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众人,“…”“靠,女儿果然是赔钱货!”杰森嗷嗷叫,金毛狮王又要发飙了。众人大笑,转而狠狠地瞪墨i,这家伙怎么打牌的,手气这么好?而且从没有手气背过,太邪门了,楚离说道,“薇薇,你上?”

墨i淡淡拒绝,“不要,我要打!”“你看薇薇眼巴巴地看着你,你让她摸两圈。”容颜笑道。墨i再答,“等我手气背了,再换她上。”众人,“…”靠你爷爷的,你强!苏如花在一旁嗑瓜子听他们聊天,寻思着怎么打听他们师父的消息,这群人精灵得要命,且有叶薇和十一在,她几乎不好下手。所以美人姐姐等待时机。打了三天,每个人的精神头都很足,这四人财大气粗,玩牌很大,所以墨i赢了不少钱,本来若是他一直打,会赢得更多,但叶薇一上,几乎会输好多出来。所以众人很喜欢叶薇上来,一家输三家,赔一点出来,墨i再来,又开始宰他们,于是就进入这么一个很诡异的循环中,害得墨i一度以为叶薇是故意放水的。叶薇笑道,“我要放水也不放给墨老大好不好?”这一日中午,容颜做了一些点心上来给他们尝一尝,这一阵子墨老大和墨i也被容颜的点心征服了,她做的点心简直是人间极品。两人每次都很期盼到下午茶时间,容颜一定会端着几盘点心上来,他们几乎是抢着吃的,墨家兄弟也不例外,两人十分嫉妒楚离,这口福太好了。

“其实薇薇的手艺也很好。”容颜说道,墨i偏头看叶薇,容颜笑道,“她没给你做过吗?”墨i摇头。叶薇有点小愧疚,嗯,真的没做过吗?她得努力回忆一下。黑杰克好奇,“你们在岛上不是两个住吗?谁做饭?”

墨i冷哼了下,众人明白了。杰森再问,“谁洗衣服?”墨i不答,叶薇专心吃糕点,众人又明白了。杰森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墨i,忍不住竖起拇指,“新三好男人,值得嘉奖,值得嘉奖。”

他们几个几乎都不下厨的,黑杰克和楚离都会,但没见过他们下厨,白夜倒是下厨,手艺也不错,杰森是不近厨房的。“叶三少在家也是做家务的,你们几个学学吧。”容颜笑道。

“我宁愿当坏男人。”杰森立刻接口。楚离和黑杰克点头,墨晔左看看,右看看,索性不参与这话题。“墨i美人,改天做给你吃。”叶薇说道,笑了笑,墨i心花怒发,“真的?”

“等我腿好。”墨i圆满了。楚离,“薇薇,你也太偏心了,你多少年没做给我们吃了?”“那一起不就成了吗?”“不成!”墨i斩钉截铁,“只准做给我吃。”楚离微笑,“那你吃我家颜颜的点心干嘛?”

众人,“…”

697

一阵玩笑过后,换手,墨玦换叶薇,墨晔换十一,楚离换容颜,黑杰克换白夜,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这几天常出现的战局。“白夜,叫苏美人上来玩。”容颜微笑说道,她还没见过苏美人打牌呢,据说,苏曼打牌还算不错的,都是被叶薇和十一调教出来的。

“我们都在这里,谁看着外面的情况?”白夜淡淡笑道,打了一张牌,回头喊道,“喂,老大,你有空也到监控室去看看,换苏曼休息一下。”“知道了知道了,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杰森不爽地喊,“你们几个赔钱货!”

白夜,“…”嫁出去的儿子?他么?他什么时候嫁了?“你心疼你家苏美人累了,你怎么不去换一会儿,白夜,你不是邀我们来玩的吗?”杰森非常好奇地问。叶薇一笑,白夜摇摇头,再说又要被杰森喷了,那几个男人在那边开了一瓶上好的伏加特喝,墨玦随意翻开杂志看。容颜说道,“阿离,你别喝太多,一会儿睡觉难受。”

“知道了。”“墨玦,你怎么不喝酒,该不会是薇薇也给你下禁令了吧?”楚离笑问,几人这几天喝了不少酒,从未见过墨玦喝过。叶薇打出一张牌,淡淡笑道,“不要乱冤枉奴家。”

“我不会喝酒。”墨玦淡淡地说道,“我哥替我喝。”说着又继续看他的杂志,墨晔忍不住笑了,黑杰克好奇地问,“你是黑手党教父,好歹也应酬,不会喝酒?”“酒是穿肠毒药。”

“酒逢知己千杯少才对。”叶薇笑说道,“他不喝酒的。”“身为一个男人,不吸烟,也不喝酒,也不好色,你活着干什么?”杰森道。墨玦挑眉,“所以我找到老婆,你没找到老婆。”

众人一致喝酒的动作停了…黑杰克差点把还没咽下去的一口酒液全部喷到墨晔身上,靠!墨老二太有才了,竟然这话也能和老大说?叶薇惊悚地抬头,几个打麻将的纷纷把视线,或惊悚,或崇拜地投到墨玦身上。杰森啪一声放下酒杯,“老子要和你单挑!”

“没空!”墨玦凉凉地说道,众人看他的眼光已不是崇拜两字可以形容了,简直是膜拜了,呜哇…老大,你也有吃瘪的一天啊。容颜竖起拇指,“薇薇,你家这位太令人惊悚了。”

叶薇唇角一扯,“习惯就好,习惯就好。”虽然说是这么说,但这么极品的话,的确是要一根筋才能说出来的,但凡是有两根筋的,大多是不会和大舅子怎么说话的。墨晔都要鄙视他了,虽然他很爽!

“没空也要单挑,老子要把你打成女人!”杰森握着拳头,嗷嗷叫,一头柔顺的金发几乎都要竖起来了,墨玦这厮太气人了。什么叫找不到老婆?他那是不想找,不想找,没事谁喜欢一个女人管三管四的,况且他暗恋十一这么多年被人抢走了,他比谁都憋屈呢,他还敢说这风凉话。

“老大,你打不过他,别给我们丢人啦。”叶薇在扬声道,“赶紧喝酒的,再说,你把他当成女人我去变性呀?”众人又是一阵无语,墨玦眉梢凉凉地挑起,没说什么话。墨晔和楚离在一边喝得痛快,无意中说了一句,“杰森,你别和小玦较劲,他喝酒会变白痴的。”

这话一出,白夜和叶薇,十一等人骤然响起另外一个大白,纷纷转头看向墨晔,“墨老大,你说真的?”墨玦狠狠地瞪他哥,叶薇还是第一次看见二十四孝弟弟的墨玦这么使劲瞪墨晔呢,倒是令有一番爽快,但更想知道大白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困惑了她好久,虽然隐约猜得到,却没有人证实过。墨老大,“…”

酒果然是穿肠毒药,说错话了。“什么叫喝酒会变白痴?”黑杰克问,对这个问题非常的好奇。白夜把上一次的情况和众人说了一遍,众人纷纷喊惊奇,杰森这回也不生气了,倒了一杯酒,哥两好地拍着墨玦的肩膀,“来,墨二,我敬你一杯。”

“不喝!”墨玦撇过头去。楚离说道,“喝一杯让我们看看啊,再说,又能回来,又不是不回来,大不了你喝一杯,再喝一次,又恢复正常状况了。”黑杰克也表示非常的好奇。墨玦淡定地看杂志,墨晔摸摸鼻子,他发誓,他真是无心的,不是有意透露出去的。

“喂,喝一杯,我就认你是我妹夫。”杰森开始拿叶薇当诱饵,叶薇在一边笑道,“老大,做人要厚道,别欺负老实人啊。”“他是老实人吗?他说他找到老婆,我找不到老婆,这是哪门子的老实人?”杰森嗷嗷叫,“老子不把你嫁给他,他也没老婆。”

黑杰克附和,楚离点头,这一点他也赞同。叶薇暗忖,人家说的不是实话嘛,哎!容颜好奇地问墨老大,“为什么喝了酒会变成白痴呢?”墨老大说道,“不知道,小时候偶然发现的。”

“好神奇啊。”“一定很好玩。”“喝一杯吧,不是,喝一口就成了。”杰森笑着哄道,墨玦冷冷地道,“不喝!”不管他们说什么,都被墨玦的二字真言挡回去,杰森在想,他泼过去算不算?

“老大,别太过分啊。”叶薇笑道,虽然那她也看,但这是他们私下的事,她到不愿意墨玦再他们面前再一次浮现出大白的模样,虽然很可爱。“死丫头!”楚离微笑道,“墨二,你不是很爱薇薇吗?喝一口,证明给我们看。”

698

墨i很有性格地拒绝,老子不喝就是不喝,淡定地翻杂志,把众人漠视得一个彻底,杰森已经考虑着要不要把这杯酒泼过去了。他这要变白痴了,不会记仇吧?据说,自己打不过他,后路要留着呢。苏如花正巧进来,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笑了,推了推杰森的肩膀,“别欺负我儿子,变白痴多了,小心真回不了,薇薇找你拼命。”

叶薇诧异,“美人姐姐,变多了还会回不了的?”“嗯,他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就是,连续白了快一年。”苏如花笑道,叶薇赶紧说,“杰森,把你的酒杯给老子放下。”“小气!”杰森还真乖乖放下酒杯了,但仍然好奇,问苏如花,“为什么他会这样?”

“遗传问题。”“你也会?”“不是我!”苏如花笑道,也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非常爽快。众人便不在纠结这个问题,继续喝酒聊天,顺便说说最近的时事,虽然集体在放假,但该关心的,还是要关心的。叶薇一边打牌一边说道,“要是我三哥也在就好了,我好想见一见那个神奇的小侄女。”

“海蓝是吧,长得可漂亮了,安雅前些天才给我发过图片秀她家闺女,可爱死了。”容颜羡慕地说道,叶薇眸光一亮,要看照片,容颜摊摊手,“在伦敦那台电脑上,晚上让阿离调出来给你看。”“嗯,我也见过了,很漂亮的小姑娘。”

“长得像谁?我三哥?”“像安雅。”容颜笑道,叶薇颇为羡慕,恨不得现在就能抱着小宝贝。“薇薇,不如叫上你三哥过来。”黑杰克说道,他们一家都是极品,再加有一个小孩子,一定会很热闹。叶薇摇摇头,“不成,卡恩这隐患还没消除,安雅又不会武功,海蓝身体又不好,不要凑这个热闹了,等一切事情过了,我回A市去看他们,顺便也该给我妈咪扫墓了。”

众人一听,也觉得有礼。“叶三少最幸福了,娇妻幼女,还有一个无敌儿子,什么都不缺,真羡慕得令人妒忌。”楚离和黑杰克干杯,笑说道。十一道,“你让颜颜生一对,你也不缺了。”

“我奋斗这么久都不见动静,这是我的错吗?”楚离颇为无奈喊无辜。容颜窘,几个大男人在呢,杰森他们无所谓,毕竟墨家兄弟他们不熟,这话题一下子有点不习惯,“那绝对是你的问题。”

几个大男人一致点头。墨i在想,他也努力了很久,叶薇也不见动静,莫非也是他的问题?黛娜给苏曼端着一杯清茶进去,笑着提醒他休息一下,毕竟今天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卡恩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忌惮,今天安分了许多。苏曼喝了杯茶,点点头,下面那群喧宾夺主的家伙,都不知道谁是主人,谁是客人了,玩得乐不思蜀,他喝了茶,也觉得没什么事,因为有红外的关系,这里是私人府邸,几乎没人会来,若是有外人入侵,也会有警报,他去睡个午觉。

“你在这里看半个小时,有人送蔬果过来,你让人去接应一下。”“好!”黛娜笑道。苏家的府邸外,一名绝色女子亭亭玉立,平静地看着这座府邸,她看起来很年轻,也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有一头又长又直的黑发,额前散着少许刘海,几乎要遮住一双漆黑,冷硬的眸子。她眸若墨玉,黑白分明,但毫无情绪,宛若一潭无波的死水。空洞得没有一点色彩,却带着几分刀锋似的冷硬,但这一双眸子很漂亮。五官若是最出色的画家仔细勾勒出来一般,精致得无可匹敌。她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长裤,衬衫的下摆很简单地在腰间一绑,衬出她玲珑窈窕,黄金比例的好身材,她冷冷地站在风中,有几缕长发随着淡淡地飘起,飘过她的眼睛,更带着几分令人窒息的冷。漆黑的眼睛,映出这座府邸的样貌,现代和古典相结合,她脑海里浮现了一幕,又一幕,陌生,却又带着几分熟悉的画面。头,略有些疼,女子淡淡地凝眉,退开几步。身后车声响了,她一时因思绪太乱,没太注意,直到刹车声尖锐地响起,一名中年阿拉伯男子伸出头来,“你聋了,没听到喇叭声吗?找死吗?”

他的语气极不好,女子冰冷的脸好似一层面具似的,一点变化都没有,冷眸一凝,直直地扫向那男子,好似一股尖锐的冷气直扫而过,刮起一阵强劲的风,杀气直逼咽喉,那男子大吃一惊,匆忙躲进车子里,不敢再伸头出来。好可怕的女人I怕,且又绝色的女人。女子缓缓退到一边,中年男子开车,直驶向苏家大门,按了铃,黛娜本在收拾东西,听到声响往下一看,打电话让人开门接蔬果。骤然眸光一凝,看见了那名白衣黑酷的女子。

“咦,大小姐怎么出去了?”黛娜不解地蹙眉,画面上,几名苏家的仆人接送东西,搬运了好一会儿,那女子站在树下,直直地看着苏家大门,然后转身离开。黛娜颇为不解,苏曼下过禁令,不许别人走出苏家一步,不然后果自负,大小姐怎么私下出去了?而且…

她看着她的背影,这大小姐似乎有点不一样啊。白衣黑裤的女子渐行渐远,直到身影消失不见,黛娜摇摇头,兴许是看错了,但是,分明是大小姐啊…“黛娜美女,麻烦送几杯冰奶上来哦。”对讲机里传来叶薇爽朗的笑声。

“好!”

699

黛娜端着几杯冰奶上楼,顺便也拿了些容颜特意分下来的点心,因为一下子拿上去他们就抢光了,容颜经常做了两份,分批拿上去,免得他们一下吃得太猛了。刚在门口就听到他们的笑声,还有墨晔和楚离拼酒的吆喝声。她诧异的是,苏如花竟也在。“大小姐,你怎么也在这里?”黛娜不解地问,她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些,竟然上来了,应不可能才对,黛娜疑惑地蹙着眉。“怎么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一直在这里啊。”苏如花笑道,一边拿过点心来尝,容颜的手艺,她要是丑女都要把她娶回家,真是一块大宝贝。黛娜疑惑道,“我刚在监控室看见你在外面,我以为…”那几个大男人在喝酒聊天,没怎么注意这边的情况,叶薇和十一同时抬头,看向黛娜,她在说什么?“美人姐姐怎么可能在外面,她刚才一直在这里。”容颜笑道,“黛娜,你看错人了吧?”“可能是吧!”苏如花笑了笑,骤然笑容一僵,叶薇沉声问,“黛娜,你看见那人和美人姐姐长一模一样吗?还有什么特点?”黛娜把刚刚的见到的画面说了一下,再一次解释,“可能我真的看错了,那人看起来有点可怖,应该不是大小姐。”苏如花总是带笑的,妖娆大方又美丽,从未有过那么冰冷的神色,定是她一时眼花,看错了。叶薇和十一听罢,都沉了脸,十一跑到望远镜前往下看,外面一片平静,已什么都没有了,会不会是黛娜看错了?还是…真的是师父来了?十一回头和叶薇对视一眼,墨晔一直注意她的动态,忍不住问,“十一,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苏如花突然起身,出门,下楼,叶薇使了一个眼色,十一也迅速跟着她下楼,叶薇笑道:“打累了,先休息一会儿。”容颜和白夜自然没意见,白夜跑去和男人们喝酒,墨i过来扶住叶薇做下,墨晔问,“她们两人怎么了?”“我也不知道。”叶薇淡淡道。监控室里,苏如花调出方才的镜头,黛娜跟着她们下来,看她们神色不对,便去通知苏曼。十一震惊地看着镜头里的人…师父!果然是师父,她怎么出岛了?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会呢?苏如花也同样震惊地看着画面里的人,是如玉,的确是如玉,二十多年没见,她一点变化也没有,还是她熟悉的样子,苏如花几乎要红了眼圈,看了看时间,她似乎没走多远,苏如花转身,跑出监控室。“美人姐姐…”十一喊了一声,她一走,苏曼就来了,十一担心苏如花,也没说什么,和苏曼交代一声,追着她出去了“如玉!”苏如花大喊,沿着苏家前面的大道一路飞奔寻找,她是走路的,应不会走太远,才刚走一会儿呢,她迫切地想要见到如玉。“美人姐姐…”十一在迅速伸手拉住她,“回去吧,外面危险。”“**!”叶薇低咒一声,从望远镜里,她看见了苏如花和十一,两人好似在争执着什么,谁的脸色都不是很好。怎么跑到外面去了,万一碰上卡恩,那怎么办?“薇薇,怎么了?”墨i过来,从望远镜里看见苏如花和十一,微微一惊,“她们怎么跑出去了?”墨晔慌忙起身,看了一眼,迅速下楼,墨i一时没喊住,也随着他下去,白夜等人诧异,“薇薇,发生什么事?”“好像…师父来了!”“什么?”众人纷纷站起来,楚离和杰森等人过来,纷纷从望远镜里看,只看见苏如花和十一,纷纷问叶薇怎么回事,叶薇挥挥手,一时不答。“楚离,你回房联系一下岛上,看看师父是不是出来了。”叶薇说道,楚离点点头,和黑杰克一起出了房间,四周一片寂静。“靠,薇薇,你不是开玩笑吧?”杰森忍不住大吼起来。叶薇脸色严肃,“我也希望,这只是玩笑。”苏家外面。苏如花,“你放开我,那人分明是如玉,她还走不远,我要找她,她都回到家门前了,一定是知道我在,所以才没有回来,我要找如玉。”十一冷凝着眸,“美人姐姐,你不要…我师父根本就不记得你,也不记得苏家,根本不是因为躲着你,才避而不见。”“你说什么?”苏如花激动的情绪稍微平缓了些,疑惑地看着十一,“你刚刚说什么?”她一直以为,苏如玉误会她,怨恨她,所以这么多年一直避而不见,甚至宣布死亡的消息蒙蔽别人的视线,,却从未想过,她什么都记不得了。“前尘往事,我师父一概记不得了,你找她也没用,她不会认你的。”十一沉声说道,“我不知道她这一次为什么出来,但是,绝对不是因为你才不回苏家,她根本就不知道苏家是她的家。”不知道苏家是她的家。”“怎么会这样?弑天明明就治好她的记忆,怎么会又没了?”苏如花喃喃自语,“她发生什么事?她身边还有什么人?十一,既然你都告诉我了,索性都告诉我了。”“我…”十一抿唇,“我们先回去吧,师父应该走远了。”苏如花看着长长的公路,不见人影,一旁的树林,葱葱郁郁,也不见人影,她应该的确是走远了,苏如花一脸失落…如玉!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其实这样也好,不然定会痛苦二十多年,这样也好,是不是?苏如花眼圈微热。

700

众人看着画面里的绝色美女,纷纷玄幻了…白夜不可置信地指着她,难得变了脸色,“薇薇,你不是在说笑吧,她怎么可能是师父?”“靠,老巫婆带面具了,这你都不懂,笨蛋!”杰森吼了一声。白夜斜睨他一眼,非常鄙视,“老大,面具也不能做得和美人姐姐一个样子吧?”

杰森想了想,好像也是,他疑惑一问,“巧合?”众人,“…”十一缓缓道,“她的确是师父啦。”“你骗人!”白夜和杰森异口同声地回答,苏曼一挑眉,莫非他二姐还真是二十几年戴一张面具,以假乱真了不成?

“老巫婆那么丑…”“你说谁丑?”苏如花在他头上敲一个爆栗,抡起拳头,“说话小心点,小心我揍你。”“她的确是…”杰森坚持己见,坚持老巫婆很丑,毕竟是十余年根深蒂固的认知了,的确是不好看,他一下子还是无法接受,这么国色天香的老巫婆,那她以前又丑又凶的面相实在差太多了。但见苏如花抡起的拳头,杰森打算好男不和女斗,很经典地回了一句,“早知道老巫婆这么漂亮,老子就追她当老婆了!”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眼光都纷纷投射在杰森身上,诡异的寂静…“喂,你们什么意思?”叶薇扑哧一声笑出来,她和十一和白夜几乎是同时竖起拇指表示很钦佩杰森老大的勇气,“老巫婆你也敢要,老大,你不愧是老大,佩服!”

“老子说说而已!”“以貌取人啊,以貌取人,杰森老大,就你这样的,震不住老巫婆的,还想她当你老婆,一个小时你就受不了了。”白夜说道,摇头轻笑。他们师父的恐怖手段,即便他们已长大成*人依然记忆深刻。墨玦好奇地看着屏幕上女人,因为放大了,看得更清楚了,长得和他的美人娘真的一摸一样,除了那双眼睛,她的眼睛漆黑而诡谲阴寒,美人娘的眼睛是紫眸,潋滟美丽。除此之外,那里都一样,连那头又长又黑的直发都那么相似,发型几乎也差不多。太神奇了,双胞胎的品味会差不多吗?为什么他和他哥差这么多?奇怪了。

“墨玦,你看什么?”苏如花挑眉笑问。“她和你长得很像。”“我妹妹长得自然和我像,你和你哥也像。”苏如花说道,墨晔也端详着里头的人,蹙蹙眉,没说什么,这回好了,闹来闹去,竟然都是一家人。还打得天昏地暗的,真是够极品的。这老巫婆若是早点出来,或许早就天下太平了,怎么到现在才来?又为什么来利雅得,过家门而不入又是什么意思?他心中有好多疑问。就算她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她也应该知道,她几个徒弟都在这里,进来看他们,又不是看苏曼和他妈妈。

“美人娘,要是她也是紫眸,我都分不清谁是我的美人娘了。”墨玦说道,苏如花一愣,垂眸,只笑不语,什么都没有说…“薇薇,十一,你确定,这是老巫婆的庐山真面目?”杰森还是有点不相信。

“确定!”“为什么你们知道,我们不知道?”杰森不平了,一样是徒弟,怎么就差别这么大呢?“我们能偷看老巫婆洗澡,你们能吗?你们能吗?”叶薇没好气地说道,四周又是一片静默,白夜咳嗽了几声,额…

杰森竖起拇指,“原来你们从型这么邪恶!”叶薇很想一个拳头抡过去揍他。楚离和黑杰克过来了,十一慌忙问情况如何,楚离蹙眉,沉声道,“小奶包说,老巫婆离开岛上好几天了。”

“果然是师父!”“岛上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吗?”“他没说!”众人一阵沉默。“师父一个人在利雅得,她会去哪儿?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应该哪儿都去不了,刚刚就在外面,她应该知道我们都在这里,为什么没进来?”十一凝眉,略有些担心。卡恩上一次攻击苏如花,那说明,他是知道老巫婆真面目的,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但总归是知道…若是他再遇上老巫婆,可怎么办?苏曼淡淡道,“姐,二姐的朋友,你还记得吗?会不会去找她朋友?”

苏如花苦笑,“如玉自幼脾性古怪,沉默寡言,性子又太冷,她从小到大都没有朋友,即便她想要交朋友,也没人愿意接近她,何况她一点都不想别人打扰她的清净,怎么会有朋友?”

“我可怜的师父…”叶薇为苏如玉难过,虽然是早就猜到的事实,但还是觉得伤心。…“师父知道我们在这里,自然会联系我们,别太担心了。”杰森说道。“卡恩在虎视眈眈呢,若是碰见师父可怎么办?”

众人一阵沉默…十一沉声道,“我出去找她。”墨晔顿时拉住她的手,“不准!”十一眉心一沉,正要说话,楚离缓缓说道,“稍安勿躁,一时半会儿,卡恩不会那么快遇上师父,他今日不在外面,说不定暂时在计量怎么对付我们,别太着急了,等师父联系我们吧。”

利雅得郊区,一座清雅的庭苑前站立着一名绝色美女,女子白衣黑裤,带着一副墨镜,模样看起来特别的冷酷。这是郊区,甚为空旷,只有这一座清雅,小巧的庭苑。门前种着一颗松柏,已长成了大松柏,葱葱郁郁,她摸着松柏的树干,喃喃自语,“时间过得真快,你都长这么大了。”

701

很多年前,她还是一名少女的时候,含苞待放,亭亭玉立,亲手挑着树种,亲手种下这棵树,她曾以为,这里会是她永远的家,她期盼中的家,门前有一颗松柏,长青不老,永远守护。

很多年前的事情,早就封尘在记忆中,什么都记不得了,却惟独记得这个地方,这座院子,还有…

一名男人。

他叫墨弑天,她和他的关系似乎很亲密,断断续续的画面中,有她种树,他浇水;她淋雨,他撑伞;她练拳,他练剑;她撒娇,他纵容的画面。

模糊画面中的少女,是她,又似不是她,这二十多年来,她几乎没笑过,连表情都没有,在这个男人面前,会笑,会喊,会发脾气,会撒娇,会耍赖,会吵架…

那么陌生,又那么熟悉的画面,一拥而上。

她被封尘了那么多年的记忆,惟独记得这一段往事,或许,这是她生命中,难得欢乐的时光,所以铭记在心,难以忘怀。

如今站在这座院子前面,她踌躇不前,里头还有人吗?

如玉,如果有一天,你走散了,千万别忘了回家的路,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你。

耳边似乎响起谁的声音,这样柔情万千的话,这样沉重的爱,在他沉戾的语气中,那般的诡异,又那么的熟悉,他可还会在这里,等她回来?

这些年,又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推开门,很诧异的是,门没有上锁,这个半月门轻轻的开启了,毫无阻拦。

从外面看,这座院子里典雅又小巧,走进月门却发现,里面很宽,院子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茶花,品种各异,花色有粉,有白,有黄…非常漂亮,种满了整个小院子。

中间只余下一条小小的鹅卵卸,直通到主房…

她素来无表情的眼睛里,布满了惊喜。

她最喜欢的花儿。

好美的院子。

花香萦绕,迷人心扉。

她缓缓地走过卸,这是一处两层的小别墅,有很浓厚的古希腊风格,蓝白相间,在茶花间显得那么独特和典雅,回型长廊上挂着两个香塔,却没有点着香火,香塔似是有字,金色的香塔里面挂着两个人的名字。

苏如玉,墨弑天。

她眉心拧了拧,指尖骤然用力,几乎扯断了香塔的线,风吹过,香塔轻摇,两人的名字若隐若现,她的心头如被针刺了般。

二十多年前的少年面无表情地挂着香塔,小心翼翼地写着他们的名字,少女在一边道,“你真信这东西?”

“不信!”少年斩钉截铁地回答。

传说中,只要在香塔里挂着彼此的名字,挂在门前,两人的感情变得长长久久,永不分离,这是古希腊一个很遥远的传说,少年无意中翻阅到,第二天就买了香塔,挂上他们的名字。

少女挑眉,“不信你挂什么?”

“老子高兴!”

“那您老慢慢高兴吧,恕不奉陪了!”少女挥挥手,作势欲走。

“苏如玉!”一声怒吼从背后传来,少女眉梢一挑,环胸回头,少年眸色阴鸷,一脸诡谲之气,大有几分暗黑王者霸气,“你来挂这个!”

他摇了摇那个带有他名字的香塔。

“我又不信!”

“我也不信!”

“挂给谁看?”

“让你挂就挂,哪儿那么多废话!”

“姓墨的,你有种就再说一次!”

“为了证明我有种!”少年阴鸷沉眉,“让你挂就挂,哪儿那么多废话?”

少女扑哧一笑,拎着香塔小心翼翼地挂起来,内心无比的虔诚,法老啊,虽然我不怎么信您老人家,不过还是求保佑。

少年早就挂好了,就等着她,刚一挂好,少年骤然扳着她的肩膀,把她抵在一旁的白玉柱上,俯首攫住她的唇舌,又狠又重地吻。

一旁金色的香塔在风中轻轻地摇曳。

画面愕然而断,她恍惚回过神来,那一幕好似很真实地在她面前上演,十六七岁的她笑靥如花,眉宇间带着淡淡的甜蜜,一看便知在热恋之中。

她唇角略一勾,二十多年,物是人非。

这香塔…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