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对不起,如玉!一切都是我的错,不关墨弑天的事,他醒来,我已什么都收拾好,而且…他也完全不记得那几天发生的事。”苏如花缓缓说道,埋在心里二十多年的秘密总算能松口而出,她心中也舒服多了。

当年,那样的情况下,面对一个死婴,她没脸和如玉说这一段往事。

苏如玉的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只是紧紧地捂住眼睛…

725

二十多年了…当年只是和老管家说,孩子是如玉的,其余的什么都没说,这是她第一次把那段往事完完整整地说出来,感觉松了一口气,也感觉心中更沉重了…苏如花看着捂着眼睛的如玉,自己一颗心也揪在一起,忍不住搂住如玉,“小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如玉从来都不哭的。即便当年她以为自己的孩子死了,她以为她和墨弑天都欺骗和背叛了她,她也没哭过,从小到大那么多年,她从未见过苏如玉哭过。苏如玉浑身僵硬,脑海里浑浑噩噩的,整个人昏沉得很,好像浮在海面上,找不到方向的可怜人,眼泪顺着指缝一直这么流下来…

当年,她深爱墨弑天,深爱她的家人,深爱她的姐姐,可他们都给了她致命的一刀,在她彷徨,无助,充满仇恨的时候,没有人拉她一把,反而把她推得更远…如今一切真相大白,为什么反而哭了?为了她们这么多年的姐妹情分,还为了墨弑天没有背叛她的喜悦,还是为了孩子这么多年没喊过她一声妈妈的委屈…苏如玉已分不清了。苏如花更是泪流满面,更是愧对她。

“小玉,你要怎么样,姐姐都无话可说,只要你觉得好受些。”苏如花紫眸一片泪光,这么多年,也只有晚上无人的时候,她才敢流下悔恨的泪水。一念之差,一错再错,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弥补这一切,如玉没死,得不到她一声原谅,她甚至没有面目去见父母。所以,这么多年流浪在外,连家都不敢回。她心中的苦和痛,又有谁能够明白,可苏如花也知道,她是自作孽,一切都要自己承担,可如玉…

苏如玉擦了眼泪,一把推开苏如花,“你不要碰我。”“如玉…”“为什么你当年不说,啊?为什么当年你不说?”苏如玉脸上泪痕未干,忍不住愤怒地吼道,“你当年回来要是说了,后面的事情能发生吗?为什么不敢面对我?你要走,你干嘛不走得远远的,为什么没有永远消失在我面前,为什么还要被我找到?想要瞒我,为什么你不走得远远的…”

苏如玉也不知道她要表达什么的,心绪起伏,大起大落,鼻尖酸涩通红,一口气都憋在嗓门口,咽不下,也出不了。她看着同样泪流满面的苏如花,更是愤怒…但转而,也有少许的怜悯和…苦痛。当年,她推了如花一把…

如果不是她推的,也许,她不会早产,那孩子不会死。苏如玉别过脸去,泪水掉得更急,她的心比谁都冷,发狠起来的确六亲不认更能狠心真想和墨弑天同归于尽,可她自己无心犯下的错,却一直没忘记。

…“小玉,你怪姐姐一人吧,墨弑天什么都不知道,他根本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是姐姐贪心犯下的错。”苏如花说道,几乎跪在苏如玉面前,乞求她的原谅。苏如玉却骤然站起来,擦干脸上的眼泪,咬牙道,“我不会原谅你,不会…苏如花,我们一家四口,因为你,离散二十多年,若不是因为你,我和弑天不会有那么多误会,他也不至于那么疯狂,爸妈也不会死,那对孩子…那对孩子我有和没有一样,你看见他们看我的眼神了吗?是憎恨的,是仇视的…”

“不是,不是…”“怎么不是?我是傻子吗?这点都看不清楚?”苏如玉愤怒道,“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夫离子散整整快二十七年,我没享受过一天当妈妈的骄傲,也没给过孩子一点关爱,我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在弑天身边过的是什么日子,就冲老二那对眼睛,他就不可能会对孩子好。苏如花,我们四个人的痛苦,是谁造成的?你要我原谅你,我怎么原谅你,啊,姐姐…”

苏如花仰头,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对不起,这三字,已显得太苍白,她知道,如玉说的是实情,完全是实情,他们四个人的痛苦,都是她造成的…苏如玉扒开苏如花一直扣住她手腕的手,一根手指,一个手指,扒开…

“小玉…”苏如玉充耳不闻,转身离开,花园外面,众人都等着,他们听不到她们姐妹到底说什么,只听见苏如玉刚刚乍起的怒吼声,也听见了苏如花的恸哭声,其余什么都听不见。墨弑天看着苏如玉脸上未干的泪痕,心如刀绞,“如玉…”

她冷冷一笑,墨弑天,***的…见鬼的遗传病!她该气吗?该怒吗?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怪不得,她问他,他却说不知道…不,他不可能不知道,他不记得自己和苏如花在那些天发生过什么,但他总归知道他喝酒会病的事,当年也没有如实告诉她。

“师父,你没事吧?”十一和叶薇等人担心地看着她,他们更未见过此般的苏如玉。墨晔和墨玦兄弟已一阵风般冲进后花园,苏如玉看着他们的背影,刚刚止住的眼泪差一点就忍不住落下来…她的孩子们…

这是她的孩子们!她应该高兴,他们还活着,真的应该高兴的,可为什么心中揪疼这么厉害呢?虽然是她的孩子,可他们心中的妈妈是苏如花…他们所敬爱的人,也是苏如花,她死死地咬着牙,才没有让眼泪落下来…身为一名母亲,虽然没和他们相处过,也忘记了这二十多年的事情,对她来说,这二十多年是空白的,她的记忆中,好像生下孩子,然后孩子突然大了,她对孩子的爱,没有消失…就想她以为孩子去世时,悲痛欲绝的心情般…

可孩子们爱的人,不是她。*

726

苏如玉难过地收回视线,不想再看,越看,自己越是伤心难过,她无法对着墨晔和墨i那样的眼神说,我是你们的妈妈…这句话听在他们的耳朵里,应是笑话般。墨弑天却以为如玉怀念他们死去的孩子,想要安慰她,却被苏如玉闪避,墨弑天一下子沉了眉目,苏如玉冷冷地看着他,眸光最终落在苏曼身上。苏曼的样貌不似父母,也不似她们姐妹,自有一番绝色风采,苏曼淡淡喊了声,“二姐!”

苏如玉心中一喜,忍不住上前拥抱苏曼,“曼曼…”并无什么姐弟多年不见,感动落泪的场面,只是简单地拥抱了一下,虽然时隔这么多年,记忆犹新,虽然苏曼记不得她,那时候他一直是婴儿状态,认不得人,但她少女时最疼苏曼。

“二姐,你该累了,房间还是老地方,没变动。”苏曼说道,虽然刚开始对她有一些误解,他本以为她是狠心这么多年不回家,且又避而不见,让苏如花天南地北找了她那么多年,如今才知道她是失忆了,并非有意躲着他们,苏曼自也无什么心结。他感情一贯淡漠,对苏如花也不见得多么亲热,对苏如玉自也是,总是态度淡淡的,不热情,也不疏离。苏如玉点点头,什么都没说,往她的房间走去,墨弑天想要随她上去,苏如玉冷冷道十一,我要静一静,别让人打扰我,谁都不行!”

“是,知道了!”十一挥手拦下墨弑天。墨弑天眉目一怒,正要和十一动手,叶薇在一旁说道,“喂,墨老爹,你没看见我师父脸色很差,需要休息吗?有时候您老麻烦等等呗。”

他闻言渐压住一身戾气,眼睁睁地看着苏如玉消失在回廊处,老管家在一边暗暗垂泪…众人看着苏如花和墨家兄弟从花园里出来,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谁也不知道她们姐妹说了什么,两人都哭过,且哭得那么伤心,定是一段难言的往事。墨弑天沉眉看苏如花,冷声问,“你和如玉说了什么?”

“说了实话罢了!”苏如花缓缓道,“你除了如玉的事,大概其他事都不想理,但是…”她看了看墨家兄弟,又看看墨弑天,咬牙说道,“小晔和小i,是你们的孩子。”墨弑天一把拽住苏如花的衣襟,眼睛危险眯起,“苏如花,你说什么?”

墨晔和墨i震惊在地,一时忘了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是错愕地看着她,叶薇十一等人都震惊了…墨家兄弟是老巫婆的孩子?楚离唇角一个抽搐,这回真是一家亲了…“小晔和小i,是如玉的孩子,不是我的,当年死的那个,才是我的孩子。”苏如花一把扯开墨弑天的手,“该说的,我都和如玉说了,小晔,小i,对不起,隐瞒了你们这么多年。”

“妈,你在开玩笑吧?”墨晔眉心紧拧,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他喊了这么多年的妈妈,竟然不是他的亲生妈妈?墨弑天怒气滔天,该死的,他差点怒扇苏如花,胸口不断地起伏,“当年你为什么不说?”

害得他错待他的孩子们…墨弑天拳头死死地握紧,怪不得如玉刚刚那般悲凉的神色,怪不得…“我也不知道!后来我知道的时候,已是你们都死亡的消息,我要怎么告诉你们?你一直和他们兄弟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他们也不说,我怎么告诉你?”苏如花苦笑…

墨弑天的消息,她一直也不知道,她还以为他们一起隐居了,她也不知道墨家兄弟和墨弑天住了几年,后来他们只身闯荡,又遇到了傅金,也就是苍狼…苍狼肯定是知道他们兄弟两是墨弑天和如玉的孩子,因为他们兄弟的样貌就推不掉,当年的事,他是除了医生以外的知情者。可他也没告诉墨家兄弟,苏如花则是以为墨弑天和苏如玉都不知道在哪儿,他们兄弟无父无母的,说了也白说,起码要等找到一个再说。于是,在这样谁都有自己打算的情况下,害惨了墨晔和墨i的童年。“你…”墨弑天的手捏得咯咯作响,众人看得心惊胆战,此人发怒起来,比墨晔和墨i可怕多了,好似恨不得拉着全世界陪葬的感觉。特别的吓人。

“爸,你别怪美人娘了,他…”“你给我闭嘴,她不是你们妈妈,是她害得我们一家分离二十多年,是她害得你们妈妈一生痛苦,你们再喊她妈一声试试看?看我不废了你们!”墨弑天大怒,冷眸直扫墨晔和墨i,看得两兄弟乖乖噤声了,他们一贯怕墨弑天,特别是墨i,儿时的阴影太重了。最重要是,这老爹比他们强多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墨晔和墨i本来扶着苏如花的手在墨弑天可怖的眼光下,也微微有些动摇了,但却没有放开。在他们心里,苏如花虽然给予他们的母爱不多,却是他们自幼所渴求的,墨弑天那么冷酷,时而是仇视他们的,只有苏如花会给他们一些关爱,虽然他们母子几年也见不上一次面,但那些少点可怜的母爱已换得墨家兄弟的敬爱,虽然也有些怨恨她,但比较是敬爱更多,苏如花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根深蒂固。并不是一句话就能把这些年都抹杀了。苏如花有些欣慰,更多的却是难受,她拉开墨晔和墨i的手,轻声道“你…”墨弑天的手捏得咯咯作响,众人看得心惊胆战,此人发怒起来,比墨晔和墨i可怕多了,好似恨不得拉着全世界陪葬的感觉。特别的吓人。

“爸,你别怪美人娘了,他…”“你给我闭嘴,她不是你们妈妈,是她害得我们一家分离二十多年,是她害得你们妈妈一生痛苦,你们再喊她妈一声试试看?看我不废了你们!”墨弑天大怒,冷眸直扫墨晔和墨i,看得两兄弟乖乖噤声了,他们一贯怕墨弑天,特别是墨i,儿时的阴影太重了。最重要是,这老爹比他们强多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墨晔和墨i本来扶着苏如花的手在墨弑天可怖的眼光下,也微微有些动摇了,但却没有放开。在他们心里,苏如花虽然给予他们的母爱不多,却是他们自幼所渴求的,墨弑天那么冷酷,时而是仇视他们的,只有苏如花会给他们一些关爱,虽然他们母子几年也见不上一次面,但那些少点可怜的母爱已换得墨家兄弟的敬爱,虽然也有些怨恨她,但比较是敬爱更多,苏如花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根深蒂固。并不是一句话就能把这些年都抹杀了。苏如花有些欣慰,更多的却是难受,她拉开墨晔和墨i的手,轻声道

727

苏如花独自一人回了房间,她还是希望如玉能够原谅她,她若不愿意见她,她可以在房间里不出来,好不容易见着她,苏如花是不可能离开的。这一别,又不知多少年才能见了。如玉…她是真的悔不当初,但世上无后悔药,有些事一念之差,却错了一辈子,她自己都没想到后果会变得如此严重…墨弑天想要去找苏如玉,却被十一拦下,他眸光阴鸷地看着她,十一淡淡道,“师父交代过不准打扰她。”她态度很坚决,墨弑天冷笑,“她都拦不住我,你能拦得住我?”叶薇在一旁笑道,“墨老爹,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十一是生化人,所以老巫婆点名让她拦住你,你觉得她拦不住你吗?”生化人?墨弑天重重一哼,墨晔和墨i在一边显得很失落,一时茫然,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新的关系,他们自幼就没有得到过父爱,只有严厉和严厉…墨弑天对待他们,还不如苍狼对他们和善,但他们就是莫名其妙地想要得到他的关爱,可能天生就是血浓于水,这么多年了,他们也早就过了需要父爱的年龄,然而…心中依然很渴望。但不知该如何去面对…墨弑天和苏如玉。

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关系,有些东西太根深蒂固了,墨弑天在他们小时候疯狂地念着苏如玉,偶尔就像一个疯子,他们心中很小的时候就认定,是这个女人害得他们父亲神魂颠倒,害得他们母亲四处流浪,害得他们一家四口没有幸福的日子。谁知道,真相却是如此的伤人。墨晔接受不了,墨i也接受不了…“不如,你到隔壁的院子休息吧。”苏曼淡淡说道,苏如玉的庭苑隔壁连着一个实验室,那是她自己设计的,很多东西都没有变动过,那里有休息间。“不需要!”墨弑天拒绝,他宁愿在苏如玉门口守着她,她想要静一下,那好,他给她时间。叶薇好奇地问,“墨老爹,你真的不知道当年发生什么?”墨弑天冷冷地凝着她,叶薇笑了笑,耸了耸肩膀,墨弑天冷哼,偏过头去,不应答叶薇的话,当年的事情,那几天他的确是一点记忆都没有,但…他隐约知道,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苏如玉问他的时候,他当真不知该如何去回答她,听起来那么匪夷所思,且…当时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和苏如玉说…他不知道他真的和苏如花上了床…也不知道苏如花怀了孕,直到接到消息说苏如花产下孩子,如玉的孩子死了,他才隐约觉得自己因为酒精坏事了,那时候如玉根本就听不进去他的解释。

孩子的死对她的打击太大,她所认定的事情给她的打击也太大,宁愿一路追杀他,和他同归于尽,他当时就算是说喝了酒,犯了错,可他说不出具体过程…若是时间能够重来,他不会让这一切发生,真的不会,当年年少,心高气傲,对她又太过执着,事情才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到后来,如玉对他的恨就不仅仅是他和苏如花这件事,而是苏家一门被灭的仇恨,那他解释不解释,都不要紧了…导致如玉真正想和他同归于尽的是苏家的惨案。楚离出声道,“老巫婆需要安静,不如我们去大厅吧,墨老爹,我想你也很想知道师父在岛上的生活。”墨弑天眸光略微松动,看了院子里一眼,点了点头,众人纷纷竖起拇指夸楚离机智,恐怕也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让墨弑天离开…十一暗忖,她还真想看看这墨弑天的武功能高到什么地步,她虽然是生化人,可是…她打赢老巫婆也费了不少功夫…这墨弑天的身手在老巫婆之上…真恐怖。墨弑天转头,眸光落在墨家两兄弟身上,父子三人素来不亲,墨家兄弟对他也有惧和敬,一时谁也表现不出父慈子孝的表情来。但墨弑天的眸光还是软化了不少,不似过去看他们那般阴冷。

墨家兄弟多少有些放不下,原来是谁的孩子真的很重要,是苏如花的孩子,他视如敝履,是苏如玉的孩子,他怕是会视为珍宝吧?墨弑天疼爱的并非是他们本身,而是…爱屋及乌。“你们两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给我把你们脑海里的废料统统抛出,再敢对她露出那种眼光你们试试看!”墨弑天沉声道,一点都不懂得客气,众人吐吐舌头,又一次为墨家兄弟默哀,从小在这样的父亲阴影下,是谁都要怕了。“哑巴了?”见两墨不应话,墨弑天再一次沉声问,隐约已动了怒火。“知道了。”墨晔道。“…知道了。”墨i道。“哎呀,师公,你好歹也客气点嘛,师父要是看见你这么对他们兄弟,那该多伤心啊。”叶薇在一旁笑吟吟道,为两人解围。虽然难得见他们两人这么乖顺的,这么听话的,但,总是不忍心。这一声师公喊得墨弑天心花怒放,脸上的怒容缓缓消散,墨弑天难得脸色放晴,“你们两人听好,她是你们妈妈,这么多年不在身边不是她的错,我对你们不好也不是她的错,你们怎么对我无所谓,当不当我是父亲也无所谓,但是…你们要敢给她一点脸色看,敢不叫一声妈妈,敢不把她当母亲看待,你们自己知道后果。”众人再一次吐吐舌头,天啊,墨老爹,你真是太…牛A了!

728

墨玦整天的心情都很糟糕,大厅里,楚离和杰森等人和墨弑天说着苏如玉这些年的生活,他们都很聪明地掩饰了苏如玉和苍狼的情侣关系,只是把老巫婆如何严厉啊,她时常过的日子,有什么趣事都和墨弑天一五一十的说,其实谁都能感觉的出来,墨弑天对苏如玉那份心意。一心一意,很是专情。墨玦和墨晔在一边只是静静地坐着,听着,墨晔素来无表情,墨玦今天也没表情,好似在老爹面前,两人都变了一个样子,不敢太放肆。因为一时难以接受这样的关系转变,两人一度很沉默。傍晚,十一给苏如玉送饭,她一个人在自己庭苑的花园里坐着,没胃口,也不想说话,让十一退下,十一无奈,只能照办。墨晔和墨玦没什么胃口,早早回了房间。十一很称职,苏如玉让她不准任何人进来打扰她,她觉得墨弑天肯定会忍不住,所以干脆在苏如玉的庭苑外面的月门石栏上坐着。墨晔一个人在房间,心情烦闷,找不到人说话,下楼来找十一。

“你怎么下来了?”十一诧异地问,她朝苏如玉的月门口看了看,这距离,师父应该听不到,“心情不好?”墨晔离她一米处坐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十一凝眉,干嘛他自己不坐过来,算了,看他今天心情不好的份上,她随他,她到他身边刚要坐下,墨晔突然扣着她的腰让她坐在他腿上,他紧紧抱着她,埋头在她馨香的长发里,一语不发,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抑郁和阴沉。十一不知怎么办,只得握住他的手…

一时寂静无语。夜空中,群星璀璨,淡淡的白月光倾泻而下,如一层神秘的面纱,苏家的庭院里总是散着花香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墨晔,你要是闷的话,就和我说说话吧。”十一偏头,轻声说道,声音里难得没有冰冷的气息,这是温柔地摸摸他的头颅。今天发生的事,对他们兄弟冲击真的很大,其实整件事,他们兄弟也是无辜的受害者,他们本该得到墨弑天的疼爱,呵护,因为这是他和苏如玉的孩子们,他就算不视若珍宝也不会对他们不管不顾,让他们心底有了阴影,儿时,谁都想得到父母的关爱,即便是她也不例外。她是孤儿,小时候心中却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希望那一天自己的父母亲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不要他们很有钱,也不要他们很有能力,只要她受伤的时候,他们能给她一句安慰就好。将心比心,他们兄弟心中也该是这么想的。“什么都不想说。”墨晔闷闷道,十一从未见过这样的他,在她心中,墨晔总是自信冷静,运筹帷幄的,不该有什么让他露出这样困惑和挫败的神色。十一低头,亲了亲他的脸颊,“那就不要说吧。”

这些事,要他自己来消化,毕竟…她没有亲身经历过,不知道该如何说他们上一代的恩怨,在她看来,自然是站在苏如玉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一心都偏向苏如玉,这是肯定的,就算苏如花和她有些交情,也不及苏如玉的十分之一。她是不允许有人伤害苏如玉的,她会讨厌所有伤害苏如玉的人,但这件事,她也有些困惑…不知如何化解他们心中的心结。

“如果是你,你该怎么做?”墨晔问十一。“我?不知道,我没有爸妈,没经历过这样的感情,不知道该怎么办。”十一诚实地说。墨晔苦笑一声,“其实,爸根本就不疼我们,也不爱我们,若不是从孩童懵懂时期就在他身边,恐怕我们真会恨他,小时候对我们那么残忍,就算我们不是他爱的女人生的,也不该那么对我们。”

十一闻言,微微一笑,墨晔挑眉,“笑什么?”“那个…如果,我说如果哦,如果是你和别的女人生下孩子,却害得我们的孩子死了,也害得我死了,你会对那孩子好吗?你看着他就不会想到我们的孩子?不会想到我吗?不会想到,若是没有这孩子,也许我们一家三口就会快快乐乐的吗?心中就不会有恨,有怨吗?”十一微笑问道,一下子切中要害,很多事若是换了一个立场来看,肯定会有不一样的结果。若是他…恐怕也…

墨晔沉默了,别过头去,眸光落在那扇月门上,这扇月门里,有他的真正的母亲,可他心中仍然觉得苏如花才是妈妈,苏如花比较亲,苏如玉就像一个外人。“墨晔,我说实话,我是真觉得师父很委屈,很可怜,这么多年了,要是没有发生这些事,你们一家四口一定会很幸福,很快乐,二十七年了,还好师父失忆了,不然这些年该怎么过?想一想都觉得心疼。”十一轻声说道,“你不要怪她,你也没有立场,没有资格怪她,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责怪她。”

“我知道!”墨晔沉声道,他何尝不知道,但一时接受不了,“我已经过了需要父爱和母爱的岁月,好像都无所谓了。”“不能这么说啊,我师父失去孩子,然后失去记忆,这二十多年你们和她的空白在她看来是不存在的,她需要你们啊。”十一说道,她不知道怎么去和墨晔说,“你总不能不需要母爱,就不要母亲了。”

墨晔又沉默了,心中苦涩。“我觉得你们兄弟还是很爱你们爸爸的。”十一说道,“不然,怎么会那么…”那么的乖顺呢?“习惯了。”墨晔知道她指什么,淡淡说道,“小时候,他不打我们,也不骂我们,可是就那眼神就让我们觉得这个世界真可怕…”

729

“习惯了。”墨晔知道她指什么,淡淡说道,“小时候,他不打我们,也不骂我们,可是就那眼神就让我们觉得这个世界真可怕,这个人真可怕,特别是看着小i的时候,我总怕他哪天发疯掐死小i,所以他发疯的时候,我总是带着小i藏起来…小时候我无数次怀疑,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我的父亲,我宁愿他打我,骂我,也不愿意他用那么冷酷,无情的眼光看着我,好像…我们是垃圾。呵呵,在我爸爸的世界里,恐怕只有…只有你师父。”妈妈这个词,他一时喊不出来。墨弑天的世界太干净了,太纯粹了,容不下一粒沙子,何况他们兄弟在他看来,是害死他女人,他害死的凶手,他背叛了爱情的证据,所以他对他们兄弟,并无关爱。“可你们还是很爱他啊。”十一说道,“子女和父母之间,真说恨的,还是极少数的。”“嗯,我不恨他。”墨晔说道,偶尔会有怨气。“那,我师父呢?真不打算认了?”十一轻声问,墨晔搂着她,沉默不语,心中自幼排斥,如今都这么大了,也不知道怎么和她亲近。再说,她看起来也很不好亲近…“不知道!”“不能不认,这样我师父会很伤心的。”十一沉声道,睨着墨晔,转而脸颊有些红,“你喜欢我,应该会很喜欢我师父的。”

墨晔一笑,十一去踩他的脚,他笑问,“为何?”“她们都说我和师父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性子,当然,师父可能比我更强一些。”十一说道,楚离和叶薇他们都是这么说的。“你是你,她是她,性子一样,也不能相提并论啊,我怎么也不能这样抱着她喊妈妈吧?”墨晔失笑,问,“如果我不认她,你怎么办?”“什么怎么办?”“如果我和你师父选一个呢?”“当然是师父!”“…你就不能稍微犹豫一下吗?”墨晔倍感挫折,深受打击,十一回答得也太直接了,而且一点修饰都没有,那么的理所当然。“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吗?”十一茫然,直直地看着他。墨晔叹息,吻了吻她的唇,“算了,不和你这小白痴说话了,免得气死我。”幸好他性子不全像墨弑天,不然就这句话两人就要干架了,墨晔心有戚戚焉,为了老婆,也要认老妈的是不是?可这样…另外一位妈妈怎么办?“十一,如果当初你和薇薇一同喜欢上我,会怎么样?”“怎么可能?薇薇看不上你的啦。”十一没忍住,直接说了,这一说,墨晔直接斜睨着他,十一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这话好像有点歧义。“你这意思是指我比不上小i,还是说你眼光低?”墨晔非常感兴趣地问,双手在她腰间掐她。

十一忍住笑,去扒开他的手,“我是说,你不是薇薇喜欢的类型,不然她早就喜欢小铁了,或者楚离了,何必等到现在,我们组织里有的是精英。”墨晔挑眉,“那你怎么不喜欢黑杰克或者楚离?还是说,你曾经喜欢过他们?”十一微怔,眨眨眼睛,活脱脱的小白兔,一直不知不觉被他绕了进去,“哎呀,你不要抓我语病,这根本就是两回事。”“那继续回答我刚刚的问题。”“那种假设性的问题不存在,拒绝回答。”十一别过头去,不理会他。“不行。”“你这人霸道,凭什么只许你说,不许我说?”十一说道,“别纠结这个问题了,我和你说师父的事情呢,你别给我扯远了。”“我不想说。”墨晔说道。“你小心你爸打断你的骨头。”十一说道,说实话,墨弑天真的对他们蛮凶狠的,都知道他们是她师父的儿子也没给什么好脸色。只关心她师父的情绪,这当儿子的,多少是有些不平衡,太偏心了。墨晔冷哼一声,没作声,很显然十一的话是有效了。“喊一声妈妈又不是难事。”十一说道,“你不认,师父会伤心,师父伤心,你爸爸不高兴,我们几个也不高兴,彻底会排斥你的。”

墨晔沉默不语,十一在他怀里调整了一个坐姿,缓缓道:“可能我们真比你们兄弟幸运,虽然老巫婆对我们又打又骂,非常严厉,还经常罚这罚那的,但都是为了我们好,有时候再严厉也是为我们着想,她很用心在教育孩子们,所以她的徒弟比苍狼的徒弟好出色得多。我们是分两批教练的,师父和苍狼各有一批孩子训练,效果很明显的,若不是她用心,也没有我们的今天,我们爱她,敬她,远远超过我们的母亲,虽然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母亲是谁,即便是有,也不如老巫婆亲。我不知道你们兄弟和苏如花的关系如何,是不是也这么认为,但起码我们是这样,十几年朝夕相处,她冒着生命危险帮我们搞定特工岛,建立自己的势力,还给我们自由,没有任何亲人能比得过我们对她的感情。”“所以,我希望师父能好,能开心,我这么多年都没有见她笑过,只有偶尔几次看见她痛苦无助地呻yin,可虽然不记得过去的记忆,但时而还是浮在脑海里折磨她。如今真相大白,墨弑天,你们兄弟都还在,这二十多年,若是命运作弄人的话,那也该够了,上天欠了她的爱情,亲情,丈夫,儿子,都该还给她了,你们若还是不肯认她,或者伤她的心,我们…”

十一顿了顿,没有继续再说下去,这些事,毕竟要墨晔自己来领会,她该说的,都说了,立场也表示得清清楚楚了。墨晔微有动容,但听到最后一句话就不爽了,十一这意思是,如果他不认母亲,他们就这么算了,一刀两断,靠,这是两回事。墨晔再一次冷哼,说道,“她没养过儿子,倒是给儿子养了两个好媳妇。”十一,“…”她顿了顿,严肃道,“你要不认她,不爱她,你也没媳妇了。”墨晔,“…”

731

墨i冷冷地睨着她,突然沉声道:“再说我摔你下去。”“谅你也不敢,我说,你妈有你爸喜欢就好,你喜不喜欢干什么?我也不见得你多喜欢谁了,你很喜欢美人娘吗?很喜欢吗?我不要求你很喜欢我师父,但是墨i,我告诉你,她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比你还重要。”叶薇说道最后,声音慢慢沉了,严肃地看着墨i,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墨i恼怒瞪她,手臂骤然收紧,真有一种把她扔下去的冲动,叶薇晃了晃自己受伤的脚,很善意地提醒他,她受伤的小脚。她比他还要重要?“你这眼神真可怕,还说不是遗传墨老爹?像足了百分百,师父当年眼光真不好,怎么看上墨弑天呢,不过还好她看上墨弑天,不然怎么生得出你这种极品。”叶薇笑倒在他怀里,寻着一个舒服的姿势靠着,眯着眼睛淡淡地笑着。“你都没经历过我小时候的事情,你自说得轻松。”“请问,墨二公子,你小时候的经历很惨,嗯,这个奴家知道,这和我师父有关系吗?有关系吗?你干嘛不喜欢她?”叶薇挑眉反问,“我就奇怪了,师父都不知道有你们这对孩子,她也失去记忆,是她不想对你们好吗?搞笑了你,竟然把这些事推到她头上,要推你也推墨老爹好不好?”

她顿了顿,抿抿唇,“算了,你和墨老爹半斤八两,换了你是他,当年早就把那对孩子丢尽孩子喂鲨鱼了,你会日日相对?我就不信你能忍受,所以,亲爱的,其实你也怪不得墨老爹。”“哼,他根本就没当我是儿子,当我是垃圾。”“谁让你这么倒霉,偏偏有一双你家美人娘的眼睛。”叶薇淡淡一笑,突然正了脸色,扳过墨i的脸说道,“墨i,我觉得你的亲情观有些扭曲,墨老爹没当你们是儿子吗?或许他是忍受不了天天对着你,或许他是本性如此,素来冷酷,所以在你看来,他对你们一点都不好。然而,你们这一身武功哪儿来的?是谁教给你们的?别告诉我,你是神童?自学的,我家宁宁还是神童呢,怎么不见他有这个天赋?第二,你们刚开始闯荡江湖的人脉是哪儿来的?人马是哪儿来的?你们能这么短时间掌控黑手党是谁给你们的帮助最大,墨i,你不要忘记了,给予你们这一切的人是墨老爹,没他就你们兄弟两的今天。他要真不当你们是儿子,何必忍受和你们日日相对,还教你们成材?做人,可以一时不明事理,不能永远不懂这背后的含义,他是不能喜欢你们,但起码是他一手成就了你们的今天。

若是当初他随意把你们当垃圾两丢了,说不定你们还不能相亲相爱长大,你们今天就是空有一张脸的男色花瓶,也许就在奴隶场被人肆意羞辱,就你们这样貌,多得是变态男人喜欢,所以墨i,你不该怪墨老爹,你一身本领是他给你的。”墨i突然沉默了,叶薇的话好像一颗石子在他心里荡起了涟漪,本来逐渐而起的戾气慢慢地消散了不少,是这样子吗?可为什么他看到却是另外一回事呢?他也从未在墨老爹身上感觉到父爱,他看他们兄弟的眼神从来没有软化过。叶薇淡淡一笑,“墨i啊,人总是会放大自己的委屈和痛苦,从而忘记了别人的付出,搁在自己身上的惨烈回忆总是在记忆中不断地被放大,所以你觉得你该恨他,又恨不起来,因为血浓于水,又或许,墨老爹给你的父爱并不是你想要的那种父爱,那纯粹是你们父子沟通表达有问题,怪不得谁,再说你这个性也别扭,不讨喜,我要是你爸妈也不喜欢你,真的。”墨i一下阴沉了脸,作势要去掐她的脖子,叶薇在他怀里咯咯地笑,她说得是实话好不好,再说,她难得和他说这么多大道理。她只是不想墨i的心结越来越深,他对墨老爹本就有误解,若是能消除一点,墨i和墨弑天和苏如玉之间的心结也能少一些。

最重要的是,墨i也能开心一些,今天下午她一直注意他的表情,面无表情的他令她很心酸,也很心疼。“你为什么不为你师父说话?”“我师父?我和你说,我师父是圣人,无需别人为她说话,她若犯错,她会承担,若无犯错,她若怨恨谁,那是谁活该,在我心里,我师父是顶天立地的人,无需别人为她说什么。”叶薇果断道,“这个世上,只有别人负了她,不会有她负了别人。”墨i冷冷一哼,他就不信真有那么好。“你不信就算了,你不认她,我只能说,这是师父的遗憾和伤痛,但却是你的损失。”叶薇妖娆一笑,“我们从她身上学到的东西,足够我们一辈子受用。”墨i再冷冷一哼,叶薇摇摇头,忍不住去捏他的鼻子,“你就不能不要这么哼吗?”他一手拍落她的手。“我说不过你,就会欺负老实人!”我靠!“你老实吗?你老实吗?你真的老实吗?你说不过我是因为你知道自己没有立场,也没有理由,你要有理,你会憋着不吭声?”“你没理也能说得理直气壮。”“好吧,我这一次很有理吧?”墨i又是一哼,叶薇想割了他的鼻子,让你哼,让你哼。“墨i,还有什么问题,一个一个来说,奴家好好给你开导开导。”叶薇笑眯眯地说道,忍不住用手去数他的手指,

“一个大男人的,过去那些破事就忘记了吧,十一能都忘记那段岁月原谅你哥,你怎么就不学学人家的度量呢?”“你什么时候有过度量?”“我度量一直很大,你不知道吗?”“不知道!”“说明我们缺乏相互了解,所以没结婚是一件非常正确的事情,奴家决定再考察你两三年。”叶薇挥挥手,说得很潇洒。墨i一下子沉了声音,“你敢!”“哟呵,急着想要娶奴家了?”叶薇挑了挑眉,“真的想要娶吗?”墨i咬牙,阴沉地看着她,叶薇妩媚地笑,风情万种,“想要娶奴家,记得哦,要讨奴家师父开心哦。既然你不认妈妈,总要认丈母娘的吧,女婿是要讨丈母娘开心滴,只要你能让我师父笑了,奴家二话不说,立刻嫁给你,绝不反悔。”

732

墨i咬牙,阴沉地看着她,叶薇妩媚地笑,风情万种,“想要娶奴家,记得哦,要讨奴家师父开心哦。既然你不认妈妈,总要认丈母娘的吧,女婿是要讨丈母娘开心滴,只要你能让我师父笑了,奴家二话不说,立刻嫁给你,绝不反悔。”墨i盯着她,沉声问,“你这话什么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你不是不认亲妈么?那要认丈母娘吗?奴家以后要和丈母娘一起生活,墨i美人,你可得讨好她哦,听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不满意。”叶薇笑得很妖精,还特意凑上去,亲了亲他的下巴,心中乐开了花,墨i美人这表情看着***的爽。“你别太过分啊。”“谁过分啊,女儿要求老公和丈母娘搞好关系也叫过分,你去问问天底下的当闺女的,哪个会说过分?奴家这么为你着想,你也不懂感激,墨i美人,你太不识趣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什么丈母娘,她又不是你妈。”“在我心里就是我妈妈。”叶薇说道,严肃地看着墨i,继续说道,“墨i,就冲着她帮你养出一个老婆来,你也得对她毕恭毕敬,千恩万谢,人家妈妈嫁女儿的时候,女婿都会说,谢谢妈,养了这么一个好的闺女给我,懂了吗?捡了便宜也不说声谢谢,一点都不会做人。”

墨i拿眼睛瞪她,靠,这话她也说得出来,真不要脸…然而…好吧,他承认,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道理,就冲着她养了一个叶薇给他,他也该对她千恩万谢,这话比那句丈母娘更管用,直接说到他心坎里面去了。叶薇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成功了,唇角掀起,师父啊,你这儿子真是死脑筋,劝一劝真费劲,日后要交给她好好调教一下。“没话说了?敢否认奴家灭了你。”叶薇凶神恶煞地挥挥拳头,墨i冷哼,但心情好似好了些,没那么别扭和难受了。也不似刚刚那般,一脸阴沉,冷戾骇人。叶薇见情势好转了些,忍不住问,“墨i,你心中为什么真那么排斥我师父,照说,你小时候的事情和她没有关系,反倒是美人娘的因素更多一些。”墨i看了看叶薇,沉声道,“小时候我一直以为她是破坏我们家庭的元凶,爸小时候有些疯狂得吓人,无缘无故总会以为看见她,总是痴痴地喊着她的名字,好像去哪儿都能看见她出现在他身边,这时候若是我不小心撞进他们的世界,我爸一定会勃然大怒。我一直以为美人娘和我爸是一对,她从中破坏,勾走了我爸的魂,让他抛妻弃子,所以我恨她。”叶薇错愕…

“话说,墨老爹真专情!”叶薇挑眉,不知以后师父能不能毫无芥蒂地和他在一起,其实墨弑天也是一个可怜人,虽然不知道苏如花为什么也会怀他的孩子,但她总认为,他并非有意为之。“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说啊?”墨i忍不住咆哮了下,声音极大,差点掀开天花板了,楚离等人因天气热正在楼下花园谈天,乍然听到墨i这一吼声都忍不住抬头往上看。杰森咧嘴,“嘿,墨老二受刺激不小啊,敢这么吼薇薇?”“真有勇气!”黑杰克淡淡下评语。楼上,叶薇茫然眨眨眼睛,“我不是在听吗?”“我怎么不心疼我,反而说他专情?”墨i非常不满意,叶薇总是不能第一反应想到他,这一点令墨i非常,非常的不爽。叶薇被雷了,“那个…好像墨老爹给人的感觉更强烈些,嗯,好吧,不好意思忽略你了,那你现在知道不是这样子,是苏如花对不起你们爸妈,你怎么还恨她?”“谁说现在还恨她?”“你自己说不喜欢她的。”“不喜欢又不是恨,除了你和我哥,我谁都不喜欢,难道我都要恨吗?”墨i扯着嗓子又喊了一声,楼下的人都爆笑不已。叶薇扶额,有些气若浮丝地握着墨i的手,说道,“墨i美人,人家说三岁一代沟,我觉得咱们之间有很严重的代沟,无法沟通啊。”“滚!”

叶薇翻了翻白眼,再问,“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知道,不习惯一下子有她的存在。”“你滚,你不习惯也得给我习惯。”叶薇沉声道,“你知道这话被我师父听见该多伤心吗?你就一个蠢蛋,这话你也敢讲。”“我和你有什么还不能讲,我又没有在她面前讲。”“你想都不准给我这样想。”叶薇说道,“你就一根筋死塞着血管吧,早就知道你是非不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算我看走眼了。”“谁是非不分?”“你!”叶薇一笑,“你明辨是非了吗?是谁造成你们一家的不幸,是谁然给你有一个不幸福的童年,又是谁在这场恩怨中受伤最大,你都清楚了吗?他们三人的事情,你从来就不曾去想,只想着自己那点破事,你那不叫明辨是非那叫什么?我们都知道你们兄弟两无辜,但是墨i,无辜的只有你们吗?”墨i沉默了,半晌,她才道,“我恨不起美人娘。”“谁让你恨她?没人让你恨你美人娘,毕竟她对你们有恩,但是,你可否也站在你妈妈的立场上想一想?多给她一些关怀,可否也慢慢地说服自己,她才是你们真正的母亲。”叶薇说道,挥了挥手,“你这驴脑子,我懒得和你说了,还是那句话,不要母亲,那行,你有种就不要丈母娘。”“薇薇,你不要逼我。”

“你给我滚,谁逼你,我师父伤心谁去抚平了?我现在只想我师父好受一点。”叶薇脸色一下子冷了,“你一点都不知道失去孩子的痛苦。”

733

十一一直在苏如玉庭苑下面守到后半夜,墨晔问,“要不要上去睡?”“不要!”墨晔拧了拧眉心,十一轻声说道,“师父心情不好,我在这里多陪陪她。”“我…美人娘今天心情也不好。”墨晔淡淡道,本想说妈,但似乎如今再喊妈,也有一些困难,虽然心中对她依然觉得比如玉亲,但总归有些茫然了。十一倒什么都没说,墨弑天从回廊那边走过来,十一立刻从墨晔怀里起来,墨晔也站起来,十一伸手拦住墨弑天。墨晔喊了一声爸,没说什么,墨弑天眸光落在月门处,冷扫十一一眼,“闪开!”

“恕难从命!”十一冰冷道,态度坚决,墨弑天五指一伸,快如闪电朝十一攻击过来,墨晔大惊,十一身影迅速后退,挥拳还了回去。“爸,十一…”墨晔着急地看着他们,这两人竟然在回廊上动起手来,他在一边看着,帮谁都不是,且他一身武功都是墨弑天教的,自不敌他,两人的身影快得他几乎看不清楚,也没有插手的余地。膨的一声巨响,墨弑天挥拳竟生生打断了回廊一根白玉柱子,他却像个没事人般,拳头一紧,又朝十一攻击,脚下齐齐而动,招数狠厉且又毒辣,墨晔看得心惊胆战,墨弑天的身手竟一点也不下于十一,好吓人。应该说,十一是仗着自己的速度和力度和墨弑天相抵,对战经验和技巧她却远远不如墨弑天,几个回合过后,渐渐有了弱点。墨弑天冷笑一声,脚下一个用力,骤然朝十一扑过去,刮起一股强劲的风,墨晔大惊,十一连连后退,险险地躲过他的招式。因他是长辈,又是墨晔的父亲,苏如玉的情人,十一多数只守不攻,倒是显得有些狼狈了,她一咬牙,蓦然动手,靠,打就打,谁怕谁。只守不攻,她显得太狼狈了,十一开始进攻。

…这么大的声响,惊动了最近的白夜和苏曼,两人走出月门,苏曼抿唇,他就猜到墨弑天会忍不住,大半夜一定会过来找苏如玉。他那性子,岂会忍耐那么久。白夜扶额,看着断裂的白玉柱子,暗忖着此人的力量真牛,白夜问,“你去劝说一声。”

好歹是苏家,墨弑天真不给面子。“哼,你觉得他会听?”“不会!”突然一声冷漠的声音从苏如玉的月门中传来,“十一,回去睡觉。”他们的打斗吵醒了苏如玉。十一和墨弑天正打得难解难分,听到苏如玉的声音,立刻飞身离开,她才离开,墨弑天的人影已消失在月门里,墨晔赶紧过去捧着她的手,“受伤了没有?”十一摇摇头,“没事,我们回去吧。”两人回头便见苏曼和白夜,四人都没说什么,各自回了房间。十一担心地问,“他们大半夜会不会打起来?”

“不知道。”“你爸妈呢,怎么一点都不关心?”“我关心他们就不打吗?”十一,“…”苏如玉jingZuo在庭院里,冷冷地看着闯入的他,她似乎没睡过,眼睛红肿得吓人,布满血丝,整个人身上布满了一股寒峭之气,凌厉如刀。

墨弑天沉沉地拢着眉心,苏如玉的眼光平静得吓人,他心中很不安,好似她已下了什么决定,他很怕苏如玉下什么重大的决定,此时此刻,不用猜也知道会是什么。“如玉,她和你说了什么?”

“当年死的那个孩子,是你和她的孩子。”苏如玉冷声道,墨弑天凝眉,他已猜到了,苏如玉冷笑,他心头一阵剧痛,定定地看着她,她身上好像隔着一层真空,谁也进不去,那么冷,那么沉重。

“你在恨我吗?”墨弑天走近了她,用力地握住她的手,不让苏如玉逃避他的眼光,“如玉,我没有背叛你。”“我知道。”苏如玉冷漠道,“你只是神志不清,变白痴了,嗯,我应该理解,可以理解…”

她说着,说着,突然冷冷地笑起来,“也许当年我一开始就错了,在意大利的时候就不该和你纠缠不清,如果当年相遇,你告诉我,你和我姐认识,我姐爱你,或许什么都不会发生,墨弑天,我是不是错了。”错在不该爱上他,如果他们不曾认识,那么…苏家还是苏家,爸妈都还会在,她们姐妹也不会变成如今这副样子,姐弟也不会如此生疏。

“不,是我错了,当年我明知你是如花的妹妹,我却没告诉你,我知道你若知道一定会离开,不会再和我继续相处,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和你没关系,我们都错了,你什么都没错。”墨弑天说道,他舍不得如玉自我折磨,这些年什么都受够了。苏如玉心中百味交杂,一时心情糟糕透了,她想了一天,可越想,心中越是难受,如花的一念之差,墨弑天的隐瞒,傅金的阴谋…

“我不怪你。”苏如玉说道,别过头去看满院的茶花,苏曼真有心,虽然不记得她,却保持着院子里原来的模样,更细心呵护这些茶花,没有枯萎。她知道,应是如花提点的,她心如刀割,当年那么亲的姐妹,她从小什么都不会和如花去争,甚至父母偏爱,她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埋怨,怎么就变成今天这副样子了。为了一个男人!真是可笑。

“如玉,我们离开这里吧,你想去哪儿都好,别留在这里,我知道你不喜欢。”墨弑天沉声说道,见不得她伤心。苏如玉道,“我不喜欢?谁说的,这里是我的家,我怎会不喜欢?”“如玉,别口是心非了。”

苏如玉转过头来,看着墨弑天,平静道,“墨弑天,我不怪你,然而,我们玩完了。”

734

苏如玉转过头来,看着墨弑天,平静道,“墨弑天,我不怪你,然而,我们玩完了。”

墨弑天骤然扣住她的手,力量大得几乎碾碎她的手骨,苏如玉好似没有知觉似的,木然没有反应,好似那手不是自己的手。

心痛已远远超过了肢体上的痛。

“不可能!”墨弑天咬牙切齿地吐出三个字,一脸戾气,玩完了,怎么可能,他绝不允许她说结束,墨弑天扣住她的肩膀,硬是转过来,“既然不怪我,为什么不能和我在一起?”

苏如玉木然地看着他,她多么爱眼前这个男人,恐怕只有自己知道,这空白的二十余年在她人生里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她对墨弑天的感情完完全全都停留在十七岁时的爱恨纠缠之中。

她多爱这个男人,就多么的恨这个男人,当年的爱和恨就像一把双刃刀,把她割得遍体鳞伤,如今这么多伤口重新被挖起来,她没办法继续。

如花的感受,父母的死…

“抛开你和我们姐妹之间的纠缠,就是当年的我父母的死,我一时还没办法接受,虽然不全怪你,但墨弑天,你脱不了责任。”苏如玉冷声说道。

“我没想到…”

“谁能想到?如果世上的事情都能想得到后果,那当年什么都不会发生,我在认识你的时候就躲得远远的。”苏如玉唰的站起来,长时间没有休息,又受了这么大的刺激,她一时有些头晕,脚步踉跄了好几次,差点跌倒,看得墨弑天心头揪紧。

“苏如玉,你的意思是说,你后悔认识我了?”墨弑天站起来,咬牙切齿地问。

苏如玉的心在流血,后悔吗?她从未后悔过,轰轰烈烈地爱了一场,二十多年夫离子散,家破人亡,这段感情害得她一无所有,甚至痛苦绝望,曾经想要一死了之,她也从未后悔过。

爱上墨弑天,能让他爱上她,是她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

可怎么办呢?

她已承受不住了。

“我告诉你,我们不可能结束!”墨弑天窜到她面前,紧紧地扣住苏如花的肩膀,他的眸中也充满了血丝,“我二十多年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只靠着你的虚像活着,我忍受了这么多年的绝望和痛苦,就等着你回来,和你重逢,阴间也好,阳间也好,既然重逢了,我就不可能会放手,苏如玉,我告诉你,有本事你把我杀了,那一切就结束了,不然你别来和我提结束。”

“我不信你的心是铁石做的,苏如玉,你告诉我,你不会离开我对不对?”墨弑天状若疯狂,痴狂地摇着她的肩膀,寻求一个答案。

他要一个确定的答案,一个她不会离开的承诺。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