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644

叶薇深深地看着他,眉心有一抹淡淡的苦笑,忍不住问,“恨一个人,不是要报复吗?”墨玦好气又好笑,谁说恨一个人就要报复,他真忍不住想要揍叶薇,如果他舍得的话,“谁告诉你恨一个人就要报复,那是对仇人而言的,你是我仇人吗?”她是他最爱的人,不管她怎么对他,这一点都改变不了,他愿意为叶薇付出所有,只要叶薇肯好好的,陪伴在他身边,那他真的,一辈子无所求了。恨她,是恨她轻言放弃,恨她对他始终不如他对她在乎,恨她总是这么看轻了他们之间的感情。若不是她此般不在乎他,他又岂会恨她?薇薇,如果你能在乎我,只有我在乎你的一半,我都会把你当成公主一样供着,疼着,呵呵…其实她没有那样在乎他,心里只有他一点点位置,他也已经对她掏心掏肺了。叶薇眉梢略挑,倒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理论,或许墨二公子的心思不能以常人断之。叶薇看着自己包扎得极好的手,又看看他裸露在外,明显还有些伤痕的手,他的手背不知为何受了些伤,一直都没处理,好些天了,他伤口愈合得快,已经结了瘀,看上去有些可怖,还得好一阵子才全好。

她一直想问,他这手怎么受的伤,却一直都没开口问,也许,伤得不重,都能砰水了,她也不忧心,只是有少许的好奇…墨玦见她愣愣看着他的手,知她心中所想,可她倔强得不肯关心问一声,他多少有些失望,但她注意到了,他又觉得满足了。他接触过的女孩子不多,但叶薇,他敢肯定,是最刚硬的女子了。“墨玦,送我回伦敦吧!”叶薇轻声说道。乍然一声粗暴冷喝骤起,“不准!”墨玦咬牙切齿,硬是扳着她的肩膀,那双紫眸又深又冷,宛若冰泉,疲惫中带着几分血红,更带着几分阴鸷,“叶薇,为什么你还这么无动于衷,你就非要这么急着离开我吗?我就这么让你无法忍受吗?”“我想回家!”叶薇淡淡道,语气无悲无喜,或许人在受伤,脆弱的时候,都特别的想家,叶薇也不例外,她想回伦敦,好好地休息一阵子,即便这条腿废了,心情也不至于这么差。在墨玦身边,这么狼狈的自己,她觉得难堪,而且…本就打算离开,不再和他纠缠,再拖,也无什么意义。只是,他…

“回家,很好,回家…”墨玦冷冷地笑起来,“原来你一直都没当我是一回事是不是?”叶薇凝眉,墨玦眸光益发阴鸷,他尚不知叶薇已恢复记忆,他以为叶薇已失去了记忆,对伦敦那边的人都很陌生,都不如他来的熟悉,且这段日子她一直在他身边,不是岛上就是意大利,他以为,至少她会当他是家。原来他怎么做,她都不当一回事。“你说什么?”“我说不准,你哪儿都不准去,除了我身边,你休想去别的地方。”墨玦冷狠道,一字一顿,说得极沉,叶薇沉了眉心。一双秀丽漆黑的眸子,掠过危险的光,她冷冷一笑,“哪儿都不准去,哼,也是,我现在废了,你要留着我,我倒真一点反抗余力都没有。”墨玦骤然阴沉了脸,死死地看着叶薇,方才的温情完全消失了,“随你怎么说都好,是,你说得没错,过去我费尽心思挽留你,你要来就来,要走就走,如今你一条腿废了,你还能去哪儿,我索性就不医治你的腿,医好做什么,只是让你离开我罢了。”叶薇略变了脸色,墨玦拂袖而去。医治她的腿?呵呵,她也是习武之人,何尝不知已医治不好。

若是一辈子这么瘸腿留在墨玦身边,她宁可去死!墨玦说到做到,当天晚上就什么都准备好了,直接抱着她出院,不顾叶薇身体尚且虚弱,且不宜远行,离开医院这么齐全的医疗条件,她得不到最好的治疗,身上的伤会落下病根。“你要抱我去哪儿?”叶薇任他抱着,自知反抗不了,她也不做无所谓的反抗。马斯喀特的夜色已深了,空气中还留着几分燥热,扑面而来的热气让叶薇有些不适应,声音也冷了少许。

“你不是要回家吗?我如你所愿。”墨玦冷酷回答。“墨玦,我不走,你放开我!”叶薇骤然大怒,她废了脚没废了手,手掌刮起一阵劲风就朝墨玦胸前拍去。墨玦抱着她,根本就不能避开,任她一掌打在他胸膛上,叶薇身体虚弱,手劲连以前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其实并不重,两人都知道。她只是反抗他的霸道和**,不愿意回他所谓的家。墨玦停下脚步,紫眸在夜色中渲染了一股魔厉,声音沉冷道:“叶薇,我发誓,再不会让你离开我,再也不会,我宁愿你就这样一辈子,也不要你离开我。”“你…”叶薇被他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看着他冷硬的侧脸,诡谲的紫眸,缓缓地闭上眼睛,心中疼痛一阵比一阵厉害,她不会天真地以为,墨玦会送她回伦敦,他还不知道她已经恢复记忆的事情。回家…是回意大利,回帕勒摩吧。她讨厌那个地方。黛雅死了,所有人都认为是她做的,嗯,她的确是折磨了黛雅,她是黑手党的女神,她被杀了,黑手党的兄弟都恨不得手刃仇人吧。她这时候回去,又废了一条腿,她能想象到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待遇。当初他也知道为何她要离开意大利随十一走,竟又带她回去。哼,墨玦,你行!-求金牌哈……(^o^)/~

645

飞机上有一名医生随时待命,叶薇一句话都没和墨玦说,幸好飞机是豪华机型,墨玦倒是顾及到叶薇身体,怕她太过劳累。她一上飞机就睡了,懒得和墨玦说话,期间墨玦也没有试图和她说话,然而,他却上床和她一起睡,叶薇想一脚踢他下去。“滚,你去隔壁睡。”“不要!”墨玦冷声否决,硬是抱着叶薇一起睡,前些日子在医院,她伤得太重,身上又插着输液管,很不方便,他想抱一抱都不成,如今能抱着她了,他岂会放手。叶薇转过身子来,冷冷地瞅着他,墨玦充满血丝的紫眸也紧紧地盯着她,两人强硬地对峙,最终墨玦缓缓道:“薇薇,你乖一点,我很累,让我睡一会儿,好吗?”他不待叶薇回答,搂着她的腰,把她按在胸口,抱着她,闭上眼睛睡觉,叶薇心中狠狠一疼,他多长时间没睡觉了?眼睛很红,浮满血丝,看起来又心疼,又心酸,心中对他的恼一瞬间都消失了,这几日不知疲倦地照顾她,他很累吧。叶薇心底轻叹…她也缓缓闭上眼睛睡觉,她也很困,身体出了毛病,精神也开始出了毛病,总是想睡。

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飞机还在飞行,房间暖烘烘的,很是舒服,墨玦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他把她抱得很牢,紧紧的,怕是她一个不小心不见了似的,这么用力的禁锢,她都有些疼了。叶薇躺在床上,好一会儿,确实觉得有些饿了,她小心翼翼地扳开他的手指,小心翼翼地起床,细心地为他盖着被子,再缓缓起身…左腿几乎动弹不动,也不能着地,叶薇只能疲惫地瞪着腿,又怕吵醒墨玦,他兴许是太累了,又因为睡在她身边的缘故,睡得沉,她此般大动作都没有惊醒他。好不容易瞪到房门,开门出去,叶薇喊了声医生,他匆忙过来扶她过去坐下,他给叶薇检查了身体,又把一些药丸给她,让她吃饭过后就服下。叶薇点头,才片刻就有人送上可口小粥,几碟精致的小菜,墨玦特意吩咐过他们了,都是按照她的喜好和胃口来做的,叶薇着实有些饿了,吃了不少。外面,白云飘浮,碧空如洗,已是白天了,阳光非常的灿烂。喝着小粥,静静地听着音乐,看窗外白云,也是一种享受,心中并没有上飞机之前的那么闷。

才一会儿就听到墨玦骤然大吼的声音,急切地喊着她的名字,叶薇错愕地看着他有些衣冠不整地冲出房门,直到看到她,那双慌乱的紫眸才缓缓地恢复了冷静,叶薇吩咐人送上一份午餐他,他们就识趣地退出机舱。“你喊什么?”“我以为你走了。”墨玦惊魂未定,径直走到她面前抱着她,他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叶薇又朝他开了一枪,然后决绝离开。他猛然醒来,身边的位置冷却了,人早就不在一段时间了,他一时忘了所有,只有一个念头,薇薇离开他了,又离开他了。乍然什么都顾及不上,奔了出来…叶薇骤然一笑,墨玦捧着她的脸,眸中血丝散尽,倒是有几分潋滟,他眸中有少些许小小的喜悦,“薇薇,再笑一次好不好?”他好久,没见到她的笑容了。过去的叶薇常常笑,时而妩媚,时而潇洒,时而欢悦,时而妖娆,不管哪一面他都爱,他特别喜欢她灿烂的笑容,只要看着心情就会觉得好舒服。可这一次变故后,没见她笑了,他急切地渴望看见她脸上的笑容。过去常想,有时候她的笑容是故意装出来的,可他却还是那么贪婪地想要看见,偶尔还想,她要是不要这么伪装就好了。如今才知道,失去了方知珍惜。

他知道薇薇是恨他了,离开医院之前,他说了些气话,也说了些混账话,他本不是那么想,他想她健降康,能跑能跳,不想她的腿有事。是她动不动说要离开,他才气糊涂了。说了些伤人的话。“你神经的,我在飞机上,怎么离开?跳下去吗?”叶薇依他所言笑了笑,忍不住碰了碰他的脚,那一瞬间笑得极其灿烂,“喂,回去穿鞋。”这傻子急冲冲出来,竟然连鞋都不穿,光脚给跑出来了,刚看见那几人唇角都在偷笑呢…这傻子!墨玦有些喜悦,又有些忐忑问,“薇薇,你不生气了?”叶薇板起脸,“回去穿鞋梳洗,过来吃饭!”“哦!”墨玦哦了一声,乖乖起来进去梳洗,才没五分钟就出来了,脸上还带着水滴,这回倒没有方才的狼狈。叶薇一想到他刚刚那模样就忍不住要笑。“薇薇,我刚刚做了一个噩梦。”墨玦看着她,说道,“我梦见你又杀我,然后狠心离开,我怎么喊你,你都不理我。”叶薇哑然…她开枪一事,对墨玦造成了多大的伤,到现在,他依然还会做这样的噩梦,不,应该说,他多少次做这样的噩梦了?叶薇欲言又止,一句对不起硬是磨在唇齿之间,说不出来。她从未对自己做过的事道过歉。气氛有些沉重了,叶薇偏头看外面的云海,墨玦看着她的侧脸,突然后悔,不该提此事。“薇薇,我…”“墨玦!”叶薇突然回过神来,说道:“那一枪…抱歉!”她一时被悲愤冲昏了头脑,虽然极其不愿意,但也要承认,她是后悔了…第一次有了悔不当初之感,幸好他活下来了。不然,她这条命也会赔给他,不会让他一个人孤单。

646

墨玦紫眸一片狂喜,他做梦都没想到,抱歉二字会从叶薇嘴里吐出,这丫头似乎从来都不知道这两字怎么写。“薇薇,为什么一声不问就开枪了。”墨玦紧握着她的手,他已不是第一次问她了,“即便第一恐怖组织重创,你失忆了,对他们的感情远远不如我,至少该给我一个机会解释。”

叶薇苦笑。孩子的流失,才是主因…特别是失去孩子后,耳边不断盘旋的哭声,日日夜夜折磨她的心。她想要那个孩子的…可惜没缘分。“我打过电话给你,为什么没有…”

“等等,你什么时候打过电话我,我没接到你的电话。”墨玦还没待叶薇说话,匆忙打断她的话。叶薇一愣,深深地看着他,确定他不是说谎,她心中一拧,“出事后我就打过电话给你。”

“我发誓,我没接到电话。”墨玦沉声道,若是接到,他不可能无动于衷。“那不知是谁接了,无所谓了,反正也…”叶薇满嘴苦涩,电话是谁接了无所谓了,但知道他不是有意不顾她,心中好受了些。那段日子,她等他,等到绝望。她就在罗马等他,他们都在意大利,过来说一声,不是难事,可他一直没露面,她的希望也慢慢变成了绝望,以为是他默认了这一次事件。怎么能不这么想呢?可没想到,电话不是他接的…

“薇薇,你一直在等我解释对不对?”墨玦的心骤然剧痛起来,在那样的情况下,估计是他也会认为是他默认了罪名。原来她一直给他时间去解释的,只是他人刚好不在,错过了电话,也错过了解释的时间,导致她心生绝望,这才不闻不问开了枪。

“我不想在说这件事。”叶薇淡淡说道,偏头看向窗外的白云,提起这件事就想到失去的孩子,她心中难受。“好,不提就不提,我再也不提,好不好?”墨玦心疼地抱着她,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不会有任何意见的,“以后不会有这样的事了,不会再有了,再有,你就是一枪打死我,我也不会有怨言,那是我活该。”

历史决不再重演。叶薇怔怔地看着窗外,墨玦骤然扳过她的脸,“你是不是还瞒着我什么事情?”她凝眉,眸光微冷,墨玦长指摸着她的脸颊,这一抹苍白惊了他的眸,“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没有了。”叶薇说道,心中骤痛,“我真的很想回伦敦。”“不行,说什么都不行,除了这件事,我什么都答应你。”墨玦沙哑了嗓子,“你走就不会再回来,我不会放开你,在意大利的时候我就不该让你和十一离开,如果你没离开,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

“对,你说对了,如果我没离开,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那份文件不会泄露,第一恐怖组织和黑手党不会交恶,也不会损失半壁江山。”“我不是这个意思。”听得她语气中的自嘲,墨玦捂着她的嘴,“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叶薇淡淡道,“但我说的是事实。”一名手下送饭菜过来,见着墨玦亲昵搂着叶薇早就见怪不怪了,机灵地把饭菜放在桌上又很快退下去,热腾腾的饭菜香萦绕鼻尖,墨玦有些饿了,他也没坐过去,直接拉过餐盘,和叶薇挤在一起吃。

“坐过去!”“不要!”墨玦紧挨着她。叶薇忍不住笑骂,“你欺负残疾人是不是?”墨玦顿时不应声了,叶薇摇摇头,随他高兴,“怎么那么久还不到意大利?”这飞机是乌龟型号的吗?墨玦骤然抬头,“谁告诉你去意大利?”

“不是去意大利?”“你不是说回家吗?”十一摆脱卡恩,已是好几天后的事情了。

这家伙很难缠,并不知道叶薇不在车里,他被叶薇刺瞎了一只眼睛,竟然也没有去医治,在马斯喀特布下天罗地网抓捕她。她在紧急情况下只来得及通知楚离派人去找叶薇,过了一天担心叶薇的消息再问才知道她已经被墨玦的人送到医院,十一这才放心下来。墨晔和墨玦,其实她对墨玦的心意似乎更为了解。他爱叶薇,几乎宣告全世界,就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别看叶薇开枪杀他,他表面恨她,可见到那么狼狈的叶薇,她就不信他不心疼,不难受。有墨玦在她身边,十一也放心了,他一定会全力抢救叶薇,卡恩对叶薇的恨极强烈,对她倒没那么恨,十一怕卡恩看出端倪来,为了给墨玦和叶薇争取时间,她一路跑出了阿曼境内,绕着中东跑…

卡恩和孟莲莹等人狂追,卡恩本是聪明绝顶之人,这一次是动了大怒,反而弱了理智,没看的太明白,不然早该知道端倪了。叶薇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可能还有命跑这么远,他自己狠心动手,岂会不知道她伤得有多么的重,没道理能跑那么远…

十一也是故意吊着卡恩,故意让中东附近一名杀手和她一起行动,迷惑卡恩,他一心想杀叶薇报仇,自然不会放过她。

一连故意吊着他好些天,卡恩估计是眼睛疼得实在受不了,再不医治多半另外一只眼睛也会废了,他无奈之下只能停止追捕,十一这才回到马斯喀特。偏不巧的是,她刚回来一查才知道,叶薇身体还没好,墨玦就带她离开了。他多半是听到她要回来的消息,所以才会急急忙忙带叶薇离开吧?十一凝眉,从医院护士的描述来看,墨玦是疼极了叶薇,不会对她怎么样,但她也知道叶薇的脚好不了,算是废了一条腿,正常行走不行,更别说再和以往般恣意潇洒四处跑。对叶薇来说,这是一种折磨,她心疼极了,想要离开找到他们,这才打电话和墨大联系,刚通了电话就被墨晔骂得狗血淋头。好几天一点消息都没有,他急得想要亲自去找,但茫茫人海又不知道具体方向,叶薇那么彪悍的身手都被打得半死,谁知十一会不会有事。卡恩的身手他是见识过的。

“墨玦呢,他去哪儿了?我要见薇薇。”十一把手机拿开一段距离,任由墨老大咆哮完了以后,她才冷静问他们的消息。墨晔却一个劲问她可否有受伤,人在哪儿,十一一一回答了,又问墨玦消息,墨晔表示自己不知,十一心知他说谎,怒不可遏。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哪儿,墨晔,你实话告诉我,我真的很担心薇薇。”十一沉声道,逃了好几天,她疲倦得很,懒得和墨晔多费唇舌,声音已有不悦。一边是弟弟,一边是老婆,墨大左右为难,犹豫半晌,他还是宁愿得罪老婆,毕竟弟弟这一次太悲惨了些,当大哥的自然心疼。于是墨晔闭口不谈墨玦和薇薇的消息,反而说道,“十一,叶薇和小玦的事,你就别管,她就是多朝小玦开几枪,小玦也不会拿她怎么样,更别说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他一定心疼极了,你担心她,除了陪她也不能做什么,还不如就让她和小玦相处,要是能解开心结岂不皆大欢喜。”

“你皆大欢喜吧。”十一冷冷道,墨晔打什么主意她清楚,墨玦要是能搞定叶薇,她也跑不了,他不就是打这算盘么。墨老大呵呵地笑,突然低了声音,“过来吧,我想你了。”十一脸一红,脸上燥热,虽然隔着千山万水,可仿佛他就在她耳边喃呢着这句话似的,十一忍不住的心跳,恐怕他们是最不像恋人的恋人了。

“过去可以,我去了,你得告诉我他们的消息。”“好!”墨老大一口承诺,人先骗过来再说,至于说不说,那是另外一回事了,十一老实,以为他真答应了,便答应他去帕勒摩。“你赶紧过来,卡恩始终是祸患,你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这一次他又受了重伤,一定发狂了,你早点走,我也早点安心。”墨晔叮咛着,卡恩就离她不远,墨晔很不放心。

“墨晔,有件事我要和你说清楚,如果我在意大利看见孟莲莹,我不会手下留情,你最好也别拦住我,不然我连你一块打。”十一沉冷了声音,一字一句,说得凝重。“十一,随你意!”墨晔缓缓道。孟莲莹于他,已无关系。

646

墨玦紫眸一片狂喜,他做梦都没想到,抱歉二字会从叶薇嘴里吐出,这丫头似乎从来都不知道这两字怎么写。“薇薇,为什么一声不问就开枪了。”墨玦紧握着她的手,他已不是第一次问她了,“即便第一恐怖组织重创,你失忆了,对他们的感情远远不如我,至少该给我一个机会解释。”叶薇苦笑。孩子的流失,才是主因…特别是失去孩子后,耳边不断盘旋的哭声,日日夜夜折磨她的心。她想要那个孩子的…可惜没缘分。“我打过电话给你,为什么没有…”“等等,你什么时候打过电话我,我没接到你的电话。”墨玦还没待叶薇说话,匆忙打断她的话。叶薇一愣,深深地看着他,确定他不是说谎,她心中一拧,“出事后我就打过电话给你。”“我发誓,我没接到电话。”墨玦沉声道,若是接到,他不可能无动于衷。“那不知是谁接了,无所谓了,反正也…”叶薇满嘴苦涩,电话是谁接了无所谓了,但知道他不是有意不顾她,心中好受了些。那段日子,她等他,等到绝望。她就在罗马等他,他们都在意大利,过来说一声,不是难事,可他一直没露面,她的希望也慢慢变成了绝望,以为是他默认了这一次事件。怎么能不这么想呢?可没想到,电话不是他接的…

“薇薇,你一直在等我解释对不对?”墨玦的心骤然剧痛起来,在那样的情况下,估计是他也会认为是他默认了罪名。原来她一直给他时间去解释的,只是他人刚好不在,错过了电话,也错过了解释的时间,导致她心生绝望,这才不闻不问开了枪。“我不想在说这件事。”叶薇淡淡说道,偏头看向窗外的白云,提起这件事就想到失去的孩子,她心中难受。“好,不提就不提,我再也不提,好不好?”墨玦心疼地抱着她,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不会有任何意见的,“以后不会有这样的事了,不会再有了,再有,你就是一枪打死我,我也不会有怨言,那是我活该。”历史决不再重演。叶薇怔怔地看着窗外,墨玦骤然扳过她的脸,“你是不是还瞒着我什么事情?”她凝眉,眸光微冷,墨玦长指摸着她的脸颊,这一抹苍白惊了他的眸,“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没有了。”叶薇说道,心中骤痛,“我真的很想回伦敦。”“不行,说什么都不行,除了这件事,我什么都答应你。”墨玦沙哑了嗓子,“你走就不会再回来,我不会放开你,在意大利的时候我就不该让你和十一离开,如果你没离开,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对,你说对了,如果我没离开,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那份文件不会泄露,第一恐怖组织和黑手党不会交恶,也不会损失半壁江山。”“我不是这个意思。”听得她语气中的自嘲,墨玦捂着她的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叶薇淡淡道,“但我说的是事实。”一名手下送饭菜过来,见着墨玦亲昵搂着叶薇早就见怪不怪了,机灵地把饭菜放在桌上又很快退下去,热腾腾的饭菜香萦绕鼻尖,墨玦有些饿了,他也没坐过去,直接拉过餐盘,和叶薇挤在一起吃。“坐过去!”“不要!”墨玦紧挨着她。叶薇忍不住笑骂,“你欺负残疾人是不是?”墨玦顿时不应声了,叶薇摇摇头,随他高兴,“怎么那么久还不到意大利?”这飞机是乌龟型号的吗?墨玦骤然抬头,“谁告诉你去意大利?”“不是去意大利?”“你不是说回家吗?”十一摆脱卡恩,已是好几天后的事情了。

这家伙很难缠,并不知道叶薇不在车里,他被叶薇刺瞎了一只眼睛,竟然也没有去医治,在马斯喀特布下天罗地网抓捕她。她在紧急情况下只来得及通知楚离派人去找叶薇,过了一天担心叶薇的消息再问才知道她已经被墨玦的人送到医院,十一这才放心下来。墨晔和墨玦,其实她对墨玦的心意似乎更为了解。他爱叶薇,几乎宣告全世界,就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别看叶薇开枪杀他,他表面恨她,可见到那么狼狈的叶薇,她就不信他不心疼,不难受。有墨玦在她身边,十一也放心了,他一定会全力抢救叶薇,卡恩对叶薇的恨极强烈,对她倒没那么恨,十一怕卡恩看出端倪来,为了给墨玦和叶薇争取时间,她一路跑出了阿曼境内,绕着中东跑…卡恩和孟莲莹等人狂追,卡恩本是聪明绝顶之人,这一次是动了大怒,反而弱了理智,没看的太明白,不然早该知道端倪了。叶薇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可能还有命跑这么远,他自己狠心动手,岂会不知道她伤得有多么的重,没道理能跑那么远…十一也是故意吊着卡恩,故意让中东附近一名杀手和她一起行动,迷惑卡恩,他一心想杀叶薇报仇,自然不会放过她。

一连故意吊着他好些天,卡恩估计是眼睛疼得实在受不了,再不医治多半另外一只眼睛也会废了,他无奈之下只能停止追捕,十一这才回到马斯喀特。偏不巧的是,她刚回来一查才知道,叶薇身体还没好,墨玦就带她离开了。他多半是听到她要回来的消息,所以才会急急忙忙带叶薇离开吧?十一凝眉,从医院护士的描述来看,墨玦是疼极了叶薇,不会对她怎么样,但她也知道叶薇的脚好不了,算是废了一条腿,正常行走不行,更别说再和以往般恣意潇洒四处跑。对叶薇来说,这是一种折磨,她心疼极了,想要离开找到他们,这才打电话和墨大联系,刚通了电话就被墨晔骂得狗血淋头。好几天一点消息都没有,他急得想要亲自去找,但茫茫人海又不知道具体方向,叶薇那么彪悍的身手都被打得半死,谁知十一会不会有事。卡恩的身手他是见识过的。“墨玦呢,他去哪儿了?我要见薇薇。”十一把手机拿开一段距离,任由墨老大咆哮完了以后,她才冷静问他们的消息。墨晔却一个劲问她可否有受伤,人在哪儿,十一一一回答了,又问墨玦消息,墨晔表示自己不知,十一心知他说谎,怒不可遏。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哪儿,墨晔,你实话告诉我,我真的很担心薇薇。”十一沉声道,逃了好几天,她疲倦得很,懒得和墨晔多费唇舌,声音已有不悦。一边是弟弟,一边是老婆,墨大左右为难,犹豫半晌,他还是宁愿得罪老婆,毕竟弟弟这一次太悲惨了些,当大哥的自然心疼。于是墨晔闭口不谈墨玦和薇薇的消息,反而说道,“十一,叶薇和小玦的事,你就别管,她就是多朝小玦开几枪,小玦也不会拿她怎么样,更别说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他一定心疼极了,你担心她,除了陪她也不能做什么,还不如就让她和小玦相处,要是能解开心结岂不皆大欢喜。”“你皆大欢喜吧。”十一冷冷道,墨晔打什么主意她清楚,墨玦要是能搞定叶薇,她也跑不了,他不就是打这算盘么。墨老大呵呵地笑,突然低了声音,“过来吧,我想你了。”十一脸一红,脸上燥热,虽然隔着千山万水,可仿佛他就在她耳边喃呢着这句话似的,十一忍不住的心跳,恐怕他们是最不像恋人的恋人了。“过去可以,我去了,你得告诉我他们的消息。”“好!”墨老大一口承诺,人先骗过来再说,至于说不说,那是另外一回事了,十一老实,以为他真答应了,便答应他去帕勒摩。“你赶紧过来,卡恩始终是祸患,你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这一次他又受了重伤,一定发狂了,你早点走,我也早点安心。”墨晔叮咛着,卡恩就离她不远,墨晔很不放心。“墨晔,有件事我要和你说清楚,如果我在意大利看见孟莲莹,我不会手下留情,你最好也别拦住我,不然我连你一块打。”十一沉冷了声音,一字一句,说得凝重。“十一,随你意!”墨晔缓缓道。孟莲莹于他,已无关系。

647

叶薇停了下来,她听到了海浪的声音,从窗户往外看,她看到熟悉的棕榈树,看到了灿烂的阳光,洁白的沙滩,还有熟悉的,连绵的高大树木。

竟是小岛,她又回来了。

这里是她失忆后,第一个熟悉的地方。

后来十一出了事,墨i兄弟怕第一恐怖组织的人找到,便移了地方,没想到后来又全搬回来。

回家!她所不知,原来这里被墨i称之为家。

她以为只是暂时休息的小岛呢。

“你喜欢这里,不是吗?”如果没有十一之事,她想她的确喜欢这里。

叶薇默不应声,抬眸淡淡地瞥了墨i一眼,他眸里略有几分凝重,怕叶薇不悦,两人静静看了许久,墨i骤然打横抱起她,下了飞机。

一路回了他们的别墅,许久没人住?

一回到这里,那段日子的温馨和满足也一下子盈上来,塞满了脑海,厨房,客厅,楼梯,似乎都曾有她欢笑的声音。

依然停留在这里盘旋着,荡漾着,她骤然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躺在墨i温暖的怀抱里,叶薇略有失落。

墨i抱着他回房间,依然是他们的主卧室,“薇薇,你累了就先休息,等你醒来,我来克莱尔给你检查检查,说不定他有办法治愈你的腿。”“不费心了,他治不好。”叶薇淡淡道,墨i沉了眸色,虽然知道希望不大,但只要有一线希望,他还是想要试一试。

虽然他极想,叶薇瘸了就瘸了,这样子她哪儿也去不了,哪儿也跑不了,这阵风终于能为他停留了,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但他也知道,假如叶薇的脚好不了,她这一辈子都不会有笑容里,生活充满了挫败和懊恼,这不是墨i所想要的。

只要能让她站起来,把他的腿换给她,他也是愿意。

“克莱尔还在研究孟莲莹身上的毒吗?”叶薇问道,墨老大手下这么首席医官似乎就是为了他的女人服务的,孟莲莹…她冷笑,别让她看见她。

“不是,哥让他想办法救十一。”墨i说道,提起此事,他忧心地看叶薇的脸色,当初那么多研究专家,十一杀得一个不留,唯独留了克莱尔。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叶薇冰冷一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话说墨晔和十一,也说她和墨i,错误的情缘,所造成的伤害和遗憾,的确令人揪心和惋惜,她心中有太多的心结,越来越紧。

墨i看她脸色不好,也知道她指什么,他坐了下来,紧紧地扣着叶薇的肩膀,那双紫眸有着无比的坚决,“薇薇,即便我们在一起是错的,我也要一路错到底,我不介意一辈子都错误下去。”伤害了谁,他不管,也不顾,他只知道,叶薇不能离开他,绝对不能。

“你先休息吧!”墨i说完,站了起来,出了房间,轻轻地关上门,叶薇眸光扫过室内的装潢,几乎没什么变化,和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她笑了笑,唇角有几分释然,其实这看起来有点暗沉的房间,她很喜欢,可能这里是墨i的房间,很有他的风格,也符合她的品味。

她挪了挪身子,靠着床头,偏头看见床头柜上的结婚照,她拿了过来,忍不住扑哧一笑,本来嘛,失忆了看这照片没觉得什么,的确是他们两人。

恢复记忆再看,竟然有几分喜感和心酸,墨i,亏得他想得出来,竟然合成这样结婚照欺骗她,当时他是病急乱投医吧。

真不愧是电脑高手,这技术真不错,一点也可能不出合成的痕迹,表情姿势什么都很自然,没有一点瑕疵,她就纳闷了,这样的照片他是怎么合成的?着实厉害。

若他们真拍婚纱照,估计会很别扭,哪会笑得这么灿烂和幸福。

叶薇把相框放了回去,躺下休息。

墨i连线找了墨晔,最近他要休假,什么都不想管,理由很简单,老婆受伤了,他要陪老婆,墨晔哭笑不得,也准许了,并再一次答应他,不会透露他半点消息给十一。

他昏迷半年,墨i劳心劳力,也该是他休息的时候,况且墨晔对墨i的要求一向是百依百顺的,他说什么他都会答应,即便他现在忙得昏头转向。

关了机,墨i命人送来晚上做饭需要用的食材,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叶薇应该休息够了,他才把克莱尔叫过来为叶薇检查伤势。

克莱尔医术虽不及白夜那么神乎其技,但也是当世数一数二的高手,墨老大废了不少心思才网罗的人才,墨i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叶薇睡醒,墨i抱着她下楼,再一次见克莱尔,叶薇眉心淡淡拧起,因他是洗去她记忆之人,叶薇对他有强烈的排斥。

若她不说,他应不知她已恢复了记忆。

腿上的石膏还没卸下,这样看看不出什么,具体还要拍片子才能做最详细的分析,墨i一听本打算离开带她去克莱尔的诊室,叶薇拒绝了。

“今天有些晚了,明日吧。”外面,已是点滴星火,华灯初上。

克莱尔颔首,也道明日再看,其实墨i早就把详细的情况都和他说了一遍,也把在马斯喀特医院的报告都给克莱尔看了遍,他心中大约也有一个计量。

墨i送他出别墅,外面,克莱尔压低了声音,轻声道,“二公子,你要有个心理准备,也许完好的机会不大。”“你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治愈好的几率,连百分之一都没有。”

648

十一在晚上到帕勒摩,墨老大亲自出来接她,一下飞机就被他紧紧地抱着,好似要把她掐在骨子里,抱着十一胳膊都有些疼了。她触到他的手有些凉意,这个季节的帕勒摩深夜还是透着几分凉气的,也不知他等了多久,十一一想到到这,也就没有推开墨老大,让他紧紧地抱着。“怎么这么晚?”好一会儿,墨晔才轻轻地拉开距离,眸中的担忧一览无遗,他心口紧紧的,按照时间,本该一个多小时前就到了,竟然这么晚,他查过今天的天气,非常好,应不会出什么问题,但这么久不到,他还是担心,盼到紧张心紧才盼到她的飞机降落。女孩子一个人开飞机,若是出了问题,当真难办。“走错航道了。”十一闷声说道,她太困了,一不小心看错了航道,走了半个多小时的冤枉路又绕回来,实在是…第一次出这样的错误,实在是有些困累。她被卡恩追着跑了那么多天,又连夜赶回马斯喀特,还没休息就上飞机,铁打的身子都熬不住,何况她这副身子本身就不太好,容易犯困,能平安降落算是福气了。

墨晔思念她得紧,捧着她的脸,骤然攫住她的唇舌,狠狠地亲吻,一手紧紧地扣着她纤细的腰肢,贪恋她的味道,近乎贪婪地掠夺她的甜美。他想她,想得心疼,特别在叶薇受伤后,那可为她担忧的心从来就没安放过,如今见她完好,心脏总算是回归原位了。他吻得狠,她不知如何反应,也因身体有些疲倦,便随了他,任意墨晔吻得天昏地暗。好一会儿他才放开被他吻得红艳的唇,尤不满足地啄了啄她红润的唇,额头亲昵地抵着额头,鼻尖暧昧的磨着鼻尖,他沙哑了声音,“想我了吗?”十一脸颊红透了,但仍然实话实说,“我都在担心叶薇的事。”几乎没什么时间想念墨晔,她恨不得生出两双手来,好好地把叶薇保护好,哪有时间想风花雪月的事。“你可真老实,说句骗人让我开心一下都不成。”墨晔拧了拧她的脸颊,这女朋友当得太失职了,他们算是热恋中吧…怎么她一点都没有热恋的样子呢?墨老大非常的受伤。“墨晔,薇薇呢?她在哪儿?”十一虽累,但还是很关心叶薇的消息,“她和墨玦是不是回来了,我想见见她,她们在哪儿。”“十一…”墨晔幽幽地喊了声,瞅着她的眼神很深宫怨妇,“到底叶薇是你男朋友,还是我是你男朋友?一见面就问她,我很吃醋。”

“她受伤了,我当然关心她,你好好的,我问你做什么?”十一茫然不解。“我也受伤了。”墨晔叹了口气。十一纳闷的眼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有些慌张,“你哪儿受伤了?”墨晔叹息,这小笨蛋,真是够笨的。“我的心受伤了,你一点也不关心我。”墨晔说着,又攫住她的唇舌,有些报复性地狠狠吻,仿佛只有这样,才确定她是他的。总算有点理解墨玦对叶薇那份咬牙切齿的心情了,总想着叶薇把他放在第一位,看十一见面开口闭口都是叶薇,他突然感觉,他们两兄弟真是够悲惨的。这存在感太弱小了。十一拧拧眉,应付不了这样的奸猾的墨老大,索性不说话,墨晔见她脸色不好,抱了抱她,“先回去休息,等你精神好了,我再和你说好吗?她现在非常的安全,什么事都没有。”“真的?”“我以人格保证。”墨晔竖起两指抬出他高贵的人格。但十一似乎不太买账,“你有那东西吗?”“十一,有你这么说你家男朋友的吗?”墨晔十分委屈,十一唇角掠过一丝笑意,他知她说笑,伸手去呵她痒,十一一闪身就离了十几米。墨老大非常的挫败中…

看来这调、戏是要技术的,也需要速度的,竟然一下跑这么远,他连衣角都没摸到呢。男子幽幽怨怨地看着她,十一骤然也意识到自己好似有点仗着本事欺负人了,有些不好意思,转开了话题,“我好累啊,你要继续在机场吹冷风么?”墨晔一扫眸中幽怨,带她上了车,十一还没定下房间,帕勒摩她也不算太陌生了,随口说了一家酒店的名字,正好在黑手党总部附近,墨晔唇角掠过笑意,挑眉,他很想和她说说话,一路也不闷,可十一太疲倦了,靠着椅背就闭目养神。只是懒懒和他应几声,后来完全没了声响,睡着了。墨晔心中欢喜,她是真的相信他了,所以才敢在他身边沉睡,一有这个认知,心中就抑制不住的喜悦,他伤害过十一,如今只想着她一切安好,能给他一个机会,让他一辈子好好的对她。不是报恩,也不是愧疚,他是真真正正爱她这个人。爱到骨子里,愿意为她付出所有的一切,包括这条命,他从未有过这么强烈的感觉,即便是五年前初次爱上她,也没有如今这么强烈的情感。是这份伤害加深了他对她的感情,更是她的宽容让他更爱她,她于他就像一颗没有磨过,却风华绝代的珍珠,越看越觉得美丽。从外到内,都爱惨了她。车子一路行驶,进了市区,午夜的人不多,车辆也不多,好几个红绿灯处,他都看着她沉静的睡容,忘了开车,似乎这份心动的感觉渲染了他们之间的天荒地老。窗外,星火明亮,洒下点滴光辉,跳跃在她侧脸上,美得动人,她的呼吸浅浅的,他拂过她的发,突然一笑…真好!

649

十一醒来的时候,房间还是暗暗沉沉的,她睁开眼睛,一点亮光都没有透进来,仿佛夜晚似的,她环顾四周,这不是酒店,竟是…墨晔的房间?她上一次来过,印象还极深刻,她翻了个身子,有些意外,本以为墨晔会送她去酒店的,揉了揉眼睛,没看见墨晔在房里,她起身,骤然一惊,身上的衣服不知让谁给换了,竟只穿一件单薄的白色的丝绸睡袍,睡袍很短,在膝盖上面,露出两条白嫩的腿,腰间只系着一条宽大的腰带,因睡觉有些松垮。十一赶紧调整腰带,简单了绑了一个松结。头发也被他松开了,松松地披在肩膀上,十一略有懊恼,她真是睡死了,竟然这么大动静都没醒来,是太累了,还是太相信他了?她掀开被子起身,赤脚踩在地毯上,过去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射进来,她的眼睛有少许的不适,还一会儿才适应过来。竟然是下午了,她这一觉睡得沉了,竟不知不觉睡了这么长时间。楼下,喷泉喷射,鲜花绚烂,视野很宽,看起来极舒服,景色也极美,令人心旷神怡,墨老大和墨老二的别墅极少有人会靠近,楼下庭苑宽美却无人,静悄悄的,她蹙眉,并不知是墨老大特意吩咐让人不许靠近,让她睡到自然醒。

十一抿唇,进浴室梳洗,衣服不知哪儿去了,她又没有衣服穿,十一磨牙,阳台并无衣物,这衣服即便洗了,也该晾干了。跑哪儿去了?她好奇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十一放弃了,她开门,楼道空无一人,无人看守,她挑眉,看看自己这装束,她关门,窝回床上闭目养神。睡了一觉精神好了些,这回倒是睡不着了,肚子也有些饿了,十一略有不悦,她衣服跑哪儿去了?打电话给墨晔,手机铃声却响在房间里,她偏头便看见墨晔的手机放在桌子上,十一挂了线,靠,出去也不带手机。他跑哪儿去了?莫不是故意没收她的衣服让她跑不了吧?十一阴暗地想着,眼光扫向墨晔的衣柜,十一纠结了…墨晔的衣裳,看两人的身高也知道不合适她穿。但现在她想出去,总不能穿着这件衣不蔽体的丝绸睡袍四处跑吧,这什么都能看透了。十一犹豫了好一会儿,起身,打开墨晔的衣柜,清三色的黑白灰,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颜色的衣服了,很符合她的审美观。但是…这衣服都特宽大了些。不合适她穿。不知有没有他少年时期的衣服,十一苦中作乐想着,动手翻他的衣柜,总算找到一条略小一点的白衬衫,还有一条紧身牛仔裤。

墨老大穿牛仔裤?实在是…十一抚着额头,看颜色估计好久以前的衣服了,她比了比,终于意识到海拔高低的区别了,这也太长了,而且她穿他的牛仔裤估计…算了,有总比没有好,了不起就挽起裤管。十一拉上窗帘,也懒得进浴室了,拉开睡衣丢在一边就穿上白衬衫。她头疼地看着长出一截的袖子,长出一截的衣摆,她囧了,看起来不是很大,但穿起来怎么就这么长?都能当裙子了。十一挽起袖子,折了起来,骤然听到门口有声响,她扭头,就看见墨老大的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墨晔愣了愣,没想到才出去一会儿回来就看见这副美景,他心爱的女人披着一头柔顺的长发,美丽的脸庞有着薄薄的红晕,最惊喜的是她竟然穿着他的白衬衫,宽大的衣服套在她身上,露出两条白生生的腿,修长却笔直,看起来很是迷人,她赤着脚,脚趾头似乎很不安地卷缩着。衣服的最上面的领子没有扣住,露出美丽的锁骨和胸前白皙的肌肤…那模样,看起来该死的性感极了!地上散乱着睡袍,这一切看起来竟是那么的迷乱和迷人…墨晔一时看得热血澎湃,漆黑的眸顿时暗了暗,露出一抹掠夺的光。

对男人而言,这是怎么诱、惑的情景。一想到他的衬衫紧贴着她的身子,墨晔就觉得一股热血直冲下身,眸光暗火大起,略带几分危险。十一错愕,她只顾着换衣服,没察觉到他靠近,墨晔本以为她还没醒,故意放轻了脚步,所以没惊到她,十一的脸红透了…垂眸看自己的脚,紧张地拉了拉衬衫的衣摆,似乎想要多遮住几寸肌肤,一时竟都忘了拿牛仔裤穿上…她觉得她有必要解释一下,“那个,我不是故意要翻你的衣柜,因为我…”“我知道!”墨晔的音色有几分沉,缓缓走近她,十一的脸色越发红了,见惯了杀戮场面的女子纯真得如一张白纸,她尚看不出墨晔眸中暗藏的火,只是觉得这样专注热烈的眼光下,她的肌肤起了一层细细的疙瘩,非常的紧张。十一突然不知怎么解释了,愣愣地看他走近,活似一个小白兔正等着大灰狼的蹂躏,那纯洁,却故作冰冷的眼光更惹得墨晔心动。十一的手更紧张地往下拉着衣摆,脚趾不安地蠕动,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空气中的热度急促往上窜,明明开着冷气,十一却觉得被他看得有些热了,她这么穿有什么不对劲么?显然比那睡袍要好很多啊。

“我的衣服呢,你要不喜欢我穿你的衣服,我换…”“不!”她还没说完,墨晔就沉沉地打断她的话,漆黑的眸掠过几分异色,“我该死的喜欢极了。”骤然伸手,扣住她的腰,墨晔摔上衣柜的门,把她抵在衣柜上,俯首,攫住她的唇舌…

650

墨晔来势汹汹,十一背脊紧贴着冰冷的柜门,双手不知所措地搂着他的腰,墨晔高大挺拔的身体紧紧地压着她,把她紧紧地扣在他的胸膛和柜面之间。紧紧的,挤压着。十一被他狂猛的吻吓得有点呆,第一个感觉到男子如狼般的掠夺,好似要把她的呼吸和灵魂都夺走,硬是让她跟随着他的步伐狂舞。唇舌被狠狠地堵着,舌尖被吮得发麻,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墨晔紧紧地扣住她的身子,硬是往他坚硬的怀里压着,她都感觉到他的灼热的昂藏,硬是威胁着她。他不满足于单纯的亲吻了,昨晚抱着她进来,为了她宽衣解带,换上了睡袍,他便被手下的迷人的触感所迷惑,意乱情迷,不可自拔。若不是十一昏睡过去,表情纯真得如孩童般,若不是知道她累得连航道都开错了,极度需要休息,他可能昨晚就忍不住了,早就在她无意识在他怀里扭动的时候,他就狠了心肠,狠狠地办了她,等日后她醒了,他再说,总不会让她恨他。此刻见她穿着他的白衬衫,披着长发,露出洁白的腿,那么美丽,那么性感,昨晚隐藏着得那一团火再一次迸发出来,又快又猛地袭击他所有的感官,淹没他所有的想法。他只想着,狠狠地要她,什么都不在乎。

“十一,别咬着唇,我心疼。”墨晔哑着嗓子,放弃他所爱的锁骨,回到她的唇上,手热烈地抚摸着她的身体,唇却温润地紧贴着她,诱哄着她,他想听她,娇媚的声音…一想到素来冰冷,不苟言笑的她为他绽放的美丽样子,墨晔就忍不住的激动…很想,很想…听她的声音。身子灼热如火,唇上却温润如水,冰火两重天,十一倔强地咬着唇,不肯如他所愿,任由他亲吻着,衬衫的扣子全部都被解开了,胸衣早就被他扯落在地上,但衬衫却还半隐半露地穿在她身上,这种风情更是令人着迷。墨晔低低地笑着,漆黑的眸中净是笑意,骤然一低头,含着因他而绽放的花蕾,十一只觉得身子一麻,更多的战栗窜过,令人无法抵挡,她再也忍不住,嘤咛出声…骤然搂着她一个翻转,两人碰到旁边柜子上的花瓶,落地碎了一地,他们无暇顾及,身体搂抱着一个转身,踉跄地倒在地毯上,他甚至都不想回附近的床上…紧紧的,把她压在身下,灼热的唇舌在她柔软上贪婪地掠夺,另一只手也不知餍足地逗弄另外一边,十一哪儿受过这样强烈的刺激,全然青涩又纯真地把她的反应都呈现在他面前,墨晔更是心动…

他手越是往下,拂过她的平坦的小腹,隔着一层薄薄的遮蔽,逗弄她的最羞人的地方,十一脸色潮红,若是此时有镜子,她一定会错愕,不敢相信自己此时的表情是多么的娇媚而美丽。汗水,打湿了彼此的发,墨晔略有长的头发,拂过她胸前的肌肤,更带起一阵战栗。“十一,我要你,我要你…”他忍得辛苦,浑身发疼,不住地亲吻她的唇,在她耳边一阵又一阵地低喃,忍不住扯开自己的领带,丢在一边,更疯狂地拉开衣裳…衣服骤裂的声音在她耳边细微地响起,十一迷蒙的眼睛略有几分清明,骤然响起自己身上的毒,慌忙扣住墨晔伸向皮扣的手,他眸光一亮,十一用力一个反身,两人的身形立刻倒转了,他下,她上…几乎已是半luo的她,紧紧地压在他身上,墨晔本还以为十一竟然觉悟那么高,会为他宽衣解带呢。这姿势…更显得暧昧了。

他的坚硬,死死地抵在她大腿之间,十一似是被烫着一般,想要避开,越是乱动,对墨晔来说,越是一种狠狠的折磨…“十一,你…”“墨晔,我…不行!”十一的声音也含着一股说不清的yug,她不是想要拒绝墨晔,只是不能,不能害了他。她让自己的身子压在他胸膛上,反正她也不重,双手紧紧地固定他的脸,看着他暗红的眸,十一道:“我不是想拒绝你,只是我身上有毒,不能和男子结合,不然会害了你。”两人呼吸都很急促,汗水从十一的额头上滴落,滴在他的下巴上,墨晔迷乱的眼神带着几丝她所意想不到的平静……

651

墨晔暗红的眸中有着无比的平静,他拂开她汗湿的发,温热的唇在她被吻肿的唇上细细地摩擦着,极其温情,十一紧张地握紧手。

“我知道!”墨晔一边轻啄着她的唇,一边轻声说道,“我一直都知道。”

十一诧异,长发滑落在他的胸膛上,多了几分令人沉迷的暧昧,她自己无心欣赏这样的风情,对墨晔早就了然的事略有些诧异,他如何得知?“我没说过,你怎么知道?”十一带着几分茫然问他。

“上一次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拒绝我,是吗?”墨晔说道,温柔地亲吻她的唇,她的鼻尖,缓缓道“我当时没想起来,过后想一想,才知道不对劲,孟莲莹身上也有毒,你的毒毕竟是从她身上延伸过去的,想必也一样。”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