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十一已经抱着叶薇上了车,往后喊了声,“墨i,你去不去,不去我就开车了?”墨i怒吼,“去!”

671

墨玦开的是跑车,他在前面开,十一和叶薇坐在后面,绕着利雅得滨海线兜风,市内车流多,兜风没什么意思,墨玦索性净往人少的地方开。叶薇在后面不停地笑,一边和十一天南地北地聊,墨玦本来满腔不爽都被叶薇的笑声给笑没了。她难得开心。车子停在山道上,下面就是海,居高临下看下面风景什么不错,叶薇突然想到,若是此时墨老大也在,那该是一副多么有趣的画面。她和墨老大都有自己的偏见,这要聚一起,火药味一定很足,十一和墨玦这两老实人的表情也一定好玩,“十一,喂,叫上墨老大过来这边玩儿?”

“啊…”“…”十一和墨玦同时给她这样的反应,好似叶薇说了什么搞笑的事情,竟然幻想墨老大过来利雅得,和第一恐怖组织的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实在是…这画面有些不协调。

“做什么,不可以啊?墨玦美人不是来了吗?”叶薇支着头笑道,轻描淡写,“放心,我们是没有偏见的。”墨老大若是来了,楚离那边的人听闻消息,肯定也都会过来,那场面估计就有好玩儿的了,他们肯定要刁难墨家兄弟的,而且这结怨深了,不出一口气怎么行呢?况且十一和叶薇以后跟了墨家兄弟,楚离他们还信不过这两兄弟呢。“我哥很忙!”墨玦淡淡说道,垂眸,略有点愧疚,自己跑来陪薇薇,黑手党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他哥哥,他一定忙死了,可他一句话没说,墨玦益发觉得自己过分了些。十一频频点头,第一次赞同墨玦的话,嗯,墨晔很忙,很忙,薇薇,你太邪恶了。

“嗯,很忙啊,他忙也不过是忙中东的事,墨玦,既然你哥很忙,那你回去帮他分担咯。”叶薇眨眨眼睛,非常善解人意地说道,脸上还挂着非常甜美的笑容。墨玦的脸一下子沉了,转而见她眸中笑意,只是冷哼,这死丫头又故意逗他。十一轻笑,“你很想看他们吃瘪啊?”

“当然,不过你要舍得才行。”叶薇俏皮地笑道,“把他叫上,然后楚离,杰森他们就会自动跑过来了,一定很好玩。”十一笑着摇摇头,看着叶薇,似乎在想着这个法子的可行性,她对叶薇的要求一向不会拒绝,而且…她想看看墨老大和那几个男人口头交锋会是什么画面。说不定能成朋友呢,如今大家都走到这一步了,有些心结迟早要解开的,不然怎么办?总是天南地北谁都见不着,心结就放着永远也解不开啊,她们是第一恐怖组织的人,想要双方握手言和,是要想个法子让他们面对面谈一谈,正好趁着她和叶薇都受了伤,都在利雅得这段日子,一次解决了,一劳永逸,成为好朋友就不指望,但点头之交总算是有希望的吧?墨玦警觉地看着十一,这女人不会那么轻易就卖了他哥哥吧?

“十一,你别乱来啊,别叫上我哥。”墨玦紧张地说道,若是都过来了,他们兄弟会被他们扒层皮的,而且,他根本就不指望叶薇会帮他。她不出谋划策怎么修理他们就很不错了。

“我什么都没说。”十一挑眉。墨玦冷哼,叶薇圆满了。“墨玦,奴家真是有一点点的小吃味,我和你哥掉到河里,你先救谁?”叶薇环胸,展露一抹风华绝代的笑容,很好奇地问墨玦。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十一眼角一抽,薇薇,你真有才了。

“谁都不救,你们游泳技术比我都好,我干嘛下去救你们,说不定搭上我自己。”墨玦犹豫都没有,果断地说道,这个问题无需多想。叶薇和墨晔的游泳技术极好,他有些怕水,他去救说不定自己还上不了,变成他们救他了。十一扑哧一笑,趴在椅背上不忍去看叶薇抽搐的脸,墨玦不愧是白,白得像一张纸,不会转弯,叶薇咬牙,“我是说假如,我们都不会游泳呢?”

“薇薇,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没有如果。”墨玦沉声道。叶薇磨牙,这个小笨蛋,“好,那就这么说,卡恩说是杀到我们面前,捉了我和你哥,你只能救一个,你救谁?”

这个可能性总有吧。墨玦沉默了,十一挑眉,搂着叶薇一条胳膊,看着墨玦沉思的脸,她悄悄说道,“他肯定救你。”叶薇心中一哼,照目前的情况看…墨玦垂着那双紫色潋滟的眸,似乎答案很难回答似的,抬眸看看叶薇,又垂下眸子,十一暗忖,这种问题想这么久,墨老二你存心找揍。直接说救薇薇,这不完事了,皆大欢喜。

“我救我哥!”墨玦沉声说道,直直地看着叶薇,本来叶薇也只是好玩才问出这个问题,老婆经常会问老公,自己和老妈掉到河里救哪个,再聪明的男人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大部分人为了哄老婆开心会说救老婆。但墨玦…靠,他真诚实得过分了。十一戏谑,“看来,你比不上他哥啊。”

“哼,早就知道的事情,墨玦美人,你把奴家的心伤透了。”叶薇做了一个心碎的动作,摔在十一怀里,“十一安慰安慰我,我们两一起过好了。”“好啊!”十一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我们搞百合吧,不要他们了。”“好!”墨玦,“…”叶薇并非有多伤心,其实有些料到答应,她也没气墨玦,她人潇洒大度,不至于为这个问题闹心,只是有一下下的郁闷罢了,一会儿就烟消云散了。墨玦双眸沉沉地看着叶薇,还有一句话,他没说,我救我哥,但我会陪你一起死。

672

白夜在查找医书,其实大多的医术他都记在脑海里,并且能够灵活地运用,这几年偶尔行医,从未翻过医书,这一次例外。一来,苏曼家的医学藏书很多,从古至今,有很多早就失传的医书在他这里都能找到,东方的,西方的都有,二来,叶薇这一次落下的病症很多,很多涉及的领域他平时并不太接触,难免生手,因为治愈腿伤的时候会很辛苦,他想把她的底子打好,才能扛过这个艰苦的过程。白夜几乎已在利雅得半定居下来了,他过去同叶薇,十一一样,行踪成谜,也要满世界跑,偶尔比叶薇十一更要神秘,一年也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是留在伦敦帮楚离分担第一恐怖组织事务,其余时间都在领略各地的风俗,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

这二十多年,他该玩的,玩过了,该看的,看过了,该做的,也做过了。如今,这阵潇洒,不羁的风,愿意停留了。苏曼是不可能跟他到伦敦定居的,所以接受这份感情就要接受他的所有,白夜考虑再三还是他留在利雅得,这一点他是心甘情愿的,一点勉强都没有。

的,一点勉强都没有。他甚至没有提出让苏曼和他一起去伦敦的要求。他不喜欢利雅得的气候,他怕热,利雅得的气温常年偏高,炎热时能有四十度上,他可能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习惯利雅得。这座城市,他本也不喜欢,到处都是人工绿化,喷泉,夏天的时候,大城市里人很少,感觉很像一座荒城,且利雅得能玩乐的地方也极少,风俗也比较封建。但因为苏曼,他渐渐的喜欢上这座城市。

因为一个人,喜欢一座城。这座城市培养了一个苏曼,给予他一个苏曼,所以,他心里很感恩,怀着这种的想法,利雅得在他眼里就会变得美好许多。也许在别人看来,他为苏曼放弃了很多,放弃富丽堂皇的伦敦,放弃了自由自在的生活,但感情这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极乐意,放弃这么多,换得苏曼的不离不弃。

特别是这一次他为他发射病毒导弹,只为保他一命,亲自去阿曼找他,接他,更令白夜坚定了一起走下去的决心,这样的苏曼,若舍不得放弃去换取,连老天都会愤怒吧。这就是爱一个人,所付出的代价。这么一个风华绝代的宠儿,你得到他的爱,你自要付出代价。苏曼的院子本是独立的,和白夜比邻,从阿曼回来后,在苏曼的默许下,这两座院子的围墙就被打通了,苏曼默许了他走近他的世界。这是令白夜雀跃的事情,这座院子就想他的一块净土,极少有人能踏入,如今都允许他一起分享,怎么能不高兴?更值得兴奋的是,在他病痛之余,连暗示带强硬,直接就攻占了苏曼的卧室,虽然当时苏曼的脸很黑,但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不和他计较…

于是…有一就有二,接下来住在一起就顺理成章了。如今这房子的格局就是,他和苏曼住一起,一共有四个书房,他两个,苏曼两个,还有一个小的实验室,有一个很大的藏书馆。苏曼找到他的时候,白夜正在聚精会神研究怎么给叶薇配药更好,写了几个药方都不是很理想,他想换一种更好的药方。

“服药了。”苏曼把四颗药丸和一杯水放到他面前,都过了时间还没见他服药,苏曼一猜就知道他忙得忘记时间了。

“啊,又忘记时间了。”白夜懊恼,接过水和药服下。苏曼随手翻了翻白夜面前的医书,眉梢略挑,疑惑地看着白夜,“怎么看这种书?”“薇薇小产过,身子落下病根。”白夜解释道,“她一直都没调养好又被卡恩打得内伤,有些器官的功能开始衰竭,幸好发现得早,我估计墨i那边的医生就给她的脚做检查了,我看她脸色青白给她做了全身检查,果然一堆毛病。”

“小产?”苏曼有些不敢相信地玩着这两字,“哼!墨i还真是勇气可嘉。”白夜大笑…“严重吗?”“我能搞定!”白夜笑说道,“乍一听叶薇怀孕一事,你也觉得不敢相信吧,我当时还以为我的诊断出问题了呢。”

苏曼点点头,的确有些不敢相信。“晚上皇宫有个宴会,去吗?”苏曼突然问,眼光落在他手边的医书上,随意翻了翻,并不看白夜,若不是书房里就他们两人,他几乎会以为这话不是和他说的。白夜一怔,去皇宫?转而一笑,“你要去?”

“七公主的请柬已经到了,还有R国两位王子,可能要挑选一位联姻。”“那你去做什么?”“名义上是宫宴,贵族代表都去。”苏曼说道,其实他可以不去,然而…白夜淡漠的眉宇间净是笑意,骤然明白他的意思,苏曼和七公主的事情传了好几年,苏曼喜爱男人的传闻也传了好几年,他若堂而皇之带一名男人赴宴,摆明了是宣告什么。这说明什么?在皇室面前,给他一个名分?又或者说,你们愿不愿意接受,那是你们的事。这未免有点…

苏曼不在乎吗?毕竟苏家虽是利雅得第一贵族,但是皇室若是震怒…“苏美人,你确定你要带一名男人赴宴?”“哼,带你怎么了?你又不是见不得人!”苏美人冷哼。他从未隐瞒过什么,一切光明正大,他要这个人,不管他是男,是女,旁人有何想法,与他何关?白夜光明正大,又不是他所养的男宠。

673

白夜一笑,斜着身子看苏曼,似乎想要研究他脸上此时是什么表情,苏曼原本还定定地翻着医书,很随意翻看的样子,表情异常的平静淡定。片刻…白夜不说话,只是斜睨着他看,苏美人啪的一声合上书本,淡定的眸光似是染了一层冰,“不去也成,我自己去。”

他语气你听不出喜怒来,但白夜知道,他是恼了。苏曼身子刚一动,白夜就拉着他的手起身,反身把他顶在书桌上,男子温逸的眉似浸了一层薄薄的喜悦,有力地握住苏曼的说,他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去?”

苏曼冷哼,寒芒一扫,“放开!”白夜闻言,反而拥得更紧了,身子都紧贴到他身上去,苏美人身上淡淡的冷香传了过来,眩迷了眼睛,酒不醉人人自醉,说得就是这个境界。“苏曼…”白夜轻唤一声,侧身就吻上他的唇,一手紧紧地扣住他想要反抗的手,硬是制止了他,白夜虽然伤还不算大好,但力气恢复得差不多了,想要扣住苏曼不成难事。他喜欢抱他,亲他,但这个情人似乎不太合作,总是不肯让他如愿,总是摆出一副淡定得不可亵渎的神色还抗拒他的热情。前阵子是生病了,先天条件不利,这才白白放过了那么多好机会。

能亲到的,绝对不要放过。双唇分开,白夜的呼吸略有些急促,苏曼勉强才能压住纷乱的呼吸,恼怒瞪他,白夜微笑,骤然抱住他,苏曼一个措手不及,本能想要推开他,伸手所碰到的却是一身骨头,他的手顿了顿,没用力。

“我们是情人,就该有情人的样子,你又不讨厌被我碰,是吧?我们又是在自己家里,怕什么?”白夜在他耳边,声音低沉,且有一股暗哑。他想要苏曼…“你就不怕叶薇装个监视器?”苏曼冷哼。白夜扑哧一笑,不可抑制地大笑起来,“哈哈…你比我还了解她。”

苏曼再冷哼,白夜却不由分说地堵住他的唇,硬是把他抵在书桌上,“被她看见,我也要吻你;”“混蛋,你…唔…”苏美人话还没说完就被白夜再一次吻住,所有的话都被她堵在喉咙间,长长的睫毛在他眼前颤动着…

虽然不应该有这样的念头,但白夜还是觉得,这样是苏曼,真的很令人怜惜…特别从他那听说了他幼年的事情,更忍不住疼爱他。他知道,这个男人强势,强悍,能力出色,根本就无需别人的疼爱,他需要的是并肩而立的身影他,但他还是忍不住,想给他很多很多爱…

两道身影在阳光中纠缠着,撞撞跌跌落在书房的沙发上,白夜的身子紧紧地压着他,硬是深吻住他的唇,双手忍不住拉开他宽大的白衫…苏曼身材挺拔,骨骼不似男子那般粗犷,也不似女子那般的纤细,很完美地勾勒出一副挺拔又俊秀的身材,白夜的手忍住伸进去,抚摸他光滑的肌肤,并执着地往下…

“住手!”昂藏被人握住,苏曼一个激灵,从炫目的漏*点中回过神来,白皙的脸颊浮起淡淡的薄红,那双永远淡定的瞳眸里,映出几分不知所措…这样的表情,让白夜疯狂…狂风暴雨般的吻落在他唇上,耳后,脖颈上,狠狠啃咬他的肌肤,男人和男人之间和男女之间有所不同,不似男女之间那么的温存,隐约有几分暴力的漏*点…白夜果断地扯开苏曼的腰带,双手往下伸去,毫无阻挡地取悦他…

他对男性从无喜好,身边之人也没这个喜好,本以为和男人做,他会有些不适应,会有些别扭,没想到竟然一点也没有…这句身体,让他想要拥抱,占有…“嗯…”苏曼闷哼,脸色越发红了,死死地咬住牙关,不让这些羞耻的声音传出去,该死的,白夜这混蛋,若不是一时心疼他的身子,他也不至于被他…

呼吸,在彼此唇舌间益发地重了起来,苏美人的眸也染上淡淡的qingyu色彩,全身的感官都集中到下面去了,扬起的脖间,青筋突起,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越来越渴望他的碰触,白夜吻着他的唇,顺着半隐半现的胸膛一直亲吻,骤然往上咬住他的凸起的喉结…

苏曼腰眼一麻,死死地压住唇,就这么在他手上释放了…汗水,湿了他白袍,他一时间回不过神来,骤然感觉他的手往后面伸去,苏曼蓦然抓住他的手,他们两情相悦,水乳之欢再正常不过。他也不在忸怩,扣住白夜的手腕道,“要做可以,我在上。”

“我还没被人…那个的经验…”“废话!”他有过吗?苏曼冷哼。白夜吻住他的唇,身子摩了摩他的身子,这个问题,他们先前就讨论过,他们同床共枕许多天了,苏曼很清心寡欲,从无什么不轨的行为,都是他来了兴趣逗他,半途又被他打断。

有一次擦枪走火,他就说了,他在上,那就做,当时他是说,没问题,谁知身体因漏*点太甚,承受不兹了起来,这一次就不了了之。虽然答应了他在上,但白夜心中却极想要苏曼的…

任何一个男人,都不愿意被人压在身下的。除非是天然受。但他不是!“公平一点,一人一次!”白夜说道,他不介意,一个男人愿意为一个男人放下自尊和骄傲,自然也想要索取同样的报酬。

674

苏曼眉心拧着,略带淡淡qingyu的眼睛深深地看着白夜,似乎在考虑着他的建议,白夜也不着急,等着他的回答。一直以来,苏曼就强调过,他在上就做,从未说过他在下,以他这性子,打死他都不可能被一个男人压着吃干抹净。但他又何尝不是呢?以前出入一些场合,不是没受过男人的骚扰,但谁敢戏弄他,更提起yiyeqing的要求,肯定会被他废了。

“这个主意怎么样?”白夜微笑问,俯身啄了啄苏曼线条分明的唇,阳光在沙发周围跳跃,点点滴滴,半是阴暗,半是明亮,更交织了一副迷离之态。苏曼沉默,看着眼前这张俊逸的脸庞,心中无比的挣扎着,白夜…

白夜,你能陪我多久?一辈子,可以吗?他不知道,人和人之间的感情说不准,他认定一个人,那便是一生一世,可白夜呢?在他心中,是一时兴趣而起,还是决定了一生相伴?这个世界,他什么都不能肯定,男女之间的感情都说不上一个准数,更不说男性之间,他心中不知为何,总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情。他本就不喜男性,这种感情能持续多久,能新鲜度过后,会不会离开?白夜看出他眸中的挣扎和犹豫,他稍微抬起身子,苏曼也顺势而起,两人并肩在沙发上坐着,白夜沉思,问:“苏曼,你在怕什么?”

“你会在我身边留多久?”苏曼开门见山地问,他不是忸怩之人,有问题,他不想拐弯抹角,什么都问清楚了,心里有数,更好。白夜看着苏曼,他并未逃避他的眼光,直直地看着他,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表情,却没从他眼里看出什么,白夜一笑,“我以为我表现得很清楚了。”

得不到正面的答案,苏曼略有些不悦,眸光一沉,正要说话,白夜骤然扣住他的肩膀,一字一顿道:“你想多久,我就想多久。”他想一辈子,他何尝不想一辈子,这根本是毫无疑问的事情。若不想和他一辈子,这世间美丽的,优秀的女性那么多,他条件那么好,随意也能娶一名女性,结婚生子,何必来招惹苏曼。从知道喜欢上这个男人开始,就没想过放手。

“苏曼,似乎我更担心这个问题,不是吗?”白夜笑了,俊逸的脸上有着光影掠动的温柔,他握着苏曼的手,“来,给哥哥表白一个听听。”苏曼脸颊一红,一脚踢了过去,“滚!”

白夜大笑,硬是扣紧了他的手,苏曼眸光定了定,忍不住问他,“若是有一天,你发现我们之间错了,回头还来得及,你会回头吗?”“你呢?”“不会!”“我也不会!”白夜沉声道,一辈子很漫长,谁不说不准日后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感情更是料不准,会厌烦么?会腻味吗?谁都不知道…

很多人一开始恋爱都很美好,可结婚之后柴米油盐酱醋茶把彼此之间磨得少了爱情,多了烦躁,少了漏*点,多了苦闷。再亲密的感情也慢慢地变得疏远,当初的美好也在漫长的岁月里慢慢地被磨光了。然而…

若是不给他们这个机会,怎么会知道,他们也同别人这般呢?“喂,可以继续了吗?”白夜骤然扑过来,作势又要亲过来,中途被打断是件很痛苦的事情。苏曼一愣,“晚上要参加宴会。”

“啊,不是吧…”白夜哭嚎,头颅在他脖颈间郁闷地钻,骤然以一种壮士割腕的豪情道:“做完了,还来得及参加宴会。”说罢,很色迷迷地继续骚扰苏曼。“你找死!”苏曼一拳打在白夜小腹上,跟着坐起来,“你确定晚上你会有精力参加宴会?”

“苏美人,你在质疑我的能力吗?”苏曼难得一笑,“我在质疑你的承受力!”白夜被雷了,“…”不待这么折腾人的啊,他很想做啊…苏曼冷哼,坚决驳回,亏他们都是医生,情yu起来之时这都忘记了,他们都没那精力,第一次肯定会惨不忍睹,晚上绝对不会有精力出门。他可不想在晚宴上失态。

“它怎么办?”白夜指了指自己非常兴奋的小兄弟,幻想着苏美人能帮他解决,毕竟刚刚他是很友好地帮他一回嘛。“…”…叶薇他们兜风回来,正是傍晚,黛娜很尽责地弄了一桌很丰盛的晚餐,叶薇等人很快就注意到,苏美人的脸色分外的淡定加凌厉,白夜则是春风得意…

叶薇和十一相视一眼,叶薇问,“白夜,你有什么好事?说来大家分享一下。”“今天天气好!”白夜微笑说道。“鬼扯,利雅得哪天天气不好?”叶薇眸光眨了眨,这两人有问题,“苏美人,是不是我家白夜欺负你了?告诉我,十一帮你做主!”

墨玦默,为什么告诉她,而是十一做主呢?苏曼淡定用餐。白夜说道,“今天我们要参加利雅得王室宫宴。”白夜点头,几人都微愣,十一举手,好孩子发表疑问,“苏美人,你怎么介绍白夜,这是我的男朋友,还是,这是我的女朋友?”

叶薇扑哧一声笑出来,白夜微笑,“麻烦把那男和女去掉,多谢合作。”“…哇,白夜,你现在就开始护着苏美人啦?”叶薇惊呼。墨玦道,“男女都去掉,莫非是人妖?”叶薇拍案大笑,十一也没忍住,白夜眼角一抽,苏曼冷冷瞥了墨玦一眼,叶薇拍着墨玦的脸,“墨玦美人,你这么说,奴家颇感欣慰啊…”

675

自知道苏曼和白夜要参加宫宴,叶薇和十一也来了兴致,两人都兴致勃勃地想要随白夜和苏曼去参加,叶薇和十一走南闯北,也不是没参加过宫宴,什么样的场合都见识过了,但为了看戏,他们的兴致是很高的。可想而知,今晚的宫宴一定会很轰动。苏曼无所谓,以他的身份,和七公主殿下说一声,多带两三人并无不妥,本来他都同意了,晚上出了点小状况,叶薇的腿不小心扭着了,疼得她直冒冷汗,打了止疼针效果都不太明显,白夜只能给她敷药。又是心疼,又是骂,谁让她不小心。她的脚本来就还不能触地,这么扭着一定很疼,这样的状况下,墨玦说什么都不让叶薇随着一起去,叶薇只好作罢。计划赶不上变化。叶薇不去,十一自然也不去了,苏曼和白夜两人一起去,就多一个她,不伦不类的,感觉她成了电灯泡了,去了也不适合,而且她不放心叶薇,便留在苏家了。苏曼和白夜走后,三人闲来无事,叶薇提议,“搓麻将吧?墨玦你会吗?”

墨玦还没回答,十一就说,“三个人打?”“三人也可以打,下去把黛娜找到上就成,那年我们教过他。”叶薇兴奋说道,长夜漫漫,她们都不爱看电视节目,腿又不能随意移动,自然要考虑别的娱乐节目。“墨玦,你会吗?”

墨玦摇头,十一耸耸肩膀他,叶薇白他一眼,“这是国粹啊,你也不懂,太笨了吧?”“我是意大利人。”墨玦紫眸一片潋滟,端着一张东方脸,一双紫色的眼眸表明自己的国籍,其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的血统到底有几分东方血统,但国籍而言,他是意大利的,不懂麻将这么高深的活动是情有可原的。叶薇和十一对视一眼,叶薇道:“墨玦美人,你连奴家除了杀人之外最喜欢的活动都不会,这…这让奴家怎么嫁给你?”

十一忍住笑意,墨玦脸色下沉,她嫁不嫁他和他会不会麻将有什么关系?“麻将很好懂的,一会儿我教你,一会儿就会了,黛娜才学了半天,你比黛娜聪明,几分钟就会了。”叶薇一锤定音,于是让黛娜把麻将拿上来。这副麻将还是当年叶薇和十一在的时候买的呢,硬是让苏曼和黛娜都学会了,苏曼想要让叶薇消停一会儿就陪她打麻将,这样可以交换两天的清净时间。黛娜笑道,“叶薇,十一,手下留情啊,还有你们打慢一点。”

“黛娜姐姐,别怕,这还有个菜鸟呢。”叶薇非常兴奋地说道,接着和十一一齐教墨玦规则…五分钟后…叶薇问道,“都记住了?”墨玦看着自己面前的牌,摇了摇头,“记住一半了。”

“真笨!”十五分钟后…

“这回呢?”叶薇笑问,感觉上墨玦记得差不多了,脑子好就是好,记比较快。“差不多了!”“那开始吧!”黛娜笑说道,“二公子真聪明,我当时学得头晕呢。”其实她想说,全记住了,也不一定能灵活用。

“规则我和你说清楚了,就这样了,打小一点,一百两百就成。”叶薇笑说道,黛娜暗暗笑,叶薇挑最复杂的打,分明是要宰墨玦嘛。于是…四人坐定,开始牌局…墨玦叶薇对面,黛娜和十一对面…

叶薇和十一两人打牌速度极快,一摸就知道是什么,不要就丢,墨玦几乎跟不上速度,打第一局被叶薇催了四五次。也只有叶薇会催他。墨玦拿了一张牌,想了想,打了出去,结果叶薇和十一都糊了,这牌的规矩是不能拦糊的,一炮可三响,自己当炮手。而且翻倍得很厉害。第二局,墨玦的速度稍微快点了,总算不让叶薇催了,但打出一张牌,却是一炮三响,三个人都糊了…

“清一色,独独,暗杠…”“无字无花,对对…”“…”一局输了几千…墨玦的脸有点黑了,她们这合伙着骗钱的?怎么都是他当炮手?黛娜轻笑,“二公子,你打牌也要看一下局面,你看她们两就很少打出别人要的牌。”

打麻将,也是要技术的。

当然,和一个菜鸟说技术,有点强人所难了。一连打了四五局,大多是叶薇和十一糊了,都是墨玦当炮手…这麻将翻倍起来就有些大了,墨玦这一输不少…第七局,十一打了一张红中,叶薇刚要抓牌,墨玦握住她的手,紫眸一片迷茫,说道,“我好像糊了…”

叶薇,“…”十一翻了他的牌,大三元,对对…额,真糊了?叶薇瞅着十一,笨蛋啊,竟然让一个菜鸟糊了。十一眨眨眼睛,下不为例,下不为例…这一局,墨玦定庄。一分钟后,他问,“四个一样的暗杠是吧?”

黛娜点头,他暗杠一个,正要打牌,黛娜提醒他这要抓牌再打,叶薇暗中踢了黛娜一脚…黛娜,“…”“自摸!”墨玦翻牌…“你不是诈糊吧?”众人看他的牌,我的妈吧,翻了九倍…叶薇和十一相视一眼,好邪门啊…

定庄第二把,十一暗中踢了踢叶薇,叶薇打出一张三条,十一糊了,墨玦也悠然地翻了牌,他也糊了…叶薇一人当炮手…叶薇,“…”磨牙ing……十一,“…”

墨玦很淡定。

676

叶薇咬牙,墨玦在定庄,钱是要往上翻的,本想这一把十一糊了,庄家的位子就交出来了,没想到还是他糊了,连续两把定庄了。十一的捂脸,完美地掩饰唇角的抽搐,叶薇要踩死她了,本想作弊糊的,谁知道墨玦也糊了,竟然出牌出到人家嘴巴上了,若不是墨玦还有点茫然的模样,她们都要怀疑他扮猪吃老虎了。

“薇薇,这牌很好玩。”墨玦缓缓道,紫眸一片兴奋,很显然打出兴致来了,叶薇要得妖娆绝代,墨玦美人,你丫的踩了狗屎吗?运气这么好?她就不信邪了。定庄第二把,叶薇,十一,黛娜都听牌了,墨玦拿着本就摸到叶薇的一张牌,想了一下,五万换二万打出,叶薇磨牙…

十一挑眉,她没叶薇的牌,打得很保守。五分钟后…墨玦又自摸了…定庄第三把,又是墨玦糊了…黛娜茫然地看着墨玦,“二公子,你确定没作弊?”为什么他运气这么好啊?叶薇和十一很显然默契十足,打牌都是打彼此要的牌,而且打得非常的准确,竟然还是他糊了,包括自摸!奇迹了!苏曼都说了,两美女打牌有猫腻的,虽然她眼拙米看出来。

“要作弊也不是我作弊。”墨玦笑道。叶薇和十一对视一样,十一说道,“刚学会打牌的,运气都很不错。”“是啊,菜鸟出山嘛。”叶薇还真是有点不信邪了,他的运气怎么会那么的好?墨玦一连定庄5把,叶薇有些发飙了,笑得依然那么灿烂,不过谁都看得出,这灿烂中带着淡淡的杀气,“墨玦美人,老实交代,你过去是不是会打牌?”

“不会!”“我不信!”十一说道,冷冷地瞅着他,“莫非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哪有那么多死耗子给他碰?”叶薇笑了笑,咬牙切齿,暂时就忍他,就当是他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你们输不起?”墨玦疑惑挑眉,眸光在两美女身上溜过一圈。两人同时挑眉,异口同声,“你说谁输不起?”“那赶紧给钱!”墨玦伸手,他又糊了…这手气真不是一般的好,简直是赌神了,这麻将也讲究技术,并不纯靠运气。叶薇和十一就不明白,一个小菜鸟,怎么打了几圈后和老江湖差不多?太神奇了。定庄第8把,叶薇和十一两人都输了差不多近一万了,黛娜也输了好几千,墨玦一人独大,叶薇暗忖,她和十一在牌桌上还没输过这么难看呢?每次都是她们宰别人的份,这一次岂能让别人宰?不成,这弊是做定了,不然要输光了。定庄第九把,叶薇随意摆了一个手势,十一便知她需要什么牌,打出来的牌,两张都是她要的,墨玦眼光在她们身上转啊转,“薇薇,你的牌真好。”

叶薇笑,冷哼,老子牌要是好,会输你3万,靠!“啊,暗杠。”墨玦淡淡说一声,又收了四张,补牌一看,眸光一亮,“又暗杠了。”连续暗杠两次,叶薇和十一瞪眼,两道眼光都看着他补牌的姿势,暗忖着,别补牌自摸啊,好多钱啊啊啊啊…墨玦摸牌一看,正要打出,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墨玦又是一顿…

“咦,自摸了!”说罢翻牌,因为混一色没看明白,他以为只听一张牌,没想到是听了两张牌,他一掀开暗杠的牌,叶薇和十一都被雷了…一张是叶薇的牌,一张是十一要的牌,都被他藏了…

靠,运气好也不能好成这样子吧?这回墨玦不会算钱了。这是多少台了?刚一把糊了一人都好几千了,这一把应该上万吧?他精明的脑海一算,“每人一万八!”黛娜苦着脸,“我没钱了,输光了…”

墨玦宽宏大量,“没关系,欠一把。”黛娜,“不是吧,二公子,你那么有钱,这点小钱就别介意了嘛。”“…这要问薇薇。”叶薇,“…”叶薇和十一看看自己的抽屉,钱也输光了…叶薇扁扁嘴,没道理啊,本想宰墨玦的,没想到被墨玦宰了一顿,靠,太不划算了。十一摸摸鼻子,“我也没钱了。”

打牌要是现金,他们都没现金了,叶薇自然也没有了,这墨玦定庄一直不换,多少钱都被吸走了,太诡异了,一个菜鸟,打得还是这么小的牌,竟然能赢近十万…真是…天地不仁啊!

“还打吗?”黛娜问,叶薇一笑,挤出一个字,“打,先欠你一把!”墨玦很淡定,“好!”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幅很诡异的局面,接下来的牌,不是墨玦自摸,就是墨玦糊了,十一和叶薇两人作弊都要了好多牌,竟然都拦不过他。叶薇彻底发飙了,“不打了!”

打牌一直不糊,也不自摸,这很无趣耶,十一也无精打采的,第一次打牌打得这么灰头土脸的,太丢人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说得真是正是他们如今的状况……“墨玦美人,你一定耍阴招了。”叶薇非常笃定,不然不会输这么惨…

墨玦很无辜地看着她,“我发誓,我是第一次打牌。”“第一次打牌也不排除耍阴招的可能。”十一接腔。黛娜隔岸观火,她觉得好玩,明显是她们姐妹的勾手,却冤枉墨玦,真的好好玩。

“你们俩在作弊,怎么说我呢?”“你哪只眼睛眼睛我们作弊了?”“两只眼睛都看见了。”叶薇,“…”十一,“…”*

677

打牌是叶薇和十一都很爱好的活动,她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自然没法打,可若是回伦敦,一定会凑一桌,所以楚离白夜他们几个全部都会打。论技术而言,叶薇和十一是最好的,而且她们两人同时上场的时候多数都是赢钱的,很有猫腻,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大多时候打牌,几乎叶薇和十一是一组的,除非没人了才会同时上场,她们作弊都很有技巧,少有人能看出,那几个兄弟打了好久才知道二人勾手,墨i倒是眼利,一惩看出来她们作弊。十一冷冷一哼,一点也不承认作弊,叶薇更是不可能承认,两人拿着眼睛用力地瞪墨i,仿佛他看见她们作弊是一件十恶不赦的事情。墨i本着好男不和女斗的美德,不理会她们,反正他也知道,打架他打不过十一,吵架他吵不过叶薇,那就不要去当炮灰了。黛娜笑着去给他们端冰奶,墨i悠然数钱,十一说道,“要不要这么嚣张啊,把我们全赢了来数钱。”

“墨i美人,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你这新人上阵也是三把火,厉害,奴家佩服,喂,你教教奴家,你怎么打的?”叶薇妖娆地笑着,她是真不信墨i能有这么好的运气,竟然把把赢,随便也要让她们赢一把嘛,这人太不识趣了,而且,技术一定有问题。墨i抬起头,缓缓道:“没怎么打啊,就按照你教的打,怎么了?不都是你教的吗?”

他以一副,我赢了,我很无辜,我也很茫然的表情看叶薇,殊不知把两美女气得黑脸,靠,这是什么意思?摆明说她们两人技术菜嘛,有无这道理的?叶薇磨牙,你行!十一支着头,“他赌钱天赋好?”

能这么解释吗?其实她更想说,他和赌神一定是拜把子的。墨i数着赢来的钱,献宝似地伸到叶薇面前,“薇薇,8万7千,给你。”“…”叶薇看着这一打钱,很有骨气地说道,“不要,你赢得,你拿着,明天继续,留着当赌本,免得你输个精光。”

十一,“正解!”墨i想了一下,也就不客气地收起来,她们身上没带那么多现金,这些留着当赌本也好。“墨i美人,哪天我们要是破产了,我带你去拉斯维加斯当职业赌徒,一定饿不死我们。”叶薇灵光一闪,笑嘻嘻地说道。

“我不会破产!”“切,难道奴家会破产吗?”说说而已嘛。十一来了兴致,“墨i,来报一下你的身价,看看你有钱还是薇薇有钱。”“对哦,这是很严肃的问题。”叶薇眸光一亮,都忘记了问他这个问题了,她笑得和巫婆一样,“来,说罢,动产,不动产,股票,资金什么的,全报一下。”十一,你真聪明了,被墨晔带了一阵子,竟然能问到这么到点子上的问题,太强了,绝!墨i眸光在两姐妹身上转了一圈,眉梢挑起,淡定地说道,“你们都不报,为什么要我报?”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