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玖月晞作品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尼玛说:“有人一刀刺中他的心脏,又狠又准。”

  彭野放下死者的手,说:“没有防卫伤,对方袭击时,他没有反抗。”

  石头说:“很可能是熟人了,会不会是窝里斗?”

  彭野问:“报警没?”

  “报了。”

  彭野点了下头,说:“十六。”他下巴往床头柜方向指一下,那里放着一个圆鼓鼓的铁皮闹钟。

  十六在队内的绰号叫十六郎,爱说话,脑子灵光,手脚灵活,对机械零件十分精通。撬锁啊拆分组装机械啊检查某个物件有没有暗格之类,他最拿手。

  彭野招呼一声,十六就知道他的意思,立刻检查闹钟。

  “桑央,你去楼下找老板娘,查清楚今天所有进出客栈的人员信息。”

  “好。”

  **

  不过一会儿,桑央尼玛上来了。

  老板娘说客栈这几天没生意,昨天201住进来一个男人,可前几天风雪大,人遮着脸,没看清模样。当时,那人没主动交身份证,老板娘一时大意,也没登记。

  对方没要押金,啥时候离开的也不清楚。

  十六不解:“咱们找到计云这条线后,没轻举妄动,也没打草惊蛇,计云只是个小人物,不至于被灭口啊。”

  “我们想错了。”彭野拧眉看了尸体半刻,说,“计云不是小角色,他的上一级就是黑狐。”

  石头一愣:“什么?!”

  他追了那么久,一路追到羌塘来,竟是…

  “黑狐”是近五六年来可可西里无人区最为活跃的盗猎团队头目,是所有巡查员痛恨的名字。

  这些年来,巡查队和“黑狐”他们展开过无数次激烈交战,数十名队员牺牲。

  他们也曾俘获过多名盗猎者,可从未抓到“黑狐”。他每逃走一次,都能组织更多新成员进行下一次盗猎。

  且黑狐十分谨慎,总戴着面罩,大家与他交手多年,却不知他的真面目。

  尼玛同意彭野的观点:“对。之前我们以为计云是小人物,想留着他引出黑狐团队的上一员。但很可能他的上一层就是黑狐,黑狐担心计云被抓后自己会暴露,所以灭口。”

  石头更加懊恼,气得直跺脚。

  他和十六追这条线,跑了几千公里,从可可西里跑去阿尔金,又来羌塘,没想后边这么大条鱼。

  蹲在床头柜旁边的十六轻呼:“有发现!”

  他拆开闹钟,从后壳里拿出一把钥匙。上边贴着标签:“仓嘉客栈,314。”

  众人马上动身。

  十六很兴奋:“哥,你怎么想到让我检查闹钟?”

  “刚才202房间里没有闹钟,这钟不是客栈的。”

  彭野说。

  他不经意想起202房间床头柜上的白色万宝路和红色Zippo,还有那女人握烟的纤细的手指,和烟雾背后那双不冷不热的眼睛。

  不知怎的,他的手指想起了伸进女人被窝那一刻,温热柔软的乳.房,饱满,细滑。

  彭野皱眉,下意识捻了捻手指,想把那种感觉搓掉,结果是徒劳。

  **

  仓嘉客栈的小妹说,314的客人在一个月前就租了那间房,从不许人打扫。

  彭野等人一进去就闻出不对劲。他们再熟悉不过,腥膻味混杂着药水味,房间里还烧过檀香。

  地上摆满麻布袋,打开看,全是藏羚羊的皮,偶尔掺杂几只白唇鹿和棕熊。每一张皮都曾是在原野上肆意奔跑的生命。

  尼玛看了几袋,道:“这些都是母羊,妈妈死了,羔子就会活活饿死。”

  十六拿起一片小羊羔皮:“连这都没放过。”

  彭野翻出几只羊头,羊脸上的毛还是柔顺的,头顶长长的羊角坚硬而威风凛凛眼睛和脑髓被挖掉了,很空洞。

  没了眼睛,就不能讲述。他曾见过死去的羊的眼睛,晶晶亮亮盯着你,能穿透你的头颅。

  另一个袋子里有三只毛茸茸的熊掌,肉垫软而有质感,断口处看得到干枯的血管。

  他把东西放回袋子。

  意外找到这些,接下来的路变得不可预测。

  他们要跨越羌塘返回可可西里,一路荒无人烟,“黑狐”的人很可能会来抢这批“货”。

  彭野回头看一眼他的同伴们,他得带所有人安全回去,还有这个房间里所有的死魂灵。

  **

  程迦算是见识到了高原上的气候多变,昨天还下着大雪,今天就放晴了。天空湛蓝湛蓝的,日头又晒,阳光白花花的晃眼睛。

  一大早,她就带了墨镜和相机出门。

  她后半夜没睡好,彭野的那一耳光让她失眠了。她也就嘴上说说,谁知道他真打呀。

  算了,皮糙肉厚的,打了就打了吧,程迦想。

  镇子很小,一条街就走完。早晨,路边走几步就是卖菜的地摊,买菜的人三三两两,讨价还价。

  路过一扇开着门的民居,程迦探头看,外头阳光灿烂,屋内阴阴凉凉,穿着袍子的妇人坐在地上煮茶,奶香四溢。

  妇人见了她咧嘴笑,黝黑的脸庞像泛起褶皱的湖水。她冲程迦招手,示意她进去喝杯茶。

  程迦颔首致谢,摇了摇头,又指指相机,意思是可不可以给她拍照。

  妇人点头。

  黑暗的室内,一道光从屋顶的毛玻璃漏下来,妇人坐在光与黑的边缘为家人煮早茶,蒸腾的烟雾似乎弥漫出奶香。

  妇人目色温柔,轻轻搅动着木勺,她粗糙的嘴角挂着淡淡的满足的笑。

  程迦坐到门槛上,给她拍了几张,但多少有些失望。妇人最美的笑容是刚才抬头一瞬,有股冲击到心里的力量。

  可现在镜头上的笑容…少了点说不清的味道。

  程迦拿下相机,对妇人摆了个谢谢和再见的手势。

  **

  小街道上,

  “阿姐,这茄子小得跟鹌鹑蛋一样,便宜点嘛…”

  石头还蹲在地上和菜贩子讨价还价时,尼玛杵了杵彭野,低声说:“七哥,你看,那个…计生用品贩子。”

  彭野看过去,程迦坐在一户人家的门槛上,托着相机对着里屋拍照。

  十六:“尼玛眼尖的嘛,昨晚就一直盯着她看,春心荡漾了啰。”

  “我奇怪她怎么那么白,你还不是看的?”

  “我看不要紧呀,我又不喜欢小卖部的麦朵。”

  尼玛急了:“你不要乱说!”

  “不喜欢啊,那我买个发卡送给麦朵去。”

  如果觉得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玖月晞小说全集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