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却没人证实过,她有她的骄傲,虽猜得出许诺什么性子,但不会特意去模仿,许诺是许诺,许星是许星,她有她的优点和美好。

她不介意,叶宁远把她当成替身,只想着,她能填补他心中的伤口,这也是好的。

今日见他如此慌乱地搜寻另外一名叫许诺的女子,她方知,原来,她的力量是如此微薄,尚不能抚平他的伤痛…

宁远啊,你需要多少替身,才能不那么痛呢?

“星星,别哭了,我们回家吧。”

叶宁远无心顾及许星,寻遍商场,总算有一人记得她是往外走了,他慌忙出了商场,马路四通八达,她该去哪个方向?

“该死!”他诅咒一声,匆匆往右边寻去。

失忆后,她很敏感,又依赖他,容不得有人接近他,独占欲极强,见许星本就不喜,他却顾及许星心情,放开了她。

真该死。

她定是生气了,一个人跑出来,可她跑去哪儿了?

马路上,一名穿着休闲服的年轻俊美男子一边着急地辨认人群中的高挑女孩,一边着急地喊着她的名字,匆匆从人群中跑过,似是寻找他最重要的东西。

旁人侧目,暗忖,又是哪一对情侣吵架了吧。

看他慌急的身影,皆在想,这男子定是很爱他的情人,才会如此担忧。

夜晚的街道,行人颇多,许诺今日穿着浅黄色的洋装,身材又高挑,很是好找,叶宁远在人群中,拥挤而过,错认了几人,道歉后继续寻找。

足足跑出一百多米,不见许诺踪影。

平日优雅,尽然不见,只余下淡淡的心疼,心中发堵了似的,气喘吁吁,行人从他身边走过,投以怜悯的眼光,皆以为,他没有哄住自己的情人。

叶宁远眸光投注在人群中,骤然瞳眸一缩,许诺爱静,即便走,也不该走此热闹街道,她会往僻静处走,几句不雅词句脱口而出,他又匆匆跑回商厦门口,四边马路,两静,两闹,叶宁远果断往离商场最近的一条街道跑去。

“许诺…”

“许诺…”

这条街道甚是僻静,人烟稀少,偶尔有几人经过,掩嘴笑看他,路灯昏黄,景色迷蒙,走出一百多米,更是安静,人越发少了。

四边都很安静,再过一条马路,那边就是红灯区了,叶宁远眉心紧蹙,这一带龙蛇混杂,很是危险。且周围盘旋的,皆不是好惹之人,红灯区又有几个黑道分摊管理,外围常有不少巡逻壮汉,许诺貌美,又很纯真,失忆后,从未见过她动过身手,可怕她连自己会武功都忘了。

思念及此,叶宁远更是着急,拨了电话给青龙,告知位置,命他火速派人在附近寻找许诺。

刚放下电话,骤嗅到一丝血腥味,他对血味,非常敏感,且又是顺风飘过,很是明显,此处街灯被人破坏,光线极暗,叶宁远往前跑几步,一名健硕的黑人倒地不起,小腹上被一打碎的酒瓶刺入,血流如注,他一息尚存,手颤抖举起,似要说什么,又软下了。

又听几声惨叫,夜色中如惊起的乌鸦,叶宁远匆匆跑进胡同,不远处有一盏灯,光线却还是很暗,对叶宁远而言,看清景物却并不难。

黑暗中,他看见了许诺,呼吸几欲停止。

她头发凌乱,半边脸颊被染红了,也不知是谁的血,上衣被撕碎得只剩下半边袖子,凄凉地挂在胳膊上,露出姣好的半身,胸衣也不知被丢到哪儿,身上有不少被粗暴掐出的痕迹,下身的裙子也被撕得破碎,半截飘零地挂在腰间,遮去少许春光,白皙修长的腿上也有不少掐狠,胸前,大腿上都是鲜血,右手拿着一个破碎的酒瓶,血液顺着酒瓶一滴一滴,溅落在地上…

手臂到手上,都被一层红色覆盖着,这一处,血腥气极浓。

地上躺着七八名高大的男子,死状可怖,都是被人用酒瓶刺中小腹,且是疯狂状态下胡乱刺的,小腹到胸前几个被刺得撕烂,膛破血流,死状极惨…

许诺似乎不知她在干什么,头微微歪着,像一个傻子,愣愣的看着死去的人,又愣愣地看着叶宁远,眼睛眨都没眨一下…

823

许诺似乎不知她在干什么,头微微歪着,像一个傻子,愣愣的看着死去的人,又愣愣地看着叶宁远,眼睛眨都没眨一下…

月光被乌云遮住,灯光照射不见如此昏暗的街道,充斥着欲和血的感觉宛若地狱,异常恐怖,安许诺茫然地看着他走近,手中的酒瓶突然刺向他,叶宁远往旁边一避,握住她的手腕,轻轻地往怀里带。{ }

“宝贝,是爹地,别怕,乖。”温柔的声音仿佛清水,洗涤她眸中的茫然,血腥之气扑面而来,叶宁远眸光微沉,幸好这些人不死就是重伤,否则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戾气,遍布全身,带出冷冽的杀气,额头上青筋暴跳,安许诺似是怕了,在他怀里颤抖一下,如同惊弓之鸟,瞬间如刀刺入他的胸膛。

一股自我厌恶的情绪袭上心头,叶宁远,你发誓过要让她快快乐乐,如今你又让她遭遇了什么?他手臂收紧,用力地拥住怀里,高挑却单薄的女子。

许诺…她定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欺负了,感觉危险了,才基于本能反抗,且粗暴地杀了人,这是她心底潜伏的魔。

心疼,拽住他的心。

哐啷…

酒瓶落地,安许诺仍旧歪着头,漆黑的眼中有着懊恼的他,“爹地,他们欺负我。”

“我知道,我知道。”叶宁远道,脱下自己的外套,套在她几乎全-裸的身子上,一颗纽扣一颗纽扣地扣好,他比她高出许多,外套穿在她身上显得宽且长,盖着半截大腿,因搂抱,他的外套上也有不少鲜血,叶宁远细细检查安许诺的身体,除了手腕上有一道浅浅的划伤,并无其他伤口,这才放心,他联系青龙,他的人就在附近,许诺杀了人,现场留下不少痕迹,定要消除。

才片刻,青龙就独自一人过来,叶宁远冷声道,“没死的也做掉。”

“是!”

青龙一看这情景就知道发生什么,看叶宁远的神色,他也不敢问什么,叶宁远抱着许诺出了黑暗的大街,她的身子在他怀里颤抖了一下,长长的睫毛委屈地扇着,整个人如小猫似的,窝在他的怀抱里,有些茫然,又有点空洞地看着他。

“爹地带你回家。”叶宁远吻吻她的眉心,安抚说道,即便拳头也几乎捏碎,也没有泄露出心底的暴戾,稳稳地抱着她在黑暗的街道上走着。

从专属的过道回到房间,叶宁远放了水,让许诺洗澡,把身上的血迹洗掉,她摇头,双手紧紧地抓住叶宁远的衣襟,不让他离开。

呼吸突然急促起来,茫然的双眸布满惶恐,“爹地不要走,不要走,坏人要欺负许诺。”

她突然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硬是不让他离开。叶宁远温柔地抚摸着她的长发,眸光戾气甚重,许诺粗暴的杀人方式,他觉得还不够残忍,他应该更狠狠地修理这些人,让他们永生后悔。

“乖,爹地不走。”他才离开几分钟,许诺就出了事,难怪她不愿他离开,心底必定是害怕了,他抱着她,进了浴室。

“爹地帮你洗。”

安许诺很不安,更是慌乱地看着她,脑海里不知想起什么,身体变得僵硬,叶宁远吻着她的发丝,让她放松下来,温柔地看着她,“我不会伤害你。”

她静了下来,叶宁远把外套脱了,犹豫了下,也脱了她身上所剩不多的布料,让她坐到浴缸里,帮她清洗身上的血迹。

换了一次水,浴缸的水温柔地按摩着她疲惫又僵硬的神经,整个人都略有些放松下来,叶宁远心无旁骛地擦过她的每一寸肌肤。不知是因浴室温度高,还是什么,他的额头上,渗出少许汗水。

安许诺突然用力地揉搓身上淤青的痕迹,几乎把擦破了皮,叶宁远大惊,握住她的手,安许诺抬眸,浴室的热气渲得她的眼睛迷蒙,“脏。”

“不脏,一点都不脏。”叶宁远道,阻止她揉搓,她不依,双眸如染了火,“我要擦干净,我讨厌,讨厌…”

“许诺,住手。”叶宁远的轻喝阻扰不了她的疯狂,不知喃喃什么,水四溅,湿了衣裳,他顾不上许多,突然低头,吻上她不停蠕动的唇。

他轻轻地压着她的唇,温柔地吸吮她的唇瓣,并不侵犯,安许诺疯狂的眼光渐渐的缓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叶宁远。

“没事了。”他稍离她的唇,为了防止她继续虐待自己,叶宁远抱起她的身子,胡乱地擦干她身子,这是他的浴室,没办法,他只能拿过他的睡衣,套在她身上,抱着她出来,轻放到床上,拉过被子盖着她。

安许诺一直看着他…

“睡吧,你今天累了。”

她的脸被热气蒸得微红,眼睛迷蒙,看起来很是动人。

“爹地,可不可以,再亲我一下。”安许诺的声音有些颤抖,定定地看着他,叶宁远似乎没料到她会提这样的要求,愣了愣。

“我喜欢爹地亲,讨厌被坏人亲,他们恶心。”安许诺道,眼圈微红,叶宁远突然低头,吻住她的唇,辗转深吻。

突然身体一僵,本只是唇和唇碰触,安许诺的舌尖却淘气地钻进他唇齿内,如咬住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吮着他不放,咬得他舌尖生疼,但…

他心中竟有些可耻的…心悸。

呼吸微微一沉,扣住许诺的手腕,正要离开,却被她硬是抱着,似是试图以他来忘却一些不开心的经历。

叶宁远微叹,顺从了心底的念头,反被动为主动,回应她的吻,双手扣着她的肩膀,这是他第一次真真正正的吻一个女人。

“乖了,睡吧。”

824

他洗了澡,吹干头发,安许诺还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天花板,一点睡觉的意思都没有,叶宁远掀开被子进去,把她搂在怀里,“怎么还没睡?”

“爹地讨厌。”安许诺轻声道,眸光定定地看他,委屈中带着几分控诉。

“爹地怎么坏了?”

“爹地离开我,坏人才来欺负我。”

叶宁远一愣,抱紧了她,“抱歉,以后不会了。”

青龙打来电话,报告他都已处理完毕了,叶宁远嗯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挂了电话,调了一个舒服的睡姿,让安许诺能够睡得更舒服一些。

她了无睡意,眼睛骨碌碌地睁大着,小小的手握着他的手把玩着,就是没有听话睡觉。他随她,偶尔她出声,他就陪着她说话。

她是孩子心性,果然没多久,她就不记恨今晚的事情了。

然而…

她到底有没有被欺负,他不知道,许诺懵懂,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刚才帮她洗澡,本想检查一下,但毕竟是女孩子的身体,他和她又不是夫妻,情人,唐突去看并不太好,虽然他已看过赤-裸的她。

问她,她多半也是不懂的。

他只觉得心疼不已,不管有无被人欺负了去,今夜发生的一切,都是他的过失,他疼痛,许诺的控诉他全盘接下。

只求她,快些忘记了。

别再记得这么不开心的事情。

“爹地,睡不着怎么办?”

“心里有事?”

“害怕,我杀人了。”安许诺说道,声音小小的,低低的,如小动物的呜咽声,“杀人是不对的,我不会被人抓去坐牢。”

“不会!”叶宁远斩钉截铁地说。

她茫然,“为何?”

她明明杀了人,不是吗?杀人是要坐牢的,她是懂的,方才那一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想要杀人了,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说,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他们是坏人。

她冲动之下,打碎了酒瓶,把他们都捅死了。

谁让他们欺负她。

“许诺没有杀人,人是爹地杀的。”叶宁远捧着她的脸,轻声说道,“你只是把他们打伤了,是爹地杀了他们。,你怎么会坐牢呢?”

“不,爹地说谎,明明是我杀的,我又不是傻瓜。”安许诺坚持,“我宁愿自己被抓,我不要他们来抓爹地。”

“真乖,放心睡吧,这件事交给我,不会有事的。”

“那爹地以后还会不会为了别的女人离开我?”安许诺对这个问题,非常的在意,甚至比被坏人欺负,更在意,紧张地看着他。

“不会了。”叶宁远道,“再不会了。”

让她离开一刻,他就悔不当初,除非她完好了,记忆恢复了,否则,他都会细心照顾她,再不会放开她,舍不得啊。

安许诺心安了,枕着他肩膀上,渐渐沉睡了。

他调了房间的亮度,灯光暗了下来,因怕许诺夜里做恶梦,他并未离开,拥着她睡,奇迹般,睡到天亮,竟一夜安稳。

第二天有报纸登出昨晚的惨案,青龙处理得很干净,不留下一点证据,因又是靠近红灯区,案子并未引起什么轰动,那一带几乎天天有人死亡,流血事件从未间断,警方已见怪不怪。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