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叶薇,“…”

呃…好吧,她不歧视。

只是觉得让一个男人帮自己洗头,感觉和洗内衣差不多的感觉,有些窘迫,叶薇自是不会说,鉴别于自己的手实在是有点脆弱,经不起折磨,一只手不方便,叶薇乖乖的垂下头。

墨玦唇角勾起一丝笑意,用梳子温柔地帮她把头发理顺,多日不洗,叶薇的头发有些油腻,发尾很枯燥,梳着很不顺,打结得太厉害了。

墨玦干脆不用梳子梳了,直接用手,细细地把她的打结的头发分开。

“薇薇,疼吗?”

“没事。”叶薇闷闷地应,墨玦美人,你这么洗,老子的腰断了你都开始呢,她忍不住腹诽。

好不容易把头发理顺了,墨玦才细细地给她洗,洗得很仔细。

叶薇的脸,有些热,他的呼吸很近,几乎就在耳边,一想着他专注地帮自己洗头,她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他洗内衣的画面…

再怎么下去,他离新世纪好男人的标准不远了。

有力的手指穿梭在头发之间,一边温柔地按摩着她的头皮,一边揉搓着头发,洗发水的香气淡淡地萦绕鼻尖,叶薇突然喜爱起这样的气氛…

甜美又温馨。

曾几何时,她感受过这样的甜美的温馨?

女人偶尔服个软,是不是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若不是她的腿瘸了,手伤了…这样的画面怎么也不会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

墨玦…

本就打定了主意不再和他有所纠缠,远离他,相忘于江湖,可却因为身子不便的关系,一直依赖着他,以至于让叶薇存了一种错觉,似乎这样下去,一辈子也不错。

但转念想到自己一辈子都瘸着腿,她又会觉得好崩溃…

她会发疯的。

骤然感觉他呼吸一深,叶薇略有些诧异,突然垂眸,才看见自己因为蹲着身子,这领口又开,竟然全开了,半边的柔软都尽如他的眼睛…

靠!

色狼,洗个头还能有免费春光看。叶薇把衣服领子往上调了调,墨玦冷哼,福利没了,忍不住嘀咕声,“又不是没见过。”

“墨玦美人,你这语气怎么听着怎么就带着点可惜的味道呢。”叶薇笑意盈盈,丫的,这么蹲着身子,她不稳住领口,胸前的春风就挡不住了…

叶薇索性松了手,看就看,他说得对,又不是没看过…

“看吧,看吧,奴家免费给你看,看得到,吃不着,馋死你!”叶薇笑得妩媚,墨玦手头一重,揪着她的发根表示警告。

叶薇大笑…

她是没心情闹他,真要调、戏他,保准让他欲、火、焚、身,还找不到地方发泄。

墨玦给她冲了一遍,接着洗第二遍,叶薇弯着腰,有些酸了,忍不住催促他,“你别光往奴家胸口看忘了洗头,赶紧的啊,我的腰酸死了。”

“平时体力那么好,才这会功夫就酸了?你真菜。”墨玦鄙视她,倒是很快帮她清洗了泡沫,叶薇细细地想着他们的对话…

怎么就这么带颜色呢?

658

墨玦给她洗好了头,用干燥的毛巾一遍一遍地帮她擦拭长发,一直到很耐心,把头发擦到半干。叶薇也难得乖巧,他随便他怎么拨弄。洗了头,感觉清爽了多,她的心情也不可避免得变得很好,吹着海风昏昏欲睡,墨玦叫了她两声,叶薇才中混沌的睡梦中有少许清醒,但转眼又沉浮在梦幻的世界中。伤势没见痊愈,精神也不见大好,总是喜欢睡,且很容易犯困。“什么事?”“你很累吗?”墨玦轻声问,长指抚着她的脸,略有些心疼她眼睑下的青黛,明明她睡的时间不少,夜里也睡得早,可怎么看着就似睡眠不足似的。她真正睡着的时间有多少?是不是在烦心她的腿伤?墨玦心中很是难受,却无法告诉她,他有多心疼她,只能这样默默地心疼的伤。“有些困。”叶薇迷迷糊糊说道,“这样的日子很清静,但是…好无聊啊,我才二十一岁,却感觉要在岛上,永远这么坐着,慢慢的等死。”她说的迷糊,甚至略有些混沌,此时说得却是非常真心的内心话,墨玦听着除了震惊,已不知如何描述他的心情…她觉得好无聊,像是慢慢的等死,真的是如此吗?如果人生到了这一个阶段,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悲哀?薇薇,该怎么办,才能让你再活得漂亮,这双腿换给你,行不行?

墨玦的心揪紧了,看着她平静的睡颜,心中好似长了一个毒瘤,正在慢慢地腐蚀他的心,假如…假如带她去利雅得找白夜…医治好她的腿,她是不是会开心一点,是不是会觉得这个世界会美好许多?会不会重新燃起对生活的热情,她说得对,她才二十一岁,却在这里有了慢慢等死的感觉,这是多么可怕的枯燥和灰心。他不愿意她变成这样,那么耀眼的叶薇,应该一直这么耀眼下去。即便她腿伤好了,他必须要花费更多的心力把她留下来,他也愿意,总好比过如今,她一片灰白的心情。墨玦蹲下身子,唤醒叶薇,“我们去利雅得,好不好?”叶薇还在半梦半醒间,甚至有些迷糊,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茫然的眼睛好一会儿才凝聚起来,问,“你说什么?”她没幻听吗?墨玦竟说去利雅得,那是苏曼的地盘,去利雅得干什么,她联想到她的腿伤,他想找白夜医治她的腿?叶薇的视线慢慢地落在自己瘸了的腿上,眉心拧了拧。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想法,若是她的腿好了,墨玦,他就那么有信心留下她?她本以为这样的情况是他们最好的情况,她的腿废了,墨玦不用花费什么力气就能把她困在岛上,她哪儿也去不了,不会争吵,不会打架,难得的和平。

她本就在想试着,什么时候她会对这样的生活腻味了。却没想过,他会主动提起去利雅得。“去利雅得干什么?”叶薇明知故问,她恢复记忆的事情,墨玦尚未知道,这样的疑问才是合情合理合逻辑,不然他该起疑心了。“找白夜!”墨玦沉声说道,“我要你站起来!”叶薇眉心紧拧,骤然一笑,“墨玦美人,你确定?”墨玦紫眸一片沉静,确定,无比的确定,没有什么比让她站起来最重要,起码目前,这是他最大的心愿。“墨玦,我真的无法了解你的想法,当初那么狠厉地说即便要打断我的双腿也要我留在你身边,如今我真的废了,你却又要千方百计地医治好我,你在可怜我吗?”叶薇笑着问。“不是!”墨玦紧紧地抓住她的手,“我何必可怜你?你那么高傲,那么薄情,那么拿得起放得下,那么没心没肺,我为什么要可怜你,我可怜我自己尚来不及,哪有多余的善心去可怜你,我只想找回你的笑容,我只想找回你的自信,我想找回原来的叶薇。”叶薇的眼眶,微微的热了,骤然别过脸去,深呼吸,似乎只有这样,才能阻挡住眼眶里要溢出的泪水…她是不哭的叶薇。可这该死的男人,为什么在她下了不再在一起的决心后,在她以为不管发生什么自己都无动于衷后,还能让她这么的感动…她真的一辈子注定要栽在墨玦手里吗?叶薇的眼泪,夺眶而出…

659

墨i紧紧地把她抱在怀中,他知叶薇不想别人看见她的眼泪,他也没有主动去擦,只是紧紧地抱着她,什么恨啊,执念啊,全部都烟消云散了。薇薇哭了…那眼泪如针扎似的,狠狠地刺在他心上,不管发生什么事,曾几何时看见她哭过,他所认识的叶薇,坚强得即便你把她凌迟,她也不会掉一滴眼泪给你看。他只觉得心口钻痛,什么时候都没有这么疼痛过,即便听说她绝情地说不再见之时,也从未这般疼痛过,也从未这般心疼过她。叶薇太坚强了,少有小儿女之态,他想要心疼她都那机会,自从她腿伤后,我感觉到很明显的心疼,她一蹙眉,一个不高兴,他都想奉上全世界让她开心。古时君王为博美人一笑,或被万夫所指,或灭国,若是美人如此,负了天下又如何?

“薇薇…”墨i顺着她的长发,刚洗过,发里还带着几分清新的香气,他有些眷恋她身上的味道,把她紧紧地按在胸怀中。其实,他也可以很温柔。只要她给他这个机会。这颗一直为她跳动的,强硬的心,愿意为她变得柔情似水。他此刻开始意识到,强留她在他身边,若失去了她的笑容,若让她真的这么不开心,或许…或许…脑海里有一丝丝让她离开的想法,开始动摇了。

以前从未想过,若她快乐,离开他无所谓,是什么让他开始有了这种感觉,是她这阵子很明显的郁郁寡欢么?他不知道。然而,他不愿意她离开他,他会尽最大的力量去挽留她,让她留下。薇薇,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叶薇缓缓伸手,环住他的腰,泪水湿了他小腹间的衣摆。晚间叶薇翻来覆去,睡不好,晚饭过后敷了药,这贴药的药性太强了,她的伤口灼热地疼痛起来,克莱尔用的是草药,和马斯喀特医院所开的药方不同。脚骨出一直热疼,她一躺下,所有的感觉都涌到脚下,令人难受,叶薇身上也出了一层淡淡的汗水。墨i见着心疼,立刻打电话问了克莱尔有没有办法能消去这股疼痛,克莱尔表示,药性本是如此,对叶薇伤口好,疼疼就忍着吧。叶薇觉得丢人极了,这伤口的确是疼,但她并不是不能忍受,最多就是难睡下,感觉太明显,他不至于还打电话去骚扰克莱尔。她什么时候这么娇气过了?

“你别丢人了,反正我翻来覆去睡不好,你到隔壁去睡吧。”叶薇说道,都快半夜了,他也就一直陪着她折腾,她看着也不忍。“我不去!”墨i当机立断拒绝了,抱着她说道,“不抱着你,我睡不着。”

叶薇瞅他一眼,没好气说道,“我又不是安眠药。”

“你当然不是安眠药,要是安眠药我早就吞了你。”墨i哼哼说道,搂着她的手开始在腰上抚摸…那意思,带着很明显的想要的讯息。叶薇顿时无语,天天同床共枕,他的确也安分,偶尔会吃点小豆腐,但这么带着明显的暗示,还是第一次。她并不是矫情之人,不拒绝,并非故意欲拒还迎,而是因为她看他那样子实在是觉得好玩,忍不住随便他,墨i其实也不敢太闹她。她身子一直不太好,他就算真想要也会克制。若她没记错,她是墨i第一个女人,叶薇唇角弯起,当初在意大利他初要她的时候,那段日子和饿狼扑羊似的,天天缠着她要好几回,简直分三餐和夜宵。有时候她中午和云逛街回来去书房找他,他也会拉着她不分地点场合要一回,有一次被风云撞个正着,叶薇去他书房便会离他一段安全距离。不知是不是他初开荤,对女性的身体极其迷恋,在她印象中,他简直是一个不知克制的主,有好几次太粗暴她都想踢他下床,每次他答应她要温柔,结果总会食言。墨i的yuwang,非常的强烈,原本失忆的时候,云悄悄地告诉她,墨i第一次碰女人,她表面上听着应着,心里却始终不太信。

一个男人在床上如狼似虎似的不知餍足,哪儿像是长期没女人的,如今恢复记忆了,不用别人说她也知道了,她是不是该为自己的魅力加分?叶薇懒懒地想着。她这副破身子,现在可不敢应付他过人的需索,不然非把她折腾坏了。

“薇薇,我…”墨i很显然是激动了,身子细细地摩擦着她的身子,灼热的呼吸都扑洒在她脖颈间的肌肤上,声音沙哑又克制,唇舌流连在她的耳后,脖颈间…叶薇身子略有点颤,敏感地缩了缩脖子,苦笑不得地看着他苦着一张脸,紫眸含着灼热的火焰,一副一求抚慰的模样看着她…

见她没说话,墨i索性放大了胆子吻着她的唇,她的眉目,一手也抚上她的柔软,有轻有重地揉搓着,那呼吸益发的火热。叶薇即便是死人也要被他摸得有感觉了,忍不住稍微退离了些,“想做?”

墨i欣喜若狂,重重地点头,垂眸瞅着她的脚,淡淡道,“只是伤了脚,我会小心的。”叶薇“…你个精虫充脑的。”墨i吻着她的唇,“我就对你精虫充脑。

660

墨玦的手越来越放肆,着迷地碰触她的肌肤,连她的衣带都挑开了,叶薇想着,若此时告诉他,他已经恢复记忆了,他不会倍受打击?没得到她的应承,墨玦不敢太过分了。他变得小心翼翼了,叶薇想着,自从她腿伤以后,他好像把她当成一块易碎的玉石,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捧在手心里,就怕摔碎了。这种感觉在此刻最是明显,墨玦什么时候想要她的时候还过问她的意愿呢,总是他想要的时候就扑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她。这样的墨玦,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薇薇…”墨玦又喊了声,那双紫眸中的火焰更是明显了,仿佛都要冒出来了,大有一种你再不答应我就强来的架势。叶薇看着他,“我若不答应呢?”墨玦似早就知道叶薇会这个答案,他深深地看着她,双眸闪着难懂的光芒,灼热,且热烈,同时也很克制,慢慢的,他的手从她的衣服中撤退,顺便帮她整理好衣衫,但仍旧保持着紧紧抱着她的姿势不放开。低声的,不知在叶薇耳边咕哝什么,说得太含糊,叶薇听得不清楚,只觉得很想笑,他好似是得不到最好玩玩具的孩子,低声地在抱怨什么。

夜深人静,唯独他的呼吸,那么清晰地陪伴在她身边,她突然有一种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感觉,倘若这样一辈子,似乎也不错…原本打定了注意要远离他的心,慢慢有些动摇了。其实在下午他说出那些让她突然哭泣的话时,她便有一种强烈的,要留在他身边的渴望…

这一辈子,还能有谁,像墨玦那般爱自己?又有谁能像墨玦那般,让她左右为难?让她情难自控,明明打定主意要离开,却离不了。再没有人了。“墨玦,睡了么?”叶薇揉揉他的头。

“怎么可能睡得着。”墨玦应,他总是比叶薇晚睡,非要等她睡沉了,他才会放心睡下来,他这么想要,她却不给,墨玦有些不干地去咬她的耳朵解恨。麻麻痒痒的感觉从耳垂一直散遍四肢,她心头也是一阵悸动,却强忍了,推了推他的头颅,“别闹,我的脚疼,上火呢。”

“我帮你泻火。”墨玦的眼睛亮晶晶的,紫眸一片期待。泻火什么的,他最拿手了。“滚!”叶薇扑哧一笑,他知道他闹她,并不生气,忍不住笑开了,很明显,他的火和她的火有很明显的区别,“你就不能别老想这事?”

“你就躺在我身边,让我别想这事,薇薇,你这不是为难我吗?”“去隔壁睡。”“不去!”墨玦断然拒绝,“抱着你好舒服。”

“我不舒服!”“那不舒服,我调整位置。”“…算了!”叶薇彻底对他无语了,推了推他的肩膀,问,“什么时候去利雅得?”墨玦神色一暗,想起她的脚和最近的郁郁寡欢,轻声道,“明天中午我们就去,到利雅得的时候,差不多也是中午。”

“嗯!”叶薇点点头,她撑着身子坐起来,让墨玦扶着她紧靠着床头,拉了拉自己宽松的睡袍带子,叶薇沉思了,怎么开口和他说她记忆恢复之事?说了,他不会改变了主意?不让她去利雅得?毕竟墨玦不知她恢复记忆,在他的认知里,她最亲的人是他,若是知道她恢复记忆,会不会…

也许,她可以试一试。去了利雅得,以墨玦的敏锐,迟早会感觉出来,不如她主动说了,省得他胡思乱想,不是有句话叫坦白从宽吗?墨玦见她脸色凝重,“怎么了?”“有件事我想和你说一下。”叶薇深深地看着墨玦,手忍不住握着他的手,放在手心里玩,这厮的手指很长,真好看…

典型的兰花指…

“我的记忆…”墨玦身子一僵,叶薇明显感觉到了,话嘴边却绕了一个圈,换了一个意思,“如果我记忆恢复了,墨玦,你会怎么做?”墨玦神色一沉,沉默了,一语不发,叶薇心头一涩,墨玦,除非她恢复记忆,又忘却了失忆这段时间的事情,否则,他已是她最重要的人。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却是事实。他抹去她的记忆,但却还给她三千宠爱,这是不是她爱他的代价?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的,爱情也一样。

“不知道!”墨玦沉声说道,叶薇从未提起过有关于她记忆的事情,墨玦也都快忘了此事,其实失去记忆的她和以前的她并无什么分别。唯独有的是,他在她心里的分量重了。若是她恢复记忆,她一定知道是他洗去她的记忆,以她的性子,估计早就想要一枪解决了他,她的傲气是不会允许有人此般对待她,强迫她的。哪会还这么心平气和地和他说话。

“不知道?”叶薇挑眉,她笑问,“你是喜欢失忆后的我,还是以前的我?”墨玦沉默,心思电转,薇薇怎么会突然提起她的记忆?她从来不过问的,就像她从来不会回头般决绝,过去的事对她来说似乎真成过去。起码他的感觉是如此。她此刻提起,是什么意思?墨玦寻思着,却看不破她的心思。“我都喜爱。”墨玦诚实地说道,“那都是你。”

叶薇继续玩着他手指,突然抬眸说道,“若我恢复记忆,我以为你会让克莱尔再一次洗去我的记忆。”墨玦震惊地抬眸,那片潋滟的眸光中,溢满了震惊,不可置信…怎么会这样?叶薇侧身,吻上他的唇,笑道,“墨玦,我恢复记忆了。”

661

他的手指在她的手心里,变得僵硬,墨玦心口一阵阵发凉,震惊地看着叶薇,似是审判,似是探究,又似是不信,又似是绝望…又似带着一点点的轻松,一时间,那紫眸里,一片复杂。叶薇看着他眸光中千变万化,却始终没有再说什么,一直到他把所有的情绪都平复了,她才缓缓道:“我恢复记忆了,我记得我是谁,也记得是谁把我的记忆洗去,也记得…这段日子所有的总总。”

墨玦骤然别过脸去,似不敢看叶薇此事显得很平和的眼睛,转而一咬牙,又转过脸来,男人敢作敢当,她要责怪,要恨,他一力承当就是,逃避做什么?“什么时候的事?”墨玦冷静地问,声音里已没了震惊,也没有激动,更没有为自己辩解半句。叶薇说道,“我被卡恩打的时候,想起来的。”

墨玦看着她,自嘲一笑,“原来这段日子你一直记得所有的事,怪不得你要离开我,怪不得…我就知道,你恢复记忆就会那样…我就知道…”说到最后,他的一字一句似是从牙齿里咬出来似的,又重又狠,带着一丝丝恼怒和不甘。

叶薇在他手腕上狠狠一拧,疼得墨玦挑眉,瞪她,叶薇说道,“你胡思乱想什么?若如你所说,我干脆不告诉你好了,反正你也知道我恢复记忆了,何必冒着再失去记忆的危险告诉你?”

墨玦凝眉,再失去记忆,怎么会再失去了,他是断然不会再伤害她了,这记忆,她恢复了便恢复了,这段日子,他过得很满足,算是他赚来的。他怎么可能再一次冒着失去她的危险再抹去她的记忆,这样的历史,不会重演的。

“我不会!”墨玦沉声说道,“为什么要告诉我?”“我想告诉你就告诉你,有什么好为什么的?”叶薇冷冷一哼,若不明白那就算了。墨玦骤然紧紧地抱着她,那力度大得几乎要把她揉碎了,按在骨子里,永不分离。怎么会不明白!他亲吻着她的发旋,手臂紧紧地扣着她,“薇薇,薇薇…”

她总算愿意,给他一点点信任了,是不是?不是试探,也不是隐瞒,开诚布公地和他说清楚,他感觉的出来她的动摇,离开他的心已没那么强烈了。她是在告诉他,为他感动,为他流泪的叶薇,是一个完整的叶薇是不是?恢复记忆的她,仍会为他流泪是不是?

“墨玦美人,奴家的脚已经废了,你别让奴家的手也废了。”丫的,力气这么大,让她是铁做吗?不知疼痛的吗?

墨玦这才察觉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慌忙松了松,还好没压着她的脚,墨玦眸光紧紧地落在她脸上,带着几分兴奋,有一件事墨玦从未告诉别人,从未让叶薇知道,这段日子里,没当叶薇和他好的时候,他总是在想,若是她恢复记忆,她还会不会和他这么好?这个想法在他脑海里,碾了很多次,每次都压迫着他紧张的神经,每一次都让他觉得,若是恢复记忆的叶薇也能这么待他,那该多好。没失去记忆前,他从叶薇身上感觉到的只是那种若即若离的疏远感,他能感觉到她的好感,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会为了他停留的心思。那时候的叶薇,他认为只是喜欢,而远达不到爱他的程度。真正让他感觉到叶薇爱他,是这段她失去记忆的日子里,墨玦一边满足着,又一边不满足着,失去的记忆的叶薇,更是一个纯真的叶薇,没有包袱,是一个更真实的叶薇,她爱他,他很满足。但失去了二十余年记忆的她,又是不完整的她,他感觉不满足。总有一个念头在闪过,若是恢复记忆的她,也能如此爱他,该多么好。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爱…更准确应该是迷恋,如此深深地迷恋一个女人,不管她怎么对他,这颗心从不会对她放弃,明知艰难重重,也不想放弃。

且日渐一日的迷恋她。他不断地问自己,她有什么好,却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她就是好,好到无法言语,无人取代。“薇薇,你别恨我,可以吗?”墨玦深深地看着她,紧张地拉着她的手。

“我不该恨你吗?”叶薇挑眉,妖媚一笑,欣赏着他此刻略带忐忑的脸,哎,难得一回啊,他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是千年等一回,她得好好欣赏。谁料她刚这么想,墨玦就沉了脸,一扫脸上的犹豫忐忑,变得无比的强硬,“我不后悔!”

叶薇挑眉,“怪不得我们两人会磕磕碰碰到现在,谁做错了,谁都不肯回头,都说不后悔。”“谁让你当初不爱我,不肯留我在我身边。”墨玦理直气壮地回答,好似叶薇不爱他,叶薇不留在他身边就是罪无可赦的模样。她哭笑不得。这都是哪儿跟哪儿的事呢?

“我现在也不肯留在你身边,是不是还来洗我记忆一次?”墨玦先是一怒,转而一愣,接着狂喜,“你就反驳我一句,是不是说你爱我?”叶薇一愣…墨玦这么直白的人,什么时候也开始会抓别人的语病了?行啊!

“笨蛋!”叶薇轻吐一声,懒懒地打个哈欠,“我好困啊,睡了,晚安!”

叶薇说罢,便雄赳赳地躺下了,心里的话说了,也觉得轻松了,连腿上在热疼也觉得好忍受了许多。墨玦看着她的背影,很不甘地爬过来,硬是扳着她的脸问,“回答我再睡。”“我困啊!”

“2秒钟。”墨玦咬牙。叶薇失笑,“墨玦,有些事心知肚明,干嘛要我讲出来。”“哪个心知肚明了,我一点也不明白,你要讲得清清楚楚。”

662

墨i缠着她闹了大半夜,叶薇本就不困,再加上腿伤难受,任意他缠着,两人一直吵闹到后半夜,一直到她略有点疲倦,墨i反而低了声音,在她背上轻轻拍着,一直到她睡着。他其实并不是真的在意叶薇说不说爱他,她说得对,很多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必明讲出来,他知道她的心意就好,真让叶薇说这样的话,唯恐她也不惯,莫说她了,他也不说的。叶薇脚疼得厉害,睡沉了而有些不踏实,墨i摸着她的小腿,那里热烘烘的,且有些小肿了,白皙的肌肤有几分青紫之色。一定很疼。不知道白夜有没有办法,克莱尔只是给他指明一条路,管不管用尚未知。第二天中午,吃好了饭,再换了药,墨i便抱着叶薇上了飞机,他一直关闭的手机开了,本想给墨晔打个电话告诉他的行踪,免得他来岛上找他。刚一开机就接到彩信,墨晔穿着红色西装的照片出现在手机里,墨i乍然一笑,谁干拍这样的照片?又是谁敢让他穿这颜色的衣服,一看就知道是十一做的。她发来逗薇薇的吧?

“笑什么这么开心?”叶薇诧异地看着他,墨i突然这么一笑是很吓人的,不过她也习惯了他的阴晴不定。

“你看看!”墨i把手机给叶薇,她接过一看,骤然大笑,前仆后仰的,好像是受伤后第一次笑得这么爽朗愉快,笑得她眼泪都要出来了。这照片太喜感了,整个感觉墨老大变化了不少。

“你确定这是你哥?”叶薇笑倒在他的怀里,忍不住发表意见,“好灏。还是我哥穿红西装最好看,最适合穿这颜色。”像这样极艳的颜色,不是你有模特儿身材,倾城倾国容貌就能搭得起来的。墨i也只陪她笑,叶薇知道十一平安,如今在墨晔身边,她心里也安定了,不过难免有些不服气,“你哥哥真有福气,干了这等缺德事也没被十一修理一番,一定是他太狡猾了,净欺负老实人。”

如今恢复记忆,所有的事情转过一圈,她自然记得几年前他们的往事,那时候她没眼前见过墨晔,但是听十一说过,后来的种种联系起来,不难想到。她以为那人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也不会在原地等十一,没想到竟然会是墨晔,这个世界真是小得可怜,处处都能撞山。关于此事,墨i保持沉默,不发表任何意见。但转而想了想,“你不也净是欺负老实人吗?”

叶薇一愣,转而笑,“你是老实人吗?你是老实人吗?你好意思说?”

“是!”墨i面不改色地点头。叶薇挥挥手,主动漠视他的话,竟然的脚不疼了,换了一副药,感觉清清凉凉的很舒服,叶薇打了一个哈欠,抱着墨i睡。昨晚睡得比较晚,她有些困。

“我抱你到房间里睡。”“不要,坐着就好。”“薇薇,我打电话通知十一了,让她也来利雅得了。”墨i沉思了片刻,最终还是老实告诉她。昨晚她睡着后,他便给十一打了电话,告诉她他们要去利雅得,让她也来。叶薇的精神一下子好起来,诧异地仰头看墨i,“你疯了,你不是一直不希望我…”

“我不放心!”墨i缓缓道,温柔地摸着她的脸,她的头发,沉声说道,“若是在岛上,那是我的地盘,卡恩还没靠近,我就会知道,我能想办法带你避开他。但在利雅得,我不确定,毕竟…”

墨i咬咬牙,“他是生化人,和我们普通人不好比,我知道不是他的对手,万一他找你报仇,我没能力保护你怎么办?只有十一能更好的保护你。”除了十一,他想不出,还有谁能护住叶薇,且那么全心全意,不顾一切。卡恩势必会找叶薇报仇的,她的腿伤又不能拖得太久,拖得越久,即便白夜医术了得也不一定能治好她,只能带她来利雅得,冒一冒险。有十一在她身边,他会放心许多。

“我怎么说你好呢?”叶薇摇摇头,索性不说了,她知道墨i是为她好,“你哥估计恨死你了,他才和十一没聚几天吧?”“没事!”墨i说道。“你没找他的下落吗?他现在在哪儿?”叶薇好奇地问。墨i说道,“他们还在马斯喀特,卡恩的眼睛受了重度感染,正在医治,除非他想双目失明,否则都要乖乖在马斯喀特待几天。”

叶薇唇角勾起一丝冷笑,重度感染…想起银针射入卡恩眼睛的可怖,她有些颤…画面是有些血腥了。“哼,既然她在,孟莲莹应该也在。”叶薇唇角冷笑更甚,骤然有一种预想,若是他们来找她们报仇,也许是一件不错的是。有苏美人这么强悍的用毒高手在,白夜和墨i也非泛泛之辈,十一对卡恩,他们二人收拾孟莲莹和其余的高手,应该不成问题。早点解决了他们,早点省心,免得感觉老是一枚定时在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这感觉挺不好的。

“嗯!”墨i应了声,“这一次她做得太过分了,别说你不会放过我,我也不会放过她。”“成了,记得,多打几枪,别让她那么快死了,这女人五年前就差点害死我,这笔账,奴家还没和她算。”叶薇冷冷一笑,她想要修理孟莲莹。不过前提是,这双腿必须要争气。但转而一想,谁都没有资格,比十一更适合修理孟莲莹,她几乎有些期待利雅得的生活了…

“薇薇,你这笑容真可怕!”“又不是对你笑!”

663

墨玦大半夜给十一打过电话,她睡在墨晔隔壁,这手机又带在身上,本想说墨玦给叶薇看了电话会给打一个电话,谁知道一直没消息,夜里却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她记得墨晔曾说过,这个号码只有他和墨玦知道,可显示的又不是墨玦的手机号码,十一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果然是墨玦用另外一个电话给她打的。让她去利雅得。十一关心叶薇的情况,墨玦也如实以告,此次去利雅找白夜就是为了她的伤,他怕卡恩知道的叶薇的下落找来伤害叶薇,让她也去利雅得,以防万一。她想都没想,立刻答应了。她来意大利本就想从墨晔口中知道叶薇的消息,她本也是担心卡恩找到叶薇,伤害叶薇,有她的身边起码能安全点。可墨晔一直没说,只是告诉她叶薇很安全,不会有任何危险,她将信将疑听着,她本琢磨着墨晔那听不出来,可以从云身上探听消息,风云雷电是墨玦的直属手下,应该知道他们在哪儿。墨玦亲自告诉她,那自然最好不过。但,怎么和墨晔说此事呢?他定是不愿她去利雅得,她原先以为,打听不到叶薇的消息,她在墨玦身边又安全,最近也无事,在他身边陪他几天再回伦敦帮楚离。现在计划有变,他定是不喜。

莫非让他一起去利雅得?一想到苏曼等人和墨家兄弟和她们姐妹都在的画面,十一胳膊上爬起了鸡皮疙瘩,怎么就感觉这么别扭呢?好不习惯的感觉。好似这么多人是不该聚在一起的感觉。他就在隔壁,她若说的话,走几步就成了,但估计走了就回不来了,所以…还是明天吧,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她有毒在身,还是隔着一段安全距离为好。晚上他要留她的他卧室睡,还再三保证会安安分分,她都没同意,这种保证最不值钱了,不能信,真擦枪走火就不好了。第二天和墨晔说要去利雅得,他果然变了脸色,深沉地看着她,十一说道,“墨玦带薇薇去利雅得,卡恩还在阿曼,他过去沙特很快,我怕他找薇薇的麻烦。”

叶薇若是被卡恩抓住,肯定要被他千刀万剐都不解恨的。“小玦告诉你的?”墨晔沉默,心中把墨玦骂了一个遍,这丫舍不得怕自己老婆受伤害就找别人老婆去当保镖,有这道理吗?卡恩武功那么高强,十一和他只是勉强平手,又没有绝对赢他的把握,出了万一怎么办?

“他即便不让我去,我也会去的。”十一轻声说道,“我不可能放心薇薇一个人离卡恩那么近,我留在意大利也会吃不好,睡不好。”

“你对我的事都不曾这么上心。”墨晔咕哝,漆黑的眸露出万分委屈的神色,这上天怎么就这么不公平呢?十一,“…”“什么时候去?”墨晔不舍地问,他不会拦住十一,也知拦不住,她决定了要去,肯定是会去的,且叶薇…目前的确是需要人保护。他留下她,若她出个意外,十一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理他。墨晔自不会做这种糊涂事。

“就走了,中午走的话,我比他们还早一步到利雅得。”十一淡淡说道,犹豫了下,“等这事过了…我再来意大利。”墨晔环胸一笑,“怎么就没想过邀请我去?”“你?”十一挑眉,有一件事她一直很纳闷,又没问过他,“墨晔,你知道你妈妈还有亲人吗?”

“我妈妈?她从来不说的,我们也不敢问。”墨晔诚实说道,“不过,儿时听我爸说过,我妈妈应该还有一个妹妹,而且我爸…不过她好像死了,我爸爸就是天天陪着她的衣冠冢过日子。”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