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但墨弑天…

少女时期,她整个心都装着墨弑天,家人那么反对,她依然我行我素,认定了他,就是他,当初的想法很绝对。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了他们,他们都还有彼此。

那一阵子,他完全放开了黑手党所有的事,且已慢慢想要培养继承人,等有了继承人,他就交出黑手党教父的位置。

虽然他还不到二十岁,说退休还太年轻,且他还有雄心壮志,但那些都不重要,重要是他想和她过一辈子,为了不让苏如玉天天生活在暗杀和杀戮的阴影中。

墨弑天愿意放弃如日中天的地位。

这利雅得郊外这幢宅子里,他们度过他们一生中最快乐,最无忧的日子,这段日子,苏如玉的笑容比十几年加起来都还多,且会和他撒娇,斗嘴,活脱脱十七岁的少女模样。

有一日,她和墨弑天在利雅得游玩,正好遇上傅金,他告诉她,苏曼病毒有变的消息,他找了她两天了,都没有找到。

苏如玉不疑有他,匆匆跑回苏家,果然是苏曼的病毒有变了,父亲当时就掌掴她一巴掌,骂她为了爱情连自己弟弟的命都不顾,苏如玉委屈,但咬牙立刻为苏曼医治。

苏如花的医术也不错,但远不如苏如玉,病毒方面更是连十分之一都及不上,苏如玉在给苏曼抽血检查的时候发现有人给他注射了一种新型药品,立刻质问他们是谁给苏曼注射的,苏如花说是她,并说这是如玉留下的药品,规定要给苏曼注射的。

苏如玉心惊,根本就不可能,这样的药品会让苏曼的免疫力下降,且会导致病毒的不稳定性升高,她怎么会为苏曼注射。

苏如花这方面并不在行,她当时也不太在意,只是以为苏如花生疏注射错了药品,且苏曼的病情稳定下来,她也就没在意了。

后来才知道,只是一个破坏她一生幸福的局。

傅金没有跟着回来,因为苏曼的关系,苏如玉让苏如花给墨弑天带一个口信,她要留在苏家几天,等苏曼的情况完全稳定下来。

苏如花出去了,却一直没有回来。

小苏曼的毒,不知为何,时好,时坏,苏家就他一个男孩儿,又这么小受折磨,谁都很疼他,苏如花更疼爱他,全心全意守护他,并一直在找原因。

注射错误的药品是最根本原因,一直八天,苏如玉彻底稳定了苏曼的情况,可苏如花却一直没有回来,也没有给她带一个口信,苏如玉很纳闷,虽然苏如花经常不着家,但在利雅得,不可能不回来的,明知她在等她消息。

苏曼情况刚稳定,苏母怕病情恶化,不敢让苏如玉离开半步。

一直到第九天,苏如花才回家,人看起来有些孱弱和苍白,且眼光很涣散,失去了往日的笑容,傅金是跟着她一起回来的。

她当时偷偷问墨弑天的消息,苏如花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躲躲闪闪的,语意不明,直说墨弑天在老地方等她,苏如玉当时奇怪,但没多想。

在和父母亲做了无数次保证苏曼无事后,苏如玉便离开苏家了,直接去他们的家找墨弑天。

墨弑天果然在家。

她问他这些天怎么不给她一个信息,墨弑天说,他忙,处理了一些事情,没来得及通知她,苏如玉便放下心来…

多日不见,两人如胶似漆,又别墅中过了一段甜蜜的日子,苏如玉怀孕了…

墨弑天很开心。

他想和她去注册结婚,然后彻底脱离黑手党,苏如玉也想,自己已经怀孕了,父母亲应该会祝福他们才是,所以怀孕第三个月,她回家了。

苏如花又不在家,只有他的父母,还有刚回来看苏曼的傅金…

一听她怀孕的消息,傅金脸色蹲变,苏家父母的脸色也很是难看,虽然不赞同她嫁给墨弑天,他们始终认为墨弑天太危险了,是黑手党教父,整天打打杀杀的,苏如玉会过得很辛苦,但都有孩子了,他们便想着算了,随意苏如玉的决定。

“姐姐呢?”苏如玉问。

苏父说,“又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哪儿都找不到她。”

苏如花的性子便是这样,苏如玉想着,她结婚了,她一定会回来的,所以她找人在道上放出了消息,故意以姐妹之间的密语告诉苏如花。

但一个月都没见她有动静。

傅金也变得很奇怪,总是很阴沉地看着她,时而痛苦,时而戾气大盛苏如花一直不回来,不见人影,苏如玉坚持不肯结婚,她想要等她姐姐回来,参加她的婚礼,苏母以墨弑天不会照顾孕妇为理由,让苏如玉住在家里。

墨弑天隔三差五过来看她。

有一天晚上,她正好在家里,那时候肚子已是四个月了,傅金来找她。

721

苏如玉和傅金一门所出,师兄妹的感觉非常的好,儿时常切磋武艺,又常常一起出任务,为了亲近苏如玉,傅金还特意学医,对病毒也多做研究,希望能够和她有共同的话题,共同的爱好。傅金很爱她。苏如玉的师父临死之前也曾说过,希望他能和如玉结婚,把他的武学精神延续下去,那是一名武功很高深的老者。这天晚上,傅金向苏如玉求婚。苏如玉拒绝了。此时的她和墨弑天已谈婚论嫁了,就等着墨弑天把黑手党的事情了一了,苏如花回来,他们就结婚,远离黑道的纷纷扰扰,过平静的日子。这是她最简单的心愿。傅金苦求不果,心中很难过,苏如玉对她的大师兄心存几分敬意,本想相劝,让他忘了她,重新寻找自己的幸福,却不曾想傅金恼羞成怒,一时控制不住和苏如玉动起手来,苏如玉怀孕四月,肚子已很显了,动作受了限制,自不是傅金的对手。在傅金的暴力下,怀孕的苏如玉差点被他玷辱,她要护着孩子,并不敢和他做太多的缠斗,怕伤了孩子。最终在如玉的淬毒银针逼迫下,傅金不得不离开她身体…虽然师承一门,但也仅仅是武功和医术,对毒和病毒的研究和天赋,傅金远不如苏如玉,她是这一领域的佼佼者,为了防止自己出意外,身上总有很多毒在防身,岂会那么容易让别人欺负了自己。本以为傅金会羞愧离开,谁知道事情的发展出乎苏如玉的意料之外,他恼羞成怒一时脱口而出,说墨弑天玩弄她们姐妹的感情,招惹了如花,又去招惹她,正因为如此,苏如花才离家出走,不愿意面对他们。苏如玉震惊不已,这才知道,苏如花也喜欢墨弑天。且从傅金口中得知,苏如花早一年前就和墨弑天认识了,非常喜欢墨弑天,本打算一直等着他,不想出现了她,苏如玉当时怀孕了,心思也乱了,一时没有细想,虽然没全部相信傅金的话,但仔细想起她和苏如花的细节,不难发现,有一部分是事实。傅金告诉她,墨弑天和苏如花甚至发生过关系,且有一段录音视频给她看,苏如玉一时大受打击,几欲崩溃,世界几乎坍塌了。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苏如玉冷声问。“我怕伤害到你。”她冷笑,当时气血翻滚,却没有失去理智,“如今就不怕伤害了?”“如玉,是,我是不甘心你嫁给墨弑天,他玩弄你们两姐妹的感情,他哪儿值得你爱,说不定他就知道苏如花在哪儿,他藏着苏如花,他想要享齐人之福。”傅金一时激动,开始口不择言,“如花离开的时候,我见她好几次晨吐,如玉,说不定她也是怀孕了,才被墨弑天藏起来,故意瞒着你,你傻乎乎的还信他。”

“滚!”苏如玉沉声道。傅金道,“如玉,你别不信我,等日后吃了亏,你就知道谁最疼你。”他还想说什么,被苏如玉冷冷的视线一扫,也噤声了,离开她的院子,苏如玉扶着肚子在树下坐着,心中想的却是那一次苏如花躲躲闪闪的眼睛,墨弑天很明显撒了谎的表情…

很多事情她都看在眼里,但因为太过于相信他和她,也从未想过他们有过什么关系,所以不做联想,可如今细想起来,他的确有很多地方不对劲。傅金说的话,并无道理。苏如玉这一夜辗转难眠,略有些胎动,她并不去管,出门去找墨弑天,回了苏家后,她很少出门,这一次瞒着苏家父母出门,回他们的别墅。墨弑天并不在,留了言,让她有事打他电话。苏如玉用他们家的电话打了过去,的确是墨弑天接了,问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墨弑天道明天就回来,他才离开利雅得三天,墨弑天一贯很宠她,舍不得离开她太久。她随意道,“找找姐姐吧,我们结婚,她一定要在场。”

“好!”墨弑天毫无犹豫就答应了。苏如花心乱如麻,第二天,墨弑天果然回来了,他是晚上到的,怕太晚吵到苏家父母,墨弑天偷偷地进来看如玉,并不惊动别人。“我姐姐喜欢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苏如玉直白地问。

“你知道了?”“哼,谁都知道,都只瞒着我一个人是吗?”“如玉,我就不明白,苏如花喜欢我,和我喜欢你有矛盾吗?我早就和她说过不喜欢她,难道因为她的关系,我就要放弃你吗?”墨弑天声音布满了不悦,他千里迢迢过来,一回来脸都来不及洗就来看她,没想到会被她质问。苏如玉一时哑口无言,是啊,怪得了墨弑天吗?这也不是她的错?那是谁的错?

“我姐姐呢,你找到她了吗?我很担心她。”苏如玉道,她怀孕不便行动,所有的人脉都是傅金在管,他说没找到,她只能问墨弑天。墨弑天的情报网比较全。“没有,如玉,这阵子黑手党出了些麻烦,黑道也不平静,等我先把这些事平了,再说成吗?”若是这些事不平了,他放不下黑手党,那毕竟是他花费了几年心血的地方,若不是为了苏如玉,他不可能放弃。

“要多久?”“三个月,我会赶在我们孩子出生前把一切都平息。”墨弑天承诺道。苏如玉颔首…那盒录像带,她没有勇气拿出来,质问墨弑天,就藏在玻璃桌下面,她是强逼着自己去看这一盒录像带,墨弑天,苏如花…

化成灰她都认得…在做着那种事,背叛了她…*这些往事不交代清楚可能会有些模糊,还会有几张哈。

722

墨弑天回意大利,处理黑手党内部的事情,还有最近黑道的纷争,时间很紧,两人多数通电话,很少见面,转眼间,苏如玉怀孕七个月了。她这一阵子心情很不好,自己又是医生,知道孩子没出什么大问题也没有去做产检,苏曼是沙特阿拉伯贵族,苏如玉尚未出嫁就怀着一个大肚子去医院,消息传出去定会有闲言闲语传出,苏如玉不想父母受困扰,她身体又一贯降,这几个月一直闭门不出,和小苏曼玩儿。有一天,傅金又回来了,带来苏如花的消息,冷笑着告诉她,苏如花就在利雅得,一家庄园里,他让苏如玉自己去看苏如花,并说她身子不便。这么长时间没苏如花的消息,苏如玉心中颇为担心,傅金说得有根有据,就是没告诉她为何身子不便,且言语闪烁,她一时疑惑,随他一起去庄园。这是苏如花给老管家买的一座庄园,一直很隐蔽,没有人知道,苏如玉没想到,自己会到庄园里,看见了同样大着肚子的苏如花…

一时震惊无比,脸色惨白…她很快就联想到傅金的话,当时说得信誓旦旦,苏如玉心中本还有一线希望,可看到苏如花惊慌不安的眼睛,她的心就凉了!她几乎不用问,也知道,这孩子是谁的。录像带,孩子…

“你和墨弑天…”苏如玉气血翻滚,声音都死死地卡在喉咙里,连话都说不完整…“如玉,你听我说,其实…”苏如花笨拙地走过来,握着苏如玉的手想要解释,苏如玉勉强压住呼吸及乱窜的气息,冷冷地看着她…

“说啊,姐,你告诉我,这个孩子和他没关系,解释啊…”苏如玉握住苏如花的肩膀,指节凸起,几乎泛白…苏如花看着她绝望的表情,一时竟说不出话来,苏如玉几乎疯狂,可声音却轻得几乎听不清,“说啊,姐,不是要解释吗?怎么不解释啊…”

“如玉,这是墨弑天的孩子,只不过…”苏如花眸光微红,这样场面,她想都不想到,从不曾想过要让如玉知道,是自己贪心,想要留下孩子…“哈哈哈…”苏如玉疯狂地大笑起来,苏如花着急地控制住她颤抖的身体,“如玉,你别激动,你怀着孩子,不要这样…”

“孩子,孩子…不要碰我!”苏如玉愤怒得失了理智,错手推开苏如花,她当时根本就没有顾及到她的孩子…只是不想她碰她…苏如花力气本就没苏如玉大,这么一个大力地推,她的身子狠狠地撞上后面的桌子,苏如玉跄踉走出屋外,下腹一阵剧痛…鲜血顺着大腿流下。她一时受了刺激,跪倒在地上,屋内也传来一阵很大的花盘破碎声,引来一直在外面的老管家和傅金,姐妹两人的状况差不多,看样子都要早产了。苏如玉精神和身体双重折磨,心中又恨又怨,再加上身体剧痛,神智也游离,渐渐的失去了意识…傅金大惊,庄园很偏僻,时间来不及去医院,正好附近有一家小诊所,老管家说医生帮过附近一名村妇接生过,两人只能匆匆把姐妹两人送去小诊所…

傅金让老管家去通知苏家父母,傅金算是半个苏家人,对苏如玉情深意重,谁都知道,老管家自然放心,立刻去通知苏家的父母。诊所里…姐妹两人的情况都很危及,医生只有一人,只能先救一个,傅金自是偏心,让医生先给苏如玉做剖腹产手术,苏如玉怀的是双胞胎,又是早产,花费的时间太长了,傅金本想把苏如花送到另外一家医院,可庄园去最近的医院也要三四个小时,根本就来不及。诊所是一家小诊所,为附近村庄的居民看病,规模本就不大,也没有护士,就一个医生,医生在为苏如玉接生,傅金也略懂医术,只能照着医生的说法,死马当成活马医,他给苏如花进行剖腹产…

傅金是半调子,苏家姐妹和他的感情都不错,他想要得到苏如玉,但从未想过去害苏如花,他也是拼命想救苏如花和她的孩子一个多小时后,苏如玉的手术还算成功,产下一对双胞胎男婴,而苏如花还没有产下孩子,医生把清理的工作交给了傅金,他来接手苏如花的手术,但很可惜的是,因为时间太长,孩子胎位本就有些不太正,孩子脐带绕颈而死,本来还是很降的孩子…

医生只能说一声遗憾,若是先给苏如花做手术,可能这个孩子就不会死,那死的可能是苏如玉的孩子,这种情况下,只能救下一人的孩子,苏如花能平安已是侥幸。事情到这里,本该是告一段落了。苏如玉生下一对男婴,苏如花的孩子不幸死了,傅金心中骤然升起了一个很恶毒的想法,苏如玉和苏如花都还没醒,知道孩子的事情只有他和医生…

若是把孩子交换了,那对孩子给苏如花,死的孩子给苏如玉,只要医生配合,肯定不成问题。且苏如花也不知道孩子被掉包了。傅金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虽然这一次的事情,她们姐妹有了隔阂,苏如玉和墨弑天也会有了裂痕,可他还是不放心,他想要苏如玉和墨弑天彻底的决裂,孩子是最关键的部分。他很了解苏如玉,若是她知道自己的孩子死了,她会伤心欲绝,并把恨意都转嫁在墨弑天身上,且墨弑天和苏如花还有一双孩子,她性子那般刚烈,怎么可能还会和墨弑天在一起…

永远都不会了!这个想法一旦升起来,就没法消除,于是傅金以枪指着医生,让他配合,把孩子掉包…

723

于是,苏如玉醒来后面对是死婴,苏如花得到了一双男婴。苏如花的父母也赶到了小诊所,当这一切变了天地时,苏如玉几乎疯狂,恨意四溢,苏如花愧疚又心疼,无尽的懊恼和后悔同时涌上心头。她本来的想法很简单,这孩子来得意外,又是她心爱男人的孩子,她没想过去破坏如玉和墨弑天,她知道自己此生不会再爱上别人,只想生下孩子,有个想念,所以她悄悄地躲在庄园里,只有老管家一个人伺候着她,连医院都不敢去。她知道如玉和墨弑天都在找她,也知道他们要结婚了,本想等孩子生下来,再想一想怎么办,她会隐瞒得很好,不会让墨弑天知道,更不会让如玉知道。谁知道,傅金会突然带如玉来庄园,形势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她悔不当初!若不是如玉来见她,受了刺激,孩子就早产夭折,她当时恨自己一时贪心害了她的孩子,也害了她,差点都跪在苏如玉面前求她原谅,可苏如玉却看都没有看她。姐妹两人的情分也因这件事彻底耗尽了。苏如玉再不肯原谅苏如花,也不想见到她,苏如花愧对她,又不知该如何解释。苏如玉的性子很烈,她真狠起来,当真六亲不认,谁的情面都不看,她抱着死去的孩子看着那对双胞胎的表情让苏如花心惊胆战,担心孩子的安危,又要提防她突然动手,心力交瘁。苏家父母此时才知道二个女儿的心结,他们素来偏爱苏如花,事已至此,那对孩子也有苏家的血脉,苏父只能让老管家先把孩子送走,免得苏如玉真的发狂杀了孩子。苏家父母偏爱苏如花,但也心疼苏如玉,当父母的都想一家和和美美,不想她们姐妹有冲突,希望她们能够和好。可是,苏如玉已心死,心中充满了仇恨。当时拖着疲倦又病弱的身子带着那个死去的孩子离开,谁也不让跟着,连傅金也不准跟着她,几日之后…从苏如花处听闻消息的墨弑天匆匆赶来利雅得,苏如玉已将孩子下葬。

……再后来,误会和伤害接踵而来,差点把苏如玉击垮,被洗去记忆,痴呆,又恢复了记忆,父母亲的不理解,掌掴…再到后来的灭门…苏家姐妹都恨墨弑天…原来苏家是一个很幸福的家,特别是在苏家灭门那一段日子里,苏如花护着双胞胎逃亡,而苏如玉护着苏曼也流落到中东地区。

…苏如花因为两兄弟的事耽搁了时间,且海上风暴被困一个多月,再打听他们消息的时候,已经什么消息都听不到了。再后来听到的,便是苏如玉和墨弑天同归于尽的消息…傅金也从此失去了消息。那时候的她,以为苏如玉真的死了,悲痛欲绝,苏家一门被灭的间接理由也是墨弑天对苏如玉的疯狂,苏家家破人亡,一切的起因都是他和她们姐妹。如今却只剩下她…

苏如花也恨墨弑天,当年的恩恩怨怨错综复杂,她也更恨自己,无法面对这双孩子,后来便把他们交给墨弑天最好的兄弟,再不相见…她回来照顾苏曼,却不料还会碰上墨弑天,他没死,却带来如玉死亡的消息,他从苏家带走了如玉的几件物品,而苏如花也告诉他,那对孩子的下落…不久后,她就听到墨弑天退出黑手党,死于大火的消息。

…几年以后,有一次老管家生病,想回庄园休养一阵子,苏如花送他回去,陪他在庄园住一段日子,某日老管家的药吃完了,苏如花出去给他买。正好是那家诊所,遇上了那名医生,这才知道,原来孩子交换了,那对孩子是苏如玉的。

…那医生是人精,发生这件事后,他立刻就逃到国外去避难,怕傅金杀人灭口,他是对的,后来傅金的确想要杀人灭口,却没找到他。一直到风波平息后,他才回利雅得,他一直良心不安,去庄园找她们姐妹想要说清楚情况,却听庄园的清洁阿姨说苏家家破人亡的事情,他以为苏家的人都死了,这件事也高一个段落了。一直遇到苏如花…医生承受不住良心的折磨,亲自上庄园,告诉苏如花真相,她才知道,那对孩子是苏如玉的孩子…

…“你说什么?”苏如玉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一直以为,她的孩子死了,却没想到,那对孩子是她的孩子…那死的孩子岂不是…“是真的,如玉,姐不会骗你。”苏如花早就红了眼睛。苏家的后花园,只有她们姐妹两人,这么多年人过去了,她总算能有机会把这件事告诉如玉了,“我找了你那么多年,就想告诉你,孩子还活着…还有…”

原谅姐姐!苏如玉身子往后退了一步,呆呆地坐在石凳上,苏如花接着说,“当年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你的孩子,我以为…等我知道的时候,早就没你的消息了。”苏如玉轻轻地笑起来,她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可那笑容比哭还难看。这都是什么命?她该高兴吗?她的孩子没有死?可是,当初众叛亲离的人是她,他们二十多年来喊妈妈的人不是她,陪着他们长大的人也不是她,和他们最亲的人也不是她…他们甚至恨她…不该插足他们“父母”之间。

“你的孩子…真是弑天的?”苏如玉突然抬头问,眸里浮满了血丝…苏如花点点头,苏如玉咬牙,“为什么?”苏如花闭上眼睛,“对不起!”“我不要听对不起,二十多年前我就听够了,我要听事实,你们到底怎么回事?”苏如玉愤然道,为什么只会说对不起,却不告诉她真相?

724

苏如花微微闭上眼睛,苏如玉眸光微冷,她偏过头去,不看苏如花的脸,这张她曾经那么喜欢过的脸…那么信任过的人。

这二十多年对她来说,宛若一闪而过,所有发生的惨剧都还留在昨日,记忆犹新,她没有办法对苏如花笑,也没有办法当成没事发生一样。

“我再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若再不说,我们姐妹这辈子恩断义绝,再不相见。”苏如玉最终说了狠话,墨弑天和她之间,她想要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玉,我说。”苏如花缓缓地睁开眼睛,“那一日我帮你送信,正好碰见傅金和墨弑天为了你大打出手,傅金让他放弃你,墨弑天不愿意,两人打起来了,无意中撞入酒窖…”

苏如花顿了顿,看着苏如玉,问,“你知道墨弑天一旦喝了酒会变了个人吗?”

苏如玉摇摇头,墨弑天似乎从未喝过酒,他说不喜欢酒的味道,她做菜肴若放一点酒他也不吃,说是对酒过敏,不能喝酒。

她并没多想。

“他们在酒窖打翻了很多酒,我怕他们出什么事,也闯了下去,然后…墨弑天好像变了一个人,武功身手都还在,人却好像变回了四五岁的智商…”苏如花抿唇道,“他叫我…”

她看了看苏如玉,顿了顿,“他叫我老婆,而且不让我离开他,傅金见形势不对,也停下来没打了,墨弑天突然抱着我撒娇…他变得很奇怪,而且很听话,整个人完全变了一个人,我和傅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让傅金先走了,免得他和墨弑天又打起来,然后我带他回别墅。他好像变成一个什么都要人教的孩子,而且神志不清,我想要回家让你来看看他,可他死活不让我走,他的身手我抵不过,而且,我一走,他就哭,我心中不忍,只能留下来一直照顾他,也没有机会告诉你…”

苏如玉拧了眉,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的意思是说,他爱上你?”苏如玉缓缓道,唇角浮起冷笑,一个白痴的墨弑天?她还从未见过…

“小玉,这是一种遗传病,小玦也是,一旦沾了酒精,人就会变回幼年时期,且对第一眼看见的人情有独钟,就像孩子刚出生会粘着母亲一样,很不巧的是,他第一眼看见的人是我,当年…我在小玦身上试验过很多次,他不管是第一眼看见小晔,还是我,都粘得很,对男人会表现出儿子一样的听话,对女人会有情人的表现。当年我并不知道七天后再喝酒就能恢复过来,我甚至不知道墨弑天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然后呢?”

“是我自私,我爱墨弑天,虽然我知道他是变了一个样子,才会喜欢我,依赖我,我贪心地想要这一种依赖和爱恋,即便是假装的,虚幻的,也无所谓…”

苏如玉别开了脸,突然冷冷地笑起来…

“如玉,我真的没想过要破坏你们,我只是想,你不在,家里也只有我们,我贪恋和他相处的日子,想要和他多待几天,在这样虚幻的相爱下,有一段美好的回忆,我真的只是这么想的。”苏如花说道,她当时真的只想要一段美好的记忆,不想去占有墨弑天,更不想破坏如玉和他。

“可是傅金…傅金在我们食物里下了媚毒…”苏如花说道,苏如玉顿时变了脸色,媚毒?她瞳眸骤然睁大…那是她亲手研制的,在苏如花没去找墨弑天的时候,傅金已让她研制了,说是他要出一次任务,有用处,苏如玉对他一直信任,不疑有他,立刻给他研制了。

这种媚毒,是她亲手研制的,她自然知道效力,一个小时内若不能阴阳结合,必死无疑,但她有解药,她有一种习惯,研制毒药的时候,会连同解药一起研制。

傅金…

他竟然早就算计了这一招,用来对付墨弑天和苏如花?

而这种赌,是她亲手研制的。

这是什么样的一种笑话?

又是怎么样的一种讽刺?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告诉我?若是你告诉我,一切都不会发生,什么都不会发生,你们是被人设计的,我不会傻到追根究底。”苏如玉怒道…

苏如花咬着牙,痛苦地闭上眼睛,好一会儿,她才说道,“如玉…只有墨弑天一个人中了媚毒,我没有…我没有…”

苏如玉已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苏如花了,冷笑吗?还是讽刺?还是可怜,还是愤怒…都有,真的,都有…

姐姐,从那里到家里,开车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若她带墨弑天回家,她会有办法的…

她苏如玉是谁,毒中女王,没有任何一种毒能够难得倒她,苏如花从型知道,却…

“如玉,对不起,是我私心太重,一念之差铸成大错,我又想过带他回家,可是他…”苏如花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当时的情况…

墨弑天一直吻着她,亲着她,对她来说是一种蛊惑…

少女少年,血气方刚,难免会有所把持不住,何况是她最爱的男人,且她还知道,这个男人很快就会属于别人,总想着…

只是,她没想到会怀孕。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