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墨弑天和苏如玉在某一方面是相似的,宁可是真相,即便是最残忍的真相,他也绝不会以谎言欺骗对方。

唯独欺骗的一次,是洗了她的记忆,又亲手恢复她的记忆。

他就唯一的一次,骗了如玉…

708

“你什么时候想说,我听。”苏如玉淡淡道,转而沉了脸色,“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睡觉,二,把以前的事情说给我听。”墨弑天死死地盯着她,很老实地招供,“我两都不选!”

本以为苏如玉会生气,谁知道她冷冷地看他片刻,骤然欺身近了,一手勾着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唇,墨弑天一愣,她极少主动的…除了那段快乐日子,她彻底取悦了他,他以为如玉真的还在这段岁月中,深爱着他,即便知道是一种假象,他也得到极大的满足。墨弑天就愣了几秒钟,立刻化被动为主动,缠着她狠狠地亲吻,骤然觉得脖颈一疼,墨弑天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苏如玉劈晕了他。美人计,果然百试不爽!总算能让他睡一段时间了,这么睁着一双黑眼圈看着她,他不在乎,她很心疼,苏如玉起身,本想穿衣裳,骤然响起自己的衣服都被这暴力狂撕碎了…

什么都不剩,这身子点滴淤青简直没法看,苏如玉暗暗咬牙,起身,从衣柜中拿过他一条黑色衬衫,进了浴室梳洗…洗好澡,没有内衣裤穿,索性就不穿了,直接套上他的衬衫,这衣服穿在她身上很合适,露出两条又白又直的腿,看着自己腿上的青紫,苏如玉挑了挑眉,挽着袖子下楼。肚子饿了。

厨房厨具一应俱全,然而…冰箱除了面包和鸡蛋,什么都没有,连一瓶酒都没有,墨弑天自己一个住,不会天天就吃鸡蛋和面包吧?厨房挺干净的。她在大厅找到一本记事薄,上面写着超市的电话,苏如玉拨了电话,“超市吗?帮我送一袋米,一份生牛肉,两斤土豆……”

一连窜报上需要的东西,苏如玉才放下电话,超市在这里附近,东西很快应该送过来,她无聊拿过报纸看,却发现报纸是两年前的旧报纸。苏如玉丢开,骤然想起来,买东西要钱的,她没带钱。她匆匆上楼,本想叫墨弑天,但一想到他刚睡下,她心有怜惜,也就没叫他,在卧室里里找了一会儿,没发现有钱…

她又去书房找了一会儿,也没钱。楼下,有人在喊了。苏如玉下楼,刚出门就怔了一下,自己的内衣裤,衣裳什么的被那禽兽撕碎,有的在卸上,有的在茶花上,她一股脑儿扫过来,靠,她的枪支都散在外面,苏如玉转了转眼眸,把衣服扫在一边,把枪支顺势藏在身后。送货的是一名很年轻的小伙子,乍一见一名长发美女,一身风情,穿着一件男人的黑衬衫,窈窕身材若隐若现,最特别的露出一双白嫩的大腿,他看得眼睛都有点直了…这美女白皙的大腿上还有很明显的吻痕,掐狠什么的…

唇红得很艳丽,且有些红肿,一看就知道刚刚做了什么。苏如玉的美貌,少有人能够匹敌。且又是这么诱惑的一幕,小伙子一个受不住,鼻血哗啦啦地流,一时都忘了把账单给苏如玉,拿着账单一边留着口水看苏如玉,一边擦鼻血…

苏如玉眸光危险一眯,杀气毕露,那小伙子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颤,却见账单上一片猩红,他失态地以袖子去擦鼻血,一边和苏如玉道歉,且给她报账目。苏如玉道,“我没钱!”

小伙子正擦鼻血,骤然抬起头,没钱?没钱也让送货?有没有搞错?“小姐,你不要为难我,我…”“我没钱!”苏如玉再一次说道,“明天送,你先滚!”此人看她的眼光太过放肆垂涎,她不喜。

“不行,小姐,要不,来一回,算是你…”“要来一回吗?”苏如玉举枪,冷冷地朝着他的下半身,扣动保险,那小伙子吓的脸色惨白,如一股幽灵般,迅速开车飘离。苏如玉拎着货物折返,按分类弄好,冰箱总算是塞满了,苏如玉算着墨弑天睡觉的时间,以他的脾性,多半几个小时就会醒来。她收拾了厨房一会儿,开始炖牛肉。已经好久没有亲自下厨了,都快要生疏了,把需要的食材都洗了准备好,时间还早,她让牛肉炖着,自己去后院,这庭苑又后院和前院。

前院一片茶花,后院也有一片茶花,但后院的空间很明显大很多,且有一座坟墓,苏如玉好奇地走过去,竟是一块空碑,没有碑文,什么都没有。这是谁的坟墓?坟墓前,有一束茶花,看似是昨天放在,苏如玉眉心一拧,这是她的坟墓,墨弑天以为她死了,所以立了墓碑?可是为什么没有碑文,里面躺着的人是谁?她颇为好奇。四周一片青葱榆木,很是高大,阳光如碎金般淡淡地扫下来,她心头沉沉地疼。墨弑天,既然如此爱,为何相负了?她不明白,可恨的是,她想要记起来,却不能如愿,只能懵懵懂懂的,知道后面一定发生了变故,却不知道什么,只任这一段甜蜜的岁月,淹没了她。苏家。叶薇等人看着前来的萍儿,有些错愕。

“小丫头,你都长这么大啦?自己出任务了?”叶薇笑问,萍儿欢快地腻在她身上,笑着点点头,“师姐,我想死你了。”“滚,你想我揍你吧!”“师姐,你真无情!”十一问,“师父呢?”

萍儿惊诧地看着苏如花,“咦,她怎么和师父戴的人皮面具一模一样啊,好神奇啊,不对…眼睛不一样,师父太厉害了,竟然未卜先知?”“笨蛋,以前那个才是面具!”*

709

墨弑天醒来的时候,卧室依然一片黑暗,身边的床位早就冷了,他本来睡眼惺忪,骤然浑身一个冷颤,醒了过来。

如玉呢?

莫不是走了?

他睡意全消,披了件睡袍带子都没系好就匆匆拉开房门跑下楼,和卧室的黑暗不同,外面一片光明,暖暖的阳光铺了一地。

满室香味。

苏如玉听到砰砰的急促下楼声响,诧异地回过头来,却见墨弑天站在她身后,惊魂未定,他穿着黑色的睡袍,带子松松地开着,领口几乎成V状,从领口开到腹部,健美的胸膛半隐半现,这模样看起来异常的性感和风华,仿佛一头华丽的猎豹。

墨弑天看她,同样也是逼人的性感和风华,自己黑色的衬衫在她身上轻轻地拢着,好像是他亲吻着她全身的肌肤,如今完美地贴近她的身子,那白皙的大腿上,那隐约的吻痕更令人遐想。

性感又完美。

他一颗慌乱的心,微微定了,如玉还在,她没走,她还在。

墨弑天走进厨房,本来宽敞的空间一下子觉得拥挤了不少,墨弑天一把从背后抱住苏如玉,埋头在她侧颈,嗅着她身上诱人的香气。

一语不发,就这么抱着她,嗅着发里的香气,他真觉得满足了,一颗空虚的心都被她填满了,如玉,如玉,天知道,我如此爱你。

“睡得好吗?”苏如玉拍了拍她腰间的手,却被他紧扣着,十指交缠,更是把她搂在怀里,苏如玉心头一暖,是谁说过,这样的动作蕴含了多少的怜惜和眷恋。

墨弑天啊,墨弑天…

你真让我为难。

“好!”墨弑天沉声说道,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清蒸的鱼,他的唇角缓缓地掀起一抹弧度,她在给他做饭?是吗?

本不觉得很饿,此刻却觉得自己能吃下一头牛,只要是她做的,毒药他都甘之如饴。

“你去梳洗,下来吃饭。”苏如玉说道,关了火,这是最后一道菜了,她都诧异自己为何如此了解墨弑天,时间算计得分毫不差。

最后一道菜做好了,他也起床了。

真及时。

“我就这样吃,饿了。”

“你脏死了,赶紧去!”苏如玉一脚踩在他脚背上,“顺便洗个澡再下来。”

身上都是那股味儿…

令人脸颊发热。

墨弑天狠狠瞪她一眼,“我下来你要不见了,你就死定了。”

“哼,我不见了,你找得到?”

“不洗了!”

“滚!”

两人互瞪ing…

最后墨弑天败了,讪讪地上楼,洗了洗,哼!才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又披着另外一件黑色的睡袍下来,头发还滴着水,一甩头,水珠乱飞,苏如玉受不了他,靠,洗的是什么澡啊,这么神速?

他光明正大地坐着看苏如玉,等着被喂食,俨然一副老大的气势,眉梢间藏不住的激动和喜悦,还有几分淡淡的满足。

墨弑天不是一个情绪外露之人,却让她看到这样一幕,苏如玉暗忖,算了,吃点亏,伺候他也算值得了,于是也就不计较了,给他盛饭,布菜,或许真是潜意识的记忆在作祟,这一桌子菜,都是墨弑天的最爱,他好似回到了他们最无忧,最幸福的岁月。

她为他,洗手作羹汤,他在一边痴痴的笑,闹着要学,被她一脚踢开,冷冷地掷一句,有我在,你学什么?

那句话彻底取悦了他,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话里的意思已是要为他做一辈子的饭,所以他可以什么都不用学,等着她给他做就成了。

可后来,他们都违约了。

“看着我做什么?还要我喂你吗?”苏如玉冷冷地扫向他。

“你要喂,我会很享受。”

“滚!”苏如玉冰着脸丢出一字,狠狠地往他碗里又夹了一块炖牛肉。

墨弑天心花怒发。

“如玉,你的手艺比以前更好了。”墨弑天狼吞虎咽,恨不得把她做的菜都吃光,这是他吃过最怀念,,最爱的味道。

这么多年来,唯一记住的味道。

“得了,我很多年没动手了,说假话吧你。”苏如玉抿着唇,却有一丝淡淡的笑。

“你真难伺候,说你好也有意见。”墨弑天咕哝,老巫婆的听力一等一的好,冷冷一笑,睨着他问,“你今日才知道吗?”

“早就知道了。”

“哼!”苏如玉冷冷一哼,墨弑天埋头苦吃,她看不过去,缓缓道,“你吃慢一点,没人和你抢。”

“你不是人吗?”

苏如玉,“…”

靠,这是人说的话吗?她咬牙,一只筷子疾射向他的手,被墨弑天轻松躲过,他得意地扬起眉,“如玉,我的身手比你好。”

“这二十多年,我天天训练,你天天颓废,你还有那自信?”老巫婆挑眉,笑意多了一抹玩味,她知道墨弑天身手很好。

少年时期,他们比试过,总是他赢,她心高气傲,总是想要赢他,寻了无数法子,却终不能赢了他,他也真够木的,明知她的心思,却没有如她所愿过一次。

墨弑天美滋滋地咬着炖牛肉,淡淡地说道,“颓废的是灵魂,不是身手,我是练武奇才,给我再败二十年也还有得剩。”

“自恋!”

墨弑天自得扬眉,吃着他的美味,苏如玉看着他,缓缓道,“既然宝刀未老,不如随我出去一趟,有个人你来解决一下,如何?”

“老子没空!”墨弑天头都没有抬起来,沉声说道,他才和苏如玉相聚,这时候谁敢来打扰他,谁就是自认倒霉。

别怪他翻脸不认人。

710

吃过饭,苏如玉让墨弑天洗碗,墨弑天却一直盯着她那粉嫩的大腿一下瞅着,特别是那些淤青的痕迹,眼光里飘着一股暗火。颇有一种要把苏如玉按在地上,再好好地来一回合,手都不老实地从她腿上钻到她腿心间,察觉到她里面竟然什么东欧没穿,墨弑天里暗藏得一股火儿唰得立刻升腾起来,扣着苏如玉的手往怀里撞,让她安稳地坐在她腿上,自己的手却不老实地伸进她的衣裳里抚弄。靠!苏如玉心里骂了一声,这个精虫充脑的混蛋,他不休息,她要休息啊,这身体都在严重地抗议她使用过度了,再使用她非废了不可。墨弑天却不管她的反抗,他太想要如玉了,早在下楼的时候看见她没走,穿着他的衣服,那么性感,那么的美丽,他弄出来的痕迹还那么的明显,在黑色的衬衫下,有一种禁忌的youhuo。墨弑天想了她那么多年,哪儿受得住这种蛊惑,想要她的yuwang强烈得他不想去压抑,也让他很想随心所欲。他扣着苏如玉,一边吻着,一边抚弄着,呼吸逐渐急促起来,少年时代,血气方刚的时候,他很迷恋如玉的身体

,这么多年过去,他们都不再年轻了,可他对她的爱和迷恋却不减一分,一如十七八岁时候,那个冲动的墨弑天。也只有她…他松开她的唇,转而攻击她白嫩的脖颈,手更放肆地探索,苏如玉忍不住嘤咛了一声,又立刻咬着唇,她勉强挤出一点理智来,沉声说道,“墨弑天,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你不想要我吗?”墨弑天吻着她的锁骨,沉沉地说道,语气里藏不住的漏*点和邀请。他想要她,想要得发疯。一次怎么能够?一天怎么能够?远远不能满足他寂寞了二十多年的心灵。他在她胸前重重一个吸吮,苏如玉差点溃不成军,撑着他的肩膀就要远离他,可他看出她的想法,硬是扣着她,不让她离开。

“如玉…”苏如玉深呼吸,胸口起伏着,更把自己送到他嘴边,他自然很乐意地品赏她的柔软,骤然一个用力,胸上一个刺激,她在他肩窝呜呜地叫了两声,受不住这样的刺激…

但下身着实疼得厉害,都破了皮,断不能再承受他的漏*点,苏如玉捧着他的脸稍微退离了些,身子往下滑,腻在他的怀里。她捧着他的脸,柔情万千地吻着,轻轻地咬着他的下唇和下巴,她知道,这是他的敏感区,墨弑天果然大大地激动起来。他想要动,狠狠地埋进她的身体里,却被苏如玉制住,她的手伸进他的睡袍中,握住坚硬的昂藏,有技巧地取悦着他。这禽兽,怎么就这么兽性呢?感觉自己手心中的某物越来越膨胀,灼热,坚硬得令人脸红,她就忍不住想骂。她不是不喜欢让墨弑天碰,相反的,她也渴望着墨弑天,然而,纵欲的身体总要休息,谁像他这么没节制。他灼热的呼吸一直扑打在她脸颊边,苏如玉面若桃花,呼吸也略有些不稳,身体略微在他身上摩擦着,却坚持不肯让他主动。

“如玉…”他轻咬着她的耳垂,苏如玉微疼,咬了咬牙,骤然一个狠劲,墨弑天腰眼一麻,她便感觉手上湿润…“如玉,松手,我要你。”墨弑天释放过一回,尚不满足,想要更进一步和她交融,如玉抽过餐巾擦手,狠狠地瞪他一眼。

“摆脱你节制一点行不行?”苏如玉恼怒,一巴掌扇过去,“我伤了,这几天都不准碰我!”“不行!”墨弑天自不干,“如玉,你不能这么残忍。”“你想我,还是我的身体?”

“废话,若不是你的身体,我会想要?”墨弑天恼怒瞪她,别人的身体,脱光了他都没兴趣。“…”苏如玉倒是没话说了,但转而火气也上来,“喂,墨弑天,你好歹也疼一疼你的女人吧,你禽兽那么久,我都出血了。”

你的女人这句话让墨弑天愣了一下,本有些欲求不满的心被这句话填充得满满的,他的女人啊,如玉自己说的,啊,真让人开心。但…“出血了?真的吗?我看看。”说罢就理直气壮去掀苏如玉的衬衫,她一个着急,掐住他的脖子,一脸杀气,“别太过分啊。”

墨弑天,“…”缓缓放下手,不看就不看,又不是没看过。她伤了身子,所以才拒绝他吗?而且又不忍心让他受苦,所以才会用手帮他?是这样吗?如玉变得善解人意多了,以前他是哄生哄死,她就是不肯主动帮他。以前血气方刚,少年的时候更毛躁,对这方面的需索更厉害呢,他都觉得他现在已经节制很多了。这句话想着想着决来了。苏如玉的脸黑了,节制?他现在节制了?那以前是怎样?靠!虽然记忆里的,这家伙的确很禽兽的…

“干嘛这么看着我?男人要是太节制了,肯定是他的女人没魅力,应该重新找一个。”墨弑天理直气壮地说,苏如玉哭笑不得。她这是要为自己的骄傲喝彩吗?恐怕也只有墨弑天会此般对她吧,她微微笑了,“行了,我知道我很有魅力,所以麻烦你对手能拿出来吗?今天就这样了。”

墨弑天很郁闷地把手放开,苏如玉说道,“今天随我一起出去吗?我要去找我的徒弟们。”他脸色一变,顿时阴沉了,他不喜欢什么甲乙丙丁破坏他们的刚刚的重逢。苏如玉淡淡道,“当然,你要不去也可以。”

711

墨弑天狠狠瞪她,骤然一把抱起她,坐到沙发上,让苏如玉安稳地坐着他腿上,耳鬓厮磨了片刻,墨弑天轻声问,“我记得你最不喜欢有人扰你平静,怎么会收徒弟?”“这些孩子都很…很可爱。”苏如玉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她和叶薇他们之间的感情,其实他们就如同她的孩子一般,她看护着长大的,在他们最需要帮忙的时候,也曾拼了性命去帮忙,她对他们严厉,却是对他们最好的教育方式。这些年处得都不错。

“孩子…”墨弑天握紧了她的手,如果,他和如玉的孩子没有死就好了,他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就听到孩子死亡的消息,那阵子如玉伤心欲绝。若是他活着,应该有墨晔墨玦那般大了,可惜…他心中咬了咬牙,抱着如玉说道,“我们生一个。”

“…”苏如玉回头看他,冰冷的脸上有龟裂的痕迹,仿佛听得到什么不可能听说的事情,那表情看在他眼里很是可爱。“你没病吧?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墨弑天扳着她的脸,左看右看,下评论,“我怎么看你都没有三十。”

“哦,我在你心里永远十八?”“那倒不是,现在看起来二十八差不多,你要是把头发扎起来,穿个校服能去当大学生。”墨弑天如实评价道,并不是因为他爱苏如玉,情人眼里出西施,而是事实本就是这个样子,“我记得你的气场太冷了,整天没人气的,冰气都把你冻得延迟衰老了,就像食品放冰箱会延长新鲜期。”

苏如玉,“…这是什么比喻?”“形象的比喻。”苏如玉差点笑出来,原来还有这说法的,真是神奇了,莫非太冷的人都衰老得很慢吗?“我说真的,四十三岁零九个月,你还没四十四呢,能生。”墨弑天沉声道,“而且你生出来的孩子一定很漂亮。”

父母这么好的基因,生出来的自然好看。虽然他知道墨晔墨玦是他的孩子,从那样貌上就推不掉,但他打心里就没当他们是儿子,若不是他们和如玉有些血缘关系,他根本就不管那兄弟的死活,喂了鲨鱼都和他没关系。这事,怎么和如玉说呢。当年的恩恩怨怨,还有无意识犯的错,他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莫名其妙就有这一对孩子…

“停,这个问题打住。”苏如玉抚额,莫非她要和叶薇、十一一起生孩子?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事她可干不出来,“听说高龄产妇生出来的孩子缺陷比较多。”“放心,有缺陷我给他换一个天才的脑袋。”墨弑天淡定地接下话语,苏如玉眼角抽搐,这人的思维常人无法理解。“我和你说去见我徒弟们,你扯那么远做什么?你不去我要去。”苏如玉聪明地转了话题。

“去!”“成,去洗碗!”苏如玉指着桌上的碗筷,淡定指挥他去收拾,“洗干净一点。”“不洗!”“不洗拉倒,以后我不给你做饭了。”苏如玉冷哼。墨弑天抱着她丢在一边沙发上,唰的起身,收拾碗筷去洗,苏如玉笑了,趁着他去洗碗的空挡,苏如玉拿起电话让超市送一套她的尺码的衣服过来,包括内衣裤。墨弑天在厨房一边洗碗一边听她说,挑了挑眉,扫她一眼,道,“你这么穿更漂亮,性感。”

“没穿更漂亮。”“的确!”苏如玉摇摇头,懒得和他说这种没营养的话题,问了声,“你有钱吗?”“玻璃桌下面的小柜子里有。”苏如玉拉开小柜子,果然看见一叠钱,她汗颜,谁家的钱是放客厅这边的,害得她去卧室和书房找,“弑天,你平时是不是都不做饭吃的?”

“不会!”“不会就不吃?”“我吃面包!”“吃了二十年?”“所以你以后要好好补偿我,每天做好吃的给我吃。”“你当我没问。”一个在厨房忙碌,一个在客厅无聊地躺着,继续这种没营养的话题,一直到墨弑天从厨房出来,压在她身上胡闹,差点擦枪走火的时候,送衣服的过来了。墨弑天自然不会让她就这模样出去,他亲自出去付钱拿衣服。

“为什么他给我拿的是粉红的T恤?”苏如玉看着送来的衣服,有些不悦,她分明说了白上衣,黑长裤,这人却送来粉色的T恤,牛仔裤?靠!怎么做生意的?“人家说没你要的号了,然后随意给你挑了一件,你要不要,他送回去,我要了,让他走了。”墨弑天解释着,“老穿黑白你不腻啊,女为悦己者容,穿点别的颜色看看也不错啊。”

“我不容,就很绝色了。”苏如玉拿过衣服进了一楼的洗手间,墨弑天在后面笑,这句话说得好,不打扮就够绝色了。衣服正好合身,但是…苏如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怎么看怎么别扭,这份粉红的衣裳,这么可爱图案,怎么都像是十七八姑娘穿的,她装嫩吧?她有预感,叶薇见了她第一句话肯定是,老巫婆,你开始装嫩了?苏如玉把那头长发挽起,益发觉得看起来更年轻了,索性放下来,算了,这样就这样吧。墨弑天毫不吝啬地给予赞美,“漂亮!”

“我受不了这一身。”苏如玉拧了拧眉,墨弑天撑着下巴笑,问,“你徒弟在哪儿?”“苏曼家。”苏如玉淡淡道,“最近出了点事,都聚在一起了。”墨弑天的笑容一顿,苏曼家?如玉家?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