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黛娜在一边也擦汗,这两女人太厉害了,笑得那么漂亮温柔的,但却是刀光剑影,杀人于无形,这一家子日后若是相处,肯定很热闹。墨i紫眸掠过一片笑意,淡淡说道,“我真上个厕所!”

说罢一溜烟就跑了,速度快得苏如花都抓不住,黛娜和管家在一边大笑,叶薇眼角抽搐,哼,墨i美人,你死定了!老妈和媳妇你选不清楚,日后你伤不起啊!十一看她那阴险的笑容就知道她想什么,忍不住为墨i默哀,暗忖幸好墨晔不在,不然估计也要尿遁。

“这没出息的。”苏如花笑骂,“当初一定是在哪个垃圾桶里捡来的。”“的确,我也觉得,这兄弟两的性子和你差太多了,多半是捡来的,这是合情合理的怀疑。”叶薇轻笑说道,露出一抹更妖娆的弧度。苏如花看着她,问十一,“你当真不愿告诉我,你们的是师父在哪儿?”

十一说道,“不是我们不愿意告诉你,我们承诺过,不会透露她的消息,而且,的确是认错人了,我师父没有你这么好看。”苏如花挑眉…叶薇挥挥手,“这说得含蓄了,我们家师父长得很人神共愤的,你最好别见到,不然吓死你。”“你们两个鬼灵精。”苏如花摇摇头,“我和我妹妹失散二十多年了,我天南地北,绕着地球走了十几遍,就想找到她,你们不明白我这种心情。”

“啊,真辛苦啊,你要找一个人费这么大劲做什么,苏美人的情报网挺不错的,找人应该找他啊。”叶薇抹抹泪,表示同情,然后又很中肯地建议。“我都找不到,苏曼怎么可能找得到。”苏如花苦笑说道。叶薇扬眉,“墨i美人,尿遁回来了?进来啊,光明正大的听,跑到一旁多猥琐啊。”

十一笑道,“你们把他吓跑的。”墨i神色淡定地进来,忍不住问苏如花,“美人娘,你还有一个妹妹吗?”“嗯,孪生妹妹。”苏如花说道。叶薇支着头,看着墨i说道,“我说你捡来的你还真不信,除了知道美人娘你还知道自己有哪些亲人,连舅舅和小姨都不知道,美人姐姐在垃圾桶捡你的。”

“你这丫头真是牙尖嘴利,我不说,自有我的道理。”苏如花浅笑说道。“是啊,一个母亲放弃孩子十几年,总归有她的道理的,不然不会狠心,是吧?”叶薇笑得美丽,可字字诛心,一字一句都击中苏如花的心脏。她是见多识广之人,这种场面应付自如,一点也不生气,再说,叶薇说得也是实情,她如今唯一想要知道的是,怎么哄她们,把她们师父的下落供出来。

“美人娘,你找你妹妹做什么?”“你说废话,你哥哥要不见了,你不找吗?”“我哥不会不见,再说,他不见了,自己会回来的。”墨i淡定地回答,苏如花气结,这白痴,叶薇却笑开了眼,果然白啊。苏如花一拍手,缓缓道,“两姑娘,来做个交易怎么样,你们告诉我,你们师父在哪儿,我就告诉你这两兄弟的弱点是什么?你们好欺负。”

十一挑眉,叶薇妖孽一笑,“哎呀,真不好意思啊,这两人捆着一齐称也没有我师父重要,再说了,美人姐姐你不说他的弱点,奴家照样能把他训得服服帖帖无二话。”苏如花,“…”

墨i,“…”薇薇,要不要说得这么欢乐啊?十一点头,“我也觉得,薇薇说的有道理,再说,美人姐姐,她真的只是一时认错人了,你别硬逼着我们说师父的下落,这有点强人所难了。”

“好,你们不说,让我见一面,总成吧?”苏如花换了一个方式,“带我单独见她一次,我绝不会透露她的消息,这一点很公平吧?”“这话说的也不合适,我师父很害羞耶,她不会见人的,再说了,我们基地那是多秘密的地方,是我们唯一一个无人知晓的退守地,你也知道你这两个儿子多么奸诈了,平白想娶第一恐怖组织的闺女还拼命打压我们,这让我们情何以堪啊,他们若是知道了,说不定连我们最后的根据地都轰了,这个危险,我们可冒不起。”叶薇浅笑道。墨i要说话,被她一记历眸瞪得闭嘴了。

“说来说去,你们就是不信我?”“你也知道我们什么出身,不容易信别人的。”十一说道,“美人姐姐多体谅,连墨i墨晔我们都半信半疑,从不会透露什么,你就更不用说了。”

苏如花沉了脸,墨i看得心怦怦跳的。叶薇一挑眉,“我说我认错人了,美人姐姐你不信,要不这么着,你亲爱的弟弟的情人和我们是一个师父的,一会儿他就回来了,你看看他的反应不就得了,那就可以说明我是不是认错人了,这是最公平的吧,我们两人都在这里,什么手脚也动不得,你说呢?”

十一心中暗赞一声,叶薇果然机智,这是最好的法子了,除了她和叶薇,恐怕就卡恩见过老巫婆的真面目,其余人都不知道。白夜肯定认不出来…这是最保险的做法。苏如花抿唇,眸光扫过叶薇和十一,她看不出什么猫腻来,叶薇说的不错,若是她们动手脚,她不会看不出来!

“好!”她不信这样的情况下,她们两人还能动什么手脚,她很笃定,叶薇和十一的师傅十有**就是苏如玉,她还活着,这个消息令她雀跃不已,但偏偏,这两人却不告诉她。苏如花暗忖,她就等苏曼回来!

684

白夜和苏曼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么诡异的一幕,苏如花和叶薇十一似乎聊得很开心,特别是苏如花和叶薇,好似忘年交似的,很是投缘,你一句我一句,一点都不冷场,十一在一边偶尔搭几句,更多时间是看着苏如花和叶薇聊天,模样似苦笑又似假笑。黛娜在一边擦汗,墨i在坐着,看似很淡定,一会儿看看美人娘,一会儿看看自己老婆。白夜总算察觉出来一点猫腻,怎么就看着有点…很诡异的气氛呢?这欢乐的气氛似乎是故意装出来的…

“小少爷回来了!”老管家笑容满面地给苏曼行礼,这一次就管家和苏如花来,百灵和白林并无随行,苏曼眸光在苏如花身上凝了一会儿,苏如花却一直看着白夜…白夜不解地看着她,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长姐如母,丈母娘看女婿?白夜眼角抽搐一下,不动声色地给苏如花问安,苏曼的姐姐啊…

靠!该死的年轻了,她要和苏曼出去说是苏曼的老婆,别人也会信以为真的,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二十多岁孩子的母亲啊…驻颜有术,他得请教几招。其实苏家的诡异基因都是此般的,一点都不显老,苏家父母当年看起来也是很年轻的,和他们女儿站在一起,人家都以为是兄弟姐妹的。所以说,这绝对是苏家强悍的基因问题,和驻颜无关。

“你怎么回来了?”苏曼语气如常,见她的眼光一直落在白夜身上,他以为苏如花是听到他的消息回来的,对白夜很好奇,他不免得摇摇头…这姐姐…“曼曼,有你这么欢迎姐姐回家的吗?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就不能给我一个笑脸吗?”苏如花没好气地说道,挥挥手,“算了,你个不孝弟。”

苏曼不冷不热地说,“我以为你不记得回家的路了。”老管家在一边打圆场,这姐弟两的交流方式偶尔很令人吃不消,墨i又被雷了,他如今总算是相信,这事是真的…“美人娘,你太偏心了。”墨i冷冷道,看这语气就知道她和苏曼一直有联系,却没和他们兄弟两见一面,太过分了。

“喂,你们一个一个是怎么回事?挤兑我呢?我这么可怜千里迢迢过来,你们就给我这副脸色看?别太过分啊,小心我修理你们。”苏如花笑骂,苏曼和白夜在一旁坐下。叶薇挑眉笑道,“美人姐姐,你信了吧?我们可什么都没做,这屋里也没人离开通知他,还有什么可说的么?”

这苏如花的确是厉害,一边和她说话,一边套她的话,总想问出老巫婆的情况,幸亏她是叶薇,不是十一,机灵得很,苏如花才没能如愿。苏如花再看白夜,白夜一脸茫然,她们在说什么?苏曼眉心一拧。叶薇妖媚一笑,“哎呀呀,美人姐姐,你不要盯着白夜看了,你瞧见苏美人的脸色没有?黑啦,黑啦,美人弟弟吃醋了哦。”

除了苏曼,众人都笑了。“你们到底在说什么?”白夜忍不住问叶薇,苏如花这眼光看得他心里发毛,该不会是怪她抢了她亲爱的弟弟吧?叶薇笑道,“刚刚啊,美人姐姐藏在黑暗里,这一身婀娜多姿的,我认错人了,以为是老巫婆戴了面具来找十一,结果她偏说我们家师父和她长一样,你觉得呢?”

“你什么眼色,这样也能认错人?”“美人姐姐在黑暗的光影里…奴家一时没看清呀。”叶薇轻叹,苏如花看她,这姑娘的表演真是入木三分。“真的不像吗?”苏如花问白夜。白夜果断摇头,“差太多了,身影是有点像,不过…老巫婆没你好看,她是我见过最丑的女人。”

叶薇和十一冷冷地看了过去,白夜摆了一个闭嘴的姿势…“白夜,就算讨好情人姐姐,也别这么说我们师父啊,子不嫌母丑。”十一学着叶薇的语气说了句,白夜暗忖,这两人在玩什么把戏?

“说不定,你们师父戴了面具。”苏如花淡淡说道。白夜一笑,“不可能,我们和她十几年了,怎么可能连这点都看不出来。”苏如花静默了。白夜坦坦荡荡,光明磊落,和叶薇那股狡猾味不同,莫非真是她多心了吗?苏曼心知肚明,上一次从十一的语气中,他已听出半分…

他知道,经过叶薇这一错认,他更确定了。他们师父,就算苏如玉,他的二姐姐。想要一个人主动来,他多得是办法,他们越是否认,他越是要去证实。苏如花点点头,一笑,“那也许是我多心了。”

叶薇笑眯眯的,十一却很担心地看了苏曼一眼,这件事一会儿要和叶薇好好合计一下该怎么办?其实,若是一家人,说出来,应该没有关系吧?这要看叶薇的意思了。“苏曼,我要住一阵子。”苏如花浅笑说道,虽然她表面上算是相信了白夜和叶薇的说辞,可心中却依然固执地认为。其中一定有哪个环节出了错。唯一的办法就是住下来!

“这阵子苏家一定很热闹,我也清静好久了,正好热闹一阵子,是吧,大小媳妇儿?”苏如花笑着看向叶薇和十一。“随便你!”苏曼道,本就是她的家,她要住下来,没人拦住她,墨i最高兴了,他难得和美人娘相处,他心中却暗忖,一会儿打电话和哥哥说,让哥哥也过来。

…叶薇和十一相视一眼。哼,老狐狸!一时间,各人心思都不一样,有人开心,有人忐忑,有人淡定,有人无所谓…

685

苏如花看看叶薇,又看看白夜,支着下巴笑笑道,“说起来,我得很感谢你们师父,看她培养出来的好人才,三个都给我们苏家了。”叶薇呵呵地笑,玩着面前的茶杯,笑道,“美人姐姐,你怎么不说你们苏家三人都看上我们家的,我有无墨玦无所谓,十一有无墨晔也无所谓,哦,十一。”

十一点头,“是啊!”墨玦沉了脸,狠狠地瞪叶薇,她说的都是什么话?靠!苏曼和白夜坐在一边看这两人女人斗嘴,美人姐姐还是很爽快的,没多久就称自己赶路很累,要回房休息,老管家和她下去了。

十一立刻问苏曼,“苏美人,你姐姐要在这里住多长时间?”“不知道!”

白夜好奇地看十一略有点慌乱的脸色,再看叶薇在一边笑得诡异,他眉心一跳,问,“你们是不是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叶薇自不会应他,十一撇撇唇,“你问苏曼吧。”

“你们俩也够不厚道的,我们家的事情还要我问苏曼?”“错,现在是我们家,别分太清楚了,苏美人,我知道你肯定知道内情,别耍手段啊,我翻脸不认人的。”叶薇冷冷地下了命令。这是她第一次,对苏美人说这么严厉的话。墨玦在一边听得云里雾里,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刚要说话,叶薇冷眸一扫,他乖乖地闭嘴了,还是当旁听得比较好。

“你们也藏得那么紧做什么?说不定还真是一家人。”苏曼轻声说道,语气淡淡的,没什么情绪起伏。“这是我们的事情。”十一说道。会议到此结束,各回各房,各找各妈。苏曼和白夜相携离开,墨玦本要抱叶薇回房却被叶薇拒绝了,她和十一还有一些事情要谈,所以墨玦也不强求,自己回了房间。叶薇和十一在中庭商量这件事,两人一时都找不到好法子应付苏如花。苏家是苏如花的家,她要住多长时间那是她的自由叶薇一时又不能离开利雅得,四处奔波,叶薇不能离开,十一自然也不能离开。几人都聚在一起。十一把详细情况都和叶薇细细说了一遍,“我觉得她们姐妹一定有心结,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不见面,你觉得该和老巫婆说吗?”

“你上一次回岛上既然都和她讲过了,那此事自不必说了,她自己都不愿意出来面对。”叶薇说道,“算了吧!”“那怎么办啊,就和苏如花耗着啊?”十一心中非常的担心,“我觉得这个女人很厉害,要怎么办?说不定会被她套出话来,我可没有你这么机灵。”

“是什么说什么,死不承认就成了,要不,再和老巫婆说一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成这样?”叶薇耸耸肩膀“你上次问老巫婆,她口气很排斥吗?”“也不算,她自己都不记得有姐弟这件事,自不会有什么排斥。”十一眉心拧了拧,“还有苏曼…上一次我和他说过这件事,没明说,但经过今晚,他肯定知道了。”

叶薇一时陷入了沉思,怎么办呢?该死的!“晚上你连线找找老巫婆看看吧,我觉得苏美人一定会动手脚的。”叶薇淡淡说道,“我看他的神色就不对了。”“你还能看出苏美人神色不对啊?”十一忍不转呼,她一点都不出来耶。苏曼是个淡定不露的主啊。

“十一啊,人和人不同就在这里了。”叶薇打趣笑。十一,“…”叶薇料得一点都没有错,苏曼和白夜回房,路上,苏曼就问白夜,“你们师父和我姐姐一点都不像吗?”“当然不像啊,老巫婆的脸我看了那么多年,我记得刚开始的时候还会做恶梦呢,后来习惯了,才好了,怎么这么问?”白夜好奇问。

“叶薇为什么会错认?”“可能是身影有点像吧,要是没看脸,就看背影,可能我也会错认。”白夜说道,老巫婆丑是丑,可这身段一点都不丑,非常的有魅力。当时是少年的他们时常在想,这老巫婆要是戴上一张如花似玉的面具,那他们估计都要追求她了,当然,这些纯属是开玩笑话。

“白夜,我觉得,叶薇和十一知道的事情,你未必全知道。”白夜淡淡地说道。“也有可能,老巫婆很疼她们,特别是叶薇,我们犯了错,一概无情罚,叶薇犯了错,她睁一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只要不是太严重,一般都不会罚她,老偏心了。”白夜笑着说道,想起往事,如今颇有一番感受。苏曼哼了哼,你要是有叶薇那眼色和口才,人家也会很疼你。

“苏曼,你为什么问这些?”“我觉得你们师父,可能是我二姐。”白夜,“…”他被雷了,转而惊呼,“怎么可能啊!”太天雷了!“为什么不可能?”“感觉就是不可能啊。”白夜说道,凝眉看苏曼,他觉得苏曼一定是疯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联想呢。苏曼笑而不语!回了房,趁着白夜洗澡,苏曼上了网,让人把一个消息放了出去…

他素来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勾起一抹笑容。苏如玉么?也许,她会自己找上门来。他也好奇,他这位二姐,为什么如此的神秘,到底和他大姐有什么心结,或许能够解开,他也不想看他二姐千里迢迢,一直在找他。他想了想,顺便进入黑手党墨晔的私人系统,给他留了一条信息。

686

叶薇回房,换了衣裳,梳洗睡觉,墨玦那双紫眸一直盯着她看,毫不掩饰他的疑惑,他本想等叶薇发觉主动问他,然后他顺势而问,墨玦都准备了一大堆台词,没想到叶薇却那么沉稳,权当他是空气,悠然自在,吃药,上床,睡觉。墨玦终于忍不住了,身子一翻,“薇薇,你是不是有事没和我说?”

“没有,我有什么事你不知道的?恐怕连我几岁开始不尿床你都查了。”叶薇妖娆一笑,拍拍他的脸,“乖乖的,睡觉了。”“不是,你一定有事瞒着我,你和美人娘到底在打什么哑谜,她的孪生妹妹,是不是你们师父?”墨玦趴在叶薇胸口处,紫眸定定地看着她。叶薇白他一眼,“都时候认错人了,你怎么和她一样固执呢?”

“我不信!”“拜托,大佬,我也没要求你信好不好?你不信关我什么事啊,睡觉,睡觉,奴家好困,好困啊。”叶薇还特意打了一个哈欠表示自己很困了。墨玦紫眸一片深沉,紧紧地盯着叶薇,说道,“薇薇,你刚刚分明在说谎,美人娘认识你不久,不知道你的小动作,你每次说谎都不由自主有个小动作,你自己都没发觉吗?”

叶薇,“…”什么小动作,她怎么不知道?靠!“墨玦美人,你是不是二十四小时都在观察奴家呀?哎呀,你好变态啊,我毛骨悚然了。”叶薇装模作样地喊起来,靠他美人娘的,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他怎么知道?

“那是我在乎你所有的情绪。”“美人,千万不要在乎,你这样奴家压力好大啊,完了,从明天开始,我要保持十一的标准脸孔了,再不让你看了。”叶薇撇撇唇,哪有人这样子的,研究人眉毛塌多少扬多少代表什么,这很变态滴。

“薇薇,你告诉我,我不会告诉美人娘的。”墨玦哄着她,他着实地好奇。他不提这事,叶薇还不觉得生气,一提这事,叶薇就裂开一抹假笑,“美人,刚问你要媳妇还是要老婆,你给我尿遁,现在让我告诉你,你做梦啊。”

“…我…”“别解释啊,奴家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你干什么就是干了什么,奴家不管你什么心思,所以,你也别要求奴家告诉你秘密啦,要是你刚刚果断回答一声,要老婆,或许我会告诉你哦,现在…睡觉!”叶薇笑着,眼睁睁地看着墨玦的脸黑沉下去。

“薇薇…”“薇什么薇,别叫了,你好吵啊,再吵就不要上我的床,滚睡地板。”叶薇说道,冷冷瞪他一眼,墨玦咬牙切齿盯着她……另外一边,十一回房,给墨晔打电话,第一个电话没打通,她等了十分钟,再打过去,他才接了。

“墨晔,你妈妈来利雅得,你知道吗?”十一趴在床上看杂志,一边看一边和墨晔打电话,打算哄着他过来…低低的笑声从手机里传了过来,墨晔笑道,“小玦刚才打电话过来,苏曼也留了一条信息,我怎么会不知道…”

“苏曼也给你留信息了?”十一有些雷了,喃喃问,“他说什么了?”“让我回去认祖归宗!”十一,“…”靠,她本以为苏曼会说来给谁谁谁扫墓的说,十一轻笑,翻开一页,笑问道,“那你要过来吗?认祖归宗,老实说,我被吓到了。”

“我正在平复心情。”墨晔淡淡地说道,墨玦先给他打电话,告诉他,美人娘的利雅得苏曼家,他本奇怪,美人娘怎么会去那地方了。结果墨玦下一句话把他雷了,他说,哥,我们得叫苏曼舅舅。他手机差点没拿稳,心脏不够强壮者听到这个消息是要心脏病的,幸好他一贯降,不然还了得,仔细问了墨玦情况,系统就提示他有心留言,一看却是苏曼发来的。墨晔眼角一阵抽搐,一时都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的好。

“其实也挺好的,一家人嘛。”十一笑道,颇有点期待,“你过来吧,你和墨玦好不容易才和你们妈妈相聚一阵子,过来聚一聚也好,估计你也很想,她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我妈去哪儿都住不长的,我过去估计她就走了。”墨晔说道。

“不会!”十一斩钉截铁地回答,缓缓说道,“绝对不会的。”“你怎么知道?”“反正我就是知道,说不定她会常住的,你妈妈和薇薇较上劲了,正斗着呢。”十一笑说道,“过来看戏,很好玩的。”

“十一,我发现你和叶薇只要待一段时间就会变邪恶。”他小白兔般的十一啊。“哪有!”十一保持自己一贯的风雪作风,“我不是在和你说实话吗?”“这几天过得很开心?”墨晔笑着问,语气藏不住的宠溺。十一点头,说道,“墨晔,墨玦以前会打麻将的对吧?”

“不会!怎么了?”“他好奸诈啊,我和薇薇教他学麻将,才一会儿的功夫,他把我和薇薇的钱都赢光了,都不知道要孝敬师父。”十一拿着她那副冰冷冷的语气在告状,心疼她那几万块钱。墨晔听罢,哈哈大笑,捧腹不止,这丫头太可爱了…

“你笑什么?”“没有,你们两也够笨的,怎么被一个菜鸟赢光了钱?”“是他太邪门了,一定是做法了。”“你们一定合伙骗他了。”“绝对没有!”十一很严肃地说道,转念一想,“你会打麻将吗?”

“不会!”“…”十一想了想,“薇薇说,不会打麻将的男人不是真男人,所以你过来之前,把麻将学好。”墨晔,“…”

687

墨晔静默好一会儿,他“你很喜欢打麻将?”“喜欢,你学会了,以后我们四个人搭桌子,一定很好玩。”十一说道,一点都不觉得会不好意思,“墨玦学了一会儿就会了,你应该也容易学的。”十一笑道,“晓得了吗?”

“十一啊,叶薇说什么你都当真理了?”“这句肯定是名言。”十一说道,“不说这个了,你真忙得分不开身吗?”“想我了?”戏谑又带着宠溺的笑声从话筒中传过来,十一脸颊微微红了,翻书的手顿了顿…

“有一点点!”她小小声地说。“只有一点点?”“你不要问了,要不要过来?”十一冷了声音,殊不知这样特意的冰冷声音听在墨晔的耳朵里,更像是一种撒娇般的掩饰。他的笑声忍不住更深了。十一的耳根都要被他笑红了,墨晔也知道她害羞,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容我想一想。”

“有什么好想啊,墨玦也在这里,你妈妈也在…而且…”她也在这里,就缺他一个了,过来团聚一下,应该会很开心的,消除这么长久以来的隔阂。“好,明天我就去!”墨晔笑了一声,答应了她,十一有点不敢相信,他竟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她,震惊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说真的?”“自然是真的!”“太好了。”十一开心地笑了,明天起程的话,后天就该到了。她那么明显的喜悦笑声,彻底取悦了墨晔,让他觉得做这样的决定其实是一件很明智的事情,非常的正确,能换得她这么开心的笑声。

“这几天,你们没少欺负小玦吧?”墨晔笑道。“薇薇欺负他,我们那儿敢啊。”十一笑道,墨玦那性子,除了叶薇敢拔毛,谁敢动他,嗯,对了,如今还多了一个美人娘。恐怕这是他最无可奈何的两个女人了,十一忍不住把墨玦尿遁的事情和墨晔说了一遍,墨晔哈哈大笑,然后也很严肃地思考了一下,非常严肃地开口,“我怎么觉得我留着帕勒摩比较安全一点?”

十一,“…”“十一,你是想我过去看戏,还是想我过去,你们看我们的戏?”墨晔突然问。十一,“…”被说中心事了,真是…郁闷啊,为什么她就不能瞒一下墨晔呢。这么轻易就被她看穿心思了,果然是要少说话,说多错多。

“我才没有!”“真的没有?”“是啊,的确没有!”十一死不承认。墨晔笑道,“成了,有也好,为了取悦我未来老婆,牺牲一下也无所谓。”十一,“…”抹汗ing!第二天,所有人都起了,唯独少了苏曼和白夜,这两人一般起得最早的,苏如花和墨玦叶薇和十一都在吃早餐了,苏曼和白夜还不见人影。叶薇和苏如花的眸光里,露出了奸情二字。墨玦在一边很无语地看着媳妇儿和美人娘,这都是什么表情?这个世界被腐女攻占了吗?

“黛娜,他们一直睡在一起?”苏如花笑吟吟地问黛娜,黛娜是苏曼的贴身侍女,负责他的饮食起居,苏曼有个什么事,问黛娜最清楚了。黛娜笑着点头,这不是什么秘密,苏家的人上下都知道,而且他们都默认了白夜是另外一个主人的身份,早就把他当成尊敬苏曼一样尊敬。有能力的人,总是很轻易地征服别人。

“那谁上谁下?”苏如花问得很直接,墨玦咖啡哽咽在喉咙中,咳了好几声,叶薇轻蔑地瞥了他一眼,没出息…十一也很鄙视他。墨玦怒,拜托,好歹他们也顾及一下他是这里唯一的男人好吧?莫非又要尿遁?黛娜掩嘴笑,“大小姐,这个问题黛娜就不知道了,您该问主人。”

“黛娜妹妹,你太不够意思了,来,告诉美人姐姐,苏曼找你算账我帮你撑腰。”苏如花笑着哄着她。黛娜再笑,“前阵子白公子身体一直不好,虽然睡在一起,不过什么都没发生,所以这个上下攻受问题,真就不好说了。”苏美人是小受外表,强攻的气势,白夜是小攻的外表,强攻的气势,所以这个真不好说。苏如花一拍手,“靠,曼曼真是太老实了,人在生病了,没气力,最好的就是扑倒吃掉,要吃都吃好几回了,白白错失这么多机会,笨蛋啊,笨蛋,一定是苏家捡来的。”

墨玦,“…”美人娘,你强!十一和叶薇相视一眼,十一说道,“苏美人不被吃掉,有点浪费他这花容月貌。”叶薇点头,十分赞同,她们家白夜还是当小攻的好,想一想就很有美感。

“曼曼一定是攻!”“白夜才是!”十一说道。叶薇也笑道,“美人姐姐,瞧你喊曼曼,曼曼的,苏美人是小攻都被你喊成小受啦,再说我们家白夜还是标准的小攻,苏美人跑不了,给他这么长时间都浪费了,美人果然是帝王受的料子。”

墨玦再一次确定,这个世界被腐女攻占了!黛娜在一边抹汗,她们真是…太开放了,这事在利雅得其实是很隐晦的事情,谁家会这么光明正大地说?“那他们昨晚有没有…”苏如花说道,几人的视线一致看向黛娜美女,黛娜再一次抹汗…

“好像…做了!”“啊!!”几声疑似兴奋的声音乍起…“谁攻谁受?”叶薇兴致高昂地问黛娜,黛娜抹汗摇头,表示自己一概不知。苏如花拍案,“小玦,你偷偷在他房里装个监视器。”

墨玦,“…”美人娘,你和叶薇一定有不清不白的血缘关系!

688

几个人吃完早餐,意外地留下聊天,有苏如花和叶薇,这两人是搞气氛的高手,才聊了一会儿,几乎彼此的身家背景差不多都透露光了。十一暗自佩服这两人的能力,说起玩手段,这个是靠天赋的。她这方面天赋比较低,只有被人套的份,所以安静地听美人娘和叶薇一来一往。几人都在等苏曼和白夜,问黛娜,黛娜死活不说,她确实也是不知道,所以没什么好说的。

“薇薇,来赌吧?怎么样?”苏如花兴致勃勃地说,叶薇眸光一亮,也很有兴趣地眨眨眼,苏如花笑说道,“赌他们谁攻谁受,我赌曼曼是攻,怎么样?”十一和叶薇相视一眼,叶薇妖娆一笑,“当然可以啊,我赌白夜!”

“来吧,我赌一亿,别赖账!”苏如花笑道,优雅地伸出一个指头。“成啊,我也赌一亿,等等,美人姐姐,据说你这二十多年在外流浪,你有这么多钱吗?”叶薇合理地提出自己的疑惑。

“我没有,我儿子有,少不了你。”苏如花一把抓过墨玦,笑吟吟地说道,十一被她雷了,靠,赌博还能这样啊?叶薇笑得风华绝代,“美人姐姐,此话差矣,你儿子的钱是你儿子的,日后也是我的,这么赌很不划算耶,我们很吃亏啊。”墨玦唇角一扯,看着他的美人娘,娘啊,你好奸诈啊。

“这又什么不划算的,你还没过门呢,当然,你要立刻过门,我自然就不用墨玦的钱赌了。”美人娘笑说道,这儿子笨的,都经历那么多风风雨雨,还笨得洗了人家闺女的记忆还没把人弄到手,简直是有辱他们苏家的智商啊…

人弄不到手,好歹也弄个小人儿出来玩一玩也不错。墨玦眸光一亮,美人娘这话说得深得他心,这个逼婚手段不错。叶薇也被雷了一下,挥挥手,“算了,算了,用你乖儿子的吧,反正他很有钱,报身家的时候都把我们震到了,话说,其实你可以出高点价钱的,我一点也不介意。”

墨玦,“…”薇薇,你这是欺负人吗?美人娘,墨玦果然笨蛋啊,竟然身家也乖乖报上了,太笨了。“成,那就这么说定了!”于是,赌局一锤定音,十一在想,这谁坐庄啊,要是他们都输了呢?一个攻,一个受,可万一,互攻互受呢?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要不,她坐庄吧?如果他们都输了,她就平白赢了两亿,若是一个输了,一个赢了,她顶多不赔本,这是一笔很好的买卖!十一刚想要说话,苏曼和白夜就过来了,她这句话刚到喉咙就被美人娘扬起的笑声打断了。“太阳都晒干衣服了,你们可真能睡的。”苏如花笑。叶薇支着头看着两位姗姗来迟的美人,没什么特别的,如常般,一个淡定冷漠,一个温逸潇洒,看不出一点不对劲。苏美人这阿拉伯服装还是从头包到脚,就露出一张脸来,要看看身上那什么证据都不太方便。叶薇有点可惜了自己的脚,瘸了,不然肯定蹦上去扒了他。

“你们在做什么?”白夜笑问,坐到十一身边,黛娜命人端上他们在早点,笑着站在一边看戏。“聊天。”十一说道,眼角瞥了瞥白夜,努力想要看出点什么端倪来,可惜她功力不够高深,看来看去都看不出什么眉目来。扼腕啊!聊天,苏如花和叶薇能聊什么?刀光剑影?

“苏美人,昨晚睡得可好?”叶薇笑着问。“好!”苏曼淡定回答,喝了一口牛奶,,斯文地用餐,素来惜字如金,连眼神都没赏赐一个。苏曼这不接腔就要冷场了,苏美人是冷场高手,叶薇问苏美人,苏如花问白夜,白夜也惜字如金地回了一个好字,不过他比苏美人有礼貌多了,还问候了苏如花,很有礼仪。苏如花暗忖,嗯嗯,算加一分。叶薇哼了哼,叉子在盘里弄得响亮响亮的,她琢磨着怎么开口呢,苏如花朝她看过来,叶薇挑眉,看我做什么呀,你也可以问啊,那是你弟弟。那是你兄弟!那是你弟弟,弟弟比较亲。你兄弟!你弟弟!

…两人用眼神交流一一会儿,双双败下阵来,十一在一边笑,叶薇摸摸鼻子,正要问白夜,苏如花一语惊人,“”曼曼,昨天晚上你被吃了?还是你吃了白夜?”噗…白夜一口咖啡没忍住,喷了出来,幸好是在自己面前,射程不远,众人带着奸情的眼光纷纷地扫了过来,白夜淡定地拿起餐巾来擦嘴…

叶薇暗中朝苏如花竖起拇指,美人姐姐你太强悍了,我甘拜下风!这作风,利落得她想要撞豆腐啊,瞧把白夜吓得。十一转过脸去,忍不住笑了,这美人姐姐果然是强人也。苏曼眼眸都没挑起来,“没来得及装监视器?”

叶薇和苏如花都看向墨玦,墨玦异常无辜,看他做什么呀,这种事他才不会做。“曼曼,乖,别转移话题,这件事很重要,姐姐和薇薇赌了一亿呢,我这么挺你,花了这么大价钱,曼曼舍不得姐姐输钱的哦。”苏如花开始打亲情牌。白夜窘了,这是什么事啊,不用问,薇薇一定赌他了?这丫头,太上道了,一亿啊…

苏曼眼睑总算挑了挑,“就你们两赌?”苏如花和叶薇点头,两人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苏曼点点头,长指敲了敲桌面,“我坐庄,每人上缴一亿上来。”

689

苏如花和叶薇相视一眼,白夜分外无语,十一则是暗忖,完了,她损失了两亿,都怪苏曼和白夜来早一步,不然她已提出坐庄了。果然会出现第三种情况。叶薇笑了笑,眼光暧昧地在苏曼和白夜身上一转,竟然是互攻互受,好吧,她对白夜,美人姐姐对苏曼的期待值太高了。所以损失了一亿。

“你们好无聊啊,一大早上赌这个。”白夜摇摇头,叶薇瞪他一眼,“你的赔我一亿,你这不争气的,害我输钱。”白夜,“…”这是他的错吗?这是他的错吗?苏如花摸摸鼻子,突然道,“我好像和你赌的是韩元。”

“我好像赌的是里拉。”叶薇从善如流,也迅速改了口,改了一个更不值钱的货币,苏如花竖起拇指,姑娘反应真快。苏曼冷冷一哼,白夜很鄙视她们,输钱就是玩手段,太不不要脸了。吃过早餐,白夜带叶薇去做检查,需要重新配药了,墨i抱着她随白夜一起去医疗室,苏如花问,“她的腿伤得很严重吗?”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