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十一疑惑了,“喂,你想不想娶薇薇了?大男人要娶我们家姑娘,报身价是最基本的程序,说不定你就摆着好看,没几个钱,那养不起我们家薇薇怎么办?”叶薇噗嗤一笑,嗯,严肃,严肃,不准笑。墨i从鼻孔地哼出一个单音,“你定的规矩吧?”

“错,这是我们家的规矩。”叶薇说道,“对哦,你要娶奴家,还要拿一半家产给我家当聘礼,当然,具体以后再谈,先报身价,奴家对这个数目是很有要求的。”墨i又从鼻孔里哼出一个单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两姐妹多穷呢。

“加勒比海和大西洋上18座岛屿,三座翡翠矿山,六座钻石山脉,四座…”墨i果然乖乖地开始报家产,叶薇和十一听得眼角抽搐…靠!这厮的不动产-**的多!好有钱啊啊啊…

十一发表疑问,“你自己的,还是你和你哥的,这要两人的还要减半呢。”“我自己的!”叶薇诧异,摸着下巴开始寻思着她们家的财产,似乎和墨i这么雄厚的财力没法比,她和十一从来不要不动产的,全部都化成白花花的钞票存在银行里。楚离好像也有好几座钻石和翡翠矿山…

叶薇疑问,“你哥该不会把财产都给你了吧?”一个人都这么多,两个人都更恐怖了,叶薇下意识地想,墨晔好东西都留给弟弟了。墨i诚实地点头,叶薇吹了一声口哨,“你这二十四孝弟弟没白当。”

十一眼角抽搐…“你们呢?”墨i基于好奇的心问了,他也想知道,这两姐妹一单生意的价码是天价,绝对吓人,所以她们肯定也很有钱。叶薇扁扁嘴,十一说道,“我们有说要说给你吗?”

“…”墨i眸光一瞪。叶薇耸耸肩膀,摆出一个无可奉告的表情,然后说道,“十一,记住他有多少身家,以后聘礼好算账。”“明白!”墨i,“…”这两人太狡猾了。叶薇支着头问,“咦,这么说,墨老大的身家都给墨i美人了,十一,你很吃亏耶。”

十一,“…不怕,墨i给你了,你再给我。”“聪明!”墨i,“…”他有点后悔刚刚为什么要报财产了,一听到嫁他,聘礼这样的字眼就昏头了,结果这两人就合着敲诈他的财产了。黛娜正好捧着冰奶进来,笑道,“二公子,你要问她们的财产,你查一查银行就知道了,叶薇和十一的钱都是存银行的,而且是永远不会倒闭的国家银行,零风险!”

678

叶薇和十一两记眼神凉飕飕地射向黛娜…黛娜掩嘴笑,把冰奶给端给他们,叶薇笑骂道,“黛娜姐姐,奴家的钱要是少了,找你算账!”“为什么要存国家银行?”墨玦忍不住好奇问。黛娜闷笑,叶薇瞪她一眼,她倒大方地笑了。这事其实并不是什么秘密,叶薇和十一有一个很古怪的嗜好,喜欢存钱,毕竟投资虾米的,风险太高了,她们的钱又足够活几辈子了,任凭你再怎么奢华也花不了,,所以无需过多的投资,她们就把钱存在银行里,等她们以后老了,动不了了,或者腻了杀手的生活就拿这笔钱自由自在地生活,存钱的银行也是很挑的,因为银行嘛,也是有银行会倒闭的,所以没有什么比存在国家银行最安全了,只要国家不倒,银行就不倒,这就是叶薇和十一的结论。她们两人算是第一恐怖组织的现金流了,楚离和杰森缺少现金的时候通常会找她们要,然后再还回去。墨玦暗忖,既然是存银行的,那就好办了,他想知道这两人多么富有,回去查一查她们的户口就知道了,这事太简单了,对于一个顶级电脑黑客来说,只是动一动手指头的事情。叶薇看墨玦的表情就知道他想什么,笑了两声,拿着麻将敲敲桌面,笑道,“墨玦美人,你确定找得到奴家的账户?”

又不是拿叶薇的名字存的,不然布朗先生早就封了她了,哪儿还轮到他来查。“我找你账户做什么?”墨玦茫然反问,死赖到底。叶薇哼了哼,没说话。十一道:“肚子有点饿了,薇薇,你饿么?”

“有点。”黛娜笑说道,“我去让人给你们做宵夜吃,要吃点什么?”十一想了想,“反正墨玦赢了钱,黛娜,叫上他们一起出去吃宵夜吧,墨玦请客。”叶薇大笑,“好主意,就这么办!我想吃利雅得的风味炒粉,就特里沙那家。”

黛娜一笑,“好啊,我让人备车去。”墨玦,“…”他请客,谁做东?利雅得皇宫。晚宴在利雅得皇宫的露天接待广场上举行,出席的有阿拉伯贵族,王室,还有来自R国的两位王子,以及附近几个小国的外使和王室人员。会场布置得很豪华,阿拉伯贵族都穿着传统的服饰,白袍,头巾,而未婚女子大多带着绿色或者粉色的盖头,包裹得只露出一双眼睛,贵妇人大多是戴着白色或者黑色的圆帽,头纱垂下,包着脸,几乎看不到很明显的首饰什么的,这和其余国家的晚宴上的珠光宝气有很大的不同。这是沙特的传统服饰,特别是在这样重要的场合,更是要注意仪态。白夜暗忖,幸好他不是阿拉伯女人,虽然这样的风俗他早接受,也很尊敬,但是做起来很难,叶薇也曾经玩过一次,没一个小时就受不了,长袍碍手碍脚不说,从上到下包得密不透风,惹得她汗水淋漓,才一会儿就果断地丢了。所以她说,非常崇拜中东地区的妇女。其余国家的客人倒没有穿着阿拉伯国家的传统服饰,男人大多正装,女的晚礼服,但身上并无太多的其余的装饰,看起来简单又典雅。苏曼自然穿着阿拉伯传统的服饰,白夜早就习惯他的装扮,而且苏曼很适合穿白衣,看起来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圣洁,令人不敢逼视。很美!别的阿拉伯男人身高马大,又蓄胡须,穿着他们的传统服饰并不是好看,不似苏曼,怎么看都好看,他自然不会穿这样的服饰,很不习惯。所以白夜一身黑色的正装,站在苏曼身边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斯文又俊逸,很是亮眼,有很多人的眼光都落在他们身上。苏曼和其中两三位贵族人员寒暄,他话不多,但毕竟是利雅得第一贵族,有些交际是需要的,旁人看向苏曼,似想要问他的身份,又不敢去问,苏曼也懒得和他们说。国王和公主都还没到,会场音乐悠扬,灯光绚烂,不远处有一个音乐喷泉,很是漂亮,现场气氛极好。

“你不喜欢参加宴会?”两人在栏杆处伫立着,国王和公主还没到,会场很随意,有的跳舞,有的在聊时事,苏曼和白夜都不感兴趣,避开了人群。“不喜欢。”苏曼淡淡道,“我很少参加宴会,一年也就两三次。”

有特权人士就是好。白夜负手而立,苏家就苏曼一人,他要扛起整个苏家的责任,这和他的性子本身不符,二十几年前的绞杀,令皇室对苏家有一份愧疚,再加上苏曼儿时又有过一段糟糕的经历,他们都很内疚,他又很讨国王和公主喜爱,这才得了特权。利雅得上流社会和欧洲上流社会的攀比有很明显的区别,在这里,感觉不到太大的恶意,一切都显得淳朴许多。白夜看向不远处的两位王子,眉心淡淡地拧起,苏曼顺着他的眼光看去,问道,“怎么了?”

“理查王子和威廉王子有些像。”白夜说道,同是R国的王子,因为容颜的关系,他对R国王室有有些了解,白夜说道,“我不太喜欢他们家的人。”苏曼看向理查王子,英俊斯文,身材挺拔,正神采飞扬地和利雅得一名贵族聊天。而另一位卡里王子在一个人在一边欣赏音乐喷泉,他看起来略有些文弱,俊秀,身上并无理查王子那种神采飞扬和意气风发,倒是有点像郁郁不得志的艺术家。苏曼说道,“国王可能会挑一位和七公主联姻。”

而且,他和白夜可能会成为宴会另外一个劲爆话题。

679 我的爱人

白夜摇摇头,浅笑道:“王室的公主,真不是人当的。”

苏曼抿唇,再看一眼两位王子,别开视线,看着满天星光,淡淡说道,“我查过这两人,社会评价,理查比较高,出席的活动比较多,绯闻也很多,能力被宣传得也很强,但做成的事情不见有一件。卡里不受王室看中,且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话题少,不被待见,两都不是联姻的好对象。”

白夜一笑,“你还查这事?”

“事关雅善的幸福,我自然会查。”苏曼淡淡说道,“雅善是个好女子,我不想婚姻毁了她。”

“R国的形势你略有耳闻,不似沙特这么单纯,七公主嫁过去…不太好说。”白夜淡淡说道,他知道,本来七公主是属意嫁给苏曼的,但如今因为形势的原因,不得已只能和R国联姻,她心中肯定是不愿意的,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身为一国的公主,她有逃不开的责任。

两人正说话间,国王和公主来了。

王室几位王子和王子妃也来了,一行人浩浩荡荡,沙特国王看起来一点也不显老,身材高大且肥胖,蓄着胡须,看起来很是粗野,也很精神,他有一双很有神的眼睛,漆黑莹亮有神。

雅善公主并没有蒙头巾,穿着一件白色的礼服,很梦幻般的晚礼服,摇曳出极美的身影,戴着一顶宽大的白色沿帽,帽子上别着一朵粉色的玫瑰花。

她看起来清丽又高贵,风华绝代一佳人,莹莹含笑地朝着众人颔首致意,礼仪极好。

苏曼和白夜走了过去,雅善公主轻笑,“苏曼,我以为你不会出席。”

他神色淡然,略有一丝担忧,“还好吗?”

雅善点头,“我很好!”

少女的妆容精致,一丝不苟,眼睛略有点红,似是哭过了,但掩饰得极好,她和苏曼打过招呼后,有一名贵族过来和她问候,雅善和他寒暄了一会儿,眸光才落在白夜身上。

她记忆很好,还记得这名男子,那日在苏曼府邸中匆匆见过一面,果然如她所料,雅善优雅一笑,看起来高贵又大方,并无一点嫉妒,心中即便是有不甘,她也保持着良好的教养,没有表露出来。

“雅善,他是白夜。”苏曼淡淡地问她介绍。

雅善公主朝白夜行了一礼,白夜还她一礼,她笑道,“您好!”

“公主万安!”白夜笑道。

雅善公主对苏曼的事,略有耳闻,上一次听他的语气,知道他有了喜欢之人,她猜来猜去,猜不到是谁,并非利雅得贵族之人,如今看白夜,心中的一根刺,又钻钻的疼了起来。

这男子陪在苏曼身边,一点也不逊色呢,斯文俊逸,风度翩翩,潇洒如风,看起来很有涵养,和苏曼很是相配,日月之辉。

她是一名聪明的少女,知道她和苏曼无果之后,她也不会强求,毕竟她的身份容不得她任性,她的教养也容不得她有半分的骄横,只能默默地说服自己,放下这段感情。

她知道,若是她和她父亲说,硬是要嫁给苏曼,他父亲多半会同意,会找苏曼谈,也许她还有一线希望,但她不愿意这么做。

若是这么做,她就不是高傲的雅善公主,也不配再喜欢苏曼,也会从此真正的失去苏曼,这是公主所不愿意的,如今当不成夫妻,至少可以是朋友,她是苏曼的红颜知己,这个身份,她也很满足了。

至于执子之手,就交给他身边的男子吧,他看起来很优秀,很优秀,配得起苏曼,她输了,也很光彩。

“雅善,你真决定了?”苏曼轻声问,卡里王子和理查王子也注意到她了,雅善公主年轻貌美,艳压全场,这容色极少女孩能够媲美,白夜很清楚地看见理查王子眸中的惊艳和垂涎。

但凡男人看见这般绝色,都会惊艳。

雅善公主悠然一笑,点点头,眸光掠过卡里和理查,却没有停留又转了回来,笑问,“你觉得谁合适?”

“都不合适。”苏曼说道,这样的婚姻,没有感情,对方不管是优秀,还是糟糕,都不合适,但雅善似乎心意已决,很是坚持。

“我也该是嫁人的年龄了,堂妹前年都嫁了,再不嫁,闲言碎语就多了,父亲说,理查不错。”雅善笑道,眸光再一次看向理查王子的方向。

王子朝她深深地行了一礼,脸上露出他最得体,最有魅力的笑容。

嫁给理查,还不如嫁给卡里,如果她想要自由的话,白夜琢磨道,以男人看男人的眼光,卡里绝对比理查适合当一位丈夫,虽然他不会是最佳的继承人。

但这样的场合,白夜似乎不能说什么,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身份,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都要牢记,不能给苏曼添麻烦。

即便是只有雅善公主,但隔墙有耳,说这话,稍显不合适。

苏曼看向理查,王子也朝他一笑,眉目间藏不住的得意,仿佛已经知道了结果,雅善公主非他莫属了,神色间益发飞扬起来。

卡里王子眸光一暗,沉默不语。

苏曼说道,“雅善,事关你一辈子的幸福,你要选好。”

“嗯,我知道。”

此时国王和王后朝他们走了过来,白夜跟着苏曼朝国王和王后行了礼,国王很喜欢苏曼,拍了拍他的肩膀,朗笑着彼此问候。

白夜挑眉,怪不得苏曼能肆无忌惮,什么都无所谓,这国王对他,当真友好。

“这位是谁?苏家的人吗?怎么没见过?”国王看着白夜,十分好奇地问。

苏曼不卑不亢道,“他叫白夜,我的爱人。”

680求婚

周围一片寂静,似乎音乐声也远去了,只有这个男人的声音,如惊雷般在每个人的耳朵边响起,国王陛下,王后和雅善公主,乃至附近在听他们说话的贵族…包括白夜…都震惊了!我的爱人,这四个人好似般在白夜心中炸开了,一时心中惊喜,振奋,担忧和深情全部一拥而上,把他湮灭了。其实,苏曼带着白夜参加宴会,很多人都心照不宣,知道他的身份,但唯恐苏曼的身份和脾气,他们不好问,苏曼可以什么都不说,但他们都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当然,也许有人会想,只是苏曼一时兴起,当不得真,而且,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阿拉伯人是严重歧视同性恋的,这违反了他们的宗教信仰。沙特上流社会很多贵族家中都喜欢圈养小男童,人尽皆知,但这个问题从未被摆在台面上,在阿拉伯国家里,有很多国家法律规定,同性恋是要判死刑的,在这些传统国家里,几乎是见不到圈养男童或者同性恋者的,沙特的民风稍微开放了些,然而…

因附近几个国家有这样的法律,前阵子三对同性恋被判死刑的事情还引起一阵不小的舆论纷争,连带着那些贵族都安分了些。大部分人在骨子里都是歧视和排斥同性恋的。本是心照不宣的事情,苏曼若不承认,别人也拿他无可奈何,他这么一承认,已是明目张胆挑衅传统,沙特的同性恋者虽不会背叛死刑,但是也绝不会允许同性恋者结为伴侣。苏曼无疑是把自己推上枪口里,他的身份有如此的特殊,定会在沙特上流社会引起轩然大波。白夜只觉得心中热热的,激烈的情绪在心中冲撞着,深情的目光毫不掩饰地看着苏曼,丝毫不顾国王和王后两人震惊的目光。

“苏曼,你…”国王略带怒气的眸光看着他,整个人好似受了很大的打击,好一会儿都没说一句话,失望地看着苏曼。王后脸色也极不好,她知道雅善喜欢苏曼,他却当着雅善的面说这个男人是他的爱人,这不是羞辱雅善吗?苏曼脸色淡淡的,什么情绪都没有,平静得如一汪水。

“苏曼,本来听得一些谣言,我还不信,没想到竟是真的,你真是…”国王看向白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指着白夜半晌没说话。白夜挑眉,他怎么了?他这么英俊潇洒,才华横溢,哪儿配不上苏曼咧?雅善公主微笑,打破僵局,“母亲,你觉得哪位王子好?”

“理查王子,他看你的眼光,像极了热恋的小伙子。”王后笑着说道,两人的视线都被雅善这句话转移了,开始讨论卡里王子和理查王子。此时,音乐起,理查王子走了过来,风度翩翩地朝雅善公主邀舞,雅善颔首,随着他一起进了舞池,翩翩起舞,俊男靓女,非常的亮眼,瞬间成了全场的焦点。王后被几名富贵人拉去话家常了。国王看着苏曼,说道,“你也长大了,自己做了决定,别后悔。”

国王和苏曼的父亲是生死之交,少年时曾疯狂地爱恋苏曼的母亲,所以对苏曼,有一份爱屋及乌的情分在,宛若自己的孩子,舍不得责罚。“是,我不会后悔!”苏曼说道。国王看向一旁的白夜,冷哼,“你眼光不错!”

说罢离开,白夜失笑,问苏曼,“他说你眼光不错,还是说我眼光不错?”“说你!”苏曼说得一点也不脸红。白夜再一次大笑,忍不住拉着他到隐蔽的阳台处,反身已把他抵在墙壁上,二话不说,俯身深深地吻住他的唇,他想要这么做,很久了…

刚刚他说,我的爱人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吻住他的唇,把他的深情倾注于他。呼吸,渐沉。苏曼略推开他,“别闹!”白夜笑容温柔,“你吓我一跳!”“哼,胆子什么时候变这么小?”苏曼冷冷一哼,“迟早要说的事,你以为你在我家住这么长时间,没有人在国王面前嚼耳根吗?还不如我大大方方地承认。”而且,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他们光明正大,说出来怕什么?

“幸好沙特废了同性死刑,不然有你受了。”白夜摇头说道,他不是沙特人,无所谓,但苏曼是,且还是沙特第一贵族,法律对他有约束力。虽然废了死刑,但根深蒂固的嫌恶和歧视还是在的。

“有什么了不起!”苏曼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和我无关。”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在乎别人怎么想的男人,他想要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阻挡。“苏曼,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沙特?”白夜突然问道。苏曼眉心一蹙,没应话,他是曾想过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沙特,利雅得是他的根,除了这儿,他哪儿都不会去。

“怎么这么问?”“我想和你结婚。”白夜诚挚说道,沙特不允许,可英国允许,若是他跟着他在英国生活,他们便可名正言顺在一起,也不必面对利雅得贵族们的闲言闲语。苏曼垂了头,正因为这个角度,白夜看见了他略有些发红的耳根…

他心中一软,满满的爱在心中漫溢,听到什么都不变色的苏曼…在害羞吗?这个想法,令白夜觉得心中更加澎湃。“你容我想一想,我不知道。”苏曼沉声说道,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想过。

“苏曼,我在求婚耶!”白夜忍不住笑道,“你不会很新的拒绝我吧?”

681 美人娘来

晚宴在一片热闹中结束,雅善公主和理查王子和卡里王子各跳了一支舞,大部分时间都是理查王子在逗佳人一笑,卡里王子异常的沉默,好似这样的宴会和他格格不入。苏曼和白夜自然也是宴会中最受瞩目关注的一对,两人都并无在意,一直到晚宴结束,理查王子和卡里王子还要留在利雅得几天,名义上是访问沙特,实际上是和雅善公主培养感情。苏曼和白夜开车回苏家,半途上接到一个电话,白夜很显然地看见苏曼的眼睛骤然睁大,唇角很明显地扯了扯,要笑不笑,催促司机,“开快点!”

白夜心中一惊,莫非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了?有危险?可不对啊,若是有危险,苏曼不该是这样的表情,那是为何?“怎么回事?”白夜忍不住问道。苏曼缓缓转过脸来,淡淡说道,“我姐回家了!”

白夜,“…”苏家…众人面面相觑中,黛娜战战兢兢地给苏曼打了电话,催他快点回家,这情形她有点控制不住了。苏如花这些年来从未回过苏家,这一次回来是听闻苏曼出了事,毕竟他往阿曼丢了一颗病毒导弹的事情就算再隐秘,也没能瞒住苏如花,她稍微判断就知道是苏曼做的好事,据闻竟还是为了救一名男人如此大动干戈,苏如花惊悚了。自己养伤后一直在小岛本想休息一段时间,谁知道会听到这样的消息,联系苏曼问他,他却一字不吭,苏如花非常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狐狸精竟然把她的天才弟弟勾到手了,于是她就风风火火地回来了。苏如花是搞突袭的,故意大半夜回来的,心想着可能会看见什么和Xie画面呢,美人娘的玩心也是很重的,然而…这一玩就出事了。她先碰见的人是叶薇和十一,他们一行人从外面吃完夜宵回来,各自忙去了,墨玦去泊车,十一抱着叶薇上楼,在楼道里十一察觉到有人,厉喝一声,谁?苏如花便走了出来!这角度很有问题吗,苏如花一半身影沉浸在黑暗中,一半身影沉浸在月光中,黑和光的交织在她身上交缠出一道神秘的光芒,看起来神秘又危险…

十一没和叶薇具体说过苏如花的事情,那段时间她失忆了,说了她也不知道,后来索性觉得也没什么可说的,就没告诉叶薇。叶薇一时没有心理准备,以为是老巫婆因为病毒的事情来找十一,她那张面具脸太过特色,怕吓坏路人,所以真面目示人了。十一还没说话呢,她已冲口而出喊师父…兴高采烈就要扑上去,一时高兴都忘了自己腿伤。叶薇和老巫婆感情极好的,虽然她反叛,但嘴儿甜,性格很讨老巫婆喜欢,所以只有她敢和老巫婆这么搂抱,苏如花拧了眉,十一心中暗暗喊糟,待苏如花的身影完全从黑暗中走出,叶薇的笑容也失去了…

不是老巫婆!人外貌再怎么像,但不同的人给她的感觉是不一样,就算墨老大戴了紫瞳她也不可能会错认了他们兄弟两,且她还轻易看出,此人并未没有带面具…心中惊涛骇浪,苏如花比她更震惊,这一声师父,很快就让她想到苏如玉。

“你师父在哪儿?”苏如花沉了脸,激动得忘了和十一打招呼,抓住叶薇问,双眸急切,也无一点笑容,直直地看着她,叶薇沉默不语,这人是谁?苏如花见她不应话,沉了声,那音色透出一股命令的意味,“你师父到底在哪儿?”

“你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叶薇不喜有人对她大声呼喝,这是苏如玉的特权,此人既不是她师父,她自然反感有人这么喝令她。十一刚想要解释,似乎嫌情形还不够混乱,墨玦泊车回来后,远远就看见她们姐妹和一名女人对峙,匆忙过来,一看是苏如花,惊呼一声,“美人娘?”

叶薇被雷了…苏如花也被雷了。“小玦,你怎么会在这里?”苏如花诧异,心中默哀,糟糕了,秘密保不住了。叶薇则是暗忖,美人娘?美人娘的大名,叶薇是知晓的,墨玦曾经和她提过,虽然提过不多,但她也知道这是墨晔墨玦的妈妈,墨玦见着美人娘,心中十分开心,却见一贯笑容满面的妈妈沉怒地看着叶薇,他心中就开始打鼓了?薇薇惹美人娘不高兴了?这怎么回事?“美人娘,这是叶薇。”墨玦介绍着,叶薇的眼光落在她脸上好一会儿才移开,靠!怎么看都是老巫婆的脸,怎么看都像墨玦的姐,怎么成了娘了?驻颜有术!她和老巫婆什么关系?

“薇薇,这是苏曼的姐姐。”“什么?”墨玦和叶薇异口同声地喊起来…十一差点咬了自己舌头,她这是说什么啊?头发昏了,苏如花自知瞒不住,笑着拍了拍墨玦吃惊的脸,“宝贝,回魂了,屁点大的事情把你吓成这样,丢人吧你。”

宝贝?叶薇揉了揉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看见一个这么年轻的女人拍着墨玦的脸喊宝贝,嗷嗷…奴家很有危机感耶…叶薇嘟着嘴巴,不乐意了。十一顶了顶她腰侧,摇摇头,那意思她懂,对老巫婆的事情要守口如瓶,叶薇点点头,这一点她当然明白。

“美人娘,苏曼是你弟弟?”墨玦的声音平板得和死水一样,雷得他东西南北都不知道在哪儿了,唯一浮起的念头是,我要喊苏曼舅舅?不行,我得告诉哥哥。这件事太天雷滚滚了,太玄幻了。

……*这一段会很起伏的,神秘的墨老爹应该也要出来了,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写道他…一家子谈判吧,囧!

682 所谓的婆媳之战

大厅里,灯火通明,一片安静。每个人都很安静,墨i还处于被苏曼和美人娘是姐弟的震惊中没法回过神来,一时没注意到美人娘和叶薇之间的诡异气氛。苏曼竟然是美人娘的弟弟,为什么从未听她说过呢?这个消息实在太突然了,一想到和他差不多一样大的苏曼竟然大他一辈,他就无法接受。叶薇和十一坐在他们母子对面,叶薇不得不惊奇血缘真是一件很莫名其妙的东西,竟然长得这么相似,特别是她那双紫眸和墨i显然一模一样,别无分家。她一想到墨家兄弟和老巫婆竟然是亲戚关系,她就有点不知该说什么好。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呢?若不是苏如花突然来利雅得,这件事她都不知道。她忍不住道,“十一,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忘了!”十一轻声说道。叶薇抿唇,这回该怎么和圆谎呢?无论如何,老巫婆的消息是不能透露的,那要怎么应付苏如花呢?叶薇电光火石间,找不到一个很好的借口。这女人看起来很聪明,不好打发呢。

“你师父是谁?”苏如花开门见山问叶薇,她找了苏如玉这么多年,从未放过一丝一毫的线索,如今很明显的线索就摆在她面前,她怎么可能会错过。“你和我师父身影有点像,刚刚在黑夜中没看清楚,认错人了,很抱歉啊。”叶薇笑说道,露出她习惯性的妖娆笑容。

“我不信!”苏如花也笑开了,眸光的笑意却染了冷意,“你刚刚的反应,没有一点认错人的意思。”“哈哈,美人娘,你站在黑暗里,身影又怎么像我师父,我一时眼花认错人是正常的嘛,再说,我师父也是十一师父,她早就认识你,若是你们长得像,她应该和你说了。”叶薇笑着打哈哈,一点说真话的意思都没有。十一频频点头。苏如花一笑,看向十一,“十一,好长时间不见,你身体恢复得不错。”

“嗯,我一切都好。”十一说道,眸光淡淡地看着她,苏如花说道,“我记得你刚看见我的时候,吃了一大惊呢,什么原因呢?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和你认识的人很像?你这么沉稳的孩子都变了脸色,那天早上光线又很亮,该不会你也认错人了?”

十一哑口。这个苏如花很厉害,叶薇心想着,十一也露过马脚…这下坏了。“说不来了,大姑娘。”苏如花笑笑地看着十一,她是多聪明,见多识广了,什么没见过,自然知道柿子还挑软的捏。十一明显比叶薇好对付得多。叶薇妖娆一笑,“十一那会儿正受伤呢,美人姐姐,你要考虑一下我们家十一被你家大儿子伤透了心,心如死灰,万念俱灰的心情,这要有个什么恍惚的,也是人之常情,通常受了这么重的伤,本以为自己会死,没想到还能活下来,一醒来,她小兴奋一下,美人姐姐应该要体谅的。”

十一,“…”薇薇,要不要说得我这么凄惨啊?本来还不觉得什么的,结果被她一说,感觉自己当初好凄惨哦…苏如花看着叶薇笑,支着头玩味地看着叶薇,这姑娘有趣!

“美人娘,你们在说什么?”墨i不在状况内,忍不住发表疑问,怎么感觉他们的气氛是要打架的样子呢?墨i有点小郁闷了。“小i宝贝,你这老婆你管得住吗?”苏如花忍不住转了话题,一想到墨i好几次为她失魂落魄的事情,苏如花心中也明白个三四分了。这样的女孩,墨i驾驭不住,肯定被治得服服帖帖的。墨i垂眸,明知他管不住,干嘛还要问?叶薇轻笑,“我想墨i她老爸也管不住你。”

“非也!这你就想错了。”苏如花浅笑,也同样的利落,风情万种。叶薇做出恍然大悟状,淡定地指出问题症结所在,“那要不是遗传问题,就是这孩子是你捡来的。”苏如花闻言哈哈大笑,墨i黑了脸,瞪叶薇,叶薇心中冷哼,老巫婆,你和他们真有血缘关系吗?为什么她有一种大水冲了龙王庙的感觉呢?一家人打得热火朝天是为了什么?

“叶薇是吧,久仰大名了,你和老二这些事我也听说了,这天底下,媳妇儿都要讨好婆婆的,知道吗?”苏如花温柔地笑着看叶薇。那表情非常的温柔又美丽,看不出一点不怀好意来。叶薇笑了两声,直接朝墨i勾手,“来,墨i美人,告诉奴家,你要老婆呢,还是要老娘?你这美人娘十年八年也不见你一次,有和无差不多,你还不如投入奴家的怀抱呢,奴家会好好疼你的。”

叶薇直接上演媳妇儿如何调教老公给苏如花看,和奴家斗,不是年纪大就能赢的。苏如花眸光暗了暗,对叶薇是又爱又恨,这丫头竟然在为墨i喊不平么?看来她对墨i并不如她所听到那般无情嘛。这是好事,坏事是,有这么厉害的媳妇,儿子你就别指望他了。墨i看看美人娘,又看看叶薇,在两个女人的眼光中,他问,“我可以上个厕所吗?”

“不可以!”苏如花和叶薇异口同声道,顿时又觉得两人语气有点太急切了,于是两人双双换上了妖娆的笑容,一个和蔼和亲地看着儿子,一个温柔大方地看着老公。十一擦汗…咦,这就是传说中的婆媳之战么?她暗忖,叶薇和美人娘的性格,可能有战争,她和美人娘应该不会有什么矛盾吧?她貌似比叶薇乖巧嘛…

683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