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461

墨晔蹙眉,不做声,墨玦这样沉重的脸色极少见过,孟莲灵的不悦,墨玦的阴鸷,墨晔的沉默,一时间客厅的气氛很诡异。

墨玦冷笑,“你昨天和叶薇提起十一做什么?”

墨晔脸色一变,冷眸扫向孟莲灵,微蹙的眉毫不掩饰他的恼怒,孟莲灵微慌,转而冷笑,“叶薇和你说什么了?”

她都和她说过此事不许告诉墨玦,没想到她竟然会和墨玦说了,她看错她了,她以为叶薇是一个守信义的人,看来她错了。[v]

孟莲灵紧握着手,暗暗恨叶薇。

墨玦神色更冷,“薇薇什么都没和我说,倒是你,为什么和她胡乱说这些?”

“她不说你怎么知道?”孟莲灵试图反驳。

“哼,孟莲灵,你别狡辩,如果不是你说这些话刺激到她,薇薇昨晚就不会做梦梦见十一,你告诉她,十一是她的仇人?”墨玦冷笑,“还说什么?不如一次性和我说完啊。[3]”

墨晔的脸色已极其不悦了,孟莲灵心中渐渐慌了,没那么夸张吧,她就提了一下十一,她的表情也不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怎么会做梦了?这事也太赶巧了。

墨玦去认为,十一和叶薇之间的牵绊太深了,孟莲灵若是说十一是她的姐妹,或许叶薇还没那么大的触动,毕竟人对自己所认知的事情是有很大的接受能力的,然而,她不该和叶薇说她们是仇敌,叶薇那性子,一旦是她无法认同的事情肯定会刨根究底,即便表面上可以表现得若无其事,很潇洒。[q]但她的内心是非常排斥,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她才会梦见十一。[7]

他把这一切的责任都推在孟莲灵身上,认为这一切都是她引起的,他讨厌人多事,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不管目的为何,她都不应该这样,何况他已经警告过她不许乱说话,她竟然当耳边风。

可想而知,墨玦此刻多想揍她一顿,若不是看上墨晔的份上,他早就动手了。

孟莲灵一点也不认为她做错了,即便是错了,一贯爱护她的墨玦这么吼她,她也很不满,“我若不说十一是她的敌人,难道我要说她们是好姐妹吗?”

墨玦见她态度如此,站起来,愤怒一踢桌子,几杯咖啡倒了,杯子滚落在地上,桌子被墨玦踢得几乎要震碎,他沉声怒喝,“谁让你主动提十一?谁让你和她说过去的事,你以为你谁?上帝吗?”

他是真的怒了,孟莲灵若是认个错,也许他会气消,只是警告她就算,没想到她却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错了,反而和他大小声?

笑话,她算老几?

孟莲灵真的被墨玦吓住了,目光略有不安,特别是坐在一边一直不出声的墨晔更让她着急,平时若是有人让她皱一下眉头他都不会放过那人,就算是墨玦,他也会出声维护她,今天却反常在一边坐着,她又不能公然开口求救,心中又气又恼。[s][。][h]

“算我说错话了,她又没想起什么,你生什么气?不就是一个梦,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孟莲灵说道,在墨玦这样阴鸷的压迫下总算服了软,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

“孟莲灵!”墨玦大怒,这事不是她,她自然说得轻松,他决不允许叶薇有一丝一毫回想过去的可能,就这么幸福生活才是他要的,谁要来破坏,他就不会放过谁。[v]

他费尽心思,他和叶薇才有今日的局面,而孟莲灵却破坏这种平衡,墨玦心中的惧是大于任何情绪的,更恼孟莲灵的。

“玦哥哥,你真的过分认真了。” 孟莲灵冷冷地笑,“叶薇现在什么都不记得,就算梦见十一,她说的梦境和我说的话不一样,我也可以自圆其说是为了她着想,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倒是你,未免太紧张她了,这恐怕不合适吧?”

这话,她是说给墨晔听的,她知道墨晔一直对墨玦和叶薇的事很不赞同,大有墨玦敢真放十分真心下去,他就动手杀了叶薇,永绝后患。[k]

她随了墨晔这么多年,很清楚地知道怎么挑起他的脾气。

果然如她所料,一直沉默的墨晔抬眸看了愤怒中的墨玦一样,他并不说话,可给人的感觉是已警告了墨玦,让他适可而止。[j]

孟莲灵冷笑,墨玦何尝不知她所想,恼怒地瞪她一眼,“莲灵,我一直以为本性是善良的,看来是我看走眼了。”

孟莲灵脸色一变,墨晔依旧沉默,只是淡淡地扫了孟莲灵一眼,接着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愤愤不平,恼怒墨晔的反常,但更恼墨玦的质问,“玦哥哥,我说错什么了?事实本来就是如此,晔同你也说过,你和第一恐怖组织的女人纠缠不清,到最后谁会受累?叶薇要是能控制的人倒好,可她就是一阵不羁的风,飘忽不定,你根本就没法掌控她。[6]我看你这么紧张她,说不定到最后妥协的人反而会是你。”

“莲灵,闭嘴!”墨晔沉怒喝住,孟莲灵恼了,正要发作,触目却是墨晔极为冷酷的神色,她暗骂自己失了分寸,竟然踩了墨晔的地雷。

墨晔曾经说过,世上他最相信的是墨玦,其次才到她,他最确信的是他弟弟永远不会背叛他,即便是她还排在墨玦后面。

她刚刚的话听在他们兄弟耳朵里,很显然就成了挑拨离间者,即便她本意并非如此,但确实造成这样的错觉,若她不是孟莲灵,恐怕早就被墨晔一枪毙了。

“晔,我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就事论事。”孟莲灵终究还是为自己辩解一句。

墨玦则是冷笑,“莲灵,我的事用不着你来操心,我反而好奇,你为什么要主动和薇薇说起十一?她对十一一点印象也没有,无缘无故,你提起做什么?为什么还骗她说十一是她的仇敌?你想借她们姐妹反目,为何?”

孟莲灵微慌,看向墨晔,墨晔也沉沉地看着她。

462

孟莲灵也不是糊涂人,即便在墨家兄弟这样的逼视下,她依然不慌不乱,冷静说道:“我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想试一试她对这个人的反应,怎么说十一也是叶薇最亲的人,比你,比叶家的人都亲,若要试探她的反应,十一最合适,我只是无意提起,并没有想到她心里会那么抵触,当时在船上,她表现并没有什么异常,我以为会没事,这事昨晚本来也想和你提起,我一时疏忽了,你若怪我,我无话可说。[1][c]”

墨玦并不十分信她的说词,危险地眯起眼睛,“我不是警告过你,别和她乱说话吗?”

“玦哥哥,你到底想怎么样?”孟莲灵沉了脸,“为了叶薇,你至于和我闹成这样吗?她本来就是我们的死对头,现在失去记忆没威胁力并不代表以后她就不会回复记忆,玦哥哥,我劝你还是别太认真,否则到时候抽身不及,弄得我们也难做。[2]”

“你以为你是谁,我的事乱得到你指手画脚?”墨玦冷笑,口气掩不住的讽刺,“孟莲灵,我哥把你当宝,不代表我把你当宝,你别太当自己是回事。”

孟莲灵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墨晔也微微沉了脸,这是墨玦第一次这么和孟莲灵撕破脸,为了叶薇?窝里反?哼!

墨玦冷静地坐下来,余怒未消,墨晔淡淡说道,“小玦,莲灵有句话说得对,别陷得太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哥,现在做错事的人是她,不是我,你别拿我说事,该受罚的人是她。[n]”墨玦指着孟莲灵,“你偏心不会偏成这样吧?”

墨晔当机立断,抽身事外,“这是你们的矛盾,我不管。[j]”

墨玦冷笑,“是吗?那么,我现在一身火气要找人干架,是不是你也不拦着?”

孟莲灵一震。

墨晔思考一下,平平板板道:“要不,我陪你打?”

墨玦冷哼,孟莲灵轻笑,她说道:“好啦,你们别闹了,我下不为例成了吗?再不会提十一,若再犯,玦哥哥随便你怎么打都成。[k]”

“你还敢有下次?”

“好,好,好,不会了,可以吗?”孟莲灵翻了翻白眼,“她做了什么梦,梦见十一什么了?”

墨晔不动声色地沉了呼吸,谁料墨玦冷笑,“关你什么事?”

孟莲灵笑容一窒,若换了平常她早就发作不依了,但今天她知道自己真的惹了墨玦不悦,不想再多事惹起墨晔的怀疑,只能忍了这口气。[y]

他性子就这样,也不会真的把她怎么样,这么多年,她早就把墨家兄弟当自己亲人,生气也不会生气太久,只能当会当成寻常摩擦罢了。

墨晔则是不同,他很想知道叶薇到底梦见什么了,想起玻璃屋里那张狼狈的脸,他心中不免有点烦躁,昨日匆匆离开,他只知道,克莱尔医生正在调养她的身子,准备接受新一轮注射,这一次加重了分量和强度,势必要她好好配合,她若是极力抵抗…

克莱尔和他说过严重性,不过他始终认为,十一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事情轻重缓急,她也知道暂时她无法离开,不会做太反抗的事情于事无补。[10]

求生意志这么强的人,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就像她发狂了,始终也不忘记要减少对自己的伤害,在他心里,这个女人是一个很特殊的人。[i]

“小玦,她到底梦见什么?”墨晔问墨玦。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与你无关!”墨玦把墨晔的话改一改,原封不动地还给他。

墨晔恼了,孟莲灵赶紧打圆场,“玦哥哥,依我说,叶薇真的很危险,她时不时还会梦见十一,是不是有可能会想起来?你确定要一直继续下去?”

“我已经帮她催眠了,忘了差不多了。[f]”

“我不是说这个问题。”孟莲灵说道,看了墨晔一眼,“晔同我说过,利用叶薇来对付第一恐怖组织,这一点我也赞同。”

墨玦咬牙,不做声,墨晔的确提过。[3]

孟莲灵见他不说话,继续说道:“你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第一恐怖组织不知道叶薇的情况,对她会留情,如果合理利用她,打入第一恐怖组织不是难事,比暗杀要方便多了,银面现在连伦敦都进不去,根本就没法子暗杀楚离等人,还不如让叶薇来,让她深爱你,肯为你付出一切,到时候你要控制她做什么都可以,反正你若确定她什么也想不起来,这些事又何必让她知道。[9]还有一种法子,制造你和第一恐怖组织之间的矛盾,让她心甘情愿地为你去对付第一恐怖组织,这是最完美的法子,日后就算她想起一切,也不能怪罪到你身上。”

墨玦连连冷笑,“真不愧是善谋的孟莲灵,亏你想得出来!”

他的口气说不出的讽刺,孟莲灵微笑,也不在意,问墨晔,“你觉得这个法子如何?”

墨晔看了墨玦一眼不作声,墨玦断然道:“别做梦了,我绝不会那么做,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叶薇对他还没到那份上,怎么可能为他杀人。

哼!

孟莲灵的如意算盘打得真好,但不得不承认,若这两人不是他自己和叶薇,他也会觉得是一个很好的点子,也会利用。

但,这人是叶薇,他深为反感。

“玦哥哥!”

“闭嘴,这事不准再提!”墨玦骤然起身,“孟莲灵,我警告你,再让我发现你和叶薇说这些有的没的,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他说罢,转而对墨晔说道,“哥,有句话,我也送还给你,你最好看好你的女人,同样的错误要是再发生一次,我也不会看兄弟情面,哼!”

463

墨玦从别墅出来,脸色阴沉,正要开车回去,突然有一个排球朝他射回来,墨玦正心烦,挥手把那排球打出去,直直朝前飞去,他力气大,这排球飞得很高,很远,好似直插云霄般,一名少年惊呼,朝前奔去,剩下几名少年战战兢兢地在原地站着,一脸惊恐地看着墨玦,深怕他发怒。[6]

原来是少年们在沙滩上玩排球,正好回来,一路嬉戏,不小心把排球打向墨玦,他们都知道,这座岛的主人是墨家兄弟的,而这两兄弟的脾气并不怎么好,特别是紫眸这位。

墨老大是标准的冰山脸,异常冷漠,你不惹他倒也没事,但墨老二通常一身诡谲之气,那双紫眸虽然漂亮,在他们看来又过于妖异,他看起来比墨老大要残狠许多,这岛上的青少年们都极为反叛,但都非常怕他,他平日不出门,但一出门几乎都有少年人都会避着他的走的,特别是他住的别墅,那一段是不错的赏景区,照理说会很热闹,但事实上却很安静。[d]

因为没人敢在那里玩,若是不小心碰上墨老二,又赶巧他心情不爽,那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墨玦的确心情不悦,这排球也的确惹到他了,他当场就要发作,找人泄气,却沉了眼眸,直直地看着那排球飞去的方向,好一会儿不做声。[g]

众位少年人也不知他这是生气还是不生气,见他直盯着那排球,心中暗暗叫苦连天,个个都哭丧了脸,好似家里死了老母似的。

那排球直飞去的方向正是山上地牢,那是岛屿上最高的山,上面有一幢小别墅,不管在岛屿上哪一个方向都能看见这幢小别墅,若是寻常,墨玦不会在意,然而,他刚刚朝那排球看去,很自然就看上山上的别墅,脑海里浮起昨晚叶薇对梦境的陈述。

十一,玻璃屋…

他自然知道地牢里有一间玻璃屋,难道叶薇所梦见的是真事?墨玦收回眼光,死死地盯着车顶。

十一在哪儿,他一直不知道,应该说,他一直不关心,他从头到尾要的只是叶薇,十一是生是死和他没关系,他知道墨晔扣住十一,但不知道他扣在哪儿,也不关心他扣着她做什么。[^]

但是…

叶薇那梦境…为何他的感觉那么熟悉,是不是被老大关在山上地牢?关在那里做什么?严刑逼供?不会,他哥不是那种人,他若要什么情报,自己多的是渠道去弄,没道理困着十一,据叶薇的梦境显示,十一一身狼狈,定然不好过。[%]

他是不是该去看看?

墨玦心头沉了沉,突然一辆重机车很利落地朝他驶来,潇洒地停在他面前,叶薇帅气一甩长发,“墨玦美人,你的车要被你盯出洞来了。”

少年们被她的英气所摄,个个惊艳,墨玦不悦地横扫他们,“你们还不滚!”

他们一听某人冷酷的声音,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美人重要,但小命更重要。[小说网盟]叶薇哭笑不得,墨玦看着自己心爱的重机车,问,“你在做什么?”

“兜风啊,你这宝贝真行,爽!”叶薇竖起拇指,这儿墨老大的家,她也不想逗留,调了档问:“墨玦美人,要不要我载你绕一圈?”

墨玦眼角扫向山上别墅,人却朝她走过来,手指往后指了指,“往后坐!”

“干嘛?”

“我载你!”墨老二很神气,霸道命令。[y]

“不要,我正开得爽快,你上来,我载你,不然拉倒。”叶薇不愿意,这宝贝她还没玩够。

墨玦却眯起眼睛,危险地瞅着她,企图用眼神秒杀她,通常这眼神是很秒杀人的,但对象是叶薇就另当别论了,叶薇压根就没拿他当回事。[j]

“喂,走不走啊,不走我走了。”叶薇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他上车,似笑非笑地催促,戏谑道:“哎呀,墨玦美人,你不会是不好意思吧?”

“坐过去,我载你!”墨玦美人重复自己的坚持,的确觉得有点丢人,女人开车男人坐,又在他的地盘上,他面子上抹不下来。[v]

叶薇不干了,“想不到你脸皮这么薄啊,其实坐后面很好的,很有福利啊,还能吃吃豆腐,开车有什么好的,你不坐算了,我自己玩,你后面跟着吧。”

叶薇一踩油门就被墨玦给拦下,墨老二阴鸷地盯她,叶薇笑得优雅大方,拍拍后座,语气很调戏,“小美人,上来吧,爷儿载你一回。”

墨玦一巴掌扇在她脑后,这人的确宠不得,一宠就上天了,很嚣张地踩在他头顶上,偏偏他又喜欢看她这副嚣张的模样,真是自虐。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