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你们回去和楚离合计一下,怎么把卡恩诱出来吧。”苏如玉眸光扫过四个孩子,缓缓说道,虽然她还想和墨家兄弟多处一些时间,怎么看都嫌不够似的。

然而…孩子们似乎一时还不是很习惯,而且,墨弑天在一边,脸色一直不太好,她在想,两孩子心中一直想着早点走。

两兄弟点点头,墨玦过来扶着叶薇,他顿了顿,突然道,“妈,你说说爸,他老是对我们吼,我们又不是捡来的。”

叶薇一愣,“…”

墨玦美人,你强,这话你也敢说?

十一和墨晔似乎也有些愣住了,墨玦这话带着很明显的孩子气,苏如玉倒是愣了好久…墨晔和墨玦之间,她很清楚地感觉到,墨玦对她的排斥更重一些。

但他竟然喊她妈了?她心中不免得高兴,一旁的墨弑天戾眸直扫墨玦,苏如玉微笑,“你们不知道他有精神病吗?”

741

墨i抱着叶薇,四人从苏如玉的庭苑中出来,脸色都非常古怪,精神病?墨弑天有精神病?恐怕也只有老巫婆敢这么说他。墨i觉得很平衡了。他妈这句太给力了,一下子就平衡他长久以来的不满,嗯,很好,很好。

“我说,难不成墨老爹真有精神病?”叶薇挑眉,表示非常好奇,这对话乍一听就是墨i撒娇,老巫婆宠孩子,顺便给他出气了,表面的意思是说墨弑天精神病,你们别理他。但,这是开玩笑吗?不像是嘛,他们认识老巫婆那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她开这种玩笑。

“我爸好好的,哪儿有精神病?”墨晔容不得别人说墨老爹,苏如玉说那是一回事,别人说却不行。十一道,“师父从来不开玩笑的。”墨晔,“…”叶薇想了想,缓缓道,“其实我也觉得墨老爹情绪不太稳定,要是受了刺激,感觉要发疯似的,精神病的人情绪不都是很不稳定吗?”

“我爸一直都这样,他性子本来就如此。”十一摇头,她同意叶薇说的话,“那就说明他病了很长时间,你们两当儿子都没发觉吗?”“十一…”墨晔无奈一笑,“我爸真没事的。”

墨i,“妈说他有精神病,我就当他有精神病。”墨晔,“…”这叛徒!庭苑中,苏如玉继续看十一的病毒数据,墨弑天在一边狠狠地盯她,似乎要在她头上盯出一个洞来,眸光阴鸷又愤怒。苏如玉一脸淡定,好似没感觉到他愤怒的视线,墨弑天一手盖住她的资料,沉声问,“为什么说我有精神病?”

“你本来就有精神病。”苏如玉淡淡道,拿开他的手,正色地看着他,“弑天,等十一的病毒有了眉目,我再帮你看看。”“我没病!”墨弑天眸光更阴鸷了,他不喜欢别人说他有精神病,特别是苏如玉说他。精神病在很多人的意识里是和疯子划等号的。苏如玉看着他,淡淡说道,“请不要质疑我的专业水平,好吗?”

“你什么专业的?我怎么不知道你上过学?”墨弑天很不给面子地拆台,苏如玉想要一拳打爆他的头颅,她发现每次和他在一起,她脾气就很容易上来。“有精神病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也不是不能治好,你否认干什么?”苏如玉说道,“你现在还会看见虚幻的影子吗?”

墨弑天想都没想,摇头,苏如玉眸色一沉,“说实话!”“晚上睡觉的时候会看见。”苏如玉心头一疼,墨弑天立刻说道,“我分得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弑天,你真的病了,而且病了很多年,很严重,别和我犟了。”苏如玉冷静地说道,伸手握住他的手,“天底下没有什么病症是我治不好的,你会好起来的。”

“我说了,我…”墨弑天本想说没病,但看苏如玉骤然下沉的眸色,他改了口,“好吧,你要说有病,那就有病吧。”苏如玉摇摇头,“你试着压一压你的脾气,总是情绪不稳定只会加重你的病情。”

“你不要说分手,不要说离开,我什么都听你的。”墨弑天很果断地提出交换,一点都没有放弃对自己稍微有利的局面。她垂眸,不应话,墨弑天怒火又上来了,一下子握紧她的手,苏如玉抬眸,“够了,我知道了。”“你说真的?”“这事等我医好你,我们再谈。”苏如玉淡淡说道,见墨弑天又要发怒,她骤然一喝,“墨弑天,你不要得寸进尺,逼急了我再不管你了。”墨弑天重重一哼,苏如玉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垂眸道,“还有,你没听老二说什么吗?以后对他们好一点。”“都那么大的人了,还需要我抱着哄吗?”墨弑天没好气地说道。苏如玉扶额,“你现在很有空吗?上网找本书看看,学习一下怎么当父亲。”“这蠢事我才不干。”墨弑天冷哼,他宁愿趴在一边睡觉,陪着苏如玉,不是,正确来说,是盯着苏如玉,不让她离开。苏如玉看着他,也没说话了,墨弑天这病,她是要眷医好,不然哪天说话又刺激到他,别真疯狂的伤了人就不好。一想起昨晚他疯狂地想要去杀如花,又拿孩子威胁她,苏如玉就心惊胆战,虽然他本来的性子就很极端疯狂,但,这病造成情绪不稳是一个重要原因。她是不可能让墨弑天去杀如花的。朋友,情人都可以挑,你不喜欢,你可以抛弃,离开,可天底下,家人是没得挑的,即便千错万错,再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她还是家人,还是姐姐。她没法原谅她,但却也不允许别人伤她,特别是墨弑天,当年的错,墨弑天也要负一半责任,若不是他这破病…

“你喝酒,为什么会变了一个人?”苏如玉问他,墨弑天摇头,“不知道。”她见过的奇难杂症不少,却没见过这么例外的,苏如玉想了想,问,“你喝酒给我看看。”或许,她能找到原因。

“不要!”墨弑天斩钉截铁地否决,“我才不要当白痴。”白痴?苏如玉凝眸。“你又想研究什么奇难杂症是不是?”墨弑天冷冷地瞅着她,“有时间就赶紧把事情了了走人。”

苏如玉,“…”“对了,你要研究,你让老二喝酒给你看,不要找我。”“我不要!”她才不想看儿子变白痴。“那你为什么要我喝?”苏如玉,“…成了,成了,这个问题打住!”

742

第一恐怖组织训练基地负责人在利雅得的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黑道,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消息会散播出来,第一恐怖组织训练基地负责人在黑道上听过的人少之又少,她基本是处于神秘和传奇中的人物,很多人都很好奇,这时候她出来干什么。正巧第一恐怖组织和黑手党经历过一次权力颠覆变化,很多人猜测,这时候她出现是为了让第一恐怖组织重新夺回黑道第一的地位。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这样的消息会传播出来,且传播得这么快。其实,以第一恐怖组织和黑手党两股力量同时传播情报,这消息走漏非常快,几乎传遍黑道每一个领域,苏如玉笃定,若是苍狼野心不灭,他一定会出现的。与此同时,楚离和黑杰克等人商议着如何引出卡恩,叶薇主动提出以自己当诱饵,卡恩复仇的对象,最主要是她,还有老巫婆,如今消息传遍,他肯定知道苏如玉也在苏曼家,再加上她来当诱饵,卡恩上当的机会非常高。这个提议没有人赞同,叶薇很郁闷,众人一致以她的腿伤为理由拒绝了,若是叶薇完好无缺,并没有受伤,这个计划是可行的。但她的腿伤了,稍有不慎就会送命,墨玦第一个就不同意让叶薇冒险。这件事争论没有后果,因为大家一致强烈反对,叶薇只能作罢,胳膊拧不过大腿,楚离重新想办法,卡恩的住处他们已查清楚了,就在苏曼家不远的一座城堡里。苏曼利用贵族的身份,对卡恩的武器,火力都有一个很严格的监控,大型的杀伤力武器,卡恩很难带入利雅得,几乎所有的渠道,苏曼都派人监控。以卡恩的傲气,他定想要手刃叶薇和苏如玉,且他一贯自视甚高,又是生化人,仗着自己一身武功,并无畏惧,楚离保守估计他不会使用大型武器。话虽这么说了,但楚离还是让苏曼疏通了航空监管,把一批新型磁波扫描枪运进利雅得。墨老爹对这武器非常感兴趣,墨玦和他解释是苏曼的设计,第一恐怖组织制造的,市场上流通的只是第一批扫描枪,这是最新一代的扫描枪,效果又加强了,外形也不似第一批磁波扫描枪那么笨重,轻巧不少,市面上还没流通,非常罕见。

“黑手党没有这种武器?”墨弑天问。“这笨,文物和珠宝能赚取的利益怎么比得上军火。毒品和你也玩儿?”墨弑天鄙视墨晔,墨玦两兄弟,他当教父的时候这两项是不碰的。

“前段时间没钱呀。”墨玦一时口快说了实话,楚离等人拍案大笑,墨弑天更鄙视他们了。“墨老爹,你要喜欢送你一把。”叶薇笑道。“我说,你们那么麻烦干什么,不是知道人在哪儿了吗?一枪过去城堡就轰了全部死光,一了百了,你们还算计来,算计去做什么?”墨弑天掂了掂手中的枪械,有些不理解他们的想法。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众人一阵无语,一枪轰了…

白夜微笑说道,“我们在苏曼家做客,他是利雅得第一贵族之后,不能损了苏家的利益,若是这么做的话,会给苏家带来麻烦。”“凭你们的本事,压不住那群笨蛋?”众人,“…”

“我们还有别的考量。”墨弑天冷哼,“怪不得第一恐怖组织会被黑手党取代了位置,嗯,做大事的,考量太多会失了先机。”众人,“…”墨老爹,你能不能别这么打击人啊啊啊…

墨弑天则想,他掌控黑手党的时候,黑手党是第一,老二起码被他甩出三条街,怎么可能会出现紧追其后的局面。苏如玉正好过来找苏曼,听到这话摇摇头,“你们别理他,按我的意思做,我喜欢动手,不喜欢动枪。”众人点头,其实他们都觉得,这事不宜大动干戈,只要解决了卡恩,万事大吉,毕竟在沙特阿拉伯,这不是他们的地盘,动手有所顾忌。最完美的结局就是把卡恩诱出来,解决掉,那么俄国特工那帮人,也成不了气候。他们做事素来是考虑成本问题,尽量要把人力,物力和财力降到最低。

“你不是让我动手和卡恩打吗?我喜欢动枪,不喜欢动手。”墨弑天说道,苏如玉当耳边风,她问苏曼要最新的数据,苏曼早就按照她的意思准备好了。几人正在大厅这卡恩这件事,墨晔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眉梢一挑,众人见他盯着手机阴险地笑,都很不解,墨晔说道,“妈,是苍狼。”

苏如玉眸光一眯,比她计划的,迟了两天,傅金的耐心变好了,她点点头,墨晔接了,“苍狼,有事吗?”“你在哪儿?”“利雅得,第一恐怖组织和黑手党正在谈判,怎么了?”墨晔沉声问,苍狼教过他和墨玦一阵子,但他们对他的态度说不上恭敬。“你也在苏曼家?”

“对,这两天谈判妥了,我就回意大利,你有事吗?”墨晔问。苏如玉环胸,唇角掠过一丝笑,勾了勾手指,墨晔说道,“苍狼,有人想和你说话。”他把手机交给苏如玉,她接过,“师兄,别来无恙啊,我们利雅得见!”“…如玉…你…”

743

叶薇多少有些担心苍狼的狡猾,她素来不喜他,以前在岛上的时候,她就非常,非常的讨厌苍狼,楚离和十一等人也不是很喜欢苍狼,孩子看人的眼光都特别的准确,都觉得他阴险狡猾且狠毒。当年老巫婆不在身边的时候,苍狼没少打骂过他们,若不是他们命大,唯恐都受不住他那变态的训练,也幸亏后来都转到老巫婆手下。

“师父,苍狼会来吗?”十一也担心同样的问题,如今他在哪儿都不知道,过来也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他们在明,他在暗,不知道他又会出什么花招。“放心,他一定会来。”苏如玉果断道,“在此之前,你们想办法把卡恩搞定。”

“知道了。”苏如玉点点头,转头看苏曼,问道,“曼曼,爸妈的坟墓在哪儿?”…她捧着两束百合花去看苏家父母,原本他们只是草草是埋葬在苏家的后花园,后来苏曼恢复贵族身份后,又把父母移到这座陵园来。幽静,且很宽敞。苏如玉是一个人来的,墨弑天在陵园外面等她,本来他也想给苏家父母磕一头,但苏如玉却阻止了,她想和父母说一些悄悄话。且,苏家的惨案,墨弑天多多少少要负责人,父母生前就不喜欢墨弑天,他又是害死他们的帮凶,她并不想他出现在父母的陵墓前。墨弑天并不在乎这一点,他的世界里就一个苏如玉,祭不祭拜苏家父母对他来说,无所谓,苏如玉让他去,他就去,不让他去,他就不去,一点为难都没有,也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快。当时的事,他知道自己有错,苏如玉不让他祭拜,合情合理。

“爸,妈,我回来了,对不起,现在才来看你们。”苏如玉微笑道,“你们一定在责怪我,女儿真是抱歉,以后每年忌日都会回来给你们扫墓,祭拜。”这些年,她是第一次来给看父母,这女儿当得很失职。母亲不分青红皂白打过她,当时心中都是仇恨,怨愤,对母亲这一巴掌也充满了怨怒,怨恨他们不信她,偏袒姐姐,然而,如今对着他们的坟墓,她只想着父母能再活过来,她宁愿天天挨打。

“姐姐,我,还有曼曼,都活着,我们姐弟…都很好。”苏如玉咬牙说道,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墨弑天,孩子们…但姐妹两的恩怨,她却闭口不提,不知道该如何说起。身后传来脚步声,苏如玉沉了眉目,冷声道,“不是让你别进来吗?”

脚步声很轻盈,苏如玉听出不是墨弑天的脚步声,骤然回头,却见苏如花也捧着百合花进来,在距她五米处静静地看着她。她的下巴尖了许多,脸色苍白,黑眼圈非常的明显,整个人看起来少了过去的风华,多了憔悴,好似一夕之间老了许多。苏如玉眉心轻拧,别过脸去,苏如花走了过来,缓缓地放下百合花,一边轻轻地和苏家父母说话,苏如玉面无表情地听着。她也很少回来祭拜父母,这些年,她过得也很不好。姐姐…

苏如花和苏家父母说着当年的往事,向他们说抱歉,当年隐瞒了真相,苏如玉闭上眼睛,心绪澎湃,这些年,到底是谁过得更辛苦一些?是她姐姐吧,二十多年的愧疚和忏悔,良心折磨,丧子之痛…孤单寂寞地寻找,这一些她都知道,也试图告诉自己,她们都是命运的受害者,只是被命运捉弄罢了。然而…

一想起这些不该在流失的岁月,亲情,性命,孩子,爱人,她就觉得无法宽恕她,本来不该发生的一切,都这么发生了。“小玉,真的没法原谅姐姐吗?”苏如花轻声问,一个半跪在父母坟前,一个背对着她,两人之间好似隔了一条长河。苏如玉并不应她,也没有回头,径自走出陵园。背后,如花无声叹息。上了车,墨弑天这要开车,苏如玉抬手制止了他,他挑眉,略有不解,苏如玉道,“等她先走,姐姐武功不如你我,不是卡恩的对手,若是碰上,她会有危险。”墨弑天深深地看着苏如玉,“姐姐?我以为你永远不会原谅她。”

“不管做过什么,我们始终是姐妹。”苏如玉淡淡道,骤然眸光一眯,前面的高木下,隐藏了几道身影。“别看了,四人,身手都算不错。”墨弑天说道,他早就摸清了情势。两人等了很久,苏如花才从陵园里出来,见他们还没走,微有诧异,苏如玉摇下车窗,“你在前面开车。”

苏如花一听顿时明白,无声地上车…这几人似乎只是跟着他们来陵园,并没有动手,苏如玉一直很警惕他们突然开枪,但风平浪静,没什么动静,她松了一口气。“卡恩培养出来的人,似乎也不错。”苏如玉沉了声音。

…卡恩看着孟莲莹等人给他的照片,危险地眯起眼睛,老巫婆,你果然在利雅得,从照片上看,两女生得一模一样,唯独这一双眼睛不同,可他认得出来,谁是苏如玉,上一次他的确找错人了,但也没关系…

即便她不是苏如玉,她也和苏如玉是至亲,没杀死她,算她走运。“亲爱的师父,我正要找你呢,你就送上门来了。”卡恩冷冷地笑起来,本来他听到第一恐怖组织基地负责人在利雅得的消息还有些不信,没想到是真的。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来利雅得,但这一次,她出来,就别想回去。“零,这人是谁?”孟莲莹看着酷似墨晔的墨弑天,非常震惊。卡恩冷笑一声,“管不着,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

744

夜深人静,苏家一片静谧。骤然,几颗催泪弹划破半空,冲入房间每一个角落,顿时,苏家警铃拉响,为了躲避催泪弹,苏曼、白夜、楚离等人匆匆忙忙地跑出中庭。众人跑出室内,聚集到中庭的时候,墨弑天和苏如玉已在外面视察回来,卡恩的人已走了。杰森暴怒,“靠,大半夜投下催泪弹就跑,耍人啊,这是干什么?”

苏家是利雅得第一贵族,卡恩是不敢公然投下导弹,不然会惊动政府,他和俄国特别这一批人毕竟是非法入境,若是惊动了政府,他们的行动会遭到前所未有的阻碍。所以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一下子铲平他们,卡恩是不可能会发动大规模的火力攻击,且他也没有那个实力,除非他已在利雅得境内弄到了杀伤力很强猛的武器。

“这是一个警告,卡恩在向我们宣战了。”十一沉声道,这些催泪弹,只是一个开始,同时也在警告他们,若刚刚的催泪弹换成的是导弹,那么,他们就没那么幸运了。“哼,老子想扛着磁波枪轰了他们的城堡,这就迎战,多么公平啊。”杰森暴怒,睡眠不足的金毛狮王脾气非常火爆。

“奴家支持你。”叶薇轻笑,楚离却笑着阻了他们。墨弑天和苏如玉率先回了庭苑,并不理会小辈们的打闹,卡恩想做什么,交给楚离他们解决,苏如玉此刻只想等着苍狼…黑杰克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卡恩既然玩小孩儿的把戏,那我们也就奉陪吧。”

于是,黑杰克和杰森两人在十一的陪同下,开车前往卡恩的城堡,轰了城堡第三楼,一片狼藉,几人又轻轻松松地回来了。然而…他们没想到,第二天,国际**找上门来。布朗警官带着一对人马把整个苏家都包围起来,身材魁梧,俊朗有神的美国人冷冷地站在苏家的大厅上,等着苏曼…

苏曼姗姗来迟,冷然地扫过布朗警官,再看着院子里全备武装的特种精英,唇角讥诮,“布朗先生,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很好的理由。”布朗警官冷眯着眼睛,沉声道,“我接到密报,叶薇和十一等人就在你府上,请你把她们交出来。还有,楚离,杰森、黑杰克,白夜。”

国际通缉犯上排名前五的大人物,都在了。苏曼冷漠地看着他,玩味地转动着手上的茶杯,“布朗先生这几年追着叶薇和十一跑遍全世界,我很理解,但是,抓恐怖分子,是反恐组织和FBI的责任,你凑什么热闹?”

“把人交出来!”“你可想清楚,接到密报是接到密报,如果你在我府上搜不到人,那么…布朗警官,恐怕你这份工作也保不住了。”苏曼是谁,岂会让人平白无故搜府。“哼,看清楚了,苏先生,这是沙特政府特允的搜查令!”布朗警官冷然地拿出搜查令,苏曼蹙眉,接过,果然盖着沙特皇帝的印章,他微微凝眉,布朗一挥手,让国际**搜查苏曼的府邸。苏曼安然坐在大厅,细细地品茗,布朗双手反剪在背后,正气凛然地站在大厅中,冷笑道,“没想到苏先生竟然也和恐怖组织关系匪浅,真令人难以置信。”

苏曼淡淡道,“你难以置信的事多着,世面见得少,别太大惊小怪。”布朗沉了眉,狂妄的小子!半个小时后,唯独苏如花和苏如玉在府中,并无搜到其余人,布朗先生冷冷地看着苏家两姐妹,似乎想看出她们是不是叶薇和十一。苏如花妖娆一笑,“警官,怎么跑到苏家来抓人,这人要抓不到,你怎么交代?”

苏如玉冷冷地坐在苏曼旁边,布朗眯着眼睛问,“她们是谁?”“家姐。”苏曼淡淡道。布朗似不信,命人想要抓苏如玉和苏如花,苏曼猛然一拍桌子,修长的身影霸气地立在布朗先生前面,“布朗先生,家姐犯了何罪?”

“我怀疑她们就是叶薇和十一。”苏如花扑哧一笑,苏如玉冷笑道,“怪不得你抓她们姐妹抓这么多年都没抓到,蠢得连我们的年纪都看不出来,你这督察也该让位了吧?”“你说什么?”

“说你蠢!”苏如玉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客气,冷然的声音带着绝对的铁血,身影猛然窜上,布朗还没见她怎么动作,苏如玉已一把抓住他的领子,背后四名国际**举起枪支对准苏如玉。她冷笑,“不想死,就带着你的人给我滚出去,别在我家捣乱!”

布朗冷声,“放手,不然我让人开枪了。”“你可以试一试,是他们的子弹快,还是我的手快,老子从来没被子弹射中过。”苏如玉霸气的声音夹着冰冷,猛然把他甩出去,“滚!”

她的力气不小,过于冲击差点撞到门板,布朗大惊,她不是十一,也不是叶薇,此人比叶薇和十一都来得狠,她说得对,年纪不对。不管在怎么伪装,叶薇和十一都没她所表现出来的岁月锤炼的痕迹。搜不到人,一场白忙活。怎么可能会搜不到人呢?苏曼就算大,他们那么多人,也不可能同时消失了,他们都去哪儿了。

“布朗先生,可以走了吗?”苏曼冷声问,“平白无故来我家搜人,你却搜不到,看来,你的**生涯到此为止了。”“你…”他微怒,顿了顿,“苏曼,我肯定人就在这里,别以为藏起来我就找不到,我会找到的。”

“你没有下一次了,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俄国特工队也在附近,布朗先生有没有兴趣过去也搜一搜?”苏曼冷笑问道。

745

布朗先生被苏曼不温不热的态度气得摔门走人,领着他的特种部队雄赳赳地走了,搜查无果,若苏曼追究,布朗先生的工作肯定得丢了。苏如玉冷然一笑,昨天晚上就收到布朗先生入境的消息,还领着十余国际**精英,众人就猜测卡恩肯定是故意把国际**引过来,这肮脏的手段也只有他能用得出来。而苏曼疑惑的是,他怎么会有搜查令?陛下的盖章…

苏曼致电雅善,七公主告诉她,这搜查令的确是千真万确的,因为国际**那边动了关系,再说窝藏五国际要犯,这种罪名也担当不起。苏曼听罢沉默不语,挂了电话。还好他们的消息也算灵通,布朗的动作再看也比不上他们的动作快,苏家这么大,他们几个身手又是绝佳之人,地下室的入口又那么隐秘,布朗先生无论如何也搜不到人。卡恩…

“楚离,约他见面吧,时间地点他来定。”苏如玉沉声说道,这么拖下去,并不是一个好主意,迟早也要面对卡恩,他们主动来约,似乎更直接一些。她也不喜欢和卡恩拐弯抹角,竟把卑鄙到把国际**也牵扯进来,她不喜欢这种作法,本来黑道就是黑道,白道就是白道,他们起冲突是他们的自己要解决的事情,把他们牵扯进来,双方都不方便。最重要的是,楚离他们几个目标太大了。国际通缉犯…

“是,我也正又这个意思,卡恩如今变得刚愎自用,越是和他拐弯抹角,他越是狡猾,倒不如直接利索点,拖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楚离沉声说道。众人商议之后,由十一把消息传给卡恩。墨晔和墨i等人是猜测,卡恩不一定会见他们,果其不然,卡恩没有直接答复见面的事情,直言把叶薇和十一交给他,这一次的事情他就算了。不然,他要和他们同归于尽。墨晔和墨i听罢直是冷笑,叶薇他想要杀,十一他想要得到,这如意算盘打得真好,明知这个答案他们不可能会接受。他真有脸。楚离回拒后,卡恩盛怒,谈判算是破裂。谁料,过了一个晚上,卡恩态度就转变了,同意和他们见面,在半山腰的一座城堡里,条件很简单,一定要带上叶薇和十一,苏如玉也必须到场。楚离很快回信,应了他。双方便定了时间,三日后见面。叶薇看着自己的腿,三日,就算动了手术,这么短时间内,她的腿也不可能会痊愈,该怎么办呢?城堡危险重重,她一定会拖后腿,叶薇一点都不想,拖累了他们。卡恩是一大高手,只有墨弑天和十一能有可能打赢他,俄国特工精英队伍都出动了,人非常多,打斗起来,拳脚刀枪无眼,她必定要自保才能保证不会所有人都能全身而退。但这腿伤…

短时间内没办法治好。“薇薇,你不用去。”墨i沉声说道,她腿伤是一个问题,打斗起来,若是他一时忽视,没能保护她,叶薇一定会有危险。他决不允许,她有半点的损伤。

“不成,卡恩已强调我一定要去,若是不去,他不会善罢甘休。”叶薇说道。黑杰克略微思考了一下,“这很简单,让人假扮成你就好,卡恩不可能有机会近距离地看清楚到底是不是你,到了城堡见到他,他知道不是你,也于事无补了。”楚离和杰森等人一致同意这个做法。“谁来假扮我?”叶薇问,萍儿太小,其余人都必须出场,容颜没什么身手,自不能跟着去,她也不会让容颜冒险。苏如花淡淡道,“我来!”叶薇一愣,不由得看向墨i和墨晔,两兄弟咬牙,墨晔说道,“不成,太危险。”“薇薇若和我较量,不一定能打得过我。”苏如花笑道,她的身手不如老巫婆和墨弑天,但也不算太差,自保能力绰绰有余。楚离和黑杰克觉得可行,苏如花是最好的人选,她和叶薇本身气质上就有些相似,假扮叶薇最合适,苏如玉和墨弑天都没说什么。半晌,墨i和墨晔都点头,同意这个决定,苏如花便安静地坐在一边听他们计划。

“我留下保护陪薇薇。”墨i沉声道。“不行!”叶薇第一个反对,妖娆一笑,“你有没有搞错,我都去了,你不去,你觉得谁会信你呢?不是摆明告诉卡恩我在家里吗?”众人一致点头,苏如玉说道,“萍儿,苏曼和白夜,容颜留下,其余人都走。”

为了防止卡恩背后留一手,苏曼一定要留在苏家的,这是他的地盘,万一有人来,他一人能够应付,留下白夜和他照应,应该能确保后方无虑。他们这边的人数本就不多,势必都要去,俄国特工队的人太多了,人手本就不够,若留下太多人,情势对他们更不利。楚离沉吟道,“师父,阿曼附近有几名不错的高手,我调过来。”

苏如玉点点头,墨晔也寻思着,伯明翰和风云雷电等人,赶得及,那一切应该没什么问题,俄国特工队那边的人再厉害,卡恩能调动的人也不如他们多。如今就怕的是,卡恩会设什么样的陷阱?这是最重要的。墨弑天把玩着手中的茶杯,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众人也没问他,毕竟这里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辈,对付卡恩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且,墨老爹的建议他们都有些怕的,太激烈,太果断了,并不符合他们的风格。容颜只觉得眼皮有些跳…

似乎有哪儿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左跳财,右跳灾。她的右眼怎么一直在跳呢?

746

众人商讨过后,各自散开,苏如玉和墨弑天走了,苏如花也走了,楚离等人面面相觑,都看向墨家兄弟,他们三人形同陌路,明明是一对亲姐妹,但眼神几乎都没有交流,给他们一种很强烈的疏离感。这状态什么时候才能缓和?叶薇剥着果子吃,十一在一边沉默着,墨晔和墨玦都在纠结这件事,但没人会和苏如玉说,毕竟这他们上一辈的事情,他们晚辈的很多事情都不清楚,站在谁的立炒,谁都有可怜之处,都有令人心疼之处,他们隐约知道是苏如花对不起苏如玉,去而不知道具体过程。谁敢和苏如玉说这件事?莫不说苏如玉冷肃的态度,就说墨弑天吧,一天二十四小时紧跟着苏如玉,墨晔,墨玦他们都没机会和苏如玉单独说话,若是提到苏如花,估计会被墨老爹一脚踢出来。众人都没见过这么霸道,又怎么蛮横,且还这么冷酷的男人,偏生捧着苏如玉,却像一块珍宝,就连她皱眉他都不高兴,别说是提别的事情了。苏如花的庭苑里,她一个人坐在栏杆上,摇晃着腿,平静地看着天上漂浮的白云,管家在一边叹息,只是陪着她。利雅得的天空,景致很美,少有阴霾。“管家,你先去出去吧,我和美人娘有话要说。”墨玦说道,老管家叹息,转身出了庭苑,自从苏如玉回来后,墨玦是第一次踏入这里。苏如花收回视线,笑得依然灿烂,旁边的盆栽,花朵美艳,却不及她一身风华,令人着迷,好似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小玦,有事?”

墨玦缓缓走近,两双酷似的紫眸流光潋滟,顾盼之间,美丽至极,墨玦一笑,坐到她身边去,“美人娘,谢谢你。”“你说叶薇一事?”墨玦点点头,苏如花拍拍他的脸蛋,“小傻瓜,这有什么好谢谢的,我欠你们的,怎么还都还不了。”

“你可能会欠了爸和妈,但是,你不欠我们兄弟什么。”墨玦淡淡说道,仿佛还是过去的母子,对她心存敬爱,墨玦伸手握住她的手,“美人娘,我很感谢你。”“叫大姨吧。”苏如花扬起笑容,眸光略有一丝落寞,“你越是此般说,我背负得越多,我宁愿你们兄弟也恨我。”

“我叫习惯了。”墨玦说道,“不管别人怎么看,你还是我的美人娘,这一点不会变。”苏如花微垂着眼眸,小玦,你真的让我无地自容,眸有些刺痛,苏如花心中如堵了一口气,闷疼得厉害,只觉得沉沉闷闷的,酸酸涩涩的。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曾经做了什么。”苏如花缓缓道,“我对不起你们一家,如果不是我,墨弑天不会那么对你们,你们会很幸福正常地长大,这都是我的错。”“很幸福正常的长大,也没有今天的我和哥哥,也许也遇不到薇薇,如果时光倒流,我在爸和妈身边平安长大,没有那么早混迹黑道,遇不见薇薇,那我宁愿小时候受这么多苦,换得遇上她。”墨玦紫眸难得流露出一片真情,爱意浓郁,一想到叶薇,心中最柔软的那一处总是轻轻地拂着,像是有什么在挠着,想要立刻见到她。有得必有失,他没有责怪过苏如花。不管儿时怎么样,这些年怎么样,一个叶薇都相抵了,他别无他求,更不想去责怪苏如花,她承受得也够多,这么多年,他很理解她心中的苦痛。“你这孩子,真和墨弑天一样痴情。”墨家的孩子都很痴情,而且很专情,真是很好的遗传啊,能被他们爱上的女人,一定会很幸福,当然,也会受很多苦,性子太烈了,容易两败俱伤。十一看似冷酷,实则柔软,温顺,墨晔是好福气,没遇见像叶薇和如玉这样性子的,而墨玦…她笑了笑,如今一切都稳定下来,早成定局,她不该为他担心。“真这么爱薇薇呀?”苏如花笑问。墨玦大大方方地点头,他爱叶薇,似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谁都知道,没有叶薇,他会发疯,或许他也会和他爸爸一样疯狂。“一见钟情的?”苏如花再一次好奇地问,似乎墨晔喜欢十一,她有点都不意外,两人身上都有一种吸引彼此的特质,而且很互补。但墨玦和叶薇,这两孩子的性格,她起初真觉得奇怪,墨玦会喜欢薇薇,他是一个很需要爱的孩子,而叶薇…

“美人娘,我知道你想什么,薇薇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子。”叶薇的好,或许只有他能够领略。有句话,墨玦不知道该不该问,犹豫了片刻,他终究还是问,“美人娘,你还爱着爸吗?”

苏如花轻轻地摇摇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早就不爱,其实很久,很久以前,就不爱了,年轻的时候,真的很爱他啊,占有欲也强,自己喜欢的,总要抓着手心里,才能觉得这是自己的,曾经拥有过,所以才会犯了错。后来怀孕,生子,他们的决裂…有多少爱,都被耗尽了,更别说这些年的寻找,早就放下了。”墨玦听着,缓缓地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好,放下了,她没那么痛苦,他还想苏如花下半辈子能过得轻松一点,能过得幸福一些,别像这些年一样苦。“这一次的事情后,美人娘要去哪儿?”“我想要如玉的原谅!”苏如花说道,“若她不原谅我,去哪儿我都不安心,这些年我已经走遍全球,都在寻找他们,没来及好好看看沿途的风景,如果如玉能原谅我,我想再走一遍。”“妈会原谅你的。”墨玦说道。苏如花莞尔,反手握住他的手,“我们的事,你别管,也别和你妈说什么,她恨我是应该的,怨我也是应该的,知道吗?”

墨玦点点头,伸手抱住苏如花,“不管怎么样,我都还敬爱你。”苏如花心头酸酸的疼,“乖孩子。”

747

回到房间,叶薇正在午睡,卧室自带一个比较大的露天阳台,阳台上有一张长型躺椅,叶薇没事的时候喜欢晒太阳。因为腿脚不方便,她也懒得走动,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躺在外面睡觉,或者看书。墨i对叶薇的兴趣实在有些不敢恭维,她喜欢的东西都很奇怪,比如说,看书,一个女孩子花花杂志不看,什么美容时尚杂志她也不碰,她却很喜欢恐怖小说,盗墓小说,或者一些很奇奇怪怪的收藏,昨晚十一整理出一张收藏品手册给她看。欧洲,北美几个大国的博物馆里有什么,珍品的种类,都有什么作用,价值又是多少,甚至把陪葬品和坟墓都列出来给她看。她不是对这些收藏品感兴趣,而是对如何夺得这些收藏很感兴趣,她告诉他,等腿好了以后就四处去挑战人家的收藏品。这是她一直以来的爱好。墨i坐到她旁边,叶薇睡得很甜,已快接近傍晚,阳光并不炎热,在她脸上覆着一层薄薄的光,淡淡的,非常美丽。一头如墨的长发披在躺椅上,模样看起来很慵懒,蝴蝶袖的上衫领口微开,露出一大片皓白的肌肤,墨i紫眸掠过一抹柔软,她睡着的时候,总是这么温顺,像一只小绵羊,总是令人疼爱,虽然他知道,这是骗人的。

他的手刚抚上她的脸,叶薇就醒了,她睡眠向来浅,但这一段时间很安全,很舒服,日子过得懒散了,警觉也没那么高。不然,他的开门声就该吵醒她了。“回来了…”她正要起身,墨i一把抱住她,带了起来,仔细避过她的腿,换成他坐在躺椅上,并调高了椅背,把叶薇稳稳地抱在怀里。嗅着他身上熟悉的清香,叶薇头颅在他脖颈间淘气地磨蹭,墨i很纵容她胡闹,直到她调皮地咬着他的下巴,他才滋滋喊了声,在她腰上一拧。

“你去看美人姐姐了?”“嗯,美人娘也很可怜,我心里一点也不怪她。”墨i轻声说道,吻了吻叶薇的发,“薇薇,我留在你身边好不好?”“你说见卡恩那天?”“是,我很不安,不放心你留在这里。”墨i说道,捧起她的脸,紫眸一片沉静,“你不在我视线内,我总感觉会失去你。”

“你犯傻啊,有白夜和苏曼,师父那边人手不够,我去了,你不去,这不是明白告诉卡恩我在府上吗?我一接到消息立刻就来了,他对我的恨,比对师父还深呢,说起来,不管是变异,还是失了一只眼睛,我都逃脱不了干系。”叶薇浅笑说道。

“哼,他不是也要了你一条腿,扯平了,有什么资格恨你。”墨i冷冷地哼。叶薇莞尔,墨i总觉得不安,忍不住搂紧了她,嗅着她发中的清香,心中的不安持续扩大,他就怕一个不小心,又让叶薇陷于危险之中。

“以前怎么没见你担心过我?”“以前你的腿也没事。”墨i说道。“傻瓜!”叶薇妖娆一笑,身子在他怀里略微一挪动,扣下他的头,直接吻上他唇,墨i微愣一下,单手扶着她的背拖高了,猛烈地吻住她,被动转为主动,堵住她所有的话语。叶薇早就习惯他不太温柔的吻,也喜欢他吻着她的频率,突然他略微松开她的舌尖,那双紫眸深深地凝视着她,薇薇…他的薇薇,白皙的脸,美丽的眼,她的五官早就深深地刻在他骨血中,他当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毫无理由,这么的爱一个人,患得患失,深怕一个松手她就不见了。在这样的热烈专注的视线下,饶是叶薇这么厚脸皮的人都觉得脸颊有些热,难得有些羞涩,“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墨i不应,轻轻地碰触她的唇,描绘着她的唇形,吸吮着她的唇,从未如此温柔地吻着她,叶薇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要跳出嗓门口。这么诡异的温柔,让她很不习惯,也让她很…心动。他吻着她,小心翼翼,温柔浓烈,仿佛她是一块易碎的珍宝,叶薇诧异之中带着不正常的心跳,承受着他的温柔,因为姿势的原因,她顺势提高自己的身子,更方便地亲吻,单手插-入他的头发之中。

“墨i,你怎么了?”叶薇略微推开他,忍不住问道,他有些不对劲,墨二公子是什么人,什么时候曾经如此温柔过?“你不喜欢?”“不是,我以为你受刺激了。”叶薇忍不住一笑,墨i突然扣住她的背,又狠又猛地掠夺着他的领地,他的主权,那种吻法,好似要把她的呼吸都全部掠夺走。令人忍不住沉迷在他的吻中,很害怕稍微一踏脚就跌落入悬崖边,也很害怕,稍微一个不小心就让自己万劫不复,却有忍不住那迷人的诱惑。好吧,她承认,墨i又恢复正常了,她还是习惯他这种不正常的正常,这才是她的墨i,太温柔的墨i会让她怀疑被人俯身了。

“薇薇,我想要你。”湿热的吻落在她耳边,墨i的手伸进衣服里,蛮力地扯落她的胸衣,带着薄茧的手的直接覆在她的柔软上,一点也不客气地宣告着他的想要…叶薇略微一惊,心中暗忖着,这野蛮人都弄坏自己多少内衣了?

以前在意大利刚开荤那会儿,几乎一天要好几回,每一次都没什么耐心,不是撕就是扯的,她每次都说再怎么粗暴就不准上她的床,可每一次都挡不住他的攻击…身下的小墨i,很有威胁地抵在自己小腹间,耀武扬威的,叶薇看了看自己的腿…这状态不佳啊…

748

容不得叶薇拒绝,墨玦已扯落她的扣子,衣服朝两边散开,半裸的身子已尽入眼前,他的眼睛色泽顿时深了,变成深深的紫色,像是一股令人沉醉的紫色迷雾,她迷失在他的眼波中…

墨玦…他怎么生得如此迷人,这一双眼睛,似蕴含了世间最可怕的蛊惑颜色,总是令她不可自拔,像是罂粟,一直youhuo着她的神智。如同此刻,明知腿脚不方便,却没有阻止他,风微微次吹,灌入衣裳中,有些冷意,可墨玦的手到哪儿,哪儿就能起了一片火,热得受不了,叶薇放弃了抵抗,扬起头,他的吻着顺着脖子一下往下,在她的红寇上轻咬研磨,尽情地取悦她,她轻哼,受不了他这般慢吞吞的动作。墨玦从未如此温柔而多情地要她,和风细雨的,他总是风云残卷般,暴风雨般粗暴,猛烈,很快就把她逼入深渊中…沉浮在那美妙的感觉中,又痛苦,又快乐…

“想要我吗?”墨玦吻着她的唇,又轻又柔,细细地吮着她的唇,下巴,脸颊,双手却不知不觉地褪去她的短裙,半扯落在膝盖处,双手撑开她的膝盖,虽然很想要她,却也很仔细调整她的身子,没有磕碰到她受伤的腿…指腹在她的柔嫩处轻抽着,墨玦强忍着身子想要进入她身子的渴望,双眸紧紧地盯着她的脸上的表情,似要逼问她心底的话…

阳光在叶薇酡红的脸上覆着一层金光,汗水滴落,身子越来越热,那团火一直往下,全身感觉都在他粗粝的指尖上,他却如此轻柔,并不如她所愿,她呼吸急促,无所适从,忍不住自己挺腰起迎合他的指尖,却仍然觉得不满足…

“墨玦,别折腾我。”叶薇声音有着催促,他想要做就快点,这么吊着她干什么?自从意大利分开后,两人一直没在一起,她身体一直不太好,腿脚又不方便,晚间也只是胡闹,没有真做到最后,此刻她却不得不承认,她想要他…

很想!“你想要我吗?”默剧固执地问,依然缓慢地折磨她,扣住叶薇的腰,不让她随意乱动,他主控着他们之间的频率。叶薇咬牙,去吻着他的唇,他的下巴和耳垂,去吻她所有知道的他的敏感地带,她知道,墨玦若动情,便不会此般折腾她,“想,很想,你满意了吗?”

柔嫩处因为他的侵入开始肿胀,满足,她能明显的感觉到他在身体内慢慢地滑动,热得几乎要把彼此都融化掉,他明明都忍到极限,却没有大动,只是很缓慢的进出,死死忍住,他要叶薇求他。该死的!叶薇总算也体会什么叫欲求不满,他吊起她的胃口,却不让她吃饱,偏偏一声还扣着她的腰,不让她动,叶薇身子麻痒难耐,使劲地夹紧了他,墨玦倒吸了一口凉气,咬牙切齿的声音在叶薇耳边响起,“薇薇,你想我在你面前丢脸吗?”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