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哥,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十一说的。”墨晔微笑道,提起十一,唇角掠过一抹温柔的笑意,难得有好心情,墨玦诧异,十一和他哥?难道已经…

“比你这笨蛋好多了,一点也不会处理。”墨晔冷冷地看着他。

墨玦咬牙,既然十一和墨晔冰释前嫌,她肯定知道,这事不是他们兄弟做的,既然十一和她在一起,薇薇肯定也知道了真相。

可为什么,她却不来看他,为什么?墨玦疯狂了,她都知道不是他做的,为什么还不来看他,就真的那么想他似么?

为什么?

他不明白,不就是一个误会么?为什么薇薇会对他这么狠,这么狠?

墨玦想破了头脑,越是想越是意识到,叶薇不关心,叶薇想他死,越想,越钻到死角去,顿觉世界都变得灰白了。

“墨玦,你醒了?”骤然病房一阵喜悦的欢呼声,黛雅快步走了过来,孟莲莹跟在她旁边,对墨晔温柔地笑了笑,墨晔直接把她当成空气,丝毫没有理会。

孟莲莹黯淡了眸光。

“墨玦,你终于没事了,这些天我担心死了。”黛雅难得这么情绪外露的时候,墨玦却沉冷地看着她,骤然一笑,起身…

墨晔想阻止,墨玦却摇头,黛雅以为墨玦要抱她,心中狂喜,谁料墨玦骤然一手掐住她的咽喉,狠狠地把黛雅往那墙壁上摔去,一手又重复掐着她,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又裂开的伤口。

“谁准你向她开枪的?啊,谁准的?你竟敢…”墨玦一字一顿,极为阴鸷。

黛雅被她掐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一会儿才断断续续,“我…救你…”

“谁要你救了?我的女人,即便要死,也只能死在我手上,你凭什么动她?谁给你这个权力!”墨玦的声音又冷,又硬,又狠,听着都令人觉得心口冰寒。

黛雅被他掐得几乎要断气,墨晔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出,他也没阻止,倒是墨玦胸前的猩红让他蹙眉…

疯子!

真是一个疯子,也是一个傻子,自己都是什么身体,自己都恨叶薇恨得入骨,却还如此拼命为她讨一个公道。

625

黛雅被他掐得脸色都变得青紫了,极为难看,因极度的痛苦,溢出了眼泪,墨玦戾气满身,令人发悚,谁都不会怀疑,下一秒他有可能掐死黛雅,一点情面都不看。

她难受极了,不仅是心里难受,生理也难受。

墨玦和墨晔都不知,她是故意埋伏要杀叶薇,恨不得她死,从他们的立场看,只看到她是为了救墨玦而朝叶薇开枪,他就对叶薇那么的痴情么?都到这地步,竟然还这么维护着他。

他什么意思?他是说,她开枪救他是错误的么?他就宁愿死在叶薇枪下,也不愿意被她救么?他怎么能如此残忍?不止叶薇爱他,她也很爱他啊。

孟莲莹见状不好,匆忙拉着墨晔的袖子,乞求道:“晔,你说句话,黛雅只是为了救玦哥哥,不是故意伤叶薇的,她若不开枪,玦哥哥就死了。”

黛雅可不能死,她们是并肩作战的,而且…

墨晔冷漠地看着拉着自己袖子的小手,眼神冷得和冰块似的,什么表情都没有,孟莲莹在他这样的眼光下,心惊胆战,他已不是过去那个对她百般爱护的墨晔了,过去的温情都被谎言磨成了薄薄的碎片,她知道,此刻在他眼里,并无半点温情留给她。

东欧的废弃场中,一切都完了,从她策划十一的死亡,却意外差点令他死亡,她功亏一篑,他对她仅有的容忍,也没有了。

所以她…缓缓地放开了手,却依然求着他,救黛雅。

墨玦是极怒,掐着黛雅的脖子狠狠地把她往旁边一摔,黛雅狼狈地跌在地上,墨玦捂着心口,气喘吁吁地扶着墙壁,他想做的,不止如此,即便不杀她,他也不会让她好过,起码十倍的伤会还给她,可无奈,这身体,支撑不住,墨晔早就料到会如此,只是摇摇头。

随他折腾,等折腾了半条命,他自会安静了,他真是白操心了,竟然还有这么大戾气去摔别人,真是…叶薇真是祸水。

“黛雅,你没事吧,我扶你起来。”孟莲莹忧心地扶着她,一脸着急,黛雅白皙的脖子上浮现了很清晰的指印,她大口大口地呼吸,脸色好一会儿都没有缓过来。

墨晔面无表情地看着,好似什么事情都和他没有关系似的。

墨玦扶着墙壁,一手笔直地指着黛雅,“给我滚,马上滚回意大利,别出现在我面前,不然那一枪,我定会还给你!”

他怎么恨叶薇,那是他的事,别人动她半根汗毛都不行,绝不行,谁敢伤她,除非踏着他的尸体过去,黛雅这一次竟然开了一枪,若不是他此刻身体虚弱,岂会这么简单地放过她。

头有些昏眩,墨玦踉跄地回床上,这么一折腾,果然又把半条命折腾没了。

黛雅是极傲气之人,她挥开孟莲莹冷冷地站起来,模样虽说狼狈,神色却那么的傲然,她冷声说道,“墨玦,你够狠,恩将仇报,你给我记清楚了,如果不是我开那一枪,你现在还有命和我算账吗?你早就见阎王了,叶薇我就伤不得么?你宁愿死是你的事,呵呵…”

她骤然冷笑,一手指着窗外,冷声说道,“你不是恨我开枪杀她么?你行啊,你勇敢啊,我若不开枪,你早死了,你以为你还有什么知觉,你要真觉得我不该开枪,你跳下去啊,从这里跳下去啊,这样才证明我是真不该开这枪,反正你也是死的,不是吗?若你不跳,你现在的愤怒憎恨算什么?算什么?我伤害你心爱的女人?你恨我?好笑,你自己都没命了,有什么权利恨我?”

墨玦紫眸闪过一阵火光,骤然射向她,黛雅不服气地看着他,冷笑, “去跳啊,去证明你二公子的确是情痴,别人伤不得你女人半根汗毛,你去跳,去证明你的爱啊,怎么?不敢?既然不跳,你凭什么打我?为什么憎我?是我给你这个机会让你站在这里恨我,拜托你不要搞错了。”

墨玦大怒,骤然而起,墨晔一把压住他的肩膀,他咬牙,墨晔凝眉看向黛雅,沉声道:“黛雅,退下!”

黛雅冷笑地看着墨玦,唇角嘲讽,恐怕也只有她知道自己在嘲讽什么,拂袖而去,孟莲莹赶紧追了过去,墨玦暴怒不知,墨晔道:“她说的对。”

“哥…”

“难道不是吗?就因为黛雅向叶薇开枪,你就觉得她该死,你给叶薇讨公道,谁给你讨公道?你甘愿领受是你的事,若不是黛雅那一枪,小玦,你还有机会站在这里和我说话吗?”墨晔实事求是说道,“她说得一点也不错,是她给你机会,活着恨她,你明白吗?”

“我不知,我只知道,任何伤害叶薇的人,我都不会放过!”墨玦咬牙切齿,目光阴鸷,这一折腾下来,他的神色极其的疲倦。

墨晔无意扰他休息,淡淡道,“你再恨,没了命,你有机会恨吗?比起黛雅,叶薇更该死,若当时我在场,我也会开枪,小玦,换了个立场,你会举枪相向?”

“这不一样!”墨玦反驳。

“一样,完全一样,你就没发现黛雅很喜欢你吗?”

“那关我什么事?”墨玦恼怒反驳,一切都显得那么理所当然,他又不喜欢黛雅,用不着她救,的确,他宁愿死在叶薇枪下,也不需要别人杀了叶薇救他。

墨晔叹息,这弟弟是说不通了。

“躺下,休息,我懒得和你说话了。”墨晔直接放弃和他沟通,不然他得气死。

墨玦听话地躺下,却没那么听话地休息,他冷冷地看着天花板,骤然问墨晔,“你派黛雅来马斯喀特吗?”

“没有啊!”

“她那自己来的?还带那么多人?”

墨晔眉心骤然一紧,是啊,他怎么忽略了…

626

墨晔紧随两人身后出了医院,却只看见孟莲莹送黛雅上车,他眉心略微一拧,朝一旁的丁克沉声命令,“照我的话去做。”

丁克点点头,随着离开。

孟莲莹送黛雅走后,偏头见墨晔一人站在医院门口,眸光一亮,随着走了过来,扬起她自认为最美丽的笑容,“晔,玦哥哥已经没事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意大利?”

墨晔的眸光落在她身上,眼前的孟莲莹依然美丽如昔,灵秀逼人,只是,他却愈发觉得她令人烦闷,然而…墨晔负手而立,唇角掠过一抹称得上是笑容的弧度,“你怎么来马斯喀特了?”

孟莲莹心中大喜,心想他对她的温情果然尚在,若是她能让他回忆起过去那段曾经快乐的时光,说不定他们能回到过去。

她心中不免雀跃起来。

眉梢掩不住的妩媚秀丽,墨晔眸底闪过一片寒芒,哼!

“我…我是为你来的,我想见你了,晔,你昏迷期间,我去意大利找过你好几回,玦哥哥都不让我见你,他好过分,我没办法,只能来这里。”孟莲莹说得万分委屈。

“是吗?”墨晔挑眉,脸上平静得没什么情绪,只是冰冷的,这让孟莲莹心中一阵失落,这和她所想的不符合,他应该软音安慰她才是,方才他的态度明明还似过去般,不是么?

“晔,你是不是还在责怪我上次错伤了你,我不是故意的,很抱歉。”孟莲莹很诚恳地说对不起,墨晔却是一笑,极冷,错伤?不,一点也不,幸好是错伤,不然她所伤的人就是十一。

他强忍住心中的愤怒,问,“你现在和黛雅住在一起吗?”

孟莲莹一愣,眸光闪了闪,摇摇头,墨晔眉心更紧了,这些日子她都和黛雅在一起,不住一起?孟莲莹说道,“黛雅心情不好,我住也不方便。”

“马斯喀特比较混乱,你们都是女孩子,住一起安全些。”

“黛雅带了人,至于我…晔,你还会在乎我的安全吗?”孟莲莹幽幽地问,墨晔凝眉,注意力都被前一句吸引了。

黛雅并不是经吩咐来马斯喀特,她是为了墨玦而来,理应不该带着人,莫非是蓄意?

那她向叶薇开枪一事,兴许就不是单纯的为了救小玦。

孟莲莹见他久久不应话,心中更是难受,难道她一点也不在乎她了么?墨晔冷冷地看她一眼,道:“你走吧,我还有事。”

“晔,我们…”

“孟莲莹,以后别再找我,废弃场的事,我可以当我欠你的,全还了,日后你我各不相干,你好自为之。”墨晔冷冷道。

她身边,有一个神秘莫测的卡恩,她在马斯喀特,那么…卡恩也会在么?他暂时还不知,他很讨厌那个男人,因为他看十一的眼光,令他很不舒服。

而且,身手又高得诡异,令人无法放心。

“你当真能做到这么无情?”

“孟莲莹,你够了没有?”墨晔沉声一喝,略有不耐烦,“你再纠缠,别怪我不客气,就废弃场一事,我就饶不了你,别不知分寸。”

孟莲莹呵呵地笑,眼泪滑了下来,“谁救你的,对你当真就那么重要,墨晔,你变心了,却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你以为你算什么?有什么本事能让我注目?你骗了我,是我白痴被你骗,若不是借了十一的光,我连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不要真以为自己是人见人爱的女子,孟莲莹,你差远了。我爱的人,从头到尾就只有她,这五年,我对你一丝一毫的占有□□□都没有,若不是十一,你我本就素不相识,也不可能相识,你夺走她的,早该还给她了。”墨晔冷冷地说,戳破了她心中一直以来都无限放大的美梦。

这种病态的自我,令人作呕。

孟莲莹咬牙,“墨晔,你够狠,你会后悔今日对我所说的话。”

她狠狠地瞪了墨晔一眼,转身,离开。

泪水在眼圈里,一直打滚。

墨晔摇头,正要走回医院,骤然眉梢一挑,却见十一从一旁的车子后面走出来,略有些尴尬地看着他,阳光下,女子白皙的脸有淡淡的粉红,眼光略有些局促,看起来当真像一只可爱的小白兔。

墨晔大喜,平静的脸上毫不掩饰他失态的喜悦,迅速下了台阶,朝她走去,激动得把她拥入怀里,低低的声音含着无尽的宠溺和戏谑,“原来,我的十一也爱上偷听别人说话了。”

他竟然一直不知她就在这里。

气息掩藏得真好。

十一任他抱着,脸上大燥,叶薇说,她不想见墨玦,她便想来医院看看,确定他的确没事,彼此都放心,谁料会看见墨晔和孟莲莹在医院。

他还对她笑…她略有些着恼,幸好没有一怒之下转身离开,不然也听不到他的话,恐怕又生嫌隙。

“我可不是故意要听的,是你们说得太大声了。”十一反驳说道,再说这是公众场合,她是光明正大的听。

墨晔低低地笑,抱了好一会儿才舍得放开,她最近都没戴着面具,他能清楚地感受到手心的柔腻,他喜欢看她如今略有点丰盈的脸,这样好看极了,而且很健康。

“来看我的?”墨晔喜悦地问,明明知道他们同在一座城市,彼此多在关注彼此的消息,她也知道他在哪儿,却一直见不到面。

他颇觉得有些不满足,本想等墨玦伤好一些,没那么发疯了,他就去找她,可从来没有一个人让他牵挂成这样,几日不见,好似几年那般长。

“我来看墨玦的伤势。”十一是诚实宝宝,说不了谎言,实话实说,墨晔直叹气,哎,说句谎言哄他都不会,这女朋友可真失职,不过他喜欢。

627

两人避开人群,到医院后面幽静的小树林边散步,这里人不多,只有三两个坐着轮椅的老年人,正一个人享受新鲜的空气。

两人许久不见面,都有好些话要说,大多是墨晔拉着十一说,她这阵子的生活,事无巨细都想知道。十一却极想知道墨玦的伤势。

直到墨晔说无碍,她才放下心来。

她看得出来叶薇虽漠不在乎,好似墨玦的生死和她无关,可事实上,并非如此。

“她怎么不亲自来看小玦?”墨晔沉声问,十一袒护叶薇,他自然袒护墨玦,这是人之常情,在他的认知里,叶薇冲动朝墨玦开枪本就莽撞。如今误会解开了,本是她的错,为何还避而不见,她该找墨玦解释一下,认个错,以墨玦对她的痴情,她撒个娇,这一次他受伤的事恐怕也就过了。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