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小海蓝还没说完,白夜和苏曼就匆匆而来,叶三少赶紧让他们都过来给海蓝看看,“她又不舒服了。”

小奶包挑眉,小海蓝能醒来,白夜都觉得不可思议了,更别说看起来这么精神的样子,太令人诧异了,他本来判断他是活不过今天晚上的。

苏曼也是如此判定,一般他们两人同时都这样判断是肯定没有希望了。

可她突然又好,真是奇迹。

白夜和苏曼详细为她检查了一遍,所有仪器上的数据都显示正常,两人大奇,面面相觑,难得两位医学怪才都浮现了错愕的表情。

小奶包在一旁微笑地看着妹妹,凑在她身边逗着她,原来妹妹是女神重生转世啊,不知道她记不记得,当女神的时候她也叫海蓝,她一定是记得,日后悄悄地问她好了。

说不定能帮他找到诺诺呢,小奶包心中顿起升起了希望。

“哥哥,管子,很不舒服。”小海蓝撒娇,小奶包问白夜,白夜想了一下,拔掉小海蓝身上所有的针管,叶三少赶紧问,“是不是没事了?”

苏曼点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她的确是没事了。”

叶三少大喜,安雅若听到这个消息,病很快就会好了。

苏曼连夜帮小海蓝转了病房,转到程安雅隔壁的病房,小奶包守着她,叶三少回去陪程安雅,苏曼和白夜看着海蓝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把这一切都归结于海蓝特殊的身体体质造成,病毒的不稳定性所造成。

不然这一切都没法解释。

但不管如何,她总算是没事了,他们辛苦也值得了,因为太晚了,他们也没回去,去了顶楼苏曼的办公室,里面有一间简单装修的小套间,白夜脸都来不及洗,沾床就睡。

苏曼从浴室里洗了一把脸出来,刚想要叫他去洗一洗脸和手,他发现白夜已经沉睡了。

苏曼想了想,折身回浴室,拧了一条热毛巾给他擦手,如果有镜子,他应该可以看出自己此刻疲惫的脸上是多么的认真和细心。他们两人刚从实验室出来,手上很有多病菌,擦了手,又擦了脸,苏曼想了想,脱了他的外套,再想了想,又脱了他的鞋子,调整了一下他的睡姿,盖好被子。(后妈有话:美人,其实你很贤惠的,远目…)

他环顾了一下,沙发太小了,装不下他挺拔的身子,苏美人站在床前认真地思考,是踢他下去,还是他也一起去挤这张床,他从小到大还没和别人同床共枕过。

他也好几天没合眼了,疲惫得很,这床本就不大,两个大男人挤着很…

苏美人有点小纠结,再认真地想了一分钟,确定自己是没什么危险性后,他也脱了外套,上了床,这房间只有一床被子,逼不得已,只能和白夜共享一床被子。

身边睡着一个大男人,苏美人的神经还是有点紧绷的,好一会儿没入睡,白夜正好侧着身子,面对着他,苏曼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温润如玉,潇洒如风是他给人的感觉,即便是睡着了,也有一种很正人君子的风度,苏曼心想,一个在黑道上什么都干过,不知道多阴险狡诈的人,为什么都这么多年,身上还能有这种很君子的感觉,明明性子就不是很君子的人。

凌晨三点多,很晚了,他很困倦,却睡不着。

骤然一条手臂伸了过来,横在他胸膛间,苏曼眉心一跳,只见白夜凑了过来,紧紧地抱着他。

靠,什么睡癖?

苏美人轻轻地拿开他的手,放好,才一会儿的功夫,白夜的手又横了过来,紧紧地抱着他,长腿也压了过来,像是抱着玩具一样把他抱在怀里。

苏曼心头一跳,若不是他真是沉睡了,他会以为这厮故意的,他正要拿开他的手,白夜却加重了力度,不满地咕哝了声。

说什么他没听清,苏曼心想,算了,抱就抱吧。

可丫丫的实在是太热了。

身体好像有一团火在烧,苏曼犹豫了下,不如去睡沙发吧。

正要起来,白夜胸前一个用力,硬是压下了他,另外一条手臂似是极不舒服,竟然从他脖颈下伸过,一手抱着他的腰,竟然让他枕着他的手臂睡。

苏曼眉心一沉,靠,这姿势,老子又不是女人。

他心头火起,一脚就要把白夜给踢下去,但转念想了想,又忍住了。

*

我素标题党,飘去面壁!很纠结的床戏…

578 同床共枕 下

苏曼忍受了一会儿,身边的男人呼吸声很均匀,听起来睡得很熟,好似进入了梦香,这几日他们都很累,即便是精神好得如他都觉得好疲倦,沾床就想睡。

轻轻地伸手拿开白夜横在他腰间的手,松了一口气,被身高一样的男人像抱女人一样抱在怀里,恐怕只要是男人都不愿意。

苏曼心高气傲,更是不愿意。

白夜的腿还压着他,他还枕着他的手臂,又待了片刻,苏曼缓缓地抬起上半身,把白夜另外一条胳膊从他拿走,放到旁边。他似乎睡得很香甜,一点知觉都没有,不知做了什么美梦,薄唇似乎带着淡淡的笑意,苏曼怕吵醒他,又慢慢地躺下。

侧头看身边的白夜,他呼吸很均匀,两个大男人同睡一床棉被,天气又热,简直热上加热,白夜的脸上都浮起淡淡的红,看起来特别的动人。

苏美人骤然偏过头去,喉结很明显地滑动一下,顿感口干舌燥,忍不住抿了抿唇,登时有些不明不白的恼怒,沉着脸。

明明那么疲惫,小奶包去叫他们的那一刻还觉得非常的想要睡觉,怎么现在却一点睡意都没有,苏曼心中有些杂乱的东西在跳跃着。

这天气太热了,他暗想着。

白夜翻了个身子,咕哝了声,胳膊竟然又伸到苏曼枕下,又让苏曼枕着他的胳膊睡,另外一手这回不抱着腰了,直接压在胸前,苏曼挣扎一下,睡梦中的白夜似乎察觉到他的不安分,不由厉喝,“不许动!”

苏曼果然静了静,转而大怒。

靠,你丫丫的真当老子是女人不成!

这姿势若是女人,被一个这么风度翩翩的男人抱着,肯定心里很美,很乐意,男女双方都乐意了,可问题是,他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被一个男人这么抱着,实在是太丢人了。

莫不是这人以前和女人睡觉都是这么抱着睡的?所以才有现在的怪睡癖?苏美人越想脸色越是阴沉,真的很想一脚把他踢下来。

这样谁都清静了…

然而,想是这么想着,但一想到这几日来,他为了体贴自己包下了大部分的工作,比他劳累多了,他这么做似乎有点不厚道。

但继续这样,他一个晚上肯定是睡不着了。

白夜还真是把他禁锢得动弹不得,他的手就不麻吗?苏曼暗暗想着,他是男人,身体又不像女人一样软绵绵的,抱着他舒服吗?

小套间中的灯光很昏暗,苏曼呼吸沉沉,骤然瞥了睡得平静的他一眼,他使劲硬是拉开白夜的手,把他一只手固定在身边,他的手绕过白夜,两人的睡姿顿时改变了。

换成了白夜枕着苏曼的胳膊睡,白夜似乎很不舒服,试图挣扎了一下,苏曼很淡定地用手压住他的胸膛,硬是把他死死地按在怀里睡。

于是两人就形成了白夜压着苏曼的腿,苏曼抱着白夜睡的非常不和谐睡姿。

苏美人很阴险地想,他要是再动,他基本上就能判断他刚刚是装的,那他二话不说,肯定一脚把他踢下床去。但白夜只是小小挣扎一下,真的就枕着苏美人的手臂睡了…

于是,苏美人圆满了。

终于能睡个好觉了。其实他从未抱着人睡觉,床上根本就不可能有和他一样的生物,本以为抱着白夜睡会睡不着,可谁知道,竟然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苏曼很敏感地醒来,发现白夜睁着眼睛看他,他刚睡醒有点茫然,还没反应过来怀里的人就翻个身子,压在他身上,深深地吻住他的唇…

灼热的气息扑面而下,他脑子一片乱,被动地被白夜亲吻,攻城掠地,白夜的手更得寸进尺地伸进他的衣服中,碰触那细滑的肌肤。

苏曼这一身的肌肤比女人还要娇嫩,白夜攻势很猛,苏曼一时间有点意乱情迷,感觉到胸前微疼,下身被什么坚硬的东西顶着,他是男人,自然知道是什么,他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冷颤,下意识反应一脚把白夜给踢下床去。

扑通一声响,白夜连人带被摔下去,非常懊恼地看着苏曼,控诉道,“苏美人,一大早不要做这么激烈的运动啊。”

苏曼耳根有点红,白夜睡了几个小时,精神比昨天好了很多,双眸神采奕奕,衬衣解开两颗扣子,袖子也挽起,露出精致漂亮的锁骨,脸颊略有薄红,似笑非笑的唇勾着,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坏坏的,但却该死的性感极了。

他昨晚好几次想要踢他下床都没踢,没想到一大清早就实现了昨晚的心想,真是…谁让他一大清早发情。

“大清早你干什么?”苏曼刚想要拉下自己被掀起的衣服就低呼一声,原来右手臂被枕了一个晚上,都僵硬了,他只能用左手去拉,右手继续保持着僵硬的姿势。

白夜搂着被子戏谑地从地上起来,凑近苏曼,那双漆黑的眸子紧紧地锁在苏曼脸上,突然很正人君子地说道,“苏美人,不如…我们做吧!”

那语气,好像在说,今天太阳很毒辣一样平缓和淡定。

苏曼一愣,脸色骤然爆红,他似乎想要勉强维持淡定的面具,但并不那么成功,倒是白夜,落落大方得多了,漆黑的眸下有一团火在闪着。

男人一大清早本来就比较容易冲动,身边还睡着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他不免得心猿意马起来,他没和男人做过,但是怎么样做,他总是知道的,不然就白瞎了天才医生这么个封号。

苏曼清咳了一声,淡淡道,“滚!”

白夜很严肃地道:“苏美人,站在医生的角度,我必须很负责任,很专业地告诉你,禁欲是非常不好的行为,特别是对男人来说。”

苏曼再吐一字,“滚!”

“咦,你不信我吗?我是很有专业水平的。”白夜很正人君子地说道,非常淡定。他一个欲火焚身的大男人一大清早还来和他说专业水平和素质,他容易吗?

“要做可以,你在下!”苏美人很冷静的,终于吐出一句和此事差不多有点相关的话语来。

白夜很爽快,“好啊!”

这个谁上谁下的问题,其实现在讨论结果是什么不重要,真到了床上,看谁能把谁迷得意乱情迷比较重要,这基本上就解决了上下问题。

他这么爽快,苏曼倒是一愣,本以为他会考虑一下的。

毕竟,这是很关键的问题。

他这一答应,他反倒没话说了。

“我们来吧!”白夜很爽快地再解开一颗纽扣。

“再胡言乱语,我把你丢下去。”苏曼冷冷地瞥他一眼。

“啊,这是你答应的。”白夜突然搂着苏曼的肩膀,说道,“苏曼,我是认真的。”

苏美人很淡定地拍开他的手,“改天!”

他说罢,很果断地飘向浴室梳洗,顺便自我解决一下,白夜挠挠头,傲娇的美人果然不容易搞定,他们都这情况了还要改天…

这改到哪天啊?

白夜纠结了。

等两人都搞定了下楼去看小宝贝的时候,程安雅也已经醒了,正抱着小海蓝玩着,她身体只是劳累过度,多休息并无大碍,海蓝的身体也都好了。

这一次她的病来势汹汹,极为危机,可总算是有惊无险,平安度过了。

叶三少不放心再让白夜给叶海蓝详细地检查一下,结果一切都正常,夫妻两人才算真正的定下心来,小奶包不小心碰到苏曼的手臂,苏美人闷哼一声…

小奶包好奇问,“苏曼,你手怎么了?”

白夜在一边似笑非笑地睨着苏美人,苏美人道,“没事,有点僵硬。”

这话一出,程安雅很古怪地看着苏曼和白夜,摸摸鼻子,心中突然闪过白夜枕着苏曼睡的不和谐画面,话说,叶三少也经常这样,夜里总是喜欢抱着她睡,结果第二天手臂发麻,好久才能缓过来。

这两人该不会那啥,那啥了吧…

话说,昨晚他们睡哪儿?

这个遐想空间太大了,苏美人的脸似乎还红着呢,莫非…

程安雅很纯洁地想,到底谁攻谁受啊?

看外表,苏美人肯定是受,但论性格,这两人都是强攻的好苗子啊。

她听腐女群里曾有人说过,当两个强悍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通常是拳头论上下,要这样,肯定是美人吃亏。

还有一种类型是,互攻互受,这样一来,一个晚上可要忙坏了,怪不得他们今天起来这么晚。

莫非昨晚都被攻了?

*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