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结局 全文免费阅读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安知晓作品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墨晔凉凉道:“你们两不知什么叫乐极生悲吗?”

卡卡,“没听说过。”

叶非墨,“不认识。”

叶三少和楚离表示非常欣慰,儿子大有长进,这是好事。

墨家两兄弟相视一眼,皆冷冷一笑,叶宁远看这架势,额,好像是引起公愤了,叶非墨和卡卡也真太嚣张了。

墨小白说道:“大表哥,你不是天才吗?为什么也这么菜?”

叶宁远辩驳,“天才一定要打麻将也天才吗?”

“天才应该是全才,不然就不能说天才,大表哥,如果你赢不了小表哥,我就要永远鄙视你。”墨小白握拳,他觉得所有的智囊团都不是很靠谱,所以他把希望都寄托在叶宁远身边。

“墨小白,你看上我们家非墨了?非要看他裸?”叶宁远笑道。

“靠,看上我爹地也不看上他啊,谁看上这么个变态东西?”墨小白嗷嗷叫,在 墨小白小小的脑袋中,叶非墨绝对是属于极品变态那一类的。

阴险、狡诈,偏偏还挂着一副木然的嘴脸。

叶非墨凉凉地看着他,墨小白不服气地瞪回去,反正都裸(奔)一次了,多裸几次也没关系,众位大人爆笑,墨玦一拳砸过去,“你在说我变态吗?”

墨小白表示很委屈加无辜,“爹地,我说叶非墨变态。”

其实你也变态啊,为毛不让人说?

“说他变态为什么把我和他连在一起?”墨玦磨牙。

“爹地,世上有比你更变态的人,难道你不该觉得欣慰吗?你终于不是第一了耶。”墨小白严肃地提问,叶薇已经笑得不行了,捧着墨小白亲了好几口。

儿子太可爱,可爱爆了。

看他一本正经说墨玦变态她就乐。

宁愿看上爹地也看不上叶非墨,叶非墨这变态程度得有多高啊。

墨玦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墨小白依然觉得,爹地变态不是第一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为毛要生气咧?墨玦觉得这儿子得要教训了,不然无法无天了。

正在这时候,墨晨跑回来了,嗷嗷叫着套上短裤,于是就有三个裸着上身的小萝卜头和一名小绅士继续打麻将的喜感画面。

墨晨握拳,公然道:“墨小白,老大,你们两机灵点,我们几个打牌就不要糊了,抓小表哥,我一定要轮他一次。”

墨遥和墨小白难得一致点头,作弊做到这程度已是非常的极品了。

叶非墨凉凉地哼了哼,“你们一直就没胡牌过,看你们三人也是被轮的,怎么可能有本事轮别人?”

卡卡说道:“支持小非墨轮你们三人。”

叶宁远第一次发现,这弟弟本质果然还是很…有传统的叶家风格的。

她妈咪的一针见血啊,他爹地的阴险狡诈啊,都遗传了。

墨遥和墨玦很显然是统一战线了。

靠,要是斗不过一孩子,他们的脸往哪儿搁,这是很严肃的问题,必须要重视,十一和叶薇只是摇头笑,墨无双压三毛钱赌叶非墨不会裸()奔。

然后,接下来就是这么一个局面了。

你不得不说,叶非墨是神人,接下来就是墨小白、墨遥、墨晨轮着去裸()奔,按照顺序来的,非常的极品,墨晔、墨玦怒了。

“靠,非墨,你是赌神吧?”墨玦没好气道。

儿子去裸,爹地也是很没面子的。

虽然比较好玩。

“随便打打的。”叶非墨木然挥挥手,那无所谓的姿势感觉就是随便打打的,把众人噎得不轻,随便打就是这局面,认真打是什么局面?他有脸说?

太打击人了。

这牌打到最后,大人都毛了,连叶宁远这么淡定的脾气都觉得太诡异了,叶非墨绝对是神了。

“不打了,太坑爹了。”叶薇帅气一把一拍桌子。

墨玦大赞她英明,于是众人笑眯眯地散伙了。

那裸奔三人组无比幽怨地看着叶非墨,叶非墨环胸,一脸木然,各种冷艳,一副欠扁的模样,众人都恨得咬牙。

海边,叶非墨和卡卡面对面地站着,卡卡捧着叶非墨的脸,疑似在亲吻,背后围观的众人惊呆了,哇靠,太劲爆了,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墨小白蹦跶去告状,引来一批大人躲在背后猥琐地围观,从他们这个角度看,卡卡那表情是温柔得不得了,且是含笑脉脉,叶非墨背对着他们看不清楚表情。

程安雅脸颊一扭曲,容颜唇角一颤,叶三少和楚离相视一眼,一阵恶寒。

好像真是亲吻耶…

“莫非海蓝没了,卡卡真的就退而求其次?”

容颜,“我觉得安雅有再生一个女儿的必要及需要。”

程安雅被雷了。

叶宁远抿唇,“怎么看非墨也是腹黑攻吧。”

楚离,“胡说,我们家卡卡哪里像受?”

“攻受是对比而言的,和我们家非墨一对比,很显然就受了,谁搞的定非墨?”

楚离泪了,儿子你要争气啊,绝对不能被压倒。

墨晔说,“这一代男孩太多,从小又亲密,果然是个问题。”

墨玦想到自己的小白和那两兄弟,泪了。

价值观差不多,世界观差不多,兴致爱好也差不多,且个个又绝顶聪明,和同龄孩子不是一个水平的,碰出火花太正常了。

海边,卡卡捧着叶非墨的脸,笑道,“你别再动啊,我都取不出了。”

“疼。”

“谁让你耍赖?”卡卡说道,他比叶非墨略高出一点,为了帮他取出隐形眼睛,不得比偏头着,又看非墨可怜兮兮的,不禁笑起来。

这是第一恐怖组织一款透视隐形眼镜,和他们比赛第四局的时候,叶非墨有严重的危机感,于是让卡卡把这副隐形眼睛给他戴上,他可以看见对手所有的牌。

稳赢不输。

“要是被墨家兄弟知道,你就死定了。”

这手段都能想得出,也只有叶非墨能办到,太狡猾了。

“你不说,谁知道?赶紧的,别磨蹭,疼死我了。”这眼镜比较特殊,要别人帮忙取下,取下来的时候叶非墨因刺激眼睛微红。

卡卡帮他吹了吹,收起眼镜,“还行吧?”

“没事。”

两人一向勾肩搭背,转头见不远处一大堆人,叶非墨和卡卡第一想到的是,坏了,他们被识破了,可是看各家大人纷纷扭曲地看着他们,那表情好像有点…暧昧到变态。

两人齐齐打了一个寒颤?

一头雾水,谁告诉他们怎么一回事?

墨小白见他家小表哥眼睛红红的,哇哇大叫,“啊啊啊,小表哥,你是被压的吧,你是被压的吧,啊啊啊啊,我突然平衡了。噢噢噢哈哈哈哈,世界太美妙了…”

墨小白赤着膀子叉腰笑得一颤一颤的,把各家大人也笑得一抖一抖的,集体很和谐。

叶薇有一脚踩扁他的冲动。

叶非墨和卡卡仍然一头雾水。

沙特,利雅得。

白夜在DLK展览馆欣赏这一次的画展,其中有一副画就是叶宁远作品,他唇角扬起,这孩子天赋真好,全天赋啊,作品都能在DLK展览。

一名美丽动人的女子前来搭讪,目光露出仰慕,白夜抱歉地扬了扬手上的戒指,那是一枚简单的白金戒指,明白地表示自己已婚身份。

那女子失望而归。

白夜轻笑,继续赏画。

这枚戒指是他和苏曼所认定的婚戒,多年来没人脱下,女人见了也识趣,挡了不少桃花运。

身为一名三十多岁的成熟男性,白夜无疑是魅力无边的,俊逸温柔的轮廓,温文儒雅的气质,总是透出几分潇洒,那岁月沉淀下来的睿智和内敛在他身上显露无疑,举手投足都是成熟男性的魅力。

这样的男人,不管在哪儿都是备受瞩目的。

今天苏曼不在利雅得,他去临城办事,已经七天了,明天才归,白夜一人从展览馆出来,开车去酒吧,苏曼不在的日子,过得很慢。

利雅得的生活比欧洲要无趣得多,娱乐甚少,苏曼也并无什么特殊爱好,喜欢摆弄花花草草和设计武器,两人一年有一半时间在利雅得,一半时间周游世界,日子过得轻松。

苏曼不在利雅得的日子,白夜时而也去寻乐子,所谓的寻乐子就是和几个朋友约了一起喝酒,或是去钓鱼,打高尔夫球,或是听音乐会。

车子听在一家透着古典风情的酒吧前,白夜悠然走近。

利雅得也有不少出名的gay酒吧,若真想寻乐子可以去那种酒吧,白夜也曾去过,但他一进去便受不少干扰,他不喜欢,后来索性都去普通的酒吧。

这一家有古典特色的酒吧就很符合他的品味。

今夜的酒吧人满为患,酒吧内音乐悠扬,极具格调,并无什么热歌劲舞,倒是有不少年轻女子具在一起喝酒,具酒保说,那是一群大学生庆祝毕业。

白夜一笑,抿了一口红酒,庆祝毕业啊,这对他来说是新鲜事,因为他并不知道什么叫毕业,他们那结束学业叫出山。

两名年轻的黑发女子拿着酒杯过来,一左一右坐在白夜旁边,女子刚要开口,白夜轻轻一笑,“sorry,I’m gay。”

那两女子笑容一僵,白夜想,今晚莫约又是无趣的一晚,趁着她们还在发愣间,白夜潇洒除了酒吧,驾车回家。

刚到家,黛娜抿唇笑,“主人回来了。”

白夜一愣,转而狂喜,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苏曼面前,他不是明天才回来么?

苏曼刚到家,洗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正擦着他那头长长的头发,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白夜的唇已在他白皙的脖颈间啃咬了,复而亲上他的耳垂。

“喝酒了?”

“嗯,喝了点。”白夜笑道,给予苏曼一记温柔绵长的吻。

一吻毕,白夜心满意足地接过干毛巾给他擦头发,这是他最享受的乐趣,他极爱苏曼这头柔顺的长发,苏曼享受他的服侍。

“不是说明天回来吗?”

“嗯,提前完成了。”苏曼说道,打死也不说是他想念某人,急急忙忙地回来,人累得半死。

他不说,白夜自也知道,忍不住又多亲了几口,两人之间的默契已达到心灵相通的地步,苏曼靠着他,难得的温顺,白夜心里美滋滋的,正想擦干他的头发,然后用身体好好倾诉一下离别之情,可谁知道,擦干头发才知道,靠着他只是因为苏曼太累,睡着了。

白夜怜爱一笑,吻了吻他的唇,抱起苏曼放到床上,帮他调整好睡姿,电脑还开着,这一次他去参加一个病毒研讨会,顺便给某医院听过一些病毒原体。

匆忙赶回,很多报告还没整理好。

 

  如果觉得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安知晓小说全集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