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玖月晞作品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又被她给看出来了。彭野微微咬了咬牙齿,说:“我有个弟弟。”

程迦哼笑一声。

“你笑什么?”

“用这个自我辩解。”

彭野给她贴上纱布,有点儿忍无可忍,道:“我的事,你少管。”

程迦说:“好,我不管。”

她突然间挑事儿,又突然间顺从,彭野不得不怀疑。

他意识到,她一点儿不关心他的私事,她只是喜欢触碰他私事后,他或强忍怒意或克制爆发的瞬间,就像在流风镇客栈走廊上偷听电话后的争锋相对。

她微坐起身,肩膀一缩,衣服松垮下去,白花花的乳.房露出来。彭野看到上边他的牙印和吻痕,她身体的味道随着视觉上的冲击劈头袭来。

车厢狭窄,程迦有些费劲地扭过去,凑近他耳朵边,轻声问:“想做吗?”

彭野却笑了一下。

“笑什么?”

“刚惹了我,现在来安慰么?”

“你不想要安慰么?”程迦摸上他的裤子,眼神狂野,渴求,带有召唤性。

彭野咬了一下牙,没阻拦。

程迦呼吸急促,像只小兽扑上去解他的裤子。她毫无章法,一时解不开,急得手忙脚乱。她焦虑,她急躁,她没有理智,她需要发泄。

彭野终于抓住她的手,制止。

程迦挣扎,彭野一使劲,把她的双手扣在座椅背上,

“程迦!”

窗外的风涌进来,荒原上死一般的寂静。

程迦静了下来,盯着他,眼里的迷乱和狂躁渐渐消退,变得荒芜安静。

她手上挣扎反抗的力道松了下去,她歪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儿,轻轻喊他一声:

“彭野。”

“嗯?”

“我把相机弄丢了。”她说。

彭野摸了摸她的头,说:“我们会找到的。”

“会找到么?”

“会。”

“如果找不到怎么办?”她问,手在轻颤。

彭野无法回答。

“找不到怎么办?”

头顶的星空隐匿在云层里,只剩地平线上的天光。

夜里,她的脸看上去更白了。

“17年…我从没弄丢过相机。”

“就像士兵,在战场上不能弄丢自己的枪。枪丢了,命就没了。”她说。

“你很年轻,看不出来学摄影那么多年。”他说。

“我爸是摄影师,我从9岁开始跟他学。”

“你爸爸像你一样出名?”

“他不出名,他只拍自己喜欢的东西,却不卖自己喜欢的东西。”

她不经意皱了一下眉头,想起父母总为此吵架。父亲不是个厉害的人,他很温柔,他总看到别人忽略的美。

程迦平静地说:“白天我不该砸相机,我永远都不该砸相机。这是谋杀。当时,那个相机镜头在看我。”

彭野说:“当时你太愤怒。”

“也是。”程迦淡淡一笑,说:“我爸也砸过相机。”

彭野问:“为什么?”

“我中学的时候,进他的暗室翻照片,打翻了柜子顶上的显影水。水从头顶浇下来,进了眼睛。”

彭野望着车灯照亮的荒原,夏夜的飞虫扑打着灯光,他问:“然后呢?”

程迦:“我失明了。”

“爸爸太悲伤,砸了相机,再不拍照了。”

彭野的手无意识虚握了一下。

车窗外,黑暗笼罩原野,他想起那个夜晚,女学生坐在血泊里,双目空洞,盯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

“程迦。”

“你是谁?”

“我是摄影师,程迦。”

那时他想,瞎子怎么会是摄影师。

他问:“眼睛怎么好的?”

“爸爸车祸死了,把□□给了我。”静谧的车厢里,她声音不大,却很清晰,“我有时想,他是不是故意要把眼睛还给我。”

“你总这么想?”

“不会。只是很久以前想过。”程迦淡淡道,“说实话,我快忘了他了,很少想起他。人活着都在操心自己,其实没那么多心思去想念。”

彭野淡淡一笑:“那倒是。”

笑完,却有隐忧。失去相机,她的精神在慢慢崩溃。

彭野俯身给她系上安全带,程迦要阻拦,彭野手掌摁住她的额头,她脑袋动不了,浅色眼瞳看着他。

他说:“你休息,我来开车,保证很快赶到流风镇。”

程迦默一会儿,点头:“好。”

彭野发动汽车,开了没多久,扭头一看,程迦靠在座椅上睡着了。

她太累了。

**

凌晨1点,他们到了流风镇。

车轮驶上石板路的那一刻,程迦醒了。她对周围的环境总有股常人难以理解的灵敏。

深夜的小镇街道,一片寂静。

下了车,程迦直奔客栈门口敲门。

很快,堂屋里的灯亮了。

  如果觉得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玖月晞小说全集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