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玖月晞作品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程迦这才意识到扣子没完全扣上,胸前一片春光。

程迦扣上扣子,说:“下去看看怎么回事。”

“你留这儿。”彭野说。

他看向十六房里的三个男人,说:“程迦和阿槐到你们房里坐一会儿,别乱跑,我和四哥下去看看。”

程迦没反对,让开一条路。

阿槐也出来了,彭野经过时,轻声叮嘱了句:“注意安全。”

程迦看着彭野走了,对阿槐说:“去那屋吧。”

**

街上黑漆漆一片,只有几户人家开了大门,黄橙橙的光铺在青石板上。不远处,一个女孩肩膀上架着另一个女孩,踉踉跄跄地往这边走。

几个当地居民从家里出来围上去,

“这是咋啦?”

“发生啥事儿?”

“是不是遇着狼了?”

安安走不动了,把肖玲放在地上:“有没有医生?诊所在哪儿?”

“姑娘你别哭啊,等着,我马上找医生来。”说话的人风一般从彭野面前跑过。

彭野过去看,肖玲披头散发,血糊了一头,看不清脸也不知死活。

彭野第一眼就觉得怪异,却说不出。

他问:“发生什么事儿了?”

安安抬头见是彭野,喊了声大哥,眼泪直落。

这里黑得晚,肖玲说天还亮,要去山上的寺庙看看,想拜个菩萨保佑回去了找份好工作。肖玲去寺庙背后插香,然后一直没回来。安安找半天没找着,眼瞅着天快黑了,意外发现小悬崖上有石头滑落的痕迹。

她猜想肖玲可能失足滚下山沟了。

当地人说山沟里有狼,天黑了人不能进去;安安独自去找,找到时,肖玲就是这幅样子。

彭野捏了捏肖玲的手腕,还有微弱的脉搏。

他拨开她的衣领,突然间明白了一开始的那种怪异感,这件衣服。肖玲身上穿的是程迦的衣服!

彭野一看肖玲的脖子,说:“遇着狼了。”

她脖子上全是狼的爪印和牙印,可她运气好,撞上一头正在学捕猎的小狼,没咬到她的气管。

当地人一眼看明白,道:“这姑娘运气好啊。”

彭野说:“的确运气好,遇上个好的同伴。”

他冷淡看了安安一眼:“找人是你的爱好么?还总一个人擅作主张。”

安安哭花了脸,瘪着嘴不吭声。

彭野握住肖玲的头检查了一下,太阳穴撞凹,头部其他地方也没幸免。伤得严重,能活算是命硬。

很快,医生赶来,检查后说:“赶紧送去县上医院。”

有好心人说:“我家有小货车,拉你们走。”

还有人说:“拆块门板下来,给她躺上,别又捣腾伤更重。”

安安不住地说谢谢。

彭野把医生拉到一边,问:“她伤得怎么样?”

医生叹气:“这姑娘命硬,但…醒过来的几率不大。”

众人用门板把肖玲抬上货车,安安走到彭野跟前,眼泪汪汪:“大哥留个电话吧,万一有啥事儿我也不知道还能找谁。”

彭野给了电话。

小货车拉着人消失在夜幕里,留下来的村民们在路边闲聊议论。

彭野往回走,脸上乌云罩面,何峥问:“怎么了?”

彭野说:“她穿的那件衣服是程迦的。”

何峥一愣:“你说她成了替死鬼?”

“对。”

“你刚也看了她身上的伤,是山上的石头撞的。”

“是岩石还是其他钝器,现在也说不准了。”彭野道,“他们知道夜间有狼出没。”

何峥说:“也算费尽心机。但…程迦是不是暂时安全了?”

彭野没答,只道:“明早赶路。回去了,别提衣服的事。”

何峥说:“我知道。”

彭野回去只说肖玲下山时失足坠落,受伤被送去大医院。大家并无怀疑。

第二天,一行人与何峥阿槐告别,继续上路。

临行前,阿槐把程迦叫到一边,说:“我想了一晚上,有件事还是要告诉你。”

程迦问:“什么事儿啊?”

阿槐脸红了红,小声说:“我和你说清楚点儿吧,我第一次站街那晚,他情绪低落,喝了酒,他撞到我,说了声对不起。…我很害怕,要是再不拉客人回去…大哥大姐头会打死我的…我就…带他回家了…后来,他走的时候,我说,希望他以后如果要找女人,就来找我,好歹脸熟。他说好…他真不是那种,你想的…”

阿槐声音越来越小,低头搓着衣角。

程迦:“…”

她没有明白她的目的,问:“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阿槐扬起头,摇了摇,微笑:“就是想和你说而已。”

程迦看了她几秒,她柔柔弱弱的,程迦忍不住抬手摸摸她的脑袋,说:“乖嗯。”

然后转身走了。

阿槐走去何峥身边,看着他们的背影。

车开动的时候,她说:“四哥,我不等他了。”

何峥看了她一眼,没问为什么,只是叹了口气:“那个女人眼里有他,心里没有啊。”

**

那底岗日附近的盆地与山脉由石炭纪时期的火山岩沉积演化而成,地势崎岖,碎石遍地。程迦坐在车里,五米一小坑,十米一大坑,颠得人骨头散架。

天气放晴,高原上日头晒,一路火山岩居多,灰白惨淡,杂草极少。太阳把世界照得白灿灿的,像行走在镜面里。

程迦用防风罩和护目镜把自己遮挡得严严实实。可光线刺眼,道路颠簸,走了没几个小时,她就有些吃不消,感觉要晕车,好在早餐没吃什么东西,不至于呕吐,就闭着眼睛强忍了下去。

忍一段时间,就摇晃着睡着了。

梦里依然有彭野,但这次,她只是抱着他的身体,抚摸着。

梦境像缓慢的流水。有女人在唱歌,柔而缓,山风一样轻盈:

“阿惹阿惹别走开

走开了阿哥会伤心的

  如果觉得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玖月晞小说全集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