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玖月晞作品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程迦挑眉看他:“和着被人打一顿,我还年轻了?”

彭野说:“你可以这么想。”

程迦看看四周,低声自言自语:“操,这屋里连镜子都没有。”

她突然跪起身,而彭野正巧转身看她,两人的脸差点儿撞上。

很安静。

程迦没动,透过他清黑的瞳孔看自己在里边的倒影;两人的鼻尖几乎碰到,气息相交。

彭野出奇冷静地站在炕边,任由她和他保持着这样的距离。

过了一会儿,程迦坐回去了。她在他眼里看到了自己的样子,心里憋着的那股气开始往上涌。

“呵,居然敢打我的脸。下次让我碰到…”

程迦咬着牙,闷了一会儿,又道,

“我不想让大家看我这怂样,你倒好,把我帽子扯下来,十六他们都看到我被人打成孙子了。”

“…”彭野说,“他们很少见到女人,所以你不管怎样都好看,在他们心里都是爷爷。”

程迦:“你挺会安慰人的。我谢谢你啊。”

彭野:“…”

彭野拿起棉球和酒精,对程迦说:“把衣服脱了。”

听了他这话,程迦刚才还因疼痛和羞愤而皱着的眉心微微舒展开,苦中作乐,把羽绒衣脱下来,说:“你还是第一个这么和我说话的男人。”

彭野看她一下,眼神带着很轻的警告,在说“你给我规矩点儿”。

程迦昂起下巴,露出脖子给他提供方便。她疼得头有些晕眩,便一瞬不眨,盯着他的脸,盯着他的眼睛。

彭野稍稍顿了一下,半刻后才往她身边坐近了一点儿,他低头靠近她的脖子。

她的肌肤很白,又细腻,

他想起麦朵说“她长得可白啦,像天山顶上的雪”。

现在她的脖子破开几道口子,像白玉瓶子上裂了纹。

彭野嘴唇抿成一条线,尽量轻地擦拭她脖子上的血渍,手有点儿晃。

程迦轻声问:“你抖什么?”

彭野抬头,她昂着下巴,低眉睨着他。

彭野平静地说:“我没抖。”

程迦也平静地说:“你抖了。”

彭野:“…”

程迦说:“你抖了,我感觉到了。”

彭野说:“你脖子是麻的,怎么会有感觉?”

程迦说:“我说,我感觉到了。”

彭野:“…”

隔几秒,彭野说:“我担心弄疼你。”

程迦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慢慢漾开,说:“技术不好才会疼。”

彭野:“…”

他看着她,眼里带着警告。

可这种警告对程迦不起作用。她的笑容变大了。

彭野不再搭理她,低头继续清理。

渐渐,他闻到程迦身上的香味。

在外面待久了,她身上带着冰雪的气息,香水味被风吹散了,她奔跑后自然的体味浓郁起来,像是…软腻的奶香味…

女人的体味似乎传递着荷尔蒙的气息。

彭野突然意识到这个距离有点危险。

他稍稍往后退一点,却撞上程迦平静的眼神,她一直在看他。

彭野觉得她看穿了一切。

他把她脖子上的血迹擦干净,蘸酒精清理伤口,她始终没喊疼,只是时不时被刺激得筋都绷起来。

彭野看她疼得不行,没办法,给她吹气。

程迦觉得凉丝丝的,又有点儿痒。

他在她耳边吹着气,无意识地低声说:“疼的话就出声。”

程迦缓慢而无声地笑了。她上前贴近他的脖颈,一丝类似呻.吟的喘息声萦绕他耳边:“那…你轻点儿啊…”

彭野整个身子僵了僵。

他侧眸看她,眼神很严厉。可她一点儿都不怕他,从来都不怕。

午后的一方阳光斜进来,轻笼在两人的脸上,朦胧,清凉。

程迦眼瞳清浅,发丝虚幻在光影里。

彭野的脸颊近在她唇边,他睫毛很长,鼻梁很高,嘴唇抿成一条线。她有种想撬开他的冲动。

于是,她抬手,指肚触了触他的唇瓣,

问:“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双唇性感?”

第18章 chapter18

r18

(修文,解释了一下方向辨别问题)

**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双唇性感?”

程迦指肚抚摸他的嘴唇,浅浅一笑:“原来,柔软的不止有你的头发。”

她捧着他的脸,凑近他的唇,

彭野没躲也没闪,一言不发,手上微微用力。

程迦:“嘶——”

她瞬间松开他。

彭野淡淡斥她:“别找事儿。”

他站起身,一手拎着她脖子上的白纱布,跟牵羊儿似的;一手拿来剪子,“咔嚓”剪断。

**

彭野剪完,回头才见程迦额头上早已冷汗涔涔。

  如果觉得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玖月晞小说全集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