的□□□都没有了,他准备了一堆很完美的措辞告诉她为什么她会来杀他,为什么他们会结婚,就等着她来问,结果她竟然一字不提,径自自己理解扭曲出一个答案来。

不得不说,墨玦很郁闷,亏他琢磨了很久才琢磨出来的前因后果,全没用了。

446

餐桌上一番长谈,叶薇对某些事情还是半知半解,墨玦说得也很含糊,很多事情她只是有一个概念,并没有熟悉的感觉,有的却是很熟悉,所以叶薇选择了将信将疑。没办法,谁让墨玦长得太风华绝代,脸上表情又太过完美,她也分不清到底是不是全部是真的。叶薇不是傻子,她看得出来,这个男人脾气很古怪,阴影不定,但好似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她。[k]

内敛的人表现情感的方式也许不同,太过含蓄,她也只是有一种朦胧的感觉,但到底对于他们是夫妻这件事是勉强相信了。

因为墨玦对她不信其余事好像没什么大反应,随意她信不信,但他们是夫妻的事情她必须要信,若不信,他离开翻脸。而且脸色特别的恐怖,叶薇为了自身的安慰着想,勉强算相信他。[7]

毕竟这些事情合情合理,找不出任何破绽,本来想要他那张结婚照来着,他死活不肯,叶薇只能作罢,她也问过为什么她失忆了,墨玦的说辞是遇上仇家报复,除了车祸,她撞到头,头里有血块压在神经,动手术很危险,他宁愿她什么都不记得。

叶薇的想法却不太相同,她有点忍受不了空白的过去,这些日子的惴惴不安,迷茫像一只有毒的蝎子在她心中啃咬,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把被这股毒素包围了。[10]

她迫切地想要想起过去的事情,想要明白到底是不是如墨玦所说的那样,所以回房后,她在露台上静坐着,企图回忆着过去的事情,却徒劳无功,一件也想不起来,头也不痛,只是一片空白,怎么填充,里头还是空白一片,叶薇懊恼地拍打着自己的头。[f]

“你在做什么?”冷冷的声音从隔壁的阳台传过来,叶薇一愣,这两个阳台格局一样,中间相隔五米远,她早就注意到了,但没想到墨玦会出现在上头。

“你住隔壁?”

“我问你在做什么?”墨玦不喜她转移话题,冷冷地问道,紫眸在阳光下更是潋滟逼人,他越是怒,眸色越是沉静,深沉,仿佛凝聚了最纯真的紫色,很美丽。[t]

叶薇看得有点入神,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墨玦别过脸去,不让她看他唇角勾起的弧度,他一直对自己的样貌不满,男人长得这么祸国殃民实在不应该,一副面容,一副五官,大家都差不多就成了。现在才庆幸,幸好自己有一副绝色的容颜,她一定都不知道,她的眼光很痴迷。[c]

虽然知道她对男色很觊觎,但当这男色是自己的时候,心情还不算愉悦。

“哦,无聊呗。”叶薇淡淡地回应,伸长腿,躺在藤椅上晒阳光,“听人家说,脑袋里有一块瘀血再撞一下就散了,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化成实际行动。”

墨玦沉了脸,“吃饱了撑着。”

叶薇挑眉,也许是吃饱了撑着,但墨玦肯定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失忆的又不是他,叶薇看着不远处平静的海面,轻声道;“墨玦,没有人能忍受空白的记忆,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感受。[t]”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失忆过?”他也过了一段没有记忆的日子,但…这段日子对他真是没什么影响,起码他是这么认为的。

毕竟他什么都不知道,仿佛睡了一觉。[%]

他真的很好奇,叶薇是怎么忍受那段时期的他,据他哥哥说,那时候的他白痴到极点,就像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需要人照顾。

冷冷一笑,他不需要勉强记住。

“你也失忆过?”

“算是!”

叶薇沉默了,不做声,心里忍不住哼道,他们还真是相配了不是?

墨玦看着她,淡淡道:“你想知道就问我。[7]”

“好啊!”叶薇微笑应道,海风轻吹,她柔顺的长发在风中散开,飘逸又绝美,衬得这张清纯和妖媚并存的脸有绝对迷人的风情,墨玦终于也体会到看一个人看得痴迷是什么感觉。

好似全世界的颜色都黯淡了,阳台上的鲜花黯然失色,只有她的美在一片黯淡中美得夺人心魂。[j]

叶薇并不打算事事都问墨玦,她不知道事实是不是如此,能知道这些就够了,她宁愿慢慢地靠自己摸索,拼凑她不完整的记忆。

信别人,终究不如信自己!

这是她始终坚持的信念。

“薇薇,今天我回房睡。[d]”墨玦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转身进了房间,继续工作,留着叶薇目瞪口呆地吹海风,风中凌乱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

幻听了,幻听了,绝对是幻听了,她刚刚没说话,嗯,就是这样,叶薇鸵鸟地催眠自己,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催眠了十几遍,她淡定了,她自己不得不承认,他的确说真的。

靠!他发什么神经?

“墨玦…”叶薇站起来往隔壁喊,没回应,她又继续喊了好几声,也没回应,叶薇索性站起来,看看这上下楼的高度和两个阳台的高度,五米远的距离,若是平常人肯定跳不过去,叶薇沉思了下,不知道为何,她觉得她可以轻而易举地跳过去。

她还没认真地思考一下,人真的已经轻松了到达对面阳台了,她眨眨眼睛,从这边的落地窗进了房间,的确是她隔壁的卧室,不过空无一人。

她明明看见他进来了,怎么人就没影儿了?书房?叶薇想到书房的门有声音和密码识别器,她想想还是作罢了,疑惑地蹙眉,不是说夫妻么?可为什么夫妻之间也有这么多秘密?好像见不得人似的。

突然,卧室的小门打开了,墨玦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冷冷地看着她,“你在干什么?”

447

叶薇本来想过来问一声他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看着他阴沉冷酷的脸,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说实话,墨玦板着脸孔的模样真的非一般的吓人,心脏承受能力稍微低一点的人空白就昏倒过去了,叶薇察言观色的本事很强,当下虚笑几声,故作轻松,“无聊嘛,过来看看你的房间。[5]”

墨玦冷冷的眸光凝视着她,叶薇顿觉得有点说不下去了,这摆明是撒谎,她虚笑几声,摸摸鼻子,“我还是回去算了。[r]”

墨玦环胸,淡淡道:“薇薇,这只是客房,我们的房间在你那边。”

他语气很淡静,却狠狠地加重了我们这两个字,叶薇脚步一僵,深呼吸,转过身来,墨玦倚着门口,姿态慵懒中自有一种潇洒的味道,看得人神魂颠倒,叶薇也就花痴了一秒钟,僵硬笑道:“这里这么多房间,为什么要去那边睡?”

“有什么不可以?”

“就是不可以!”叶薇沉了脸,收起僵硬的假笑,冷冷地看着她,“我和你不熟。[y]”

“我们是夫妻!”

“话是这么说没有错,可我真的和你不熟,你以为很熟,在我看来,你和我相处起来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到一天,陌生人,ok?”叶薇有点毛躁了,她看得出来,墨玦是那种不会轻易改变主意的人,她要改变他的想法就要费足了唇舌之功。[i]

真是…很纠结!

“这并不能改变你我是夫妻的事实,也不会改变你和我已经熟透了的事实,你现在记忆空白没关系,人和人的相处就是新的开始,不重新相处,永远是陌生人。[g]”墨玦淡淡地说,他的语气说得上是很冷静的,但是,眼光却是犀利的,整个人一站在那里整个就是一种霸王气势。

叶薇大为不悦,“你真是搞笑了,起码也要给我一点适应时间啊。”

世间哪个女人愿意和一个认识不久,看起来又极度危险的男人同床共枕啊,又不是疯了,想起中庭那激情的一幕,真要睡一起不是没清白了。[g]

等等,他说他们是夫妻,估计清白这奢侈的东西她早就没了,叶薇囧了一下,转而暗骂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她甩甩头。

墨玦冷冷地看着她一系列的反应,笑容更冷了,“我已经给你快十天的适应时间。”

“你不是吧?”叶薇诧异挑眉,世间有人这么恶霸的吗?那是给她时间适应吗?他睁眼说瞎话呢,叶薇很不服,墨玦眸光顿沉。[j]她斟酌着语气,转开话题,“大不了我在这边睡,你回主卧室睡。”

这是她能想到最完美的办法了,她不适应和墨玦共处一室,她心脏会有负荷,随时会死亡。

墨玦脸色顿时阴了,神色冷厉,“薇薇,我身体健康,心理健全,暂时没有分房的打算。[u]”

“墨玦,你讲讲道理好不好?”叶薇悲愤了,她一点也没看出来他心理很健康,很明显就是个变态,“任是哪一个女人也不会喜欢这么快就和别人同睡一张床了,别拿什么夫妻说事,我压根就不知道过去的事情,说不定我们老早就因为感情不和,你巴不得甩了我揍得我失忆。”

“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不管,总之一句话,不行!”叶薇不甘示弱地拿出凌厉的气势,比气场,她未必输给他,不知道他们的身手怎么样,她是杀手,照理说应该不错的,可他也是黑手党教父,不会太弱,打架的话…

“既然如此,拳脚功夫决定,谁赢了听谁的。[f]”墨玦仿佛看出叶薇在想什么,冷冷一笑,“别的决定是作废,我们见真功夫吧,谁强听谁,这法子最公平。[c]”

公平你爸爸的!叶薇心中怒吼,看墨玦这架势很笃定,过去应该和她打过架,也铁定知道自己能赢了她,她必输无疑,谈什么狗屁公平。

可若是真的拼一拼,说不定…

叶薇在做天人交战,打还是不打,人家都摆明了挑衅,不打就是认输了,这事有损颜面,干不得,若是打,输了的话不是要任他摆布,这关系在贞操问题,也干不得。

“怎么了?不敢?那回房,别影响我工作。”墨玦落井下石,说得不屑一顾,语气疑似鄙视。

叶薇大怒,抡起拳头,“你这个…”

一句脏话正好骂出口就顿停,转身怒冲冲地走了,愤怒地甩上门出气,墨玦唇角弯起一抹弧度,他喜欢这样真实的叶薇。[4]

墨玦回房处理文件,银面又一次悄悄地潜回伦敦,这一次负责暗杀楚离、白夜,杰森已在哥伦比亚,黑杰克也赶回北美,各自负责各自的市场,俨然等待着一场暴风雨的到来,谁也不敢忽略了黑手党。

在未雨绸缪的同时,楚离更是加大力度打压黑手党,但凡是黑手党涉及的领域他都要强横地插一脚,第一恐怖和国际黑帮的关系虽然不是唇齿相依的关系,也没有黑手党和国际黑帮的关系密切,但他毕竟是军火,洗钱领域的绝对老大。他出马,国际黑帮极少有人惹得起,楚离因为一个女人连挑三大国际黑帮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谁敢去惹这位冷酷霸主。结果时局又开始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各大国际黑帮纷纷和黑手党划清界限,弄得墨晔杀气四溅,很想拿楚离的头来祭奠失去的弟兄和损失的市场。

楚离已放出话来,除非十一和叶薇安全,否则这一情况会一直继续,态度之嚣张,言词之狠厉,丝毫不把他们兄弟放在眼里,他似乎笃定了他们不会动叶薇和十一,墨晔和他通话后,当场就把摔碎了酒杯,墨玦知道他哥哥极少动怒,一旦动怒,血流成河。

杀戮,已避免不了!

448

杀戮,已避免不了!

银面负责暗杀楚离和白夜,这是墨晔下的命令,且不容拒绝,他要楚离和白夜死,这是过去楚离惯用的法子,让叶薇和十一位他扫清障碍,这一次他只是回敬他罢了。[9]

他负责和银面联系,如今他还没进入伦敦境内,道上已传出消息,银面会暗杀他们,第一恐怖组织有一个叶宁远,很多事都不会是秘密。[#]

防守戒备会更森严,下手的机会,老实说并不多,如今潜入伦敦也还是个问题。

对他来说,叶宁远的关系网就像一张蚂蚁也爬不过去的蚕丝网,谁过,谁都黏在网上,他能清楚地测出银面的位置,更能隔空检测出银面身上的武器杀伤力指数,想要靠近他们,他还得多费脑筋引开小奶包的注意力。[k]

黑手党两位教父,墨晔在明,墨玦在暗,墨老大一直抢占地盘,扩大势力,而墨玦专门做这种搬不上台面的脏事。

怎么引开小奶包的注意力,让银面能成功潜入伦敦是他最主要的任务。

墨玦神色淡淡地看着屏幕,相互和银面交换着信息,没他的命令他暂时也没有进伦敦,银面这性格很怪癖,他做事不怕危险,但考虑的地方甚多,身为杀手,其实他觉得他并不如叶薇和十一称职,并不是说他不果敢,一个杀手所具备的速度、力度他都有。[小说网盟]唯独缺少了不顾一切的拼劲,叶薇和十一在面对强敌之时不会去计较到底要用什么战术才能取胜,她们一般都直接手下见真章,并没有那么多考虑,有时候这样的考虑反而会失去暗杀目标最好的时机,换句话说,身为杀手,你要把目标看得比自己还重,可银面把自己看得比目标重。[d]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