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道上开始渐渐有了名号,却不再是苏如玉。

“苍狼?是傅金吧,你一直和他在一起?”他们是最好的搭档,曾经亲密无间,二十多年前无人能敌,竟是他从中作梗…

他记得当时的确有传闻苍狼和一女杀手横扫无敌,但当时他心灰意冷,意志消沉,无心道上风起云涌,一直处于半隐居状态。

没想到,竟是他们。

“他后来背叛了组织,下落不明,不知去向。”苏如玉淡淡说道。

“你的记忆为什么会没了,我明明是治好你,怎么会还没了记忆?是不是他干的?”墨弑天目光再一次凶狠暴戾起来。

“不知道!”苏如玉说道,她如今的记忆也不全,就记得他一个人。

墨弑天捧着她的脸,端详着这张他思念了二十多年的脸,其中的苦痛和酸涩,只有他一人知道,这些年,痛到极致他是怎么度过来的。

可幸好,他熬过来了,没有真的死了。

不然,他们真的就阴阳相隔。

成为彼此最大的遗憾。

他的指尖依然在微微的颤抖着,轻声说道,“如玉,这些年我每天都会看见你,每天都能触碰到你,可从来没有一次,这么真实过。”

“你病了!”

“我知道!”墨弑天沉声道,“若你不回来,我宁愿永远这么病着,在这里走到我生命的尽头,有这个家,还有虚幻的你陪着我,走到最后。”

她心头沉沉的,听着有几分可怖之感。

幸好,还活着。

有些人明知道虚幻和现实的区别,却宁愿一直病着,因为病痛让他感觉快乐,而现实让他绝望,他逼不得已,只能选择,虚幻的,有她的世界。

她回来了,他的病也会痊愈,这是就是他一生的药。

“如玉,你不准再离开我了,听见没有,我不管过去怎么样,也不管你是否原谅我,我都不准你再离开,除非我死,拉着你一起陪葬。”墨弑天骤然阴狠地说道,声音又沉又重,他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唯独她离开他,绝对不准,不允许!

苏如玉冷冷的看着他,正要说她记忆的事,骤然被他扣住,拉入怀中,俯身攫住她的唇舌,他吻得又急又猛,一点反应的时间都不给她,好似饿极的狼,终于寻求到他的食物,拼命的,贪婪地享受着食物的美味。

她略有些反抗,她还有话要和他说呢,却被墨弑天扣着手,反剪在身后,整个人在他怀里,揪着她的舌尖,没完不了地吮吻,把她堵得严严实实的,似是更不甘心,吻得更深,几乎顶到她的咽喉处,苏如玉有些受不住他这么狂猛,巧妙地挣脱他的手,单手在他腰腹间一顶,略微退开了些,“我有话要和你说。”

她气喘吁吁,墨弑天漆黑的眸中升腾着qing欲的光,诡谲又疯狂,“我要你,我要真实地感觉你!”

他没有让苏如玉说一句话,又蓦然堵住她的唇,硬着拉着她的手绕在他脖颈上,一手沿着后腰抚摸着她背上娇嫩的肌肤…

呼吸,顿沉了,他的动作粗鲁得吓人,一点怜香惜玉都没有,只有狠狠的掠夺…

苏如玉一愣,人已被墨弑天抱着翻转,压在白玉石上,墨弑天手稍微一用力,衣服碎裂的声音顿起,他只手撕破了她的衬衫,远远地丢到茶花上…

女子姣好的肌肤,尽露眼底…

706

苏如玉大怔,挥手就打,墨弑天的身手本就比她强,很快就驾住,把她的手紧紧地扣在一边,那一双漆黑的眸亮得惊人,死死盯着她,一字一字吐出,“不准拒绝我!”说罢俯身,再一次攫住她的唇舌,扯开自己衬衫,扣子因为他的暴力散落了一地…

他疯了,他们还在院子里呢?夕阳的光淡淡地笼罩在纠缠的两道身影身上,她的脸不知是因为漏*点,还是夕阳的映衬,酡红一片。“墨弑天…你…”苏如玉往后缩着身子躲着他攻击,却被他扣住肩膀往后拉,更是贴近了她,唇舌在她胸前攻陷她的领地。或啃咬,或重重地揉捏。她能感觉到他昂藏威胁地抵在她那处柔软处,苏如玉大羞了脸,也被他的凶狠吓着了,他粗鲁的动作哪像是那啥…

分明是qiangbao嘛。那些零碎的片段又一次羞涩地浮现在脑海里,她知道,他们不是第一次了,但分别二十多年了,第一次见面就…多少有点觉得不妥,却没有拒绝他。她的身体和心,都不想拒绝他,只想抚慰这二十多年来,彼此孤独的灵魂。

“如玉,如玉…”他一边含着她的胸前的蓓蕾啃咬,一边喘着粗气,喊着她的名字,似要等她回应,苏如玉脸颊酡红透了…他激动得失了耐心,指腹在她的柔软处一阵抽、刺,没等她足够湿润,他本失了耐心,也受不住这股灼痛和想要她的强烈渴望,狠狠地进、入她的身体,二十多年没有人造访的幽径一阵紧缩,苏如玉难受地蹙眉,撑着他的肩膀往后躲去,他却如影随形,没给她一个喘气的机会,开始强猛地掠夺…

她死咬着唇,承受着他急切的yuwang,天上云彩绚烂,一片美丽,她却无心欣赏,所有的感觉都好似涌到两人衔接之处,灼热的羞红,令她脸色如血。“如玉,我想就这么要你…一直做到死。”墨弑天吻着她的耳垂,一句话狠狠地落在她耳边,苏如玉一惊,骤然拉着他的脖颈,吻上他的唇…

“好啊,有种你就先不要晕了!”苏如玉冷冷地送出战帖,墨弑天骤然一阵大力冲、刺,很显现接下了她的战贴…这是自己女人对他的羞辱啊,还特意提了晕过去,他一定要雪耻…

如玉…你一定不知道,多少次我在这样的梦境中醒来,羞耻地发现自己如此想要你,你却不在我身边,如今你回来了,这二十六年的份量,你都要还给我。这是你欠我的。回来,真好!他揪着她的唇舌吻着,时而粗蛮,时而温柔,享受着她脸上妖媚的神色,享受着她呜呜的嘤咛声,他狠狠地要了两遍后,故意逗弄着她,苏如玉一个着急,想都没想起身在他胸前一咬,似乎咬到一颗小红豆,墨弑天的热情又一次被她无意引爆了…

花园,一片春光。苏如玉都不知道他要了多久,她都感觉到有些刺痛了,夕阳早就下山了,漫天星光一片灿烂,不会真要做到天亮吧?两人都在自幼训练,有一副极好的体力,苏如玉有些后悔自己的好体力,明明累得要死,却还能主动去迎合他…

最后他抱着她回到卧室,把她压在床上继续,苏如玉好话说尽,应了他的要求又说了很多羞人的话,他却依然没有放过她…最后实在是受不住了,慢慢地失了意识。…苏如玉醒来的时候,天还是暗的,浑身酸痛得要命,动一动都觉得疲软,骤然一惊,偏头却见一双黑得发亮的眼睛在紧紧地盯着她看。

“我睡多久了?”“一天一夜。”“禽兽!”苏如玉吐了句,这丢人,做ai做到昏倒,看来不是她高估自己的体力就是低估了墨弑天的战斗力***的不是人。突然脸色一僵硬,下身那明显的肿胀感觉让她意识到一件事,这家伙竟然还没从她体内撤回来,就这么…一天一夜?苏如玉的脸一下子红了?!墨弑天死死地盯着她看,她想了想,为了避免自己又被折腾,实在是太累了,她动也不敢动,转了一个安全的问题,“你也睡醒了?”

“我没睡?”没睡?不会她都昏迷了,他还能做吧?那也太禽兽了。但下一句她就痛彻心扉了。“我怕睡着,你又不见了。”墨弑天沉声道,精准地击中苏如玉的心脏,疼得窒息。这个傻瓜!他有精神病,看过太多幻想,失去过太多次,所以怕了。苏如玉握着他的手,缓缓道,“我不会走的,要走,也会和你说一声。”

“哪儿都不准去!”墨弑天骤然翻身,紧紧地压在她身上,捧着她的脸,沉声道,“哪儿都不准去,听见没有?”“我还有事要办。”“不准,要走也要一起走。”墨弑天沉声道,死死地看着她,似乎她不答应他就要灭了她。

“好吧!”苏如玉应了声,本想寻机会问问他,他们之间的事情,但此情况,似乎不合适,他还在她的身体里,这么嚣张的…“那个…你是不是先出来一下?”苏如玉忍不住道。墨弑天深深地看着她,眸光骤然微沉,苏如玉敏感地感觉到某人的某个身材部分在茁长了…

靠!“你休息一天一夜,够了吗?”“不够!”苏如玉当机立断。“够了!”墨弑天骤然狠狠一顶,又开始要她,他还没要够…“墨弑天,你这禽兽!”“是你说的,我还没晕呢,继续!”

苏如玉,“…

请假贴!

有些姐妹问,五一加不加更,这个问题令我很纠结,盖着龟盖说声,抱歉,让你们失望了。

*

明天要赶早班机,今天一天都在买东西和收拾行李,明天要到晚上才能收拾好,所以明天更新时间不定,或更,或不更。再抱歉。

………

*

祝姐妹们五一愉快,谁来上海可找我玩哈!(^o^)~

祝大家节日玩得愉快!…系统要300字,鄙视。

707

苏如玉再醒来,身边的人还是睁着一双漆黑的眼睛在看她,很明显的睡眠不足,但却不知疲惫,就这么死死地看着她。

她心中骤疼,真是一个疯子,他说得对,这是她的疯子。

身体酸软得一根指头都不想动,下身刺刺地疼着,这人真是禽兽,这一次总算没和上一次依然埋在身体里,总算是安全了些。

她可受不住他再来一次了。

丢脸死了。

既然zuo爱做到昏迷两次,若是被人知道,她的一世英名都毁了。

“墨弑天,你睡一下吧,我保证你醒来还能看见我。”苏如玉说道,墨弑天死死地盯着她,硬是不肯睡,苏如玉又疼又怜。

她知道他爱她,她的身心也不想拒绝他,只是…

“弑天,要怎么样,你才肯睡觉?还想做?”苏如玉冷冷地道,她的音色一贯这么冷,听得来有几分冰冻的感觉,但墨弑天却一点也不在乎。

这是他熟悉的音色,这是他熟悉的如玉,他的如玉。

“我不困!还想做!”

苏如玉,“…”

果然禽兽!

“你的眼圈黑得不成样子。”苏如玉缓缓道,“你睡醒了,我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你这样的状态,我没法问你。”

“什么事?你说。”墨弑天问,手却紧紧地抓着她的手,绝色的眸即便再疲惫也全神贯注,打起十二分精神。

“你睡一睡,等你清醒,我们再说。”

“我现在很清醒。”

苏如玉恼怒了,顿时沉了眉,不悦的感觉极明显,眸光闪过一簇火焰,她怒,他更怒,眸光阴鸷,凶狠地瞪着她。

她心中一叹,这确定是爱她的男人吗?凶狠得要吃了她似的。

“我的记忆不全,而且…我才刚记起你几天,过去的事情,你一五一十告诉我。”苏如玉沉声说道,一点也不隐瞒自己的真实情况。

她这一生光明磊落,从未负过别人,也从未欺骗过谁,更不会说什么婉转的话,一贯直来直去。

苏曼给叶宁远透露了一个消息,十一身体不行了,他和白夜没有研究出她的解药,她的病情突然失去控制,变得很危险。

叶宁远把这消息告诉了她,她心中震惊,本从他的电脑里看资料,却不曾想,看见了墨晔的照片,登时觉得头一阵刺痛,仓惶离开宁宁房间。

就长相而言,墨家父子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墨玦这模样和她记忆中的墨弑天,几乎完全重合了,苏如玉一时受了不小刺激。

一阵疯狂之后,竟然想起了利雅得一些零碎模糊的片段,还有这一段清晰的记忆。

她离开岛屿,一是为十一的病,二是为了这段记忆,还有这个人。

谁知道到了利雅得,却听闻十一安好的消息,苏如玉冰雪聪明,立刻想到是苏曼借着小奶包的嘴巴故意引她出岛,她彼时也释怀了。

十一的身体自然暂时无碍,她便寻找记忆中那座庭苑,二十多年了,利雅得早就不是她记忆中的利雅得,可回家的路,她却记得一清二楚。

这座庭院,也二十年如一日,保存得极为完好,一切好似和她没有离开过似的。

她想要知道,她和墨弑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分开,她为什么要失忆?他定是做了对不起她之事,不然方才不会一口一声原谅或不原谅。

她只记得这段温馨甜蜜的岁月,所以她对他的感觉仿佛也回到了这段岁月,所以身心都没拒绝他,宛若他们还在情最浓时。

如今她依然也觉得,他们还处在那段岁月中,谁都忽略了现实。

但…

她不想自欺欺人,她要知道全过程,原谅可否,听过再说。

墨弑天握着她的手骤然紧了,如玉…

如玉…

原来你没了记忆,只记得他们在这座庭院里的岁月,是吗?因为这是你这辈子最开心的岁月,是吗?二十多年前,她坐在栏杆上,俏皮地晃荡着脚,他在她一边扶着她的腰,深情不悔。那是年少轻狂的岁月,她脾性古怪,性子冷酷,杀戮果决,可在他面前却有着少女的情怀和少女的敏感,俏皮,不再是不言不语,不笑不话的脸。

她说,这是她这辈子最快乐的日子,她一生都会记住。

这也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一段日子,他一生也会记住。

他已放弃了所有,权势,财富,早已尽抛,袖手天下,和她过这种幸福又安宁的日子。

可不曾想,还是起了变故。

如玉,原谅你只记得这段岁月,他早该想到了,她没死的消息他太开心,冲昏了脑袋,没了理智。一时忘记了,如玉是那么纯粹刚烈的性子,她那般恨他,怎么会任他为所欲为,怎么会再心疼他,爱他…

原来…是记忆没了。

他们又回到当初决裂的起点吗?可这一次,他定要死死地抓住她,再不让那绝望的一幕重演,再不会…

“如玉,你给我一些时间,好吗?”

“你看起来并不想告诉我。”

“是!”墨弑天毫不犹豫地回答,明知她会恨他,他怎会再说?他恨不得她什么都不知道,自此什么都忘记了,永远留在他身边。

“你真诚实。”

“当年你和约定过一件事,互不欺瞒,宁可残忍,你也不要谎言。”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