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玖月晞作品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金属链轻响,属于他们俩的夜晚,缓缓而隐秘地拉开了序幕。

彭野脸色微变,抿紧嘴唇。

他瞬间陷进温柔湿润的海洋,前所未有的温热和柔软,海里波涛涌动,时而拂过如丝轻风,时而搅起惊涛骇浪。

彭野撑着门板,额头上,手臂上,筋络牵扯出紧绷的流畅弧线。

程迦指尖轻刮他柔软皱缩的肌肤,彭野闷哼一声。

她抬头看他,伸出舌头,眼里含着柔情…

彭野眉心皱得要拧成一个结。

他拎起她,将她重新束进怀里,气息交缠。

他将她打横抱起,程迦骤然腾空,紧紧搂住他脖子,在他怀里细细颤抖。

床单上漫着刺鼻的樟脑味。

他缓慢而温柔,吻到她脚踝上的纹身时,她缩一下脚,轻轻笑出了声。

他捉住她的脚捏在手里,问:“笑什么?”

程迦扭了一下身子:“好痒。”

他伏上她,寸寸与她贴合,

她身子又缩了一下,扭转着没扭动,说:“好痒。”

彭野跪起身,把住她的人,缓缓进去;程迦呼吸阻滞,仰起脖子闭了闭眼。

充盈,充实,夏夜的热气从百叶窗外涌进来,像干燥的沙,摩擦着每一寸肌肤。

他问:“哪个更痒?”

程迦低头看他,说:“这个。”

他不像平时猛力,而是温柔缓慢,在她的身体里不动声色地堆砌感觉。

程迦缓缓坐起身,搂住他的脖子,问:“彭野。”

“嗯?”

“你喜欢和我做么?”

他扶着她,抿抿唇,没有回答。

她撞他一下:“问你话呢。”

彭野点了一下头,新生的胡茬摩擦着她的脖颈。

程迦:“说话啊。”

彭野:“是。”

她淡淡地笑了,松开他的脖子,躺回去。

他速度渐渐上来,她如波浪般漾着。

房间里依然燥热,外边依然喧嚣。

她呼吸微促,他额头上也冒出细汗。程迦问:“彭野。”

“嗯?”

“我的身体是什么感觉?”

他低头看她,眸光很深,说:“软。”

“软?”

“嗯,很软。”

“里边软么?”

“哪儿都软。”他俯身。

她微微皱眉,极轻地“哦”一声。

他托住她,把她抱起来坐着,说:“脾气硬,身体却很软。”

“哦,”她额头冒汗,搂住他的脖子,房间里简陋的气味弥漫着。

“我呢?”

“硬。”她轻笑,因气息不稳,听着竟有些娇憨。

“但心里很软。”她说。

彭野盯着她,心也一时软得像沉进了水里

她越来越热,眼睛湿润。

“唔…”她弓起身子,轻蹭他的脸颊。

她没再压抑,每一丝轻吟与呼吸,心里所有最真实的愿想都得到宣泄,不可言说。

程迦听见自己的声音,轻柔,婉转,丝丝入骨,她在自己的声音里思绪迷蒙。

周围的一切模糊成了背景:

窗外噪杂的人声,歌声,车辆声;

弥漫进屋的啤酒香,烧烤香,床上的樟脑香,洗衣粉香;

百叶窗里偶尔闪过的摩托车灯光;

一切都模糊成了背景,像沉进温热的水里;

只有持续不断的燥热和肌肤相亲的黏腻;

只有简陋的房间里,干燥的被汗液濡湿的床单…

只有他在她耳边沉沉呼吸时说的那句:

“程迦,你高...时的声音,像刚出生的猫咪。”

**

夜深了,窗外的声音渐渐消散,偶有几个路人走过,说话声像夜里的窃窃私语。

街上的味道也消散,只剩房间里欢爱过后的香味。

怀里的女人睡着了,睡颜安静,竟有些脆弱。她侧着身子,手还搂着他的腰。

彭野看了她很久,楼下有女孩走过,轻轻哼唱着那首未完的歌:

“但我的心每分每刻仍然被她占有

她似这月儿仍然是不开口

提琴独奏 独奏着明月半倚深秋

我的牵挂我的渴望直至以后”

彭野欺身过去,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

  如果觉得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玖月晞小说全集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