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

“你要没什么可说,那,说说我们怎么认识的?”叶薇挑眉,突然很想听他们之间的事,墨玦抬眸看她一眼,心中诧异,这女人今天很反常,吃错药了?

平日她什么都不管不问的,大有随遇而安的架势。[!]

“说一说。”

“为什么问这个?”

“为什么不能问?”叶薇反问,把问题丢了回去。

墨玦沉思一下,说了句,“不打不相识。”

叶薇抬眸看看天,这真是古时候非常,非常狗血的相识理由,墨玦把他们第一见面的事合理地说了一遍,事情是真的,只是换了背景,当然,他那段白痴的肿了自然就会墨玦pai回脑海里不见天日,他拒绝承认自己有这么白痴的时候。[b]

“后来呢?”

墨玦想了一想,又合理地换了背景,把他们的故事说了一遍,很简单的陈述,叶薇听罢很好奇地撑着下巴瞅着墨玦,突然靠近他,扒开他的上衣露出他精壮的胸膛。

胸口处,的确有一处弹伤,已不太明显了。墨玦冷冷地瞅着她,叶薇干笑,“别误会,别误会,检验才是硬道理。”

墨玦又冷哼,叶薇发现他很喜欢哼,动不动就哼她。

她讪讪地拉上他的衣服,墨玦瞅着她,忍不住讽刺,“我什么都没说,你解释什么?”

“不爽就不爽,别扭什么?”叶薇笑骂。[d]

墨玦一腔怒火又泄了,薇薇,不是每个人都能和你一样肆无忌惮地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

“我一定有自虐倾向。”叶薇自言自语,“不然怎么会嫁给你呢?”

她是不是考虑一下让墨玦出示结婚证书?一个弹伤他就这么不高兴,要是让他出示证件,会不会被他一掌劈了?叶薇缩了缩脖子。

墨玦一听这话就恼了,突然大力搂过她,掐在怀里,“自虐?我对你不够好吗?”

“你对我哪儿好?见面不是打就是杀?”

“半斤八两。”

“…绅士,对小姐有点风度好吗?”

“谁告诉你我是绅士?”

“…美人,风度,风度。”叶薇从善如流地改口,笑吟吟的,墨玦受不住这人明艳的笑容一直在自己眼前晃动,骤然俯身吻住她的唇。

叶薇迅速往后退,谁知道手落了空,墨玦只来得及喊一声小心就抱着她一起滚落在沙滩上,挺拔的身体紧紧地压着她。

叶薇诅咒一声,推了推身上的墨玦,“喂,下来,一百来斤压着很重啊。”

墨玦突然伸手,把她双手举过头顶,压住,叶薇一惊,还没来得及反抗,墨玦已攫住她的双唇…

他吻得粗鲁,叶薇有点不习惯这样的亲密,紧闭牙关不肯让他进入,墨玦也不勉强,双唇抵住她的,狠狠地研磨,重重地吸吮,逼得她承受他的热情和气息,舌尖煽情地描绘着她的唇线,叶薇有点受不住这样的亲密,双唇间的温度,越来越热,蔓延全身,身上男子的呼吸骤然一重,索性整个身子都压住她,狠狠地咬她的下唇,逼她开启牙关任他索取。

叶薇挣扎起来,墨玦双腿却压着她,一手扯开的她的衬衫,灼热的吻落在脖颈之间,更疯狂掠夺…

467 禽兽进行时 (反攻)

他不管不顾,埋头在她脖颈中掠夺她的一切,她只感觉灼热的唇在自己肌肤上落下的烙印,滚烫的,火热的,带着逼人的温度。[t]

肌肤和心脏之间好似蔓延了一条火路,转而把身体中的血液点燃,温热的液体瞬间被燃烧到沸点,叶薇脸上异常燥热,心脏狂跳,才转眼间就被墨玦褪去上衣,几乎半裸着的上半身在柔软的沙滩映衬下更皓白无暇。她的肌肤染上一层粉色,身上那淡淡的伤痕在阳光的明艳下,几欲和这层粉色融为一体,看得不太真切,触手美好的感觉,迷乱了男人的眼睛。[j]

眼梢掠过他紫眸中层层欲、火,叶薇心惊,暗骂自己粗心,竟然意乱情迷到被她脱了衣服也不知,她慌张地夺过衣服想要穿戴好,去被墨玦强横夺去,抛得远远的。

“墨…”徒一出声就被他狠狠地吻住了,封住她所有拒绝的话,缠绕着她的舌尖,磨过每一寸肌肤,他技巧很生涩,又吻得太过猛烈,牙齿咯得叶薇牙龈生疼,她扭着头避开他,他却以为她反抗他,怒火起,更折腾得她破皮好几处。

他***禽兽!

叶薇得空的一手往他腹部一揍,墨玦不痛不痒, 竟然没有移开灼热的唇片,更过分地把她上身唯一的遮蔽衣物扯落,姣好的美景尽收眼底。[3]

紫眸又幽暗几分,墨玦呼吸粗重,猛地回忆起那天在下水道见过的美景,半遮半露,诱得他一身火热,她却哄骗他,甩了他,后来脑海里回想起那天交手的所有细节,不知是不是男人的本能关系,他对那一幕印象极为深刻,每每想起,身子都忍不住火热,折腾得他心烦气躁。

墨玦的手霸道地覆上来,叶薇这回是真慌了,她没想过他来真的,她是恣意狂傲,离经叛道没错,但在明晃晃的眼光下,随时都有人来往的沙滩上坐这种事,她还没那气魄,万一被当成活chungong的主演,她岂不是丢人丢到太平洋了。[r]

“墨玦,停手!”叶薇气恼地阻止,脸上的酡红却出卖她此刻亦然心动的讯息,背脊摩擦着白沙,肌肤更是敏感,她怕自己真的情不自禁,趁着还有点理智慌忙喊停,“住手!”

她的声音已听出恼意,但气势上弱了几分,被挑起qingyu的嗓音比平日要媚几分,失去那种清亮和霸气,听起来倒有点欲拒还迎的味道。

“不准拒绝我!”墨玦霸道地封住她的唇,再一次吻去她的话,坚硬的胸膛摩擦着她柔软的胸,隔着一层衣衫也能感觉到这种触觉的□□□,那一片胸膛好似也起了一片火。[p]

他的手更放肆地在她柔软上揉弄,没不怎么会控制力道,把叶薇弄得生疼,叶薇很想一口咬伤他舌尖,偏他滑溜得很,好似故意和她捉迷藏,到最后她都累了。

四唇紧贴研磨,舌尖追逐纠缠,空气间静得只听到他们吞咽的声音,在此时听起来倍感性感,令人心动,有少许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唇角滑下,模样看起来特别的yin靡。[f]

叶薇心如鹿撞,频率更快了些,当墨玦抱着她的身子埋头在她脖颈间一路吻下,落下在胸膛间时,她要极力才能隐忍住这种心悸的频率,狠狠地咬着唇才没有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对于女性的身体,墨玦是陌生的,理论知识和实践总是有差距的,当初被墨晔取笑后,他还真是从头学起,有问题不解决不是墨玦的个性,他观摩过几部XX影片,当时感觉是很反感,他几乎是冷冰冰地看着两个陌生人在他面前做那事,一点反应也没有,更无法理解片中男女那愉悦到有点失真的表情。[#]

他一点感觉都没有,然而,当他碰上她时,才明白,感觉这东西是因人而异的。

墨玦几乎不怎么回想片中的男人是怎么取悦女人的,他本能地摩擦着她的胸,张口含着她绽放的花朵,轻咬,研磨,一手也没冷落另外一边。

“嗯…”叶薇喉间忍住了,鼻息却没忍住,溢出一声类似忍耐,极为色qing的呻yin,才一声就死死地忍住。

她心里在抗拒这种悸动,可身体却该死的臣服于这种迷人的漩涡中。

“够了,墨玦…够…够了…”叶薇能容忍的限度就在这里了,再惹火下去,她肯定会沦陷,墨玦自动忽略她的话,他极为喜欢她的哼声,更放肆地在她粉红上重重一咬,叶薇脚趾都卷缩起来,一圈打在他肩膀上,急促而尖锐地喊了声,“墨玦!”

她都不知是喊他停下,还是喊她继续,那人灼热的呼吸都扑洒在她胸口,她浑身战栗,双手放在他肩上想要推开他,不知不觉却成了抱着他的头,拱起身子迎合他。[小说网盟]

她真是疯了!

可悲的生理反应!

不管是女人,男人,有时候都会沉浮在感官的愉悦中,叶薇本性中还带着那么一些离经叛道,追寻刺激,到真想试一试是什么感觉。[b]

可矛盾的是,她骨子里偏生还有一种很传统的东西,又不想去尝试,害怕去尝试,于是两股力量的努力地拔河。

墨玦似乎喜欢上了叶薇这种反应,他本来很渴求她的身子,理智几乎流失,这分不清是欢悦还是痛苦的声音竟然拉回他几分理智。

他撑着自己的身体,没过分地压着她,欣赏着她此刻的风情,身下的女子半身luo露,面色潮红,眼睛蒙上一层水润晶亮,额上有少许汗水,正粗喘着气,胸口随着她深重的呼吸起伏,那柔软美好的弧度更令人目眩神迷。[^]此时的叶薇,少见的柔媚,从骨子里透出一种很风情的韵味,他很喜欢,眸色更深。

任是谁被人这么观赏着都会觉得不自在,叶薇也是,难得一见的窘迫,她眸中的晶亮掠上怒火,更是明艳,正要发怒,墨玦却一手骤然覆住她的柔软,叶薇冲口欲出的话竟然变成婉转轻吟,那种羞耻和难堪在他的抚弄中感觉更是鲜明。

他享受她的表情,他似一个孩子找到了控制给予他快乐的密码,享受这种看她在他身下,克制,隐忍,欢愉,压抑和痛苦的表情。[r]

她是一阵风,而这阵风却在他手心中,正为他变幻多姿,这种感觉是墨玦从未有过的,他总觉抓不住叶薇,这是第一次感觉这么鲜明地抓住了她的喜怒哀乐。

所以他迷恋上控制她身体的感觉,一边ai抚,一边仔细欣赏着她的表情,他故意掌控叶薇的身体,在她身上寻找她的敏感点。耳垂,胸前,腰侧,每一处他所知道的地方都要实践来检验,一边检验,一边欣赏叶薇的反应,哪儿她反应最激烈,他就故意在那一点上折腾她。[3]

他爱上了她此刻的表情,这时候才真正意识到,叶薇是完全属于他的,谁也夺不走的,她这副性感的模样,是因他所成。

他有一种得意的骄傲,更嚣张得毫不掩饰。

这种慢节奏,故意为之的前戏把叶薇弄得冰火两重天,他脸上得意的笑更让她刺激,这丫的故意的。。

“***,滚下去,再动手动脚,老子废了你!”叶薇大吼着,挥手朝他劈下,墨玦知她动了怒,也懂得适可而止,扣住她的手腕压在头顶上,俯身又吻上她胸前的肌肤,含弄她的花蕾,不再似刚才那么慢吞吞,突然热情而疯狂…

叶薇差点没被他吓住,紧接着浑身都好似烧起来,随着他粗重的鼻息,在他热情的吸吮、aifu下理智流失,情不自禁伸手环住他的背脊。

她不甘示弱地抚摸回去,然后在心里第N次感慨。

可悲的生理反应!

她的主动回应更让墨玦疯狂,吻顺着胸口一路往下,遇到障碍也不管不顾扯落她的休闲裤,叶薇脸上更红了…

“薇薇…”墨玦轻唤,声音沙哑透了,往她腿心探去的手却那么的放肆和狂野,叶薇突然想到,他们是夫妻,这种事,应该不是第一次了…

做一次,和做两次,有什么分别?反正都是他。

她才刚这么想着,骤然攀着他的手臂挺起身子,墨玦一惊,以为她又要反抗,谁知叶薇却捧着他的头,狠狠地吻住他的唇。

她比他要娴熟,墨玦本来就不反抗她,叶薇一路如女王般,竟拿过主控权,一边吻住他,一边粗暴去扯去他的衬衫,动作比他更狂野,直接不耐烦地扯落一排扣子,把衬衫扔出去,两人上身毫无遮掩地贴在一起摩擦,叶薇主动坐到他腿上,伸手去扯他的皮带…

468

墨玦也没想到,叶薇会主动至此,之前她还有点反抗,美女主动送上门,墨玦自然不会往外推,于是很合作地配合她,片刻之间,已仅剩最后一条遮蔽物,叶薇跪坐在他前面,吻落在他的锁骨,胸膛,小腹,留下一个个热情的烙印。[1]

这滋味实在美好得令人发狂,比起他主动掠夺更令他着迷,墨玦几乎立刻陷入叶薇的热情中,彻底把主动权给予她,享受叶薇所给予他的快乐,还有骄傲。

她的手心并不算很滑嫩,带着薄薄的茧子,在他身上引火的感觉更是明显,他轻哼地起来,并主动配合叶薇的动作,同时给予她同样的快乐。[d]

两人好似迷失了方向,彻底沦陷在qingyu中不可自拔,叶薇的主动把这场情事推到□□□,墨玦搂着她,让她在他胸前亲吻,仰头看蓝天白云,好似纯净的天空也染了晚霞。

两人疯狂地探索着彼此的身体,更享受着带给对方欢愉的骄傲和满足,都想方设法地要让对方得到最大的满足,两人也不是什么疯狂起来简直称得上好似两头野兽在搏杀般。

片刻,已赤luo相见,墨玦一把抱起叶薇,突然反转,把她压在身下,他浑身紧绷得难受,很想立刻埋在她柔软的幽径中,冲锋陷阵,可她是叶薇,他存了一分怜惜之人,做足的前xi,耐心地取悦她,他丝毫没有经验,手在她腿心胡乱地揉弄,总是找不到位置,不得其法。[a]

叶薇被他弄得欲火焚身,隐痛和忍耐更多点,她真怀疑他们是不是结婚了,这人到底有没有经验,“你到底会不会?”

男人被质疑某某方面的功能是很没自尊的,墨玦恼火地堵住她的唇,叶薇随他,唇片都被他吻得红肿了,她撑着身子看他下身,早就肿胀得吓人,这尺寸…

要是第一次可真要吃点苦头,不过她应该不用担心,他们应该不是第一次,毕竟结婚了。[3]她赤--裸--裸的眼光这么一扫,墨玦身上的火一阵火辣辣地蔓延,小墨玦好似有感应似的,很热情很口水地朝她点头致意,叶薇刚想笑,突然下身一紧,体内多了不属于她的东西。

她背脊一麻,他的手指在她体内,肆意作怪,她的感觉更强烈了些,小腹间好似燃烧了一团火,突然,墨玦一顿,骤然抬眸看叶薇…

紫眸颜色更深,似喜,似忍耐,叶薇眯着眼睛享受他的取悦,没怎么注意,墨玦突然攫住她的唇舌,狠狠地吻,手指却从她身体中撤出。

叶薇难受地抬高双腿摩擦他的腰侧,表达了邀请之意,有点耐不住他的磨蹭了,墨玦却硬生生地压着她的腿,用心吻着她的唇。

刚开始吻得很狂烈,逐渐的,却变得温柔又缠绵,叶薇索性抱着他,回应,她是热情地回应,他却耐心地哄着她,步调始终温柔。

不热烈,却很浓烈。

叶薇心悸更甚,娇吟一声,墨玦…

“薇薇,别,今天到此为止。”墨玦出声,沙沙的声音叶薇几乎没听清楚,恐怕是女人都不相信,一个即将禽兽的男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喊停。

他家小兄弟都点头流口水了。[u]

叶薇是完璧,墨玦心中是狂喜的,虽然他不太懂,但刚刚触摸到那层薄薄的障碍他也明白,这个女人是完璧的。其实墨玦并不在乎叶薇到底是不是完璧,她出道很早,13岁就一鸣惊人,再说性子又这般我行我素,喜欢调戏男人他也不是第一次听闻。

大部分的杀手组织,为了让女杀手能更好地执行任务,很早就让人破了她们的身子,他对这不甚介意,她是不是他都要她。他对情事本就朦胧,只是以一贯的想法猜测他不会是她第一个男人。

不介意是一回事,但确定了,却是另外一回事,墨玦那一瞬间还真是狂喜的,但接下来却把他给郁闷了。[3]

为什么呢?

叶薇是完璧,他现在就不能碰她了,他说,他们结婚了,叶薇那天夜里问结婚多长时间了,他随口说半年,这次带她来岛上玩儿的。有结婚半年的夫妻,老婆还是完璧的么?

他怎么说也说不通啊,原本他以为叶薇不是,所以没这方面的麻烦,偏偏这个女人又让人跌破眼镜。

叶薇那么聪明敏锐,不是傻子,他若碰了她,她会怀疑他的说辞,谎言就有穿帮的可能性,为了一时之欢而失去叶薇的信任,这样的买卖,墨玦不会去做。[6]

他和她好不容易才有如今的局面,都能谈天说地了,她也不排斥他,正试着一步步走近他,他怎么能冒险推开她。

一宿贪欢,换叶薇的怀疑,不值!

墨玦硬生生地克制了身体里窜流着的yuwang,该死的,早知道当初他就编得合情合理一点。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