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我儿子二十…”苏如花沉默了下,五指张开算了算,“二十五,还是二十六,还是二十四?反正就是三选一,配你正好了。[r]”

程安雅再一次沉默,倏地想到什么,看着苏如花的眼光像是看怪物,她这才反应到她说了什么,“请问,你到底多大?”

“秘密!”苏如花竖起一个食指点唇,年纪是秘密。[。]

程安雅玄幻中…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两个二十五上下的男人喊她妈咪是什么样的画面。

苏曼咳了一下,“安雅,她儿子你认识。”

“咦,你认识?”程安雅还没说话,苏如花就先诧异了,“认识我儿子还嫁给别人,小姑娘,你太没眼光了。”

程安雅,“…”

她又沉默了,秉着不耻下问的态度,她问,“你儿子是?”

“墨晔和墨玦。[x]”苏曼回答。

程安雅幸亏自己没喝茶,不然这回一定要噎死,靠,***太天雷了吧?

她迅速和苏如花拉开一段不小的距离,直接站在苏曼身边去,苏如花眉梢挑得老高,“请问,你这是嫌弃我吗?”

她非常的无辜。

程安雅感觉就是被雷劈了,怪不得她觉得她的紫眸很眼熟呢,原来墨玦那双紫眸是遗传自她的,几乎一摸一样,不过她的给人感觉很迷离,他墨玦则是潋滟,两种不同的感觉。

天啊,她想晕倒,绝对是天雷级别的笑话。

“不是嫌弃!”程小姐反应极快,“我这是膜拜你,我觉得你真的非常人了,能生出这么两极品。”

“膜拜是这礼数啊,原来礼仪分国界,我是不是太久没上岸都和社会脱节了?”苏如花再一次表示疑惑。

程安雅眼角一抽一抽的,没说话。

苏曼再咳了一声,倏地又听得隔壁房间的咆哮声,苏如花抿唇,担忧地看了外面一眼,“喂,曼曼,帮她一下,镇魂草也不知能不能镇住她的疯狂,你知道这方面我不算在行。”

“没空!”苏曼再次否决,懒得行动。

苏如花啧啧,“喂,这次你也有事求我的,条件交换。”

苏曼唇角一扯,目的达到了,“好,没问题。”

“等等!”苏如花深觉得上当了,慌忙喊停,“你先说好,你要我做什么?”

“你那两儿子太没家教,你该带回来教育教育了,他扣了我两个人,让他给我放回来。”苏美人以一脸很淡漠的神色说,若不是这事闹得太大,影响到他,苏曼也懒得管,让他们打死打活都和他没关系,放回叶薇和十一,随便他们怎么闹,那也和他无关了。

苏如花,“…”

苏如花沉默了片刻,暗自琢磨,能让苏曼出马求她办事的人面子还真不小,苏如花笑了笑,“我儿子抢了你情人?”

程安雅想笑,不过眼梢瞥见苏美人这张什么都是浮云的脸又把笑意忍下去,她真的觉得苏曼这人很神奇,好像一直生活在一层真空里面,别人说什么话,他感觉都无所谓似的。[a]他听的,他听见,不爱听的,他选择过滤,多他来说,什么话都一样。

“不是。”苏曼淡淡问,“答不答应?”

苏如花在考虑,程安雅有一件事很好奇,忍不住问苏曼,“苏曼,墨玦和墨晔是你外甥,上次怎么没听见你说?”

墨玦还坐在他对面,她记得当时他就是多看了墨玦一眼,并无其他动作,说真的,要相信他们有血缘关系真的有点难度。[z]

是他淡定了,还是他们太大惊小怪了?

苏曼挑眉,反问,“你们谁问过我吗?”

程安雅,“…”

苏美人,你真天才,这不是要你自己招供的吗?为什么还要别人问你才说?明明就近在眼前,这思维也太不能以正常人来度量了吧?

程安雅远目中…

美人果然是美人,实在是,让她不知说什么,薇薇若是知道了,肯定也是连锁反应,喷饭。

其实,苏美人并未正面回答程安雅的问题,因为当时,他也不知道墨玦和墨晔是他的外甥,多看了墨玦一眼只是因为墨玦有一双和苏如花相似的眼睛。

紫眸,这是很少见的眸色,况且是那么纯真的颜色,真的极少有,苏家每一代中都有一个子女会有紫眸,纯粹而魅惑。[4]他好奇,所以多看了几眼,墨家兄弟的眉目间和苏如花并不相似,就一双眼睛是遗传自苏如花,但看外表看不出来,他们走后,苏曼问了苏如花,这才知道,这两是他外甥,当时他也觉得很天雷。

对于苏如花的事情,苏曼知道的其实不多,因为墨玦墨晔出生的时候,他也是一个什么都不懂,连话也不会说的婴儿。当年苏家正值他最动荡的时候,卷入了利雅得的皇室纠纷,不仅如此,苏如玉得罪了当时的黑手党教父,种种原因使得当年苏家满门遇害,只余姐弟三人。

尚是婴儿的苏曼被注射了一种名为death的毒液,这种毒液使得苏曼整个人停止了生长,身体停止了,智力也停止了,苏如玉耗费了四年的时间才医治好他,那四年苏如玉带着苏曼一直躲避黑手党的追杀,四海为家。[!]当年苏如玉遭到黑道全面追杀,她要躲避无数杀手,又要亲自为苏曼炼药,劳心费神,过得非常的艰苦。一直到苏曼被医治好,利雅得境内的动乱才得以平息。皇室恢复苏家名誉,为了不让苏曼跟着自己受苦,惨遭杀害,苏如玉把还是婴儿的苏曼送回苏家,由老管家照顾,承苏家老爹的爵位,从此太平,苏如玉也跟着消失在利雅得境内,没人知道她去了哪儿,后来她又怎么摆平了整个黑道势力。

因为当年的动乱,苏如花和墨家兄弟消失了几年,在妹妹和弟弟最困难的四年中,身为长姐的她销声匿迹,没人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很多和苏家有关系的人都暗中猜测,苏如花为了保住自己两个儿子才带着他们消失不见踪影。[p]不管自己妹妹和弟弟的生死,偏偏她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苏家恢复名誉后,苏如玉单身引走了当时黑手党所有的黑暗势力,苏家太平后她才出现。

当年苏曼不记事,很多事情都是老管家告诉她的,苏如花也没存心瞒他,他有两个姐姐,当年谁对他对惜爱如命,谁缺席四年都没瞒着苏曼。

如花似玉两姐妹当年在利雅得几乎是全城青年男女的梦中情人,论美貌,不相上下,论才气,也不相上下,谁也没有遮蔽谁的锋芒。其实世人极少见过这对姐妹花,只知如花性善,如玉性冷,但论传奇,当属如玉,论神秘,自是如花,苏如花的一生几乎有三分之二的生活是谁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又在哪里。[j]

由于迟缓成长了四年,虽然体内毒液也多已清除,但苏曼的身体一直不大好,从他记事开始一直是苏如花在他身边照顾他,一直到苏曼身体完全健康,那又是十年后的事情。如果老管家没把苏家当年的事情告诉他,他一直以为他只有一个姐姐。他从出生到现在,除了当婴儿的那四年,他从未见过苏如玉,而苏如花在他好了以后,几乎又开始了半隐藏的生活,两三年他才会见着她一回。

她说,她在找人,走遍了全世界,一遍又一遍,可始终没找到,苏曼不知他在找谁。也许她在找苏如玉,也许又在找其他人,苏曼不知道。他十岁的时候,苏如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然后离开利雅得,他一直记得自己还有一个姐姐,当苏曼长大,有足够的能力的时候也试着找这个姐姐,可时隔多年,找不到了。[i]有人说,苏如玉和当时的黑手党教父同归于尽,又有人说,其实黑手党教父是爱着苏如玉,甘愿为博佳人一笑残杀千人。又有人说,苏如玉最后当了他的情、妇,以死来逃避当年的纷纷扰扰。事实真相如何,苏曼不得而知,因为找不到,后来他也不费心去找了。

也许苏家姐弟生性都很淡漠,其中苏曼为最,他从来不曾过问苏如花的事。但他知道苏如花有两个儿子,至于是谁,苏曼也不关心,直到他见到墨玦,感觉那双眼睛颇为相似,这才问了苏如花。

苏曼其实并不了解这个姐姐,他和她生活了十年,从小到大,他见到的苏如花总是一张脸孔,从来没变化过,这个姐姐好像从来不会老。[1]她很少在他面前提起她两个儿子,当年幼年的他感觉苏如花是很不喜欢这两个儿子,提起他们总有一种嫌恶。

后来则是慢慢思念,但又故意去压抑着,他只听过她有一次喃喃自语,说有点想他们,后来就再没听过,苏曼想,没有一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但苏如花却是一个例外。

即便她照顾了苏曼十年离开后,她也没回墨家兄弟身边,据他所指,他见苏如花的次数恐怕比墨家兄弟要多几倍,他不知为什么,苏如花没说,他自然也没问,他不好奇,反正事不关己。

他只是猜想,那四年可能发生了什么苏如花无法放下的事,所以她一直这样放逐自己,苏曼甚至连苏如花的丈夫是谁都不知道…

应该说,苏如花一生并没结婚,墨家兄弟的生父是谁,恐怕除了她没人知道。[y]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结,看似如此潇洒的苏如花也不例外,肯定有些事是不为外人知,就像当年的苏如玉为何得罪了黑手党教父,又为何引起一场屠杀,连累苏家遇害,最后又如何把一场那么浩大的黑道势力摆平,谁也不知道,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提起来,只觉得惊心动魄,但具体发生过什么,不是当事人,恐怕都不知内情,当年知道这些事的人本就不多,很多是一知半解,推测出来的结果大多也不符合当时的情况。

但有一件事苏曼很确定,就是他两个姐姐之间,有着不可解开的心结,从老管家打太极的态度,苏曼能够看出一二,除了十年前那一次倾谈,苏曼从未听过苏如花提过苏如玉,感觉苏家从来就没这个人似的。[4]

当年苏家幸免于难的一名老仆人曾说过,大小姐和二小姐的感情很好的,后来不知为什么,两人开始不说话,二小姐性子本就沉默寡言,有少许冷酷,嫌隙也越来越大,再加上那四年苏如花又弃他们而去,姐妹两的嫌隙也越来越大,相互都不谅解。

但这些事都随着苏如玉的销声匿迹而成了永远的秘密。

程安雅见苏如花的神色便知,她多半是不愿意出面的,她也觉得诧异,妈咪和儿子说放人不是什么难事啊,要是宁宁扣了谁,有人来说情,她也会考虑着和宁宁提一提的。

苏如花翘着腿,垂着眸不说话,倏然又听隔壁传来一阵沙哑的嘶吼声,苏如花眉梢一挑,“好,我应你,我会和他们说,但是放不放人,我不管。[3]”

“好!”这是她最大让步了,苏曼也知要适可而止,没有进一步逼着苏如花硬是出面。

程安雅忐忑地问,“美人姐姐,墨晔墨玦做的事,你都知道吗?”

苏如花摇头,反问,“他们都做了什么?”

苏如花一心都在找人,她已不管世事多年,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她不想插手,特别是黑手党,对于黑手党,苏如花的感情是复杂了。

她是千百个不愿意自己的儿子涉足黑手党,然而…很多事,她又控制不住,索性耳根清净,什么都不管。

她这一反问,程安雅倒也不知要说什么,对面这么和善的苏如花,数落人家儿子的不是她觉得不太合适,而且墨家兄弟其实也不算做了什么,因为他们是敌人,他们伤害的人是他们至亲之人,所以她才会觉得他们可恶,可换了一个立场,他们就未必有错,都是男人们争霸的经过,半斤说八两未免可笑了点。[s]

所以程安雅一笑而过,反而不说什么了。

苏如花也没打破沙锅问到底,“管家,你带安雅下去休息,曼曼,你去隔壁看看那女孩,看她是不是还有救。”

病毒这东西,苏家很在行,从苏家祖父开始,这就是苏家遗传下来的天赋,这一代,苏如玉和苏曼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她并不擅长。

苏曼颔首,“安雅有孕在身,这儿有一副药膳,你看着准备。”

他把一张纸条交给管家,苏如花一喜,连道恭喜,“安雅,你这么年轻就要当妈妈了,恭喜啊,恭喜。”

程小姐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其实,我儿子都七岁了。”

苏曼接着说,“要不是她儿子,我也不至于跑这么远。”

苏如花,“…好年轻。”

程安雅脸颊一红,黛娜和她随着老管家一齐下去休息了,苏如花看着她的背影笑道,“这姑娘真不错。”转头看苏曼,“曼曼,你什么时候给苏家留给后啊?”

“你不是有两个。”苏曼冷冷地哼。

苏如花眉心一拧,“那不一样,爸爸妈妈该多伤心,我不是八股,只是觉得对不起他们。”苏如花顿了顿,突然很义愤填膺地咆哮,“我们家就没这个先例,你怎么就不喜欢女人呢?”

苏曼无视她。

苏如花凑到他面前问,“曼曼,有没有可能,你其实是喜欢女人的,只是你没遇见过,缘分未到嘛,是不是?”

“不是!”

苏如花被哽了一下,眉梢挑得老高,声音一下子尖了,“你有喜欢的男人了?”

“无聊!”苏美人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站起来,往隔壁走去。

苏如花欲哭无泪中…

要是知道哪个男人把她最完美的弟弟勾走了,她非阉了他不可。

隔壁的咆哮声越来越轻了,渐渐的转成低哑,苏曼进去见着的就是一个披头散发的人被绑在蚕丝链上,她正努力睁开这些蚕丝,状若疯狂。

地上有不少血迹,都是从她身上滴落的。

苏美人蹙眉,走近了几步,刚一看她的脸,脸色大异。

511

十一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5]

岛上月光清白,苏曼让人把十一安排到水榭上休息,白月光,绿纱窗,悠然,天然,水榭外的小风铃声悠然闯荡,心情会变得特别的舒畅。

月光映在水面上,光线又透过纱窗跳跃在屋子里的地面上,一地碎银,她刚醒来,感觉还有点朦胧,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感觉自己睡了好长时间。

记忆慢慢回笼,十一难受地蹙眉,心脏的位置揪疼着,好似千丝万缕的蚕丝紧紧缠绕着自己,感觉很难受,一口气哽在咽喉处,出不去,也咽不下。

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

身子有不少地方都在疼痛着,手腕和背最为明显,屋里很安静,十一闭上眼睛听动静,她知道自己在水上,整个水榭她只听出有一个人在走动,动作小心翼翼,似是怕惊扰了她。[f]

她的心定了定,没恶意,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一波三折的浩劫,她已经受够了,不能再忍受太多,她现在最想休养,把自己的身子养好。

她什么样的体质,她心知肚明,身体有什么变化,她也一清二楚,恢复正常人的身体,她是不指望了,这副身体能撑多久就撑住多久,运气好的话,也许能活几年,这已经是她赚来的,勉强恢复正常的身体,恐怕不仅要失去这份惊人的力量,恐怕连原来的身手也会失去,她不愿意。

记忆慢慢地回笼,一时涌得太急,停留在海上她遇见龙卷风的那一刻,后来发生什么事,记忆很凌乱,人的面孔也记不住,好似他们很有敌意,她又活动了一场,那如今她是在哪儿?

十一自嘲,想来也是,谁看见这副摸样都觉得鬼从棺材里跳出来,不被吓到才奇怪呢。[a]

她睁开眼睛,顿觉得很奇怪,她身上的衣服换了,是一身洁白的衣裙,手腕处的伤口被包扎着,阵阵幽香传来,她好奇地侧头,看见自己散在前面的长发,黑如泼墨,还散着淡淡的香气,她更好奇,身上舒爽了很多,有人给她擦过身子了。

十一自嘲地笑,她真该感谢为她净身的人,恐怕废了不少心思,亏她能忍受得住,十多天不曾洗过澡,一头头发又脏乱如乞丐,擦一遍恐怕还不干净。

是谁救了她?

十一撑着身子想要起来,突听一阵脚步声缓缓而至,十一顿时全神戒备,却见到一张熟悉的脸孔。

安雅?

“十一,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程安雅快速走了过来,紧紧地握住十一的手,声音哽咽,眼眶忍不住微红,触手下的感觉好似枯柴似的,她的心很疼,“怎么会变成这样?”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